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 馬利烏斯與雅涅特

第一卷 第五章 馬利烏斯與雅涅特

「找到了。」

當東方升起的太陽光剛開始令星芒消逝的時候,佩朵菈用她白皙柔軟的手指指向前方說道。

只有草與大量石頭的平原上出現了三個小小的人影,古斯塔夫他們看了之后感到非常興奮,拼命地壓制住心中的激動。

「確定沒弄錯吧?」

那個距離以古斯塔夫的視力來說只能看到人影而已,會向佩朵菈確認也無可厚非。

「在這個時節,天剛亮的平原中,除了他們之外還能有誰?」

佩朵菈這么說,但古斯塔夫卻不贊同。她可能不知道,米夏爾實施的絕對稱不上德政,不能斷言這附近不會出現因生活艱苦而逃跑的領民。其他人的意見都和古斯塔夫一樣,沒有人附和佩朵菈。

佩朵菈見狀輕輕地嘖了一聲,接著做出了提案。

「先抓起來再說吧,如果是他們最好,要是弄錯的話就向對方解釋清楚,這樣可以嗎?」

這是個只要對方不是王公貴族就沒問題的提案,但古斯塔夫卻覺得不自然。他覺得佩朵菈突然變得膚淺,態度也強硬了起來。她給人的印象應該是個悠然站在他人的身后微笑的女人才對。

(不、再怎么說這家伙也只是個人啊……)

回想起她一直表現出對現在的狀況盼望已久的態度,所以當目標可能出現在眼前時,才會感到那么心急也說不定。

古斯塔夫也覺得那個影子就是少女和她的朋友們,只是也不能否定是趁夜逃跑的庶民這個可能性。

「就這么辦吧?」

這次士兵們發出了贊同的聲浪,看向古斯塔夫。他也沒有反對,點了點頭。雖然這種做法可能有些粗暴,但既然領地內的治安有部分責任在他身上,就不能放任對方離去。

若真的是連夜逃走的領民,他雖然感到同情,但也沒辦法讓對方逃走。要是做出了那種事,下次就換被解雇的自己要連夜逃走了。

古斯塔夫感到痛心,大大地深呼吸一口氣后,對佩朵菈說:

「那我們該怎么辦?一口氣沖過去?還是在認清對方面孔前慢慢走過去?」

「這個啊,反正我們有馬,沒有必要慌慌張張的。」

佩朵菈似乎冷靜了下來,又變得謹慎小心了。古斯塔夫雖然感到有點吃驚,但也同意這個決定。

「嗯,不過要是不是他們的話,就睜一只閉一只眼吧?本來是不該放過這種人的,但這次我們還有更要緊的任務在身。」

古斯塔夫盡可能地抑制住感情冷冷地說道。和他抱持著相同意見的人也很多,或許大家內心應該都有同樣的想法吧。沒有做出反應的就只有佩朵菈和那群魔法師而已。古斯塔夫看向佩朵菈詢問她的意見,她還是像往常一樣露出了性感的笑容。

「就這么辦吧,反正我們的目的只有他們而已。」

得出結論后,他們開始拉近和對方之間的距離。

終于走到這一步了,不只是古斯塔夫,其他人也是這么想。至今為止他們不知道讓人失望了多少次,這一切在今天終于要結束了。

(不、是一定要讓它結束!)

古斯塔夫拼命地壓制住心中的興奮之情。

「走吧!」

古斯塔夫說。準備策馬前進時,他被佩朵菈制止了。

「預防萬一,還是采取包圍的方式好了。」

古斯塔夫心想也是,贊成了這個提案。或許他們真準備了什么能夠蒙騙他們的手段,太大意的話又會讓對方逃掉了。

其他的士兵們也都點頭贊成,于是他們分成了四隊,除了古斯塔夫和佩朵菈率領的隊伍外,其他人繞路前進。

在大家行動之前,魔法師們施展了靜音魔法「寂靜術」。之前發生的種種令他們知道對方有著優秀的探知能力,一切還是小心謹慎為上。

(等他們到了定位后就該分勝負了。)

