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啊啊,沒用的女神大人

第二章 以這只右手偷取寶物(內褲)!

第一卷 啊啊,沒用的女神大人 第二章 以這只右手偷取寶物(內褲)!

第二章 以這只右手偷取寶物(內褲)!

1

「吶,我有件事想問你們。技能要怎么學啊?」

討伐蟾蜍任務的隔天。

我們在公會內的酒吧吃著時間有點晚的午餐。

在我的眼前,是身無分文、在遇見我們之前吃不到什么像樣的食物,現在專心一意地吃著定食的惠惠,還有叫住附近的店員、正在點下一份餐點的阿克婭。

她們真是食欲旺盛到一點也不像花樣年華的女生。

……兩女一男好歹也算是個后宮小隊,卻毫無女人味可言呢……

惠惠握著叉子,抬起頭說:

「你說學習技能嗎?那還不簡單,看你的卡片,從上面的『目前可學習技能』項目當中……對喔,和真的職業是冒險者對吧。冒險者屬于初期職業,必須有人教你技能才行。首先親眼看過技能,再請使用者教你使用方法。如此一來,卡片上就會出現『目前可學習技能』這個項目,只要使用點數選擇該項目就可以完成學習了。」

原來如此。

我記得柜臺小姐說過,冒險者這種初期職業可以學習所有的技能。

既然如此……

「……意思就是說,只要請惠惠教我的話,我也可以使用爆裂魔法啰?」

「就是這樣!」

「唔喔!」

沒想到,惠惠對我不經意的一句話產生了意想不到的強烈反應。

「就是這樣沒錯,和真!當然,學習所需的點數會高到非常離譜,但是冒險者是除了大法師以外唯一能夠使用爆裂魔法的職業。如果你想學爆裂魔法的話,要我怎么教你都可以。應該說,除了爆裂魔法以外還有任何值得學習的技能嗎?不,當然沒有!來吧,和我一起走上爆裂道吧!」

臉靠太近了啦!

「等等、你、你冷靜一點啦小蘿莉!應該說,我的技能點數現在只有三點而已耶,這樣有辦法學嗎?」

「小、小蘿莉……?」

因為惠惠已經興奮過了頭,完全無法正常交談,于是我轉而問了阿克婭。

「冒險者想學會爆裂魔法的話,技能點數有個一二十點也不夠。大概要花個十年左右練等,得到的點數全部存起來完全不能拿來花,這樣或許有可能學到。」

「誰等得了那么久啊。」

「呵……居然稱吾為小蘿莉……」

惠惠似乎因為我剛才的稱呼受到了打擊,垂頭喪氣的再次開始小口小口吃著她的定食。不過,我的職業————冒險者,唯一的優點就是可以學習所有的技能。難得有這么個強項,我當然想學習多種技能。

