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1章 我不是米蟲尼特族

第一卷 1章 我不是米蟲尼特族

臺版 轉自 負犬小說組

圖源:我一點也不適合當圖源

錄入:有b就行

尼特族是邪惡!尼特族是敗類!大家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是這么批評尼特族。

這是一個對尼特族不友善的時代。

的確,尼特族的素行確實多半不太良好。

與父母同住卻一整天窩在房里,從早到晚沉迷于網路,電玩和DVD的虛幻世界;年紀老大不小了,卻還在伸手向父母要生活費;心里不太平衡的時候,就在Twitter或討論版上,隨便抓個陌生人痛罵一頓紆解壓力。

尼特族當然也沒有找工作的打算,甚至還干脆主張「只要工作就輸了」之類的言論。沒錯,這就是尼特族……簡而言之,就是個人渣!

以上所述,就是社會對一般尼特族的印象。

但是,伊藤武志卻不這么想。

他認為自己跟那些平凡的尼特族不一樣,可不只是單單尼特族那么簡單!

武志辭去海苔工廠的派遣工作后,已經將近一年了。

這一年來他無所事事,幾乎每天都窩在房間里上網打電動,生活費也全都仰賴父母的金援。

照目前的敘述來看,他的確與世間一般量產型的尼特族沒什么兩樣。這一點無庸置疑。

但是武志從來都不認為「只要工作就輸了」。

自己并不打算再繼續當個五年、十年的尼特族。個人希望至少在這兩、三年內,可以開始為下個工作展開一點行動。不,要是找得到有意義,找得到有意義又事少錢多(月薪最好實領二十五萬圓以上),外加公司內還有不少十八歲到三十二歲的女性員工,又可以在上班時間自由上網上到爽的工作,別說是兩、三年了,我可能不用一年就會馬上開始工作。

這么有工作意愿的我,哪里適合尼特族這個稱號呢。一旦當我開始想要工作的時候,就已經不是什么尼特族了。少把我跟那群像寄生蟲一樣的尼特族相提并論啦!

……這就是尼特族武志平常的心情。

伊藤武志,現居東京都,二十五歲,無業。

沒有參加職業訓練也沒有上學,毫無疑問就是個尼特族。還懷抱著「我跟其他尼特族才不一樣」這種無聊的自尊,麻煩難相處,是最棘手的尼特族。

只不過在這全宇宙里,還有唯一一位仰慕武志的人物。那就是武志的后輩小廣。

「老實說,我真的好想辭掉現在的工作。不但身體難以負荷,公司內的人際關系也不太好。」

「人際關系啊,人際關系果然是最難搞的東西。像我就是因為人際關系才辭掉工廠的嘛。」

六月上旬,武志和以前在工廠認識的后輩小廣,正在高田馬場的超便宜海鮮居酒屋喝酒談心。

雖然武志基本上是過著足不出戶的生活,但他卻又自認為自己與其他尼特族不一樣,所以每個月會像這樣跟小廣出來吃一次飯。至于武志的資金來源,就是自從他成了無業游民之后,每個月從父親手上拿到的三千圓零用錢。

后輩小廣比武志小兩歲,兩人以前曾是千葉海邊某家海苔工廠生產線的同事。武志專門為海苔調味,小廣主要負責操作機器來分裝調味海苔。當初武志是邀了打工的女高中生,問她要不要一起去袖浦的鴕鳥王國玩,結果嚇得對方拼命找機會躲避他,把職場氣氛搞到太尷尬才不得不離職;而小廣則是因為擅自把海苔帶回家加菜,才會被工廠給解雇。

武志跟小廣都一樣懦弱膽小,兩人也喜歡「把襯衫下擺扎進褲子里」的穿衣風格,還同樣患有網路成癮癥。共通點多的他們便自然而然成了朋友,會在私底下互舔傷口……不,應該說是互相商量煩惱才對。

小廣現在在宅配公司打工,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待在倉庫里,一股腦地把紙箱搬運到輸送帶上。

「這件事我可是只有跟武志前輩說而已喔。坦白說啊,我覺得自己好像被欺負了。像是操作堆高機的同事啊,老愛把重的貨物運來我這里;還有每次搬太慢的時候,就只有我一個人會被組長罵得狗血淋頭。」

