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 迷宮

第一卷 第五章 迷宮

「我是佐藤,幼時曾沉迷于父親收藏的迷宮游戲,感覺上那是我走上游戲業界的契機。我忘不了在那個游戲里獲得超稀有道具刀時的感動。」

我用地圖確認,僅顯示著「惡魔的迷宮,最下層」,并沒有道路被顯示出來。

……果然沒那么容易嗎。

何況,從城市冒險般的情勢急遽變成了迷宮探險,這要是桌上RPG的話,會是到了需要擔心Game Master大腦的地步。

哎呀,撇開那種事,獸娘們似乎正感到不安。

姑且以照應這邊為優先。

果然還是該從自我介紹開始。

「我是佐藤,旅行商人。」

「貓?」

「犬喲。」

「我是蜥蜴。」

那就是名字嗎?

不只是伍斯,在那之前的主人也那么叫的樣子。

犬耳族女孩和貓耳族女孩在孩童時期便開始當奴隸,鱗族女孩則是在長大之后才變成奴隸,因此有正式的名字,不過卻冗長且混合著氣音,是不好發音的名字。

最后,由于被她們要求希望取一個容易叫的名字,我便取名叫「波奇」、「小玉」、「莉薩」。雖然可能會被喝斥:「不要當你在養寵物!」但如果取了個普通的名字,我有自信會叫錯,反正只維持到走出迷宮之前,就原諒我吧!

莉薩并不是從蜥蜴的Lizard而來,是擷取自本名最開頭的兩個字。

好了,在逃脫出去前,從三個人的治療開始。

我從背包中取出毛巾和水袋,以及創傷藥軟膏。縱然是為了作為瑪莎她們的土產而買下的東西,但下次再重買就好。

「用這塊布和水袋的水清洗傷口消毒,再涂上創傷藥用布包扎起來。不要重復用消毒時的布喔?」

被遞予全新毛巾的三個人正困惑著。

對對,剛開始的時候,即使是普通地對話,若不用命令口吻,每當講話的時候便會露出不知所措的臉,變成這種感覺。宛如回到從前照顧親戚的小不點們的時候一樣。

「怎么啦?你們治療的時候我會轉向后面,安心吧!」

但看來并非是因為害羞,而是賜予上等的布和創傷藥給奴隸的這件事本身就很稀奇。

「謝謝喲。不用轉向后面也沒關系喲。」

「好漂亮的布,好開心?」

「那個……藥和水,如果是為了小少爺而拿的……那個……比較好……」

波奇和小玉解開綁在貫頭衣腰間的麻繩,毫不猶豫地脫掉衣服,開始治療。

兩人除了耳朵和尾巴以外,與人族的幼兒沒有區別。

波奇是咖啡色鮑伯頭,小玉是白色的短發,莉薩則是將及腰的紅色長發束在后方。

莉薩不知是否為深思熟慮的類型,正猶疑不決,但我要她「別在意就使用吧」地「命令」了之后,她遂和其他兩人同樣開始治療。

莉薩也是,如果不看她美麗的尾巴和覆蓋身體一部分的橘色鱗片,和人族女性沒什么差別。

在所能看到的范圍內,橘色鱗片遍布在尾巴附近、脖子到肩膀、手肘到指尖,以及膝蓋到腳趾。單就服裝上看來,胸部是十分可惜的尺寸。

我選在她們結束治療的時間點,發給三人烘焙點心。雖說是烘焙點心,卻是掌心尺寸人發三個,應該足夠果腹。這是和潔娜邊逛邊吃時,當作土產買下的東西。

波奇凈是垂涎地凝視著,卻誰也沒吃。

「不用客氣沒關系,吃吧!」

沒獲得允許就不吃嗎?果然,奴隸是被虐傾向哪。

「好吃——」

「好、好甜,好好吃。」

波奇噎到了,我遞水袋給她。

「我不會拿走的,慢慢吃。」

莫名有保母的心情。

「居然有用蜂蜜做的烘焙點心……」

莉薩好像說不出話來,為了區區一個烘焙點心真是夸張。

我再度確認地圖,果不其然除了這間房間以外,沒有顯示。

是沒有魔法效果嗎?還是效果被抵擋了?

我開啟主選單使用「探索全地圖」魔法。如果這樣還不行,只能親自摸索地道了嗎?

