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暗黑學院

尾聲 天使與惡魔的戰爭

第一卷 暗黑學院 尾聲 天使與惡魔的戰爭

1 至恩的法則

惡魔之火宛如在嘲諷教會般從禮拜堂逐步擴散,正當大家茫然注視眼前這福光景時,一名戴著兜帽的神父走近兩位調查官。

「恭喜,你們打贏這場戰爭了。」他說完后取下兜帽。是馬基。

羅貝多躊躇著,「你怎么會在這里……?」

「放心,我不是他們的人,我跟你們一樣是以調查官的身份潛入這里。」

不遠處傳來車子的聲響,只見五臺卡車從正門駛近。車子一停下來,一群整齊穿著黑制服的男人分別從卡車的后車廂跳下,手里都握著槍,他們快速逮捕神父、修女和學生,將每個人拉進卡車里面。

平賀問馬基,「那些人要對他們怎么樣?」

「別擔心。我們可能會花幾天時間調查他們。學生清醒就放他們回去了,但要向神父和修女問清楚狀況,希望能獲得詳細情報。」

「你是哪里派來的調查官?」

聽到黑發青年的問題,馬基淺淺一笑,「我是戰后成立的猶太人組織『至恩的法則』的一員,我們的目標是將納粹戰犯一個不剩地全數抓住,并且搗毀新納粹等的納粹組織。新納粹的資金來源是販毒,我們是從毒品交易尋線找到這所教會。」

「你偷聽我們說話,又到米海爾主教的房間,拿走符契是怎么回事?」

「全是為了收集情報。老實說,我原本瞧不起梵諦岡的調查官,但你們做得很漂亮。你們怎么發現他們的總統就是湯瑪仕·賽門?」

「其中一個線索是花香。瑪利歐發生神跡的那夜,據說現場飄著花香。湯瑪仕身上常散發藥草的味道。另外,瑪利歐陷入重度昏迷出現圣痕時,通常是湯瑪仕坐在他旁邊的時候。也許是他身上的花草讓瑪莉歐產生幻覺,況且,殺害里昂·羅素的車子殘留著藥草園的培養土。不過最關鍵的是瑪麗·伯朗的話,她說自己是童女懷孕。從年齡來看,最可能是他兒子就是湯瑪仕吧?最后,他們果然是母子,兩人有點相像。」

馬基認同地點點頭,輕拍青年的肩膀。

這次換平賀詢問,「……你不是神父吧?」

「不是,但我當然是猶太教徒。天主教神父的身分證明是透過門路到手的,所以才能混進來。不過,」馬基皺一下眉頭遺憾地表示,「射殺警衛是我的失策。」

「槍殺他的人是你!」這是意外的真相,羅貝多很震驚。

「是的,因為戴著骷髏面具的男人正在攻擊二位,我以為他是連續殺人事件的犯人,而且正準備對你們痛下殺手,才會馬上開槍。」

「原來如此,那你怎么處理尸體?」

「當然是我和我的同件處理掉了。」

「馬基先生,那可是犯罪。」

平賀凝視著馬基,對方嘴角彎出一抹冷笑。

「那你們天主教又怎么說?教會內發生殺人事件還隱匿情報不通報警方,甚至接受納粹賄賂。你們這些人對世人傳道神愛,背地里又在販毒,更和軍火商勾結。我倒認為你們的問題比較嚴重。」

羅貝多啞口無言。平賀露出復雜的表情認同他。

「……的確是這樣。」

「我們就停止互踩對方痛腳吧,」馬基說,「無論是我們還是你們,都是擁有完全迥異于世間法律價值觀的法外人士。你們跟隨瑪利亞和耶穌,遵照天主教的理念行動;我們跟從偉大的耶和華,遵照教律的理念行動。」

男人從上衣翻出香煙和打火機,叼煙點火,享受地吞云吐霧起來。

「我是老煙槍,在這里最難的其實是避人耳目地偷抽煙啊。」

四周一片混亂,學生發現教會失火紛紛從宿舍前探出頭來。平賀見狀大喊著,「失火了,大家快去避難!」聽到他的叫聲,學生走避起來。

2 即使如此,我依然信仰著神

天空晴朗,鳥兒聲聲啼囀。羅貝多伸一個懶腰從床上起身,早晨來臨的教會鐘聲四處敲響,兩天前所有事都像一場幻夢。梵諦岡表面上仍然是一張慈悲為懷的臉。但一想到發生在圣玫瑰的種種污蠛之事,便涌出宛如燈籠影子一般鬼影幢幢的各種念頭。

梵諦岡中,究竟有多少圣職者擁有那個符契呢?

