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附錄 魔物支配者少女

第一卷 附錄 魔物支配者少女

「等等我——!」

雅涅特努力地追趕著她的朋友。但對方的腳程非常快,兩人間的距離越拉越遠。

到了茂密蔥郁的森林中后,她便追丟了對方,這令雅涅特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要是走得太遠,連大人也不容易回得來,雖然知道對方大概就在附近,不過能躲起來的地點實在太多了。

由自己去把對方找出來太難了,她一下子就放棄了這個打算,但是不去找的話會惹朋友生氣的。

她到底躲在哪呢?雅涅特在附近的草叢中采來探去,聽到了附近傳來細微的聲音。

「蕾雅?」

她反射地叫著朋友的名字,卻沒有得到回復。她靜下來側耳傾聽,又聽到了微弱的聲音,那聲音對蕾雅而言太過低沉了。

「是誰?」

她再一次喊道,眼前的草叢又傳出細微的聲音。雅涅特戰戰兢兢地把頭探進草叢中窺視,然后發現了一只擁有青色的流動身軀,不斷顫抖的嬌小史萊姆。

「你受傷了嗎?」

雅涅特如此間道。十歲的少女還不知道眼前魔物的恐怖,也不知道史萊姆并不會像她想象中一樣「受傷」。

「雅涅特~?」

從遠方傳來了蕾雅的聲音,看來雅涅特一直沒去找她,令她等不及了。當她發現了探頭進草叢窺視的雅涅特后,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你不來找我,在做什么啊?」

蕾雅以為雅涅特發現了什么有趣的東西,于是像她一樣把頭探進了草叢中,接著叫了出來。

「哇、是史萊姆!」

蕾雅說中了魔物的名字。在村里擔任自警團的父親和哥哥教導了她不少關于棲息在村莊周圍的魔物知識。

「雅涅特你退下,讓我來對付它!」

不知恐懼為何物的蕾雅,撿起了附近的石塊向史萊姆丟去。被石塊打中的史萊姆抖動著身軀。

這時雅涅特似乎聽到了史萊姆的悲鳴。

「別、別這樣蕾雅,它好可憐唷。」

雅涅特急急忙忙地阻止她,蕾雅用奇怪的眼神看著她的朋友。

「為什么?史萊姆可是會把我們溶解吃掉的壞蛋耶,現在不解決掉它,到時候不知道會把誰吃掉唷?」

說完,她又撿了好幾顆石塊丟過去。史萊姆哭喊著「好痛好痛」,令雅涅特再也聽不下去,捂著耳朵蹲了下去。

本來史萊姆并不是小女孩丟丟石塊就能打倒的魔物。

只不過她們眼前的這只史萊姆非常虛弱,它凄厲的叫聲不斷地在雅涅特耳邊圍繞,最后終于死去了。

「太好了!連我都能打贏,它好弱唷!」

蕾雅擦了擦汗露出了愉快的表情,雅涅特則呆呆地站在一旁。要是自己沒有找到這只史萊姆,或許它就不會被殺掉了。

想到這里,雅涅特覺得自己做了非常過分的事情。蕾雅卻誤會了雅涅特這樣的反應。

「有這么恐怖嗎?不過史萊姆本來也是我們不一定打得過的魔物就是了。」

會感到害怕也不能怪你,她如此安慰著雅涅特。雅涅特本來一直猶豫著,最后終于下定決心向蕾雅問道。

「那、那個、蕾雅,你沒有聽到什么聲音嗎?」

「嗯?我只有聽到你的聲音啊。」

蕾雅無法理解朋友想表達的意思,露出一臉疑惑的表情。雅涅特看了她的神情,猶豫了一下,重新再問了一次。

「不、不是我的聲音……是史萊姆的。」

「什么啊:史萊姆怎么可能會說話啊,你好奇怪唷雅涅特。」

蕾雅并沒有把這話當一回事,嗤嗤地笑著。雅涅特并沒有繼續說下去。魔物會說話的確很奇怪,她也從來沒聽過這種事。

之后蕾雅和雅涅特又玩了一陣子才回去,結果兩人一起挨罵了。原因是蕾雅得意洋洋的說自己打倒了一只史萊姆。

「笨蛋!」

本來以為會被夸獎的蕾雅,得到的卻是父親的怒號。

「你難道不知道史萊姆的恐怖嗎!這次會被你們小孩子打倒算是運氣好!」

蕾雅縮著脖子不斷地顫抖,她的父親將手放到她肩上溫柔地說。

「記住,下次一定要叫大人過去唷。」

「嗯、知道了,對不起。」

蕾雅感到相當消沉。看到女兒的朋友的樣子后,雅涅特的父親轉而看著自己的女兒。

「蕾雅之所以會挨罵,你也有錯。看到魔物后應該要趕快逃跑才對。」

面對父親專制的態度,雅涅特沒有頂嘴,老實地點頭答應。即使和父親說「其實一點也不危險」,現在的他也聽不進去吧。要是反抗的話,還會被禁止到村子外面玩,只有自己的話還好,但一定也會害蕾雅受到同樣的懲罰。