那樣的擔憂立即被抹去,「惡魔的迷宮」的全貌顯示了出來。這個魔法加上地圖的組合太方便了。完全是簡易模式。

好了,盡管是全部顯露無遺的迷宮,平面顯示的話會不好掌握,因此我切換成3D顯示。WW這類的戰爭游戲,高低差將是重要的勝負要素,所以3D地圖是必須的。

不光是3D,還可以旋轉視角,所以我能夠從各個角度觀看。

就那樣以立體方式顯示出來的地圖,與其說是迷宮,不如說看起來感覺像是蟻巢。在樹枝狀分岐出去的通道末端有房間,從那里開始又有通道以樹枝狀岔開了出去。

立體交叉、與其他房間連接,還有岔路,很有迷宮的風格。

我大概搜尋了一下,這個迷宮里面共有一百五十九名人類,在那之中有七名是亞人、剩余一百五十二名是人族,約四分之一左右是奴隸。暴動的鎮壓部隊約有五十名,被分散到三處。

潔娜也在那其中之一的集團,以地圖來看暫時碰不到,但與士兵部隊伙伴們在一起的話不會有事吧。

我反倒還希望他們過來。

加爾雷恩神殿的青年神官位在離潔娜很遠的位置,若能和他會合的話是在出口附近嗎。

以我個人來說,最不希望他這個人才死去,但即使不管他,他似乎也能存活下去。如果能遇到他堪稱幸運。

若有聯絡方法,就能把全員都誘導到地面上了。但即使是這個方便至極的主選單,卻沒有搭載如同玩家聊天的功能。

話雖如此,眼球魔族用搜尋是搜尋不到的。最深處有一個顯而易見的房間,因此我想是不是在那里……

不過貿然地先打倒他讓迷宮崩毀的話,可不是開玩笑的,這家伙也先棄之不理吧!

敵人主要是十到二十級范圍的蟲系魔物。

一開始搜尋約莫有二十只,不過每每重新搜尋便會增加,現在已超過了一百只。種類亦新增了青蛙與蛇等等。無論哪一只魔物,都持有「原始的魔物」的稱號,意思是迷宮制成后立即被創造出來的魔物吧?之前所見過的飛龍應該沒有這般稱號。

這里似乎是盡頭的房間,在移動中被包夾就慘了哪!也要給三人準備武器嗎?

好,就假裝是在通道暗處所找到的,從儲倉里適當地拿出長槍與劍吧!

當我如此決定,往通道方向前進,三人遂慌慌張張地追了上來。

「不要丟棄我們!我們什么都愿意做!」

「不要不管我們!」

「小少爺,利用我們也不要緊,請帶我們走,拜托了。」

我被她們死命地留住了。但就算如此,誰也沒有抓住我的衣服,這是作為奴隸的經驗

嗎?還是被訓練的?

