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章 霍爾迪亞貴族

第一卷 第三章 霍爾迪亞貴族

在魔法師的決斗中讓朱賽沛顏面盡失的馬利烏斯接受了古斯塔夫的邀請,來到了距修奈達家 別邸數分鐘的某個酒館中。在場的除了他們兩個,還有古斯塔夫的部下們。

「為新加入的同伴干杯!」

「為大出洋相的朱賽沛干杯!」

「為幫我們向討厭的朱賽沛出口氣的朋友干杯!」

他們嘴上這么說道,高舉著倒滿酒的玻璃杯,熟練地倒入嘴中。看來并沒有真的把酒杯互相輕碰的風俗。

馬利鳥斯辭退了大家的敬酒,將雞肉串燒放入口中。

「不過感覺還真爽啊!」

愉快地說出這句話的是個叫做亞摩斯的三十多歲男子,假留著頭剪短的金發,擁有一對粗眉以及滿是肌肉的雄偉身軀。

「那個人竟然這么惹人厭啊。」

所有人全部一起點頭令馬利烏斯嚇了一跳,這少見的光景差點讓他把口中的雞肉噴出來。

「他不是和你說過話嗎?這么一來應該不難想象吧?」

雖然這話說得很過分,但馬利烏斯卻也無法否定,把炒蔬菜放入口中。

「這下他以后不敢再囂張了吧。」

亞摩斯語畢豪爽地吃著雞肉,然后把酒一口氣喝完,接著補充道;

「啊、你以后也別那么囂張唷。」

周圍的人都笑了出來,馬利烏斯也回以一個瞹昧的笑容。

至少和這些人在一起應該能夠相處得下去吧。

馬利烏斯雖然安心了下來,但另一方面又感到很泄氣。他還以為這些人會有很多事情想要問自己。

結果卻沒人有問題,令他想起不知道是誰說過的「平民的本性并沒有太大的差異」這句話。

但要把這個現象當作自己已經得到大家的信賴就太草率了吧,畢竟這些人長久以來都一直處在只要乖乖聽命就不會挨罵的立場上,或許應該這樣考慮。

接下來他首先要做的就是爭取大家的信任。然后爬到能夠獲得關于雅涅特他們情報的地位。

修奈達家確實在招攬強大的魔法師,所以只要他不令人起疑心,沒多久對方就會主動告訴他有關那方面的事吧。

主動去探究這個方法馬上就被馬利烏斯否定了,他知道自己不是個頭腦清晰的人,也沒有自信能夠巧妙地周旋在這個陌生的世界中。

可以的話,他希望事情的展開能由對方主動告訴他。

所有人都以為他被雅涅特他們給騙了,所以用「想找他們報仇」來當理由,說不定行得通。

不過他們之所以毫不起疑,也只是因為雅涅特他們對待自己的態度很差而已,也不能夠太過掉以輕心。

現在的問題是自己該顯露出多少實力,才會被大家認為是個「厲害的家伙」。

(之前最強的人只使用到七級魔法,我看還是別用到一級魔法好了。)

或許佩朵菈那個女人已經看穿了不少事情,但她現在的舉動也僅止于贊美馬利烏斯而已。

雖然同樣侍奉在公爵家,佩朵菈是最不能夠大意的對手:不過她是個對公爵具有影響力的美女,這么一來兩人應該不會有多少交流吧。

這個想法當中其實包含著自己的愿望以及自嘲的感覺,這點馬利烏斯其實有所自覺。但為了雅涅特他們,千萬不能引發什么騷動。

結果那一天,馬利烏斯陷入了要把爛醉的同事扛回家的窘境。

由于他同時用了無屬性的強化身體魔法以及土屬性的減輕重量魔法,所以其實沒有花上多少力氣,但擦身而過的人臉上驚訝的表情讓他印象深刻。

至少他感覺自己的知名度一口氣上升了不少,不過該如何應用或許算是當下要面臨的考驗吧。

夜幕低垂時,修奈達家當主的寢室中,主人米夏爾對佩朵菈用哀怨的語氣說道。

「為什么?為什么要雇用那種無賴?雖然他的確比朱賽沛還管用,不過其實只要有你不就夠了嗎?」

面對這個壯年男子,佩朵菈臉上的表情就如母親在溫柔地哄著孩子。

「我還不該在臺面上動作,那樣會遭到路班斯大人責罵的。而且有用的棋子越多越好啊。」

米夏爾聞言,感到困惑。

「那個路班斯……大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由于佩朵菈的眼神突然變得銳利,所以米夏爾連忙加上大人的敬稱問道。

