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2章 當偵探意外地很簡單?

第一卷 2章 當偵探意外地很簡單?

「早安!不好意思打擾您上班了,請問現在方便說句話嗎?」

「可、可以,請問有什么事嗎?」

在無數成年人熙熙攘攘、人來人往的新宿站前,被萬中選一的武志停下腳步。

「不好意思請問一下,請問您今天早上有刮胡子嗎?」

那名男子身穿的白色風衣外套上,貼有一張正在刮胡子的氣球圖樣,還有用片假名印著「Balloon」的商標。這是知名的刮胡刀廠商。

「當、當然有啊。畢竟今天是我第一天上班……」

「您今天第一天上班嗎?那還真是恭喜您了!」

「哪里啦,嘿嘿嘿,謝謝你。」

在人行道周圍還有好幾位相同打扮的男女工作人員,每個人都一樣在搜尋適合的人選上前攀談。順便一提,他們挑選目標的基準,都是看起來很內向,軟弱又不起眼的路人。會被選中的人身上,都符合這些完全不值得夸獎的條件。

「其實今天呢,『Balloon』正在舉辦新上市的電子刮胡刀特別展示會喔。您要不要來試試我們的最新產品呢?」

「咦?呃,可是我今天早上才剛刮過胡子啊……」

「就是因為如此!我們才要請您來體驗看看本公司的商品性能。不會花您太多時間,請您絕對要試試看!」

男子不等武志回話,便徑自往某個方向快步走去。

這么一來,就算對象不是武志,任何善良的日本人都無法在這時候擅自離去,只能硬著頭皮追上對方的腳步。

這里是路邊的露天小攤子,攤位上陳列了試用與觀賞用的刮胡刀新產品。看到那名男子遞出了試用的刮胡刀,武志也只好勉為其難地照著他的指示,稍微在下巴來回刷了三下左右。

「好,差不多這樣就可以羅!謝謝您的配合。那么我們就來看看到底刮掉了多少吧。」

工作人員一把搶走刮胡刀,拿下刀片,反過來在白色的板子上鏘鏘地拍了幾下。真是太神奇了,這不是長得跟拳頭大小的球藻差不多像、光看就令人發毛的大量黑胡渣塊嗎!

「哎呀呀!您看看!雖然您剛剛說早上才刮過胡子,可是現在卻還有這么多胡渣沒刮干凈。」

「等一下!就算我再怎么沒刮干凈,也不可能會有這么多吧?這絕對有鬼!」

「啊~哈哈哈!大家的反應都是這么驚訝呢。因為本公司的刮胡刀,可以連根刮下其他品牌刮不掉的胡渣喔!」

「慢著,我覺得重點不在這里。我本來天生就沒什么胡子,就算天天刮胡子,我也得要花上半年才能累積到這種量耶!」

「沒錯!可以一天解決其他品牌半年份的工作,這就是我們『Balloon』新型刮胡刀的功力!而且今天還特別推出三折優惠,這把厲害的新型刮胡刀現在只要九千八百圓而已!體驗過它的神奇后,您已經無法再回去用之前的舊刮胡刀了吧?」