「吶,阿克婭,你應該有很多方便的技能才對吧?有沒有什么簡單易學的技能,教我一下吧。最好是學起來不會花太多點數,學了又很好用的。」

聽我這么說,阿克婭握著裝了水的杯子,沉思了一陣。

「……真拿你沒辦法————話說在前頭,我的技能可是非同小可喔!這些照理來說可是不會隨隨便便就教人的技能喔!」

阿克婭刻意吊人胃口是讓我有點不悅,不過既然要請她教我,現在只好忍住了。

我老實點了點頭,然后觀察阿克婭使用技能時的一舉一動。

「那么,你先看著這個杯子。把這個裝了水的杯子放在自己頭上,并且小心別讓杯子掉下來。來,你也試試看吧?」

在眾目睽睽之下做這種事情有點不好意思,但我也跟著阿克婭的動作,同樣把杯子放到自己頭上。

接著,阿克婭不知道從哪里拿出一顆不知道什么東西的種子,放在桌子上。

「好,接下來用手指將這顆種子彈進杯子里面,要一次就成功喔。然后呢,神奇的事情發生了!種子吸了杯子里的水之后立刻發芽……」

「誰叫你教我宴會才藝技能了你這個沒用女神!」

「咦咦————————————?」

不知為何大受打擊的阿克婭也和惠惠一樣垂頭喪氣了起來,開始用手指輕彈桌子上的種子滾著玩。

我是不知道你在沮喪什么啦,不過可以把頭上的杯子拿下來嗎,很引人注目耶。

「哈、哈、哈!你很好笑耶!吶,你就是達克妮絲想加入的小隊的人吧?你想學有用的技能?那你要不要學盜賊技能啊?」

突然有人在一旁插話。

我轉過頭去一看,隔壁桌坐著兩個女生。

對我說話的是一個身穿皮革鎧甲,穿著輕便的女生。

她的臉頰上有小小的刀疤,看起來有點世故,但給人的感覺大而化之又開朗,是個銀發的美少女。

坐在她身旁的,是全副武裝,穿著一身鎧甲的金長發美女。

是個感覺冷酷、難以親近的冰山美人……

沒錯,就是前一天說想加入我們的小隊的那個女騎士。

盜賊女孩應該比我小個一兩歲吧。

「那個,盜賊技能是?有些什么樣的技能啊?」

對于我的提問,看似盜賊的那個女孩開心地說:

「問得好啊。盜賊技能很實用喔————有『解除陷阱』、『感應敵人』、『潛伏』、『竊盜』,全都是學到等于賺到的技能。你的職業是最初期的冒險者對吧?學習盜賊技能所要花費點數不多,很劃算喔!如何啊?現在找我學的話,只要請我一杯深紅啤酒就可以了!」

好便宜啊!

原本我還這么覺得,但仔細想想,教我技能對她而言并沒有任何風險。

而且如果我真的想學盜賊技能的話,隨便拜托其他盜賊也可以。

「好,那就拜托你了!不好意思————請給這位小姐一杯冰涼的深紅啤酒!」

2

「先自我介紹一下好了。我是克莉絲。如你所見,是個盜賊。然后,這個擺著臭臉的家伙是達克妮絲。你們昨天好像聊過一下對吧?她的職業是十字騎士,應該沒什么對你有幫助的技能才是。」

「你好!我叫和真,請多指教,克莉絲!」

冒險者公會后方的廣場。

我和克莉絲還有達克妮絲,三個人站在這個沒有人煙的廣場。

順道一提,跟著我的那兩個家伙一直待在桌邊垂頭喪氣,所以我就把她們留在那里了。「那么,就先從『感應敵人』和『潛伏』開始好了。『解除陷阱』之類的下次再說吧,城鎮這么熱鬧的地方并不會有陷阱這種東西。那……達克妮絲,你轉過去那邊一下好不好?」

「……嗯?……我知道了。」

達克妮絲依照她的吩咐,轉身面對了反方向。

于是,克莉絲鉆進稍遠之處的一個木桶里,探出上半身。

然后她不知道在想什么,朝達克妮絲頭上丟了一顆石頭,然后直接躲進木桶里。

「……………………」

難不成,這就是潛伏技能了嗎?

被石頭砸中的達克妮絲不發一語地快步走向附近唯一的一個木桶。

「感應敵人……感應敵人……我強烈地感覺到達克妮絲正在生氣!吶,達克妮絲?你應該知道吧,我是為了教他技能才這么做的,是不得已的喔!請你手下留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住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連同賴以藏身的木桶一起被推倒、在地上滾動,克莉絲放聲慘叫。

……這、這樣真的學得會技能嗎……

「好、好了,那么再來就試試看我最推薦的技能,『竊盜』好了。這是能夠搶走目標的一項持有物的技能,任何東西都可以喔。無論是對手緊緊握在手上的武器,還是塞進包包最里面的錢包都可以,能夠隨機搶走對方的一樣東西。技能的成功機率,則是根據個人參數的幸運值而定。對上強敵的時候可以奪走對方的武器,或是摸走他珍藏的寶物就逃走,是在各種狀況下都很好用的技能。」

連同木桶翻滾了一陣、暈頭轉向的克莉絲恢復正常之后,為我說明了「竊盜」。

的確,竊盜技能聽起來相當管用。

而且,既然成功機率是看幸運值的話,就表示可以活用我唯一的高數值參數了。

「那么,我要拿你來示范喔!準備好啰!『Steal』!」

在克莉絲向前伸出手、吶喊的同時,一個小東西出現在她的手上。

那是……

「啊!我的錢包!」

是裝著我身上僅有的錢、薄得可憐的錢包。

「喔!中獎啦!總之就是像這樣用。那么,我就把錢包還……」

克莉絲正準備把錢包還給我時,露出了滿臉奸笑。

「……吶,我們來比賽一下好不好?你現在就學學看『竊盜』。然后,我讓你用『竊盜』從我身上偷一樣東西。即使偷到的是我的錢包或是我的武器,我也不會有怨言。你的錢包這么輕,我錢包里的錢或是武器肯定比這里面的錢還要有價值。無論你搶走什么東西,都要拿自己的這個錢包和我交換……如何?想不想比啊?」