「我的主人是非常偉大的人物,總有一天會安排你們見面的。」

「真、真的只是那樣嗎……?」

佩朵菈握住他戰戰兢兢伸出的手。

「真是失禮,跟我在一起的時候該掛念的可不是路班斯大人啊。」

「是、是這樣嗎?」

雖然仍然無法接受,但他并不想惹菈菈不高興,就不再追問下去了。

「馬利烏斯那個人遠比其他人選要厲害得多,一定要收他成為部下,這么一來你想篡奪王位也不再只是夢想了。」

「那、那個男人真那么厲害?」

還以為他只是個年輕無知又無禮的家伙,沒想到魔法能力卻優秀得令人意外,還以為他一無可取之處,沒想到竟然能得到佩朵菈那么高的評價,這令米夏爾感到十分忌妒。

(竟、竟然比我還能引起佩朵菈的關心:)

要是和往常一樣一定會將他抓起來碎尸萬段,但若做了那種事肯定會遭佩朵菈遺棄。

利用完再把他一腳踢開好了,米夏爾心想,思索著今后的事情。

「那個小姑娘好像又逃走了,接下來該怎么辦才好?而且那種小姑娘到底有什么價值啊?」

要是聽到這句話,馬利烏斯肯定會嚇一跳吧。竟然連米夏爾本人都不知道追捕雅涅特的理由。

佩朵菈聽到這個問題后露出不可思議的微笑,用細白的手指撫摸著米夏爾的嘴唇,光憑這樣就讓米夏爾再也無法思考任何事情了。

「她是讓我飛躍突破的重要棋子。當我實力上升之后,也會成為你的力量,這樣說您滿意嗎?」

她甜美的細語令米夏爾雙目中失去了理性,無力地點了點頭,佩朵菈看著這個笨男人,露出了滿足的微笑。

(馬利烏斯那個人來得正好,和這個垃圾比起來,遠遠來得有利用價值。)

這個男人除了是一國的公爵家當主外,只是個一無是處的凡夫俗子,馬利烏斯那個男人才是顆上好的棋子。

要盡可能早點和他接觸,將他納入支配之下。

連半點失敗的可能性都不考慮的佩朵菈,她身后的花瓶中種植著黑色的花朵。

一早聽到窗外的鳥鳴聲后,馬利烏斯醒了過來。他現在居住的旅店就在昨天那間和古斯塔夫他們一起喝酒的酒館對面。

雖然受層于人,但卻不一定分配得到宿舍。不過這里的住宿費與飲食費之后都能向修奈達家申請。

(那么,該做些什么才好呢?)

結果,盡管昨天其他人簡單地和他說明了一些事,卻幾乎沒有提到過工作內容。雖然貴族手下的魔法師感覺就不給人什么好印象,但他也有自覺,這只不過是偏見而已。

教導貴族子弟魔法,用魔法討伐魔物,或是用治愈魔法治療受傷的人們,隨便想想也還是有不少正派的工作。

但這些只不過是連不熟悉這個世界的馬利烏斯都能想象得到的工作,一定還有著其他正派的工作吧。

但修奈達家會指派給他什么任務,又是別的問題了。

他走到旅館一樓,在餐廳的椅子上坐了下來,旅館的老太太馬上就拿了面包與湯以及水給他。

面包很硬,湯清淡到里面什么料都沒有,但對于目前事實上身無分文的馬利烏斯而言已經稱得上是豪華了。

至少在拿到薪水之前必須省吃儉用,至于昨天在酒館吃的東西則是古斯塔夫以「慶祝就職」的名義請他的。

(不過要是感情放得太深到時也挺傷腦筋的。)