「當然還是可以用啊!因為我覺得這些又不是我的胡渣。這根本也不是沒刮干凈的量吧?我要求DNA鑒定!」

盡管武志淚眼汪汪地指著那團黑色球藻試圖抵抗,為了工作不惜泯滅良心的男工作人員卻絲毫不受影響。

「這位客人,您要在今天成為社會新鮮人吧?開始一段新工作的時候,大家都會換個新刮胡刀來轉換心情啊。這可是社會人士的常識耶,難道您都不曉得嗎?」

「是、是這樣子嗎?」

「好不容易才要邁向新職場,難不成您要跟以前沒工作的時候一樣,頂著那種沒刮干凈的胡子去上班嗎?您打算要對錄取您的人恩將仇報嗎?」

「我才沒那個意思!不過這真的是常識嗎?」

「那當然啊。您就干脆一點吧!能夠毅然決然下決定的人,才稱得上是獨當一面的社會人士喔!」

「唔,可是……」

「好的!您答應了吧。太好了!非常感謝您的購買!」

當他這樣一喊,攤位周圍的所有工作人員通通停下腳步,不約而同地向武志低頭鞠躬,拉開嗓門大喊:「感謝您的購買!」

心情開始好轉的武志,露出「真是拿大家沒辦法啊」的害羞笑容買下了刮胡刀。

提著裝了新刮胡刀的紙袋,武志站在笹塚站前的灰色住商大樓前。

終于是第一天上班的日子了。

武志昨天回到家,說明完一連串的經過后,父親就拿著摔角面具不滿地說道:「可是我們好不容易才決定好你的藝名耶。」這一瞬間,讓武志不免在心里懷疑這個人真的是他的父親嗎?不過其實武志真的很感謝父親這一年來的照顧,而且今天早上出門的時候,父親還對他說:「為了預防萬一,這個你帶在身上。」然后在他的口袋里塞了張一萬圓鈔票。啊啊,這個人果然還是我的父親啊。武志在心里重新修正了想法。

雖然那張一萬圓早在剛剛就花掉了,但今天可是武志睽違一年的上班日,只見他緊張地爬上三樓,打開笹野偵探所的大門。

「早、早安!」

距離門口最近,正在桌前擦著指甲油的教育媽媽慌慌張張地站起來,展露了笑容。

「歡迎光臨。您是要來洽談的嗎?里面請進。」

「咦?呃,不是啦,是我。」

「……請問您是哪一位呢……」

一陣打擊。

他今天的外表確實有點不一樣。不但從昨天的西裝打扮變回「格紋襯衫,下擺塞進褲子里」,恢復成一如往常的穿衣風格,連頭上也頂著跟以前一樣的亂發。可是明明都是同一個人,沒想到卻看不出來……都是因為大家老是只憑外表來判斷一個人,才會犯下這種錯誤啦!

「呃,我是伊藤。昨天有過來面試……」

「呀!抱歉~~因為感覺看起來很不一樣啦!所長,伊藤先生來了喔。」

教育媽媽用來接待客人的職業笑容,頓時轉變成面對同事的笑臉。只見她一喊完話,坐在里面那張辦公桌,正一面喝著茶一面沉迷于任天堂DS的所長便招呼武志進來,「噢噢,伊藤早啊。你就用那張空桌子吧。」

武志維持著面試當時的情緒,大喊完一聲「是的」后,就坐上屬于中央島嶼,最靠近入口的座位。

武志緊張地環視了辦公室,發現這里除了有辦公桌、電腦、資料柜,還有屏風后方的會客區等,這些一般辦公室都會有用品之外,墻上還掛著一張特別與眾不同的「偵探業營業申請證明書」。證明書上不但有「東京都公安委員會」的文字,還記載了營業場所的名稱跟所在地,申請日期則是「二〇〇九年二月二十日」。看來這間偵探事務所的歷史并不算久。

原來所謂的偵探,也是必須要向公安委員會申請證明的職業啊。不曉得金田一跟柯南有沒有好好向當地的公安委員會提出申請呢?

其他令人好奇的,就是擺在用品架上的道具了。有數位相機、數位攝影機、腳架、望遠鏡,還有錄音筆和智慧型手機等,齊聚了不太符合所長年紀的數位產品。這么說起來,隨意擺放在會客桌上的芝麻街玩偶,也跟所長的印象差很多。

「那么伊藤啊。」

「是的!」

啪答一聲關上DS的畫面,所長進入了業務模式。

「先來向你介紹一下辦公室的同事吧。我是所長笹野。然后她是會計兼文書兼總機,總之就是負責很多事情的藤崎典子。」

教育媽媽整理著指甲,笑臉盈盈地打了聲招呼,「請多指教羅!」武志也擺出社會人士的風范,全力以赴地做出回應。

「請、請多多指教!如果不嫌棄的話,請嘗嘗看這個我有參與開發的調味海苔!啊,所長也不要客氣!」

在面試時大受好評的那個海苔,今天武志也隨身放在口袋。典子雖然道了聲謝,卻露出頭上滿是問號的表情。早已體驗過的所長則是親切地說道:「噢,這個這個,跟日本茶很配喔。」

所長一邊吃著海苔繼續往下說。

「接下來……負責訓練伊藤的調查員應該差不多快要來了吧,等一下我再跟你介紹吧。對了對了,伊藤會用智慧型手機吧?」

「不、不會!我現在還在用以前的舊型手機……雖然我一直很想換成智慧型,可是我還有版畫的分期付款等花費……」

「那你就好好學習吧。我們會提供智慧型手機給所有員工,每個人都要二十四小時帶在身上。除了可以用來聯絡和收集情報外,也能當作攝影器材,還可以透過GPS來定位。不管是蹺班還是被綁票,都可以馬上鎖定位置喔。」