「嗚哇,這樣還滿慘的耶。職場霸凌真是痛苦啊。可惜我這個局外人又不能為你做什么……」

武志頂著一頭沒整理的亂發啜飲著沙瓦,露出一副「真是傷腦筋啊」的表情。

順帶一提,盡管武志嘴上說他這個局外人不能做什么,但就算他們兩人現在是同事,武志也不會因此有什么作為。

因為武志不但毫無男子氣概,也沒有任何行動力。男子氣概、行動力、領導能力,連工作和個人資產都通通掛零的一介尼特族,在這個世界上根本毫無本事可言。他們做得到的事情,頂多就是打倒電玩世界的邪惡魔王,恢復城里的和平吧。

「我本來想等下個月的中元節檔期過后就不做了,可是這份打工是我找了十八家公司才好不容易找到的,而且一想到要是下份工作沒著落,就讓我怕得不敢辭職。」

武志輕輕點了下頭,用額頭示意「我要吃薯條了」,夾了根薯條起來。

兩人的桌上空蕩蕩的。雖然已經坐下來一個半小時了,兩人卻分別只點了一杯飲料,還推掉了下酒小菜。現在桌上的料理,僅僅只有一盤薯條而已。不過,這也是考量到武志每個月只有三千圓零用錢,以及小廣每小時八百七十圓的打工薪水,不得不實施的節約行為。

「我記得武志前輩辭掉工廠后就沒有再打工了吧?」

「是啊,因為我可不是隨便什么工作都愿意接受。我想選擇最適合自己的工作。你難道不覺得花時間在自己不喜歡的工作上,只是在浪費寶貴的人生而已?」

小廣是個機靈的后輩,他絕對不會吐嘈前輩「尼特族才更浪費你兩千倍的時間吧」。

「我也是這么認為。我不想在這里結束自己的人生。可是只要一想像辭掉倉庫打工后的無業生活,心里總覺得還是很不安啊。像武志前輩現在沒有工作,你難道都不會害怕嗎?」

店員來到桌前詢問兩人是否要加點飲料。「那就給我們兩杯冰水。」前輩這么回答完店員后,露出了游刃有余的笑容。

「當然不可能完全不怕,只是我覺得每個人長大成人后,都非得工作不可的觀念實在太奇怪了。你看原始時代的人,也不是每個人都在工作吧?」

「噢噢~~這么說也對耶!」

「而且說到底,我就是不想隨便為了工作而妥協。只要一想到在我們死之前,不曉得還能有多少機會選擇工作,我怎么敢隨便挑個打工來做。」

日本是言論自由的國家,就算做出如此傲慢的發言,也不會被送到收容所強制勞動。武志繼續得意地高談闊論。

「我最近啊,讀了不少名人的名言語錄。像是大企業家或成功人士啦,那些頂尖大人物都在主張『做自己想做的事』;每個人都在強調如果不喜歡,就不要把時間浪費在上面。那也是當然的嘛。又不是做越多討厭的事情就會長命百歲。」

「我懂,我完全能夠理解!哎呀,的確就像武志前輩說的一樣呢!」

武志一年下來,鮮少有機會可以得到他人的肯定,聽到后輩這么認同自己的發言,讓他嘗到了難得的快感。武志忍不住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吸著剛送上來的大杯冰水掩飾害羞。

另外像是追求自由的生活玩家,還有知名企業家所主張的「做自己想做的事」,這句經常出現在名言語錄和商業書籍中的金玉良言,其實只適用于擁有百萬中之一的天賦與才能、有能力愛怎么做就怎么做的佼佼者而已。要是一般人從年輕的時候就如此隨心所欲,只會馬上失去工作、朋友和財產,最后淪為無業游民而已。但要是在商業書籍里明白地要大家腳踏實地工作,一定沒人會掏錢買這種書回家,所以企業家也只能隱藏他們真正的心聲。要是看到武志這么順從渴望地在享受尼特族生活,那些大企業家肯定會大發雷霆。