只要雅涅特他們的問題解決之后,馬利烏斯就沒有繼續留在修奈達家的理由了。他認為自己實在沒有辦法去侍奉貴族。

所以古斯塔夫他們若是對自己太好,心情上總覺得有點抱歉。

根據情況的發展,到時說不定還可能必須與他們為敵。至少應該要先做好心理準備。

馬利烏斯吃完早餐后,就直接前往修奈達的宅邸前進。既然身為受人雇用的私兵,就必須聽從當主米夏爾的吩咐。

貴族當主想在別邸待上多久難道都不成問題嗎,馬利烏斯對此其實感到有些納悶。但根據古斯塔夫所言,雖然將在王都中的宅邸作為主要居住地是這個霍爾迪亞王園的習俗,但平常都在領地中的「別邸」中執行貴族的職務是很正常的事。

馬利烏斯雖然覺得奇怪,但他也不知道其他國家的習俗,也就沒有說出口了。

(原來這里是霍爾迪亞王國啊。)

對馬和烏斯而言,國名反而是更重要的情報。很可惜的是,這個名字他從來沒有聽過,如此一來這仍和完全不知道這里是哪里、到底在哪一塊大陸上是一樣的。

不過由古斯塔夫的話中可以知道這里似乎有著好幾個國家與大陸,這對雅涅特他們面言并不是個壞消息。

說不定在其他的地方有著愿意接納魔物使者的國家,修奈達家在霍爾迪亞中也算是有頭有臉,只要夠獲得家中的地位,或許就有機會能得到那方面的情報。

(機會難得,我也希望能調查一下這個世界的事情……)

但身為貴族雇用的魔法師,究竟到底能獲得多少情報也是個問題。還是不要太過期待比較好。

到了修奈達家,敲了敲大門后,仆人很快就出來接應。昨天還沒注意到,要是沒有人經常在能聽得到敲門聲的地方待命,不可能招呼得那么快速。若這代表著不想讓來客久候,那可還真是令人贊賞。

「早安,馬利烏斯大人。」

「早安。」

管家現身后畢恭畢敬地向馬利烏斯打招呼,當他禮貌地回禮后,「上位者不該有這種舉動……」卻被管家面無表情地如此苛責著。會對私兵的地位竟然在管家之上感到意外,也已經是昨天的事了。

于是馬利烏斯決定老老實實地接受「入境隨俗」這個觀念。管家帶他到了當主的房間,他等管家進房后才跟著進去,古斯塔夫說過只要能遵守最底限的禮儀,細節部分就隨意了。

但馬利烏斯連「最底限的禮儀」都不知道,只好盡可能地模仿管家的舉止。

「是馬利烏斯啊。」

房間中只有米夏爾一個人,佩朵菈怎么不在呢?這個疑問自然地涌上馬利烏斯的心頭,連他自己都嚇了一跳。

(我是怎么搞的?)

米夏爾和佩朵菈之間的關系也就是一般人稱的丑聞,但以馬利烏斯現在的身分地位去妄加猜測,不就正是所謂的「小人所見無不惡」嗎?

他告誡自己不要做出那種令人討厭的事,等待著米夏爾的指示。

而修奈達家的當主不知道有沒有察覺到馬利烏斯的心情,仍用傲慢的態度下達命令。

「你帶上五個部下去消滅魔物吧,地點是瓦優塔森林附近。」

馬利烏斯從來沒有聽過這個地名,不過他知道的頂多也就只有在游戲中出現過的地名而已。

「有什么問題嗎?」

「我想請教有關一起出任務的成員……」

「我沒有必要回答你這個問題,自己去問他們吧。」

他會有這種反應也不足為奇,所以馬利烏斯便默默地點了點頭。米夏爾話一說完便做了個手勢要他退下,于是馬利烏斯再次鞠了個躬退出房間。

在外面等待的管家向他鞠了個躬,說「大家已經在那邊等侯了」,便邁開步伐。

難道這就是修奈達家的規矩嗎?又或是自己的地位其實并沒有想象中的高呢?不知該從何判斷的馬利烏斯只好默默地跟上管家。

接下來的問題是要和誰去消滅什么魔物。回想起與雅涅特他們一起度過的時光,雖然盡可能地希望目標不要是半獸人以及狗頭人,但現在他并沒有任性的立場,只能祈禱是別的種族了。

至于一同出任務的對象,最理想的狀態就是與古斯塔夫和他的部下一起了,但要是和他們混得太熟可能會產生別的問題,所以馬和烏私猜想應該是和其他的人。對他來說,只要不是和朱賽沛以及身分不明的佩朵菈一塊兒就無所謂了。

