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啊啊,沒用的女神大人

第一章 和這個自稱女神轉生到異世界!

第一卷 啊啊,沒用的女神大人 第一章 和這個自稱女神轉生到異世界!

第一章 和這個自稱女神轉生到異世界!

1

馬車駛過石板路,發出陣陣聲響。

「……是異世界……喂喂,真的是異世界啊。咦,真的嗎?接下來,我真的要在這個世界使用魔法、進行冒險了嗎?」

因為眼前展開的光景而亢奮得發抖,我一邊也如此自言自語了起來。

我看見的,是櫛比鱗次的紅磚屋所構成,類似中古歐洲的街景。

路上沒有汽車和機車,也沒有電線桿和電波塔。

「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東張西望地看著街道,觀察來往的人群。

「是獸耳!有人長著獸耳!還有精靈耳!那是精靈嗎?五官那么標致,應該是精靈沒錯吧!再會了繭居生活!你好啊異世界!如果是這個世界,我愿意乖乖出外工作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轉頭看向在一旁抱著頭放聲大叫的阿克婭。

「喂,你很吵耶。要是連我也被當成和你這個腦袋有問題的女人一伙的怎么辦?先別叫了,像這種時候應該給我一點東西才對吧?你看,我現在是穿成什么樣子。運動服耶?好不容易來到奇幻世界,身上卻是整套運動服。這時依照電玩的慣例,應該都會給我最低等級的初期裝備之類……」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女神一邊大叫,一邊哭著撲過來抓住我。

「嗚喔!你、你干嘛,別這樣!我知道了啦,初期裝備我會自己想辦法弄到手就是。應該說,是我不對啦!既然這么不愿意就算了,你回去好了。之后的事情我會自己想辦法解決。」

阿克婭淚眼汪汪地試圖掐住我的脖子,于是我甩開她的手,口中念著「噓、噓」,一臉厭煩地揮著手想趕她走。

結果,阿克婭顫抖著雙手說:

「你在說什么啊?就是因為回不去我才傷腦筋啊!怎么辦?吶,我該怎么辦!今后我該怎么辦才好?」

阿克婭哭著陷入慌亂,抱著頭來回踱步了起來。

及腰的長發被她甩得一團亂,該怎么說呢,明明安靜地待在那邊的時候是個超級美少女,現在怎么看都是個瘋婆子。不,老實說我已經看不下去了。

「喂,女神,你冷靜一點。這種時候該去的地方首推酒吧,一切都是從去酒吧收集情報開始的,這正是角色扮演游戲的固定模式。」

「啥……!明明是個繭居電玩宅,怎么會這么可靠?啊,和真,我的名字叫做阿克婭。你想叫我女神大人是無所謂,不過還是盡可能用名字叫我吧。要不然我們會被人民圍住,根本無法前去冒險、討伐魔王。盡管居住的世界不同,但原則上,我可是在這個世界受到崇敬的神祇之一呢。」

阿克婭這么說著,自信滿滿地快步跟在我身后。

好了,這種時候應該有為了對抗魔王所組成的冒險者組織,或是為了討伐怪物而組成的冒險者公會才對。

話說回來,仔細想想,阿克婭是女神,有問題問這個家伙就好啦。

「阿克婭,總之先告訴我冒險者公會的位置再說吧。往哪邊走才對?」

我這么問阿克婭,但阿克婭只是一臉傻愣。

「……?這種事情你問我,我也不知道啊。我知道這個世界的一般常識,但是城鎮的狀況我就不清楚了。應該說,這里不過是大量存在的異世界當中的一顆行星,還只是其中的一個小城鎮耶!我怎么可能全都知道啊?」

