第一卷 消失吧,群青

終章

第一卷 消失吧,群青 終章

回過神來時,我便在學校的教學樓里了。

我呆坐在狹窄的臺階上,看來似乎是睡著了。我想不起來是什么時候睡著的,不過現在也沒心情對那些事一一感到吃驚了。

我在這級臺階上過了多長時間了呢?仰望天空,便發現不知不覺間天空已晴空萬里。夜空飄浮著碩大的月亮,閃耀著無數的星辰,這是一個階梯島上司空見慣、卻又是戲劇性的夜晚。這座島上只住著被舍棄的人,而真邊由宇已經不在了,可是晴朗的夜晚里壓倒性的群星仍在閃耀。

我果然還是找不到手槍星,也不知道視野中是否存在那顆星。我既非常疲累,也感到饑餓,加之今晚相當地冷。

可我還是提不起勁站起來,便在眺望星空中度過時間,心中有種向不在這里而在別處的現實的我挑釁似的心情。

——真邊由宇從階梯島上消失,對我來說是失敗?

那不可能,我想如此相信。

這確實是我所渴求的事情,是盡力爭取后的幸福結局。因為,你看,今晚的星空是如此燦爛。可是,我的胸中還殘留著鮮烈的痛楚,令剩下一切都無法分辨了。

階梯島的夜晚是恬靜的。

可是與剛才為止相比,似乎熱鬧了不少。

草叢中尚有秋蟲鳴叫,也聽得見風吹樹搖聲,每種聲音都包含著現實感。這里對我來說便是現實,無論階梯島是怎樣的一個地方、我們是因為如何悲劇性的緣由而來到這里都好,這里就是我們的居所。我肯定不會再爬上階梯了。

階梯島至少是在遠離不幸的地方。

這里也有著不壞的日常生活,有著不壞的戀愛和友情,有著不壞的幸福。就算真邊由宇消失了,在生活上的必需品基本齊備了。所以,沒錯,我甚至可以主張這是幸福的。

夾帶著冬天氣味的空氣在慢慢地奪走體溫, 顫抖過幾次后,我對此產生了自覺。那并非無法忍耐,可感覺沒有必要勉強忍耐。我擅自中斷自己擅自開始的比賽,從臺階上站了起來。

明天得去洗掉涂鴉,能洗個一干二凈嗎?說不定有好用的方法,那么趁今晚調查一下吧。

我朝無聲的操場邁出腳步,就在這個時候。

聽見了她的聲音。

“七草。”

我情不自禁地微笑著明白了。

看來我果然輸掉了比賽。

*

“吃一驚了呀,居然還有另一個我。”

真邊由宇說。

她露出宛如星空的夸張笑容。

“那個就是把我舍棄掉的我了吧。對面老是搞不懂這邊想說的話,讓我有點頭疼了啊。必須交代的的事情太多了,不知道有沒有理解清楚呢。因為記憶力沒有七草那么好,早知道就讓她做筆記了。總之為了不被七草你拋下,我可是急急忙忙地說完一大段話了喔。時間上勉勉強強,不過幸好趕上了。”

真邊說完這些之后,安心似地吐了口氣。她的聲音比平時音量略大一點,起伏略明顯一點,既像是被時間追趕著,又像是正在混亂中。

我還不能很好地理解發生了什么,為什么真邊會在我眼前、對我說話呢,我想要按順序說明。

我好不容易說出一句反駁的話:

“我應該沒有試過拋下你。”

她稍稍歪著頭。

“倒是我總是為了不被你拋下而匆匆忙忙的。”

“一直以來先跑出去的都是真邊,而追上去的是我吧?”

“是嗎?不過這次不也是打算一個人回來嗎?”

“那是——”

因為我以為不會再和你見面了。

我嘆了口氣。

“到底為什么你會在這里的?”

“不是約好了嗎,還要再見面的?”

“我可沒有同意。”

“嗯,是我擅自定下的。是我遵守我定下的約定,所以沒有問題吧。”

“大地的事情要怎么辦啊?”

“當然會讓他幸福的啦,不過我也討厭拋下七草不管。”

“考慮下優先順序啊。”

“我倒是覺得這不是哪個先哪個后的問題。不要緊啦,因為我已經和另一個我見面了。”

她笑道,神情無畏且泰然。

“因為有兩個我,便兩邊都選了,這下子就沒有任何問題了喔。”

一瞬間我思考不了任何東西。

不過冷靜下來一想,那也是當然的事情。真邊由宇是理想主義者,不會歡迎舍棄其中一方的想法。可以選雙方的話,她就會選雙方。為什么我會沒有意識到這件事呢?我不擅長想象我的幸福。

我不禁嘆氣道:

“那么你把現實的大地的事情全部推給現實的你了嗎?”

“嗯,對象是我,而且另一邊似乎七草也在。難得兩人聚在一起,沒有必要再次回到獨自一人吧。”

我會在另一邊準備妥當前,一直在這邊負責照顧大地的喔,真邊這么說道。

我扶著額頭。的確可以認為這個結論是最優解,若是把我想要把她送出小島的愿望另外考慮的話。

真邊忽然收起了笑容。

“七草覺得我不回來才好嗎?”

這都是什么問題啊。

她在的時候,我問題承擔起額外的辛勞,不幸和幸福簡直是直逼伸手可及的地方。

沒辦法我只好搖搖頭。

“能再次見面,當然很高興啊。”

高興得不得了,高興得連對她產生了缺陷的恐懼都快要忘記了。

我想真邊想要笑的吧,不過并沒笑出來。她用嚴肅的雙瞳筆直地注視著這邊。

“太好了。我有無論如何都無法退讓的事情,無論如何都必須回到這里。雖然我不想為事物標上順序,不過那對我來說大概是最重要的事情吧。”

“有什么不能退讓呢?”

“是你和我的事喔。”

真邊向我走近一步。

影子的位置發生改變,月光下,我注意到好怕臉頰略微有點發紅。

“我不想相信我們不能照原樣順利地走下去,那有如在說至今為止其實并不幸福。我會證明現實的我們是錯的。”

她的話一時間中斷下來,世界便屏住了氣息。

仿佛是宇宙的中心一樣,月光只照耀著她。

她紅著臉直直地注視著我,徐徐開張開的口中流露出的聲音像是遙遠的星星好不容易來到了我身邊似的,輕柔、纖弱,不穩地顫抖著。

“所以,拜托了,如果不嫌麻煩的話,請幫我的忙。”

這與兩年前所聽到的她的哭泣聲相似。

不過當然,這是截然不同的東西了。

真邊由宇伸出手,我則握著那只手。

這個故事無可奈何地、從與她相遇的一刻便開始了。

(全卷完)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