「要給我智慧型手機嗎?我從以前就一直很想要了。謝謝所長。」

「但是不要拿去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喔。要是收到詭異的帳單,典子可是會大發雷霆喔。」

「好、好的,我會注意的。」

一從典子手上收下全新的智慧型手機,還有寫著電話號碼,信箱地址&密碼等資訊的紙張后,武志立刻開始操弄起熒幕來。

才稍微摸了兩下,武志就覺得天賦異稟的自己能憑直覺掌控這支手機了。憧憬已久的智慧型手機。商務人士的必備用品。擁有它一直都是武志的夢想。

正當武志在為公司配給品歡欣鼓舞的時候,辦公室的大門被推開,一名女子道聲早安走了進來。笹野所長一邊嘀咕著「噢,來了來了」,一邊開口向武志做介紹。

「伊藤,這位就是今后負責訓練你的惠梨。全名叫蘆田惠梨,之后就是由她來指導你調查業務的工作。」

在笹野開口說明之前,一看到出現在門口的女子,武志就忍不住嚇得大聲驚叫。

「智、智智、智美小姐!」

嚇、嚇死我了!

……那發生在電車內的殘暴光景,至今仍深深烙印在武志的眼里。瞬間秒殺掉纏人的中年醉漢,秒殺完后還不忘繼續用膝蓋攻擊,一副打算要干掉對方,充滿殘酷中的殘酷,但卻又美麗的智美小姐。

沒想到會在這種地方再次相見……不過高興歸高興,不小心喊她「智美小姐」沒有關系嗎?

智美被嚇了一跳。

「惠梨,他是今天來的新人伊藤。」

聽到笹野的介紹,武志便馬力全開地打了招呼。

「早早早、早安!我是伊藤武志!請多多指教!」

「請多指教。」(笑)

咻鏗——

武志被智美,正確來說是被前輩調查員惠梨一早的爽朗笑容給轟沉。

太可愛了……(淚)

這是昨天沒看到的笑容。在外面那么傲人兇暴的她,沒想到在工作時會露出這么美的笑容……只要我們一起工作,她就會從殘酷的智美小姐,變身成美麗又溫柔的惠梨前輩……她、她她她她她她她她她,她她她竟然要負負負責來指導我……怎么么可能會有這種好事……噢噢噢……真是不敢相信……我太開心了……開心到要死掉了……(痛哭)

對了,還得要先跟她道歉才行。

「那個,昨天真是對不起了。雖然稱不上是什么賠罪禮,但如果不介意的話,請嘗嘗這個海苔。」

惠梨收下海苔,再度被嚇了一跳。

不論是笑容還是驚訝的表情,哪一種都可愛極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就算再可愛也要有個限度嘛。

看著這段交錯著道歉和驚訝的對話,笹野問道。

「嗯?伊藤,你跟惠梨見過面嗎?」

「是的,我們昨天下午在笹塚坐同一班電車,然后,呃,就是……」

接下來,五秒鐘的沉默過去。

六秒鐘到八秒鐘之后,惠梨皺起眉頭,眼睛開始往上揚起,表情漸漸從驚訝轉為兇狠。

「啊——你就是昨天和醉漢同一伙的那個惡心家伙嘛!」

「咦?不是啦,我們才不是同一伙的……」

「你就是新人嗎?嗚哇,拜托饒了我吧!」

「咦咦咦咦咦——」

惠梨丟掉海苔,怒氣沖沖地走向所長的桌前,指著那位惡心的新人開始滔滔不絕。

「所長,為什么你要雇用那種人啊!他可是被醉漢一擊就倒地的家伙耶!被拿著罐裝酒、走路都走不穩的大叔給打趴的軟腳蝦喔!而且還莫名其妙地突然在電車里哭出來,個子瘦小打扮又土氣,你要把公司的業務交給這種人嗎?」

「那、那個,身高和打扮跟這個話題有關系嗎……」(淚)