「我啊,真的很不喜歡『尼特族』這個詞。聽起來簡直就是在嘲笑沒工作的人嘛。而且最近還有人結合了『米蟲』,創造出什么『米蟲尼特族』耶。聽到這種稱呼誰還會有干勁找工作嘛。」

「沒錯,我完全能理解。」

「所以呢,我就想出了一個可以用來代表無業人士的新稱號。我覺得『Job Explorer』挺不錯的,意思就是工作的探險家。」

「啊啊~聽起來不賴嘛。」

「下次我還想試著在Twitter上推廣看看。看要不要邀請糸井先生(注1)也一起來幫忙。」

「你說的糸井先生,就是那個廣告撰稿人的糸井先生嗎?武志前輩認識糸井先生嗎?」

「嗯,我認識他很久了喔。」

「不會吧!真的假的!」小廣探出身體。

「是啊。啊啊,不過我說認識他,也只是追蹤他的Twitter而已啦。」

「噢……」小廣又縮回身體。

「糸井先生的Twitter大概有六十萬名粉絲,只要請他幫忙推廣,『Job Explorer』一定會馬上流行起來。那個人對這種新名詞特別敏感,我猜他應該會很有興趣。」

日本是言論自由的國家,就算做出這種不自量力的發言,也不會被憲兵抓去拷問。只不過憑武志這種無業游民,真不曉得他那份信心滿滿的態度到底是打哪來的。

「說的也是呢。我也好想跟武志前輩一樣,慢慢尋找適合自己的工作喔。只不過我父母對我嚴格得很,要是付不出家用費,他們絕對會要我滾出家里。」

「這樣啊,原來小廣在家這么辛苦啊。」

「我好羨慕前輩喔。你家人都不會說什么嗎?」

「我父母都很理解我的想法啦。尤其我和父親已經談過好多遍了,所以他也了解我是不想隨便找個工作來了事。畢竟他從來沒開口要求我趕快去找工作嘛。雖然由我來說有點那個,但我真的覺得自己的父母太明理了。」

「好好喔,我家絕對不可能會這樣……」

「我是覺得你可以跟家人談一次看看啦。如果小廣能認真解釋的話,他們一定會了解你的心情。我父母的理解能力確實是特別好啦,不過只要小廣好好商量,他們應該還是聽得進去吧?」

「嗯,或許吧。」

「不好意思~」就在兩人正熱絡討論「尼特族的家族問題」時,一位年長的店員走了過來。

武志抬起頭,露出一副「奇怪?我們沒叫你來啊」的表情。店員仍舊掛著商業笑容開口問道:「需要再加點飲料嗎?」什么嘛,原來你是要問這個啊!「那就再來兩杯杯水吧。」正在實行節約的武志一回答完,店員臉上的笑容立刻消失無蹤。

「這位客人,這里可是居酒屋喔。你們不點菜也不加點酒,在這里光喝水占位子聊天,會不會太沒常識一點了呢?麻煩兩位結帳離開!」

從高田馬場站搭乘私鐵往東北方向約三十分鐘后,就能抵達位在東京郊區的武志家。

武志一家人,就住在祖父那代建造的木造透天厝。武志有一個大他三歲,目前擔任銀行職員的大哥。大哥結婚之后就搬出家里,所以現在只有武志和父母住在這個房子里。

「我回來了……」

穿過玄關,聽到父親待在里面的客廳喊著:「你回來啦。」

因為剛才早早就被居酒屋給趕了出去,現在時間連九點都還不到。

武志的母親是名護士,最近剛被提拔為新設大學醫院的護士長,每天早出晚歸,有時甚至還會直接睡在醫院,幾乎很少跟武志碰到面。

平常會待在家里的人,只有擔任書法教室老師的父親,還有無業游民的武志兩人而已。只不過武志探頭看了看客廳,才發現今天竟然難得出現了幾個月不見的大哥。

「小武,你回來啦。」

「啊,嗯。」

雖然勉強擠出不成字句的回應,但其實武志很不會應付自己的大哥。

大哥的性格和腦袋構造都跟武志恰恰相反,是個會被分在人生勝利組的人物。

武志小時候的興趣,是「把百琪巧克力棒的巧克力舔到只剩下餅干棒為止」;而大哥的興趣,則是「跟好朋友一起去參加當地的游泳訓練班」。大哥跟六流大學畢業的武志不同,擅長讀書的他一路從升學高中挺進一流大學,進入大型銀行上班,娶妻結婚,人生一帆風順。如果要全日本的女性在武志和大哥之間做選擇,問大家愿意跟誰單獨待在無人島的話,從小嬰兒到老婆婆,六千萬人里有六千萬人一定都會選擇大哥。武志的大哥,就像是把「人生勝利組」實體化的人物。

