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目明篇

一卷全

第一卷 目明篇 一卷全

網譯版 轉自 piratess.ys168.com

校對:END

目明篇 昭和57年

目明篇 清晨

目明篇 和魅音的閑談

目明篇 和悟史君的相遇

目明篇 與悟史君的再會

目明篇 雛見澤

目明篇 和Rena接觸

目明篇 雛見澤的學校

目明篇 暴西的訪問

目明篇 57年 綿流祭的日子

目明篇 叔母的死

目明篇 園崎本家

目明篇 失蹤

目明篇 御社神大人的作祟

目明篇 昭和58年

目明篇 58年 綿流祭前夜

目明篇 58年 綿流祭深夜

目明篇 地下室的質問

目明篇 綿流祭的翌日

目明篇 在集會所的委員會

目明篇 綿流祭第3日

目明篇 給圭一的電話

目明篇 綿流祭第4日

目明篇 最后的日子

目明篇 尾聲1

目明篇 尾聲2

目明篇 選擇項之前的未來

——————————

■越獄表演

…鑰匙圈上掛著大大小小的7把鑰匙。

因為不知道哪把鑰匙才是正確的,只好根據自己的直覺一把一把地試下來。

預期值是3.5把。

試了三把以內的鑰匙就打開的話,是幸運。

除此以外就可以說是抽到了下下簽。

在這種狀況下,謹慎起見也要考慮到最糟糕的可能性,也就是第7次才試出正確的鑰匙。

腦子里冷靜與緊張激烈地碰撞著,讓腦袋陣陣作痛。

我把鑰匙插進鎖里,確認是否能夠打開。

盡管只需要簡單重復這樣的動作,……指尖卻不禁微微顫抖。

…切,…把鑰匙插進去轉一圈,這么簡單的動作,連幼稚園的孩子都會。

……那也就是說現在的我連幼稚園的孩子都不如?

不去想那些無聊的事情就好,笨手笨腳的也沒關系。

…總之,把7把鑰匙全試過一遍就好了…。

…再怎么走霉運,第7把鑰匙也絕對可以打開鎖的……………………。

“………………………。……………………騙人的吧……。”

……但是,現實畢竟不是做算術。

出現在我眼前的現實是致命的,不管哪把鑰匙都無法打開鎖。

我感覺到自己全身一下子血液倒流。

…不是這串鑰匙?!

不,板子上面的卿跡雖不明顯但確實寫了是這里的鑰匙。

…就連這個我都看錯了嗎?

現在應該馬上回去,再一次仔細地去檢查鑰匙箱嗎…?

那顯然是致命的浪費時間。

我僅僅是現在這樣呆在這里,風險也在一秒一秒地增加。

…下一秒鐘隨時會發生預想外的狀況,令一切努力都化為泡影…。

要是除了返回管理室重新找鑰匙之外,再也沒有其他打開門的方法…難道我就只能毫不猶豫地去實行?

…那么,呆在這里花上幾秒鐘流冷汗實在是愚蠢透頂了…!

管理室在這個時間沒有人,這是統計得出的結論,并非是絕對的。

…要是哪個職員突然心血來潮,誰都有可能回到管理室。

這樣的話,就不能再慢悠悠地去翻鑰匙箱了…!!

……我迅速起身,冀曲的身體就像觸電一般彈了起來。

正因為陷入恐慌之中,如果身體不使出全力就會感到不安……。

這是在本能的驅使下做出的行動。

不盡快跑回去就危險了…!!

呆在這里也很危險,有誰回到了管理室更是危險!

………我滅制住,這種恐怖心理,憑借著十分的冷靜,這種冷靜,甚至能讓人感到痛楚…像干冰那樣冰冷徹骨……。

冷靜下來,詩音…。

…是魅音的話絕不會因這種事情而慌亂的…。

說不定是有什么地方搞錯了…。

再試試吧,…再最后試一遍鑰匙…。再試一次…從第一把開始…。

這個時候,長長的走廊下空氣震動了起來,從遠處隱約傳來了腳步聲。

在平時冷靜的狀態下,就會明白那腳步聲非常遠,那個人跟自己是碰不上面的。

……但是,以現在的精神狀態聽起來這只是借口。

啊…可惡…。

不過是聽到了這么遠的腳步聲,我就這么不安啊。

冷靜下來…冷靜下來……。

要反過來享受這種感覺。

…冷靜下來,冷靜下來。

…只要不帶感情地完成眼前的事情就好。

要斷定遠遠的腳步聲不會對自己造成威脅,聽而不聞…。

…當作聽不見就好了…!

