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約會

第一卷 第四章 約會

「我是佐藤,一直以來雖然會有年齡比我小的女孩親近我,卻總是停留在朋友階段,從未發展成戀人。不知為何,我中意的對象必定年齡比我大。」

我被毫不客氣的敲門聲給吵醒。

「佐藤先生,起來了嗎?」

「啊,現在起床了。」

從緊閉的窗戶間隙流泄出了早晨日光。房間盡管有窗戶,但由于是只有臉能探出的狹小程度,連玻璃也沒有鑲嵌。我想起來了,不知是不是換氣用的,瑪莎叮嚀我睡覺的時候為了安全得要關上。

我簡單地檢查儀容,走向門口。

明明經過了一個晚上,卻沒有長胡子。

說起來十五歲左右的我并沒有長胡子,記得大學入學后開始長胡子的時候,我歡天喜地

到處炫耀。

然而卻立刻被當時的女朋友給剃掉了。

頭發也沒有睡翹,我便穿上昨天買的白色剌繡長袍,走出房間。

「早。」

「快點,女朋友來接你了喔!」

啊?我因為工作忙碌,被女朋友甩了有半年了說。

目前為止,我在這個都市的熟人只有十根手指能數得出來的數量。和瑪莎一同下樓后,看見魔法兵潔娜正在等待我。

「早安!佐藤先生。」

「早安,今天的衣服很可愛呢。」

今天潔娜沒有值勤嗎?并沒有穿上士兵的衣服。

白色上衣搭配水藍色裙子,肩上披著稍大的粉黃色披肩。雖然感覺有一點鄉土味,但她天生麗質,所以給人清純的印象。

美少女好處多多呢!

記得她應該是扭傷了,可以四處跑嗎?

「扭傷的腳怎么樣了?」

「是,昨天被加爾雷恩神殿的神官大人治好了。」

喔唔好神奇——!是神官幫忙治療的嗎?究竟神圣魔法是什么呢,好想看一次。

「今、今天沒有值勤,我想帶佐藤先生,不是,是協助佐藤先生參觀市內。」

不需要那樣用力說話也沒關系,她的眼珠正在打轉。

是因為我覺得像小動物的舉止很有趣的關系嗎?她的臉上壟罩著不安。

唉唷,糟糕。

「謝謝,請務必帶我參觀。」

「好的!」

我一拜托她,潔娜便以花朵綻放般的笑靨強而有力地回應我。

嗯,年輕真是耀眼啊!

我僅洗了把臉,遂和潔娜出門。

早餐要在東方大道的早市上擺攤的路邊儺吃。她分明應該是貴族的大小姐,卻不排斥那里的樣子。

乘著風,熬煮的「醬油」味誘惑著我的鼻子。

「這個味道是醬油嗎?」

「是的,是王祖大和大人所制作的兩大調味料之一。也有出口到各個國家,佐藤先生的故鄉沒有嗎?」

「不,因為很久沒聞到了。」

「啊,是這樣的呀!」

不出所料,大和就是寫作「大和」的樣子,還有一個調味料是什么?果然是味噌嗎?

潔娜走向招著手的攤位。

灘位正用油炸著什么,是可樂餅嗎?

「大叔,請給我兩個圣留炸餅。」

「好,很快就炸好,等一下啊。」

以動物脂肪制成的油來炸的嗎?味道很沖。

「今天莉莉歐沒有跟你一起嗎?」

「因為莉莉歐昨天剛遠征回來,還在房間睡覺。」

潔娜拿了被某種葉子卷起來的可樂餅,將一個遞給了我。因為一個要一枚銅幣,我在潔娜的手抽不出空的時候,付錢給可樂餅店的大叔。

「哎呀,我本來想作為昨天的謝禮請你吃。」

「不用不用,你們送我到圣留市,還幫助我進到市內,那樣就很夠了。」

我決定在離灘位很近的石頭長板凳上吃。

石頭長板凳上沾了一些泥土,所以我從背包中拿出毛巾鋪在潔娜和我坐的地方之后才坐下。

「欸嘿嘿,有公主的感覺。」

她彷佛羞澀又開心地,將兩手拿著的可樂餅鳥啄似的小口咬下。

我一邊欣賞她的樣子,也咬下了可樂餅。

沒有肉的馬鈴薯可樂餅格外美味,不過油不好的關系嗎?有一點膩。要是吃兩個以上,

胃絕對會很難受。

「這個圣留炸餅,是莉莉歐的男朋友推廣的料理唷!」

「嘿?他是廚師嗎?」

「不是,他不會做料理,卻知道各種各樣料理的做法,是個奇怪的人。」

呼,妄下結論是很危險,但該不會是日本人?

