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3章 搜查是一門學問

第一卷 3章 搜查是一門學問

不曉得他已經有多久沒像這樣,跟父親一起同桌吃早餐了?

在海苔工廠上班的時候,武志每天都是在家人還熟睡的時候起床,在通勤的電車上啃著飯團當早餐;在尼特族時代的時候,他反而是從來沒在吃早餐的時間起床過。就算真的早起了,無所事事的他要跟準備上班的雙親一起吃早餐,總讓人怪不習慣的。

可是,現在他已經能堂堂正正地在家吃早餐了。可以理所當然享用的早餐,吃起來總是特別好吃。就算只是因為能光明正大地品嘗美味早餐,就讓武志覺得有工作真是太好了。

「看你昨天也很晚才回來,你現在是在調查什么?」

看著雙眼因疲累而有些腫脹的兒子,父親一邊嚼著味噌湯的蜆仔一邊問。

「這個禮拜我一直在追捕岡薩雷茲……昨天好不容易才抓到……」

「追捕岡薩雷茲……他們讓你去做這么危險的工作嗎?」

世界上所有父母一聽到兒子要去做偵探,果然都會擔心他會不會遇到危險吧。再聽到這個禮拜都在忙著追捕岡薩雷茲,心里更是會忐忑不安吧。

這個遭到偵探追捕,名叫岡薩雷茲的人物,肯定是個用恐怖跟暴力在支配鄰居的兇狠外國人!雖然父親心里這么想,但武志追捕的岡薩雷茲,并非是他所想像的壞人,而是一只好脾氣的斗牛犬。岡薩雷茲的飼主是一位墨西哥籍大廚,就在岡薩雷茲去動物醫院打完預防針,飼主要帶它回家的路上,它一不小心就從飼主的箱型車上逃了出來。

在這個視寵物為家中一份子的時代里,委托偵探社尋找寵物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制作尋狗啟示的方法,還有分析品種不同的貓狗行動等等,每家偵探事務所都有各自的看家本領,所以成功率其實也不算低。

不過不管怎樣,做兒子的還是得要安撫父親的不安才行啊。

「爸,岡薩雷茲一點也不可怕啦。它那時候只是剛打完針,才會一時興奮逃走的啦。」

「什么打針!你跑去追捕這么危險的家伙嗎!竟然派你這個新人去抓這種兇暴的家伙,你的上司到底在想什么啊!」

「拜托,你不要說事務所的人的壞話啦!畢竟這是我的工作,這也是沒辦法嘛!說什么兇暴也太夸張了啦。雖然岡薩雷茲看起來的確很壯,還長得一副猛獸的模樣,不過它平常的個性可是很溫馴和善喔。」

「那種打完針后就逃跑的家伙,怎么可能會溫馴到哪里去!而且所謂的逃跑,他到底是從哪里跑出來?岡薩雷茲平常都待在哪里?醫院嗎?還是警察那里?」

「不對,不是從醫院逃出來,是在回去的車上啦。畢竟它平常都被關在籠子里,偶爾也會想要自由一下吧。我多少可以了解它的心情啦。」

「喂!你怎么能說自己了解那種家伙的心情啊!而且為什么你非得要去抓這種越獄犯不可?你應該沒被怎么樣吧?對方身上有沒有攜帶刀械啊?」

「怎么可能會有啊!只是抓的時候它一直在抵抗,所以有被它咬到幾口。不過這也沒什么大不了的啦。」

「什么被咬到幾口……武志,你要不要再重新考慮一次?我之前也說過了,澀谷東口摔角至今從來沒發生過流血事件,比去抓那種兇惡要犯安全多了喔?反正你的面具也做好了,只要拜托一下荒井先生,他一定會讓你加入的。」