圣玫瑰教會的解體,想必可以逐出梵諦岡內部的納粹勢力吧?還有那個叫做馬基的男人,他自稱隸屬『至恩的法則』,不過有門路取得神父的身分證明,表現這個組織也擁有和教廷接洽的橋梁吧,說不定也和P2有連系?

無數疑問涌上心頭,需要整理的問題太多,但都雜亂無章地散落一地。

羅貝多在洗手間刷牙洗臉后換上衣服,踏上平時的上班路途前往教會,外面的世界簡直不可思議地一成不變。

進到大教堂前,他路過圣彼得廣場,廣場依舊聚集許多巡禮者和觀光客。

貝尼尼設計「圣彼得廣場」的理念是「雙手環抱前來梵諦岡的巡禮者」和「母親迎接孩子般的雙臂」。橢圓形廣場被二十八根柱子所環繞,柱面則豎立著一百六十座圣人像,他們用各式各樣的姿態迎接造訪的人們。古埃及方尖碑則坐落在廣場中心,左右兩座噴水池象征著永恒的生命以及「耶穌是生命的活水」。此外,方尖碑到兩座噴水池之間,有小小「柱廊的中心」的標志,還有一只可以站上去的圓形大理石,如果從這里觀看柱廊,奇妙的透視感會令柱子重疊一排。觀光客輪流站上去,拍攝這幅景象。

禱告聲、觀光客的喧鬧、踩著整齊步伐排成兩列行走的瑞士士兵,身穿黃藍直條紋制服,黑帽上的紅羽毛更增添了華麗感。大批鴿子群眾廣場,被士兵的足音驚得振翅高飛。

羅貝多走進梵諦岡中樞的圣彼得大教堂,這是全球天主教徒都會來巡禮的圣所。

受到圣者銅像包圍的貝尼尼作品「圣彼得寶座」坐落在目眩的莊嚴祭壇中心。寶座后方,金色浮雕猶如向上竄升的積雨云,在天上翩翩飛舞的天使則祝福著神。浮雕頂端中央鑲嵌著巴洛克式彩繪玻璃,描繪出象征圣靈的鴿子及照耀教堂的金色光芒。

他見到平賀在前方跪著禱告,于是靠近他后方輕聲詢問:

「可以在你旁邊禱告嗎?」

平賀啊了一聲地詫異轉頭,「嚇我一跳,原來是你,羅貝多,請別客氣。」

羅貝多跪在平賀右邊簡短禱告,他的心情很復雜,不知在祈求和禱告什么。禮拜堂美羅美奐、令他澎湃的的宗教藝術品,背后都可能有秘密資金在左右,如今那些令他動容不已的幾件作品,好像吸走了他內心的宗教熱情,冷卻下過去亢奮的心情。

約過二十分鐘,平賀起身,回頭看羅貝多。

「抱歉,讓你久等了。」

「你為了什么禱告那么久?」

平賀到羅貝多身邊,「教會愿意資助良太的醫療費,我很感謝主。」

「原來是在感謝這件事……不過,我們差不多該上班了,平賀。」

兩位調查官走過身穿華麗制服的瑞士衛兵所看守的后門,步上橄欖樹小徑,沒多久就抵達梵諦岡的秘密部門。

——圣座。

兩人用當作身分證的磁卡開門,圣座如往常安靜,不同團體聚集起來小聲討論。羅貝多隸屬古書解讀的團隊,平賀則是科學團隊的,兩人到工作結束都不會交談。終于到黃昏時分,傍晚鐘聲響起。圣座職員結束手邊的工作紛紛離席。平賀與羅貝多也準備離開位子,一名在掃羅大主教身邊工作的神父迅速從二樓下來跑向兩人,附耳說:「大主教找你們過去。」于是兩人和他一同進到二樓掃羅的辦公室。