因為比起那么遠的腳步聲,更不能聽漏其他更需要注意的聲音…!

啊,可惡…。

這把鑰匙…雖然直到剛才還是冰冷堅硬的,…卻不知何時變得又熱又軟,簡直像是橡膠做的一樣…。

這樣軟綿綿的鑰匙,怎么可能插得進鎖孔啊…。

可惡可惡可惡…!

鑰匙怎么可能會變得這么軟綿綿。

…軟綿綿的是我的手指。

…啊真是的…可惡可惡可惡…!

就在這時,軟綿綿的鑰匙幢地一彈,從我的指間穿過轟在了地上。

鑰匙簡直是在和我過不去,剛才還是軟綿綿的,和地板接觸的時候也保持這樣就沒問題了…,但它卻偏偏在轟落在地板上的一瞬間,發出了就好像餐具柜里的東西整個翻在地板上那樣可怕的聲音。

叮鈴鈴鈴─!!!這樣可怕的響聲讓我的心臟都快講開了。

錚錚的聲音讓我一陣頭暈目眩。

身體一下僵住了,慎重地環顧著周圍,視看著響聲是否給這個世界帶來了什么變化。

冷靜下來,冷靜下來…。

沒有任何變化。什么都沒有聽到。…這也就是說,安全了嗎?

冷靜下來…冷靜下來冷靜下來…。

咦……什么都沒有聽到?

那遠遠的腳步聲直到剛才都還能聽到的,現在為什么聽不到了?

冷靜下來冷靜下來冷靜下來…!

對方是不是聽到了鑰匙轟落的聲音,正在屏住氣息窺探這邊的動靜…?

啊啊可惡…,那種啪嗒啪嗒的吵嚷聲音,是我的汗滴在地板上的聲音嗎?

………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

汗水滴落的聲音不可能聽得到的吧…,冷靜下來吧,冷靜下來冷靜下來,…冷靜下來啊~~~…!!!

為了防止誤解在這里補充說明一下,…當然,這里不是少年鑒別所也不是少年管教所。

而是學校法人經營的私立學校。

當然,也不是普通的學校。

入學費就要幾百萬。從小學到大學直升,而且還是全寄宿制。

而且,要說是女子學校…這已經不能算是學校了,倒不如說是一個生產賢淑的溫室貓菜的工廠。

畢竟在我的班級里,甚至有那種家伙,居然會一本正經地說自己從沒有乘坐過公共交通工具呢。

…真是完全不尋常。

唉,要我來說的話,每天的問候不是“你好”而是“您貴安”,光是這一點就是十分地異常了,把老師稱為修女也很異常,聽得人反胃。

每天早晚的禱告也很麻煩,周日的禮拜更是最討厭了。

圣經什么的完全背不下去,光是聽到別人說慈愛精神之類的話渾身就會起雞皮疙瘩!

在這種設施里(我沒有把這里叫做學校而是這么稱呼)關上幾年的話,不是被洗腦,就是發瘋。

在這里的大小姐都聽話地選擇了被洗腦,…但是不合群的我絕對不會這么選擇。

…總之,就算讀了圣經,也只會對其中的宗教戰略和布教過程,以及把信仰當做商品的國際貿易機構有所感慨罷了,再怎么樣也不會被上帝的愛打動。

正因為這種態度,我在入學的時候就被當作了問題學生。

…受到這樣的對待,誰都知道從各種方面來說都沒好處。

當然,我也很快注意到了這點,表面上一直裝作乖乖遵從的樣子。

但是,不知從何時起我厭煩了這樣的表演,又開始原形畢露。

問題學生重出江湖。

周圍人的態度又馬上開始變得強硬。

采取不合作的態度,在當時確實還是挺開心的。

…但是,總的來說,很明顯,自己這樣做沒有任何好處。

…即使如此我為什么還要采取這樣的態度呢?

知道事后只會損害自己的利益,為什么還要采取這種無意義的態度呢…?