說過的大和也好,好像除了我以外也有來到這個世界的日本人存在。搞不好,只要走進衣柜里就能通過之類的,可以簡單地來來去去呢!(注:暗喻納尼亞傳奇)

有個拿著裝花的手提小竹籃的小女孩,靠近了先吃完而無所事事的我。

「大爺,請買花吧!」

幼小女孩在遞出小花朵的姿勢下停格了。

從剛才開始便悄悄看著這里,所以抓準了吃完的時機吧?年紀幼小卻很深思熟慮。

「好啊,多少錢?」

「一束劣幣一枚。」

我用劣幣買了花。

幼小女孩彷佛很喜悅地道謝,跑向下一個候補客人。

我把花直接送給潔娜,當然,等到她吃完可樂餅并擦手之后。

潔娜露出很意外的表情。

呃,沒有這之外的選項了吧?

「那個,我可以收下嗎?」

「可以,不收下的話我會困擾。」

畢竟也不可能丟掉嘛!

潔娜浮現出像是要回味喜悅般幸福的笑容。

咦?是那么高興的東西嗎?罷了,看在她開心的份上就好了。

為了換換口味,我吃了正在販賣的瓜類水果,它被切成方便吃的尺寸,并且挑戰了淋上醬油的烤根莖類食物。雖然感覺微妙,卻和外表相反,十分好吃。

但是,接下來潔娜介紹給我的灘位,有怪異的氛圍。

「這個叫作炸龍翅,是把蝙蝠的翅膀炸了以后再涂上黑味噌的食物。是圣留市自古以來就有的名產喔!」

是比擬蝙蝠的翅膀為龍的翅膀吧?看來是有一番由來的食物。

我相信潔娜所說的,比外觀看起來更好吃,因此決定買下兩支。

「對不起,大姊姊。」

在支付兩人份金額時,聽見了在后方潔娜的短暫悲鳴聲,似乎是小孩子撞上了她。

那倒是還好,不過潔娜的白上衣徹底沾上了味噌,毀于一旦。

「跟媽媽借的上衣……」她囁嚅著,淚水在眼眶打轉。

要是去昨天的鐵普塔大道的店,能弄得掉污垢嗎?

「那個——你們看起來很困擾吧?有沒有需要咒術士幫忙的地方?」

「不好意思,我們需要的是能幫忙清掉染色的洗衣店。」

這種時候還提咒術士,希望你看看場合啊!

「不,我會使用生活魔法,所以能把污垢弄乾凈。」

什么,是那樣的職業嗎。

登場的時機那么湊巧,不免令人擔心,但更優先的是弄掉衣服的臟污。

「那么,拜托了。」

「好的,洗凈魔法和烘乾魔法的組合要三枚大銅幣。」

殺價也很麻煩,我遂依照她所說的支付了三枚大銅幣讓她施展魔法。

「那么,首先將污垢去掉。■■■ ■■■■ ■■■■■ 柔洗凈。」

被施展生活魔法的潔娜,變得全身濕透。

上衣很透明,看得到替代胸罩的背心,我將從背包中拿出的大毛巾披在她的肩上,周遭的家伙們傳來失望的聲響,我加以無視。

直至剛才還徹底沾附上衣的味噌臟污,被徹底去掉了。

不愧是魔法。

「接下來要烘乾。■■■ ■■■■■ 烘乾。」

彷佛被烘乾機烘過,潔娜的上衣乾了。

我確認衣服不透了之后,便將毛巾從肩上拿開。當時我的手也進入了烘乾魔法范圍的關系,有被像是吹風機吹著的感觸。

V獲得技能「生活魔法」。

喔喔!只要這樣就能獲得?

真簡單的魔法技能。或許是游戲里無法詠唱,以此取得平衡也說不定。

咒術士女孩完成魔法施展后,遂消失在人潮之中。

對了,難得有會使用魔法的人在,請教一下吧!