「我不是說過不要再提那件事了嗎!已經夠了吧!而且我現在也已經是正式員工了!我吃飽了,先去上班了!」

受不了……兒子只不過是去抓只走失的小狗而已,竟然就這么大驚小怪的,父母就是這么愛操心啊。真是夠了,爸爸也差不多該放孩子去闖闖了吧……

武志飛快地把餐具丟進流理臺,像逃命似地離開了家里。

「早安。不好意思在您趕時間的時候打擾,請問現在方便說幾句話嗎?」

「好、好的,有什么事嗎?」

就在武志來到人潮洶涌的新宿站準備轉車時,一位站在柱子后面的年輕女子叫住了他。

「不好意思突然叫住您。其實我現在正在學習算命,如果方便的話,不曉得您是否可以當一下我的練習對象呢?」

「咦,可是,這個……」

「只要一下下就好,二、三分鐘就會結束!您正在趕時間嗎?」

「沒有啦,這倒也是沒有……」

雖然已經從「見習生」的身分畢業,但他畢竟還是個菜鳥,所以武志每天都會提早三十分鐘進辦公室,所以他現在的時間也還算是很充裕。

「如果您不趕時間的話,拜托您幫幫忙!請讓我幫您算命吧!」

「可是要花錢吧?」

「當然不會收您任何費用。畢竟這是讓我學習的機會啊!」

「啊,所以我不用花錢吧。免費的話就沒關系喔。你會免費幫我算命的意思吧?」

「當然羅。真是太好了~」

女子脫口發出松一口氣的聲音。

武志直盯著女子的模樣瞧。她頂著一頭沒有仔細打理過的毛躁黑發,身穿些許寬大的連身洋裝。雖然看起來青澀平凡,但是這一定是因為她一心追逐算命師的夢想,不惜犧牲打扮的時間,忙著鉆研苦讀的關系吧。這樣的人反而更讓人留下好印象啊。更重要的是她在茫茫人海中,特地選擇自己做為練習對象,這不是讓人很開心嗎?雖然賣刮胡刀和版畫的推銷員也曾找過自己,可是她跟那些人不一樣,只是為了學習算命在努力。

身為社會人士的前輩,不幫她一把怎么說得過去?如果可以助她更接近算命師的夢想一步,我當然樂意花這兩、三分鐘羅。我反而不敢相信其他趕著上班的男人,竟然連這區區的幾分鐘都舍不得讓出來。為什么只有自己愿意溫柔地伸出援手,幫幫這位鼓起勇氣向陌生人搭話,尋找練習對象的勇敢女子呢?東京這座水泥叢林,果真是個泯滅人性的地方啊。看著惠梨前輩那種人,讓我越來越有這種感慨了。

于是,身為新宿早晨第一紳士的武志,便決定成為那位勇敢女子的練習對象。接受算命的時候,必須和初次見面的女性一直近距離面對面,讓武志止不住心頭的小鹿亂撞。

……當他好不容易能脫離女子,前往事務所上班時,已經是一個半小時之后的事情了。

「早、早安……」

笹野偵探事務所的成員明確地分成了「溫和派」及「嚴厲派」兩種派系。隸屬溫和派系的兩人雖然和顏悅色地迎接遲到的武志,但嚴厲的兩位前輩卻完全恰恰相反。

「你這小子也太慢了吧!你還真了不起啊!你啥時候變得這么偉大啦!怎么?你睡過頭了嗎?你該不會從那一次之后,就每晚跑到『DEEP BLUE』去夜夜笙歌吧!」

「對不起我遲到了。可是人家才沒去什么『DEEP BLUE』啦……我的薪水哪夠我去那種昂貴的店……」

一臉黑道模樣的高壯前輩才剛喝斥完,虐待狂前輩便靜靜地開口說道。

「我說你呀,都遲到一個小時還敢抱怨薪水少,就算沒禮貌也要懂得分寸吧。我最痛恨你這種人了。」

「你誤會了!(淚)我不是這個意思!對不起!請原諒我……我真的在七點鐘就出門了……」

「你這家伙啊,不要因為被正式錄取就開始跩個二五八萬羅!你跑去逛街了對吧!你在上班前快快樂樂地跑去逛街了吧!」

「啊啊,這個不是啦~~」

惠梨直盯著瞧的東西,正是武志手上提的大紙袋。紙袋里隱約露出了包裝好的小雜物還有書本,就算本人極力否認,這怎么看都是剛買完東西的模樣。「什么什么,你買了啥啦?」也注意到這一點的富樫,開始企圖搶走武志的紙袋。