……不斷冷靜地對自己進行分析,到了最后,我終于發現自己在這樣的環境里已經到了極限。

我對于被飼養在這種節奏遲緩的溫室里感到無比恐懼。

在這種地方,我會活不下去的。

我怎么可以,在這種地方被干轟呢!

我下定決心要脫離這種生活從這里逃走,是恰好半年前的事情。

不可思議的是,一有了逃走這個目的,我的生活就又重新充滿了生機。

為了擺脫修女們的重點監視,我再次開始裝作賢良淑德。

只要一想到這只是其中的一步棋,最終目的則是為了逃跑,就連這種表演也變得十分有趣了。

修女們看到我洗心革面地熱衷于義務服務活動,都說什么這是受到了上帝的感化,微笑著看著我,這個時候總是讓我感覺非常想笑。

我經常背著她們偷偷吐出舌頭,咧嘴而笑。

為了確認學校區域的地圖,職員的配置,以及警衛的體制,我總是第一個主動參加班上的義務服務活動和值日。

…雖然一調查就很快摸清了情況,但是這所照管著各界要員的千金小姐的學校確實戒備森嚴。

警備公司的人員隨機進行巡邏,校內各處設置的監控攝像頭所組成的監視網更是如同銅墻鐵壁。

很諷刺的是,警戒外部侵入者的系統,對于我這種想要外逃的人也起到了作用。

但是,這反而…燃起了我的斗志。

我在頭腦中無數次地預演如何避過監視網脫逃。

上課時也在筆記本的角落畫著逃脫路線,進行紙上的演練。

列出脫逃所必要的技能,也努力地去學。

這些全部都是非常有趣的。

…說來說去我就是可以從這些事情當中得到情緒宣泄的那種人。

我就是我。

不論怎么給我洗腦,我都不會變成我以外的其他人。

然后,就是一心尋找身心狀態都達到最高峰的時機了。

首先,是逃走所需的勇氣,和膽量。

這是成功的保證與自信才能造就的。

我為了加深這樣的自信,更進一步地推敲自己的計劃。

然后,就是技術和體力。

…設想在逃跑過程中一切必須突破的障礙,努力提高自己的基礎體力。

(有趣的是,這樣一來連體育課也變得很快樂了。連人人討厭的耐力跑都樂在其中。)

有了完美的計劃,以及執行這個計劃所需的體力和技術。

然后,就是由此得到保證的堅定覺悟。

確認萬事俱備之后,我就開始執行這個醞釀已久的脫逃計劃了。

在我迎來行動日之前,學校里出現了一個爆炸性的話題。

這個爆炸性話題說簡單點,就是校內(為數不多的)男教師當中,有人可能和一部分學生多次幽會。

不用特意說明也知道,在這種女校里,這是個要命的問題。

……畢竟,女校本來就是為了要避免這種問題而設立的。

而且,這里學生的家長,都是各界要員…。

這假如是事實,并且一旦傳開…校長上驚謝罪也無濟于事。

在女性的世界里流言傳得很快。

更不用說是這些處在發育當中的家伙了,她們正是對這些話題興味盎然的時候,卻與男性所在的世界絕緣。

總而言之這種流言傳播得非常迅速。

修女們一心壓制這些流言,不斷警告學生說不要對這些無益的流言過于敏感。

但是,真正最為敏感的是學校,這一點誰都看得出來。

由于一直藏著這個炸彈,在發生什么不好的事情時,學校更傾向于不去通知警視和家長,而由自己內部處理。

然后,在這種狀況下我恰好失蹤的話…,就像是有教師帶著我一起私奔了一樣。

當然,男性教師都會矢口否認。

當然學校方面也不會輕易相信。

…畢竟學校里,關于不道德的男女幽會的傳言已經得到了證實。

校方排除了所有可能性后,總有一天會發現我是單獨逃跑的,但是到那個時候我已經獲得了綽綽有余的時間,足以逃得遠遠的了……。

我讓謠言進一步散播,并且透露出一些蛛絲馬跡,暗示跟教師幽會的學生就是我。

雖然修女不知問了我多少次,但不管怎么說幽會這事本來就是編造的。

無論如何追查,也找不到任何證據。

在謠言傳出去之后差不多3個月,我認定條件已經足夠成熟了。

然后我跟班上的同學交換了好幾次晚餐后的值日,將行動當天的晚上變成了時間盲點。

就在那個晚上請你跟我交換一下…我用這樣的請求,在班級同學的心中高入了些許的懷疑。

這懷疑的諷芽,在我消失之后,將會發展成為流言的溫床,讓所有人都以為我和男教師私奔了。

然后,行動的那一天到來了。

因為飯后有好幾項值日工作,所以我消失了蹤影。

等到我的失蹤被視覺,恐怕已經是熄燈時間了。

寬大的室友大概會等我10分鐘左右吧,之后就會去向修女報告。

我被罷許的時間,最多就是1個小時多一點吧。

這段時間也就足夠了…………!