掃羅一如往常地乍看敦厚親切,唯獨雙眼如鋼鐵炯炯有神。他在房中等著兩人,待手下離開,他向神情緊張的調查官招手。平賀與羅貝多互看一眼走近幾步。

「你們這次受到高度贊許,因為你們的調查,可能可以肅清梵諦岡。真是太好了。」

「有符契的人受到制裁了嗎?」羅貝多站近一些。

「那不是一天兩天就辦得到的。」掃羅堅決表示,「必須花時間慢慢調查,搜集證據后才能審判。」

「我可以參加這項調查嗎?」羅貝多問,掃羅卻輕輕搖頭:

「那不是我們的工作,是梵諦岡秘密警察的任務。」

羅貝多失望地垂下肩膀。這時,平賀突然問:

「安娜·多洛麗絲的小孩怎么樣了?」羅貝多也很在意這件事。

「……死產。」掃羅低語。

「不是被殺的嗎?」平賀提高音量,「墮胎不是違反神的教義嗎?」

「那孩子不是因為神,是透過邪惡之人的手創造出來的生命。那孩子的存在會造成世界恐慌。只要納粹沒有從世間消失,幻想著將那孩子視為神圣之人、建立第三帝國之輩就會源源不絕。」

「怎么會這樣……」平賀顫抖起來,「我會認養那孩子,絕不會把他養育成邪惡之人。」

「問題沒那么簡單,平賀神父。你的要求不會被受理。」

「無論猶太組織也好,納粹也好,作為宗教國家,都做了不該做的事。」羅貝多喊,「在腐敗的東西上蓋上蓋子,從黑暗倒進另一個黑暗再深埋起來,如此一來,教會的正義究竟在何處!教宗之所以為猶太民族踏出前所未見的一步(注:天主教和猶太教之間有很多歷史淵源和復雜關系。天主教是從猶太教衍生而出的宗教,兩者都是一神信仰且尊崇《圣經》。猶太教使用的是《希伯來圣經》(又被天主教稱《舊約圣經》),天主教則是就原有《舊約》加上增加的《新約》,雙方針對經文解讀也有異。此外,史上數度發生天主教迫害或漠視猶太人傷害的紀錄,如新教先驅馬丁路德提出眾多反猶太人的主張;西班牙宗教裁判所為維護天主教正統性懲罰異端,許多猶太信徒受迫害;二戰期間,希特勒進行猶太人大屠殺,梵諦岡對此幾乎無動于衷。不過在當今教宗的努力和改變之下已有改善。),也是教宗和猶太人有關聯,不是嗎?」

羅貝多說「為猶太民族踏出前所未見的一步」指的是教宗造訪集中營,進行親猶太民族的演講,「這里因為納粹,許多人遭到屠殺。而國家的過去是后世的基石,猶太民族擁有我等信仰的天父——耶和華的起源。」天主教很長一段時間對猶太民族避之唯恐不及,但教宗這番話帶來轉機。

平賀附和羅貝多的話,「尼可拉斯神父說的沒錯。梵諦岡不是世人前往天國的大門嗎?更是為了人類的救贖而坐落在此的偉大神殿嗎?不是的話,請直接說明白。」

掃羅將手指靠在唇上「噓」了一聲。

「尼可拉斯神父、平賀神父,我懂你們想說什么。但事實上,正派的教會并不代表必然存在著正義或神的救贖,反而可能是眾多惡魔的標的,眾魔盤踞的巢穴。」

「那么教會存在的意義究竟是什么?」羅貝多問,他希望聽見降伏許多惡魔的偉大驅魔師的答案。

掃羅緩緩起身,「人并非神,每人都有缺陷,所有人都有憎恨、物欲、愛欲、名欲,圣職者也是如此,他們只是有圣職者的身分而已,不代表是什么特別的人物。不過,如果救贖存在,人就可以和惡心戰斗、為了擁有崇高的靈魂保持善念。就像安東尼奧主教一樣,他一度將靈魂賣給惡魔,但他甩掉惡心,回歸神之道,最后留下可以讓我們到達真相的證據,然后自殺了。