盡管笹野是第一次聽到昨天發生的事,不過具備所長身分以及年長者風范的他,并沒有因此而退縮。

「惠梨,你也曉得我們常常在征人吧。現在已經很少人愿意做偵探,而且還是來這么小的偵探事務所工作。再說,我不覺得他無法勝任公司的業務。我反而還認為他很適合這份工作呢。」

「怎么可能!那家伙有哪一點適合當偵探啊!」

「反正他都特地來了,就先暫時看看他的工作情況吧。要是再沒有新人加入,你以后還要繼續負擔好幾人份的工作喔……總之事情就是這樣啦,教育訓練就拜托你了。」

「……」

雖然惠梨的情緒依舊暴躁,不過笹野好歹也是這里的一所之長,更是惠梨的雇主。「唉,我知道了。」惠梨的回答摻雜了嘆氣聲,眼睛還瞪了武志一下。

「憑著半吊子的心態可是做不來偵探的喔!你應該已經做好覺悟了吧?」

好好好好好好……好恐怖……可是好可愛……生氣的臉也好可愛……可是好恐怖……但是好美喔……啊啊……好恐怖……真開心可以在這個人底下接受教育訓練……(淚)

又差點因為各種感情漩渦痛哭流涕的武志,為了不要再惹恐怖的前輩生氣,現在只好忍住淚水,努力表現出他的干勁,「好的,我會加油的!」

「武志,那只所長的茶杯很貴,你要小心拿喔。」

武志先聽從典子的指示,準備為笹野所長泡杯茶。只見他倒出茶壺里的綠茶,再把茶杯放到了托盤上。所長用的茶杯,似乎是一種叫做「紀代水燒」的京都高級陶器。

這是他在笹野偵探事務所里值得紀念的第一份工作。就算是這種小差事,也一樣要腳踏實地,用自己的步調來完成才行喔。

在典子、笹野所長和惠梨的注目下,為了不讓重要的紀代水燒翻倒在托盤上,武志仔細再仔細地凝視著茶杯,連眼睛都快被他擠成了斗雞眼。結果他才一移動腳步,就立刻被地板上的網路線給絆了一跤,茶全灑了出來,茶杯也破掉了。

「好燙!(淚)好燙燙燙啊!燙啊啊!啊啊!對不起!(淚)好燙!」

「拜托,你搞什么啦!你沒聽到典子姐剛剛說的嗎?她不是說茶杯很貴要你小心拿嗎!」

熱騰騰剛泡好的茶水浸染上襯衫,整個人跌倒在地的武志,立刻遭到惠梨的怒罵。

「難道你連杯茶都端不好嗎!你怎么會沒用到這種程度啊!」

「武志你沒事吧?來,用這個擦擦身體。」

「噢噢噢噢……對不起……好燙……」

武志接過典子的毛巾,擦了擦身體和地板,還有眼淚,然后向笹野所長數度低頭道歉。這下就連笹野所長也不禁露出嚴肅神情了。不過在武志看來,不會情緒化地大罵部下的這一點,正是所長與惠梨不一樣的成熟之處吧。

「好了啦,你就別再介意茶了。之后再請典子教你怎么來端茶。畢竟比起泡茶,偵探最重要的還是調查業務嘛。」

笹野所長催促著武志坐下,也多少安撫了惠梨的情緒后回到座位。

「惠梨,今天上午不是有調查工作進來嗎?」

「是的,是澀谷署委托的案件。現在我要準備到新宿跟蹤調查對象。」

「這樣不是剛剛好嗎……伊藤。」

「是!」

「原本應該暫時讓你先負責發面紙或接電話,不過今天剛好有份工作進來,你現在就先跟惠梨一起去練習跟蹤吧。」

「是、是的!」

全身飄散著茶香的見習偵探,全身高漲著緊張感。

「偵探的基礎就是跟蹤、埋伏、探聽消息。這是這一行的三大原則,你要好好銘記在心。那么惠梨,剩下拜托你了。」

笹野所長語畢后,惠梨就從桌上的信封拿出一張照片,朝武志那里丟去。

「伊藤,你知道什么是跟蹤嗎?」

「知、知道。」

聽到惠梨叫著他的名字,武志的心中滿是感激。

「剛剛所長也說了,跟蹤是調查業務中不可或缺的技術。要是辦不到就不用做偵探了。雖然有點突然,你今天就在現場邊看邊學吧。」

照片上有一名大概三十歲出頭,戴著墨鏡的男子。從他沒看鏡頭的這點來推測,這似乎是張偷拍照片。

「現在在處理的調查,是來自澀谷警察署的委托。委托內容是調查某位暴力集團成員。調查對象就是這家伙。大概在一年前,澀谷署的搜索日期等內部情報一一被泄漏,追查源頭后就發現是富樫……是這個男人搞的鬼。不過,現在根本不曉得他究竟是從哪里得到那些情報。我們猜富樫很有可能會跟署里的內鬼有接觸,所以今天就要跟蹤他藉此鎖定關鍵人物。這就是我們的工作。」