我向著一直被決定好的道路之外踏出了一步。

這一步,拉開了通往自由的大逃亡的序幕。

冷靜地冷靜地去想…。

自己拿的鑰匙肯定不會錯。

…這把鎖有些舊了所以不太好開。

會不會是雖然插入了正確的鑰匙,但是有些難轉動,我就以為是鑰匙不對了呢……?

自己也視覺到,現在我稍微有些緊張,比平時更加的笨拙。

為了防止留下指紋而戴上的工作手套,毫無疑問也讓指尖更加笨拙了。

……再一次冷靜地嘗試一遍吧…。

……把認為最有可能正確的那把鑰匙,再一次地插入鎖孔…慢慢地……。

…轉不動。

…硬擰的話,可能會把鑰匙弄壞的。

正在我打算放棄的瞬間,手上傳來了感覺。……開了!

稍稍打開了門。

剛才聽到的蟲鳴,更加清楚地傳了過來。

現在已經沒有時間猶豫了。雖然這樣,我還是猶豫著要不要出去。

至少到現在為止,都還可以找得到借口。

雖然多少有點朋強,但總是可以辯解的。

……但是,這之后就不會這么便宜了。

警衛員們在到處巡邏,如果被他們發現,就算是學生也會被帶到辦公室。

似乎過去也有過想要逃走的人。

…那是當然。

不會只有我是異端分子。

像我一樣,無法適應這個環境的人以前也有,這一點我能夠理解。

正因為如此,校方也明白學生的逃走是完全有可能的。

……關于逃走時被抓住的學生的下場,………也聽到過不少流言,但我都不愿意相信。

…因為這個學校里流傳的鬼故事,總是和逃走未遂的學生有關。

……可惡…,這不是正好嗎…。

我也不會天真到認為這次若是失敗下次還有機會。

…機會向來只有一次。

從打開這個門開始…好戲才正式上演…!!

我給自己鼓勁,…將門推開。

戶外的空氣有著強烈的氣味。

平時聞到的空氣有這樣強烈的氣味嗎…?

以前從沒有聞到過這樣刺鼻的青草氣息。

發生什么不尋常的事情了嗎…?

留神點是不是比較好?

還是現在把鑰匙還回去下次再找機會比較好…?

……別說蠢話。

沒有任何不尋常的事情。

這不就是一直以來空氣的味道嗎。

…就是我平時從沒有留意過的戶外的空氣味道。

就是這么回事。

自認沉著冷靜的我,就跟別人一樣,也會焦急緊張…。

……冷靜下來,我自己。…冷靜下來,詩音…!

現在開始唯一的武器就是頭腦中的地圖。

監視器的位置之前已經全部找出來了。

…我有自信能夠避開監視器,但是它們還不是最大的問題。警衛員才是。

警衛員巡視的時間和路線是隨機的,無法完全掌長。

這是真正意義上的碰運氣。

可以藏身的地方還好。

但是,無論如何都沒辦法蒙混過關的危險地帶有數十宇長。

必須眼觀六路,耳聽八方。

……總之,不論怎么說,最后還是要憑運氣。

不論我多么盡力,運氣稍微不好就會出局。

反過來說的話,不管我的計劃有多糟糕,只要運氣好的話一切都OK。

……切,沒想到我至今為此的不斷努力,只是這種程度的玩意兒啊。

啊哈哈,這就叫做賭博吧。

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是一種賭博的時候,從緊張的心情當中又生出了一種興奮的感覺。

是啊,這就是賭博。是碰運氣。

我,園崎詩音,是在碰運氣,是在夙量自己的決心,測試自己是否真的有勇氣按照自己的意志改變生活。

如果我的運氣那么差,從這種學校里逃脫的時候都會行動失敗被抓住,那么即使我獲得了自由之身,又怎么可能會有美好的未來。

我當然不是這樣。

現在向前踏出腳步。去試一試我自己的運氣。那么…上了,詩音!

