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章 市內散步

第一卷 第三章 市內散步

「我是佐藤,學生時期只要存夠了打工錢,就會和女朋友與社團伙伴們去旅行。偶爾到海外,就能再次體認到日本的美好之處。在衛生與服務相關方面來看,我還從未到過超越日本的國家。」

我伸了個大懶腰,眺望滿溢異國風情的街道。

剛才馬上被帶到辦事處以致沒有發現,門口到街道之間建造了約莫半徑二十公尺的半圓形空間。是為了防止出入混亂?還是為了打仗之用?我并不清楚。

就好像電影或西方3D游戲中所能看見的石造都市。

在街道上行走的人們也大多是身穿彷佛在游戲設計企劃書上出現過的束腰上衣的男性,及復古洋裝打扮的人。

貧富之間差距頗大,我甚至看到了衣長很短、洋裝縫有補丁的女性,和骯臟櫬衫搭膝上短褲的男性等等。

這時我將注意力移至建筑物。

能見范圍里的所有建筑幾乎都是兩層樓式的石造建筑,但盡管如此,不光是石材,似乎也有使用木材與磚瓦類的建材。

連綿不絕的屋頂另一端,有高塔外型的建筑物冒出頭來。

高塔頂端有著風車,那是磨坊還是什么?我只有游戲和小說程度的了解,不知道正確答案。反正預定暫時要留在這個都市,等一下去觀光看看吧!

眼前的道路直線延續到遠方朦朧可見的內墻,是一條寬達六公尺的廣闊道路。而在內墻的另一端,應該就是領主的城。

看來圣留市是比原本所想還要大的堡壘都市。

即使如此,這是多么振奮人心的光景啊!以游戲開發者的立場,不對這個夢幻景觀感到興奮難耐是不可能的。

可是這真的是我夢中的景色嗎?

這樣的懸念在腦中揮散不去。對我而言,描繪這種真實街景的設計感一概全無,如是我作的夢,會更俗氣或細節空泛。

假若這是一場夢,就是除了我以外的某人的夢吧。

作這個夢的人肯定很喜歡游戲,我多么希望這是不用耗損SAN值的世界。

不過這樣的思緒被往我手臂襲擊而來的柔軟觸感給強迫中斷了。

「喂,你!現在是從門的方向過來的吧?是吧?一直東看西看的,如果還沒找到要住的地方就來我家嘛!會給你優待唷?」

「什……什么……」

「好嘛,好嘛,雖然不比其他家便宜,可是也有真心烹煮的美味料理和乾凈的床鋪!」

我趕緊關閉地圖,眼前出現一位茶褐色眼瞳的可愛少女。

她將細緞帶編進咖啡色頭發,綁成了變化過的側馬尾,盡管距離太近以致看不清楚服裝,但看得出是中學生左右的孩子,AR顯示上顯現出十三歲。

不過,從手臂上被強壓住的觸感來判斷,她似乎有著與年齡不符的卓越胸器。

這個過度活潑的女孩拴住了我的手臂,強拉著我走。說到拉客,在現代的日本里,是只在大學校慶才看得到的景象。

當我享受著這包覆手臂的幸福觸感時,已被拉進了有如酒館的店家。不知是不是從主要大道進來的緣故,相較之下有昏暗的感覺。根據進入店內時瞄到的招牌來看,這里就是剛才預計要來的門前旅館。

「媽媽!媽媽!我把客人帶來了唷!」

「唉,你真強勢,不要造成客人困擾喔!」

一個體態豐腴的大嬸向女兒這般叮嚀,從深處的廚房走往類似吧臺的地方。

我沒有打算要抗拒手臂柔軟的觸感,或是抱怨她強硬的拉客行為。

嗯,軟Q就是正義嘛!

大嬸與威嚴的形象迥異,是個徹頭徹尾的美人胚子。大概三十歲出頭吧?叫大嬸太失禮哪,叫老板娘吧。

在老板娘的臉孔旁邊有著AR顯示,出現了證實我的判斷的資訊,真的是很有游戲風格的夢境。顯示出來的情報與方才的大和石類似,項目卻有些不同,現在顯示的是更為詳盡的資料。

身為這個女孩的母親,她的美貌并不會不自然,但為何這么胖!再瘦十、不,再痩二十公斤的話即是我的守備范圍了。

可是人妻這一點就出局了,畢竟外遇會讓大家變得不幸,因此沒有考慮的必要!