看來這是個會突然說出不得了的事情的家伙呢。

不過,我想了一下。

我的幸運值好像很高……

可以從對方身上搶走某樣東西……

也就是說,技能失敗也不至于什么都拿不到。

……就試試看吧。

該怎么說呢,這種類似賭博的事情,著實很像魯莽的冒險者之間交流的風格,一直讓我很向往!

沒錯,來到這個世界之后,終于讓我碰上比較像冒險者的事了!

我確認了自己的冒險者卡,看見上面多了一個新的欄位,寫著可學習技能。

我用手指按了一下,便顯示出四個技能。

「感應敵人」一點、「潛伏」一點、「竊盜」一點、「花鳥風月」五點。

……「花鳥風月」?這是阿克婭用的那招,把種子彈進水杯里的宴會才藝嗎?

不過是個宴會才藝,技能名稱也太裝模作樣了吧!咦?只有這招特別吃點數啊!

宴會才藝固然令人好奇,不過我還是先從卡片上的技能當中學會「竊盜」、「感應敵人」以及「潛伏」。

原本有三點的技能點數都用掉了,剩余技能點數變成零。

原來如此,技能就是像這樣學的啊。

「我已經學會啰。然后,我決定接受你的挑戰!無論我偷到什么你都不許哭喔!」

說著,我伸出右手,而克莉絲則對我露出毫不畏懼的笑容。

「你很不錯喔!我最喜歡這種不掃興的人了!好了,你能偷到什么呢?現在的話,特別獎是錢包。至于大獎,就是這把施了魔法的匕首了!這可是價值不下于四十萬艾莉絲的好東西喔!然后,安慰獎則是我剛才為了丟達克妮絲而多撿的這顆石頭!」

「啊啊!太賊了吧!還有這招喔!」

看見克莉絲拿出來的石頭,我不禁大聲抗議。

我還想說她怎么那么有自信,原來是這么回事啊!

多帶些垃圾道具的話,重要道具遭竊的機率確實會降低,也算是因應竊盜的一種方法。

「這是學費。任何技能都不是萬能。就像這樣,任何技能都有因應之道。學到一課了吧!好了,快試試看吧!」

該死,我確實是學到一課了!

看著開懷大笑的克莉絲,我甚至覺得上當受騙的自己有點愚蠢。

這里不是日本,而是弱肉強食的異世界。

是天真到會上當受騙的人自己不好。

而且,現在只不過是賭贏的機率變低了而已,又不是肯定會偷到安慰獎。

「好,要你好看!我從以前就只有運氣最好了!『Steal』!」

在我大喊的同時,我向前伸出的右手確實握住了某樣東西。

她說成功機率是依幸運而定,那么既然一次就成功了,看來我的運氣真的相當不錯。

我攤開自己拿到的東西,一直盯著看……

「……這是什么?」

那是一塊白色的布片。

我用雙手拉開那塊布,對著陽光一看……

「呀哈————!中大獎了,而且還是超級大獎啊————————————————!」

「不要————————————————!把、把內褲還給我————————————————————————————————!」

克莉絲一邊壓著自己的裙擺,含著淚尖叫了起來。

3

學會技能之后,我回到公會的酒吧,發現里面熱鬧滾滾。

「阿克婭大人,再一次!我愿意付錢,請你再表演一次『花鳥風月』好嗎!」

「笨蛋,阿克婭小姐喜歡的是食物而不是金錢!對吧?阿克婭小姐!我請你吃飯,所以請務必再表演一次『花鳥風月』!」

不知為何,一臉困擾的阿克婭身邊圍了一群人。

「所謂的才藝呢,可不是有人請求就可以表演好幾次的東西!曾經有位大人物說過,好笑的笑話只能說一次。因為反應熱烈就表演好幾次同樣的才藝,是三流表演者的作為!而且我也不是表演者,不會因為表演才藝而收取金錢!這是學習才藝者該有的基本心態。再說『花鳥風月』原本也不是要表演給你們看的才藝————啊!你終于回來了和真,都是因為你事情才會變成這樣……我說,那個人是怎么了?」