馬利烏斯被引領到宅邸的庭院中,已經有五個男人整齊站在草地上。每一個都是體格雄偉的精壯男子,穿著鐵制的鎧甲,身上配戴著劍與弓。雖然每個都是陌生的面孔,但他們見到馬利烏斯時都露出了和藹的笑容。

接下來管家請他們向馬利烏斯簡單地自我介紹,然后一個人站了出來報上自己的名號。

「我叫做卡爾,請多指教。」

馬利烏斯緊緊地握住他伸出的那只雄厚粗壯、曬得黝黑的手。看來這個世界也有「握手」的習俗。

「今天狩獵的目標是哥布爾集團,其實就算沒有你幫忙的話也是有辦法搞定的,不過互相確認對方的戰斗方式也很重要。」

馬利烏斯沒有異議地點了點頭。他對這個世界的戰士強度以及戰斗模式也很感興趣,但最重要的一點是想確認自己在這個世界中到底有多強。

不過再怎么說他們也只是貴族的私兵,比不上國家的正規軍,頂多只能拿來當作參考而已。

「話說回來,你能夠使用那些魔法呢?攻擊魔法、輔助魔法和治療魔法都會使用嗎?」

這對魔法師來說是個必定會被問到的問題,所以馬利烏斯便回答了事前預想好的答案。

「我能使用火、水、冰、光、雷屬性的三級魔法,治愈魔法和輔助魔法也稍微會使用一點點。」

雖然馬利烏斯隱藏了自己的實力,但那群人聽了之后仍產生一陣不小的騷動。

「你果然很厲害啊!」

卡爾非常佩服似地不斷點著頭,由于他們的反應超乎馬利烏斯的想象,令馬利烏斯不由得在心中大大地呼了口氣。

他以壓倒性的實力擊敗了使用七級魔法的魔法師,要是無法使用到四級魔法就顯得不自然了,說能使用復數的屬性,將來也比較好辦事。

上級的火屬性魔法雖然威力強大難以控制,但下級卻容易學習又方便使用,不會用反而奇怪。至于水與雷的各種輔助魔法非常便利,冰與光則是自己有信心控制的屬性。光還有各式的治療魔法,只要會使用治愈魔法的人就必然也會使用光屬性魔法。

直接表明自己真正實力的這個選擇一下就被他否決了,因為他不知道其他人會不會當真,而且也擔心他們要是真的相信后不知道會有什么反應。

「你能同時能使用輔助魔法和治愈魔法?」

「竟然能使用三級魔法,是打哪來的英雄嗎?」

「難道你的目標是魔演祭的優勝嗎?」

「這就是傳說中的萬能型魔法師吧,不過我還是第一次親眼見到呢。」

這些人的反應令他感到自己的顧慮并非只是杞人憂天。

不過所有人都沒有感到異狀,且充滿著好意相信了他的說法。再怎么說那都是以游戲中的設定來當基準考慮,沒想到竟然能夠通用,這令馬利烏斯松了一口氣。必須慢慢學習這個世界的常識才行,急功躁進對現狀不會有任何幫助,應該一步一步地從自己該做的事情以及自己能做的事情開始著手。

卡爾拍了拍手聚集了大家的目光。

「閑聊就說到這吧,馬利烏斯還是個新人,我們還有很多事要教導他呢。」

其他人一聽到這話,紛紛拍著手說道「說的也是」,一副斤駙完全忘記了這檔事似的,令馬利烏斯不禁苦笑了出來。

卡爾等到大家都靜下來之后看向馬利烏斯。

「瓦優塔森林距離這里數公里,是片很大的森林,在那周圍有很多哥布爾和史萊姆,驅除它們便是我們的工作。」

話說到這里。「有沒有問題?」,他使了個眼神如此詢問道。

「只在森林周圍嗎?不用進去里面嗎?」

這是馬利烏斯最先想到的問題,沒想到哥布爾與史萊姆竟然會跑到森林外面。雖然他對魔物的生態并不是很了解,但若說是森林里還是森林外的話,一般而言應該都認為它們會在森林內構筑巢穴吧。