「嗯?你看起來沒有拿行李,真的是客人嗎?」

「因為前天的星降騷動,載運行李的馬匹逃跑了……幸好錢包留著,才好不容易進到市街上。」

「是場災難呢。我們家單單住宿的話一天要一枚大銅幣喔!如果愿意住大通鋪是銅幣兩枚。餐點要是在這酒館里吃,會附贈一道小菜給你,是房客限定的優惠。」

唔嗯,雖然我是不懂行情,但是如果想弄清楚大銅幣與銀幣的變換匯率,預付十天份比較好。

老板娘應該有算數技能,不會計算失誤吧。

「那么我先預付十天份。」

「好,這樣剛好銀幣兩枚喔!」

我從口袋中拿出兩枚銀幣遞給老板娘。

看來五枚大銅幣等于一枚銀幣。這或許是我的偏見,但老板娘應該要賣個人情說:「給你折扣一枚銅幣喔!」出現這種誤差才對吧。

好了,旅館也順利找好了,好想吃點東西哪!昨天只吃了能量棒,肚子有點餓了。

「老板娘,已經可以用餐了嗎?可能的話我想簡單吃點東西。」

「要是再忍耐兩個小時的話,我就能端出熱騰騰的飯菜了。廚房熄火了,只剩事先做好的咸派和配菜。」

咸派嗎?自從上個月在家庭餐廳吃過以后就沒再吃了哪!如此歐式奇幻的城鎮,我還在想會不會出現黑面包和咸湯,看來是偏見。

「那么,麻煩就那個。」

「好,我馬上拿來,你在那里坐著等。瑪莎,讓客人寫房客登記簿。」

老板娘走進了像是廚房的地方,取而代之的,拿著如時代劇中的掌柜會有的繩結帳簿的瑪莎,啪躂啪躂地走了過來。

剛才沒能看見,原來瑪莎身穿白色櫬衫搭配淡橘色裙子,和支撐下胸的咖啡色束腹背心,鞋子則是外觀如室內鞋般柔軟的皮鞋。

「好?客人,我會代寫所以請告訴我姓名。」

「佐藤。」

「佐藤先生對吧?請問你的職業和年齡?」

我差一點說出二十九歲程式設計師,趕緊修正說詞。畢竟角色狀態畫面上記載著十五歲,剛才申請的身分證也是那個年齡。

「旅行商人,十五歲。」

「欸!比我大?我以為和我差不多同年呢!」

瑪莎驚訝萬分,卻仍唰唰地繼續寫著簿子,看起來那是草紙之類的紙。

而且在登記的時候,我并沒有被要求出示身分證。

寫完房客登記簿的瑪莎,正打算閑聊之際,端來盛滿料理的盤子的老板娘走出了廚房。

「久等了,小菜是贈送的唷!」

我想是我的錯覺,老板娘擋住了我看瑪莎的視線,將料理一一排放在桌上。

出現的是將扇形形狀切成兩半的咸派并配上放在小缽里的腌漬白菜。咸派很厚實,份量,餐具是木制叉子。

我給予一枚銅幣作為飯錢,總覺得銅幣讓我有支付十圓硬幣的氛圍。

好了,不說這個,睽違了一整天的像樣的飯菜,我就來慢慢品味吧!

主菜是使用了大量馬鈴薯、扎實的咸派。

配菜是類似菠菜的菜葉與蘑菇,還有,這個紅色的東西是洋蔥嗎?

明明菜都冷了,居然還比想像中來得美味。

如果再加一點肉乾更好,不過勉強別人提供飯菜還加以抱怨是不對的。

「媽媽的咸派如果剛烤好會更好吃唷!」

「瑪莎,今早出發的膽小鬼商人的房間打掃了嗎?」

「對不起,還沒。」

「那就快點去掃!」

「好?!再見嘍,客人。」

所謂的膽小鬼商人是什么?

「啊,是在說看到昨天的星降之后,一整晚吵著:『魔王找龍之谷的龍們打架了!』結果今天早上一走了之的那群人。」

影響到生意了嗎?我做了壞事。

不對,比起那個,有更在意的詞匯。

「魔王是存在的嗎?」

「嗯嗯,曾經存在,自從被勇者大人討伐以來,盡管將近六七十年了,目前還沒聽說過在哪個國家復活。」

存在啊,魔王,還有勇者。

但是已擊退太好了,這假如是游戲,主角一旦進行事件就會復活了吧。

不要再深入收集情報比較好。

「但是,希嘉王國成立以來經過至少六百年,都不曾有魔王在這個圣留市和鄰近的伯爵領出現過唷!就算魔王襲擊過來,最先會到達迷宮都市一帶,和這國家是相反方向所以不會出事。」

怎么說呢,若是游戲,這是立起魔王襲擊旗標的時機啊!