一臉厭煩地推開人群的阿克婭,對于眼角噙淚、一臉憂郁地跟在我身邊的克莉絲產生了興趣。

結果,在我開始說明之前,達克妮絲先開了口:

「嗯。克莉絲只是因為內褲被和真脫掉之后,身上的錢也被他洗劫一空,所以心情有些低落罷了。」

「喂,你說那是什么鬼話!慢著,你給我慢著。你說的是真的沒錯,但還是給我等一下。」

因為克莉絲說要多少錢她都愿意付,哭著求我把內褲還給她,我只不過是告訴她自己的內褲值多少自己決定罷了。

然后我又多加了一句,如果我不滿意克莉絲提出的金額,她的內褲就注定在我家被奉為傳家之寶了。

最后,她哭著交出自己的錢包和我的錢包,所以我答應和她交換,就是這樣。但是照達克妮絲那樣說的話,總覺得聽起來有點語病。

聽了達克妮絲的說詞之后,阿克婭和惠惠有點嚇到,她們的視線也變得讓我有點不太自在,這時克莉絲終于揚起原本沮喪的臉孔說:

「就算在公共場所突然被脫掉內褲,我也不能一直這樣哭哭啼啼下去了!好,達克妮絲。不好意思,我決定去找個有賺頭的地城探索臨時小隊參加了!誰叫我的內褲被拿去當人質又身無分文了嘛!」

「喂,等一下啦。就連阿克婭和惠惠以外的女性冒險者們的眼神也變得冷冰冰的了,拜托真的別說了。」

周遭的女性冒險者好像都聽見了剛才的對話。

見我畏懼于她們的冰冷視線,克莉絲咯咯地笑了幾聲。

「這點程度的反擊還不算過分吧?那么,我去賺點錢就回來,你自己隨便找點樂子吧,達克妮絲!那,我去看看有什么任務啰!」

說著,克莉絲就跑到招募冒險同伴的公布欄那邊去了。

「那個,達克妮絲不去嗎?」

達克妮絲就這么順其自然地在我們這桌坐了下來,讓我心生疑惑這么問。

「……嗯。因為我的職業屬于前鋒嘛。打前鋒的職業到處都多到有剩。可是,盜賊雖然在探索地城時是不可或缺的職業,卻不太起眼,所以就職的人很少。需要克莉絲的小隊可是要多少有多少呢。」

原來如此,這么說來阿克婭也說過大祭司很稀有,所以大家都會搶著要,看來各個職業受到的待遇都各有不同呢。

沒多久,大概是找到臨時小隊了吧,克莉絲和幾名冒險者一起離開了公會。

臨走之前,克莉絲朝我們揮了揮手才出去。

「都已經快傍晚了,克莉絲她們現在還要去探索地城喔?」

「探索地城最好的狀況,是一大早就進去。所以,大家多半都像他們那樣在前一天出發到地城去,在地城前面露營到早上。地城前面甚至有針對那樣的冒險者在做生意的商人呢。所以呢?和真順利學會技能了嗎?」

