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章 到地上

第一卷 第六章 到地上

「我是佐藤,曾經因為出了點差錯和幸運,住到高級飯店的總統套房。由于是一介小市民,感覺很緊張,導致不太能盡情享受。我經常說『過猶不及』。」

我和波奇與小玉兩人手牽著手,爬上延續到出口的螺旋階梯。在一般民眾中我們排在最后。之前的熱血戰斗狂戰士與其部下數名,正于方才的大廳擔任看門守衛。

出去之后也許會有行李檢查,因此我在沒人看見的場所,將萬納背包與普通背包交換。波奇所持的魔核也減少到三成的數量,剩余的經由萬納背包移動到儲倉。

和其他人打倒的數量相比多太多了,這樣調整較能防范麻煩。

「出去以后吃點什么好吃的東西吧?你們有沒有想吃什么?」

「肉?!」

「肉很好的!我看過馬車上載著很大的肉喲!」

真是很喜歡肉的孩子們啊!

我曾以為是因為獸人的關系,不過仔細想想,小孩子就是喜歡肉呢!

但是,波奇所說的「很大的肉」果然是指飛龍吧?如果可以,我希望可以轉移到其他的肉上,避開龍肉。

「波奇、小玉,肉確實是很棒的東西,可是,一介奴隸要求吃肉,是不符身分的。」

「不符身分??」

「莉薩說的話好難喲。」

「我是說很奢侈。」

雖然莉薩幫我規勸了兩人,但是露天灘販之類應該沒那么貴。

因為之前的豬排也才大銅幣數枚。

「慶祝從迷宮中生還,所以我們吃肉料理吧?」

「太好了?」「喲!」

「主人,如果您那樣說。我莉薩連肉的最后一塊碎片都會好好品嘗給您看的!」

和我仍然牽著手的波奇與小玉,正跳上跳下以表達喜悅。

當我一轉頭看向跟隨而來的莉薩,她以認真的表情握拳,擺出如同宣誓般的姿態。

不,你可以不用那么嚴肅啦。

從迷宮出口照射進來的日光十分刺眼。

我被兩腳并攏一躍到光線之中的波奇和小玉牽引著走出迷宮外面。

出了外頭,等待我們的是率先逃脫出來的人們不安與騷動的臉龐。

這個理由只要環顧四周,便能在某種程度上理解。

出口周遭是一塊有著像學校操場般大小的空地,雖說是空地也并非完全平坦,以出口為中心制造了漩渦狀的溝槽。恐怕這是在迷宮完成的時候,廣場與周圍的房屋被卷入的痕跡不會錯。

而且,圍繞出口形成了一塊陣地,陣地被沙袋固定的馬柵欄所保護著。在那馬柵欄之間,排列著曾在抗龍塔見過的大炮。大炮后方則有裝備大型十字弓的弓兵們在待命。

當然,炮口所朝向的是迷宮入口——也就是我們所在的方向。

不僅是波奇與小玉,連莉薩都十分不安,因此我前去詢問似乎明白情況的人。

「這是為了調查完我們之中『有沒有魔物化身的人?』或『有沒有罹患魔物傳染病的人?』之前,被命令要在這里待機。」

原來如此,檢疫是必要的呢。

在我事前確認過的范圍里面,全員都不是魔物,也沒有患病或中毒的人。不過,我不打算發表那種證言,即使作證,誰也不會相信吧。

確認了一下包圍周遭的士兵們,沒有持鑒定系技能的人,因此只能等待有辦法調查的人或器材到達。

幸虧逃脫的成員當中有巫女及神官,所以不需要擔心重傷者。輕傷的人雖然被擱置一邊,但骨折及受到嚴重裂傷的人已治療完畢,躺平于地面所鋪的披風上頭。

對了,魔法藥還有三瓶,未使用的軟膏也剩下一個,提供給他們吧!給瑪莎她們的土產,下次去重新買就行了吧。

因為可能會不想要用陌生的家伙所給的藥,因此我拜托潔娜從中協助使用于負傷者的治療上。

不知是不是等得太無聊,小玉在坐著的我的膝上慵懶地正面朝上仰睡,波奇則爬到我的肩膀上。

由于她們被騷動與周圍看來不安的人所影響,我適當地加以安撫,讓她們靠在我身上稍微睡一會兒。莉薩則一直持長槍如同在站哨,我遂讓她坐在我旁邊休息。

等了一小時之后,數輛馬車到達,開始了檢疫作業。似乎是一個一個按照順序叫到馬柵欄的另一端,讓大家觸碰之前我遇過的大和石檢查。

接在隊長和巫女后面,魔法兵潔娜被叫走了。

士兵們的檢查在前面,我們是最后。

「那么我先過去,我會在那邊等你們。」

「系?」

「是的喲。」

「了解。」

我這么告訴看起來表情仿徨的三人,邁向馬柵欄的另一端。我把行李寄放給等待著的文官氣息大姊姊,隨即走向有大和石的桌子。

糟糕,突破了迷宮,還維持在等級一和沒有技能的狀態很不妙吧?