「這個都市反倒是飛龍比較恐怖。別說小孩,連在田里干活的年輕人和載貨馬車都會被叼走喔!軍隊很強,所以圣留市還算安全,但是都市外的人們都一邊做田活,一邊膽顫心驚,害怕飛龍會飛過來呢!」

比我原本所想的還要可怕的地方哪!

「但是,龍不會襲擊過來嗎?」

「神話中也曾提過,龍是懶覺鬼喔!因為都在龍之谷中睡覺,所以很少現身。最后一次來的時候是兩年前,在更之前就是比我出生還要更久遠的事了。當時黑龍襲擊過來,山羊和綿羊全部都被吃了,很凄慘呢!」

只提了家畜就代表人類的受害數量很少吧?

我本來還想再聊一會兒,老板娘就被廚房叫走了。

在吃完剩余的咸派之前,來吃看看小缽里的菜吧!

小缽里的腌漬物配菜不是白菜,而是高麗菜的樣子。

因為顏色偏白所以搞錯了,味道很接近以前在德國啤酒專賣店吃過的德國泡菜。

上面灑的是切碎的香芹吧。

從二樓下來的瑪莎告訴我,攪拌再吃的話能中和掉酸味。

話說打掃已經結束了嗎?連十分鐘都還沒過喔?

我一邊用餐,一邊向看起來很悠閑的瑪莎探問販賣日用雜貨的場所。

因為我有地圖,所以知道店家所在的地方,但情報交流是不可或缺的。

「欸?雜貨?要買的話,東街有露天灘販,那里可以買到唷!如果只是小東西,可以讓我家的女傭去買。」

「不勝感激,可是我想要購買換洗衣物與內衣等等東西,所以還是自己去。」

差遣女傭買東西雖然很像有錢人,令我向往,可是由陌生人幫忙買內衣這種事,我莫名抗拒。

「唔?要二手衣物的話在東方大道的攤販買得到喔!」

「二手衣物有點……」

「想要新品的話,中央大道有量身訂做的店家,是最高級的,不過很貴。」

「我不要訂做的,沒有成衣新品嗎?」

「成衣?啊,已經做好的衣服嗎?你明明就很年輕,竟然會說很難的詞。在鐵普塔大道買得到,不過比較貴。」

鐵普塔大道嗎?我打開地圖尋找,看來離這里有段距離,總之先釘上標記地圖用的大頭針。

「謝謝,逛完灘販之后,我會去鐵普塔大道看看。」

「對了!我幫你帶路吧!媽媽!反正今天客人也很少,可以吧?」

喔喔,要帶我去嗎?那真是高興啊!