一下子冒出來的大量艱澀單字,讓武志來不及跟上節奏。

「呃,我今天才剛開始接受訓練,這么困難的事情我還聽不太懂……」

不過當武志看到惠梨的眼睛,開始因為憤怒越變越細后,他才又慌忙地追加了幾句。

「可是差不多都聽得懂啦!等一下惠梨姐就是要去跟蹤這個人嘛。我就是跟在你后頭,學習跟蹤的技巧就好了吧。我會努力不要跟丟的。」

「你搞錯了喔。」

「啊啊,對不起。」(淚)

「是伊藤你去跟蹤。實際要跟蹤的人,是你。」

「……我沒辦法。」

「沒有什么沒辦法。你就是要做。」

「等、等一下啦!我完全不曉得要怎么跟蹤啊,我又從來沒有跟蹤過人,怎么可能做得到啊!」

「別擔心,我會教你怎么跟蹤。要是你從來沒做過的話,就把今天當做你的第一次。懂了嗎?」

「可是突然就要跟蹤暴力集團也太有勇無謀了吧!今天才是訓練第一天耶!第一天就要跟蹤這么恐怖的人也太嚴格了吧!要是被對方發現了,天曉得會被他怎么樣!」

武志淚眼汪汪地提出抗議。照片中的調查對象是一位像柔道選手一樣壯碩,頂著一個大光頭,戴著墨鏡留著胡渣,面目兇惡可怕,集結所有「黑道外型」的條件,看起來兇神惡煞的男子。從這樣的外表來看,就算他以前曾經殺過五、六個人也不會讓人感到意外。更何況對這位鬼神來說,要奪走武志的性命根本就是小事一樁吧。

「這樣才好啊,伊藤。」

就在惠梨快要受不了無理取鬧的新人,準備要進化到殘暴模式2·0之前,笹野所長趕緊插進來緩頰。

「這樣才叫做教育訓練,如果跟蹤的是自己人,或是簡單的對象,這樣也稱不上是訓練啊。正因為是絕對不能被發現的對手,才能讓你拿出全力完成任務。要是跟丟……跟蹤失敗的話,有時候反倒還能讓對方誤以為調查員『只是個小咖』,誘導他們失去戒心喔。」

「怎么這樣~~~」

「聽懂的話就該出門了啦!快點準備!」

什么都還沒聽懂的武志,就這樣被斯巴達的前輩給強行拉出門。與其說武志在煩惱自己有沒有辦法做好這份工作,他更在意今晚能不能好手好腳的回家,擔憂著不久之后的未來。

惠梨和武志的身分是「偵探」,也就是「調查員」;而被調查的人物則稱為「調查對象」,或者是「目標」。

透過惠梨之前的調查得知,這次的目標富樫有某種習慣的行為模式。那就是每天早上都會在固定時間到新宿的咖啡店,吃一頓時間有點晚的早餐。

搭乘電車來到新宿的惠梨跟武志,就守在距離咖啡店有段距離,但是可以看得到店門口的巷子里。

惠梨一面交互看著手表和店內一面問道:「伊藤,你知道什么是面取(注10)嗎?」

「是、是的。我知道!雖然只有偶爾幾次,但我還是有幫忙煮晚餐的經驗。」

「你在說什么?」

「呃,你現在不是在說切馬鈴薯的時候,要稍微削掉棱角切口的做菜技巧嗎?」

「那叫做面取嗎?」

「是、是的。只要這樣削掉之后,煮的時候形狀就不會爛掉……」

「這樣啊……可是誰會在這種時候聊做菜的話題!我們所謂的面取,是指辨認調查對象的長相啦。」

「對不起。」

今天第一天上班的武志,當然不可能會知道什么「面取」的偵探用語。總之這里所說的「面取」,就是在進行調查的時候,必須要在茫茫人海中鎖定誰才是調查對象的工作。

「你上吧。」

「我、我去面取嗎?我、我去嗎?」

「就是去確定調查對象是不是就在店里面。如果在的話,就去確認他的穿著打扮。」

「如果方便的話,可不可以先請惠梨姐示范一下……等我知道怎么做之后再換我去……啊,沒有啦,我亂說的!對不起!」(淚)