(因為蕾雅的爸爸是那種人啊。)

要是從最喜歡到村外玩的朋友身上奪走她最大的樂趣未免也太可憐了,而且追根究柢,蕾雅也是為了保護雅涅特才會去攻擊史萊姆。她也理解父親所說的「蕾雅之所以會挨罵,你也有錯」的意思。

(不過為什么我能聽到那個孩子的聲音呢?)

雅涅特無法問任何人這個問題,只能在自己心中不斷思考。就結果來說,那一天發生的事情,促使她的技能「魔物使者」覺醒了。技能覺醒的條件來自本人的自覺,當然她不可能會知道這種事。

雅涅特在村中的立場變得糟到極點的時候,是兩年后的某一天。她幫母親到森林采集植物時,發現了一個背靠巨木,癱坐在地上的半獸人。

半獸人身上穿的皮鎧上開了個巨大的裂痕,從里面滲出了青色的血液。即使在村莊長大的少女,也清楚地明白那個傷口要是放任不管,就會成為致命傷。

「你不要緊吧?」

雅涅特跑到它身邊,低頭呻吟的半獸人抬起頭,驚訝地叫了出來。

「你想干什么?難道想把我當誘餌,引誘其他的魔物過來嗎?」

「咦?你在說什么啊?」

雅涅特沒想到半獸人會說這種話,愣了一下。

「我只是想幫你治療傷口而已。」

「誰會相信你的話啊……」

半獸人哼了一聲,聲音中充滿著對雅涅特的憎恨。

「你們人類怎么可能會幫助我們魔物……」

雅涅特不理會半獸人的話,開始幫它進行治療。她從身上的籃子中取出紅色的花朵,將一枚花瓣貼在傷口上。這種花是草藥的一種,花瓣具有止血的功能,葉子則有解毒的效果。

「你還真的打算救我啊?你的腦袋沒有問題吧?」

它會這么說也無可厚非。半獸人會襲擊人類的村落,搶奪食物以及年輕女人,對人類而書被分類在最邪惡的魔物中。年輕的人類少女竟然會幫助它們,腦袋一定有問題。以常理來判斷,會認為其中存在著什么目的是很正常的。

「我想幫助你,因為我以前沒能救它。」

就連雅涅特也沒辦法好好地說明自己的心情。她可以想象得到,眼前的魔物可是被人類所憎恨的半獸人。自己就算不給它最后一擊,也不應該幫箍進行治療。

即使如此雅涅特遺是想幫它治療,一定是因為自己以前沒有辦法救那只弱小的史萊姆的緣故。

「你是笨蛋嗎?難道你沒想過即使幫我治療,我還是可能會襲擊你唷?」

它威脅性的話語令雅涅特歪了歪頭。

「你說的沒錯。但很不可思議,我一點也不擔心。」

面對感到不可思議的雅涅特,半獸人愕然地嘖了一聲。

「你沒有毛病吧?為什么對我會說人類的語言這點不覺得奇怪?」

「奇怪嗎?可是之前的史萊姆也說了啊。」

雅涅特不假思索地說,令半獸人大吃一驚。

「什么?史萊姆怎么可能會說話……等等,難不成你是那魔物使者還是什么的,這么一來就說得通了。」

替半獸人治療,還聽得懂史萊姆語言的人類。半獸人猜想,她就是對魔物而言最為畏懼的魔物使者。

它曾聽說過這種能夠和魔物培養感情,并且把魔物當手腳操控,如同怪物一般的人類。若眼前的少女是那些人的同類,她令人無法理解的舉動就能夠解釋得通了。對魔物使者而言,區區一匹受傷的半獸人,根本不足為懼。

