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啊啊,沒用的女神大人

第四章 解決這場不像話的戰斗!

第一卷 啊啊,沒用的女神大人 第四章 解決這場不像話的戰斗!

第四章 解決這場不像話的戰斗!

1

我連忙趕到正門前。

以裝備輕便的我為首,阿克婭和惠惠也已經抵達門前,只剩下重裝備的達克妮絲還沒到而已。

「喔,果然沒錯。那個家伙又來了。」

我們抵達正門前時,已經有許多冒險者聚集在那里了。

而那個家伙就在眾多新手冒險者們遠遠觀望的正門前。

沒錯,就是那個魔王軍干部,無頭騎士。

發現先來的冒險者們臉色都很難看,我原本還有點好奇,然而看見無頭騎士身后的狀況,我就理解到是怎么回事了。

今天和上一次不同,他帶了一大票怪物來。

是一群穿著已經銹蝕的破爛鎧甲的騎士。

鎧甲和頭盔的裂縫當中隱約可見的是,要是仔細盯著看大概會有好一陣子吃不下飯,甚至可能會造成心靈創傷的腐爛肉體。

一眼就看得出來,那些鎧甲騎士都是不死者。

無頭騎士一看見我和惠惠,劈頭就是大吼。

「為什么沒來城堡,你們簡直不是人————————————!」

我走上前護住惠惠,然后詢問無頭騎士。

「這個嘛……你問我們為什么沒去城堡,可是為什么我們非去不可?還有,『不是人』又是從何說起來著?我們都已經沒去施放爆裂魔法了,你干嘛那么生氣啊。」

聽我這么說,憤怒的無頭騎士忍不住將他抱在左手上的東西準備往地上一砸……這才想起那是自己的頭,便連忙抱回側腹的位置說:

「已經沒來施放爆裂魔法了?你說已經沒來了?睜眼說什么瞎話啊你!那個腦袋有問題的紅魔族少女,在那之后還是每天都來從沒間斷過啊!」

「咦?」

聽他這么說,我看向身旁的惠惠。

惠惠迅速別開視線。

「…………你有去是吧。我明明叫你別去了,后來你還是一直有去是吧。」

「痛痛痛痛痛痛痛、會痛、會痛啦!不是啦,和真你聽我解釋!不久之前,光是在空無一物的荒野施展一下魔法我就可以滿足了……可是,自從知道了以魔法攻擊城堡的魅力之后,我的身體就變得只愿意接受又大又硬的東西……!」

「不要忸忸怩怩地說這種臺詞好嗎!再說,你施放了魔法之后就會動彈不得了不是嗎!這就表示有共犯跟你一起去對吧!到底是和誰…………」

我擰著惠惠的臉頰這么說,這次輪到阿克婭迅速別開視線了。

…………

「是你對吧————————————————!」

「哇啊啊啊啊啊啊————!因為因為,那個無頭騎士害我們無法正常接任務,我一直很想泄憤嘛!我之所以得每天挨店長的罵,都是他害的!」

在打工的地方挨罵是因為你自己工作不認真吧。

正當我一把從后領抓住企圖落跑的阿克婭時,無頭騎士繼續說了下去:

「我之所以如此怒上心頭也不是只為了爆裂魔法這件事!你們難道沒有想要拯救同伴的念頭嗎?別看我這樣,在為了不當的理由遭到處刑,因怨念而化為如此的怪物之前,我也自認是個堂堂正正的騎士。在我看來,為了保護同伴而受到詛咒的那位十字騎士,可以說是騎士的典范,然而你們居然對她見死不救…………!」

無頭騎士說到這里的時候。

穿好一身喀嚓作響的沉重鎧甲、姍姍來遲的達克妮絲,悄悄站到我身邊來。

無頭騎士,和聽他贊揚自己為騎士的典范而害羞地紅著臉的達克妮絲對上了眼。

「……哈、哈啰……」

達克妮絲顯得有點歉疚,畏畏縮縮地向無頭騎士舉起一只手,打了招呼……

「………………這、這是怎樣————————————————————————?」

看見她的動作,無頭騎士嚇得放聲怪叫。

因為有頭盔擋住,看不見他的表情,不過大概是一臉「為何?」的模樣吧。

「什么什么?對達克妮絲下了詛咒之后已經過了一個星期,她卻還是活蹦亂跳的,讓他大吃一驚了嗎?這個無頭騎士還以為我們肯定會為了解除詛咒到城堡去,一直在等我們嗎?就連他回去之后,詛咒就被我三兩下解除掉了也不知道嗎?噗哧哧!也太好笑了吧!真是超————好笑的!」