既然能使用生活魔法,就替代得了洗衣機和吹風機,或許也有替代淋浴的魔法也說不定。

「潔娜,魔法咒語要怎么詠唱呢?」

「咒語嗎?」

「是的,怎么發音的呢?我覺得很不可思議。」

「也是呢——風魔法大致上是從『■■■■』起頭的,硬要轉換成語言的話,是『溜——哩呀(略)啦——嚕咧哩啦——歐』。不過,對第一次的人來說剛開始是詠唱不來的,

但至少大部分的人都做得到背誦。」

潔娜低著頭,露出一副「該怎么說明才好呢」的思考表情。

「……節奏。嗯,把剛才慢慢念出來的咒語,邊打拍子邊唱成歌曲。然后保持一定節奏的狀態下,逐漸加快節拍,就會變成『■■■■』!應該是的!」

我嘗試性地稍稍練習了一下潔娜最開頭教的片語,不過并沒有因為練習而變得能夠詠唱。

「真的是很難呢。」

「那是當然的,詠唱一般是要練習好幾年。」

「潔娜在能使用風魔法之前,修練了幾年呢?」

「正式的修練期間大約三年,但是現在想想,總覺得日常生活的各種習慣都是為了成為魔法師所做的準備呢?」

是做了什么樣的事情啊?與其說潔娜的笑臉上有一絲陰霾,不如說是摻雜著苦澀。

「從朗讀魔法史歷史的兒童繪本開始,配合音樂吟誦、口齒練習、腹式呼吸、能感受魔法流動的玩具,從學習到玩樂全部,都是為了成長為魔法師而編列的練習。」

原來如此,英才教育嗎?日本也有因從小開始學習而不能和朋友玩樂的孩子。

或許有一點離題了。

「以那種方式教育你的父母親并沒有什么其他的意圖喔?畢竟能使用魔法是很快樂的,

你也抱持總有一天要在天空飛行的目標吧。」

我感受到潔娜郁悶的氣氛,慌張地跟著應和。

「佐藤先生,佐藤先生是為什么想要練習魔法呢?是因為對生意有幫助嗎?」

「不是,因為旅館沒有浴池,我想如果有生活魔法,不用在屋外洗澡就能解決了吧!」

為了緩和氣氛,我盡可能說了令人覺得愚蠢的話。

看來成為丑角有了價值,潔娜以水汪汪的眼睛看向我后,噴笑了。

「啊哈哈哈哈!因、因為那種理由而以魔法師為目標的人,我第一次看到!」

那么有趣嗎?

潔娜是被戳到笑點嗎,笑得停不下來的樣子。

「有那么奇怪嗎?」

我覺得是格外正經的理由啊?因為是把不方便的事情變得方便啊?

「很奇怪!」

她立刻回答。

「因為,有學習生活魔法的勞力與資金的話,在家里建一座浴池不是比較快嗎?而且燒熱水的勞力,只要雇用助手或購買奴隸就沒有問題了。」

是那樣嗎——?

可以做到的事情就自己來!我是這么想,不過在這里,雇用勞動力也在容許范圍內嗎。人事費似乎也很便宜。

但是,好不容易學了那么多,找找入門書從口齒練習開始看看吧!

還有,在對話間,我獲得了「低調」技能與「小丑」、「紳士」的稱號。

剛才沒有閑暇去注意記錄畫面呢!

微妙的氛圍也散去了,我們繼續邊吃邊逛。

下一個目標,是飄散甘甜香氣的甜食區。

「這個叫作炸甘薯,把蒸熟的甘薯過濾后制成的餡,揉進小麥面團里炸。」

用長得像地瓜的薯類揉合制成的甜面包嗎?奇妙地有和式風味。

我邊啃著炸甘薯,邊喝像是清淡姜湯的暖和飲料。

「這家店是莉莉歐先前告訴我的。」

她邊說邊介紹給我的,是昨天和瑪莎一起吃過糖漿的露天灘販,店主大叔穿著和那個叫賣男子同樣的圍裙。

總之,我將兩枚銅幣遞給大叔買了兩人份,他拿出兩根棒子,放入茶色的液體中轉呀轉地拿了出來。

難得她帶我來,說出昨天吃過了會對她很抱歉,裝作很久以前吃過吧!