我操作了主選單畫面的交流標簽,由于獸娘們是十三級,我稍微低一點,把等級調成到十。技能則設定像商人的「殺價」和「市場行情」。沒有戰斗系技能會不自然吧?順便也放入「投擲」和「回避」吧!

我被像是工作人員的人催促,將手放置于大和石上。視線差一點就要飄到坐在大和石對面的女性文官的胸間山谷,不過我拚命忍住。

我閱讀了大和石上所顯示的文字,確認設定的資訊已經被更新了。

「很厲害呢,明明不是士兵或探索者,這個年齡就到達這種等級,看來過得相當辛苦。」

「沒有的事。」

站立在大和石一旁,擔任警備、濃妝的女騎士佩服地說道,不過我以日本人風格的謙遜態度回應。

「——所以,請把長槍交給我。」

「這個是主人為了我做的,和我的性命同等重要的長槍。即使是片刻,我也不可以放手。」

「我說了,這和你的想法無關!」

因為聽見后方有爭吵聲,我便轉過頭,莉薩不愿意寄放長槍而爭吵起來。

「莉薩,之后會確實還回來的,所以現在暫時交給那個人。」

「主、主人既然那樣說的話……」

被我說服了以后,莉薩心不甘情不愿把長槍交給了工作人員的大姊姊保管。

把她的名字和所屬單位寫入交流欄的記事本吧!能馬上還來是很好,不過依據在地圖上所見,先行離開的每個人似乎都被馬車護送到城內。

被關進大牢、為了封口而處刑之類的,我想不會到這種地步。但在事態收拾結束之前將我們軟禁,這倒很有可能。

一般來思考,畢竟在街上發生迷宮事件,還出現了上級魔族,肯定是稀有案例。

后方發出了小小的驚呼聲。

是對莉薩作為奴隸卻擁有等級十三的高等級,以及持有多達四個的技能感到驚訝的樣子。

雖然讀不出來莉薩的表情,但尾巴正微妙地抖動著,也許是有一點得意。

波奇和小玉將放入魔核的袋子交給大姊姊,往這里奔跑過來。因為是小孩子嗎?兩個人一組。

由于手勾不到大和石,她們被莉薩從后方抱起,手腳亂晃著,看起來很開心。

波奇被大和石負責官員要求將手放在上面,比莉薩的時候發出了更大的叫聲,十歲就有十三級挺厲害的吧,而且技能也有四個。

波奇用力揮動著尾巴,看著我抽了抽鼻子,肯定很是驕傲。

最后一個是小玉,與波奇相同被莉薩抱起來,她是試著想要揮舞四肢嗎?卻因太過興奮導致乏力,動得像個尸體。

小玉的角色狀態顯示的時候的叫聲比波奇還小聲,雖然厲害程度與波奇相同,但是相似的角色狀態為第三人,驚訝也會變薄弱吧?小玉看起來有一點不滿。

「鍛煉亞人奴隸到那種程度很辛苦吧?」

「沒有那種事,因為她們很優秀。」

很辛苦雖然是事實,優秀也仍是事實。若沒有她們,就算不至于會死,但必定會中陷阱或是遭遇不幸。

我們四人被士兵催促坐進馬車,率先結束檢查的數人也一起。裝設車篷的馬車上,有持劍的士兵坐在前后出入口。

這輛馬車上沒有認識的人,因此我沒有特別開口。

由于也有討厭獸人的人在,我便囑咐波奇與小玉乖乖待著。因為不安會使人產生攻擊性。

結果,就在這般沉悶的氣氛中,馬車到達了伯爵城。很遺憾的,馬車出入口懸掛了布,使我們看不見外頭,所以也無法欣賞景色。

從馬車下車后,又再次被士兵們包圍著移動。

「要、要把我們帶到哪里啊?」

「就是啊!我們可是從迷宮死里逃生了喔!」