阿克婭一副樂不可支的樣子,指著無頭騎士咯咯笑個不停。

無頭騎士的表情還是一樣看不清,但見他的肩膀抖個不停,肯定是相當憤怒吧。

不過,既然阿克婭都解除了詛咒,又知道肯定是設了陷阱,我們當然沒有理由刻意跑到那么危險的地方去。

「……喂,你這個家伙。要是我認真起來的話,能力足以砍殺這個城鎮的所有冒險者,再殺光鎮上的居民。不要以為我會一直放過你們喔!我的不死之身,從不知疲憊為何物,憑你們這些菜鳥冒險者根本傷不了我!」

阿克婭的挑釁終究是讓對方的忍耐到了極限,無頭騎士散發出危險的氣息。

但是,在無頭騎士有所行動之前,阿克婭已經伸出右手大喊:

「該說沒有理由放過你的人是我才對!這次我可不會讓你逃走了。明明是個不死者卻這么引人注目,實在太囂張了!消失不見吧,『Turn Undead』!」

阿克婭伸出的手上,發出一陣白光。

但是,即使看見阿克婭施展了魔法,無頭騎士卻一副像是中了那種東西也不怕似的,絲毫沒有要閃躲的樣子。

不愧是魔王軍的干部,看來他相當有自信。

以阿克婭為中心所發出的柔和光芒,已經逼近到無頭騎士的身體上……!

「你以為魔王軍的干部會在沒有做好對付祭司的準備的狀況下就上戰場嗎?太可惜了。以我為首,本大爺所率領的這群不死騎士軍團,都得到了魔王陛下的庇佑,對于神圣魔法可是有相當高強的抗性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無頭騎士承受了魔法之后,碰到光的部分冒出黑煙。

原本自信滿滿的無頭騎士,身體到處都冒著黑煙,眼看他渾身顫抖著,站都快站不穩,卻還是硬撐住了。

阿克婭見狀大叫:

「吶、吶,和真!好奇怪,對他沒用耶!」

不,在我看來相當管用啊,他都「呀啊————」地叫成那樣了……

無頭騎士踉蹌著腳步說:

「哼、哼哼哼……別人在說明要聽到最后啊。我是貝爾迪亞,魔王軍的干部之一,無頭騎士貝爾迪亞!有魔王陛下特別加持過的這身鎧甲,再加上我的力量,一般祭司的『Turn undead』對我完全沒用!……應該要完全沒用才對…………吶、吶,我問你,你現在等級是多少?你真的是新人嗎?這個城鎮是新人聚集的地方沒錯吧?」

說著,無頭騎士將手上看著阿克婭的頭顱往一旁傾斜。

這算是做了一個歪頭的動作吧。

「……也罷。我之所以會來這里,原本是因為我們的占卜師嚷嚷著說有一道強烈的光芒在這個城鎮附近墜落,我才會過來調查……但我開始覺得麻煩了,干脆將這個城鎮連根鏟平算了……」

說話開始跟胖●一樣不講理的貝爾迪亞,左手抱著自己的頭,然后高舉起空著的右手。

「哼,對付你們不需要我特地出手……上吧,弟兄們!讓這些瞧不起我的家伙見識一下什么叫做地獄!」

「啊!那個家伙肯定是因為阿克婭的魔法出乎意料地起了作用而嚇到了!他打算叫部下攻擊我們,自己一個逃到安全的地方去!」

「才才才、才不是!我一開始決定好的戰術就是這樣!魔王軍的干部怎么可能是會獨自落跑的軟腳蝦!哪有頭目一開始就上場的,當然是要先解決小兵才能站到頭目面前,這可是自古以來的傳統和……」

「『Sacred Turn Undead』————!」

「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貝爾迪亞的話才說到一半,就因為阿克婭施展的魔法而放聲慘叫。

貝爾迪亞腳邊浮現出一個白色的魔法陣,魔法陣當中冒出一道直通天際的光柱。

貝爾迪亞的鎧甲上到處冒出黑煙,接著他像是想要撲滅身上的著火般倒在地上打滾。

阿克婭一副驚慌失措的樣子說:

「怎、怎么辦啊和真!果然還是很奇怪!我的魔法對那個家伙一點也不管用!」

他都「噫啊————」地慘叫成那個樣子了,我覺得相當管用啊。

不,原本的「Turn Undead」應該可以一舉消滅不死者才對。

然而…………

「混、混帳……!別人在講臺詞的時候就該讓他說到最后!夠了!喂,弟兄們……!」

盡管全身上下到處冒著黑煙,貝爾迪亞還是緩緩站了起來,舉起右手……

「將這個鎮上的人們……統統殺光!」

然后將右手向下一揮!