「糖漿嗎?好懷念呢!」

「你知道嗎? J

她看起來感到有點遺憾,給她驚訝的反應比較好嗎——兀自反省。

「我所知的糖漿是無色透明的東西,所以起初我并不知道是什么。」

「貴族大人,無色透明的是使用米和砂糖的高級品,這個是給庶民吃的,使用甘薯、加波瓜和麥芽制成,所以才會是茶色。」

大叔以超絕反應插話進來。

誰是貴族?看起來又不像是對潔娜說的。

「大叔,我是平民喔!以前一個熟人給我的就是透明的,我并不知道是高級品。」

因為在廟會才兩百日圓而已。

那之后,我們逛了許許多多灘販,享受人群的熱鬧。

今天也買了蜂蜜餡的烘焙點心作為慰勞門前旅館的女孩子們的土產,她們一定會很高興。

充分吃飽喝足了,我們這次逛了雜貨類的露天灘販。

我對賣著可愛貝殼與素燒陶瓶的店家產生了興趣,不知為何,貝殼的市場行情價很高。

問了問店主婆婆,說這個貝殼是藥的容器。

「小少爺,這個軟膏很有效喔!」

「有什么樣的效用呢?」

「割傷、皸裂等等都有效。如果賜給傭人,他們會像拉車的馬匹一樣地奮力工作唷!」

滿是皺紋的老店主的手,確實比門前旅館的老板娘的裂痕還少。

既然都吃了老板娘美味的料理,就當作土產買給她吧!雖說貴,也才幾枚銅幣。

「那么,我要買五個。」

「這樣的話,本來是銅幣十五枚,算你十二枚。」

喂喂,那比市場行情還便宜吧!

我打算就那樣買下,從口袋中正要取錢時,潔娜纖細的手制止了我。

「婆婆,有一點貴。之前來的時候一個兩枚銅幣不是嗎?我們買了五個所以請算我們九枚。」

喔喔,潔娜笑著開始了無理的殺價。

「因為有男伴所以我剛才沒注意到,你是和莉莉歐一起的孩子吧?少于十枚銅幣沒有辦法喔!」

「那么,請附贈這邊小的三個。」

判斷降不了價格的潔娜,指著我要買的軟膏旁邊的小貝殼,要求當作贈品。以體積看來,小的三個約有大的一個的容量。

「真是的,要模仿莉莉歐的話,婚期會愈來愈遠的喔!贈送小的一個,沒辦法更多了。」

「好,那就可以了。」

提到婚期時,潔娜的臉頰微微抽動了一下,但依舊保持和藹可親的表情完成了殺價。因為還只有十七歲,我覺得去在意婚期有點太早了。

婆婆以熟練的手法用葉子將貝殼包住,并以某種細細的植物藤蔓所制成的繩子綁結固定。

要是維持未包裝狀態,在帶回去前就會弄臟背包里面。

我向幫我殺價的潔娜道謝,送給她一個軟膏貝殼。

原本就是預定要送給她的。

由于來到了露天灘販的最末端,這回讓她帶我參觀別的地方。

「這樣的地方真的可以嗎?」

「是的,風很舒服。」

「呵呵,也是呢!」

潔娜一邊竊笑一邊眺望眼底下的景色。

這里是,市墻的其中一座塔。由于從露天攤販道路的末端看來位置頗近,便讓她帶我來了。畢竟是軍事設施,魔法兵潔娜要是不一起的話無法參觀。

潔娜似乎特別有名,明明穿著便服,仍安然被放行了。

「可是,雖然是我拜托的,讓外人進入軍事設施可以嗎?」

「是的,因為會來攻擊像圣留市這般鄉下都市的頂多只有飛龍,鄰近的小國近數百年不曾攻打過來。和亞人之間的戰爭,也是過去十年以上的事了。」

嗯——在圣留市的亞人奴隸,是那個時候俘虜的嗎?

「潔娜,那個風車是什么設施呢?」

「那個嗎?是磨面粉用的。飛龍襲擊過來的話,能馬上變成炮臺。」

炮臺?街上耶?

「從那種地方射擊大炮,民宅不會受到波及嗎?」

「雖然也有炮彈,但襲擊飛龍的是網子或空包彈。」

「原來如此,是用來驅趕的設施嗎?」

「是的,會逼到另一邊的莊圔后再殲滅。」

話是這么說,但田園好像會荒蕪耶?

是因為看得出我相當有興趣嗎?她決定要帶我去參觀風車和莊園。

本來就想稍后再拜托她的,真是幸運。

在前往附近風車的途中,她說有巴里恩神殿,因此去參觀了一下。昨天發表可疑演說的是札伊庫恩神殿嗎?潔娜說幫她治療的是加爾雷恩神殿。神明名字最后都有恩字嗎?