流氓氣息的年輕人與強硬態度的中年男性向士兵的人極力爭辯。明明被大批武裝包圍,真了不起的膽量。

「你們今后幾天要進入地牢。這是伯爵大人的決定。反抗者將被判處叛亂罪。為了維持治安,閉嘴順從吧!」

喔喔!我本來猜想是否會被軟禁,或許太小看貴族的權利了。竟突然就變成牢房體驗。

好不容易把圣留市從上級魔族的魔爪中救了出來,報酬卻是「招待前往地牢」,令人感到悶悶不樂。不過因為隱瞞了真實身分,也不能抱怨。

是叛亂罪云云起效用了嗎?那之后誰也沒有反抗,跟隨士兵而去。后來才聽說,所謂被判予叛亂罪,不只本人,連帶家屬也會被歸咎罪行。

地牢稍嫌昏暗且有點寒冷。連簡樸的床鋪都沒有,直接睡在石地板上。僅遞給我們一張薄毯,晚上看來會凍僵。更何況廁所是在什么遮蔽物都沒有的地方擺了一個壺,真是無比艱困。

真希望再稍微注重個人隱私一點啊。

雖然是極其難過的場所,就結果來說,我們卻沒有在這個地牢度過任何一晚。

「喂,叫佐藤的人是誰?」

「是我。」

「跟我來,你到別的地方。」

與地牢不配的文官風男子過來叫我。

唉唷,把獸娘們丟在這種地方走掉,真是饒了我吧。讓交涉技能活躍一下吧。

「這些孩子們是我的奴隸,要移動場所的話,請讓這群孩子們同行。」

「唔,我所接到的命令只有叫我把你帶來。亞人奴隸的事情我不管。」

這里是金黃色點心出場的時候了吧?

給金幣就太多了,我邊說著:「能不能幫個忙?」悄悄地把銀幣塞入負責帶路的文官手

里。

V獲得技能「賄絡」。

V獲得技能「說服」。

銀色點心似乎效果不錯,男人的態度急遽軟化。

「……雖然這么說,但也沒有命令我不要把你的奴隸帶來。總之,帶來沒關系,只是就算在那邊被趕回來,我也不管喔!」

「好的,那沒關系。」

到那個時候,說服叫我出來的人就好了吧!

因為看起來很有用處,我把新獲得的技能分配了點數。如果做得太絕,看來會立起黑心

商人的旗標。

在被帶去的地方等待著我們的,是不曾見過的老紳士。

「初次見面,佐藤大人,我在貝爾頓子爵家擔任總管,名叫德尚。」

嗯——不是叫賽巴斯欽。

「初次見面,德尚大人。」

「佐藤大人,懇請直呼我為德尚。」

要對這樣高尚的老紳士直呼其名,門檻太高了。

「對于安排太遲之事’我衷心表達歉意,讓子爵大人的恩人進入地牢,乃是我的無德所致。」

「不,托您的福我可以不用睡在地牢,況且我平常也見識不到地牢。」

我們被道歉不止的德尚帶領到城內其中之一的迎賓館。不過這座城的占地廣大,約莫有我就讀過的大學校園大小。

「請使用這里的房間,負責房間的女仆應該在。」

德尚搖響入口一旁桌子上所放置的鈴,從深處的房間里頭隨即走出了二十歲后半的女即使說是女仆,既不是秋葉原系也不是維多利亞系。她沒有穿所謂的女仆服,作的是普通女官的洋裝打扮。

因為圍裙洋裝及白色滾邊還沒有普及嗎?比起味噌和醬油,我覺得讓這個東西普及才是日本人的義務。呃,不對嗎?但是,好可惜啊。

「我就此告辭,如有任何需求請不必客氣向負責房間的女仆提出。這些盡管微薄,卻是老爺的感謝之情。」

我收下德尚給予的小袋子,里面裝的并非貨幣而是像小石頭般的顆粒。恐怕是寶石吧?