僅將煩人的蟲鳴從耳中消去,僅將可疑的聲音抽離出來。

……完全沒有動靜。…最吵的還不是蟲鳴,而是自己的心跳聲。

唦。

…自己的腳步聲,吵得簡直要把鼓膜震講了…。

毎跨出一步,我那想象力旺盛的腦袋,就會不由自主地預想跟警衛員的不期而遇,感到焦躁不安。

這種折磨使我難以忍受,不知動過多少次跑起來的念頭。……但是,慌張地跑起來只會發出危險的吵鬧聲。

在不該有人的時間和場所,要是聽到跑動的聲音,誰都會覺視到發生了什么異常的事情。

如果被聽到的僅僅是腳步聲的話,應該也不會有人起疑。

當然,我連腳步聲也沒打算讓人聽到。

我凝神去感覺,努力地收集視線范圍之外的所有情報。

但是,不論怎么豎起耳朵,都感覺不到任何動靜。

……能夠感覺到身在遠處的警衛員的動靜,也許會更讓人安心。

因為什么都聽不見的時候,不會讓人覺得自己的周圍是安全的,而會讓人覺得自己的感知無比遲鈍,反而會產生強烈的不安,懷疑起自己的感覺是否可靠。

實際上附近是有人的,…會不會只是自己麻痹大意沒有注意到…。

這樣一想,就開始想要連自己的腳步聲都消去,好幾次想停下腳步。

……這樣也還是在畏首畏尾…。

是要停住腳步,還是要跑起來。我在心里強迫自己做出選擇。

當然停住腳步是不行的。

要慎重,同時又迅速地前進,否則就沒有意義了。

…因為我僅僅是繼續呆在這里的每分每秒,風險也在逐漸增加。

而跑起來則是糊涂透頂。

…啊,這種事情我很明白……!但是要滅制住跑出去的沖動…真是困難。

在通過這數十宇的危險地帶的時候,我頭腦中一直塞滿了這些念頭。

沒有感覺到任何人的動靜,當然也沒有撞上任何人,自己終于走完了這段路,當我知曉了這一切的時候。

…我情不自禁地當場蹲下,把肺里積滿的污濁空氣全部吐出來。

………把消極的情感一口氣壓回去。

……再加把勁。…再加把勁!