只不過像這種人生無風無雨的人,偶爾會難以體會他人的痛苦。畢竟無論做什么都是手到擒來,當然無法理解毫無才能,或是個性消極的人會有什么感受。有時甚至還會神經大條地想,「你為什么連這么簡單的事也做不到?」武志在過去,就經常被大哥不經意的一句話刺傷過不少次。

「小武,這么久沒見了,要不要來喝個兩杯?」

「好啊,你等我一下。」

與其陪家人閑話家常,武志更想趕快回房間繼續打他的勇者斗惡龍X,但是依照規矩來看,排在伊藤家種姓制度最下層的他,沒有資格拒絕上層階級家人的邀約。最后武志只好洗個手漱完口后就回到客廳,與父親和大哥面對面坐在和室桌前。

伊藤家的客廳是連壁龕也有的正統和室,但墻上卻莫名掛著一幅畫有詭異咖啡色妖怪的神秘西洋畫。聽說這幅畫出自薩爾瓦多·達利(Salvador Dali,1904-1989)之手,主題好像叫做「烤培根的自畫像」,跟和室實在是不相襯到了極點。

「銀行的工作還好吧?」

「還好啦,也沒什么特別的地方可以跟你說。」

「是喔。」

雖然大哥回答得很直接,但武志對大哥的工作確實沒什么興趣。

「小武,你有在找工作嗎?」

嗚……馬上就出現煩人的問題了!可惡,搞什么鬼啦!

對尼特族來說,他們最討厭聽到的問題就是「你有在找工作嗎」,其他還有像是「你要當無業游民到什么時候」、「你的生活費要怎么辦」、「你每天都在做什么」、「你父母都沒有說什么嗎」、「你以后要怎么辦」等等,全都是他們最討厭聽到的問題(并列第一)。尼特族最討厭回答問題了。

「有啊,當然有在找。」

這當然是騙人的。

「你什么時候可以開始工作?都二十五歲了還要靠爸爸養,你都不會覺得過意不去嗎?」

真羅嗦啊……盡管武志在心里這么想,但他還是一句話也沒反駁,不發一言地看著父親。

就像武志剛剛跟后輩小廣說的一樣,他早已和父親談過這個問題,用「不想隨便將就找個工作,再耐心等待一下吧」的答案解決了。

父子倆每晚一起同桌吃飯聊天,已經讓父親成為最了解武志的人了。所以面對大哥的問題,與其由他開口反駁,交給父親來說明才是最不會引起波瀾的方法。

不愧是共同生活二十五年來培養的父子情誼,父親果然發現到武志的求救視線,開口說道:「武志,你辭掉工廠工作已經一年了吧,也差不多該找新工作了吧。」

什么~~~

「你去看看那些跟你同年的朋友,大家現在都在努力打拼耶。你要做什么工作都沒關系,重點是要盡快自食其力嘛。」

武志驚訝的同時,也感到憤慨不已。

被背叛了……我被背叛了!怎么會這樣!沒想到原本最挺我的父親,竟然會說出「快去工作」這禁忌的四字箴言。明明知道我最痛恨這句話了!竟然還故意惹親生兒子生氣,這樣還算是為人父母嗎?可惡……被大哥給洗腦了嗎……被那只披著大哥外皮的經濟動物給洗腦了嗎!

然而武志卻開始這么想。現在能拯救悲慘父親的人,就只剩下我一個人了。我們可是父子啊!我怎么可以逃避呢。我一定要解開父親身上的催眠咒語!