「讓你們擔心了呢,我只是去看看通道的情況,不會拋棄你們的,放心吧!」

我盡可能溫柔地訴說。雖然覺得即使聽到這種話,她們也無法安心,但比不說還來得好吧。

等待三位女孩把食物吃完的空檔里,我從背包中拿出短劍和魔法槍并裝備。

這支魔法槍約末手槍大小,不是用鉛而是以魔力當作子彈來射擊的武器。威力能夠不分階段調整以外,最小威力只需花費魔力一點,性價比優秀。

我的情形,魔力大約以一秒鐘三點的速度恢復,事實上可以無限制射擊。以第一人稱射擊游戲的初期武器相比較是很便利,但扣下扳機后有零點一秒的延遲,稍嫌不好使用。

三人之中持有戰斗技能的唯獨莉薩。

她擁有「長槍」的技能,不過怎么可能從背包中拿出長槍,于是給了莉薩事先取出的短劍。不知是不是讓奴隸拿武器這件事使她很意外,她稍微有一些躊躇,仍被迫收下。

我擔任前衛職責,并拜托莉薩應付我們受到背后而來的突襲時的狀況。雖然莉薩說要打

前鋒,但我仍把后方托付給她。

只要有雷達就不至于會遇上突擊,但若分配工作下去,也能稍稍忘懷不安吧。

順序是我、小玉、波奇、莉薩。我事先以強硬的口吻「命令」道,在我命令以前不可以參與戰斗。因為她們的等級為二到三,如果疏忽大意受到魔物攻擊,會被一擊斃命。

實質上,這是護衛任務哪。

通路中四周都是與石壁相同的材質。

由于沒有自體發光的石板地,十分黑暗。幸好每隔數公尺便有發光的石柱,盡管洞窟的陰影令人毛骨悚然,但行走還是沒有問題的。

石柱約莫到達腰的高度,但討厭的是,光線被故意弄成只到達胸口,因此天花板漆黑一片。

恐怕這是為了要煽動不安的設計,真令人不悅的講究做法。

通道完全黑漆漆的話,會變成被關在房間里面出不去,因此也許會有相應的對策。

「小玉,如果在通路前端能看到什么,小聲地告訴我。波奇,如果有什么奇怪的臭味或聲音的話告訴我。莉薩,我把后面的警戒交給你,但是不要太過在意后方而脫隊。」

「系!」

「是喲!」

「是!」

雖然看起來依舊不安,但是回答得很好。

V獲得技能「指揮」。

V獲得技能「組織」。

嗯,大概是隊伍相關的技能吧。好像很管用,我試著分配了技能點數。

腦中浮現出有關隊伍成員適當配置的知識,在其他部分上,也提升了掌握彼此崗位的能力。

一踏上通道,雷達便映照出敵人的身影,還在相當前方。

「通道對面傳來血的味道喲。」

往黑暗方向探出頭、簌簌地吸著鼻子的波奇,如此跟我報告。

直線距離是很近,但就道路而言是前方五百公尺,你還知道得真清楚哪。

我稱贊波奇,撫摸她的頭。雖然是如寵物一樣的對待方式,但她啪噠啪噠地搖晃著尾

巴,應該是很高興吧?

我一面接近,一面經由地圖調查敵人,等級二十、沒有特殊能力。攻擊是沖撞和咬噬。只有一只,在下一個房間。

由于突然想到,我將三人的角色狀態做了筆記,對于有經驗值欄這件事我有點驚愕,真的……是游戲啊。經驗值以百分比來顯示,所以我不曉得具體的數值,但我得以知道達到下個等級前的大約基準,挺方便的。

地圖內其他人的經驗值似乎是看不到的。因為僅限隊伍嗎?還是有什么條件呢?

可以看到從房間流泄出來的光線了。

我讓三人等著,窺視房間里面。是沒有注意到這邊嗎,巨大昆蟲外型的敵人正毫不知情地吃著「什么」,所以……我都說了我沒有獵奇抗性了。

連我也輸了的話,會像那樣被吃掉嗎?盡管我認為以等級落差來考量,不認為會輸,但我動不了手。

故事里的主人翁們為什么能夠那樣勇敢地戰斗呢。

從上風處飄散過來的血腥味,將我懦弱的心打敗。就這樣在救援到來前,固守在剛才的房間不也很好嗎。

「小少爺,恕我僭越。我在想,要在魔物吞食犧牲者的時候穿越后方,還是從背后進行突擊好?」

莉薩戰戰兢兢地如此開口。就算是莉薩應該也很害怕,現在她的四肢正微微顫抖著。

連等級個位數的女孩子們都能思考做什么才好,或許是我變得太消極了。何況這種地方,救援不可能會來的不是嗎。

近身戰是不可能的,就從遠方用魔法槍狙擊來進行作戰吧!如果是連巖石都能擊碎、威力全開的魔法槍,即使是那個巨大魔物也能擊倒吧?

以咀嚼聲作為掩飾,我用魔法槍射擊。當然,威力數值調到最大。

第一發偏掉了,不過昆蟲魔物似乎并沒有注意到自己被攻擊。和之前射擊巖石時一樣,

我沒有獲得射擊技能。

魔法槍的子彈微弱地發著光,因此在漆黑的地方能看得見軌道。第二發仍沒有被注意到,但我修正了彈道,第三發成功打中徐徐變換身體方向的魔物。

幸虧威力計量表調到最大,槍彈所命中的后腳,從關節部分開始迸裂飛散。我絲毫不允許它接近,就那樣連連射擊打倒了巨大「灶馬蟋蟀」魔物。

剛才的苦惱都變得很可笑似的,獲得壓倒性勝利。

V獲得技能「射擊」。

V獲得技能「狙擊」。

V獲得技能「瞄準」。

V獲得稱號「殺蟲者」。

真是的,明明是只巨大的灶馬蟋蟀,居然在沙漠以外的地方出現……

「超級厲害。」

「好強?」

托魔法槍的福,我被贊賞的語句弄得心癢癢。

波奇和小玉單純是在喧鬧,莉薩則彷佛覺得有點可疑。

「形狀好奇怪的手杖,小少爺是會使用魔法嗎?」

「這是魔法武器。不要對任何人說喔!」

總之,先打個預防針。雖然莉薩以奇妙的神情點了個頭,波奇和小玉卻「系的!」很開心地回應,所以在走出迷宮時也必須要再次叮嚀她們才行。

灶馬蟋蟀被擊裂的后腳,從中段開始往前的部分,與其說看起來像竹竿,更像是長槍。

和普通的昆蟲迥異,途中起即給人人造物般的印象。

對了,這個能不能做成臨時用的長槍?