「啊,富樫大哥等一下!你不要這樣!」

「有啥關系嘛!在上班時間買東西本來就該跟同事一起分享!讓我看看啦!」

「你快住手啦!啊啊~~~~」

世間常情,不論是領土還是紙袋,單憑蠻力爭奪只會導致悲劇發生。被左右力量拉扯的紙袋壯烈地分成兩半,里面的東西全灑在辦公桌上。前輩們全都把焦點聚在那些商品上面。

商品全都以書籍為主。書名凈是些《守護靈與供養祖先》、《世界末日并非災難》、《生命的輪回~來自超古文明的訊息》、《靈障百選·靈始靈終之書》等等之類的標題;另外還有一整套的卡帶,上頭的標簽寫著「天顯院法眼導師法話集1~5」幾個字。其他還有像是護身符跟人型貼紙,全是精神健全的正常人幾乎沒有機會見識到,看上去死氣沉沉的商品。

武志的耳邊傳來唰地一聲,半徑二十公尺內所有人一齊被嚇跑的聲音。

「你、你這小子……」

這次就連個性爽朗的富樫也一臉懊悔,責備自己竟然沒有發現埋藏在后輩心中的黑暗。

「沒想到你的心里竟然這么痛苦……喂,惠梨,該不會都是因為你每天對他那么過分,才會害得武志精神崩潰啊?就算是教育新人,你也不能老是這么嚴格,應該還有其他方法可以用吧?」

「你、你是說這都是我的錯嗎!要做偵探這一行,隨時都有可能在調查中碰到危險耶?當然每個人都得要鍛鏈到能保護自己的程度吧!而且說到底,你們這些男人才應該要在伊藤沮喪的時候,適時對他伸出援手才對吧!都是你們沒有好好盡到責任,才會引發這種結果不是嗎?」

所謂「這種結果」,指的就是桌上的《生命的輪回~來自超古代文明的訊息》。

「喂喂喂,什么叫做『你們這些男人』啊。難不成你把所長也算在內嗎?你竟敢叫自己的上司『這些男人』!」

對同事的說教無動于衷,僵硬地拿著百圓茶杯的笹野,惠梨也開口向他抗議。

「說要嚴格教育新人,本來就是所長提出來的方針吧!」

笹野雙手插在胸前,感慨地喃喃自語。

「看來當初不該把伊藤交給惠梨指導啊……那時候應該要拜托富樫,用更溫和的方式鍛鏈他才對嗎……」

「給我等一下!為什么所長說的好像都是我的錯一樣!我的確可能有一點責任啦,可是也不能全部推給我吧,每個人也都脫離不了關系。」

「哪有什么每個人,本大爺平常對武志可是溫柔得很耶!拜托不要把我講得像是霸凌組織的一員好嗎?真是破壞我的形象!」

繼富樫之后,笹野也發表相同意見說道:「那這樣我也是一樣啊。」「人家也是喔。」甚至連典子也開口這么說。看到所有責任都被推到自己一個人身上,惠梨從喉頭深處發出了「咕嗚嗚」的怪聲。

在混亂中不小心發起呆的武志,雖然也希望惠梨前輩能藉此反省一下過去的行為,但他還是不忍對四面楚歌的前輩見死不救,開始拼命開口辯解。

「呃,大家都誤會了!事情不是像你們想的那樣!我不是蹺班去逛街買東西,只是被人硬推銷的啦!」

面對四人滿是懷疑的視線,他繼續發表證言。

「今天早上在新宿站的時候,有個自稱正在學算命的陌生人叫住了我。我就讓她用塔羅牌和姓名學幫我算命……她說有一個莫大的轉機,正準備降臨到我的身上。為了抓住這個機會,她建議我去調布的集會場所,找她的老師接受建言。雖然我說我現在沒時間,這次就先算了,但最后還是被糾纏了一個小時。她說只要買他們組織的商品就能放我走,我才會買下這些東西……」

因為武志的解釋,惠梨總算是脫離了四面楚歌的險境,只不過這一段說明,又再度惹惱了她。

「你是笨蛋嗎?真是有夠窩囊耶!現在還有人會被這種可疑的推銷給騙到嗎!」

「我、我就是那種人……」(淚)