「我之前已經跟蹤對方很多次了,我想盡量避免跟他照到面,所以現在只有你可以去。」

「好、好的。可、可是要怎么做才好……從店門外偷看會不會太可疑?啊,還是要假裝成客人走進去?」

「這樣也是行得通,可是每次確認長相的時候都要喝杯咖啡也太麻煩了吧。只要裝成是去找人的就好。」

「原來如此!」

「不過,記得不要大剌剌地盯著他的臉看,要是對方起疑就玩完了喔。」

玩、玩完……好恐怖喔……(淚)

就算不用惠梨特地提醒,武志也沒膽盯著暴力集團成員看。他打從一開始,就連靠近暴力集團的膽識也沒有。如果可以的話,他倒是想丟下跟蹤工作直接逃之夭夭。不過要是真的這么做,等待著他的惠梨跟失業,也跟暴力集團一樣恐怖。要是自己派不上用場,就會出現中止錄用→失業→摔角選手or游民的流程圖。光是這樣想像,就讓武志害怕得不得了。

只能上了……

做好覺悟后,武志挺進店里。

他走進店內慌張地望瞭望四周,店員大姐便靠了過來,「歡迎光臨。」「啊,不好意思,我是來找人的。」一回答完,店員立刻爽快地讓武志自由看看店內。

噢噢噢,原來如此……

左看看右看看,環顧整個店內一圈后,他向剛才的店員大姐解釋一下后又離開店里。

「他他他,他在里面!」

武志打從出生以來第一次看到活生生的黑道,讓他的腳有些顫抖。

「他喝咖啡配總匯三明治治治,還點了甜點綜合拼盤盤盤好恐怖!」

「嘖,一大早就給我吃這么多……你沒有被他發現吧?」

「沒有。因為那個人正在看雜志……他在看AKB的泳裝照……」

「這家伙真是糟透了……」

惠梨的輕蔑態度表露無疑,但畢竟現在是在暗中行動,她并沒有做出什么更兇狠的舉動。

「總而言之,就先在這里等他出來吧。」

「是!」

在等富樫走出店內的這段時間,武志一邊接受跟蹤課程一邊在原地待機。

就算是第一次跟蹤,這次的調查對象可不是簡單人物,要是失敗了,可能連小命都會丟了。現在一定要好好聽從前輩的指導。

「關于跟蹤的方法,你大概想像得到嗎?」

「可以,就是一邊躲在電線桿或郵筒后面一邊進行追蹤吧?我偶爾會在電視上面看到。」

「要是真的這樣跟,不光只是對方,連其他路人也會覺得你很可疑吧!聽好,跟蹤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融身在街景中,假裝成是一般的路人。一般路人才不會躲在電線桿后面走路!」

「路、路人啊……」

武志拿出口袋里的隨身筆記,寫下:「跟蹤時要裝成一般路人。」接著他照著惠梨的講解,繼續做著筆記:「與調查對象的距離:人煙較少的地方要保持二十~五十公尺,人潮洶涌的地方要保持一~五公尺,若是像在人擠人的電車上,要保持零公尺(緊緊跟在旁邊)。」

「來,你看。」惠梨拿出一支小到能收在手心里的錄音筆。「你知道這要怎么用嗎?只要按下這個紅色按鈕就好。」

「知道是知道,可是這在跟蹤的時候用得到嗎?」

「所謂的跟蹤,不是只有跟在對方屁股后面就好。像是對方在哪里做什么,什么時候跟怎樣的人見面,跟蹤的時候通通都得要記錄下。不過嘛,今天你只要先集中精神不要跟丟就好。」