首先我將后腳變成棒狀的地方,以魔法槍擊斷。

如果維持原樣,腳尖的爪子部分會喀啦喀啦地晃動,于是我透過背包取出木片與皮繩固

定讓它不亂動。切面跑出綠色的體液,因此我再度利用止血時用過的布將之綁起。

V獲得技能「解體」。

V獲得技能「昆蟲學」。

V獲得技能「魔物學」。

V獲得技能「武器制作」。

V獲得技能「皮革工藝」。

V獲得技能「木工」。

還是老樣子,簡簡單單就獲得了。

用剛才的長槍刺了一次敵人后似乎就會分解,因此這回我決定將武器制作技能調升到最大之后,再制作一次長槍。

利用昆蟲學、魔物學,以及武器制作技能所給予的知識,我把灶馬蟋蟀已剩一半的后腳用短劍砍出裂縫,用盡氣力拔斷。

嗚呃,這個手感好惡心。

我用短劍削磨長槍狀的后腳。這把短劍也是魔法物品,和軍隊的士兵所用的武器比起來根本有過之而無不及,很是鋒利。

我把方才以木片和皮繩補強過的尖端,這次使用本體的一部分進行固定。

固定之時藉由削平切面并混入同等性質的活體組織,便能夠利用魔物旺盛的再生能力將之融合。已經死了的生物辦得到嗎?我覺得很微妙,不過按照技能所帶給我的知識嘗試看看

后,真的融合了。

以防萬一,我用皮繩綁起來進一步補強。

盡管也有一點在玩游戲的感覺,但既然完成具有最初的臨時長槍完全不能相比的攻擊力的長槍,就湊合著用吧!

我打算將制作完成后的灶馬蟋蟀長槍遞給莉薩而轉過身,莉薩卻在灶馬蟋蟀的頭部與背部的連接部分,以短劍插入進行某種作業。

……是肚子餓了嗎?

「莉薩,吃那種東西會吃壞肚子的喔!」

「不、不是的。魔物有魔核,我想要回收……」

魔核?

「魔核是什么?」

「魔核能變成錢,是魔物身體里必定有的東西。遞給旅行商人的話可以交換許多物品。」

莉薩的回答與我想聽的內容有微妙差異,是我不該期待有維基百科等級的答案嗎。

莉薩從魔物身上流出的綠血中取出臟污的圓球,是如拳頭般大小的紅色珠子。由于是污濁的紅色,即使是客套話我也不認為能作為寶石用途。

我從背包中拿出麻布袋,遞給回來的莉薩。順勢也把剩下的不怎么乾凈的布給她,讓她擦拭血漬。

「把魔核裝進這個袋子,然后用這支長槍。」

袋子讓波奇拿著,灶馬蟋蟀長槍遞給莉薩,而莉薩所持的短劍就給了小玉。裝備交換這部分,完全是RPG取向。

收下短劍的小玉,不太能隨心所欲操控鏈子銬住的手,是項圈的鎖鏈太礙事了吧?

對了,用這個弄斷吧?

我叫來莉薩,把連接項圈的鎖鏈往兩旁拉開,接著以聚集最小威力的魔法槍擊斷。

波奇和小玉的也以同樣方式弄斷……但兩人都很害怕嗎?雙耳都垂了下來,因此我邊道歉說「對不起」邊撫摸了她們的頭。

我把鎖鏈放入袋子,與魔核的袋子一起交給波奇保管。

「莉薩,從下一個敵人開始,回收魔核的時候我讓波奇和小玉也輪流去做,你把位置和做法告訴她們。」

「好的,我明白了。」

「知道了?喲。」

「系的?」

大家有干勁比什么都好。

還有,我有點在意,所以向波奇發問:

「對了,波奇。」

「是喲。」

「可以不用勉強加上『喲』的喔?」

「不加『喲』會被懲罰喲。」

原來如此,認為是處事之道而加進去的嗎?反正我是扮演暫時的主人,不矯正也可以吧?