「啊,看得到了唷!」

在離露天灘位的幾條路之外發現了巴里恩神殿。

占地相當大,有九百坪吧?大約是三十間民宅大小的用地。

外側的圍墻直接變成了建筑物的外墻,一進入石拱門入口,即瞧見停車空地以及被固定為敞開狀態的入口。

停車空地停著看似很貴的馬車,雖然是個人偏見,但有富豪神職者的感覺。

我被潔娜拉著手進入殿內。

建筑物里頭是一間深達十公尺、天花板高聳的房間。在房間后方放置著垂簾布幕與彷佛是圣徽的象徵圖案,幾位神官和帶著孩子的商人般的人,正在進行洗禮儀式。

天花板上沒有彩色玻璃,卻有采光的窗。墻壁上半部畫著握有劍的騎士與長角的惡魔在戰斗的壁畫。構圖很微妙,卻是幅特別有魄力的畫。

「那是魔王與初代勇者大人戰斗的樣子。」

「嘿,我以為肯定是騎士呢。」

「散發那藍色光芒的是圣劍,如果是騎士大人的圖,就算拿著魔法劍,也會被畫成紅光的劍,所以很容易作區分唷!」

話又說回來,我拿的圣劍最初也是發出藍光吧?但是,那也只是最初,途中就開始不發光了。

「勇者以外的人來拿圣劍也不會發出藍光嗎?」

「如果被圣劍認同,應該會發出藍色的光輝,王祖大和大人所留下來的圣劍朱路拉霍恩和護國圣劍光之劍,也曾在后世被沒有勇者稱號的人配戴。」

嗯——「如果被圣劍認同」嗎?

因為我對勇氣沒有自信,并不認為會被認同。但是,光之劍很有名所以我知道,朱路拉霍恩就不曾聽過了哪!

說起來我也得到很多稱號了吧?畢竟都打倒龍了,拿到勇者的稱號了沒有?

我這么想著,調查了一下稱號欄,發現意料之外的稱號。

——「弒神者」?

我慌慌張張地再次確認紀錄,幸好,紀錄尚未被洗掉。

在流星雨擊倒敵人的通知的間隙中,「獲得稱號——」的訊息也同時混雜在里面。

稱號連續著「弒蜥蜴人者」、「弒龍者〔下級〕」、「弒龍者〔成龍〕」、「弒龍者〔古龍〕」、「弒龍者〔天龍〕」等等,稱號并非只有「弒——」,「——也有之災」、「——的天敵」這類的。

于是,在這些最后——

V打倒了龍神阿空加古拉!

V獲得稱號「弒神者」。

——出現了。

你相信神嗎?

是這樣啊,流星雨也會殺神啊?是這樣,會殺啊……

雖然焦急地發出了三連擊,但要是一發就停止了的話,便會被生氣的神明逆襲也說不定嘍?就當作是轉禍為福吧!

當我對于那樣的事實感到愕然而沉默之時,有著悅耳聲音的少女由后方插話進來。

「并不是能使用圣劍就好,可以和魔王戰斗的,只有能回應幼小女神巴里恩大人召喚的勇者而已。在揮舞著被神明授予的圣劍的勇者大人面前,即使是魔王也只能俯首稱臣。」

一轉過頭,穿著以朱紅色作為基調的洋式神官服的少女站在那里。

是眼瞳的色素很淡的關系嗎,總覺得連存在感都很薄弱。她與其他的神官穿不同的服裝,是很偉大的人嗎?

在她的臉旁,資訊以AR顯示的方式羅列著。

嗯,真方便。

「巫女歐奈大人。」

「好久不見,馬利安泰魯家的潔娜,令弟還好嗎?」

「是,因為明年要繼承家業,所以正拚命地學習。」

「這樣子啊,有什么困擾的事情的話,不要客氣,過來找我吧。」

「好的,謝謝。」

和巫女交談的潔娜回頭,將她介紹給我。

「歐奈大人是伯爵大人的千金,因為我母親是奶媽的關系,她很照顧我弟弟。」

原來如此,千金小姐對潔娜的弟弟有好感吧?僅僅為了詢問近況,便特意過來搭話。

「初次見面,我是旅行商人,名叫佐藤。」

「我是侍奉巴里恩神的巫女歐奈,請忘記潔娜所說的家世,因為對巫女來說世俗的階級是無意義的。」

就像和尚出家一樣嗎?

她比潔娜年紀還小,卻因為性格穩重,有著愛護女兒的母親般的氛圍。

「不過,我安心了,就算是只對魔法修練有興趣的潔娜,也終于有春天來訪了。」

「不,不是,不是的——佐藤先生是……那個,認識不久,那個。」

潔娜對戀愛的事很不習慣嗎?她對巫女的話動搖了,開始慌亂不已地尋找理由。

我是有好感,卻還不到戀愛的感情,不過,我不想要被否定,如此思春期般的感情似乎會變成燙手山芋的樣子。

不對,與其說我是天真爛漫,不如說是想回憶學生時代呢!