有當地人作導游逛露天灘販,令人興奮呢。

盡管老板娘千交代萬交代要在開始準備晚飯之前回來,但帶路這件事情仍被允許了。

不過雖說我是客人,讓身分不明的男子與女兒兩人單獨出門,看來危機感不夠——不對,盡管不想承認,說不定把我當作人畜無害的類型了。嗯,那還比較有可能。

我在高中時代,交情要好的女孩子都只是一味地跟我說:「鈴木君是好人呢!」

不行,不可以回憶過去的創傷了。

瑪莎帶領我來的東方大道,有眾多繁雜的攤販排列在五百公尺的區間之中,各家攤販的空間約半張榻榻米,很狹小。是我的錯覺?有些微醬油的香味飄散著。

「關閉的店很多呢。」

「啊——那一帶是賣吃的店,或是賣從鄰近村莊來的農作物的地方,過了中午就會關了。」

據說食物類灘販會在黃昏時分于數個廣場接連擺攤。

販賣衣服的店家由于在大道的后方,我一邊朝向那個方向,一邊和瑪莎走馬看花,看起來販賣食材的店沒有全部關店。

我在專注觀賞木雕發飾的瑪莎身旁,對一個奶奶和隔壁灘子的老爺爺之間的對話產生興趣,便使用了順風耳。

「這個加波瓜三個多少錢?」

「三個要兩枚劣幣。」

「好貴,值一枚劣幣而已吧?」

「大姊,那樣的話我就賠本了啦,算你四個兩枚劣幣怎么樣?」

「五個兩枚劣幣。」

「好吧,因為大姊是位美女,就那個價格吧!」

殺價是基本的嗎。我習慣按照標價買東西,所以覺得殺價好麻煩。順帶一提,加波瓜是拳頭大小、類似染紅的南瓜的根莖蔬菜。

我被劣幣這個稀有名字吸引,從儲倉中取出了符合的貨幣一瞧,竟是浮現銅銹,一公克左右的四角形黃銅幣。

瑪莎將水鳥造型的小型發飾放在頭發上讓我看。

「怎么樣?適合嗎?」

「嗯,很適合喔!」

「和這個比哪一個好呢?」

呼呼呼,我早預料到這個問題會來了!

在大學時代被鍛煉過了,這種時候,傻傻地直接表達感想是不行的,要從女孩子挑選時的樣子來判斷,選擇本人比較中意的那一邊就可以了。

如果不這樣,購物時間就會拖長。

「我覺得這邊水藍色的比較好,一定很櫬瑪莎的頭發。」

「果然,你這么覺得?」

「那算你三枚銅幣就好喔!」

不知是不是被當作會買的客人了,店主馬上告知了價格。

「抱歉,今年收獲祭時我會再來買,現在我的零用錢還不夠。」

哎呀?我還以為她會要我買給她,看來瑪莎是個客氣的孩子。大學時代被女朋友鍛練過的緣故,我原本打算全都買下來送她。

反正我也想嘗試看看殺價,不如就當作導游費買給她吧。

「一枚銅幣賣不賣?」

「那連工資都不夠付,至少要兩枚銅幣。」

當我一開始交涉價格,瑪莎大概是覺得讓別人亂花錢很不好意思,拉扯我的袖子對我客氣道:「喂,沒關系啦。」卻被我以手制止了。由目前為止見學到的匯率來算,五枚劣幣應該等于一枚銅幣,而五枚銅幣等于一枚大銅幣。

「一枚銅幣和兩枚劣幣。」

「最少要一枚銅幣和四枚劣幣。」

「一枚銅幣和三枚劣幣,怎么樣?」

「好,賣了。」

我從口袋中取出數量剛好的貨幣付錢,并將拿到的發飾直接戴在瑪莎的頭發上,這就和跟親戚的小孩一同逛夏日祭典的時候差不多。

V獲得技能「殺價」。

V獲得技能「市場行情」。

V獲得技能「交涉」。

多虧殺價成功,我獲得了各種技能。看似十分方便,因此我全部分配了技能點數并將之設定有效。

「欸嘿嘿,謝謝佐藤先生。」

「不會不會,這是幫我帶路的謝禮。」

我向害羞的瑪莎回應客套話,若想追求她,這里應當瘋狂地稱贊她一番才對,但是很可惜我不是蘿莉控,因此暫且自重,不可越界。

托了設定市場行情技能有效的福,只要一盯著商品,AR顯示中就會跑出市場行情價格,它以白色字體顯示銅幣二?四枚的范圍,恐怕那范圍就是市場行情。

即使如此,在工作的小孩子真多啊!

「怎么了?佐藤先生。」

「不,我在想小孩子真多。」

「那是家仆和小女傭。」

「咦?才這么小很了不起。」

「欸?很平常啊?」

瑪莎以彷佛打從心底覺得不可思議的表情,杏眼圓睜地望著心生欽佩的我。難道就業年齡很低?

喔喔!那個是!

在人山人海的縫隙之間,我瞧見了微微抖動的貓耳,那絕對是獸人!

獸人都集中在西街,我還沒有親眼看過呢!