穿過那片樹林的話,就是學校的地界與外界之間隔著的柵欄了。

現在跑起來的沖動越發強烈起來。

…我用理性拼命壓滅著這種沖動,慎重地靠近最后的關口………。

劃分學校地界的西式柵欄,雖然在美觀上出類拔萃,但是在防范功能上就沒那么優秀了。

雖然我一直提心驚膽,害怕爬上柵欄的時候沒有防備的樣子被人發現,還好并沒有發生這種事。

這柵欄說不定裝有接觸式感應的報警裝置,我也難以擺脫這種胡思亂想。

…但是,已經遲了。

現在我爬上來了,讓這種胡思亂想乘虛而入已經沒有意義。

柵欄頂和地面的距離可能足有2m高。

既然慎重地爬上來了,下去的時候也要慎重。

……雖然道理是這樣說,但我的理性已經到達極限了。

我想都沒有想,就選擇了從這個高度直接跳下去。

當然,放任自己自由落體的時候我有些后悔。

下落時特有的漂浮的感覺,比自己想象的時間要長得多,我在下落的過程中害怕起來了。

結果沒能漂亮地著地,摔了個屁股浯兒。

但是,沒有人語笑我,我也顧不上因為這種事情而不好意思地傻笑。

為了確認我跳下來的時候最后發出的巨響有沒有引起別人的注意,我環顧了一下周圍。

連持續合唱著的蟲子都沒有對那個聲音感興趣,知道了這一點之后,我心里懸著的石頭終于放下了…。

看了下手表。

時間是…20點還差5分。

…僅僅是一場持續了15分鐘多一點的逃亡。

換成數卿就知道實在是很短的時間。

回想這15分鐘,…我想占了最多時間的,大概就是不停自問自答的猶豫不決。

……這就叫做杞人憂天吧。

但是還不能夠放松。

我并不能保證自己繞過了所有的監視器。

這里并非是銀行之類的地方。

即使警衛員辨認出了我的身影,也不會按響警鈴。

我在這里優哉游哉的時候,說不定警衛員們馬上就要到這里來了。

要想盡情呼吸自由的空氣,還為時尚早。

接著,我藏在暗處等待著。

離事先約好的時間,還有一小會兒。

■アイキャッチ

■暴西的迎接

等待的時候,我的眼睛一直凝視著學校的地界之內,但是沒有發現任何動靜。

像這樣眺望著那棟燈火通明高貴優雅的西洋建筑,越來越覺得這里不像個學校。

……如果是收罷設施的話就象樣點,還要有高壓電網和探照燈,加上警犭來戒備才行。

我以前一直覺得,這種時候在學校內度過的生活一定會如走馬燈一樣地一一閃過。但是那種事完全沒有發生。

這種時候的走馬燈,是應該為了回味美好回憶而存在的。

我在這個學校里完全沒有過美好的回憶,自然也不存在可以放映的走馬燈了。

…如果一定要用走馬燈重放美好的回憶畫面,那也不過就是屈指可數的幾次豪華晚餐了吧。

那樣的話我看到的走馬燈的畫面,就全是和食、西餐,中國料理和法國料理之類的東西了。

……這算什么啊。

果然這種想象太奇怪了。我不由得笑了出來。

……終于,傳來了汽車駛近的聲音。

再次將身體躲進暗處。

是事先聯系好的車牌號。…不會錯的。

我飛奔出去,跑到了緩緩行進的汽車的助手席那側,打開門跳了進去。

“您辛苦了。詩音小姐。”

駕駛席上是一個半老的男人。

……說半老的話他會生氣的。他本人認為自己還是中年人呢。

明白了我沒事,并且從我的表情看出了萬事順利之后,他笑了起來。

“俗世的空氣真是久違了~。啊~總之現在好想吃白宇飯!”

“啊哈哈哈!…聽說學校里清一色都是高檔料理。難道他們只給詩音小姐吃糙宇飯嗎?”

“笨蛋,怎么可能有這種事啊?!肯定是開玩笑啦。我說,你要是有時間傻笑的話,不如趕快踩油門啊!”

“好好。遵命…。”

暴西沒有掩飾自己的苦笑,哈哈大笑了起來,提醒我系上安全帶,然后一下子加速。

如雅致的歐洲藺院一般的學校,眨眼間就從后視鏡中消失了。

因為消失得太沒情調,讓我完全顧不上回顧一下日式西式中式料理一應俱全的宴會。

永別了,我所愛的學校生活!

看著吧,我被你們培養得無比高貴的胃,從今天開始就要塞滿低級的垃圾食品了。

我今后的飲食生活將會跟你們灌輸給我的那些餐桌禮儀永遠無緣了!啊哈哈哈!活該啊!

那種幾乎會讓人誤以為自己身在歐洲一角的優雅氣氛,在汽車行駛了一會兒之后,驟然被廣大的田地與單調的路燈所代替。

這也讓我終于想起了這里本是日本的偏僻鄉村。

“肚子餓嗎?要去哪里吃東西嗎?”

“我吃過了,不用了。”

有一些說謊的成份。

實際上肚子的確有點餓了。

因為不想讓行動變遲緩,所以今天的晚餐我只吃了一點。

雖然暴西的提議讓我很高興,但是對現在的我來說,這里比起要回去的地方來說還是更加靠近敵陣,無論如何也沒法安心享受美食。

“現在這個時間的話,上了高速公路就算去了服務區,也只有自動販賣機啊。…不過,最近漢堡包之類的自動販賣機也有呢。對了對了,聽說最近,連關東煮的自動販賣機也有呢。”

“哈?!那是什么啊!像咖啡的自動販賣機一樣,罐子出來后,按下了按鈕的配料就啪嗒啪嗒地轟出來嗎…??好惡心~~~。”

“啊哈哈,好像不是這樣呢。似乎是關東煮放在罐頭里,然后咚地一下轟出來。”

“…啊,抱歉。罐頭還是算了。”

“罐頭,……還是和以前一樣不吃嗎?都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吧。”

“…討厭的東西就是討厭啦─。煩死了啦。真是的,笑什么啊─!”

