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序章 【從加班修羅場開始的天地異變】

第一卷 序章 【從加班修羅場開始的天地異變】

臺版 轉自 輕之國度

掃圖:小白

錄入:asorz

星星飛馳而過。

成千上萬,不計其數。

你曾經見過流星嗎?

有對那眩目幻境著迷之人、有高聲呼喊愿望之人,我認為人各有異。

然而,隕石劃破天空直墜而下的景色,可沒有親眼瞧見過了吧?

伴隨著轟隆巨響劃裂天際,憑那質量和壓倒性的速度沖擊大地的模樣。

或許其中有人在電視及網路動畫網站上看過也說不定。即使如此,想必沒有人想看隕石近距離傾瀉而降。

沒錯,現在我眼前的大地,有逾百顆的隕石正接連不斷地掉落下來。

不對!不應該說得像是別人家的事,因為引發這場天地異變的人,無庸置疑就是我。

約莫十分鐘前,不假思索的選擇,如今化為流星,將大地刨出一個又一個的坑洞。

流星從短短幾公里外直至遙遠彼方的大峽谷,朝寬廣范圍的大地上沖撞,蹂躪我推測位在那里的「敵人」。

視野角落上的雷達光點猶如拭去臟污般不斷消失,雖然從我這個地方判別不太出來情況,但落下的地點應該有無數生命正在逝去。

然后幾乎所有流星消失于地表之際,墜落聲才終于到達,稍晚地鳴也變成了震動傳遞而來。

匍匐大地的沙塵巨浪眼看就要逼近——

忽然,宛如天譴一般的劇痛感向我襲擊。

像是要鋸開我的腦門。

像是要將我五馬分尸。

那份痛覺使我喪失了意識,隨即,我的身體遂被沙塵巨浪給吞沒殆盡。



時間往前回溯一點。

我為了讓岌岌可危的專案趕上交件期限,假日到公司加班。我的工作是受大企業委托開

發智慧型手機用的APP與電腦網頁游戲的外包公司程式設計師。

無論這是一間多么黑心的公司,平常并不會讓一個人分配執行達兩個專案以上,然而規格修改和Bug繁多的緣故,后輩的年輕程式設計師在交件期間失蹤了!實在令我痛心!

由于職場離職率高,導致任職于這間公司的程式設計師,只有后輩和我兩個人而已。在不可能期望公司緊急補人的狀況下,我陷入除了自己的專案以外,還得幫后輩火燒屁股的專案收拾善后的困境。

「好了,所有類別輸出入和注解都完成了,之后用自動文件生成器從程式碼構成文件及關聯圖就能正式排除Bug了?」

我稍微伸了伸懶腰并喀啦喀啦地轉動脖子。

環顧周遭,所有人都來上班的程度,根本讓人不覺得是假日。十分遺憾,這就是平時的職場光景。

隔壁座位上的除錯發包負責人,一邊嘰哩咕嚕地碎念一邊執行工作,可是沒有人投以奇異的眼光。根本沒有那種空閑吧。

四周的美術設計及游戲企劃也正以死人般的空洞眼神,默默推進自己的作業。

我泡了杯咖啡回到座位,電腦已經結束工作,完成了除錯所需的資料。

話雖如此,連資料都沒有就進行作業,難怪會火燒屁股。

向連進行OJT(注:On-the-job Training,在職訓練)的空閑都沒有,就被迫投入實戰的后輩抱怨也沒有用吧?半年前后輩進入公司的時候有四位程式設計師,現在卻剩我一人,這件事公司方面不曉得怎么看待。

「佐……鈴木,客戶抱怨WW那邊的難易度對新手來說太難了,需要修正,怎么辦?」

回過頭,總監兼企劃的肥仔一如既往以困擾的神情問道。

差一點就要叫我佐藤了吧,這個混帳。明明團隊都組有半年了,不要給我來差點搞錯這招!

而且,發生了麻煩事居然還一副開心的模樣。為什么這種開發者M屬性的人居多啊?

WW是現在主力開發中的電腦網頁游戲「WAR WORLD」的簡稱,追加了些許社群交流功能,是以奇幻世界為舞臺的戰略型游戲。

「如果難易度再往下調,我們的主要目標玩家群就不會來玩了,所以不行。我沒說過嗎?」

沒錯,現在的難易度是多次不斷與客戶開會定下的結果。那些浪費掉的時間真的都成了一場空?我要崩潰了。

「把之前沒被采用的初次創角限定獎勵系統,地圖全敵搜索及大概三次份量的地圖殲滅魔法加去上不就好了嗎?如果不使用獎勵就過關,贈予稀有稱號之類的,引導高手玩家們趨向自動自發不去使用呢?」

「反正也沒有時間了,先用那個去做吧?那么,麻煩鈴木按照那樣去實裝。」

肥仔還是老樣子一派輕松地對我說。

「等一下,現在我在趕手游MMORPG的除錯,你先和客戶取得同意啦!如果隨便放進去又被否決,可沒有修改的時間了。」

「OK ,我現在就打電話確認?」

肥仔搖擺著巨軀,單手持著手機便消失在吸菸區那頭。

從這邊開始,我就一面自言自語一面默默執行作業。

中途收到了肥仔「繼續進行」的手勢,并用垃圾食物墊了墊胃,夜愈來愈深。

我修改后輩所留下來無數粗心的錯誤到凌晨,后續便交給除錯團隊。

話說回來,名字是什么來著?