2

不死騎士。

那是比僵尸再高上一個階級的怪物。

盡管是破爛的鎧甲,但裝備著防具的他們,對于新手冒險者而言已經足以構成威脅了。

「喔哇————!祭司!快叫祭司過來————!」

「誰快去艾莉絲教的教會要圣水,有多少就要多少來————————!」

在冒險者們急切的呼喊聲四起之中,不死騎士們攻進城鎮當中來了。

冒險者們也試圖準備迎戰他們。

同時,像是在嘲笑他們似的,貝爾迪亞放聲大笑……!

「哼哈哈哈哈,來吧,讓我聽聽你們絕望的…………慘……叫……?」

……在他的大笑聲中。

「哇、哇啊啊啊啊————!為什么只找我一個?我、我明明是女神耶!我是神明,所以平常做的應該都是善事才對啊!」

「啊啊!太、太狡猾了!我才是平常真的都在做善事的人,為什么不死騎士全都跑到阿克婭那邊去了……!」

阿克婭大聲說著一點也不像神明該說的話,而達克妮絲則是一臉羨慕地大聲說著讓人不知道該說什么的話。

不知為何,不死騎士們沒對鎮上的居民們下毒手,而是一股腦地追著阿克婭到處跑。

「你、你們在做什么!不要只顧著追那個祭司,要用其他冒險者和居民來血洗這個城鎮啊……!」

貝爾迪亞見狀,焦急地大喊。

我在想,或許是那些沒有自我意識、在現世徘徊的下級不死者,為了尋求救贖,而出自本能地聚集到身為女神的阿克婭身邊吧。

雖然無法確定不死者們為何會對阿克婭窮追不舍,但現在是個大好機會!

「喂,惠惠,你能不能朝那群不死騎士施展爆裂魔法?」

「咦咦!這里是城鎮里面,而且他們那么分散,很有可能會有漏網之魚耶……!」

這時。

「哇啊啊啊啊,和真先生————!和真先生————!」

阿克婭帶著大群不死騎士,朝我這邊沖了過來。

喂……!

「你這個笨蛋!喂,別這樣,不要過來這邊!引到別的地方去,我今晚就請你吃飯!」

「晚餐我請,你幫我解決這些不死者啦!這些不死者好奇怪!用了『Turn Undead』也無法消滅他們啊!」

可惡,那就是貝爾迪亞說的,魔王的庇佑是吧……!

不,等等,等一下喔……?

「惠惠,你先到城鎮外面詠唱魔法待命————!」

「咦咦?遵……遵命!」

我大聲地對惠惠這么喊了之后,便帶著向我跑來的阿克婭往城鎮外面沖出去。

路上還刻意經過正在和不死騎士戰斗的冒險者附近,并盡可能多讓幾個不死騎士跟著阿克婭……

然后……!

「和真先生————!我、我后面是怎樣啊!怎么好像整個鎮上的不死騎士全部都跟過來了啦————!」

我回頭一看,跟在阿克婭身后的不死騎士已經變成一大群了。

我和阿克婭離開城鎮,不死騎士們也跟著沖了出來,就在這個瞬間。

「惠惠,快動手————!」

在我的口令之下,惠惠拿下眼罩,舉起法杖,雙眼閃現光芒。

「真是個絕佳的狀況!感謝你,真是太感謝你了和真!……吾乃惠惠!乃紅魔族首屈一指的魔法師,使用的乃是爆裂魔法!魔王軍的干部,貝爾迪亞啊!好好見識一下吾的力量吧!『Explosion』————!」

惠惠最拿手的爆裂魔法,在不死騎士大軍當中引爆!