聽惠惠這么說,我揚起得意的笑。

「哼哼,你就看著吧?接招,『Steal』!」

我如此大喊,朝惠惠伸出右手,接著手上便牢牢握住一塊黑布。

沒錯,是內褲。

「……現在是怎樣?等級提升、參數上升之后,你就從冒險者轉職為變態了嗎?那個……我覺得底下涼涼的,請把內褲還給我……」

「奇、奇怪?怎、怎么會這樣,不應該是這樣啊……這應該是隨機搶走一樣東西的技能才對!」

我連忙將內褲還給惠惠,在周遭的女生們變得越來越冰冷的視線注目之下,突然有人用力拍了一下桌子。

那是踢開了椅子,并站了起來的達克妮絲。

不知為何,她的眼睛閃著燦爛的光芒……

「果然,我的眼光果然沒錯!居然在眾目睽睽之下脫下如此年幼的少女的內褲,簡直就是鬼畜至極……!請你務必……!請你務必讓我加入這個小隊!」

「我不要。」

「嗯嗯……?唔……!」

聽我想也不想就這么回答,達克妮絲紅著臉,身子抖了一下。

怎么辦,雖然我也不太清楚,但這個女騎士肯定是很糟糕的那種類型。

這時,阿克婭和惠惠好像是對這樣的達克妮絲產生了興趣……

「吶,和真,這個人是誰?就是你昨天提過的,在我和惠惠去洗澡的時候,來找我們面試的人嗎?」

「等等,這位小姐可是十字騎士耶。應該沒有理由拒絕她吧?」

兩人就這樣看著達克妮絲各自胡言亂語起來了。

這下可慘了……難得我昨天都已經拒絕掉了。

我一點也不想讓她們兩個和達克妮絲見面啊……

……好吧,只好用這招了。

「……達克妮絲,其實別看我們這樣,我們可是很認真想要打倒魔王。」

姑且不論想回天界的阿克婭,當我知道了這個世界的嚴苛現實,發現就連對付蟾蜍也不簡單之后,事實上現在的我已經不太有這種念頭了。

一旁的惠惠一臉表現出從沒聽說過這件事的驚訝表情,不過先不管她了。

不、等等,這或許是個好機會。

「正好,惠惠也聽我說吧。無論如何,我和阿克婭都要打倒魔王。沒錯,我們是為了這個目的才成為冒險者。因此,我們的冒險將會變得更加嚴苛。尤其是達克妮絲,身為女騎士的你,要是被魔王抓到了,肯定是遭遇最不幸的那個。」

「是的,你說得一點也沒錯!從以前到現在,被魔王性騷擾就一直是女騎士的工作!光是這樣就值得去一趟了!」

「咦?……什么?」

「咦?……怎么了?我說了什么奇怪的話嗎?」

強烈表示認同的達克妮絲,害我忍不住驚叫出聲。

……總、總之這個等一下再處理好了。

「惠惠也聽好了。對手是魔王。我和阿克婭是打算找這個世界最強的對象干架喔,你實在沒有必要勉強自己留在這樣的隊伍里……」

話才說到一半。

惠惠一腳踢開了椅子,站了起來。

她掀起斗篷用力一甩,說:

「吾乃惠惠!乃是紅魔族首屈一指的魔法師,也是操縱著爆裂魔法的人!魔王居然撇開吾,自稱最強!吾就以最強魔法將那個家伙消滅殆盡吧!」

聚集了全公會的眼光,惠惠朗聲做出這種中二病宣言。

這家伙也沒救了。不要自信滿滿地擺出那種跩臉好嗎!

怎么辦,兩個沒救的家伙反而斗志更高昂了……

「……吶,和真、和真……」

正當我渾身無力、垂頭喪氣的時候,阿克婭拉了拉我的袖子。

「剛才聽和真那樣講,我有點退縮了耶。不知道還有沒有更輕松的辦法,可以討伐魔王喔?」

……你才是最該拿出干勁來的吧,應該說和這件事最息息相關的是你才對啊……

……就在這個時候。

『緊急任務!緊急任務!待在鎮上的所有冒險者,請立刻到冒險者公會集合!重復一次,緊急任務!緊急任務!待在鎮上的所有冒險者,請立刻到冒險者公會集合!』

大音量的廣播響徹整個城鎮。

應該是用魔法之類的方式擴大了音量吧。

「喂,緊急任務是什么?有怪物來襲擊城鎮嗎?」

我顯得有些不安,相對的,達克妮絲和惠惠的表情則是隱約有點開心。達克妮絲以帶著欣喜的聲音說了:

「……嗯,大概是要采收高麗菜吧。采收的時期也差不多要到了呢。」

…………

「啥?高麗菜?是有某種怪物名叫高麗菜嗎?」

我茫然地說出這番感想,惠惠和達克妮絲不知為何用一種看可憐蟲的眼神投向我。

「高麗菜,是一顆綠綠的、圓圓的東西。可以吃的東西。」

「吃起來口感清脆,是一種好吃的蔬菜。」

「這種事情我也知道!那不然是怎樣?這個公會的人煞有其事地說有什么緊急任務,只是要冒險者幫農家的忙嗎?」

不久之前還在做土木工程的我說這種話好像有點奇怪,但我可不是來這里務農的。

「啊啊……和真大概不知道吧?我告訴你,這個世界的高麗菜啊…………」

阿克婭一副很對不起我的樣子,正打算對我說些什么時,公會的職員打斷了她,并開始對在建筑物內的冒險者大聲說明。

「很抱歉突然把各位叫過來!我想應該有人已經知道了,就是高麗菜沒錯!高麗菜的采收期今年也到來了!今年的高麗菜長得很好,收獲一顆可以得到一萬艾莉絲!我們已經請鎮上的居民都回家避難了。那么,請各位盡可能多抓一些高麗菜,繳回這里來!請各位務必注意自身的安全,不要遭到高麗菜反擊而受傷!另外,由于人數眾多、金額龐大,報酬將在日后統一發給各位!」

…………這個職員,剛才說了什么?

這時,冒險者公會外面響起了歡呼聲。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于是跑出去并擠進人群中看了一下狀況,只見綠色的物體悠然自得地在鎮上到處飛行。

正當我呆立在這邊,茫然地看著這幅莫名其妙的光景時,阿克婭不知何時已經來到我身邊,鄭重其事地說:

「這個世界的高麗菜會飛。據說,一旦味道開始濃縮、進入采收的時期,它們因為不甘輕易被吃掉,就會奔馳過城鎮與草原,橫越大陸、遠渡重洋,最后在不為人知的秘境內地悄悄斷氣,不被任何東西吃掉。既然如此,我們就該盡可能多抓住幾顆高麗菜,趁美味的時候把它們吃下肚。」

「我可以回馬廄睡覺了嗎?」

在我茫然地低語時,勇敢的冒險者們已經振作起氣勢沖了出去。

他們想必也是一群受到拼命活在當下的高麗菜們所感化的熱血男子漢吧。

看著冒險者們拼了命追逐高麗菜,我誠心祈禱。

……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才必須在這里和高麗菜展開死斗啊。

……好想回日本去。

4

我坐在公會里,吃了一口這里提供的炒高麗菜。

「為何區區的炒高麗菜會這么好吃啊。我實在搞不懂,真的搞不懂。」

高麗菜獵捕任務平安結束之后,整個城鎮到處都端出了高麗菜作成的料理。

因為很好賺,到頭來我還是參加了獵捕高麗菜的任務,但總覺得有點后悔。

我來到異世界可不是為了和高麗菜戰斗啊。

「話說回來,你很行耶,達克妮絲!不愧是十字騎士!就連那些高麗菜試盡各種方式也攻破不了你的鐵壁防守。」

「不,我沒什么了不起,只是很堅硬而已。我手腳笨拙,動作又不快,所以揮劍也不太能夠砍到目標,唯一的長處只有當擋箭牌保護他人……說到攻擊,還是惠惠厲害。面對追著高麗菜來到鎮上的成群怪物,只靠一記爆裂魔法就炸光它們了。其他冒險者們臉上都寫滿了驚訝的表情呢。」

「呵呵,在吾的必殺爆裂魔法之前,任何人都無法抵擋其威力……但先別說我了,和真才是最活躍的一個吧。他很快就回收了耗盡魔力的我,背著我回來。」

「……嗯,在我被高麗菜和怪物包夾,遭到圍毆的時候,也是和真瀟灑地現身,捕獲了那些襲擊我的高麗菜。謝謝你救了我。」

「的確,憑潛伏技能消除氣息,靠感應敵人迅速掌握高麗菜的動向,更以竊盜從背后偷襲,那副模樣簡直就像一個出色的刺客。」

終于,阿克婭吃完了她的高麗菜,隨手將盤子放到桌上。

在這次的獵捕高麗菜任務當中唯一一個隨著興之所至追趕高麗菜,卻完全沒有表現的沒用女神,優雅地擦了擦嘴角說:

「和真……以我的名義,將賜予你【華麗的高麗菜小偷】這個稱號。」

「吵死了!你敢用這個稱號叫我,我就扇你耳光喔!啊啊……真是夠了,為什么事情會變成這樣啊!」

我抱著頭趴在桌子上。

大事不妙了。

「那么……我是達克妮絲,職業是十字騎士。原則上使用的武器是雙手劍,不過請別期待我的戰力,畢竟我的手腳相當笨拙,攻擊幾乎打不到。不過,要當人肉壁壘我倒是相當擅長,請多指教。」