「爸,我之前已經跟你說過了吧,我最討厭那種『隨便找個工作也沒差』的想法。工作是影響自己一輩子的事情,不是嗎?我不喜歡亂槍打鳥將就一下,之后再回過頭來后悔。這些我全都講過了吧?」

「有這回事嗎?」

「就是新年的時候啊!我們在看離島大家族的紀錄片節目時,剛好出現了找工作的話題,那時候我就說過了啊!爸爸當時也回答『我懂了』,不是嗎!」

「唔嗯嗯……好像有講過吧……」

「你看!你根本就記得嘛!對不對,我沒有騙人吧?爸爸自己也記得嘛。你那時候明明就同意我的看法嘛!我可是感激得不得了耶!因為一般父母根本不像你這么明理啊。像我朋友家就是這樣。可是爸爸很了解我,跟其他家庭的父母完全不同。我今天跟小廣聊天的時候,還稱贊爸媽都很懂孩子的心情喔。我剛剛才贊美完沒多久耶!小廣也羨慕得不得了呢,他說『武志前輩的爸爸竟然這么了解孩子,真是了不起』。我還稱贊你是個理想的父親耶!要是爸爸有一點知名度,絕對可以拿到最佳父親獎。我真的有這樣說喔。誰會在這種時候亂說謊啊!而且我又不是沒有在找工作。雖然真的找得有一點久,但要是現在突然隨便亂槍打鳥來了事,之前花費的時間不就通通都白費了嗎?如果做什么工作都沒差的話,那我干脆一開始隨便找找就好了,根本不用搞那么久嘛。可是事情不是這樣嘛,我就是想要好好選擇適合自己的工作,才會需要花這么久的時間啊。更何況爸爸在新年的時候也同意了,這也不是我一廂情愿在亂講吧?畢竟人生掌握在自己手里,我想堅持原則來挑選最理想的工作,這才是人生啊!」

兒子的連續轟炸,讓父親再度把手插在胸前嘀咕著:「唔嗯嗯……」

武志拼上了老命。

其實他只是不想離開可以每天想睡就睡,想打電動就打電動,又有父母的薪水可以靠,這種衣食無慮的悠閑日子。誰舍得放棄這么美好的生活啊!這才是武志真正的心聲。他當然也知道這種想法簡直跟人渣沒兩樣,所以才會故意以「不想隨便找個工作來了事」的名義拼命拉攏父親。

幸好跟嚴厲的大哥相比,父親的個性意外悠哉,只要卯足全力打動他,應該就能順利籠絡父親。只是不幸的是,偏偏今天還有那位嚴厲的大哥在場。

打斷他高談闊論的人,果然就是那位帶來不幸的大哥。

「小武,聽你一直在提什么將就不將就的,那你有什么想做的工作嗎?」

「當、當然有啊。」

「你花了一年時間到底在找什么工作?你以后想要從事什么行業?」

一聽到要提出具體的內容,都會讓武志……讓尼特族傷透腦筋。因為他最想做一輩子的工作,就只有尼特族嘛。如果有比尼特生活還要有趣的工作,誰還會當什么尼特族啊!他知道這種話最好還是別說,決定先隨便講個行業蒙混過去。

「我現在是想找電玩相關的工作啦。」

「你所謂的『電玩相關』,具體來講是怎樣的工作?」

搞什么啦,不是已經講得很具體了嗎!具體來說就是『電玩相關』嘛,已經不能再更詳細了啦!因為我什么都沒在想嘛……看來最好還是別說這種話。

「所謂的『電玩相關』,就是制作游戲軟體,做做游戲測試之類的工作啊。」

「那么為了進入那一行,你這一年有做了什么嗎?你有為了這個工作做過什么努力嗎?」「……就是不要太挑剔,盡量多接觸不同類型的游戲,我還特地買了不喜歡的游戲來研究呢。畢竟一旦變成了工作,也不可能老是做自己喜歡的游戲嘛。」