3

爆裂魔法在城鎮的正門前面制造出一個巨大的隕石坑,將不死騎士們全都炸飛,一只也不剩。

就在所有人都因為魔法的威力而處于無言的寂靜當中。

「哼、哼、哼……看來目睹了吾的爆裂魔法之威力,所有人都說不出話來了呢……呼啊啊……包括說臺詞在內,實在是……太爽快了……」

可以聽見惠惠驕傲地這么說。

「…………要我背你嗎?」

「啊,拜托你了。還有,我施展得太滿足所以動不了了,可以幫我戴一下眼罩嗎?」

在離我稍有距離的地面。

用盡魔力的惠惠就趴在那里。

我抱起惠惠,幫她戴好眼罩之后,就把她背到背上。

「嘴里……嘴里都是沙……」

距離不死騎士們最近的阿克婭哭喪著臉,一邊「呸、呸」地吐出口中的沙土,一邊朝我走了過來。

好像是因為爆裂魔法的余波害她摔倒在地上了吧。

爆炸揚起的煙塵尚未平息,全鎮的冒險者們已經開始歡呼了。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真有你的啊,腦袋有問題的女孩!」

「腦袋有問題的紅魔族女孩干掉它們了!」

「原來你不只是名字很奇怪跟腦袋有問題,該表現的時候還是很厲害嘛,我對你刮目相看了!」

聽見鎮上傳出的歡呼聲,惠惠在我背上不停扭動著。

「不好意思,我想對那些人發個爆裂魔法,請帶我到他們那邊去。」

「你的魔力都已經用光了吧。今天你立了大功,盡管拿出自信、抬頭挺胸,好好休息吧……辛苦你了。」

聽我這么說,惠惠安心地緊緊抓住了我。

當然,我的背也就碰到了軟軟的東西……

軟軟的……東西…………?

……原則上她是挺著胸膛貼在我背上沒錯,但我卻完全沒有感覺到類似的觸感……

……好吧,畢竟是個小蘿莉,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紅魔族的智能非常高喔。」

惠惠突然在我背上這么說。

「……要不要我猜猜看和真現在在想什么啊。」

「……我在想,穿著衣服的惠惠看不出來這么豐滿。」

這番一聽就知道是言不由衷的說詞,讓惠惠試圖動手掐我的脖子。

然后,在城鎮的入口處,貝爾迪亞盯著這樣的我們看。

正確說來,是在看我背上的惠惠。

終于,貝爾迪亞的肩膀開始顫抖。

是因為他的不死者手下們被殲滅,他生氣了嗎?

…………不。

「呼哈哈哈哈!有意思!太有意思了!沒想到我的部下真的會在這種新手聚集的城鎮遭到殲滅啊!好,那我就遵守約定!」

……喂,等一下喔你。

喂,等等!

「就由本大爺我來親自對付你們吧!」

站在城鎮入口的貝爾迪亞舉起大劍,朝我們這邊沖了過來!

4

早在貝爾迪亞抵達我們身邊之前。

許多拿著武器的冒險者為了掩護被他盯上的我們,隔著一段距離包圍了貝爾迪亞,一步一步逼近他。

貝爾迪亞見狀,一只手拿著頭,一只手拿著劍,愉快地聳了聳肩……

「……喔————?我最優先的目標是那邊那兩個人才對……不過……哼哼,萬一讓你們僥幸打倒了我,相信可以得到相當大的一筆報酬吧……來吧,夢想著一夕致富的新手冒險者們。你們全都一起上吧!」

聽他提到一夕致富,正在縮小包圍網的冒險者們開始議論紛紛。

然后,一個看似戰士的男子……

「喂,無論他再怎么強,背后也沒長眼睛!圍起來同時攻擊吧!」

在貝爾迪亞的側面向周遭的冒險者如此大喊。

這很顯然是立了死亡旗吧。

「喂,對手可是魔王軍的干部啊,用那么單純的戰術哪有可能打倒他啦!」

我如此警告那個說了犧牲者才會說的臺詞的男戰士。

同時,為了準備支援他們,我也拔出劍……

…………不,仔細想想啊。即使等級超低的我砍了過去,結果也是顯而易見。

更重要的是,現在我還得將背上的惠惠帶到安全的地方去……

……帶到安全的地方去,然后呢?

惠惠已經沒有魔力了。

阿克婭的魔法也無法造成致命性的打擊。

……干脆直接叫大家一起逃跑比較好吧?

正當我想著這些時,包圍著貝爾迪亞的男性戰士已經準備進攻了……!