沒錯,我們正式多了一個同伴。

阿克婭露出氣定神閑的笑容,看起來似乎很滿意。

「……哼哼,我們的小隊成員真是越來越豪華了呢。有我這個大祭司,還有大法師惠惠。然后,現在又多了一個專司防御的上級前鋒職業,十字騎士達克妮絲。四個人當中有三個是上級職業的小隊可不常見喔,和真!你知道自己有多么幸運嗎?要好好感謝我們喔。」

不過是一天只能用一次魔法的魔法師,加上攻擊打不到人的前鋒,還有一個笨到極點、運氣又差、到現在還沒派上用場的祭司就是了!

在進行高麗菜獵捕任務的過程中,達克妮絲和阿克婭、惠惠她們兩個臭氣相投了起來,所以她們說要讓達克妮絲加入小隊。

如果是正常人的話,我也沒有理由拒絕啊。

而且又是個美女。

但是這位達克妮絲的攻擊,可以說是完全打不到目標。

雖然是個相當標致的美女。

聽說,她把技能點數全用在學習防御系的技能上面了,所以一般的前鋒職業通常都會學習的技能,像是「雙手劍」之類、能夠讓自己更擅長使用武器的攻擊技能,她完全沒學過。

外表明明是個冰山美人,真是太可惜了。

而且這位十字騎士,不知為何特別喜歡往成群的怪物當中沖進去。

身為守護弱者的的十字騎士,想要保護別人的心情比一般人強上一倍,或許也是件好事沒錯啦…………

「嗯嗚……啊啊,剛才被高麗菜和成群的怪物圍起來蹂躪的感覺真是讓人受不了啊……這個小隊里正式的前鋒職業好像只有我一個,所以別客氣,盡管把我當成誘餌或是擋箭牌吧。必要的話,在你們認為有危險的時候,把我當成棄子給割舍掉也沒關系……嗯嗯!光、光是想像,就、就讓我興奮得發抖……!」

達克妮絲的臉頰微微泛紅,輕輕顫抖著。

……這個家伙,就是那個啦。

就是個超受虐狂。

看起來明明是個冰山美人,但是在我的眼中已經怎么看都只是個變態罷了。

「那么,和真。我大概……不,我想我肯定會拖累你,到時候請不要客氣,用力地責罵我吧。今后也請多多指教了。」

能夠使用各種恢復魔法的大祭司,和能夠使用最強魔法的大法師。

然后,再加上一個以銅墻鐵壁般的防御力為傲的十字騎士。

光是這樣聽起來似乎是非常完美的陣容,但怎么想都覺得我以后會相當辛苦。

5

我的冒險者等級變成六了。

這等于我在高麗菜獵捕任務當中升了兩等。

我只是抓住高麗菜而已,又不是打倒它們,為什么會升等啊?

而且話又說回來了,為什么高麗菜會有這么多經驗值呢?