要是這里面是糖果的話,那還真是好笑。

拒絕也很失禮,我便向子爵寄予回禮的話。

雖然常理是對本人道謝,但既然把謝禮托付給總管家,肯定是忙碌到無法面會的地步。

說到子爵,就是伯爵的下一階,肯定是偉大的爵位。

但是,我的記憶正確的話,地方領主的地盤里有其他爵位的貴族居住,是很稀奇的事。

即使因為階級類似,看來還是不要疏忽地把它當作和中古世紀歐洲貴族制度是一樣的比較好。

德尚將后續事情委托給女仆,遂退下了。

「那么,我為您介紹房間。」

「好,麻煩了。」

我跟隨在女仆后面聽取說明。

波奇與小玉被莉薩嚴厲命令要安靜,因此像個玩偶似的被莉薩抱在腋下。她們把伸直手指的雙手手掌交叉起來,壓住嘴巴的姿勢非常可愛。

總管家與女仆都輕松地說是房間,但光是入口大廳便有八張榻榻米大小,是合計地板面積達兩百坪的洋房。如果是飯店的總統套房,就是一晚飛掉好幾個月份薪水的等級。

大廳所鋪的并非地毯而是仿似不織布的東西,并且放置數張看起來柔軟的皮面沙發。沙發上也放著幾個布面抱枕,可以悠哉地滾來滾去。

這個房間約有三十張榻榻米大小,房間彼端有個沒煙囪的暖爐。

是我看起來極有興趣的關系嗎?女仆插進了補充說明。

「這個是利用打火石的魔法道具。觸摸這里的銅板讓魔力流入,暖爐內的打火石即會發熱。想調整溫度的時候,敲響呼叫鈴我就會立刻過來,請別客氣。」

喔喔!好神奇!

天花板的吊燈也沒有放上蠘燭,所以絕對是魔法道具。AR顯示上跑出「灑光的吊燈」,讓我很期待晚上。

接下來我們被帶到二十張榻榻米大小的接待室。

這里的擺設也和方才的客廳相同,排列著同等級的高級品,由于這里簡約的家具比較多吧?令人有拘謹的印象。

在這隔壁有餐廳,放置著能多人同時吃飯的大桌子,這是如花崗巖一般漆黑,有滑溜觸感的石桌。

雖然女仆省略了說明,但更衣室、女仆休息室、以及茶水間也在接待室附近。

爬上入口階梯后,前方有著和大廳同樣寬廣的主臥室。附有頂罩的特大尺寸床鋪氣派地坐鎮在那里,的確很松軟。

波奇與小玉眼看就要飛撲進去,但是莉薩緊緊地抓住了,所以沒有導致女仆柳眉倒豎地生氣。做得好!莉薩。

與此處相接的小房間,是員工與護衛的房間的樣子。僅有硬硬的床鋪與簡樸的木椅,是個樸實的房間。級別差距十分極端。

廁所在各個樓層都有,但與門前旅館同樣是蹲式。衛生紙的替代品不是稻草堆而是草紙,有點高級啊。

可惜沒有澡堂。

「請問怎么了嗎?」

「呃,我只是在想好像沒有澡堂。」

說不定有,我懷抱這樣的期待試著提出。

「您喜歡洗澡嗎?這樣的話,我會讓男仆運送浴缸過去,傍晚時應該能準備好。」

要運送浴缸嗎!好厲害的男仆。

「不好意思,拜托了似乎很麻煩的事。」

「不會,如有其他要求,會盡力為您做到。」

我自己是沒什么特別的要求,不過聽得到從后方傳來可愛的咕嚕嚕的肚子聲響。不知道是波奇還是小玉,但畢竟差不多是中午時間了。

「那么,我去準備午餐,如有什么討厭的東西,可以配合要求。」

「不,我沒什么好惡,沒關系。」

女仆一鞠躬后,走出了房間。

波奇和小玉被莉薩一直抱著,香甜地睡著了。這樣說來,剛才的肚子聲響是莉薩嗎?莉薩的臉頰染上了一點紅暈,但是我決定裝作沒有注意到的樣子。

見到桌上擺放的餐點,我歪了脖子。

七個大大小小的盤子排列著,為了防止冷掉嗎?用銀制的半球型蓋子蓋上是很好,但為何是一人份?這也是亞人待遇的差別嗎?