「武志,遇到這種情形的時候,不能乖乖聽別人的話掏錢出來喔。一定要果斷地拒絕才可以。」

接受完惠梨的責備后再聽聽典子的勸言,兩人的差異一目了然,讓武志深深體會到典子的穩重性格。

「可是,我還是也有拒絕啊!原本對方是要我買十五萬圓的多寶塔,我拒絕之后,她又換成推銷六萬圓的『世界圣者DVD套組』。我跟她說我的錢包里只有一萬圓,結果最后就買了價值一萬圓的書跟商品……」

富樫露出嚴肅的眼神,凝視著后輩的臉。

「武志……你是笨蛋嗎?」

順便一提,雖然武志在剛開始的幾個月還只是見習生,但事務所仍然有照實發給他薪水;只不過武志除了要給家用之外,還得要償還父親幫忙付的達利版畫分期付款,以及購買用來分發的海苔等等,所以每個月剩下來的錢,頂多只夠他買幾盒百琪巧克力棒而已。今早放在錢包里那張珍貴的一萬圓,是父親贈給他當作「慶祝正式錄取」的禮物。

「那個……這些東西我不需要這么多,如果里面有想要的大家可以自己拿……對了,惠梨姐,你的手機不是沒有掛吊飾嗎?你要不要這個『快樂之會推薦·強化守護靈吊飾』?」

「誰要啊!惡心死了!」

惠梨猛力一甩,吊飾滾到了地板上。武志只好一臉哀傷地撿起吊飾,收進了辦公桌的抽屜里。一想到為了多達五卷的法話集卡帶,還得要用下個月的薪水去買錄音機,又更讓他更哀傷了。

「話說回來了,伊藤,你好像順利找到岡薩雷茲了嘛。」

「是的。昨天晚上總算是抓到它,平安送回委托人的家里了。」

「辛苦了,那你等一下就打成報告書吧。這是你第一次制作要交給客人的報告書,你就找富樫幫忙指導一下。然后今天有客人預約洽談,就麻煩惠梨跟我一起負責接待了。」

「我明白了。」

在晚了一個小時的朝會里,成員們各自收到了笹野的工作指示。惠梨接著下來,就要負責接待上午的洽談。

過沒多久,預約洽談的女性便在預定時間來訪,惠梨跟著笹野一起走進了會客區。

「歡迎光臨,你可以不用那么緊張。」

盡管笹野的態度和藹親切,惠梨也是面帶笑容,桌上的艾摩玩偶也乘勝發揮療愈氣氛,但對方的聲音依舊是忐忑不安。

「那個……不曉得該從哪里開始談起才好……因為有一點難以啟齒……」

依照預約當時詢問的個人資料來看,洽談者的名字叫小泉優子,二十四歲。身高雖然不高,但身材纖細勻稱,是位看上去比實際年齡還要成熟的美女,給人文靜穩重的印象。

惠梨的笑容,安撫了洽談者優子的不安

「別擔心,每個來偵探事務所尋求協助的人,都一定是遇上了難以啟齒的事情。」

「是啊,說的也是呢……」優子的表情稍微和緩了一些。「呃,其實我現在很怕我的前男友……就是我之前交往的某位男性……」

當優子猶豫地說不出下一句話時,惠梨立刻適時地幫忙接話。順帶一提,平時在接待客人的時候,如果洽談者是男性,接待時會交由笹野來發言;當洽談者是女性的時候,對談則是會以惠梨為中心。

「是關于之前跟你交往過的男性對吧?對方是不是死纏爛打地要求復合,或者是跑到家里來騷擾你?」

「不,他目前還不知道我的住處,所以他沒有跑來家里騷擾。只不過……」

關于這位幾個月前交往的男性,優子開始不安地循序道出至今的來龍去脈。

據優子表示,她與前男友菅原龍也原本是公司的同事。優子以前在龍也任職的廣告代理公司里,是負責行政的派遣員工。在公司聚會和談論公事的往來之下,兩人開始越漸熟悉,并進而發展到了情侶的關系。

只是才剛開始交往沒多久,龍也便立刻賴在優子的住處不走。如果只是這樣也就算了,然而龍也卻開始漸漸對優子霸道強硬,與在公司的印象有著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原本一開始還只有喝酒時會對優子動手動腳,但到最后甚至連清醒的時候也會動粗。