「能夠爭取到時間就夠了!聽到緊急廣播之后,這個城鎮的王牌一定會立刻趕過來!只要那個家伙來了,即使是魔王軍的干部也得完蛋!喂,弟兄們,咱們一起上!一定可以制造出他的死角!前后左右一起上啊!」

面對在如此大喊的同時攻上前去的男子,貝爾迪亞將原本單手捧著的頭顱,朝空中高高拋起。

……這個城鎮的王牌?

他口中的「那個家伙」不知道是誰,這個城鎮有這么個能力高強的知名冒險者嗎?

在我想著這些的時候,貝爾迪亞拋起的頭顱已經高高飛上了天,并且面對著地上。看見這一幕的那一剎那,我背脊一涼。

不只我一個,在周圍看著的冒險者們似乎也察覺到了。

「快收手!別過去……」

我如此大喊,試圖阻止那些我連名字也不知道的冒險者們……

然而貝爾迪亞像是背后長了眼睛似的,一一躲過同時砍向他的冒險者們的攻擊。

「咦?」

這是砍向他的冒險者發出的聲音。

不知道到底是哪個冒險者發出來的。

輕易閃過所有攻擊的貝爾迪亞,將原本以單手握住的大劍重新以雙手握好……

才一眨眼,貝爾迪亞就已經將砍向他的所有冒險者,全都擊倒了。

不久之前還活著的人,在我的眼前瞬間就失去了性命。

如此毫無道理可循的狀況,讓我體認到這個世界的現實。

那是男人們癱軟倒地的聲音。

貝爾迪亞滿足地聽著這樣的聲音,朝上舉起一只手。

他的頭顱安然落在自己的掌中。

像是不覺得這一連串的動作有什么似的,貝爾迪亞一派輕松地說了:

「下一個是誰?」

當在場的冒險者們無不因這句話而膽怯時。

一個女孩尖聲說了:

「像、像你這種這種貨色……!像你這種貨色,等御劍先生來就能一刀砍死你了!」

…………咦?

我的腦袋不禁停止運轉。

她說的御劍,是魔劍被我搶走、還拿去賣掉了的那個……

「是啊,我們再撐一下就可以了!等那位魔劍士小哥來了,即使是魔王軍的干部肯定也……」

「你叫貝爾迪亞是吧?告訴你!這個城鎮也是有等級高又厲害的冒險者啊!」

……慘了,這下真的慘了。

我一臉蒼白地看向阿克婭,但阿克婭的身影已經從她剛才待的地方消失了。

除了御劍以外,眾人當中能力唯一足以當成王牌的阿克婭,看也不看與冒險者們對峙的貝爾迪亞一眼,跑到遭砍殺的冒險者們的尸體旁邊,也不知道到底想做什么,雙手緊緊貼著尸體。

或許是作為女神使然,她也想為死者們超渡吧。

大家看見穿著堅固鎧甲的冒險者們全都被一刀斃命,已經沒有人想要站到悠然而立的貝爾迪亞身前,與之對抗了…………

「……喔?接下來要換你當我的對手了嗎?」

左手拿著頭顱,右手拿著劍的貝爾迪亞。

他看見達克妮絲擋在自己面前,護著我和惠惠,似乎覺得相當有意思,就將手上的頭顱朝她遞了出來。

雙手舉著自己的大劍擺出架勢,將我們兩個護在自己身后的達克妮絲,那副模樣已經不再是個變態,而是到哪都能夠獨當一面的十字騎士。

或許是因為見識到阿克婭和惠惠的力量,猜想達克妮絲恐怕也有什么過人之處吧。

貝爾迪亞維持著與達克妮絲對峙的態勢,保持警戒,動也不動。

達克妮絲厚實的白色鎧甲在陽光底下閃閃發亮,和貝爾迪亞的黑色鎧甲正好形成對比。

剛才攻向貝爾迪亞的冒險者們也都穿著鎧甲。

但是,這個魔王軍干部卻還是將他們連同身上的鎧甲一起砍傷。

平常總是自信滿滿地夸稱自己比誰都堅硬的達克妮絲,不知道是不是能夠抵御得了貝爾迪亞的攻擊。

正當我想著到底應不應該阻止達克妮絲時,或許是察覺到我的煩惱了吧,達克妮絲帶著自信,如此宣言:

「放心吧,和真。論耐打的話,我是不會輸給任何人的。而且,技能對于我所持有的武器和鎧甲也有效用。貝爾迪亞手上的確實是一把好劍,但是,光是如此,你覺得有可能將金屬鎧甲像是切紙一樣斬開嗎?由剛才遭到砍殺的那些冒險者看來,貝爾迪亞應該學了很強的攻擊技能。我倒要來比比看,那和我的防御技能孰優孰劣!」

今天的達克妮絲難得充滿了攻擊性。

不過,即使能成功防御,你的攻擊也打不到人不是嗎?