謾罵聲傳了過來,強迫終止了我心花怒放的情緒。

「真臟啊,這副野獸模樣不要給我跑來東街。」

穿著束腰上衣的年輕人,踹了搖搖晃晃地搬運大型東西的犬耳族小孩一腳。

犬耳族小孩咚地摔倒,將懷抱中的整捆木柴撒落一地。

她的雙耳下垂緊貼,戰戰兢兢地抬頭看向踢他一腳的男人,同行的貓耳族小孩立刻奔跑過來,鞠躬哈腰地拚命道歉。

「這些孩子做了什么嗎?」

「哈!你的奴隸嗎?給我好好綁上繩子帶進西街里頭!」

真不像我,不加思索就插手,看到貓耳族小孩道歉的模樣,我無論如何都不想坐視不管。

說實在的,我本來還很困擾要怎么應付,對方早早離去真是幫了大忙。

我把犬耳族小孩所散落的木柴收拾起來。

「木柴。」

「還……還給……還給。」

是以為我要沒收木柴嗎?犬耳族和貓耳族的孩子由下抬頭看著我,犬耳族小孩不知是否因為害怕而說不出「還給我」這句話,頻頻跳針。

我用背包里拿出的繩子將木柴重新綁好然后還給他們。

「沒有受傷吧?」

「系的。」

「沒事的喲。」

「這樣啊,主要大道人很多,要小心喔!」

我目送連連道謝的兩人之后,一回過頭,瑪莎正以微妙的表情佇立著。

「怎么了嗎?」

「因為,你居然對獸人那么親切……」

嗯?因為很可愛不是嗎?

雖然還需要再打扮一下,洗個澡的話,我想會變成相當漂亮的美人。

「在這個都市里,獸人是被討厭的嗎?」

「嗯,聽說以前獵人和來販賣農作物的村民時常被獸人所殺。」

感覺像是盜賊或蠻族?

「啊,你看,那里。」

話鋒一轉,瑪莎找到了有興趣的東西,遂將我往那里拉了過去。我停止了思考,定睛一瞧,那邊正販賣著裝在籠子里的小動物。

賣家是穿著毛皮背心、獵人模樣的男子,腰間配帶短柄小斧之類的東西。

話又說回來,路上行走的人們之中,有帶劍的人并不多,僅有看似護衛及流氓模樣的人配戴。除此之外,頂多有將短劍一般長度的工具夾在皮帶里頭的人。

因為劍意外地重,要是配掛在腰上,衣服會被大力往下拉扯,肩膀會酸。

「真的是很可愛呢。」

「看起來很好吃對吧。」

我和瑪莎對于籠中小動物的感想,完全是天差地別。

瑪莎不知是不是為食欲優先的自己感到羞愧,「咳哼」地假裝咳嗽并勾起我的手臂拉往下個灘位。

看來是想佯裝什么都沒發生嘛。

在到達服裝區之前,我買好了馬克杯、梳子、肥皂、磨牙棒等等物品。磨牙棒是某種植物的根莖乾燥過后的東西,要咀嚼之后再用水漱洗,并沒有牙刷和牙線之類的物品。

玻璃制品也沒有看過,鮮少看到像那樣的東西,大多都是水晶和寶石等等的加工品。

我大概開始習慣了這里買東西的方式。

不知為何,突然用市場行情價購買,好像會被討厭。我在第三間店鋪左右抓住了訣竅。以市場行情價的一半左右開始交涉,經過三四次殺價后引導到市場行情價似乎比較好。偶爾為之是無妨,每次都要這做可麻煩得不得了。

東方大道中央附近的廣場聚集了人群。

「圣留市的善男善女啊!魔王復活之日將近!大家也都看到了!那場星降,絕對是兇災的前兆!來吧,善男善女們,現在該是歸依到德高望重的札伊庫恩神殿之時!」

穿著神官服、看似很囂張的約三十歲左右的肥胖男子,口沫橫飛地在那里進行著演說。

聽到中途的人們,在皈依云云的時候便喪失興致一哄而散。

「那是什么啊?」

「是札伊庫恩的神官長喔!我想是因為信眾減少而非常努力。」

「嗯?他做了什么嗎?」

「不是的,是因為什么都做不了才會減少。」

我聽得一頭霧水,從我的表情中察覺到的瑪莎,向我補充說道:

「因為在札伊庫恩神殿里,沒有會使用神圣魔法的人。既然都要捐款,捐給受傷時能為你醫治的巴里恩和加爾雷恩這一類的神殿還比較好。」

原來如此,說是貪小便宜呢,還是功利主義呢。盡管和信仰有一點不同,但具有現世利益的宗教,信徒聚集是必然的。

胖子神官長拚命過頭,開始去拉離散的市民。周遭的一般神官們正在阻止他,但我因為不想受到牽連,就直接通過并離開了該地。

服裝區不僅僅有販售二手衣服的店家,還有多不勝數的調整尺碼及修補的店。我在成排的二手服裝店之中好不容易找到了販賣新衣的攤子,于是多購入了些內衣。

由于也有在賣毛巾,我順道挑選觸感看似良好的,不過它單純是將兩塊布重疊縫制而成,這件事我有點不滿。

可是如果沒有毛巾會很困擾,所以我選購了幾條不同尺寸的。

比起伙食費和住宿費,衣服的價格是稍微高一些。

「你看你看,佐藤先生,是龍的面具唷!」

瑪莎拿了 一個排放在儺位上的面具戴在臉上,是一個木雕的面具,其他還正在販售各式各樣如銀色的無表情面具、白色的面具等等。

「這個呀,是要在收獲祭的祭典上戴的唷!去年這個銀色面具很流行。」

嘿——我拿起一張銀色的面具,看起來是用繩子固定的類型。

「怎么樣,大哥,這是無病無災家庭安康的龍面具喔!」

灘位的大姊向我推薦了面具,是二十歲出頭左右的女店主。由于胸口穿V字領,我很困擾目光該擺放的位置。她絕對不是我的菜,也不是美女,但是本能地視線就飄了過去。

為了轉移視線,我詢問了下關于面具旁販賣的假發。

「這個也是和龍面具一起戴的嗎?」

「龍面具只限扮演龍的人,這頂黑色假發是給扮演勇者的人戴的,另一頂金色假發是給扮演隨從和扮演公主的人戴的唷!」

原來如此,看來是有各種角色扮演的祭典。

結果,我依照她推薦的,買下了銀色面具和金色假發。

在鐵普塔大道上有數間服飾相關的店家。

我先在旅人專用的店里,購買雨天時能作為雨具使用,附兜帽的防水披風,還購入了幾套看起來很堅實的上衣及短褲。

鞋子選了旅行用防水耐久、和長袍相櫬的鞋子,還有拖鞋各一雙。

以拖鞋來說,雖然古希臘式繩結捆綁的鞋款是主流,但我想要室內可穿的拖鞋款式,因此向店家里頭的鞋匠訂制。

在等待鞋子完成的期間,我發現了和萬納背包極為相似的包包。

是不是找到寶了?我振奮不已地確認市場行情,但似乎是非常普通的皮制背包,因而覺得失望。

不過好像能成為萬納背包的替代品,我遂買下。顏色和縫制是有一些不同,但只要不放在一起比較應該沒問題。

有點買太多了,非常占地方。

「不好意思,在買東西期間,能不能讓我寄放一下東西呢?」

「是,可以的!需要的話,還能宅配到府,您覺得如何呢?」

「啊,麻煩了,收件人請寫門前旅館的佐藤。」

幸虧買了一堆東西,并沒有被收取運費。

真的是服務很好呢!