「哈哈哈(笑)。」

啊啊,要來了。武志清楚得很。當大哥皮笑肉不笑,還發出做作的笑聲時,就是他會在三秒鐘后火山爆發的暗號。

「我說你啊……不要給我太小看工作了!什么鬼研究啊!你每天都只是在玩而已吧!你都已經幾歲了,老大不小了,還要靠父母養你一整年,難道你都不會覺得丟臉嗎?」

「我、我哪是在玩啊!被你這么一說,會害我沒干勁找工作啦!」

「你原本就有干勁嗎?你根本就沒有找工作的打算吧?不管我有說還是沒說,你這家伙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拿出干勁來吧!」

「拜托,干么用這種態度說話啊?就算是親兄弟,這樣也太沒禮貌了吧!」

「哼,難道你就很有禮貌嗎?成天只知道玩樂,靠父母養還伸手拿錢,連房子也免費讓你住,你都不覺得自己沒禮貌嗎?」

「哪有什么免費住,這里本來就是我家啊……」

「那你一個月有給爸爸多少家用費?就算現在都還住在家里,每個年紀跟你一樣大的人都懂得拿錢給父母喔。大家都知道要付稅金繳年金,全都是靠自己在賺錢過日子耶。那你呢?到現在還在跟父母拿零用錢,又被騙去買那幅不知道是版畫還是什么鬼東西的爛畫,連分期付款也要父母幫你繳。」

「我已經說過了,那幅畫不是別人騙我,是我自己喜歡才會買下來的。」

那幅和正統和室完全不搭調,出自達利之手的「烤培根的自畫像」,是武志在秋葉原被路邊的推銷員給纏上,迫不得已才買下來……更正,是武志非常喜歡才買下來的版畫。

除了面對家人和后輩小廣以外,武志在外的態度都很膽小軟弱,所以經常被迫買下這種預料之外的商品。展場的女工作人員就是施展了高竿的推銷手法,故意問武志「最喜歡其中哪一幅畫」,引誘他親自挑選商品,讓本人誤以為是自己喜歡才會買下來。武志就用二十萬的特價買了那幅原本定價七十萬的畫,再分二十期分期付款,每個月從父親的帳戶扣款。

「既然是你自己想買的話,為什么是爸爸幫你出錢?」

「等我找到工作后就會還了啦!」

「那你什么時候才會找到工作?知道自己什么時候找得到工作嗎?」

武志不知道。

「真正在追求理想工作的人啊,才不是像你這樣子咧。你覺得一整年都沉迷于電玩的人,有辦法做自己想做的工作嗎?現在那些能實現理想的家伙,也都是先逼自己努力做討厭的工作,然后趁閑暇之余充實自我,戒掉電玩電視,壓抑物欲食欲,辛苦了好多年才有辦法成功。像你這種一整年只知道吃喝玩樂的家伙,怎么可能有能力勝任心目中理想的工作?你知道天天在玩的每一部電玩,每一臺電腦,需要花費多少人力才做得出來嗎?因為有他人的努力付出,這個社會才得以運作啊。成天游手好閑的家伙,根本沒資格碰其他人的工作成果!你連打電玩、看電視,還有走在路上的資格也沒有!」

武志無法開口反駁。

就算想要說點什么,他也知道自己已經沒有任何說服力了。武志唯一能做的,就是繼續再跟大哥纏斗個十小時左右,直到他準備出門上班為止。

「好了啦,也不用對武志那么兇啦。」

父親開口打圓場。

父親安撫一下大哥,緩和緊張的氣氛后,便轉頭看向武志。

「武志啊……其實爸爸認識某間公司的高層,他那邊正好就在招募人手。我跟他聊了武志的事情后,對方非常希望武志去他那里上班呢。如果你暫時還找不到滿意的工作,要不要去那里試試看?」

「耶,是什么工作啊?」

「是一家以澀谷為據點,叫做『澀谷東口摔角』的公司。那家東口摔角現在正在招募摔角選手喔。反正你一直待在家里也不太健康,干脆去當個摔角選手鍛練一下身體也不錯吧?」

……

不好意思,這種劇情發展會不會太勉強了?

武志陷入了一片混亂。明明是發生在自己家的事,他卻沒辦法解讀現場的氣氛。現在到底是說認真的?還是一場鬧劇?他到底該配合父親還是大哥好?他哪邊都不想配合啊!