身處在日益激烈的暴力中,優子開始警覺到自身的危險,于是她就趁龍也出門上班的時候,像夜遁一樣地搬離了住處。由于事前已經與派遣公司溝通過,她在同一時間也辭去了工作。雖然順利離開了龍也身邊,但優子卻開始接連不斷收到龍也打來的電話和簡訊,不斷質問優子為何要突然消失,追問她的搬家地點,甚至還威脅她與自己復合。簡單來說,龍也已經從前男友變成了跟蹤狂。

其實兩人實際交往的時間意外地短促,僅僅只有兩個月左右而已。

等優子說明到一個段落后,惠梨便開始提問。

「你現在還在使用當時的電子信箱跟電話號碼嗎?」

「沒有,全部都換過了。所以我跟他已經完全斷絕連絡好一陣子了……只是大概從兩年前開始,我除了工作之外,一直都有在做網路偶像。」

「網路……偶像嗎?就像是有演藝活動之類的……」

「基本上差不多,不過因為只是業余的,所以很少會在大型媒體上露臉,都是跑跑小活動還有以網路互動為主。」

「網路啊……」

惠梨對這種話題很不拿手,平常只要武志一聊起有關網路的另類內容,她連聽都不會聽,直接大聲斥喝:「小屁孩給我閉嘴!」可是這次事關調查委托,就算是不拿手的話題,她也得要誠心誠意地去了解。

盡管優子看起來還是滿臉恐懼,但她仍然保持著冷靜繼續說道。

「我的官方網站上有架設討論版,粉絲可以自由在那里留言。可是就在幾天前,上面出現了這樣的留言……」

優子拿出事前影印好的討論版頁面——「花梨你跑去哪里了?不過算了。反正不管你逃到哪里去,我都一定會追到你。真等不及下次的活動。」「下次花梨要辦攝影會嘛。雖然之前突然見不到面,但我最近應該有辦法去找你了。真是期待呢,優……不對,應該是花梨。」其他還有類似上述內容的定期留言。留言人的名字全都是「T·S」。就是菅原龍也的羅馬拼音縮寫。

「優子小姐,請問『花梨』這個名字又是什么?」

「是我的網路昵稱。我在當網路偶像的時候會用『彩木花梨』這個名字。下個禮拜六,我在澀谷的攝影棚有舉辦攝影會,但是一想到他可能也會來,我就好害怕……說不定他會在活動上對我做出什么事來,或者是偷偷跟蹤我回家……」

「你是怕對方發現搬家后的住處對吧?不好意思,請問你有考慮取消這場活動嗎?」

「其實我現在有在打算暫時停止網路偶像的工作。我想花時間好好思考今后的出路,或是要不要干脆回老家去。可是,下周及下下周的這兩場活動,是很早以前就已經安排好的行程,我不可能現在臨時取消。而且我也不想讓活動的工作人員,還有期待已久的粉絲失望。」

「原來如此……所以優子小姐希望我們在活動當天鎖定前男友……防止菅原龍也接近你的意思吧。」

「是的。可以請你們幫幫忙嗎?」

就在此時,會客區的屏風窸窣地被拉開,緊張的后輩畏畏縮縮地走了進來。

「不不不好意思,可以稍微打擾一下嗎?你你你你你是彩木花梨小姐吧?」

優子瞬間露出困惑的表情看向惠梨,不過聽到一旁的笹野回說「噢,伊藤你認識啊」,她的表情便放松了許多。

「我是花梨小姐的超級粉絲!我一直都有在看你的mocomoco影片。」

「謝謝你的支持。」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這是我有參與開發的調味海苔,請你吃吃看!還有就就就是,方便的話,可不可以和我握握握握個手呢……」

武志一口氣把五包海苔遞給了優子。他從來沒有一次給過事務所的其他人這么多份量。

優子親切地收下海苔后,再度伸出白皙的手,任武志用濕漉的雙手包裹。

「噢噢噢,另外我也有追蹤花梨小姐的Twitter。請問你可不可以也追蹤我的呢?我的帳號名稱是英文的『性感武志』,拼法是S、E、X……」

芝麻街的巨大餅干怪獸,朝緊握優子的手不放的武志臉上撲了過去。

不,正確來說,應該是惠梨正在朝武志的臉,使出必殺的連續上端正拳。不過為了不讓洽談者看到近乎殺人的凄慘畫面,她才會在拳頭與攻擊目標之間,夾了餅干怪獸的布偶來緩沖威力。

