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神樂 斷章

第一卷 神樂 斷章

少年的意識蘇醒時,首先進入眼前的觀光景象是無邊無際的朱紅色天空。太陽、云層、甚至是風都染上了同一種顏色,被統合為一的世界侵占了少年的視野。

少年想起來,這是被稱作火燒云的風景。

太陽結束了它的工作,從舞臺上慢慢落下的時間。

樹木的影子和建筑物的影子都被拉長,在自己前面穿行而過的人影宛如跳舞般交錯著——

不久后,少年注意到了。

自己就像被世界拋下一樣沒有影子。自己仿佛墜入這個赤紅世界一般,成為一只孤影。

少年活動身體、將雙手放于眼前。

這確實是自己的手。每天都見到的東西。

得到小小的頭緒后,斷斷續續的影像不斷播放。

少年確認起每個記憶的有無。

自己的名字——還記得。

盡可能挖掘久遠的記憶,少年確認了自身簡短的映像。和自己有關的事情基本都沒問題。確確實實存在的證明記錄在心里。

這里是月深學園的校區。少年每天都來的、自己所在的地方。

沒事,還記得。這并非夢境或是幻覺,能夠理解這是現實。

少年繼續確認。

如同播放電影一樣,從久遠的記憶向新的記憶閱覽。

不久——

少年發現了記憶的缺損。

播放的影像被覆蓋上一層沙暴,有什么東西從少年的心中缺失了。

少年為了補充缺損的部分、集中意識。

不看漏沙暴中任何一個細微的畫面。

正因為這樣,所以少年確信這是無可替代、絕對不能遺忘的記憶。

這并非為了自己,而是為了一位少女。

少年想著少女,他的心在被消去的記憶之中發現了一個碎片。或許是能夠填補空白的影像碎片。少年從那兒拼命得到的東西是十分微小——但卻毫無疑問的真相之一。

那便是,少年自身是被某人斷絕了生命。

然而想起來的只有這些。現在記憶也在持續消失。一旦大意,就連從沙礫中拾起的唯一一份記憶也會風化消失。

少年探求著線索、嘗試重放慢慢消失的影像。

殺死自己的犯人——符合這一表現的對象十分模糊、幾乎無法看清。勉強辨別的只有從黑色握柄上伸出的、是——刀刃吧?

犯人拿著這個完全不會發出光澤的刀尖晃動一下便輕易地切開了我的身體。無比簡單地瓦解了我的性命。

到此為止,記憶就完全結束了。

空轉的放映機喀拉喀拉地繼續投影著赤紅的光。

少年想。

那名犯人,到底是誰。

或許是學校的學生,或許是老師,亦或許是在常識的范疇內無法想象的人外。

少年決定了。

被殺死的自己不知道為什么還站在這個世界上,也不知道能存在到何時。

然而——少年的愿望只有一個。

守護那名比自己都要重要的少女——

守護那名說出最喜歡的地方、現在一定也從那棟舊校舍的屋頂看著遠方的少女——此花。

為此,必須要找出犯人。

必須阻止在這所學校里引起異變的真身。

所以——

「——我想知道我是被誰殺死的」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