正當古斯塔夫這么想的時候,一個人影動了一下。他感到其他兩個人影也稍微勛了一下。

「嗯?」

古斯塔夫睜大雙眼凝視目標,他的經驗告訴他千萬不能漏看任何微小的變化。

然后三個人影一起動了起來。接著,三個人影變成了兩個,大概是其中一個人抱起了另一個人吧。

「為、為什么?不是都已經使用寂靜術了嗎?」

古斯塔夫不禁喊道,相對于其他感到錯愕的士兵,佩朵菈輕輕地嘖了一聲。

「看來他們除了聲音外還有別的探知手段……大概是嗅覺吧。」

就算是他們,事前也沒辦法知道對方擁有什么技能。佩朵菈的聲音中帶著不悅的成分,影子朝著沒有追兵的方向移動,很明顯地他們的行蹤完全被識破了。

「為什么?為什么?」

古斯塔夫完全跟不上這突如其來的展開,其他人也一樣。佩朵菈對這群男人感到非常失望,大聲喊道:

「你們在干什么!還不趕快追上去!」

面對平常無法想象的嚴厲斥責,士兵們慌慌張張地開始追擊。雖然被對方取得了先機,但是只要還有馬在,事情也沒有那么悲觀。而且對佩朵菈而言,也不是沒有想過會發生這樣的狀況。

(就是因為這種高度的危機偵查能力以及快速的反應,他們才能一直逃到現在吧。)

佩朵菈對少女他們感到佩服,或許比古斯塔夫他們還優秀也說不定。不過這種事情對她面吾一點也不感到意外。

(人類就是如此無知低能,反正我從一開始也不抱著期待。)

她露出了參雜著嘲弄的冷笑,不過沒有人注意到她的表情變化。所有人郡拼命追趕著眼前的人影,那剔模樣滑稽得令人感到可憐。

(或許我對這些男人的評價太高了。)

古斯塔夫雖然經酸豐富,并非是個只有腕力的男人,但只不過被對方奪得了先機就慌成這樣,之前一定也重復發生過好幾次類似的狀況。想必那時他也同樣失去了冷靜吧。

對方并不是速度快到能和馬相提并論的生物,只要冷靜下來思考就能夠發現這一點,會因此感到焦躁未免也太愚蠢了。連這點事都搞不清楚,難怪會被對方逃掉。

(不過這樣其實倒也挺有趣的。)

佩朵菈在無意識之下露出了殘酷的笑容。對手要是毫無抵抗能力,一下子就被抓到那多沒意思。相比之下,擊潰拼命抵抗的對手,讓對方感到絕望反而更加有趣,這就是她的性格。

(不過還是要預防萬一。)

佩朵菈悄悄地施展了(生髏探知),雖然探測到了不少其他的生物,但確認了正在逃跑的人影并非幻覺或是誘餌。

多藍拖著雅涅特使盡全力地奔跑,斑跟在它身后數公尺,拼命地叫著它的盟友。

「喂!有沒有什么辦法啊?」

「現在這狀況不可能啦!」

多藍冷冷地回答。現在的狀況令他們不得不邊奔跑,邊吼著和對方交談。

對多藍而言,這一切完全出乎它的意料之外。就過去的經驗看來,自己不可能發現不封對方接近的氣息。那是因為它對自己的鼻子與耳朵非常有自信,過去也已經證明過無數次這絕非只是它的自以為是。

(他們竟然有辦法封住我的耳朵!)

多藍對自己的搽知能力非常有自信,過去發生的經驗也令它認為對方并不是在欺騙它們,從來沒有想過敵人竟然有辦法突破。

不過人類本來就是在智慧與技術上下工夫的種族,甚至還建構了名為國家的巨大生活圈,利用后天的因素來彌補先天的弱小。雖然之前也曾誕生過梅琳達,基爾弗德那種規格外的英雄,但光只靠那些英雄是無法建構出如此繁榮的勢力的。

(我真是衡笨蛋!)

就是因為忘記了那些事情,才會被逼到現在這種無可挽回的險境。多藍拼命地抑制住對自己的憤怒,不讓怒火沸騰了腦袋。對方可不是在失去冷靜的狀態下還能夠逃脫的對手。如果只有它自己一個人,或許就會放棄逃跑,接受愚者應得的下煬,但是不能讓雅涅符和斑也被卷進來。

(尤其是雅涅特,千萬不能把她卷進來!)

這個想法激勵了多藍,它不在乎心臟好像快破裂了,不在乎手腳似乎要斷裂了,只是死命咬著牙關瘋狂地在平原上狂奔。這與其說是忠誠的表現,不如說是執念來得恰當。

但這就是半獸人多藍的生存方式,斑大概也是一樣的。雖然沒有一一確認過,但它們一同進食,一同睡覺,現在邐一同在此狂奔就是最好的證明。

但現實并沒有對它們網開一面。在平原上根本跑不過馬匹,身后追兵的身影越來越大了。

(沒救了嗎?)