卡爾也抱持著與馬利烏斯相同的疑問,露出一副英雄所見略同的樣子點著頭。

「是啊,我們也覺得很奇怪,不知道史萊姆為什么不棲息在水邊而跑到森林外面來,也不知道哥布爾為什么不在森林中筑巢。」

說到這里他把臉貼近馬利烏斯小聲地說道。

「難不成有龍族之類的恐怖怪物棲息在森林中?」

無論是他的表情還是聲音,都明顯地參雜著心中的恐懼。

(確實,要是里面有龍族的話……)

那么一來馬利烏斯就能理解了。龍族在魔物中無庸置疑地穩坐最強的地位,雖然是個體強弱差距顯著的種族,但就算是幼小的雛龍,聚集這里的士兵也仍然不是對手。

若龍族在這個世界也如此強大的話,無論是哥布爾不敢進到森林中,或者卡爾他們的恐懼就能夠理解了。但這卻無法解釋史萊姆的行為。

應該還有其他的原因,或是許許多多不同的因素互相影響所造成的。

馬利烏斯正在思考該如何解釋這種現象,卡爾卻突然大聲地笑了出來。

「嚇到了嗎?不用擔心啦,要是真有龍族在的話,這個王國早就已經滅絕了啦。」

他爽朗地說著令人笑不出來的內容,想賦予馬利烏斯勇氣。

馬利烏斯理解到這一點后,努力地擠出了開朗的聲音說道。

「說的也是啊~」

但他心中同時想著「看來這個世界的龍族也很厲害啊」。

卡爾什么都沒有察覺,附和著馬利烏斯說道。

「聽說亞米達爾山上還有,那可真的就是貨真價實的怪物龍族了。不過,那也只是傳說而已。」

馬利烏斯在心中記下亞米達爾山這個名字后向其他人說。

「抱歉讓大家久等了,我們差不多該出發了吧?」

「喔?問題問完啦?」

對于卡爾的疑問,馬利烏斯搖了搖頭。

「還沒,不過在路上也能繼續問吧?」

「說的也是,哈哈哈哈!」

卡爾大笑著想蒙混過去,看向其他的伙伴。

「各位我們出發吧!」

「沒問題!」

其他四個人一同回答。

(真希望他們別再這么一搭一唱了。)

馬利烏斯苦笑著走在他們身后。

他們利用馬匹作為移動的工具,由于馬利烏斯不會騎馬,所以由卡爾載著他。每一匹馬都是為了戰斗以及長距離移動所特別養育,等出任務的時候再向修奈達家借用。這樣的馬匹竟然有數百人份,令馬利烏斯感到公爵家果然非常富有。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馬利烏斯的關系,他們用稱不上快的速度朝酒館與旅館的相反方向前進,走了一陣子后通過了大門。

天空中連一朵云也沒有,兩個太陽照耀著大地,不時還有著清爽的涼風輕輕吹拂著披在他身上的斗篷。

(昨天還沒有注意到,為什么街道會是這種構造呢?)

街道的某些構造令馬利烏斯感到不太自然。高聳的圍墻將街道包圍住,目的應該是防止從外部來的襲擊,而貴族的宅邸距離民家有段距離,則是因為特權意識的緣故吧。

但宅邸卻坐落在與圍墻相隔不遠而距離民家很遠的地方,簡直就像是想掩人耳目。

想到這里,馬利烏斯似乎理解到自己為什么會對佩朵菈抱有警戒之心了。雖然這里的構造并不一定是佩朵菈所建造的,自己也覺得這種想法過于膚淺,但仍然不能否認她給人「非常可疑」的印象。

馬匹走在石板鋪成的道路上,但其實能稱作道路的也就只有這一道石板。其他的地方則任雜草恣意生長,還到處散落著多到令人連數都懶得數的石頭。

大概他們只將道路整備到對移動與輸送物資不造成影響的程度而已吧,馬利烏斯心想,就算路邊突然跳出魔物也不會令他感到意外。甚至現在突然就遭到盜賊包圍也不奇怪,不過要是他們真的出現在公爵家宅邸附近,肯定會被毫不留情地擊潰吧。

讓五匹馬并排在一起還有能夠容納兩三匹馬的空間,道路的寬度并不算狹窄。也許只是自己的思考方向不同而已,以這個世界的基準而言現在的樣子才是正常,千萬要注意別不小心問出口才好。