「爸,你在說什么啊?我怎么可能當得了摔角選手?」

「你又來了,每次都老愛說自己做不到、做不到的。」

「怎么可能做得到啊!看看我的體格就知道了吧!自從國中的法式滾球同好會之后,我就再也沒運動過了耶!」

「又不是要你像豬木(注2)一樣,打那種激烈的摔角。這家澀谷東口摔角比較特別一點。來,你看看這個。」

父親拿出的是一本名叫《擂臺周刊》的摔角雜志。

「就是這里,你看看所屬選手。」

那一頁的標題寫著「澀谷東口摔角特集」,列出了所屬摔角選手名單,旁邊還分別注明了各選手的宣傳詞。

不論是名字還是外貌,的確有一大半的選手都特別與眾不同,沒什么人長得像真正的摔角選手。例如臉上面具長得像大眼爬蟲類的「遇難外星人,魔幻宇宙動力超人」、全身上下包裹著黑色緊身衣的「從住家一路跟到公司·跟蹤狂立川」,還有明明長得很帥卻全身纏滿繃帶的「關節痛的末代武士·肘肩腰三」等等,全是跟一般選角選手有著一線……不,應該差不多有干線之隔的選手。

「這家東口摔角啊,是特別注重選手個性的摔角團體喔。當然選手們也有好好參加比賽,不過聽說他們創立七年以來零意外、零血腥,是業界最安全的團體。像這種外星人和跟蹤狂都有辦法當摔角選手了,武志一定也沒問題啦。我跟那個人聊到你的時候,對方還希望把你塑造成以『尼特族』為賣點的摔角選手。」

「呃、爸,那些人本來就不是真正的外星人或是跟蹤狂啊。不是跟蹤狂跑去當摔角選手,只是選手假扮成跟蹤狂的樣子而已。這些只是角色設定,他們都還是真正的摔角選手啊,跟我完全不一樣啦!」

「可是你看看這個跟蹤狂立川的簡介。身高一六五公分,體重五十二公斤,比你還要瘦小耶。他可是靠這樣的身體在擂臺上打斗喔?還有這個叫末代武士的,他都全身包滿繃帶了,卻還是這么努力在比賽耶。」

「不是啦,那些都只是角色設定啦……」

父親平常雖然穩重老實,但是每隔幾年都會定期天外飛來一些怪點子。記得上一次發作的時候,他好像是突然想去坦尚尼亞看野生土狼的樣子。

這時候能勸得動父親的人,就只剩家中最有權威的大哥了。幸運的是,那位大哥現在也剛好在場。啊啊,雖然平常都不怎么想見到大哥,但是幸好今天有你在。

看到不知所措的武志,在伊藤家算是屬于常識派的大哥也在此時插嘴進來。

「小武,你就去試試看吧。不用考試就能直接錄取,這可是天大的好機會耶。要是錯過了這次,你一定又會繼續打混好幾個月吧。」

「咦耶耶耶耶!(淚)怎么連大哥也這樣說!我怎么可能當得了什么摔角選手啊!」

「我剛剛不是說過了嗎?就算是自己不喜歡的工作,大家還不都是照樣在努力打拼!」

「你說的那些人應該都不是在當摔角選手吧。這已經跟喜歡還是不喜歡沒有關系了,重點應該在別的地方吧。每個人都有適合跟不適合的事情啊!」

「那你適合怎樣的工作?你有適合的工作嗎?」

「這、這個嘛……當然有啊!」

「既然如此,那你應該有辦法馬上找到工作吧?應該可以馬上被錄取吧?因為是適合你的工作嘛。這個月你就能找到新工作了吧?」

「這個月?怎么可能這么突然就找得到啊!」

「那你什么時候才找得到?下個月?明年?你已經玩掉一整年了耶。你明明就有一年的時間可以拿來找工作,但是你卻什么都沒做。給你的期限早就已經超過很久了。」

大哥使了使眼色,父親也露出跟以往不同的嚴肅表情。

「武志,這次我就等你等到這個月底。如果你在這個月找到工作,爸爸會出面幫你拒絕掉摔角的事。不過,要是到了下個月還是找不到工作,你就乖乖加入澀谷東口摔角。如果你還是不愿意……就立刻給我離開家里。」