「那個,沒有這群孩子們的份嗎?」

「下人們的份已在別的房間準備好了。」

「能不能幫我送到這個房間? 一起吃飯是我家的規矩。」

當然,這是隨口胡謅的,不過我不喜歡一個人寂寞地吃飯。

速食另當別論,可是別人請客,我果然喜歡多人吵吵鬧鬧地吃飯。

獸娘們面前所擺放的盤子,只有裝在深碗里的燉湯以及黑面包。我向女仆要求準備小碟子,將我的菜均分成四等份給大家吃。

「嗯,不愧是城里的伙食,真好吃。」

「美味美味?」

「燉湯的肉好大塊,好好吃喲!」

「真的,彈牙的力道讓人受不了。」

欸?我的盤子里沒有放入那樣的肉啊?那和我盤子里裝的肉不同,好像是什么黑黑的肉。

用AR顯示確認了一下,我的菜是羔羊肉,而大家的菜是飛龍肉。這是從迷宮出來的時候波奇所說過的肉。反正三人都很高興似的吃著,我就不多說什么奇怪的怨言了吧。

為美味的餐點招待道過謝之后,我提出了請求,今后的伙食即使降低等級也不要緊,希

望讓四人全員都是同樣的內容。

每次從我的盤子分配也很麻煩。

所期盼的洗澡,是由男仆四人負責運送仿似大理石、可容一人進入的石制浴缸。

而且,好幾個男仆還是奴隸的男人們,來回好幾趟運送著在他處煮沸的熱水,搞得很不得了似的。

我還以為鐵定是使用生活魔法,讓熱水一下子就跑出來。

從開始預備之后已經過了一個小時,入浴準備完成了。

我對勞動的人們感到有一點不好意思,但是現在才客氣也無濟于事。等一下多付點小費吧!

「大家也一起洗嗎?」

「系?」

「一起喲!」

我邀請了看起來興趣頗深地看著浴缸的波奇與小玉,小學生左右的年齡一起洗也沒有問題吧。

反正,也有叫作湯著(注:湯著,日本泡澡時穿在身上用以遮掩的衣服)的東西,不過泡澡還是得全裸泡才行呢。

「浸泡熱水之前,首先先洗掉污垢吧!」

我向元氣滿滿地回答的小孩子們,教導肥皂的使用方法。

「啊哇哇?白色的東西在變大??」

「蓬蓬的喲!」

「可是,污垢掉得很徹底——你覺得怎么樣,主人?」

不知何時,莉薩自然而然地混入了波奇與小玉之間。

雖然肥皂泡泡把重要部位給隱藏起來了,和高中生年齡的她在一起,令我有一點淫猥的感覺。她的胸部盡管和波奇與小玉并駕齊驅,十分平坦,不過從背到腰的線條非常不得了。

「水很溫暖。」

「奇怪??但是,好舒服?」

「洗身體竟然是用熱水!很奢侈但是很棒呢。」

雖然還沒有浸泡到浴缸,洗澡就已頗受好評。莉薩尤其高興的樣子。

是長年奴隸生活的緣故嗎?要清洗掉污垢非常辛苦。因此之故,熱水有一點冷掉。

此刻,我拜托女仆添加熱水。

「■■■ ■ ■■■■ 加熱。」

女仆從室外追加拿來熱水,并調整水量,隨后用生活魔法幫我加熱。

再度燒水是用魔法來做啊?

不對,現在應當追究的不是這個。

為什么使用魔法要做那種裝扮?我想這么問。盡管不到全裸,卻是可形容為半裸的湯著打扮。由于她身材很好,如果淋濕,最前端一定會透出來變成嚴重事件。看來熱氣在別的意

義上有其功用。

我一面對幫我熱洗澡水的她道謝,一面試著迂回地詢問。

「是,為了能隨時達成服務的命令,便一直以這個裝扮待機。」

哈啊,是這樣啊。

雖然極為可惜,不過服務就免了。

如果不是和獸娘們一起,險些就朝色情的方向跑去了。危險,危險。

由于這并不是全員能同時進入的大浴缸,因此我們依序泡澡溫暖身體。

莉薩對泡澡很滿意,怯生生地說想要再泡一下,我決定帶波奇和小玉先起來。

我用柔軟的毛巾擦拭兩人。回復為洋裝裝扮的女仆要幫我擦身體,被我婉轉地拒絕。

我可不習慣那種服務。

晚飯擺著裝了烤整只大鳥的奢華盤子。外觀看來像是烤雞,不過并非雞,是叫作希嘉雙尾鳥的一種鳥類烹煮成的東西。

切分整只身體很困難,我罕見地放下身段麻煩女仆,她以極其精湛的手藝幫我均分切開。

獸娘們很喜歡帶骨肉的部分。

雖然現在才說,但我很感謝子爵哪!這是牢房所比不上的優渥待遇。

說到這個,尼多廉他們是在牢房嗎?應該無法順利放他們出來吧,不過能不能改善他們的待遇呢?