本想與巫女再聊一陣子,由于入口發生了騷動,遂無可奈何地中斷了。

「神官大人,波利爾老爺性命垂危,請當作是積個功德,前去看診吧!」

「波利爾大人嗎?我們這樣的一般神官,無法抑制住大人的病。」

「那么,請巫女大人!」

「波利爾大人的屋宅在西街不是嗎!把被授予神諭的巫女大人帶到那種妓院林立的場所,是不可能的!」

「通融一下吧!」

神官與闖進來的男性正在起爭執。

「潔娜,因為有重癥病患的樣子,我就告辭了。」

巫女那樣說道,遂走向神官與男性的方向。

「我去,請準備馬車。」

憤慨的神官與巫女的悄聲對話傳了過來,偷聽雖然不禮貌,但是我忘了將順風耳技能關閉,便聽了進去。

「歐奈大人,您不去伯爵大人那里傳達剛才的神諭可以嗎?」

「那個的話,就交給神官長負責。」

「可是,神諭中的『札伊庫恩神殿有災難』就代表前往有他們神殿的西街很危險不是嗎?」

「波利爾大人的宅邸離神殿很遠,沒問題。」

札伊庫恩神殿嗎?確實是在東街發表街頭演說的胖子神官長那邊沒錯。

為了聚集信徒而要進行些什么吧?

不過,即使發生了暴動,只要不接近就好了。只有潔娜一個人的話,把她抱到屋頂上避難就可以了。

我和潔娜走出神殿回到街道散步。

和樸素可愛的女孩在猶如歐洲鄉鎮的街道上散步,真的是很開心的一件事。

在這個都市中,一定間隔會配置公園、廣場與公用水井。

我們一邊走在通往其中一座公園的道路上,一邊遙望公園用地。

草皮修剪得短短的廣場,有帶著幼兒的老夫婦正在長椅上休憩。大約十名年輕人正在練習武術。公園的草地看似草皮卻似乎雜草叢生。

潔娜好像發現了什么東西,跑向生長在公園的大樹下。

「怎么了?」

「佐藤先生,我發現了這個。」

她以雙手手掌捧起的東西,是雛鳥。

在枝椏間流泄而下的光線中捧著雛鳥的美少女,簡直如畫一般讓人想用手機拍照上傳。

「樹上似乎有鳥巢。」

嗯—到樹枝那邊要兩公尺半嗎?不是不能跳上去,但有一點太超出人的能力范圍了。

如果抓住樹枝用懸吊的方式把身體甩上去辦得到嗎?

「那個,佐藤先生,能麻煩你嗎?」

由于潔娜怯生生地向我拜托,我很快便答應。

本來,我就有那個打算。

我接過雛鳥,首先抓住了樹枝,照那個狀態用單手懸吊把身體甩上去,讓雙腳搭在樹枝上,遂讓身體到了樹枝上面。因為必須要小心不傷到雛鳥,費了番功夫。

雛鳥的巢雖然是在往上兩根長著枝葉的樹枝上,但我并沒有花多大力氣就放了回去。歸還雛鳥的時候被成鳥給威嚇了,所以忍不住擔心那些努力張開鳥嘴、要求餌食的雛鳥們。

回去的時候由于能使用兩手,便輕而易舉地移動,由最后一根樹枝下來的時候,并沒有忘記先懸掛在樹枝后再下來。

因為要是就那樣跳下來,會讓潔娜擔心。

「佐藤先生真的很靈活呢!」

「不,沒有那樣的事。」

我一邊婉謝潔娜的贊美,回到閑聊話題。閑聊中我才知道剛才的「麻煩你」是潔娜為了爬上樹木而希望我幫忙舉起她。

還好我誤會了。淑女穿裙子爬樹是NG的唷!潔娜。

我一邊眺望年輕人們的訓練風景,一邊丟話題過去。

「潔娜,軍隊的訓練要做什么樣的事情呢?」

「是呢——士兵的訓練哪里都一樣,但是魔法兵會以不讓魔力枯竭為重點來培訓。過半數的魔法兵,都維持著可以全力使用魔法的狀態。」

分開訓練嗎。

確實魔力枯竭的魔法師沒有用處呢。

「魔法兵和魔法師依據屬性所被分配到的角色也不同,雖然對非軍人的人說會被覺得很驚奇,但火以外的屬性不太能使用直接攻擊魔法。」

確實猶如火刑拷問之類,火具備攻擊性。

「我的風有抵擋箭矢的風防御及抵擋攻城槌的氣壁,其他還有傳遞指令用的風之耳語等等,被視為重要戰力。使用飛行在上空偵查也很有用處,但是在伯爵領地中還沒有能施展飛行的人。」

說起來潔娜的目標是用飛行魔法來飛吧?