「怎、怎么這樣~」

真是嚴厲的一席話。

畢竟武志已經跟父親朝夕相處了二十五年,就算他再怎么百般不愿,武志也很明白今天的父親有多么認真。今天這一天,無論自己再怎么反駁也無濟于事。直覺讓武志恍然大悟了。

六月五日,伊藤家男人的會議就到此告一段落。

辭去海苔工廠當了一年無業游民的武志,終于在六月三十日,也就是約定期限的最后一天得到了面試機會。雖然他應征的是講求專業的「軟體開發公司」,但根據職業介紹所的情報,這家公司似乎也會錄用沒有經驗的求職者,于是武志也透過介紹所人員的推薦,順利得到了這場面試。

面試前一晚,武志不但熟讀了暢銷面試教戰書《面試大作戰!讓二十萬人找到工作,面試王Adam松本的最強面試技巧》,甚至還努力做了模擬訓練。

老實說,如果問武志到底想不想去面試,他的答案當然會是否定的。武志還想多享受一下游手好閑的生活。如果可以的話,他希望一輩子都不要工作,只要定期跑去給路邊的車子輕輕撞兩下,向對方討點醫藥費來糊口,然后再靜靜守在電腦前等待人生GAME OVER的那一天。

只不過這次的情況卻是非比尋常。畢竟要是在這個月底找不到工作,也就是明天面試失敗的話,后天就得要做出地獄般的選擇。看他以后是要成為職業摔角選手,還是要變成無家可歸的游民。

「武志,你現在有空嗎?」

房門外傳來了聲音。等武志應聲之后,父親便走進房內。

武志定睛一看,發現父親手上拿著好幾張長條的書法紙。看來父親似乎用他擅長的書法寫了些什么。

既然特地挑這種時候進來,該不會是要送幾句格言給不擅讀書的兒子打打氣?譬如像是「尼特一族,受點挫折沒什么大不了」,這種安定人心的話語?又難道是來收回這個月找不到工作就要去當摔角選手的嚴苛條件?

「你可以幫我看一下這個嗎?」

父親擺出了書法紙,攤開在武志的面前。

「這里面你最喜歡哪一種?爸爸自己比較喜歡這個『世界的小巨人·尼特族武志』啦;還有這邊這個,『華麗的無業游民·周末狂熱尼特族』也挺不錯的;也有這個『正義使者·尼特假面』,只是聽起來好像有點普通啊。」

「這是什么……」

「還問是什么,當然是你的摔角藝名啊!第一印象最重要的果然還是名字嘛。必須要想出一個能讓觀眾馬上記住的名字才行。」

「給我出去!快點出去!出去!我叫你出去!」

「你、你干么啊……」

不顧養育之恩把父親趕出房門的行為或許很不孝,不過武志倒認為面對一個逼兒子成為摔角選手、又替他取了「尼特族武志」這種藝名的人,對他稍微不孝一點應該也沒有什么關系。

可惡,我明天一定要脫離尼特族的生活!

與父親不同的是,大哥竟然出乎意料地露出溫柔的一面。武志現在讀的面試教戰書,就是大哥送的禮物。大哥自己就是靠這本《Adam松本的最強面試技巧》,順利通過了銀行員的面試。大哥不但特地跑去書店買了最新版本,親手把書交給武志的時候還說了一聲「加油喔」。

現在這種世道,武志也很明白二度就業的困難。但即便如此,最后還是得要拿出成果。這不但是為了自己的將來,也是為了在背后支持自己的大哥。當然他也很感謝至今容忍他當尼特族的父親,只不過因為剛剛那件事,害武志的感恩心情少了許多。

武志要去面試的是一家位在澀谷區笹塚,名叫「Fusion Entertainment Systems」的企業。

職缺內容是「社群網路游戲(行動內容)或智慧型手機APP之企劃、開發、應用及測試」。看來這份工作應該是在制作一般手機或智慧型手機的專用游戲,勉強符合武志在家族會議上所說的游戲相關工作。雖然那時候他只是逼不得已隨口胡謅的,但如果真有辦法進入這家公司,就能順理成章地證明他當時沒有說謊。

武志已經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