這對餅干怪獸來說雖然是場無妄之災,可是全身塞滿棉花的它根本毫發無傷。真正受到傷害的,是餅干怪獸后面的那名男子。就算中間隔了只布偶,前少林寺拳法學生組冠軍的上端正拳,也夠讓弱男子痛到流眼淚了。

「你給我滾一邊去!」一面挨揍還一面被痛罵的后輩,捂著臉含淚退場。但是沒想到接受了惠梨的制裁,武志卻還能撐住不倒下來,看來他現在似乎也變得強韌了一點。

不過,后輩這段傻眼舉動,出乎意料地不是只有帶來麻煩而已。看著兩人這一連串的一來一往,優子忍不住噗哧地笑出了聲,頓時瓦解現場的緊張氣氛。

「優子小姐,真是抱歉。本公司是很正經的事務所,只是多養了一只傻菜鳥罷了。」

「別這么說。你們看起來感情很好呢。」

「哪有感情好。請你別開玩笑了!」

優子邊笑邊向嚴肅否定的惠梨說了聲抱歉;看到洽談者向自己道歉,惠梨也反過來向優子賠罪;幫助自己的偵探居然向自己致歉,優子又再度開口道歉;沒想到自己的舉動讓洽談者為她這么費心,惠梨又繼續表達了歉意。現場的氣氛變得越來越溫馨融洽了。

「那么優子小姐,接下來我們內部會開始商討對戰策略,只要一決定好,就會盡快連絡你攝影會當天的相關流程。另外還有像是常去的店家等等,請你盡量不要把這種資料寫在個人網站及部落格上。就連通勤或散步時的風景照也不可以貼喔。因為這樣會替對方制造埋伏的機會。」

「我明白了,我會小心的。那么就還請各位多多指教了。」

惠梨,笹野還有其他成員,一起目送了優子離開。

這輩子第一次實際巧遇&接觸到心儀的網路偶像,讓武志暫時還無法冷靜下來。

這次的委托人是網路偶像。武志對于網路還有偶像的知識,這下不就能在這里派上用場了嗎?

笹野立刻向武志丟出問題。

「伊藤之前就知道委托人優子小姐嗎?」

「是的!我從花梨剛發跡的時候開始,就一直在追她的部落格!花梨是因為mocomoco動畫上的『跳看看喵喵男女游行(音符)』,才開始爆發人氣的網路偶像喔。不但成為moco動畫史上第一個沖破一億觀看次數的影片,還登上了各處的網路新聞!」

部下如此具體地幫忙解說,笹野卻還是搞不太清楚其中的意思。

「伊藤,你可以再稍微說明得簡單一點嗎?」

「我說的mocomoco動畫……我們都是簡稱為『moco動』啦。moco動是一個網站,可以讓網友自由上傳自己所拍攝的影片。花梨就是上傳了自己邊唱邊跳『喵喵男女游行』動畫主題曲的影片。結果那段影片在網路上爆紅,在許多網站上面都有做報導。花梨就是因為這個緣故,才會成為網路偶像的。」

「原來如此……惠梨,你聽懂了吧?」

「聽不懂。」

「為什么會不懂啊!」(淚)