總是叫MMO或角色扮演游戲之類的,正式名稱想不起來。

對了,叫作「FREEDOM FANTASY WORLD」。因為會與WW的舊名「FANTASY WAR WORLD」混淆,所以誰也不直接叫名字。

回想起來,老舊的企畫書上還寫有FFW的簡稱。

而那之后,WW名稱里的「FANTASY」被拿掉,角色扮演游戲也成為了過往的暫稱,如今改為「FREEDOM FANTASY LIFE」,簡稱亦變成了FFL。因此現在雖不至于到達混淆的程度,但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鈴木,儲倉檢測組報告有Bug!」

「這次是什么?免付費的道具收納容量無上限Bug的話,我剛才處理了喔?」

「那是FFL的庫存Bug吧?這次是WW ,好像是道具復制的Bug,詳細說明請看通訊軟體的附加檔案。」

「OK——可惡,復制的Bug很頑強哪!」

啊,兩邊一旦同時進行就變得很麻煩。順帶一提,所謂的儲倉不是指外部記憶裝置,而是WW道具收納庫的名稱。

我一邊修改WW,一邊逐條處理除錯團隊發來的Bug測試報告。

不知何時,肥仔傳來了一封訊息:「WW在BETA測試的時候,幫我把儲倉容量的限制給移除掉。」

你這家伙,怕會挨罵就用傳訊的方法想逃過一劫啊!等下吃飯就讓你請客。

FFL的除錯組也因為要測試上限,發來了暫時解除等級限制的要求,盡管那應該是伺服器組的工作。

我邊罵臟話邊繼續修改的工作,啊,今晚也通霄嗎?

測試一直持續到隔天早上,奇跡似的把FFL的客戶端應用程式交件出去。

當然也許還殘留了Bug,但透過網路能發布一種叫作「更新檔」的傳家之寶,我想是沒有擔心的必要。

玩家們的怒罵聲彷佛能聽得見,不過我想睡了。

我把除錯團隊處理作業時我所修改過的WW執行程式包,用公司郵件轉寄給肥仔后,遂在辦公桌下的安穩天地里進入久違三十個鐘頭的好眠。

啊,至高無上的幸福。要笑我是社畜就笑吧,現在睡覺才是正義!



你知道「清醒夢」這個詞嗎?

指的是自己意識到是夢時所作的夢。

我現在身處荒郊野外。

是的,荒郊野外。想像成是美國大峽谷一帶就好了吧?

為何我會知道是夢?

還記得剛才在辦公桌底下睡著是其中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是我看得到視野右下方有四個「圖標」,右上方還有寫著「主選單」的工具欄,以及用來戒備周遭的雷達顯示圖。

和我直到方才都在處理的WW介面是相同的東西。

可是!在加班修羅場里睡著時,在夢中除錯這并非第一次。盡管不是工作室或自己房間,而是荒郊野外這件事是個謎,可能是因為房間太乾燥,諸如此類的理由吧。

乾燥土壤的氣味刺激著我的鼻腔。居然聞得到味道,是很稀有的夢。

在進行各種測試之后,我才知道主選單只要用想的就可以打開,若用手去操控,顯示排序就會倒過來以致出現不能觸碰的Bug,真是高明。和打開時同樣的,只要用想的就可以操控,所以沒有大礙。

總覺得主選單的項目若干混雜了FFL與WW,但是在夢里要求產品整合性也沒有意義吧。

角色名稱一如往常叫作「佐藤」,因為我經常被叫錯成佐藤,測試游戲的角色大多取這名字。

先撇開不管角色狀態是等級一的初期情形,裝備品居然是睡前放在身上的能量棒、錢包與手機。

哎呀,確實很有夢境的感覺!