這個近似看破一切的想法浮現在它腦中,被多藍硬是匿了下來。它拼命地勤著腦,希望能找出突破困境的方法,不過狀況并不樂觀。

(干脆利用誘餌吧?)

拿自己或是斑當誘餌的話,應該能爭取到一些時間。問題在于追兵的數量。雖然不知道正確的人數,但不管怎么看都有上百人,不管是誰留下來當誘餌,真的有辦法替雅涅特爭取到逃跑的時間嗎?

(那我們兩個留下來讓雅涅特一個人逃走的話……)

先不管兩個人對上上百人到底能夠做些什么,但總比留下一個人來得好吧。

多藍做好了覺悟,正準備向雅涅特道別的時候,被它抱在胸口全身僵硬的雅涅特說了些什么。

「……下來!」

不過多藍卻聽不清楚。雖然雅涅特現在說話可能會咬到舌頭,但現在可不是擔心那種事的場合了。

「放,放我下來!」

雅涅特再次說道,這次聽清楚的多藍立刻回答。

「說什么蠢話,我抱著你跑比較快!」

它說的是事實。

不過雅涅特卻搖了搖頭。

「不是啦,把我留下來的話,你們兩個一定能逃得掉,所以現在放我下來吧。」

「開什么玩笑!」

多藍用忿怒的語氣拒絕了她。

「是啊,這個免談,要是我們做得出那種事,從一開始就不會和你在一起了,笨蛋!」

斑也贊成,它很少見地斥責了雅涅特。平常的話應該會制止觸的多藍現在卻沒有那么做,反而還附和著它。

「沒錯,你好好地反省反省,笨蛋!」

「乖乖地讓多藍抱好吧,笨蛋!」

得到多藍的支持后,斑追擊道。它們話說得很難聽,但語氣卻非常溫暖。雅涅特對多藍興斑的舉動感到心痛。即使面臨這種狀況,它們也不愿丟下自己,正因如此她才不希望自己所珍惜的伙伴死去,它們為什么沒辦法理解她的想法呢。

(我只是想和它們兩個一起活下去而已……)

沒想到自己的力量被人厭惡到這種程度,竟然連活下去都不被允許。不過要是自己死在這里,說不定多藍與斑還有辦法逃得掉。

當她暗自在腦中這么盤算時,多藍說話了。

「你可別以為自己死在這里就能救得了我和斑唷。」

心意被看穿令雅涅特的身子不禁顫抖了起來。

「你即使那么做,也救不了我和斑。」

多藍的聲音充滿著關懷,沒有責備雅涅特的意思。它也知道雅涅特一直沒有辦法理解它們的苦心,全都是因為不希望它們兩個死去所造成的,所以即使想責備她也不忍心。

(畢竟我也是只想著有沒有辦法救她啊。)

他們互相只想著如何讓對方得救,但很可惜的,沒有人能夠得救。

多藍面前出現了二十個騎在馬上的士兵,朝著左右看去也是同樣的情況,看來它們完全被包圍了。于是多藍停下了腳步。

事到如今,就只能盡全力突破包圍網了。

(或許有萬分之一的機率……太高了,大概只有億分之一吧?)

這是令雅涅特得救的可能性,十對二或許還有得拼,百對二就太嚴苛了。

正當多藍拼命地分析,思考著解決困境的方法時,一男一女走進了包圍中。

「你們已經完全被包圍了,死心投降吧。」

「若是不做無請的抵抗,還能留下一條小命。」

多藍代替身體不斷微微顫抖的雅涅特說。

「算了吧,反正我們都是死路一條。」

那個男人——古斯塔夫驚訝得目瞪口呆,他并不知道多藍會說人類的嘻言。

「你會說人類的語言啊?」

他像是看到了怪物一樣,露出了些許不舒服的神情。這點倒是出乎多藍的意料之外。

「你們不正是因為這一點才不斷追捕我們嗎?」

多藍這么說道,朝著完全不感到訝異的那個女人瞪去。雖然它不認為會得到什么答案,但仍凝視著對方,不放過任何微小的反應。佩朵菈則悠然地微笑道:

「我就想可能會是這樣。」

聽了這句話后,最驚訝的人是古斯塔夫。

「喂!你怎么什么都沒和我們說!」

面對一副激動一得要沖過來的古斯塔夫,佩朵菈伸出了左手。她白皙的手宛若在撫摸古斯塔夫的臉龐般一動,古斯塔夫就像失魂落魄似地呆立在原地。

(怎、怎么回事?她做了什么?)