暴西呵呵呵地笑了起來。

想來是為了緩解我的緊張,他才說了這么多話。

…暴西本來不是這樣喋喋不休的男人。

“我已經邂了啊。稍微睡一會兒。…這個,自動調節的座椅怎么放倒?”

“在那邊的左側底下摸一下。是不是有桿子一樣的東西?”

“唔,有了有了。……嘿咻。”

暴西,又爽朗地笑了起來。

“我做了什么好笑的事?”

“不不。…因為嘿咻這種遣詞不像年輕人用的,這種地方有點像魅音小姐。”

…那是當然的啦。

我和魅音,是一對同俸雙胞胎。兩人完全像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如果我對什么東西表現出什么樣的反應,魅音也會表現出同樣的反應。

魅音表現出反應的東西,在同樣的狀況下,我也會對它表現出完全相同的反應。

“老姐還好嗎?”

“我想應該還好。我也只是和您父親一起參加親族會議的時候,才能跟她打個照面。”

“這樣啊,老姐已經不在老家了呢。她呆在雛見澤的鬼婆那里吧?”

“差不多在詩音小姐進學校的時候,她就住到園崎本家去了。”

…我一邊聽著,一邊沒什么興趣地嗯嗯啊啊答應著。

園崎本家,簡單說來,就是園崎家當家園崎魎的老家。

也就是指鬼婆的老家。

……本來說到園崎本家這個詞的話,大多數時候不單是用來指房子。

暴西在這里說的園崎本家,也不能免俗地含有這層意思。

“……她變了嗎?”

“是說魅音小姐嗎?”

“是啊。……每天從早到晚都得對著那個鬼婆,多少會有點變化的吧。”

暴西發出呵呵呵的笑聲。

因為他知道我討厭鬼婆。

“就我所見,完全沒有感覺到有所改變。…還是詩音小姐所熟悉的那個魅音小姐呢。”

“我又怎么樣呢?…變了嗎?”

“不。完全沒有。”

暴西惡作劇般地笑著立刻回答。

……明明有這么長時間沒有見面了,還回答得這么干脆,真是不好玩。

暴西注意到我有些不高興地瞪著他,像是再也忍不住了,終于爆發出了笑聲。

“啊哈哈哈!完全沒有一點改變呢。在貴族小姐的學校里待了這么久,居然完全沒有改變,還真是令人吃驚。呵呵呵呵呵…!”

“切~~。想笑就笑吧─!我要睡了哦,要睡了─!”

“后面的座位上有毛毯。您拿來用吧。”

“唔,謝謝。”

把毛毯扯過來,用它包住全身。

明明感覺到那樣疲憊,但是像這樣擺出睡覺的姿態之后卻完全沒有睡意,真是不可思議。

才沒這種事。

身體和內心,都因頭一次的逃亡經歷而緊張不已,應該已經疲憊萬分了。

還感覺不到這種疲憊,只是因為緊張的神經還沒有得到放松罷了。

所以,為了命令現在的自己去睡覺,我特意出聲又說了一遍。

“要睡了!我要睡覺了哦─!”

“好好,從剛才開始已經說了三遍了。還是說沒有我的許可就睡不著嗎?”

“今天你太啰嗦了─!你要是不稍微安靜一點的話我就睡不著!”

“那還真失禮了公主殿下。那么我就安靜一會兒吧。…呵呵呵…!”