不知是不是店里的孩子,一個十歲左右的男孩從店員那里收到衣服后就幫我運送出去了。

我在下一間店挑選上街要穿的衣服。

現在所穿的衣服盡管是上等的魔法物品,但我到處看了成衣和街上人們的感覺,好像是有點老舊的樣式。

「這件長袍怎么樣呢?能顯現出威嚴喔!」

「有一點太大了。」

「那樣的話,這件緊身衣如何呢?」

從剛才開始,輕熟女店員兩人一直試驗性地,與其說是合適商品,不如說是把高價商品

強迫推銷給我。是耍美人計嗎?恣意地往我身上靠,雖然很好,但香水味太濃,導致我的喜悅度減半。

「欸欸,佐藤先生,這件緊身衣比較適合不是嗎?」

「啊,很不錯耶,雖然內里的橘色很夸張。」

「兩三年過后顏色就會掉了,所以沒問題的喔!」

兩三年是怎樣?我這么想,不過也許在這個國家再平常不過。

撇除掉外套與西裝,我基本上每過一季便會買新衣服替換。

緊身衣,粗略來講是指合身的高腰上衣。

圣留市的緊身衣在手肘到肩膀之間作了缺口,可以看到見內里的布。缺口有只做袖子,或做到身體的款式,皆有不同。

到這里前,我一路看過來的感覺,這似乎是輕浮大哥經常穿的服飾。

「這件是今年流行的顏色喔!」

「沒錯沒錯,強力推薦這個顏色!」

店員們推薦的衣服,價格比瑪莎幫我找的衣服約莫貴上三倍。由于沒有標示價格,我依賴了市場行情技能,應該不會有錯。

它除了有奇怪的肩膀裝飾以外,綠色及粉色的配色也很嗆,我遂意志堅決地拒絕了。

嗯,放棄在這家店買吧。

我忽略碎碎念和抱怨的店員,前往下一家。

在方才的店家旁邊過去兩間,有陳列時尚感長袍的店家,我便過去看看。

與其說是男性服飾店,不如說商人類型的穩重衣服倒是很多。

「嘿?雖然很貴的樣子,卻很好看呢!」

「嗯,縫制也很精細,這間看起來不錯。」

「謝謝,不過比起客人所穿的尤里哈纖維的長袍還是格外廉價,但在成衣之中保證品質

是最好的。」

年輕男性店長自信滿滿地向我推薦。不過,不推薦我也會買的啦。

「如果您希望訂做,中央大道上有我父母親經營的男性服飾店,我想只要去過一次,必定能提供您滿意的商品。」

喔?親子兩代同樣在做生意,卻經營不同的店嗎。是因為有才能,還是為了學習而在別間店工作之類的。

我在這間店購買了白布上有銀線刺繡的時尚感長袍,以及商人風格的深棕色長袍。這間店的運費也是免費,不知不覺讓我聯想到網路商店叢林呢。

預定買的東西是買完了,但是我很在意剛才店家所介紹給我的中央大道的服裝訂制店,因此便決定和瑪莎一同前往。

一進入那家店,即有看來親切的中年夫婦出來迎接我們。

這家店與成衣店不同,陳列的商品很少,僅擺著五件樣本衣和幾個平臺上陳列的布樣,店面的一半空間中放著商談用接待桌椅兩組。

「不好意思,我想要耐用、像商人穿的配色穩重的長袍。」

「歡迎光臨,這邊請坐,我拿布樣來。那里訂制臺上的五個款式是最近訂制服的銷售排行。」

男主人引領我到接待桌,再到店里頭拿出樣品。

女主人配合得天衣無縫地端出了紅茶類的東西。

在我身旁正襟危坐的瑪莎,一反常態地穩重,乖乖喝著紅茶。

「因為往后會變得寒冷,使用這塊厚質布料可以嗎?如果要用于旅行,我們也能制作和長袍相配的防水外套,您覺得如何?」

真不賴的商品,應該吧。

我是會在衣物大廠UNICLO (注:暗喻UNIQLO)大量購買不同顏色的衣服的類型,因此便訂購了銷售排行榜全部五個款式還有各自搭配的外套。到制作完成似乎需要花費五天。

縱然八枚金幣是很了不得的價格,但我有充裕的不勞而獲資金,所以乾脆地買下了。

「厲害耶,佐藤先生,商人是有錢人呢!」

「商人的衣服是如同騎士的劍和鎧甲一樣的東西,不舍得花錢是不行的。」

怎么說出像是視聯誼如命的OL會說的話。

實際上,到內墻另一側的富裕階層區域觀光時,若不穿上適合TPO(注:Time、Place、Occasion,即時間、地點、場合)的衣服,感覺很不識相。

順帶一提,現在我所穿的魔法長袍,市場行情大約在一百枚金幣上下,大多數游戲都是這樣,魔法品有著相差懸殊的高價。

訂制的衣服完成后會幫我配送到家里,但是三日后將會完成粗略縫制,兼顧到要做細微調整,我需要再來一次店里。

我們在店長夫婦的目送下遠離了店家。

就連剛才的道路也是,都比我印象中的歐式奇幻街道感覺更加乾凈。

既沒有落下動物的糞便,巷弄間也沒有流浪漢。

連路邊都有附石蓋的排水溝。

盡管在游戲里是理所當然,但若不是夢而是別的世界,我認為和文明程度相比,衛生觀念相對發達。

中央大道和東方大道不同,露天攤位很稀疏,取而代之的是普通的店面并排著,路上行走的人也以妝扮高貴的人居多。

回家的路上由于有叫賣糖果的男子,我遂和瑪莎買來吃。它并不是很硬的糖,細棍的尖端有茶色的糖漿,似乎叫作麥芽糖。

我一邊走一邊吃,將視線放到道路上往來的人與馬車。

主勞動力是人力和馬力,就代表把魔法拿來當作機械的替代品并非那么便利嗎?