多藍的警戒心令它向后退了一步,重新看向它的佩朵菈身上散發出一股詭異不舒服的感覺。她剛剛施展的看來不像是魔法,大概是技能之類的招式。從古斯塔夫的樣子看來,只要吃了那一招就玩完了。

不過該來的總是會來,看到古斯塔夫遭到鎮壓的模樣后,其他的士兵開始騷動了起來。

「喂!你對古斯塔夫做了什么!」

「快把他恢復原狀,臭女人!」

他們開始用穢言辱罵佩朵菈,令多藍知道這些人并不團結。等騷動越來越大時,說不定會產生突破的缺口,它眼中一閃過希望的光芒,佩朵菈便不耐煩地開口。

「你們再不冷靜下來,他們可要逃掉了唷?」

士兵們被她這么一說,慌慌張張地看向多藍他們。

「你給我記著!」

他們丟下狠話之后就暫時不再追究了。

(真、真是群單純的家伙啊!)

面對辱罵對象說的話,根本沒有聽從的必要啊。多藍心中不禁感到一把火起。士兵們也感到莫可奈何,加強了對多藍它們的警戒。這些人剛剛你來我往的叫罵到底算些什么呢,情緒的切換速度還真令人佩服。

(啊、現在可沒閑功夫想這些事了!)

多藍輕輕地將雅涅特放了下來。令人意外的是,她雖然連臉都哭腫了,但仍自己站到了地面上,看到這一幕的佩朵菈冷酷地笑道。

「終于下定決心了嗎,小姑娘?」

佩朵菈挑摹一地說道,雅涅特則擤了擤鼻子點了點頭瞪向她。

「我、我已經決定了!」

她雖然結結巴巴,渾身都在顫抖,但是聲音中卻帶著堅強的意志。

「那就到我這里來吧。」

雅涅特搖著頭,拒絕了佩朵菈的邀請。

「我決定的是要做過分的事。」

雅涅特閉上雙眼,然后呼喚。

「請大家把力量借給我!」

接著,平原開始搖晃起來。佩朵菈驚訝地看著地面,從地底下冒出了數十只看似巨大的黑色蚯蚓的生物。

「是蠕蟲!」

士兵們發出了參雜著悲鳴的叫聲。

蠕蟲是種棲息在地底,會在地下的巢穴中將通過上方的生物絞殺后,拖回地底啃食的兇猛肉食魔物。

不過事態的變化不只這一點,天空中遠遠地出現了許多黑點,朝著雅涅特他們直線飛來。那些黑點逐漸變成了約莫二十只左右前半身是老鷹,后半身是馬的魔物。

「是駿鷹!」

其他的士兵叫喊著這個名字。兇猛又高傲的空中霸者并沒有降落下來,而是從空中睥睨著佩朵菈等人。

這就是雅涅特真正的力量。只要她的聲音所能及之處,就可召喚魔物,納入她的支配之下。

由于會迫使魔物單方面服從,因此她并不想使用這種力量。

(不過……)

一直逃避討厭的事情什么都無法改變,雅涅特這么想道。她不想被殺掉,也厭惡自己這種將魔物當作道具使用的力量。

但她最不希望的就是因為自己導致多藍與斑死去。如果只有自己會死,她絕對不會使用這種力量,但是為了它們,雅涅特下定了決心。

她狠狠地瞪著佩朵菈,說:

「讓我們離開吧,放我們走的話就不會有人受到傷害。」

無論任何人都看得出她沒有說謊,空中的駿鷹和地上的蠕蟲,無一不對佩朵菈放出強烈的殺氣,但卻沒有發動攻擊,恐怕是在等待著雅涅特的命令。

雖然情勢完全遭到逆轉,但佩朵菈仍然是一副悠然的態度,令雅涅特、多藍與斑感到十分不安。

雅涅特的技能翻轉了敵我之間的戰力差距,要擊退駿鷹和蠕蟲群,至少需要一流的戰士和魔法師各二十人。當然實力水平越高,所需要的人數就越少,但修奈達家的私兵并沒有那種實力,說好聽一點頂多也只是三流的水平。

既然如此,為什么眼前的女人還那么游刀有余?