「如果變得能飛了,那個時候真想試看看空中約會呢!」

盡管我是開玩笑地講,潔娜的脖子卻都變紅了,并一邊咬唇邊一對我說:「敬……敬請

是很可愛,但我擔心她往后好像會被壞男人欺騙。

在離開公園不遠處發現了風車的高塔。

高塔雖然不能上去,但仍舊讓我參觀了 一樓的磨面粉工廠。

金屬強化后的粗柱豪放地叩隆叩隆地旋轉著的樣子,真讓我熱血沸騰。

但,這是普通的風車哪!如果是奇幻故事,我真希望會有精靈邊跳舞邊磨粉呢!

想到了一些疑問,我便問問潔娜。

「你們不用魔法來磨面粉嗎?」

「是做得到,但是用風車比較輕松唷!」

你在說什么啊?我被回以彷佛說著這句話的表情。說得也是呢——

下一個目的地的莊園,走過去稍嫌遙遠,因此我們在中央大道招了輛街頭載客的馬車。市內的話無關距離,大銅幣一枚就可以搭乘。

街頭載客馬車沒有屋頂,腰的位置大約是行人肩膀的高度,作為觀光用途非常適合。

馬車以人們小跑步的速度慢吞吞地前往市內。

和美少女一同在滿溢異國氛圍的街上兜風,心情真是愉悅。如果這個人是艷麗的巨乳美女的話就太棒了,但這是極其過分的奢求。

馬車離開主要街道,往北邊的工匠街前進。

一進入工匠街,有著不是蓋的肌肉質感、頑強印象的人們逐漸增加了。

穿越工坊與工廠的建筑物之間,再通過木材放置場后,即出來到了內墻的前面。往西邊前進一陣子,有一條西邊的外墻和內墻之間形成的狹窄小徑,那前方似乎就是領主的莊園。

「通過這里,離莊園就不遠了唷!」

「兩邊的墻壁聳立著,抬頭看真是有氣魄呢!」

「是呀!很牢靠對吧!」

潔娜雙手緊握,逼近過來。

猶如瞄準了那個時機,馬車晃動了,恐怕是壓到小石頭了吧?

「呀」

我接住了失去了平衡,往我的胸口撲通地飛撲而來的潔娜。

和之前穿著鎧甲的時候相比,柔軟度不一樣。盡管胸部很可憐地一片平坦,女性的柔軟度仍然健在。

若可以,想等成長個五年后再抱呢。

「沒事吧?」

「是,是的!不好意思,馬上就起身。」

潔娜手忙腳亂地起來,不那樣過意不去也行。

剎那間,我發覺車夫微微笑了。難道是故意的嗎!真是為情侶著想的好車夫。

前進了 一會兒,遂看見敞開的大門,以及門口的衛兵。車夫向士兵輕略點頭示意,便穿越大門進入了莊圔。

對于供應都市食材來說感覺太過狹小,但作為領主專用的田地來說又感覺太寬廣了。

馬車緩緩在田間小徑前進。

我將視線落向進行農作的人們,看起來彷佛在收割什么,我用遠觀技能遙遙望去,才明白是在收割昨天看過的加波瓜。

在市場雖然也見過,但是幫忙的小學生左右的孩子特別地多。

「那些孩子,我想大概是育幼院的孩子們。因為現在是收割期,街上的孩子們也可能需要來工作。」

「那些孩子們收割的加波瓜,很好吃嗎?」

「不好吃。軍中的伙食上雖然偶爾也會出現,但氣味難聞、苦味和溫味很重,所以非常不受好評。」

潔娜露出極為討厭的表情。

有那么討厭嗎?

「但是,明明那么不好吃,為什么還要種那么多呢?」

我邊將目光置于那片加波瓜田,邊以單純的問題反駁潔娜。

分明種植普通的薯類就好了,是因為營養豐富或卡路里高嗎?