「我知道了,不勉強加上我也不會對你生氣的,所以照你想說的就好。」

「是的……喲。」

我向成為灶馬蟋蟀的犧牲者的某人合掌,「南無——」地祈禱了冥福后,走出房間。姑且先將死者的名字做了筆記。

比較了戰斗前確認過的數值和現在的數值,僅有精力值稍微有些變化,其他的數值沒有改變。

只要一起的話經驗便不會累積嗎?經驗值顯示的百分比毫無變化。

那么補給部隊和神官之類又是如何提升等級?

若三個人的等級能夠上升,即使在逃脫的旅途中人數增加了,我也能夠隱藏能力,但是

要到達那樣沒那么容易嗎。

既然這如同游戲一般,用游戲的方式試看看吧?

「小玉,附近如果掉了跟剛才的魔核差不多大小的石頭,撿一顆給我。」

「系的!」

前方的通道是岔路,最終雖然連接到同一個房間,但是有一條路中途有房間。無論選擇

哪一條道路都有魔物,不過中途房間的魔物是兩只等級十的毛蟲,而且再往前,道路上有幸存者。

……要救嗎?

「路分開了?喵。」

交叉點一進入視線范圍,小玉立刻就傳來報告。明明不用奇怪的語尾來塑造形象也可以的。

我稱贊小玉,摸摸她的頭,她好像被我逗得很開心。

波奇似乎很羨慕的樣子,我便也「砰砰」地輕拍她的頭。

兩人的頭都在我胸部的高度,所以很容易撫摸,大約一百一十公分吧?莉薩比我還高——一百六十五公分左右。

「走右邊的路喔!」

我們踏上了通道。雷達上看來理應進入了視野范圍才對?

「上面有蟲——喲。」

小玉警告道。這回是模仿波奇嗎?

好了,要怎么打倒看不到的敵人。

……對了,有好方法。盡管不曉得辦不辦得到,試試看吧。

我掌握雷達上大概的位置,望向該處。

緊接著,魔物的名字與等級在AR顯示上出現。

太好了!我咻咻咻地無差別連射顯示文字的周遭,魔法槍的威力維持最小。

中途有一發打中了,毛蟲「啪噠」掉到地上。

「小玉,用石頭丟它。」

小玉丟了約莫三顆石頭,有兩發打中后被毛蟲的身體表面彈開,僅有一發造成了傷害。

毛蟲慢吞吞地靠近。

「波奇、小玉,退下。莉薩,到前面。只要一次,從我后面突擊那家伙!」

我以最小限度的踢擊,一邊回避毛蟲的身體沖撞攻擊,一邊爭取時間。總覺得,好像踢皮球的觸感。

在那個空檔,莉薩用槍尾敲擊,由于矛頭的固定并不完善,因此命令她暫時使用槍尾。但就算如此,也讓毛蟲的體力稍微減少了。

確認此事之后,我發射數發魔法槍,斷了毛蟲的命脈。

話說回來,和龍之谷時不同,擊敗的魔物尸體并沒有自動回收到儲倉里。那個時候也是,在打倒最后一只后才有戰利品紀錄,所以或許打敗全部敵人就是條件。

「莉薩、小玉,回收魔核交給你們了。波奇跟我來,前面還有一只。」

小玉遞給波奇推積如山的投擲用石頭。小玉……你撿了多少顆?

在房間中的,是和剛才毛蟲同種類的魔物。

而且地面上有著年輕女人與看似奴隸少年的「尸體」。與方才灶馬蟋繂的時候不同,并未吃得到處都是。

「波奇,進入房間以后從那家伙的側面丟石頭,石頭沒有了的話就回到莉薩她們那里。」

我大搖大擺地走進房間,并用魔法槍射擊。

波奇按照指示從近處連續丟擲兩顆石頭,完全命中了,不過被丟擲石頭的毛蟲朝波奇的方向吐出了毒液。

因為波奇的危機使我寒毛直豎,但是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踢了毛蟲的側頭部,讓方向偏離。力道比我預料得還大,憑那個踢擊即踢陷毛蟲的頭,讓它無法動彈。傳至腳底的觸感有一點惡心。

總算是成功避開毒液吐到波奇身上的這件事,不過被毒液嚇了一跳的波奇往通道逃了出去。

而且,朝著與來時相反方向的通道。

是呆呆地搞錯路了吧。

「波奇,停下來!」

我立即追了上去,由于要繞過毛蟲,慢了 一步。

「嗚哇?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嗯?是誰?不是波奇的聲音。是在通道上的男人嗎!