「別這樣。那個家伙不只攻擊凌厲,閃躲也相當高明不是嗎?那么多冒險者一起進攻都打不到他了,笨拙的你更別想打中了吧。」

聽我這么說,達克妮絲還是紋風不動,持續與貝爾迪亞對峙著。

「……身為圣騎士…………身為以守護為天職的人,有些事情還是無論如何都不能退讓的啊,讓我保護你們吧。」

雖然我不知道是什么樣的事情,但達克妮絲似乎也有著她不愿退讓的理由。

我一時無話可說,達克妮絲便維持著正面的架勢,朝貝爾迪亞沖了出去!

「喔!你要主動進攻啊!身為無頭騎士,對上圣騎士也是無可厚非。好,來吧!」

貝爾迪亞準備迎擊。

看見達克妮絲雙手握著大劍,貝爾迪亞似乎不想硬接,壓低身子,擺出閃躲的架勢。

而面對貝爾迪亞此舉,達克妮絲使盡渾身解數,舉起大劍……!

……然后好像是目測距離時出了錯,斬擊就這樣落在貝爾迪亞腳尖前幾公分的地方。

「…………啥?」

貝爾迪亞頓時像是沒了勁似地冒出這么一聲。

接著他就呆然地看著達克妮絲,而其他冒險者們也都對達克妮絲投以同樣的視線。

……真是夠了。居然連攻擊靜止不動的對手都可以揮空,太丟臉了!

這孩子,可是我的伙伴!

之前聽說過,門外漢拿刀大力亂砍的話,有時候會不小心砍到自己的腳。不過再怎么說,這也太……

攻擊落空的達克妮絲一副砍不中乃是家常便飯的樣子,向前踏了一步,招式一轉,使出一記橫掃。

大概是因為先前耍帥成那樣卻揮了空有點不好意思,她的臉頰有些泛紅。

看來這招的角度是砍得中,但貝爾迪亞將身子壓得更低,輕身閃過。

「看來我的期待落空了。夠了……那么……」

貝爾迪亞的口吻像是嫌對手太無聊似的,舉起劍,朝達克妮絲從斜上往下隨手一砍。

「好了,下一個……是………………啥?」

相信貝爾迪亞原本應該有必殺的自信才對。

然而,他的劍卻只是在達克妮絲的鎧甲表面留下一大道刮痕,發出刺耳的聲音而已。

達克妮絲暫時拉開和貝爾迪亞之間的距離。

「啊啊!我、我的鎧甲才剛整新過耶!」

她難過地看著鎧甲上那一大道刮痕之后,瞪了貝爾迪亞一眼。

對手的劍雖然在鎧甲上留下很大的刮痕,卻未傷及達克妮絲的身體。

也就是說……

「你、你這個家伙是怎么回事……?中了我的劍,為何沒被砍傷……?那是什么名工打造的鎧甲嗎?不……就算是這樣也不可能……剛才那個大祭司也好,或是那個愛用爆裂魔法的大法師也好,你們到底是何方神圣……」

趁著貝爾迪亞不知道在碎念什么的空檔,我混進其他冒險者當中。

接著,我將背上的惠惠交給其他冒險者之后,說:

「達克妮絲!你承受得了那個家伙的攻擊!攻擊交給我吧,我來支援你!」

聽我這么說,達克妮絲的視線維持在貝爾迪亞身上,點了點頭。

「交給你了!但是,你也幫我制造一個可以砍他一刀的機會好嗎,拜托你了!」

對于達克妮絲的請求,我只大聲回了句「知道了」,便離開貝爾迪亞身邊,對附近的冒險者呼喊:

「各位魔法師————!」

聽見我的呼喊,魔法師們像是想起了自己的工作似的,陸續開始準備詠唱魔法,其他冒險者們也開始行動,尋找自己可以做的事情。

這是我們和魔王軍干部之間的戰爭。

敵方的大咖大搖大擺地跑來這個冒險者小鎮,我們可沒有理由就此讓他平安回家。

這時,貝爾迪亞把劍刺進地面,空出右手,一個接一個指著開始詠唱魔法的魔法師們。

「你們全都會在一周之后————————!橫死街頭————!」

貝爾迪亞一次對那些正在詠唱魔法的魔法師全都施加了死亡宣告的詛咒。

中了死亡宣告讓那些魔法師們為之喪膽,一個個停止了詠唱。

其他原本正打算參戰的魔法師,看見同行的人們中了死亡宣告之后也變得一臉僵硬,遲遲不敢開始詠唱魔法。

可惡的無頭騎士,居然用這么惹人厭的手段!

「好,這次我就試著認真進攻吧!」

在大喊的同時,貝爾迪亞再次將自己的頭顱往空中高高拋起。

……不知道能不能請弓箭手把那顆頭顱給射下來。

正當我這樣想的時候,貝爾迪亞以雙手握好大劍,攻向達克妮絲!

拋上空中的頭顱,依然是頭盔的顏面部分朝下的狀態。

他大概是靠著那顆頭顱,從空中將整個戰場盡收眼底吧。

一旦貝爾迪亞用了那招,他的視野就毫無死角,只要一揮劍就可以輕松預測出對手想往哪里躲。

「和、和真!達克妮絲她……!」

我聽見了身后傳來的惠惠的慘叫。

鎮上的冒險者們,幾乎全都聚集到這里來了。

見過幾次的那個人,還有曾告訴我怪物的弱點的那個家伙。

張著弓,卻又怕射到與貝爾迪亞對峙的達克妮絲,而遲遲不敢進攻的那個女孩,跟我說過有種飲料叫尼祿依德。

拿著長槍,試圖繞到貝爾迪亞背后的那個大叔,曾經在公會里調侃過我連酒都不會喝。

達克妮絲倒下的話,貝爾迪亞要是念頭一起,說不定真的會將在場的所有人全都殺光。

或許是因為明白這一點吧,面對攻過來的貝爾迪亞,達克妮絲將原本以正面架勢舉著的闊刃大劍一轉,劍脊向前,高舉著當成盾牌,退也不退一步。

那副模樣,簡直像是在說「除了沒戴頭盔的頭部之外,隨便你攻擊」似的。

「喔,夠爽快!那么,這招如何?」

貝爾迪亞以雙手穩穩舉好大劍。接著,魔王軍干部以那超乎常人的無數斬擊,直逼達克妮絲而去。

一劍、兩劍、三劍、四劍……!

砍向達克妮絲的斬擊一下子就超過了二位數,每次斬擊都會造成削刮金屬的刺耳聲響,并且在她的鎧甲上刻劃出無數的劍痕。

面對如此的斬擊,如果是一般的冒險者即使已經變成肉塊也不足為奇,然而達克妮絲還是一動也不動,全都擋了下來。

達克妮絲長長的金發碰到劍鋒,斷了幾絲,在空中飛舞。

貝爾迪亞暫停了猛烈的連續攻擊,單手接住從空中落下的頭顱,輕輕呼了口氣感嘆于達克妮絲的韌性之后,改以單手揮劍。

看見達克妮絲承受著斬擊的模樣,那些魔法師們……

那些因為震驚而蒼白著臉呆立不動的人……

像是下定了決心似的,再次開始詠唱魔法。

……這時,某種溫熱的東西噴濺在我的臉上。

我以手背一擦,發現那是…………

「喂,達克妮絲,你受傷了對吧!夠了,快退下!我們所有冒險者各自分散逃跑,先重新擬定對策再說!」

仔細一看,從達克妮絲的臉頰和鎧甲的裂縫當中,好幾個地方都流出了血。

我呼喊著負傷的達克妮絲,但達克妮絲不肯退。

「十字騎士在將別人護在身后的狀況下不能后退!這點絕對無從動搖!而、而且!」

說著如此帥氣的臺詞,達克妮絲紅了臉,繼續拼命抵擋……!