(難道她還有什么手段嚼?)

至少這個女人應該知道雅涅特真正的力量,她或許準備了什么應對的方式。

「雅涅特,千萬不可以大意。」

多藍低聲發出警告,雅涅特雖然無法隱藏臉上的困惑,但仍率直地點了點頭。

「不、不讓我們離開的話,可是會讓你們留下痛苦的回憶唷!」

雅涅特用高亢的聲音做出了宣言。雖然多藍從中完全感受不到威脅感,但畢竟她不習慣這種事,也沒有辦法。就像是在呼應雅涅特的話一樣,蠕蟲與駿鷹大軍發出了威嚇,還好抵們是自己人,不然即使是多藍與斑也會盡全力拔腿就跑的。

遭到威脅的佩朵菈完全沒有感受到恐懼,反而破顏一笑。

「太棒了,這就是魔物支配者真正的力量!」

她口中的贊美,令雅涅特他們感到疑惑。

「能夠無視某種程度的距離召喚,而且還能令對方絕對服從嗎……」

她像是在評價蠕蟲與駿鷹大軍似地來回分析著。

「我終于能夠理解路班斯大人想得到你的理由了。」

「路班斯大人是什么人……?」

雅涅特和多藍疑惑地問道,那是個他們從來沒有聽過,卻又感到不吉利的名字。

「你馬上就會知道了。」

佩朵菈自信滿滿地笑道,和之前完全不同,她身上散發著邪惡的氣息,令雅涅特感到害伯而縮起了身子,準備對魔物大軍們下達命令。

「哎呀,這可由不得你唷。」

接著佩朵菈吐出了連肉眼都清晰可見的桃色霧氣。

「那、那是什么?」

無視多藍它們的驚訝與困惑,桃色的霧氣將魔物大軍給包圍。等霧散開時,魔物們失去了眼中理性的光輝,將雅涅特他們團團圍住。

「這招是誘惑甘霧唷。」

佩朵菈對驚訝到說不出話來的雅涅特他們露出了妖艷的微笑。

「是魅惑攻擊嗎?」

多藍驚呼。對此,佩朵蒞只回答了一句「沒錯」。這就是她游刀有余的原因,能夠在一瞬間魅惑數十只魔物將它們納入支配之下,難怪會表現出那種態度。

「真的假的?竟然從雅涅特手中把支配權奪走了嗎?」

斑無法隱藏住自己的驚訝叫道。就它所知,雅涅特不管與任何魔物都能在一瞬間成為好朋友,無論對方是負傷、空腹還是散發著殺氣都一樣。

但這女人竟然能從雅涅特手中將支配權奪走,到底擁有多強大的實力啊?要不是它親眼所見絕對不會相信,不、應該說不愿意相信比較恰當。

「由于我的攻擊射程距離并不長,所以你的力量相當貴重唷。」

佩朵菈之所以會用高高在上的態度評論,也是因為有著相應的實力。

「怎、怎么會這樣……」

雅涅特的臉再度變得蒼白,倒了下去,多藍急忙撐住她。自己都已經使用了不愿使用的力量,沒想到事情反而更加惡化了,年輕的少女會感到絕望也無可厚非。

「哎呀哎呀。」

這時,突然傳來了一個冷靜的年輕男人的聲音,所有的人都朝著聲音的方向看去。一個穿著黑色長袍、作魔法師打扮的男人走了過來。

佩朵菈雖然并沒有感到訝異,但其他人卻大吃一驚,連雅涅特他們也一樣。因為那是個似曾相識,生硬的腔調。

「不會吧?」

最先會意到的人是雅涅特,或許是因為她那悄悄渴望著再會的少女心所導致的。

魔法師風格的男子走到了佩朵菈和雅涅特他們中間后,拉下了帽兜,露出了底下紫青色的長袍。

「隆、隆司?」

不知道是誰驚訝地叫了出來,引起了接下來的大騷動。

「那家伙是怎么來到這里的?」

「他來這里做什么?」

雅涅特與斑、以及多藍也不禁喊了出來。

「果然是隆司!」

「那小子竟然變成了貴族的私兵啊!」

「這真的超乎了我的想象了!」