「是。要是真的發現了什么事,我會記在筆記里。」

惠梨制止了秀出隨身筆記的武志。

「不是要你用手寫,是要把自己的聲音紀錄在錄音筆里。」

「啊,原來如此。這樣的確比較快。」

「不但快,眼睛也能繼續盯著調查對象。每次都要翻開筆記一下子就會跟丟了。」

武志打開錄音筆的開關,對著它說:「要做紀錄時就把聲音錄在錄音筆里。這樣比較快也不會跟丟目標。」

「我們現在還沒開始移動,先不用錄音沒關系。」

「是!」

武志對著錄音筆繼續說:「移動的時候用錄音筆錄音,沒有移動的時候可以寫在筆記里。」

「不過話說回來了。」惠梨用較為熟稔的語氣問道:「為什么所長會認為你適合當偵探啊?」

「這個嘛……雖然我也不太清楚,大概是因為我很會推理的關系吧。」

「這是什么意思?」

「因為在面試的時候,我說我沒有看攻略本就破了『逆轉裁判』全系列,所以我猜是這個緣故吧。」

「那是什么東西?」

武志一聽到惠梨的問題,他簡直就像是如魚得水,如武志得電玩。現在輪到我來指導前輩了吧。交給我!

「啊,惠梨姐不曉得嗎?『逆轉裁判』系列就是卡普空(注11)發行在Game Boy Advance上(注12),之后又移植到任天堂DS的游戲軟體啊。由玩家來扮演律師伸張正義,幫忙洗刷被告的冤屈;還會跟妹妹類型的靈媒師『真宵』和『春美』一起通力合作,在法庭上對抗不肖檢察官喔。不過雖說是在法庭,但是有一位身材火辣的敵對女檢察官,總是喜歡抽出皮鞭來打人,電玩游戲的設定果真都超乎現實呢。」(笑)

惠梨露出了冰冷又扭曲的表情,仿佛像是在廚房一次看到五只小強一樣。

「嗚哇,我突然覺得好不舒服喔!」

「咦?」(淚)

「……而且說到底,我從來沒聽說過要當偵探,必須具備推理能力啊。」

「怎、怎么可能!所長不是很會推理嗎!我去面試的時候,我那天做過的事情全被他給說中了耶!」

「那單純只是所長的興趣啦。因為那個人是推理小說迷嘛。只不過比起推理能力,現實的偵探更需要體力、膽量,還有忍耐力啊。」

「可、可是,那也是因偵探的類型有所差異吧。比方說所謂的『安樂椅神探』,不就是指只要待在房間里,靠著推理能力就能解決事件的偵探嗎?像是日劇『腦科學先生』的木村拓哉,還有『偵探伽利略』的福山雅治都是屬于這種類型。」

「抱歉,我講話講得有點累了,你可以閉嘴嗎?」

「為什么?(淚)因為要是不會推理,不就沒辦法看穿兇手的手法了嗎!所長一定是因為這樣才會錄取我……」

「噓,閉嘴……他出來了!伊藤,快上!」

「是是是是是是、是的!」

就算是在閑話家常,惠梨的眼睛也沒有看漏那一幕。

調查對象出來了。對方把雜志夾在胳臂下,雙手插在口袋大搖大擺地走出店里。墨鏡加上大光頭的危險模樣,就跟照片上如出一轍。

「一般的路人、一般的路人……」武志咬緊了牙根,像是在念阿彌陀佛一樣重復著惠梨的訓示,開始跟蹤調查對象——富樫。

武志與富樫隔了一段稍遠的距離尾隨在后,而惠梨的位置則是比武志再更后面一點,兩人一起同時進行跟蹤。

老實說,武志第一次跟蹤的感想其實是,跟蹤好像也沒什么難的嘛。

位在東京都心的新宿,不管三百六十度往哪里看,到處都是洶涌的人潮。路上有這么多人,還混雜了男女老少各種不同特征的人,要在其中分辨出到底是不是一般路人根本就是天方夜譚。對方根本不可能會有所警覺。在這座城市里,無論是穿得多么奇裝異服,看起來都只是一般的過路人而已。

要當個偵探,說不定意外地簡單啊。

不,倒不如說所謂的「工作」,差不多都是這點程度吧?

工作這檔事,一旦只要正式上場之后,無論是誰都夠能做得來。畢竟在現實中,社會上的成年人幾乎人人都在工作不是嗎?既然大家都做得到的話,工作當然也不算是什么難事嘛。可是這個社會上的人,老是看不起我們這種沒在工作的尼特族。你們這些人啊,到底是做了什么比尼特族還要了不起的事情啦?只不過是做做那種大家都會的事情,你們到底是哪里比較偉大啦!少在那里得意忘形了!大笨蛋!