其實聽了剛剛的說明,惠梨已經大概都理解了。她剛剛回答的「聽不懂」,只是想要表達自己「對這種東西一點興趣也沒有」。

會對這種話題有興趣的人,果然除了武志之外,就只剩富樫了。

「既然叫做網路偶像,應該就只會出現在網路上吧?不會上電視也沒有發CD,就算會辦什么攝影會,光靠這樣也養不活自己吧?」

「當然養不活啊。雖然不是完全沒有上電視,可是大家都只是業余的偶像而已。她們平常會打工會上班,每個人都有一般正常的工作,只是把當偶像當作私人時間的興趣。」

「什么嘛,原來還有這種當興趣在玩的業余偶像啊……不過啊,沒想到你最喜歡的網路偶像會跑來委托我們事務所。偶然還真是可怕啊。」

「啊,你誤會了。我最喜歡的應該是如月萌奈。第二名雖然很難抉擇,我想應該是櫻井小公主跟橘子·李共居第二吧。花梨是排在她們后面喔。」

富樫半認真半搞笑地擺出向前跌倒的動作。

「搞啥啊!花梨不是你的第一名嗎?你這小子剛剛不是才對本人說自己是她的『超級粉絲』嗎?」

「當很多人的超級粉絲又不會怎樣!」武志才這么說完,就露出了像是圣人一般的溫和表情。「……這樣說也不太對。大家都是我的第一名。我對每個人的愛都是一樣。」

「你剛才不是說萌奈是第一名嗎?」

「不過我總覺得今天看到的花梨,不太像是我平常認識的那個花梨啊……跟網路上的印象完全不一樣啊。」

「畢竟人家是來找偵探談事情,當然不會擺出偶像的樣子嘛。」

「嗯,我不是這個意思,我覺得在根本上還有更不一樣的地方。跟惠梨姐講話的花梨,看起來不是很成熟嗎?不過像是在『跳看看』的影片,還有出現在部落格里面的花梨,該怎么說呢,應該是那種會『哈喵~(音符)』的感覺。」

「原來如此……鬼才知道這是什么感覺啦!」

「對了,典子姐,你可以借我用一下電腦嗎?」

在上班時間逛網站通常是件非常要不得的事情,不過這一次是為了要確認委托人的網站,也算是調查中重要的一環。向典子借了筆電后,武志熟練地秀出彩木花梨的部落格。在首頁上方的標題位置,就大大寫著「來自花梨星的偶像·彩木花梨」。

「這個『花梨星』又是啥鬼啊?」

「在網路偶像里面,有很多人都會自稱自己是來自外星球。例如像花梨的背景設定,就是來自甜點銀河花梨星球的花梨島喔。」

「身為粉絲可以承認這是『設定』嗎?」

「我畢竟也是成熟的大人了,當然不會相信這種事情啦。」

「我倒不覺得你是『成熟的大人』……」

「來,看看這個。」

當武志滑動著部落格的頁面時,熒幕上陸續出現了委托人花梨,也就是小泉優子打扮成各式各樣的角色,擺弄著招牌動作的照片。

以貓耳貓尾打扮居多的優子,在熒幕里秀出飛吻還有做出貓爪的動作,恣意地在挑逗、誘惑著網站的瀏覽者。其中一張,優子模仿著招財貓彎起右手,露出迷人表情抬頭向上望的照片,仿佛讓人真的聽見了「哈喵~(音符)」的效果音。

部落格的文章里貼了許多被稱為「花樣繪文字」的閃亮圖案,內容也都是像「早安喵(音符)」、「今天要工作喵(音符)」、「這座城堡是喵不落之城喵(音符)」這種在語尾頻繁加上「喵」字的句子。