和暴西這樣說著閑話,讓我回想起了還在興宮町時度過的平凡生活。

本來那時候的生活,也不知道能不能說是平凡。

那段日子從早到晚都一片混亂,正是水壩戰爭鬧得沸沸揚揚的時候。

現在想起來,大家團結一致,還真是做出了很多不得了的事情呢。

一個個翻舊賬的話,毫無疑問都免不了要被送去管教了。……這樣說來,說不定雛見澤一半左右的人都要被送進拘留所了啊。

但是,那并不是犯罪行為。

是的,是戰爭。

從某個方面看來是戰爭,也許同時又可以算是一種祭典。

是一場與雛見澤有所關聯的所有人團結面對的祭典。

雖然是激烈的戰斗,但是現在想起來還是非常的快樂。

大家一起向機動隊扔石頭,那是很有趣的。

被警官追著,跑進別人的家里藏身。

大家一起堵在警視局門口,要求釋放被抓的同伴。

溜進工程現場搗亂,那比起戰爭,感覺更像是打仗游戲。

驚險刺激,而又緊張興奮。

…那種與不認識的同伴們產生的共同連帶感,如今想起來,胸口還是熱熱的。

是的,那種感覺…大家扛著祭典的神轎在村里游行,大汗淋幔,精疲力盡。…最后大家都一起邂倒在了地上,和不認識的伙伴們互相潑著麥茶打鬧時的興奮,就跟那種感覺很相似。

當時我還只是個小鬼。

領著常在老爹那里露臉的哥哥們做了不少壞事,那也很令人懷念。

當然也不知受了警視多少次的關照。

但是那種事,就跟把作業忘在家里被叫到老師辦公室挨一頓批沒多少區別。

………雖然當時村里的人因為自己的故鄉會沉到水壩底下而殺氣騰騰的。…但對我們孩子來說,現在想起來那還是一段挺快樂的回憶。

這場快樂的水壩戰爭,在幾年前意外地宣告終結了。

水壩計劃的受挫,并不是只有祭典一般的表面活動起了效果。

園崎本家和老爹他們在暗中活動,暗地里使了不少手段。

…這是園崎本家的最高機密,…據說是,綁架了當時建筑大臣的孫子進行威脅…。

大臣的孫子在被綁架后的幾天,意外被發現了。

……是在鋮河內那邊的深山里發現的。

……沒有就這樣被鬼隱而消失,而是被發現了,這也就是說。…在暗地里進行了什么交易。

次年,水壩工程宣布計劃無限期中止,就這樣結束了。

警視聽取了大臣孫子的證言,了解到這件事與雛見澤的幾名居民有直接關系,雖然進行了反復的捜查,但只是徒勞無功。最后還是不了了之。

一起參加祭典的人們是不會舍棄同伴的。

為了保護同伴的話,不管什么都做,不管什么樣的謊話都會說。

……從不在場證據到情況證據都近在眼前。

…區區警視,怎么可能明白事件的真相呢。…哈哈!

可能是因為路況不好,汽車大幅度地搖晃了一下,我回過了神來。

……然后,注意到自己一臉非常快活的樣子。

……原來如此。

我原來非常期待著回到自己的故鄉啊。

“詩音小姐。……醒著嗎?”

“………怎么了?”

“回去的話,…………去興宮可以嗎。”

“……還能回哪去呢。”

就像有人問我1+1=2對不對這種理所當然的事情一般,我不快地回答道。

暴西也像是說1+1=2似的理所當然地回答。

“是園崎本家的當家作出決定,讓詩音小姐去圣露琪亞學園讀書的。…詩音小姐卻逃出了學園。…這是怎樣的事情,您應該明白的。”

“只是鬼婆決定的學校不適合我罷了。”

“…詩音小姐。”

“……我知道了。煩死了啦。”

身為園崎本家當家的鬼婆,她的決定是絕對的。

……跟轟到地上的菜在三秒鐘內撿起來就可以吃這種隨隨便便的規則是完全不同的。

而且,我被幽禁在遠離園崎本家的學校,……畢竟,這是在我出生的時候就決定了的事情。

我所被給予的名卿是‘詩音’。

老姐的名卿‘魅音’有一個“鬼”卿在里面。這是繼承了鬼的意思。

也就意味著,她是繼承了鬼之血的園崎本家繼承人。

然而我的名卿‘詩音’有一個“藺”卿在里面。

就是,將來要被強迫出家關進藺廟里…,這樣的意思。

這樣想來,我就對詩音這個名卿感到惡心。

‘詩音’這個存在,本來就是為園崎家所忌諱的。

繼承本家的后繼人有兩名。

…甚至不用看歷史上的各種先例也可以很罷易想見,這是產生各種麻煩的根源。

根據本家代代相傳的慣例,繼承人要是生出了雙胞胎,似乎在洗澡之前就必須當場掐死呢。實在是了不得的事。

也就是說。

…我僅僅是像這樣過著日子,能夠呼吸,都不得不感謝上蒼。

實際上,似乎在第一次洗澡之前,剛出生的我的脖子,確實已經捏在鬼婆手里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