吃完飯后我和女仆商量,看來配發上等餐點與毛巾這種程度是可行的,但任意使用備品這件事在她的權限范圍外,因此必須要由子爵撥出預算才行的樣子。

錢的問題嗎?那樣的話,要不要從儲倉拿出來?

「需要多少錢呢?」

「只有一個人的話,銀幣一枚就很足夠了,不過由于有將近十人,全員需要金幣兩枚。」

什么嘛,光這樣就可以了嗎?我從口袋中取出金幣兩枚交給她,請求她改善牢房的人們的待遇。

「哇?咿。」

「軟軟的喲!」

波奇和小玉在床鋪上跳來跳去。

小孩子一旦看見床,就會想當作蹦床來跳呢。

莉薩也坐在床沿,拘謹地在享受著床鋪的反彈力。

大家理應在各自的床上睡覺,不過波奇和小玉以一起睡比較好的楚楚可憐眼神拜托我,所以變成了全員一起睡。

只讓莉薩一個人睡也會很寂寞。

我在宛如能讓身體沉陷下去的床上躺平。

在迷宮的時候,為了確保獸娘們的安危而始終醒著。一方面已經習慣通宵,也因為精力值很高的緣故,即使不睡也并不那么痛苦。

不過著實是累積了不少疲勞的樣子,我把身體托付給床鋪一放松下來,立即感到睡意襲遍全身。

我像抱著熱水袋似的,抱著體溫高的波奇和小玉,享受久違的安眠。

軟禁生活意料之外地充實。

一旦閱讀在迷宮內獲得的魔法入門書和煉金術入門書,時間轉眼即逝。

我抓住空閑就練習魔法咒語,然而那個超高難度的詠唱我一次也沒有成功過。

獸娘們是不習慣悠哉的生活嗎?十分坐立不安,因此我讓她們在中庭練習揮短劍及簡單的柔道作為發泄。

由于書籍不夠,我請女仆幫我買了書。拿出太多現金又有點可疑,我便把從子爵那里收到的寶石充當貨款。

我也請她幫波奇和小玉購買了繪本,可是為了不會認字的兩人,變成由我來朗讀。

總覺得,好像自己有了小孩的心情。

而且,說是被軟禁,也并非沒有會面者。猶如文官的人就到訪了兩次。

第一次是來歸還因迷宮內的事件而徵收寄放的行李。

當時聽到「迷宮中的拾得物品,所有權歸回收者」這句話,稍微嚇了一跳。

畢竟在迷宮內殺害后掠奪的話,不就會變成那個人的所有物嗎。

我很懷疑因而試著提出了問題。

「不要緊,大和石的賞罰欄會做判定。迷宮都市的話,會把擁有能識破重大罪犯的『判

罪之瞳』天賦的人配置在迷宮出口,圣留市各門也有具備此天賦的衛兵在。」

看起來是很方便的天賦——似乎是先天技能——可是,只有烏里恩神的虔誠信徒家系里才發現得到。

烏里恩信徒的話,這是數百分之一的機率才能被賦予的技能,所以每個都市里似乎有好幾人。

其他神明的信徒會被賜予什么樣的天賦呢。

果然神明都好像會在最后取個「恩」字,但只有龍神阿空加古拉的名字規則不一樣,這是有什么意義嗎?

思考有一點偏題了,她的話才剛剛開始。

和行李一起寄放的魔核因為被領政府強制買下,所以他們片面給予我裝了對等價值貨幣的小袋子。她說這是在領內狩獵魔物時的規定,即使迷宮也不例外。

至少放入了與市場行情相當的金額,因此我毫無怨言。

根據文官的說話口氣來判斷,魔核應該是經常性不足的資源。在處理儲倉內的魔核時注意一下吧!

「無法確認這塊魔物的肉的安全,因此會沒收。這把長槍也是用魔物的身體部位所制成,無法允許攜帶進市內。」

莉薩反應夸張地回過頭來。

好、好稀奇,莉薩生氣了?

莉薩真恐怖,讓我毛骨悚然。你看,大姊姊的笑容也僵硬了。

我認為考慮到防疫的話,舍棄肉塊是很妥當無虞。可是她似乎很喜歡這把長槍,交涉看看吧!