用雷達觀看,位置很糟糕。

「波奇,停下來啊!」

我沖刺靠近她,抓住她的后頸拎起來。

感覺在彎路前方看見了男人的背影,但追上去之前,男人的光點遂從雷達上消失了。

話雖如此,年輕男子為何要逃呢?

把波奇和魔物搞錯了嗎?

還是對在剛才的房間里成為毛蟲犧牲者的兩人感到內疚……

不管是什么,這個迷宮是比我所以為的還要危險的地方,對于這些孩子們的安全,不多加照顧是不行的。

「小少爺!你沒事吧!」

「沒事吧??」

莉薩和小玉奔跑追了過來。

「啊,我沒事,回去剛才的房間回收魔核吧!」

「對不起喲。」

波奇垂下雙耳向我道歉,尾巴也縮進了大腿之間。對于波奇的失敗我并不生氣,但要是又陷入恐慌會危及性命,斥責她比較好吧?

「波奇,如果像剛才一樣危險,你逃跑也沒關系。但是不可以慌張,知道了嗎?」

「……是喲。」

我砰砰地拍著她因反省而泄氣的頭,給予她鼓勵。

V獲得稱號「訓練師」

訓練什么的真沒禮貌哪。希望稱之為教育。

一回到房間,莉薩和小玉解體巨大毛蟲的姿態映入眼簾。感覺有一點超現實。

我將死掉的三人名字做了筆記,同時躊躇該不該調查他們的遺體是否留下什么有用的東西。我怎么樣都下不了碰觸遺體的決心,猶豫了之后,莉薩很會看臉色地命令波奇調查。

「衣服也要脫掉嗎?」

「鞋子要拿,衣服放著就好。」

盡管波奇問我,但衣服根本不需要吧?如今是因為注意到獸娘們沒有穿鞋子,才命令只回收鞋子而已。

波奇把回收后的物品遞交給我。少年奴隸的遺體上什么也沒有留下,不過女性遺體上還留著小錢包、戒指與項煉等等的寶石飾品。

我在儲倉中建立遺物資料夾,并且在那下方新增名字資料夾,將遺物放進那里。如果有遺族,之后把物品交給他們吧。忽然間想起來,我剪下兩人的頭發各一撮新增到遺物里頭。

回收的鞋子讓波奇和小玉穿上。

體格最好的莉薩留待下一次。因為在這條路前方有個巨蛇的房間,那里應該殘留著剛才年輕男子的鞋子,所以不會讓她等太久吧。

即使威力薄弱,讓她們嘗試攻擊的實驗似乎成功了。小玉和莉薩上升了一級,波奇則是兩級。

而她們的技能好像是等級一旦提升,便能自動學會的樣子。波奇取得投擲技能,小玉是收集技能,莉薩是解體技能。

呃,莉薩的技能充滿違和感。

長槍分明是以白色來顯示,解體卻變成灰色顯示。波奇和小玉的技能也是灰色。

假設與我的技能顯示相同,是還未被設定成有效的緣故吧?若是被設定成有效,戰力就能一口氣變強,不過從我這里只能看見情報,不能像家用主機游戲般調整隊伍成員技能的配置。

反正到達出口前有一百間以上的房間,一步一步搞清楚吧。

我帶著獸娘們邁向下一個房間。



從那之后經過了六個房間,仍舊未遇到活人。尸體都看到數次了。

「主人,魔核的回收結束了。」

「好,稍微暫停一下。」

我從水袋中喝了 一口水,傳給莉薩她們。

不知何時,叫法從『小少爺』變成了『主人』。因為那個叫法比較好叫的樣子,就任由她去吧。

莉薩打算拔開水袋的塞子卻失手弄掉了,水從掉落的水袋里灑出,形了水洼。

「非、非常抱歉!主人!」

莉薩拚命撿拾水袋。手的動作不太靈活。

說起來,方才的戰斗中波奇與小玉的投擲命中率也很低哪!