「那是什么?」

雅涅特一無所知地反問道,令半獸人啞口無言。

「你不知道嗎?」

「嗯,第一次聽到。」

半獸人陷入了沉思,雅涅特則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它。

過了一陣子半獸人站起了身,低頭看著雅涅特開口說道。

「我很感激你救了我,不過以后不要再這么做了。這是對你的忠告,為了自己好,你還是聽進去吧。」

雅涅特皺著眉頭感到疑問。

「我不明白,幫助應該幫忙的人有什么錯呢?」

「你怎么知道救了我之后不會被攻擊呢?」

半獸人驚訝地問。雅涅特輕輕地點了點頭。

「嗯,我能夠分辨得出恐怖的孩子以及友善的孩子,我一下就知道你是友善的孩子。」

「是嗎……你還真是個不得了的家伙啊。」

半獸人打了個寒顫。從兩人的對話中,它知道眼前幼小的少女還沒有覺醒。即使如此,能夠聽懂魔物的語言以及看透魔物本性,也是非常了不起的才能了。

而且這對人類而言,是最為忌諱的能力。

「我再說一次,以后不要再這樣了,這是為了你好。」

「我不知道為什么不應該這么做。」

雅涅特的表情泫然欲泣。

她還很年輕,不知道自己為什么做了好事還會遭到責備—也不知道為什么為了自己,對受傷的魔物見死不救會比較好。

半獸人察覺到這一點后,大大地嘖了一聲。

「該死,我本來就覺得造化弄人,沒想到竟然這么沒天良,好死不死還給這樣的孩子這種力量。」

要是她是個更自私或是聰明的孩子就沒問題了,除了大發雷霆讓她記住之外,它也沒有其他方法了。現在能做的就是祈禱沒人撞見這個場面,趕快跟這個女孩分頭。

「我已經不要緊了,你趕快回村子去吧。」

「真的不要緊了嗎?不需要我陪著你嗎?」

明明都已經警告過她那么多次了,少女依舊如此擔心自己,半獸人不禁開始感到焦躁。

「我不需要你操心。」

話才說完就嘆氣了。這并不是該對幫它療傷,還擔心它之后狀況的孩子該說的話。

「抱、抱歉……」

「不會啦,我才該說對不起。因為我是個笨蛋,搞不清楚太深奧的事。」

兩人都想說些什么化解尷尬的氣氛,于是半獸人硬是轉變了話題。

「我叫作多藍,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我嗎?我叫作雅涅特。」

雅涅特馬上心情一轉,露出了甜美的笑容,威力強大到令不同種族的多藍也感到心靈被治愈了。

「那么再見了,雅涅特。以后別再做這種蠢事了。」

多藍說完后便急急忙忙地起身離開了。雅涅特對多藍的態度感到不可思議,目送著它的身影逐漸遠去。

隔天證明了多藍的擔心并非杞人憂天。

「我看到了!雅涅特和半獸人在一起!」

村人圍成一圈,聚集在如此主張的蕾雅身邊。

「蕾雅,別再說這種話了。」

「不過這孩子和雅涅特的感情很好,而且至今也沒有撤過謊,很難想象她會無憑無據捏造這樣的事實。」

村長撫摸著雪白的胡須慎重地說道,提出反對意見的是雅涅特的父親。

「開什么玩笑!光靠一個小孩說的話,就想把我的女兒當壞人看?」

他的眼神銳利得宛若能將人當場射殺,激動地咬著牙說。為了打圓場,村長出面緩頰。

「別那么生氣,這并不是在說雅涅特壞話,她是個溫柔到不會去懷疑的孩子,說不定只是被人騙了。」

「說、說的也是。」

在村長的勸說下漸漸冷靜下來的父親,對之后的事提出了提案。

「既然有半獸人受了傷,那附近應該有著讓它受傷的魔物,或是成群的半獸人。」

「……看樣子并不是我們能對付的敵人啊。」

村長的話令大人們的表情沉了下來。如果只有一只半獸人,村人們合力還有辦法擊退。

不過若對手是能讓半獸人身負重傷的魔物,或者是成群的半獸人的話,那就不一樣了。生活在這種小村莊的村人,自然沒有辦法那么樂觀。

「我們應該要對外求援,但王都距離太遠了,領主軍應該趕不及。附近的城鎮也沒有半個能信任的家伙,冒險者就更別說了……」

村長思考了好一陣子,終于得出了結論。

「首先,讓自警團的團員加強警戒,然后派人通報領主潘查大人,也和周圍的村落通報一聲。」

「明白了!」

村里的男丁解散后,村長深深地嘆了口氣。魔物竟然來到這種小村莊,簡直就是惡夢。

領主潘查雖然很重視對稅收有重大貢獻的大城鎮,卻對他們這種小村落十分冷酷無情,就算通報了也很難想象他會出動私兵。即使如此還要通報的原因是因為到時若村莊出現死傷、農田荒廢的場合,或許會對繳納稅款造成妨礙,屆時希望能讓他們減稅。雖然一想到即使通報了對方也不一定會接受就頭痛,但不通報又會被以怠慢通報為理由懲罰,增加稅金。