純粹感到驚訝的雅涅特,與從馬利烏斯登場的方式來推溯他的境遇,歪著臉老大不高興的多藍、斑形成強烈的對比。

「你果然還是來了。」

現場唯一不藏驚訝的佩朵菈向馬利烏斯說道。

「你已經注意到了啊?」

馬利烏斯也不感到意外。畢竟他知道自己的演技好不到哪去,而且從佩朵菈對自己的態度看來,會遭到她懷疑也在預料之中。但佩朵菈卻否定了馬利烏斯的問題。

「沒有,只是覺得你會來而已……所以才特地選擇這個場所。」

正當馬利烏斯對她的話感到疑惑時,佩朵菈向后遠遠地跳了一步,飛過了幾個騎在馬上的人。她展現完這個絕技后,露出了一如往常的笑容,說:

「心靈支配。」

話才說完,就發生了超越馬利烏斯想象的景象。組成包圍網的士兵們全都露出一副呆滯的表情。

「喂喂喂……」

馬利烏斯馬上就理解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恐怕這些士兵們的精神在之前就一直遭受控制,而且平時還讓他們呈現宛如保有自我意識的狀態。

雖然馬利烏斯早已料想到有些人遭到了佩朵菈的魅惑,但這種狀況完全在他的計算之外,也沒想過這樣的戰力特地是為了他而準備的.

(被看穿了啊。果然我還是太嫩了,沒想到她警戒的不是他們,而是我啊!)

佩朵菈一瞬間就組成了上百人的軍隊。能擁有這等實力的存在,在馬利烏斯之前所列出的佩朵菈真實身分候補名單當中,恐怕只有一個。

「你是魔人嗎?」

聽到馬利烏斯這么說后,佩朵菈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那并不是人類該有的表情,而是其他令人畏懼的物種。

「被你看穿了啊,真該好好地夸獎你呢。」

「魔、魔人?」

聽到佩朵菈的回答,有群人目瞪口呆地驚叫而出,是雅涅特、斑以及多藍。對他們來說,終于知道了一直執著于追捕他們的到底是什么人了。

「好死不死竟然是魔人……」

斑絕望地哀嚎,這可是最惡劣的對手啊。

魔人是一種超越一切生物的高級種族,能夠對抗它們的只有勇者以及上級龍族等一小部分存在。他們還屬于魔王的預備軍,強大的實力可不是開玩笑的。

「所以你特地擇這個場所,是因為考慮到可能會被我識破嗎?」

馬利烏斯對自己的大意嘖舌,他一直以來竟然只擔心著自己的演技會被識破,愚蠢也該有個程度。

「沒錯。」

佩朵菈用帶著憐憫的表情看著馬利烏斯。

「因為在這里魔法師就沒有地方可以躲藏了,對吧?」

她一邊說,將目光瞥向受到她支配的士兵們身上。看到這一幕,馬利烏斯才終于理解了現在的狀況。

除了地面上有著上百個騎著馬的戰士型私兵和數十只蠕蟲,空中還有著數十只駿鷹。

這對魔法師而書可是窮途末路的絕境,或許她讓馬利烏斯留下來擔任宅邸警備的原因,正是因為這么一來他就會只身一人來到這里。

(這么說來我不就是自投羅網了嗎。)

簡直像個小丑一樣,馬利烏斯臉上露出了自嘲的笑容。

「放心吧,我不會殺了你和那個女孩的。」

佩朵菈如此說道,引起了馬利烏斯想稍微頂撞一下的念頭。

「是因為上面這么命令嗎?搞了半天原來你只是個下級魔人啊?」

雖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間,但佩朵菈臉上的笑容消失了。佩朵菈瞥向一臉疑惑輕聲嘀咕著「下級?」的雅涅特他們,接著回答了馬利烏斯的問題。