「累了嗎?」

「非常抱歉!弄灑了寶貴的水,要怎么樣都可以,請懲罰我。」

太夸張了——不對,莉薩好像是真心覺得犯了大錯。

我沒有說過這是無限供水的水袋嗎?我想你們也差不多該注意到了。

比起那種事,倒不如確認她們的身體狀況。

「莉薩,水再取就有了。先不管那個,身體沒有不舒服嗎?」

「非常抱歉,從剛才開始身體就很沉重,無法隨心所欲行動。」

波奇和小玉似乎連喝水的力氣都沒有,咚地癱倒在地。

「不只是小憩,我們就先休息一陣子吧。」

我抱起波奇和小玉,依序給她們喝水。

餅乾沒有剩了,于是我取出儲倉里的切片肉乾。

從最初戰利品中的保鮮食物里挑選了相對看起來好吃的東西,雖然是名為天鹿這類沒聽

過的動物肉乾,但既然有鹿字就沒問題吧。

感覺三個人都輸給了瞌睡蟲,不過是因為肚子餓了嗎? 一把肉乾端到眼前,她們便以連手指都要啃光的氣勢狼吞虎咽起來。

「好吃好吃??」

「真美味!」

「啊,是肉乾。咬下去的時候鮮味在嘴巴里擴散,非常幸福。」

不,我倒不覺得是好吃到那種地步的東西。

「肉乾?好吃?」

「很好吃的!肉最厲害喲!」

莉薩依然在口中津津有味地咀嚼最開始的一片。是有多喜歡肉啊。

肉乾共有幾十公斤,因此我分配適當的份量給三個人吃。

「吃完以后,睡個三小時。」

波奇和小玉以看起來彷佛很幸福的表情,在我的身邊縮成一團進入夢鄉。莉薩則在似乎能守護兩人的位置上落坐。

「要野營的話我來。」

莉薩向我如此提出,但卻是一副完全無法保持清醒的神色。我再次命令她去睡覺,她總

算放松地躺下睡著了。

在三人睡覺的期間我觀察她們的角色狀態。

開始休息后的一個半小時左右,原為灰色的技能變成了白色。

感覺上是睡眠中才把升級反映在身體上。

簡直就像迷宮游戲的經典名作,處于馬廄之外的話就會老化,令人不禁打寒顫。

話雖如此,為什么三人憑藉升級,技能就增加了?像我一樣依據某個行動立即就能學會,這件事情不普遍嗎?

我們又突破了好幾個房間。之前休息的時候,在上升了三個等級的狀態下拚到極限,所以再突破兩個房間后就休息比較好。

「停下來!」

小玉警告時沒有拖長語調真稀奇。

但是前方沒有敵人啊?

「怎么了?」

「地面?很怪?」

被以問句回話了。是有什么很怪,但我可不知道很怪的是什么啊?我目不轉睛凝視著,

地面的質感確實不同。

在用雙眼理解其不同之處以前,AR顯示竟出現了「陷阱:生命吸收」。

既然是迷宮,陷阱也是有的吧。因為到目前為止都沒有遇過陷阱,它便從我的意識之中消逝了。

「做得好,小玉——那里有陷阱,要注意!」

「系的!」

我撫摸小玉的頭與貓耳,臺詞的后半是針對波奇與莉薩所給予的警告。

我讓三人退后,嘗試朝有陷阱的地方丟石頭,卻沒有啟動。從陷阱的名字來思考,是只對生物有反應吧。

至于啟動的范圍并未顯示,因此我不曉得穿越旁側是否安全。更別提要讓獸娘的某一人嘗試去踩。

即使在地圖上確認,也沒有能繞道的路。

既然對生命有反應,可不可以用魔物來誘導呢?

幸虧,在這條通路稍前一些的房間有數只老鼠魔物,遠距離丟石頭以聲音誘出來看看吧。

我從小玉那里拿取石頭,嘗試連續丟了三顆。

「老鼠來了?」

接收到小玉的報告,我讓三人退后。這里的老鼠為十級且能力很弱,但是卻以二到四只的團體方式行動。說不定也會有突破陷阱的家伙,因此我稍微拉開一段距離。

老鼠與其說是被陷阱,不如說是在里面被黑色火花逮住。結果看來,三只老鼠全部都中了,這條通路上似乎被設置了多達三個陷阱。

V獲得技能「解除陷阱」。

V獲得技能「利用陷阱」。

V獲得技能「發現陷阱」。

陷阱系的技能各式各樣且看似頗有用處,我立即分配技能點數設定成有效。



莉薩使出渾身力氣向著巨大青蛙的嘴巴施放刺擊。

波奇用棍棒從側方飛撲打擊吸引注意力,小玉則從另一側用短劍刺入青蛙的大眼給予致

命一擊。

「很好!做得很棒!」

「是!」

「系?」

「喲!」

我稱贊三人第一次只靠自己便干掉魔物。

對方單體只有等級十級,特殊攻擊僅有舌頭束縛,因此我試著讓她們攻擊看看,似乎游刃有余。果然獸人的戰斗能力比同等級的人族還要高吧!