對他們這些村人而言,領主是比魔物還恐怖的天災,而王家也不是好東西,只能怨恨自己運氣不好,生在這種國家里了。

以自警團為主的人們帶著鐵鍬和鐮刀聚集在一起,等待村長的指示。

「四個人為一組,千萬不要勉強,發生了什么事就大聲叫嚷來通知大家。」

滿臉緊張的男丁們出發了。

結果這幾天什么事都沒有發生,村子的警戒也逐漸緩和下來。

「白費不少功夫了啊。」

「說不定那個半獸人身上的傷已經奪走了它的命了。」

自警團的男丁們都這么說著。當他們認為這事情再這樣下去都要變成笑話時,村外發生了騷動。

「給我過來!」

雅涅特的父親走在前頭,手上抓著女兒的頭發。雅涅特則不斷地哭泣,她父親臉上的表情和其他自警團男丁臉上的表情一樣險惡。

「……這次又是怎么了?」

聽到騷動跑過來的村長,嘆著氣向雅涅特的父親問道。

「這丫頭這次竟然把飯拿給狗頭人吃!」

不管相信還是不相信這番話,周圍開始產生責備雅涅特的聲浪。

「雅涅特,這是真的嗎?」

面對村長的直問,雅涅特顫抖著身軀點了點頭。

「是、是真的。因為它受了傷,肚子又很餓……」

「開什么玩笑!」

「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霎時間怒號此起彼落,令雅涅特縮起了身子。對于在村中謹慎生存的人們面吾,幫助魔物是最忌諱的利敵行為。

村長用眼神制止住憤怒的大人們。若只是口頭告誡,雅涅特今后仍會重復這種行為,必須好好地讓她理解才行。村長這么一說,才暫時安撫了村民的情緒。

雅涅特渾身顫抖,吞吞吐吐地說道。

「它、它不是壞孩子。」

「魔物還有不壞的嗎!」

馬上就有反駁的聲浪出現,村長用手制止了大家,等場面安靜下來后親自問道。

「你為什么會這么認為呢?這難道不是你的自以為是嗎?」

「因、因為只要和它們說過話就能知道了。」

這是雅涅特所犯下的最嚴重的失誤。至今為止還保持中立的村長以及部分的大人,都因這句話而改變了神色。

「說話?難道你能和魔物溝通?」

雅涅特被村長質問的口吻嚇到,事到如今裝胡涂也不管用了,只好點了點頭。

「我能分辨抵們的本性,我幫的都是好孩子。」

不過這只是少女的主張,根本沒有人聽進去。

「惡、惡魔……她是惡魔之子!」

有人這么低聲說道,向后退了幾步。

「怎么會有這種事……」

「竟然是惡魔之子……」

看到村長和父親滿面蒼白,雅涅特感到不可思議。她無法理解為什么大家都用恐懼的神情看著自己。

或許可以說多藍忠告的方法錯了。最重要的是應該告誡她,不能和其他人說自己能和魔物溝通。

在這個位于國境邊際,無法理解魔物使者及魔物支配者存在的小村莊中,雅涅特就只是個無法理解的怪物。

「惡魔之子!」

「竟然躲在村子里這么久!」

「你一直在欺騙我們嗎!」

每一個人都被恐懼與憤怒給沖昏了頭,紛紛以情緒性的字眼投向少女。村長雖然盡力制止,但他的眼神也和其他的村民一樣寄宿著恐懼與憎恨。

「雅涅特,既然你是惡魔之子,就不能讓你繼續待在村子里了。」

「怎么可以這樣!現在就殺了她!」

「沒錯!殺了她!」

「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

村長制止了來自村民的「殺了她」大合唱。

「要是殺了她,那些被她馴服的魔物們可能會來報仇,還是避免那種會引來災害的行為吧。」

這句話令大家平息了下來。確實,在成群的半獸人與狗頭人攻擊之下,這個村子會瞬間被夷為平地。

「那、那該怎么辦才好?」

「就把她趕出去吧。雅涅特啊,你撿回一條命了。以后不準你再靠近這個村莊!」

受到殘酷命令的雅涅特,眼中泛著淚光環視著周圍。

但卻沒有任何人愿意伸出援手,父親自然不用說,連站在遠方的母親與兄弟,甚至是和她感情最好的蕾雅,都以帶著敵意的冷淡目光看著她。

雅涅特無法反抗這個氣氛,垂頭喪氣步履闌珊地走了出去。本來想至少帶點食物,但這也被村長拒絕了。

「什么都不準帶,你就這樣離開吧。」

「沒錯!沒有當場殺了你,你已經要謝天謝地了。」

無法忍耐接踵而來的辱罵雷語,雅涅特終于拔腿就跑。村人們則追著她,直到再也看不到她離開村莊的身影為止。

雅涅特就這樣被趕出了故鄉。正當她快要餓死的時候,被回來看看情況的多藍所救,之后又和回來報恩的斑會合,展開了沒有終點的旅程,在各地流浪著。

這是他們和馬利烏斯相遇數年前發生的事。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