雖然早已被識破自己不是這個國家的人,而且可能也太過謹慎了,但考慮到每個國家的街道構造也許都一樣,還是謹言慎行一點好了。

移動中那群男人們愉快地談天說地,但馬利烏斯并沒有與他們一起聊。

他光是為了記住附近的地形就已經相當費力了,所以沒有注意到自己被大家排除在外。但這么說或許并不正確,因為卡爾不時地朝著馬利烏斯看去,但由他的樣子判斷還是不要打擾他比較好,這才什么都沒有說。

從街道向右彎出去后,前方終于看到了一大片森林。

「馬利烏斯,那就是瓦優塔森林。」

馬利烏斯聽到卡爾這么說著實嚇了一跳,因為森林旁竟然有著好幾只史萊姆。

史萊姆有著各式各樣的顏色,是種圓形具有流動性質的魔物,對于打擊與斬擊有很強的抵抗能力,會射出黏著性和溶解性很強的體液攻擊目標,可說是戰士和女性的天敵。

但它們主要的棲息地區應該在水邊,要不是親眼所見,馬和烏斯其實還半信半疑,沒想到真的出現在這種連積水都沒有的地方。

正當馬利烏斯感到不可思議時,聽到身旁傳來好幾聲昨舌的聲響,卡爾與其他人臉上的表情非常險惡。

「竟然有六只史萊姆!」

卡爾驚嘆地說道后看向馬利烏斯。

「史萊姆是打擊和斬擊無效的棘手怪物,就連弓箭也沒有用,而且竟然還有六只,看來只能麻煩你了。」

雖然這種局面馬利烏斯求之不得,但他還是說出了他的疑問。

「當然沒問題,不過你們之前是怎么處理呢?靠那個朱賽沛解決嗎?」

卡爾忿忿不平地點了點頭。

「是啊,知道出現的是史萊姆之類的魔物時,幾乎都是和那家伙一起出任務,多虧了那樣還得聽他不斷地說教。」

馬利烏斯心想這就是所謂的不屑一顧吧,他能想象為什么大家對自己會有好意了。光是不用定期與朱賽沛出任務就令人感到十分高興了。也就是說,他們對朱賽沛的反感直接轉換成對馬利烏斯的好感了。

(他到底是有多顧人怨啊……)

馬利烏斯雖然對他們的態度感到不以為然,但自己也只是和朱賽沛接觸一下就起了厭惡感,似乎也沒有立場指責與他相處那么久的人會產生這種近乎憎恨的感情了。

「難道沒有其他的魔法師嗎?」

「有是有,不過能夠和這種規模的敵人作戰的人,就只有那家伙了。」

于是馬利烏斯判斷與數只史萊姆為敵就有強大的威脅性。

「所以你來了還真是謝天謝地,要是能活躍到令那家伙失去存在價值的地步就更令人高興了。」

卡爾的口吻并不單純。與其說是不相信馬利烏斯的能力,不如說是帶著抱歉的感情,看樣子是因為自己在消滅史萊姆這件事上幫不上忙吧。

「卡爾,接下來該怎么辦?」

其中一個人尋求卡爾的指示,卡爾卻沒有回答他,而是詢問馬利烏斯。

「我們該怎么行動才好呢?標準的戰斗模式是在你詠唱法術的時候,我們來充當你的盾牌,不過看了你和朱賽沛的戰斗,你能夠省略詠唱對吧?那我們豈不是只會妨礙到你?」

馬利烏斯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他才好,老實說,敵人只有六只史萊姆的話根本不需要援護。

不過這個世界的史萊姆有可能非常厲害,再考慮到或許會有強力的魔物介入戰斗,有人幫忙還是比較安心。

但在知道之前朱賽沛能夠大顯身手時,前者的可能性就已經微乎其微了,至于后者的可能性有多少則無從判斷。

魔法師這種職業雖然擁有優秀的殲滅能力,但卻非常害怕遭到突襲;詠唱完法術后會有短短一瞬間的僵硬狀態導致無法動彈,在詠唱中更是毫無防備。若在這個時候遭到突襲很容易就會受到致命的傷害,魔法師的缺點就在于此。馬利烏斯因為有技能的緣故所以能夠連續詠唱,進行幾乎毫無破綻的戰法,不過再怎么說也只是「幾乎沒有破綻」而已,還是不能夠掉以輕心。