眼前的大廳在長度及高度上,有至今為只的房間三倍大。雖然如此寬廣,可能有其他敵人在其中,但雷達上并未顯示出光點。

這個大廳的尾端有間房子,正確來說是被整齊地垂直切成兩半的房子。恐怕是迷宮建造之際被卷入的房子吧!可惜的是雷達上并沒有人影。

莉薩在解體青蛙,波奇與小玉則戒備著出口。

這回輪到莉薩解體嗎?由于也事關技能,我一直讓她們以輪流的方式替換職責。

「波奇、小玉,我們去那間房子調查,跟上來。」

在地圖上確認過了,周邊沒有敵人所以不需要戒備了吧!我帶著兩人走向房屋。

房子里沒有活人也沒有尸體,卻有各式各樣的物品。看起來是如同資產家的秘密小屋一樣的地方。

一進入屋內,照明設施便自動點亮。是施了魔法嗎?好像能取下來的樣子,我取下一個燈泡,卻即刻熄滅了。是專門用于擺設的吧。

目光先行對上的是被懸掛在墻上的兩把儀式用短劍,我試著以AR顯示去確認,意料之外地具備不賴的攻擊力,是很實用的東西。反正尺寸也很順手,讓波奇和小玉用吧!

非常老套地,我發現墻壁上掛著的畫后方有隱藏保險箱,于是以魔法槍射擊開鎖,檢查里面。除了裝著金幣的袋子與寶石,尚有名為龍鱗粉的魔法素材裝在幾支小瓶子里。

持有者是煉金術師嗎?

彷佛要證實我的推測般,我們在別的地方發現了幾瓶回復魔法藥,果然沒錯。

此外,還在書架上找到了幾本魔法書及一個魔法卷軸。

我雖然不知道卷軸的使用方法,可是一起排放著的某本書中似乎有說明。在獸娘們小睡片刻之際,再細讀查詢看看使用方法吧!

我回收了體積大的寶石飾品,但美術品之類的大型物件則棄之不理。畢竟盡管儲倉是無限制儲存,但無意義地收納的話整理很費時。

美術品之中唯獨有兩個標本座臺留下來。

雖然不關我的事但這是在修理中吧?若是奇幻生物的標本還真想看看。

V獲得技能「發掘」。

V獲得技能「發現寳物」。

V獲得技能「寳箱開鎖」。

在廚房發現了點火魔具。魔法物品就只有這個,不過我決定把平底鍋、湯鍋及四人份餐具放入麻布袋里帶走。

由于有裝滿水的水瓶,作為和其他人會合時的準備,我將在儲倉中取出的普通水袋里也補滿了水。

其他還有多不勝數、酒壺大小的素燒陶器小瓶,我倒入油,做成臨時的火焰瓶,收進儲倉內。

「這里,有肉乾的味道!啲——」

波奇以歌唱般的聲調向我報告,于是我走向那里。倒塌的家具另一邊似乎有食材庫,波奇和小玉一頭鉆入家具間的縫隙。

因為很危險,我便讓她們退后,接著依序搬動家具制造進入的空間。

在食材庫中,發現了三大塊黑面包、起司和熏制肉塊。其余尚有看似裝了高級紅酒的木桶,我遂趁兩人被肉吸引注意力的時候回收到儲倉中。

「波奇、小玉,要嘗嘗看味道嗎?」

「系?」

「要喲!」

用AR顯示確認沒有有腐壞后,我遂把起司與熏肉各切一片遞給波奇和小玉。

「美味美味?」

「哈嗚?好吃到覺得很幸福喲!」

波奇和小玉是覺得光搖尾巴還不夠嗎?竟然揮舞著緊抓食物的手來表現喜悅。

我也嘗試吃了一小片起司,非常好吃,如同切達起司的濃厚味道。

「剩下的和莉薩一起吃吧!」

「莉薩會很高興?」

「沒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