話說回來,拉車的人大多帶著項圈。

「項圈很流行嗎?」

「嘿?啊,那是奴隸喔!因為隸屬的項圈只能戴在反抗的奴隸或罪犯奴隸身上,所以讓他們戴普通項圈當作奴隸的記號。」

叼著糖果的瑪莎回答了我的問題。

原來如此,是這樣的啊。

剛好有輛馬車通過眼前,是因為在街上嗎?馬車也放慢速度到跟人快步走差不多的速度,那輛馬車載著十個左右戴有項圈的女奴隸。

我定睛瞧著那之中的一人。

是一個雖然因長途旅行而疲憊,卻有著黑發黑瞳、大和撫子味道的日本人容貌的少女。

在占大多數的北歐風容貌中,亞洲系我是第一次看見。

那個少女視線朝下的緣故,并沒有變成目光對上之類的戲劇性的展開,但我卻和她身邊有著淺紫色飄逸秀發的正統派北歐系小女孩四目相對。

不知為何,那個小女孩以驚嚇萬分的表情凝望著這里。

不,被那樣深切的眼神盯著也會很困擾……對不起,我可沒有蘿莉癖好。

大概是長時間看著小女孩的關系,小女孩旁邊彈現出名字與等級。

亞里莎,等級十。小女孩等級居然那么高。

資訊持續增加。

十一歲。

稱號:「亡國的魔女」、「發瘋公主」。

技能:不明。

看到這邊的時候,馬車彎過轉角,朝向西道路消失了蹤影。

明顯會惹禍上身的稱號……不不,我不會接近她的。

絕對不會!



「歡迎回來,瑪莎小姐。」

一回到門前旅館,小學低年級左右的女孩子出來迎接我們。

我本以為是瑪莎的妹妹,但是妹妹的話不會稱呼「瑪莎小姐」吧?是之前提過的小女傭嗎?

「我回來了,悠妮。這位是佐藤先生,從今天開始是我們的客人喔!」

「歡迎回來,佐藤先生,行李已經先幫您搬運到房間了。」

「啊,謝謝,行李很多很辛苦吧?」

我邊說著,邊撫摸悠妮的頭。年紀明明還很小,卻比瑪莎格外用詞禮貌。

我不知道在這個國家是否有小費的習慣,我遞了一枚劣幣當作搬運費。因為瑪莎說著「太好了呢」,所以是沒問題的金額吧。

「對了瑪莎小姐,剛剛很夸張喔!」

「怎么了?」

「剛才有幾輛馬車正在運送肉!」

「肉?呃,該不會是飛龍?」

悠妮十足興奮地合掌握拳向瑪莎逼近,瑪莎卻看似討厭地緊皺眉間。

「是的!有這?么大,載在幾輛馬車上過來的!」

悠妮在說到「這?么」的時候踮起腳尖,甚至手都在陣陣發抖地拉長身子拚命表達高度,在說到「大」的時候則讓雙手往兩旁張開表現寬度。

什么啊這孩子,太可愛了。

大概是軍隊的人們解體的飛龍到了吧?

「飛龍的肉有那么值得高興嗎?」

「是的,因為士兵們擊退了飛龍之后,領主大人會把肉贈送給我們育幼院!是肉唷!

肉!啊,有好幾個月沒吃了哪?」

對于我的問題,悠妮以如同昭和年代孩童般的反應回答。

「但是,飛龍的肉很難吃我不喜歡,而且西方大道超級臭……」

在這樣的堡壘都市,肉也不是能立刻輪得到。她和瑪莎之間的溫度差,就是平常吃得到肉的階層和吃不到的階層差別吧?

「不說那個,看看這個,悠妮。很可愛吧?」

「哇?好小好可愛!」

瑪莎撇開飛龍話題,將我買給她的發飾向悠妮展示,開始了嘈雜的對話。

我想差不多要回房間了,但在那之前問問有沒有澡堂。

從都市內的衛生觀念頗高看來,我可以期待澡堂和三溫暖吧。

「內墻中有公眾浴池,但我們平民不能使用。那里只有貴族和內墻里面有房子的富豪才能使用。」

唔,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嗎?洗個澡還需要身分!

封建社會,我不會屈服的。

「真可惜哪!那瑪莎你們想洗澡時都怎么做?」

「后院里有水井,就在那里洗唷!冬天因為很冷,大概每小月一次吧。嚴冬的話會感冒,所以在屋內用煮沸的熱水擦澡,可是在這個季節沒有人那么奢侈。」

這種堡壘都市要確保燃料也很辛苦吧?

用地圖一看,附近只有一條小河,想必水源也是依賴地下水。

小月是指十天的單位,一個月用:上小月、中小月、下小月三種來區分。沒有周的單位,與之符合的表現似乎就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