「行政官員有說過,全年的收獲量是不固定的。每塊田地的收獲量也不多,為了要每個月能夠收成,幾乎不會停耕。況且它有肥沃休耕地的特性,托加波瓜的福,饑餓的人口銳減。」

多么方便神奇的蔬菜。以投機主義來說有很大的價值。

大概是要向我夸贊這位告訴她的行政官員吧!真是詳盡的解說呢,潔娜。

「不過因為只能在有圍墻包圍的莊園中種植,鄉下的糧食狀況倒是很嚴峻的樣子。」

莊園這里的外墻比大街上還更加低矮,大概有兩公尺半吧?

不在圍墻里面就不行,是為什么呢?是外面種植困難嗎?禁不起有害的獸類嗎?領主獨占了嗎?微妙的謎題。

「有什么理由嗎?」

「因為是哥布林最喜歡的東西。如果不種在有圍墻包圍的地方,哥布林靠過來的瞬間就會被吃得亂七八糟。所以,輸出到市外也是辦不到。」

喔喔,也有哥布林啊!

可以的話,希望絕對要從安全的地方看過一次。

「似乎也有隨意帶出去的人呢。」

「如果被發現,會被眨成奴隸的唷!」

看來也有一旦變得饑餓,不惜被貶成奴隸也行的偷竊者。

「那是抗龍塔。」

潔娜所指向的是莊園之中所建造的十二座大塔其中之一。但猶如街上的高塔那樣附有風車的,在能見范圍中只有兩座而已。

「比市內的塔還更有重量感。」

「是的,因為這里在飛龍與龍襲擊時,設置了擊退用的大型魔力炮,是非常堅固的塔。」

很遺憾地,由于抗龍塔的頂端有大炮,非軍人是不可以進入的。

剛才也想到一個問題,要在這種地方使用的話,不如在都市外面戰斗就好了,難得的田地荒蕪的話,收成也會減少吧!

我這么想著,向潔娜投出疑問。

「那是因為這里原本就是用來殲滅飛龍所準備的平地。」

飛龍襲擊本身已經不太發生了,拿來游玩又很浪費,當時的伯爵便決定作為莊園兼牧場來活用。

原來如此,是順序顛倒了啊!

馬車在宛如要綁縛住塔般建成的道路上前進,我發現了一座焦黑、連內部都毀壞的塔。

附近有一個在測量的人,是在修補中嗎?

「那座塔是飛龍破壞的嗎?」

「啊,那座是兩年前左右下級龍襲擊時被擊壞的塔,當時,有一半的塔倒塌,連城里都受到損害。不過,終究是擊退了。」

「擊退了嗎。」

「盡管只是下級,仍然是真正的龍,何況連飛龍要打倒龍都是不可能的。一定要是王祖大和大人這般的大魔法師,或是沙珈帝國的勇者才行。」

我不假思索地把目光移向儲倉,但是隱忍下來。

潔娜的話仍舊說了下去:

「雖然下級龍的時候就這樣解決了,四十年前黑色成龍襲擊過來的時候,完全敵不過。也許你不相信,就連外墻都被摧毀了喔!莊園的外墻很矮是因為在那之后才增建。」

「然后,是怎么擊退的呢?果然是勇者幫忙打退的嗎?」

「不是,吃完牧場里的山羊的黑龍,可能那樣就滿足了,悠悠哉哉地飛走了。說不定龍看到人類,就像我們看到螞蟻一樣呢!」

有那么大的實力差距嗎?

那樣的話,打倒龍的我,看來可以征服世界了呢。雖然我沒有那種熱情和野心就是了。

對了,在剛才的神殿里也聽到關于勇者這個存在吧?

「勇者大人嗎?沙珈帝國好像有召喚勇者的大魔法,由于召喚需要莫大的代價,是六十六年周期的魔王襲來以后就不再實施的秘術。大和大人與沙珈帝國的初代皇帝似乎也是被勇者召喚魔法叫來拯救世界的人唷!很棒吧!」

勇者是被召喚來的啊?果然是日本人嗎?王祖是大和,初代皇帝是嵯峨或是佐賀嗎(注:嵯峨、佐賀皆為日文姓氏,日文念音同沙珈)?圣劍的名字為王者之劍及光之劍的理由,

到這里我好像能理解了。

那個沙珈帝國什么的,似乎擁有能回歸原來世界的關鍵。為了不要忘記,寫在交流欄的記事本里吧!

「你說六十六年周期,是知道下次魔王什么時候襲擊過來嗎?」

「這是大家認為魔王何時會攻擊過來也不奇怪的時間點,但目前還沒有魔王出現的傳聞。」

嗯嗯,也有早就已經復活了,卻因為情報傳遞還差一點而沒傳遞到的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