可以吐嘈的地方有一大堆,可是真要認真去想的話頭應該會很痛,所以就略過吧。

在這個世界,在意太多事情的話就輸了。

一顆高麗菜的報酬是一萬艾莉絲。之所以為了區區的高麗菜付出這么高的報酬,好像是因為吃了新鮮的高麗菜可以得到經驗值。

也就是說,有錢的冒險者只要吃菜就可以變強了。

隨著等級的提升,技能點數也變多了。

至于為什么等級提升就會發生這種類似角色扮演游戲的現象之類,要是深究這種小事八成會睡不著,所以我決定不去在意。

不管幾次我都要說,在意這種事情就輸了。

現在的技能點數有兩點。

我找了在獵捕高麗菜任務當中認識的其他小隊的魔法師和劍士,請他們教我「單手劍」技能和「初級魔法」技能。

學習兩個技能各自花了一點。

單手劍技能,顧名思義就是使用單手劍可以更拿手。

這樣一來,我的劍術就有一般人等級了。

雖然點數又用完了,不過想學習劍術自然是不在話下,魔法更是我一直都想學的技能。

既然來到能夠使用魔法的世界,應該不會有人不想用魔法吧。

有了初級魔法技能之后,我好像就能夠使用火、水、土、風等各種屬性的,比較簡單的魔法了。

順道一提,初級屬性魔法當中完全不存在具備殺傷力的魔法,所以一般來說并不會學初級魔法,大部分的魔法師都是先存點數,然后直接學習中級魔法。

但要學習中級魔法得花上十點。

既然要花那么多點數的話,反正我的魔力也不是很高,或許還是放棄學習攻擊魔法比較好也說不定。

據說有些人天生就擁有技能點數,其中的差異端看才能的有無。

一開始就能夠選擇上級職業的優秀人才,一開始的技能點數就不只十幾二十點的情況似乎也不少。

姑且先不論阿克婭,惠惠和達克妮絲大概也是一開始的待遇就相當不錯的人吧。

反觀我這邊,等級一的時候一開始擁有的技能點數是零點。

……越想只會越沮喪,還是別想太多好了。

現在學會了技能,也變得越來越有冒險者風范。

這樣一來,剩下的就是弄點像樣的裝備了。

我現在偶爾會換穿在這個世界購買的衣服,但目前的裝備依然只有一開始就穿在身上的運動服和一把短劍。

即使是皮制的也好,我想要一件鎧甲。

因此。

「……所以,為什么連我都得陪你來買裝備啊。」

我帶著滿嘴牢騷的阿克婭來到武器防具店。

「不,你好歹也該準備一些裝備吧。我身上只有運動服,不過你也差不了多少吧?你的裝備就只有那件輕飄飄的羽衣而已不是嗎?」

阿克婭的打扮依然和跟我一起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一樣。

帶著像是配合阿克婭的水藍色頭發和水藍色眼睛的淡紫色,輕飄飄的薄透羽衣。她身上穿的裝備就只有這樣。

每天,在換成睡衣之后,她都用旅店的水桶裝清水洗滌她的羽衣,我也曾經在曬稻草的地方看過她把羽衣和準備給馬吃的稻草晾在一起。

阿克婭一臉傻眼地說了:

「你別傻了好嗎————我看你大概是忘了吧,我可是女神耶!這件羽衣當然也是神具啊。這能夠抵御各種狀態異常,具備強大的耐久力,還施加了各式各樣的魔法在上面,可是稀世珍寶喔!這個世界當中根本就不存在比這個更好的裝備好嗎!」

那還真想叫她不要把這種神具和馬要吃的草晾在一起。

「這倒是個好消息。等到我們的生活真的過不下去的時候,就拿你那個神具來變賣好了……喔,這個護胸好像不錯呢,雖然是皮制的。」

「……和、和真,你是開玩笑的對吧?這件羽衣算是我身為女神的證據耶!你、你不會真的賣掉吧?吶?我、我可是不會賣的喔!」

6

「……喔喔,差點認不出是你呢。」

「喔喔————和真看起來終于像個真正的冒險者了。」

來到幾乎已經變成固定聚會處的冒險者公會,達克妮絲和惠惠看著我的裝扮,表達自己的感想。

之前看起來不像冒險者的話,難不成只像個可疑分子嗎……真想問個清楚。

我現在身上穿著這個世界的服裝,外面套上皮制的護胸和金屬制的腕甲,還裝備著同樣是金屬制的護腿。

阿克婭之前對我抱怨過,說我穿著運動服走來走去很破壞這個世界的奇幻風格,所以我前幾天買了幾套衣服來穿。

聽人家說,為了使用魔法系的技能,空著一只手比較方便。

所以,雖然只是初級的,但既然都學會魔法了,我想就不拿盾牌,只帶一把單刃的劍,以類似魔法劍士的風格戰斗。

在和克莉絲的竊盜技能比賽當中贏到的錢少了一大半,不過剩下的錢還足夠過上一兩個星期。

話雖如此,既然都準備好裝備、學習到技能了,當然還是想要出個任務看看。

我對大家這么說,達克妮絲便點頭贊成。

「巨型蟾蜍進入繁殖期,開始在城鎮附近出沒了,不如就……」

「「不要再蟾蜍了!」」

達克妮絲說到一半,就被阿克婭和惠惠斷然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