「看起來完全不一樣嘛!這是啥鬼!她們真的是同一個人嗎!」

「果然會嚇一跳吧?剛剛的花梨看起來成熟又穩重,完全沒有貓咪的印象啊。可是啊,聽說很多偶像只要一實際站在大家面前,個性都會變得截然不同呢……」

「太驚人了啦……可是,她真的好可愛喔……」

富樫死盯著露出大腿的招財貓照片瞧。

「啊,你要不要也看看花梨的出道作品『跳看看喵喵男女游行(音符)』?呃,先等我一下下喔……」

在瀏覽器上的搜尋欄打上「mocomoco網站」,再透過網站搜尋「彩木花梨 喵喵」,接著開始播放影片。

「你看,這就是花梨會成為偶像的關鍵,通稱『喵喵舞』的舞蹈。雖然是她還沒進入業界的作品,可是現在只要一提到花梨,都還是會想到這段影片啊~」

影片中的花梨,就穿著剛剛部落格里出現過的貓咪服裝,一邊細語著「貓咪貓咪喵喵(音符)」,一邊揮動著她的貓咪肉球跳起舞來。

富樫的眼睛睜得比平常還大了一點七倍。

「喂,武志……這是啥破壞力啊!根本就是世界第一等可愛嘛!」

「沒錯吧~~我第一次看到的時候,也是驚訝到一整天都吃不下飯呢。那一陣子啊,我每天不論是清醒還是睡覺,都在過著被萌萌花梨圍繞的日子。」

「我可以理解啊。這次我真的能明白你的心情啦。我甚至覺得自己好像開始了解『萌』的意思了。」

「果然會變成這樣吧!重點就是這個。我覺得如果要向外國人解釋『萌』的意思,應該只要給他們看這段影片就夠了。不過啊,真的不管看幾遍,這樣的花梨實在是太棒了啊……」

「就是啊……回想剛剛她氣質出眾的模樣,然后再看看這段喵喵舞,這種落差讓她的萌萌程度越來越超過了啦……」

兩人不斷滴著口水,一臉失神地在欣賞影片,還不時隨著花梨甩肉球的動作,自然地擺動起手腕來。

不過就算是失神,富樫身為直覺神準的調查員,也猛地注意到數道聚焦在兩人身上的視線。

回過神來的富樫轉頭看了看四周,這才發現辦公室里的其他人,竟然都露出了藐視的眼神在看向他們。其中表情最為輕蔑的人,就是惠梨。不,那應該是超越了輕蔑,流露著憐憫的神情。她瞇成縫的眼睛仿佛像在說:「唉啊,這些人的腦袋都燒壞了吧,真是可憐……」

「喂、喂,武志。武志!」

「什、什么事?」

還沒回神過來的武志,也慢半拍地恢復了神智。富樫指了指惠梨的臉說:「武、武志,你看看。你以前有看過那么瞧不起人的眼神嗎?那種眼神,簡直就像是在看做完援助交際之后,卻賴帳逃跑的大叔一樣嘛……」

「是、是啊。我們有做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嗎……我的背后好像都毛了起來……」(淚)

剛剛的事先暫且擱在一邊,所有人趕緊開始討論今后的調查方針。

惠梨先向沒有直接和優子談話的成員,詳細說明了委托內容。只不過在看完萌萌動畫后,完全被花梨給俘虜的這兩人,開始憤慨地炮轟起前男友菅原龍也,也就是現在變成跟蹤狂的調查對象。

「饒不了他!他竟敢跟蹤那么可愛的花梨……不對,就算是不可愛的女生也不可以隨便跟蹤……總之我就是饒不了他!」

「沒錯!那種人根本不配當個男子漢!每個跟蹤狂啊,幾乎全部都是大壞蛋啦。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善良的跟蹤狂,就只有跟蹤狂立川選手而已啦!」

「話說回來了,富樫大哥,你開始去澀谷東口摔角傳授跟蹤的技巧了嗎?」

「開始了啊。我每個周末都會去道場,跟大家一起揮汗練習呢。而且不管我教什么,立川選手真的都吸收得好快。這個人真是跟蹤狂的楷模!」

「噢,連富樫大哥也有一起加入練習啊。」

不管是扯遠話題,還是善良跟蹤狂的事情,惠梨都看起來一點興趣也沒有。

「那邊那兩個,你們太吵了!」

「失敬失敬。」

「還有以后不要稱呼委托人的藝名,請叫她小泉優子小姐。不然在調查的時候,溝通上會變得很麻煩。」

比起藝名這個稱呼,在網路偶像的圈子里應該叫做「昵稱」比較恰當啦……武志想。只是惠梨前輩的胸襟,大概還沒有寬大到可以接受這種指正,他只好決定閉上嘴巴。

這次委托的第一道課題,就是針對調查對象進行面取。

由于交往時間只有短短兩個月,優子手邊完全沒有菅原龍也的照片。手機里為數僅有的合照,也早已被優子本人刪除。更何況當時的龍也又一直賴在優子家里,所以也不清楚他的住處。現在唯一知道的,就只有龍也的電話號碼跟電子信箱,以及優子之前也在那里工作過一陣子的公司地點。

接下來就先由富樫跟武志,負責前往龍也的公司面取及拍攝照片。

龍也任職的廣告代理公司,位在品川的一棟小型辦公大樓內。

這里跟咖啡廳不一樣,一般訪客無法自由進出,所以也不可能裝成等人的模樣進去找人。而且雖然說是去找人,這次可是連對方的長相也不知道,更提高了調查的困難度。不過偵探的工作,就是要想辦法解決這些問題。

「不好意思,我是Human Career Service的人,敝姓富樫。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