我們禱告時,在那瞬間,可以觸及到自己內心的崇高之處,因此獲得療愈、圓滿。這很不可思議,為什么人類要尋求神?為何要有宗教?沒人會思考為何人類要吃東西,因為這種問題的答案很簡單,因為我們要生存下去,可是——宗教呢?神呢?就算不思慕神、相信宗教,人類還是可以存活下去,可是人類卻無法不尋求神,我甚至可以說打從太古以來,人類最為古老的文化就是宗教。因為人類求的不僅僅只是活著,是活得更好,朝某個目標前進。只要擁有這份心情,神就會對容易迷網的人伸出手,永不遠離。即便教會變得徒具形式,然而只要有這樣的人存在,教會就可以成為神人之間的橋梁。

如果你們在心中描繪著美麗事物,那便是神了。神會以各種形貌出現在我們面前。

詩篇第十四章,當我因為信仰與教會的腐敗而煩惱時,都會背誦這首詩:

愚頑人心里說:

「沒有神」。

他們都是敗壞,行了可憎的事,

沒有一個行善的。

耶和華從天上察看世人,

要看看有明慧沒有,

有尋求 神的沒有。

人都偏離了正道,

一同變成污蔑;

沒有行善的,

連一個也沒有。

所有作惡的都是無知的嗎?

他們吞吃我的子民好像吃飯一樣,

并不求告耶和華。

他們必大大震驚,

因為 神在義人的群體中。

你們要使困苦人的計劃失敗,

但耶和華是他的避難所。

你們動搖時可以念這章詩篇,它可以稍微支撐動搖的信仰之心。」

「掃羅大主教,你也有信仰動搖的時候嗎?」

掃羅聽完平賀真誠的疑問,拿起胸前的十字架,親吻著它。

「當然有,幾乎每天都是,我的心始終不平靜,雙眼蒙上一層霧,耳朵只聽得見瑣碎的事物而不是主的聲音,說出來的話也不比主說的話好。即使如此,主依然賜給我驅魔的資格,讓我戰勝了無數凄厲的戰役。袍擁有如此深厚的慈愛,所以我相信主。無論惡魔如何蹂躪和踐踏教會,只要有一道信仰的光,神就能粉粹敵人。平賀神父、尼克拉斯神父,如果可以的話,希望你們能夠成為那道光,報答神的恩典。」

掃羅耿直樸實的話語宛如溫水一般滴進兩人胸中,一如在濃霧中窺見山頂,他們見到被黑影遮擋的真理。

「好了,站上工作崗位,報答神吧。我今天收到惡魔附身的通知信和驅魔的請求書,這次就去處理這項任務吧。」掃羅從以自己為收件人的信件袋中抽出一封交給平賀,「仔細看這請求書就會明白,『圣座』是從不放假的。」

黑發青年很快收下請求書,然后大致看過內容,「很好,這次一定要親眼見到惡魔,感受主的力量。」

掃羅微微一笑地打開抽屜,里面有全新的圣帶和圣水。他取出它們交給羅貝多,「我給了平賀這些,但還沒給你,這都是新的,你拿著比較好。」羅貝多頷首將圣帶掛在身上。

最后,三人強而有力地朗誦禱告詞:

神啊!求你因你的名拯救我,

求你以你的大能為我伸冤。

神啊!求你垂聽我的禱告,

留心聽我口中的言語。

因為傲慢的人起來攻擊我,

強橫的人尋索我的性命;

他們不把 神放在眼里。

看啊!神是我的幫助;

主是扶持我性命的。

愿災禍報應在我仇敵身上:

愿你因你的信實消滅他們。

我要甘心情愿獻祭給你:

耶和華啊!我必稱贊你的名,

因你的名是美好的。

他救我脫離了一切患難;

我親眼看見了我的仇敵滅亡。

我要驅除你,

你是最下等的靈,

現形的敵人,一切的亡靈,

我要驅逐魔鬼大軍。

奉耶穌基督的圣名,

速速離開神這個所創造的。

神要親自向你下令,

將你們自高天拋入地極的神向你下令,

命令大海狂風的神。

你要恐懼要戰競。

撒旦啊,信仰的大敵,人類的仇家,

引發死亡,盜取性命,毀減正義,

萬惡根源,唆使惡心,

誘惑人類,煽動嫉妒,

貪婪之源,沖突之因,引來悲嘆。

主耶穌基督,

將折損你的銳氣,

因為你的反叛。

懼怕他吧。

如以撒的犧牲,

如約瑟被出賣,

如小羊被屠殺,

如人類釘上十字架,

戰勝地獄的神!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