「而且!這、這個無頭騎士的手法相當高明!這個家伙從剛才就開始一點一點削切掉我的鎧甲……!他不是直接將我扒到全裸,而是留下殘缺的鎧甲,讓我變成比裸體更加煽情的模樣,想要在如此的大庭廣眾之下羞辱我……!」

「咦?」

貝爾迪亞聽達克妮絲這么說,瞬間停下手邊的動作,稍微有點退卻;我則是一邊在手上凝聚著魔力,一邊怒罵在這種時候依然本性難移的真正變態。

「好歹看一下時間和場合好嗎,你這個不改本色的大變態!」

聽我這么罵她,達克妮絲抖了一下說:

「唔……!和、和真才應該看時間跟場合吧!光是在大庭廣眾之下遭到無頭騎士凌遲就已經快要讓我承受不了了,連和真都這樣辱罵我……!你、你和這個無頭騎士兩個人聯手,到底想把我怎樣啊!」

「咦咦?」

「沒有人想把你怎樣啦大變態!『Create Water』!」

我朝達克妮絲發出兼具吐槽作用的水魔法。

在我大喊的同時,達克妮絲和貝爾迪亞頭上突然冒出水來。

大量的水有如打翻水桶一般朝兩人傾瀉而下。

達克妮絲從頭被水潑得一身濕,而貝爾迪亞則是連忙往后一跳,避開了傾瀉而下的水。

…………?

貝爾迪亞為什么慌張成那個樣子啊……?

……這時,淋得一身濕的達克妮絲羞紅著臉,輕聲說:

「……居然出人意表地突然來這招啊……算、算你厲害,和真。我不討厭這樣。雖然不討厭,但你真的應該看一下時間和場合……」

「不、不對,這才不是什么奇怪的性愛玩法!我是要這么做!『Freeze』!」

我緊接著詠唱的,是只能讓水結冰的初級魔法。

這是一招單獨使用沒有任何效果的魔法,但……

「!?喔,凍結我腳邊的地面,讓我無法移動啊……!原來如此,你以為我的強項只有閃躲嗎?但是……!」

看著腳邊凍結的地面,貝爾迪亞似乎還有話要說,但在那之前,我已經使出了真正要用的技能。

……沒錯,就是剛才對御劍用過的,我目前擁有的最強大的武器!

「能讓你不便閃躲就夠了!我要接收你手中的武器,接招吧,『Steal』————————!」

能夠隨機奪取對手的持有物的技能,「Steal」發威了。

這個世界存在著所謂的魔法和技能。

使用這些時消耗的并非體力,而是任何人都具備的另一種力量,也就是所謂的魔力。

阿克婭是這么說的。

過去,地球上也有許多人能夠使用魔法,只是現在忘記怎么用了而已。

凝聚越多魔力,越能夠增強技能和魔法的威力,提高成功機率。

制造出貝爾迪亞的破綻,讓他無從閃躲,在最佳的時機使出的這招,我的必殺技「Steal」…………!

「……這招還算不錯。我想你應該相當有自信吧,但我好歹也是魔王軍的干部,這就是所謂的等級之差。如果我和你之間的力量差距再小一點的話,我可能就有危險了。」

……對魔王軍的干部貝爾迪亞,卻未能產生任何作用。

貝爾迪亞伸出了手,并指向了我。

……這下只能投降了,不愧是高等級的魔王軍干部。憑我的「Steal」果然解決不了他……

……就在貝爾迪亞即將對我施加詛咒時。

「不準傷害我的同伴!」

平常顯得冷酷的達克妮絲難得展現出她的情緒,在吶喊的同時,拋開手上那把砍不中對手的沉重大劍,以肩頭沖撞貝爾迪亞。

然而,盡管地面結冰,貝爾迪亞依然輕易閃過,氣定神閑地緊緊握住大劍。

達克妮絲為了沖向他,拋下了沉重的劍。

也就是說,她手上沒有任何東西能夠抵擋貝爾迪亞的劍了。

等我回過神來時,自己已經在向周圍的人喊話了。

「盜賊們,拜托你們————!雖然機會渺茫,但要是能夠搶走他的劍我們就贏了!能夠使用『Steal』的人都來幫忙吧!」

說不定還有等級比我高、運氣比我好的家伙在啊。

不知不覺間,已經憑著潛伏技能來到附近的盜賊們,聽了我的呼喊,從四面八方現身。

「「「『Steal』————!」」」

但是,接二連三發動的「Steal」都不見成效。

貝爾迪亞似乎已經不把圍上去的我們當成一回事,舉劍指著毫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