「那把長槍因為有高性能,能不能請有鑒定技能的人幫忙查一下有沒有危險性呢?當然鑒定費用我會負擔,如果確認是安全的,希望能還給我們。」

「我、我知道了。我會安排。如果鑒定后確認安全,會和其他的武器一起在你們出城時歸還。」

「好,麻煩你了。」

對了,必須要討論獸娘們的事。

「那個,我有問題——」

我嘗試詢問獸娘們的所有權。

「原來如此,你在迷宮保護了主人已經過世的奴隸,并帶到外面來嗎?」

「對,沒錯。」

莉薩也輕輕點頭。波奇和小玉倚靠在莉薩的腿上,作癱軟乏力狀。因為很無聊吧?

「那樣的話,這些、亞人奴隸們就是你的了。」

「是這樣嗎?」

我還以為要買下來,讓她們從奴隸中解放。

「在迷宮中失去主人的奴隸,只要并非殺害其主人加之搶奪,與迷宮的拾得物品相同,是撿拾者的所有物。所以于情于法,這些奴隸的主人都是你。」

大姊姊在適用于證書的紙上窸窸窣窣地寫了什么,伸手遞給我。

「這是表示奴隸所有權歸你的臨時官方證書,只可以在市內通用,所以請盡早到奴隸商會或公所正式簽訂奴隸的擁有契約。」

我詢問了城內能不能處理,不過被說是負責的機關不同,所以不行。看來在異世界,組織也是垂直運作。

此時,我告知了迷宮內確認過的死者名字,并交出遺發,第二次便是這個的結果報告。

在迷宮出口的臨時駐扎處墻上,由于有張貼遺屬報上的名單,遺發便能安然無事地交到他們手上的樣子。遺物則讓遺屬只買下他們想要的東西,給了我同等價格的買收金,似乎還要被抽稅。

我和文官說無償即可之后,被回以如此答案:

「請你收下,無償的話會出現假裝是遺屬的不肖人士。」

原來如此,貪圖利益之人。

如果收錢感到心里難受,可以捐贈給育幼院或是奉獻給神殿,她這么建議。

原來如此,這不錯耶。捐款對象下次找潔娜商量看看。

被軟禁后第五天,潔娜和歐奈結伴和我面會。

我們一邊喝著女仆所泡給我們的「藍紅茶」——擁有滿滿吐槽點名稱的茶,一邊交換情報。

「那么,潔娜你們從軟禁狀態中被釋放了?」

「是的,魔法師不夠的關系,很快就從軟禁中被釋放了,可是從那之后一直在迷宮出口的臨時駐扎處工作。」

「那真是辛苦呢。」

明明才從迷宮逃出來沒多久,直接就執行勤務。雖然我沒見過伯爵,但這家伙是魔鬼哪!