既然卡爾說要幫忙護衛,那就順著他的意吧。

「我在詠唱中無論如何都會產生破綻,請你們幫忙警戒四周,真要發生了什么意外,還要麻煩你們保護我了。」

聽馬利烏斯這么一說,卡爾他們露出松了一口氣的表情點了點頭,對他們而言也希望能夠避免毫無用武之地的狀況出現吧。

史萊姆當然也注意到了光明正大交談著靠近過來的人類,它們原地跳了兩下,這是史萊姆流的威嚇方式。

「【火球術】」

馬利烏斯在史萊姆轉為戰斗姿態之前就施展了魔法,發出了一個直徑五十公分大小的火球,將所有的史萊姆吞噬殆盡。而火球擊中地面炸裂開來后便消失了,只留下幾處焦黑的痕跡,史萊姆已經全部都遭到消滅了。

馬利烏斯對于法術沒有延燒到森林去感到十分滿意,但卡爾他們臉上則露出了無法形容的復雜表情。

卡爾代表大家,摸著下巴說道。

「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了,沒想到才那么一瞬間……而且用的竟然還只是火球術而已。」

就卡爾所知,史萊姆是種至少也要用十二級魔法,一發才能解決一只的敵人。他們對于只用了一發最弱的火球術就結束戰斗,還露出一臉輕松神色的馬利烏斯感到無法形容的強大。

這時從森林中傳出了一陣聲響,出現了十只哥布爾。

哥布爾是分類在鬼族的雙足步行魔物,與人類一樣會穿戴裝備、使用道具以及集體行動。

這種生物有著土色的皮膚、丑惡的臉孔,生長著兩只小角,由于只有雄性存在,所以會集體出動綁架其他雙足步行的雌性生物到巢穴中生產子嗣,因此幾乎被所有的雙足步行生物所敵視。

由于它們和半獸人、食人妖等被分類在鬼族的魔物有著共通點,所以馬利烏斯才會對半獸人多藍竟然能和人類女性雅涅特和平相處感到訝異。

現在這群被稱作人類公敵的魔物發現了馬利烏斯一行人后,露出黃色的牙齒發出低吼聲,以手中的棍棒與刀劍擺出戰斗的架式。若是人類的女性,它們會將目標包圍弄昏后擄走;男性的話,就只是單純的敵人而已。

若對方是數十只以上的大集團還有得說,只有十只的話,對卡爾他們而言比和史萊姆戰斗來得容易;但對魔法師而言,反倒比史萊姆難對付得多了。

卡爾他們的訝異僅止于一瞬之間,馬上便采取了防衛的姿態,臉上一點緊張的表情都沒有。看樣子他們已經進行過無數次這種等級的戰斗,并且終于等到自己的表現機會了。

不過馬利烏斯卻連這一點機會都不給他們。為了滲入修奈達家的內部,他必須盡其所能地表現自己的實力。而且自己不動手,光是看著卡爾他們奮戰也不符合他的個性。

如果對手是半獸人,或許還會令他想起多藍而忍住不出手,但對付哥布爾就完全沒有那種感情了。

「【火舌術】」

馬利烏斯選擇的是火屬性的范圍攻擊魔法。除了有著再次使用同樣的法術就了無新意這個理由外,最重要的理由是火球術施放的火球會直線飛行,很可能會在打倒哥布爾集團后持續飛進森林當中。