「你說的沒錯,我是隸屬于『阿斯弗迪羅絲』,侍奉路班斯大人的下級魔人之一。」

「什么!?」

馬利烏斯沒想到她會這么干脆地說出來,但看到雅涅特他們驚訝和畏懼的眼神,就能理解她的意圖。

講明了魔人擁有組織,并透漏自己只是位于這個團體的最下端,目的大概是為了造成對方精神上的動搖吧。她觀察著馬利烏斯反應的舉動就是很好的證明。

「沒、沒想到魔人還有階級啊……」

「不過魔人竟然會還組織團體行動,這不是犯規嗎……」

「為、為什么魔人要抓我?」

無視著他們三人三種不同的反應,馬利烏斯問道。

「你們魔人滲透修奈達家有什么目的?總不可能只是為了追捕她而已吧?」

無論怎么看馬利烏斯都認為事情沒有那么單純,雖然不清楚佩朵菈的實力具體如何,但可以知道她有著強力的技能。很難想象擁有這種力量的人只是被派來找一個少女而已。

「這我不可能會告訴你吧?」

佩朵菈露出了如同往常的笑容回答道。

「說的也是。」

馬利烏斯本來就不抱著期待,也并未因此感到失望。

(潛入人類王國的貴族家中一定有著什么企圖吧,大概。)

馬利烏斯的腦袋頂多只能思考到這種程度。

「這樣的回答你滿意嗎?」

佩朵菈的眼神就像看穿了馬和烏斯的心思一樣。

「多謝你親切的回答啊。」

馬利烏斯夸張地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你還真悠閑啊。」

佩朵菈的表情露出了些許的警戒,令馬利烏斯感到有些意外。當初佩朵菈已經見識過馬利鳥斯遠遠凌駕朱賽沛的實力了,為什么還會覺得現場這些戰力能夠對付得了他呢。

不過在他身后,雅涅特他們會因絕望而露出有所覺悟的表情互相依偎在一起也無可厚非。

樂觀上看來,這代表他把自己的實力隱藏得很好吧。因為佩朵菈也說過,她知道馬利烏斯會來。

可是事情真的是這樣嗎?就是因為她還摸不清楚自己的底細,才打算先使用私兵來觀察狀況吧。

(……這種可能性比較大。)

馬利烏斯觀察著佩朵菈的樣子如此思考著。若她打的是這種如意算盤,對付起來也就簡單多了。

佩朵菈一揮手,私兵、蠕蟲、駿鷹便同時出動了,馬利烏斯向后退了一步,站到了方便掩護雅涅特他們的位置后,詠唱魔法。

「【雷眩術】」

他一面注意別波及雅涅特等人,放出的電流向外擴散成一個半球型,將空中突進的駿鷹、向前撲進的蠕蟲以及騎著馬匹的私兵們吞噬殆盡。

遭到直擊的駿鷹全都昏了過去墜落到地面,所有的蠕蟲也一樣當場昏倒了。私兵們連人帶馬一起摔得徹底,躺在地上抽搐著。

要是連佩朵菈也一起卷進去就好了,但事情果然沒有那么簡單。她向后方跳開逃出了射程范圍。

「威力還是一樣超乎常理啊……這只不過是雷眩術吧?」

斑并不感到訝異,感嘆似地這么說。雅涅特臉上也是類似的表情。對于長期看著馬利烏斯練習魔法的他們而言,不會對這種結果感到有多意外。反而是幾乎不曾看他練習的多藍,驚訝到把嘴巴張到不能再大了。

「真是了不起的威力啊。」

另一個不感訝異的人是佩朵菈,她用鼻子哼了一聲后,對馬利烏斯發出了贊賞。只不過她的 臉上感受不到感情,無法看清她心中真正的想法。馬利烏斯為了套出她的反應,問道:

「反正這也在你的預料之中吧?」

「當然。」

佩朵菈立刻回答。接著她身上散發出的氣息產生劇變。

她雪白的肌膚逐漸化為綠色,雙眼也變得血紅。雖然上半身雖然還保持著原來的模樣,但下半身卻變成了紅色的花朵,上面還長著好幾根像是綠色藤蔓的東西。

「是雅魯菈烏涅嗎?」

聽到馬利烏斯說出這個名字,佩朵菈露出了笑容。

雅魯蒞烏涅是植物系的女性魔物,以人類與其他生物的精氣為糧食。雖然對戰斗并不在行,但擅長魅惑和即死的狀態攻擊,攻擊模式也很豐富,是相當棘手的敵人。身為力量更加強化的魔人就更不用說了。

若她是雅魯菈烏涅的魔人,能從雅涅特手中奪走魔物的支配權,甚至同時操控上百個人類也就說得通了。

馬利烏斯、多藍、斑都如此想著。

露出真實身分的佩朵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那個動作是「索魂哀鳴」!)