「我是迷宮調查部隊的聯絡人員,所以不至于那么辛苦。正職的魔法師們為了不讓迷宮延伸到都市底下,都在努力設置結界直至魔力枯竭為止。」

「忙碌的不只有魔法師,我們神殿也在進行建造完成的石碑祝圣儀式。這三天連睡覺的余暇都沒有。」

歐奈,如果你辛苦到那種地步,不需要陪潔娜過來,待在神殿休息就好了。

「迷宮前的陣地用臨時設置的圍墻遮蔽起來了,街上的謠言也讓吟游詩人他們限制傳遞內容而完善地壓了下來,所以佐藤先生你們也應該能在幾天以內被釋放。」

太好了,這里雖然舒適卻開始有點膩了。

吟游詩人之中似乎也有類似播報員的人存在,若在游戲,便是輔助魔法的重要人員,感覺很新鮮。

真的被釋放是在潔娜來訪的三天后。

「佐藤大人!」

邁向城的正門途中,發現了同樣被釋放的尼多廉他們。

「我從獄卒那里聽說了,佐藤大人送了溫暖的伙食和墊褥給我們,我們一致感謝您。」

因為尼多廉的話語而注意到我的存在了嗎?周遭的男人們也口口聲聲地向我道謝。中間話題雖然變成了牢房的伙食是怎么樣地好吃,但是待遇有確實地改善真是太好了。

「謝謝,比西街的伙食還要豪華唷!」

「真的。雖然沒有附酒,但我沒想到牢房里會出現放了肉的燉湯!」

「那個真好吃哪!我都想多待幾天了。」

「回到西街跟大家說,誰也不會相信。」

「沒錯。」

那般說著的男人們爽朗地笑了,是一群明明被打入牢房卻沒有意志消沉的人們,我想學習這堅韌的精神。

尼多廉說讓我免費辦理獸娘們的契約手續以代替謝禮,我遂走在往他等待著的奴隸市場的路上。

雖然想一起去,但載客馬車的車夫拒絕搭載獸娘們,因此我們便走路過去。

若在南方的公爵屬地或西南方的迷宮都市,待人態度會再好一些的樣子,或許搬去那里比較好。

「喂,那里的犬耳族。」

又是,閑來無事的家伙來找碴了嗎?我煩躁地轉過身。在那里的,是在迷宮里從蜘蛛手中救助過的金發年輕人的身影。

說起來,我和尼多廉講話的時候,他是不是想說些什么。

「有什么事?」

「不是你,我有事找那邊的小鬼。」

都受到那樣的幫助了,還想把她罵得狗血淋頭嗎?即使是忘恩負義之人也太過分了哪!

我不假思索地怒瞪,可是那家伙并沒有看我。我和對面兇惡的彪形大漢四目相對,不過那家伙驚慌地撇開視線往巷子內消失了。

為什么?反正連威脅技能都有了。真不明白。

在我被那家伙分心之際,年輕人僅向波奇告知了想說的事情——

「謝謝你救了我。之前踢你,很對不起。」

——遂離去了。

雖然聲音很小,不單單是我,波奇她們也清楚地聽見了。

我不認為他討厭獸人的性格會改正,不過至少變好了一點,這樣就好。

我盡情地撫摸以炫耀表情抬頭看過來的波奇頭頂,她的尾巴搖晃得像是要扯斷了似的。

我也一并摸了摸從一旁撲抱上來的小玉,莉薩則在旁邊注視著兩人點了點頭。你是媽媽

隨后,我在尼多廉那里以獸娘們的主人身分正式締結了契約。

我本打算立刻告辭,可是受到他懇求,希望我看看奴隸拍賣市場賣剩的奴隸們,我便決定做個人情給他。

雖然我讓獸娘們成為了奴隸,但我有意很快就釋放她們,也不打算買新奴隸。比起那個,我倒想雇用觀光導游。

尼多廉所介紹的奴隸們,都是拍賣市場賣剩的,所以實際上是有問題的奴隸。

我適當地把關于奴隸們的說明當作耳邊風,終于到了再介紹兩個人就會結束的時候。

見到下一個女孩,我重新評價了尼多廉作為奴隸商人的本領。

原來如此,連續介紹有問題的奴隸們直至現在,都是為了凸顯這位女孩嗎!

那個少女是之前在中央大道見過的和風美少女。

十四歲,頗為幼齒,但的確有可愛夢幻的美貌。黑色長直發正表達著礦泉水電視廣告所呈現出的清純感。我如果是羅莉控,確實會下手吧。

「我叫露、露露。」

她以模糊細微的聲音,告知了自己的名字。是很容易害羞的人嗎?才講了一句話,又把臉低下去。

難得的美少女臉蛋被黑發給藏了起來。

尼多廉接續露露后面說道,但對于那番內容,我相當懷疑我的耳朵。

「雖然是『很丑』的女孩,卻有禮儀技能——」

說這個孩子很丑?

這個孩子難看的話,那全世界九十九%以上的女性都很難看了唷?

我還想這是不是稱贊美少女的特殊迂回說詞,不過從他的話聽來并非如此。

是審美觀不同嗎?

獲得尼多廉的許可,我可以觸摸她的頭發與臉頰。

并不是臣服于她的魅力而轉職成為羅莉控,而是有些想弄清楚的事,所以要做確認。

我在她的耳朵旁邊悄聲說了一句話,她彷佛聽到了不知名的語言,正困惑著的樣子。

還以為該不會有那個可能性,但似乎不是日本人。

接下來介紹給我的,是之前和露露一起被運送的紫發幼小女孩亞里沙。

十一歲頗為年幼,卻是有著飄逸柔軟秀發與北歐系五官的美幼女。

雖然不及露露的程度,可是這樣的美人賣剩了,一定是之前我看到過的不祥稱號的關

亞里沙杏眼圓睜,乞求般的盯著我看。

說是看傻了也可以。

「佐藤大人,真是抱歉,她平常是很聰明伶俐的女孩,連不吉祥的紫色頭發也能讓人覺得無足輕重,可是看來敗給了佐藤大人的魅力…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