放眼望向周遭,在視野的一隅,地面被完整地切開。推測是懸崖什么的,我走了過去。

看來,這里似乎是個高臺,位在高達一百公尺的斷崖之上。而四周也有數個同樣的柱狀高臺聳立在地。崖下是與這里相同,一望無際的紅褐色荒野。

地平線彼方能看得見猶如地面龜裂開來的裂縫,我開啟地圖確認,目前所在位置周邊以外都是空白。若這是WW的設計,除了已探索完畢的場景,都將是空白。

左上方的地圖名稱顯示「龍之谷」,所以那個龜裂之處就是龍之谷嗎?我試著聚精會神凝視,也沒見到像是龍的身影。

倒是看見了別的東西。



離我最近的懸崖后方,有什么東西揚起了沙塵往此處靠近,感覺如同在奇幻電影里看過的騎兵部隊。

我不經意地凝視視野右下方四個圖標,分別有一個「探查全部地圖」及三個「流星雨」,這是在和肥仔腦力激蕩下量身打造出來的新手救助方案。

受到不可思議的焦躁感驅使,我選擇了「探索全地圖」。

雷達搜索完所有敵人后,正在靠近的集團被紅點標注成敵方。

由于雷達范圍狹小,我開啟地圖確認敵人的配置。

靠近的集團似乎是敵人的極小部分,地圖的上半部因敵人過多而被染成了一片紅色。

……敵人,不會太多了嗎?

逼近而來的敵方集團被標示為「蜥蜴人族的精英」,等級約在五十左右,數量多達三百名,看來不是等級一的玩家能徒手打贏的對象。

他們在離懸崖邊際五百公尺遠的地方停止行進。

我為避免被人發現,暫且先藏身于巖石后方觀察他們的動作。

雖然知道他們是騎兵部隊,但用肉眼無法瞧得清楚。從輪廓也能看出坐騎不是馬,但難以再做更進一步的判斷。

其中一個騎兵駕著坐騎朝向這里過來。

歸功于他往這里靠近,總算能明確知曉他的樣貌。他們所乘坐的生物并不是馬,而是如迅猛龍一般的恐龍;騎乘于上的鎧甲戰士也不是人,而是蜥蜴人。

「●●●●●●●●!●●●●●●●●●●! ●●●●●●●!」

蜥蜴人正以不知名的語言吶喊,很明顯地,這是宛如確信我人躲在這里才會有的舉動。這稱得上是夢境才會有的荒謬情節吧。

那家伙等待我的回應好一會兒,或許是對于毫無答覆感到不耐,隨即展開了行動。

他將手中大弓朝向這里備戰,并使勁地拉緊弓弦,總覺得那家伙的身體周遭散發出了紅光,可是不久,我便絲毫沒有在乎那種事的余裕了。

那家伙射出的箭矢,發出了鳴鏑般的呼嘯響聲,筆直地飛了過來。

對,是筆直地。

而且不因重力影響而偏離軌道,一徑筆直地向我飛來。剎那之間,我已經在夢里做好了死亡的覺悟,箭矢卻擦過臉頰。

臉頰像燃燒般發燙。

我下意識觸碰臉頰,滑溜溜的觸感傳到了手上。往掌心一瞧,如我所料,染上了鮮紅色。

我舔了舔手所沾到的血跡,有一股鐵銹味——這真的是在夢境里嗎——這樣的疑問在腦海里浮現。

唰——宛若傾盆大雨的聲響傳入耳中。

軍隊士兵們所射出的弓箭,描畫出弧形飛馳而來。

我迅速滑進巖石后方的坑洞里,實際上,說是狼狽地跌落進去更為正確。

連喘息的空間都沒有,無數箭矢插入方才我人還在的地方。

先射到地上的箭被來居上的箭給彈開而倒塌,我瞧見那尖銳無比的箭頭,彷佛背上被澆了冷水,渾身發顫。

箭矢以我所在的巖石為中心,集中攻擊半徑十公尺以內。說是高手云集也不為過,但此時的我,沒有空檔去贊嘆那種事情。

在我腦海里出現的,是恐懼。

如果有在夢中被怪物追殺過的人,應該能理解這份恐懼感。

我所擁有的選擇項目不多,要不就這樣坐著等死、要不續入箭雨的空隙間逃跑——要不就「反擊」。

我選擇了自始至終都顯示在視野一隅的三個流星雨圖標的其中一個。

徒留下已使用的模式后,圖標消失了。

然而,只是那樣。

「喂喂,到頭來是還沒有安裝喔……」

就像是要刺激焦急的我,箭雨傾盆降下。盡管緩慢,我藏匿的巖石正逐漸被磨削掉。

「這弓到底是有多大的威力啊!那群家伙是與一(注:與一,日本平安時代時源氏的武將,因一一八四年源平合戰中,于屋島之戰時的高超弓術而名留后世)軍團嗎?」

我一邊罵,一邊繼續選擇剩余的兩個流星雨圖標,可是,圖標凈是消失,什么也沒有生。

終于有一支箭,削平巖石掠過我的肩膀。

「可惡!因為Bug敗北什么的,壞結局也該有限度——」

搗亂不安感的咒罵聲逐漸消失,若說為什么,是因為穿破云層飛越而來的無數流星出現了。

我目瞪口呆,被那番光景給深深吸引。

久等了。

總算回到開頭的場景了。

本名:鈴木一郎。角色名:佐藤。我的異世界生活就這樣展開。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