這個熟悉的動作令馬利烏斯立刻選擇了對應的魔法。

雅魯菈烏涅的特殊攻擊「索魂哀鳴」具有令聽者立即死亡的效果。先不論對馬利烏斯有沒有效果,但其他人全部因此殯命的可能性很高。

(休想得逞!)

怎么能讓雅涅特他們就這樣死去。要是他們死了,自己來到這里就沒有意義了。

「(在大氣中飄蕩的調皮妖精啊,扭曲風的軌道,阻擋這份力量吧!

【真空障壁】」

馬利烏斯所選擇的是能制造擬似真空狀態,將一切以空氣為媒介的攻擊無效化的一級魔法。他將障壁展開在佩朵菈周圍,并且做好了遭到突破的準備。

就在這瞬間,佩朵菈發出了引誘聽者進入永眠的尖叫。

不過卻被馬利烏斯做出的真空障壁給反彈了回去。佩朵菈的必殺技竟然如此簡單地就被無效化了。

「怎、怎么回事?」

自己的必殺技竟然如此輕松地被封住,令佩朵菈失聲驚呼了出來。

不過卻發不出半點聲音。

(是馬利烏斯的攻擊!)

佩朵菈很快就從混亂中恢復了過來。雖然不知道對方具體到底做了些什么,但至少理解受到了封印聲音的攻擊。

(這、這種小伎倆!)

認為自己馬上就能夠突破的佩朵菈激昂了起來。雖然「索魂哀鳴」是她最強的技能,但她也不是只有這一招而已。

佩朵菈選擇了二級的炎屬性魔法「熾焰炸裂」。既然無法發出聲音,就只能采取無詠唱的方式施展了:但她試圖靠著魔法的火力與爆發力將這令人火大的消音結界給轟開。

她發出了一個比人類的身體還大上一圈的紅色火球,接著炸裂開來。不過這只令馬利烏斯他們的眼前閃了一下,瞬間就消散掉了。

「怎、怎么可能……」

無法置信的景象令佩朵菈發出呻吟。防音魔法應該沒有封印魔法的效果才對,這么一來單純只是自己與馬利烏斯的魔力差距太過巨大了。

不過魔法放出去之后,所使用的魔力會慢慢地轉變成魔素,所以阻礙她施展魔法的力量應該會慢慢消散才是。

(大概只是還沒有那么快消失而已。)

佩朵菈打起精神,聚集著她的魔力等待時間過去。大約等了五秒左右后,她將這段期間凝聚的魔力釋放出來。雖然還無法呼吸,但這與使用魔法無關,因此她再度施展了「熾焰炸裂」。

再次發出的紅色火球和剛剛一樣在瞬間就四散開來。馬利烏斯的魔力似乎還沒有散去。

(為、為什么……)

佩朵菈感到愕然失色。都已經經過了將近十秒鐘,魔力竟然還沒有消失,他到底擁有多膨大的魔力啊。

不過最驚訝的是發出這個法術的馬利烏斯本人。他雖然感到身后有三道希望他說明的視線,不過卻假裝自己沒有注意到。因為連他自己也搞不懂這是怎么一回事。

亞摩斯的死令馬利烏斯感到悲痛莫名,他一直不希望讓同樣的事情重復上演。正因如此,他對佩朵菈并未手下留情,這才導致了現在的狀況。

「真空障壁」再怎么說也不過是用魔法做出暫時性的擬似真空狀態,頂多只能將有關聲音的攻擊全部無效化而已。經過一段時間就會慢慢消失,也沒辦法抵擋住象樣的攻擊,就算弄錯了,也應該不至于會有防御障壁或是防御結界的性質。

(應該、應該是那樣、應該啦、可是……)

不過他卻無法否定眼前所發生的現實情況。佩朵菈拼了老命不斷放出的魔法,都在一瞬間失去了

不僅僅只有那樣,她的臉和皮膚還像是中毒似地漸漸變成了紫色。

(難道是發紲現象?還是內出血?)

馬利烏斯腦中所能想到會讓皮膚變色的原因就只有這兩種,一直持續著缺氧狀態的話會產生發紺現象也沒什么好不可思議的。問題在于,魔人到底會不會產生發紺這種現象。

不管怎么樣,這個出乎預料的情形令佩朵菈陷入了苦戰,對馬利烏斯來說是個不壞的結果。

至少這個狀況若能持續下去,雅涅特他們就不會有什么危險了。

干脆再施放幾次「真空障壁」好了,馬利烏斯才剛這么想,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