在那部分的細節還沒辦法控制得當之前,施展事前能夠指定有效范圍的范圍魔法比較恰當,他如此判斷。

馬利烏斯眼前生成的紅色火海完全不給哥布爾集團接近的機會就將它們吞沒,至于沒有產生肉燒焦的臭味,恐怕是因為一瞬間就將它們完全化為灰燼了吧。

當火海消失時,除了又多了幾處燒焦的痕跡外,哥布爾與它們身上穿的裝備全部都消失了。

馬利烏斯輕輕呼了一口氣,注意到現場的氣氛產生了微妙的變化。因為他將本以為輪到自己出場而感到振奮的卡爾他們的鋒頭全部搶走了,當然會演變成這種狀況。

「對不起,我反射性就把它們打倒了。」

雖然早就有心理準備,但一直處于這種尷尬的氣氛中還是不好受,所以馬利烏斯急忙低下頭道歉。

「不、其實你也沒做錯什么,別在意啦。」

道歉似乎產生了效果,卡爾和其他人露出了微微的苦笑互相看著彼此。他們想起了馬利烏斯還只是個新人,以及新人總是比較容易意氣用事這一點。

馬利烏斯立即老實地主動道歉也帶來了好感。

「嗯,第一次工作也在所難免。」

卡爾出面打了個圓場后其他人也點頭了點頭,由于馬利烏斯并沒有什么企圖,尷尬的氣氛便舒緩了下來,他們也轉換了話題。

「我們要不要調查看看為什么哥布爾和史萊姆會出現在森林周圍呢?」

和之前得到的情報不同,駙才打倒的哥布爾是從森林中出現的,這一點讓馬利烏斯感到非常不自然。

不過若是這個世界的人并不覺得奇怪,那可能就是自己想太多了,然而不確認看看就無法知道結果。

卡爾聞言思考了一下,立刻回答道。

「也好,要是找出原因解決掉的話,想必獎賞是少不了的。」

他露出了爽朗樂意的笑容,看來對馬利烏斯所感到的怪異之處并沒有抱持任何疑問。馬利烏斯瞥了其他人一眼,他們也都是同樣的反應。

(難道單純只是表達方式不一樣嗎?)

這么一來,或許問題是出在自己的語言能力上。就語言來說馬利烏斯還算不上是學得很透徹,他警惕著自己千萬別忘了這一點。

馬利烏斯打算把調查方法交給剛剛被奪走表現機會的卡爾一行人決定,但他們只是歪著頭,一動也不動。

「我先走比較好嗎?」

聽了馬利烏斯的話后,卡爾他們全都露出了訝異的表情。

「等一下……難道你不知道調查原因的方法嗎?」

被卡爾這么一問,馬利鳥斯才注意到自己的失策。但事到如今已經想不出蒙混過去的方法,萬不得已只好點頭承認了。

卡爾他們看著馬利烏斯的目光看來并不單純,或許是到目前為止在無意識之下所感到的種種疑問一下子都涌上來了吧。

卡爾以眼神制止了彼此交換著別有深意的眼神的男子們,向馬利烏斯說明。

「你們魔法師能夠感知魔力對吧?這時不是應該調查有沒有地方的魔力轉變成了呼喚魔物的瘴氣嗎……不光是修奈達家,這可是魔法師被大家當成至寶的重要原因喔?」

雖然卡爾并沒有親口說出「你怎么會不知道這些事」,但馬利烏斯能從其他人的態度中感覺出他的意思,不禁暗自在心中嘖了一聲。

從卡爾的話能夠推測出漂浮于自然界中的魔力會變質成「瘴氣」,而這正是吸引各種魔物的原因。

在游戲中只是單純稱那種地方為「生怪點」,被設定成無法利用魔法來感知。

因為這里是和游戲不同的世界,所以關于這方面馬利烏斯也曾事先預想過,但卻沒考慮到卡爾他們可能沒有調查的手段。

(我竟然自以為活在這個世界的人,并且還是執行這種任務的人應該會有他們自己的方法。)

正因認為這個世界和游戲不同的先入為主觀念,才造成了現在的失敗。

「其實我對于探知那一類的魔法不太在行。」

雖然馬利烏斯自己也覺得這很明顯是個借口,不過他們卻沒有不分由說地否定他,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本來就是個「來歷不明的可疑人士」,還是因為這種說法比起「根本不知道有那種方法」來得有說服力,涉世未深的馬利烏斯完全無法判斷。

「嗯,已經盡了自己能力所及的事不就好了嗎?反正我們本來的目的也只是消滅涌現的魔物罷了。」

多虧了卡爾笑著說辦不到也無所謂,令馬利烏斯心中的不快感減輕了不少。

但這么說來就令馬利烏斯想到一件事。如果只有魔法師才有探測的能力,難道朱賽沛沒有調查過嗎?

他向卡爾詢問后,卡爾露出了不悅的表情回答道。

「那家伙對這方面的事一點興趣也沒有。」

這一點馬利烏斯也能想象得到,于是便專心地把心思放在探知上。但既然剛剛都已經說過不在行了,他本來覺得或許這時別施展全力比較好,但念頭一轉心想反正卡爾他們也沒有見過真正的探知魔法,等施展完再找理由說自己其實沒有探知魔力也沒有探知瘴氣的法術就好了。

關于魔力方面有個叫作「魔力感知」的八級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