啊……

他好像思考得有點過頭了。

就在從新宿站西口通往南口,行人專用的MOSAIC通上,武志撞到了一名女童。一名從霜淇淋店沖出來的小女孩,就這么被他給撞個正著。

看著剛買的巧克力霜淇淋倒栽蔥地掉在地面,女童顫抖著身體,發出連豐島區(注13)也聽得到的音量嚎啕大哭。

嗚噎噎噎噎噎噎噎噎噎噎!嗚噎噎噎噎噎噎噎噎噎噎!嗚噎噎噎噎噎噎噎噎噎噎!(痛哭)

「對、對不起!對不起喔!可、可是都是因為你突然沖出來……」

「嗚噎噎噎噎噎噎噎噎噎噎!嗚噎噎噎噎噎噎噎噎噎噎!」

走在前方二十公尺遠的富樫也聽到哭聲回頭查看,不過他似乎覺得只是小孩子在吵架,于是又轉回頭大搖大擺地離開了。

糟、糟糕,這樣下去會跟丟的!

「對、對了,我去買支新的給你!乖喔,你等我一下下喔。」

武志沖進了霜淇淋店。

幸好武志的手邊,還有買完刮胡刀剩下的零錢。他從零錢包里拿出兩百圓,買完霜淇淋后又趕緊回到剛剛那條路。

「來,給你。真的對不起喔。這支新的霜淇淋賠你,要打起精神來喔!不介意的話這個海苔也請你吃。這個很好吃喔!」

武志配合女童的視線高度彎下腰來,露出不慣的笑容,把霜淇淋跟海苔遞給小女孩。女童停止了哭鬧,只接過霜淇淋,眼睛直盯著這卷著旋渦的甜點瞧。不過就在三秒鐘后,她使出渾身解數,用力把霜淇淋砸向武志的臉,開始越哭越大聲。

「嗚噎噎噎噎噎噎噎噎噎噎!嗚噎噎噎噎噎噎噎噎噎噎!」(痛哭)

「好冰!啊嗚,好冰啊!(淚)你、你做什么啦!太太太過分了吧!」

武志跌坐在地,一邊把沾滿臉的香濃霜淇淋抹進嘴里,一邊開口質問女童后,就看到惠梨小跑步地跑近兩人身邊。

「妹妹~對不起喔!來,姐姐買了新的來羅~~(音符)你想吃巧克力口味的吧?」

惠梨遞出來的,是小女孩最愛的巧克力霜淇淋。接著就像是騙人的一樣,MOSAIC通又恢復了往年的寧靜。

原來是這么一回事。來京王百貨購物的媽媽給了女童兩百圓,讓她去買她最愛的巧克力霜淇淋,結果卻被這個俗男給一把撞飛,再加上對方還硬塞了一支毫不起眼的普通霜淇淋過來,才會讓小女孩不小心忘記自我,化身成為連豐島區也受到震懾的兇暴女孩。

「巧克力口味很好吃吧(音符)姐姐我也最喜歡了……伊藤,快追上去!」

糟糕!

現在可不是陶醉在前輩的美麗笑容,羨慕小孩子的時候了!

武志一面拿出手帕擦了擦臉,一面朝著往南口方向的坡道奔去。

所幸,武志一下子就回到了跟蹤的工作崗位。畢竟就算是在熙熙攘攘的車站前,體型壯碩的富樫不但格外顯眼,還散發一股兇狠氣息,要發現他的蹤跡當然也很容易。

雖然武志在擦臉的同時,還不小心沖撞上路邊大叔拿著的網咖和融資公司的宣傳看牌,他還是一路緊追著調查對象到了歌舞伎町,跟蹤了二十分鐘以上。

不過問題就在此時發生了。富樫穿過歌舞伎町,繼續往北走。通過鬧區之后,路人的身影一下子就少了許多。這么一來,跟蹤的舉動確實會變得格外顯眼。

武志的緊張感,升高到非比尋常的程度。

看來富樫接下來,大概是打算和警察署的內鬼做接觸吧。可是,遇到這種場面真的沒問題嗎?要是壞蛋跟壞蛋碰了面,在壞蛋人數變成兩倍的時候行蹤曝光,他又會遭遇到什么下場啊。唔噢噢噢,唔噢噢噢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