這家伙真是沒用。

沒辦法,我只好詢問一位路過的阿姨。

之所以不問男性是因為怕問到不良分子就麻煩了,而向年輕女性搭話對我膽小的心靈來說難度又太高。

「不好意思————可以請教一下嗎?我在找類似冒險者公會的地方……」

「公會?哎呀,居然不知道這個城鎮的公會在哪里,難不成你是外地來的人嗎?」

照這位阿姨的說法看來,這里果然有公會存在,我頓時放心了。

「對啊,我是來自遠方的旅行者,才剛剛抵達這個城鎮呢。」

「哎呀哎呀……既然會到這個城鎮來,我看你是個想成為冒險者的人吧。歡迎來到新手冒險者的城鎮,阿克塞爾。順著這條大馬路一直走然后右轉,就可以看見公會的招牌了。」

「直走之后右轉是吧。我知道了,非常感謝你!……喂,走啰。」

新手冒險者的城鎮啊。

原來如此。作為將死者送到異世界來的時候的起點,這里確實是個理想的地方。

我向阿姨道過謝,照她說的路線前進,這時阿克婭亦步亦趨地跟了過來,帶著有點尊敬的眼神感嘆地說:

「吶,看你剛才臨時編出那種藉口,為什么可以把事情處理得那么漂亮啊?感覺你明明是個很能干的男生,為什么會變成一個沒有女朋友也沒有朋友的繭居宅男?為什么會當個每天關在家里的繭居尼特啊?」

「沒有女朋友也沒有朋友并不是什么壞事。人的價值無法以朋友的多寡和情人的有無來衡量。還有,不準叫我繭居尼特,臭婊子。不準把繭居族和尼特加在一起,而且我才十六歲,以社會常識而言還不到被稱為尼特的年紀……是那里吧。」

被我叫成臭婊子的阿克婭跑來掐住我的脖子,但我沒理她,便走進了冒險者公會。

————冒險者公會————

電玩當中必定會出現的,為冒險者仲介工作、支援冒險者的組織。

也就是異世界的就業服務站。

眼前是個相當大的建筑物,從里面飄出了食物的香味。

里面一定會有一些粗野的家伙吧。

看見新面孔,會突然跑來找碴也說不定。

就在我做好這樣的心理準備走了進去之后……

「啊,歡迎光臨————需要介紹工作的話就請到里面的柜臺,如果是需要用餐的話請到空位就座吧————!」

一位一頭紅色短發的女服務生親切地迎接了我們。

略嫌陰暗的室內,似乎同時兼營酒吧。

到處可見一群又一群身穿鎧甲的人聚在一起,但似乎沒有看起來不懷好意的人。

不過,看來新面孔還是很少見吧,大家的注意力都聚集在我們身上。

……這時,我察覺到他們注目著這邊的原因。

「吶、吶,他們看這邊也看得太夸張了吧。一定是因為那個啦,因為我身上散發出神的光輝,讓他們發現我是女神了吧。」

原因是這個說著蠢話的女神的外貌。

只要靜靜待著就是美少女的這個家伙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總之我先忽略那些視線,執行一開始的目的。

「……聽好了阿克婭,只要進行登錄,就會為新手冒險者實施各種教學,讓他們能夠生活下去,冒險者公會就是這樣的一個組織。這里應該可以借貸冒險準備金、介紹新進人員也能夠賴以為生的簡單工作、推薦我們好的旅店才對。游戲剛開始的時候多半都是這樣。照理來說,準備能夠在這個世界生活的最低限度物品,原本應該是你的工作……不過算了。今天的進度就設定在登錄公會、取得湊齊裝備的資金,以及找到過夜的地方吧。」

「我才不管那種事呢。我的工作,是將死者送到這個世界。不過,我知道了。雖然我對電玩不熟,但這種世界的常識、默契就是這樣啰。我也登錄成為冒險者就可以了對吧?」

「就是這樣。好,我們走吧。」

我帶著阿克婭,朝著柜臺直線前進。

柜臺人員有四位。

其中兩位是女性職員。

我走向兩位女性職員當中比較美的那一位的柜位排隊。

「……吶,其他三個柜位明明沒有人,為什么要故意跑到這里來啊?去別的柜位就不用等了說……啊,因為柜臺小姐最漂亮?真是的,虧我才剛覺得你有點可靠、讓我有點佩服,結果就來這一套啊?」

跟在我身后的阿克婭什么都不懂,于是我小聲告訴她:

「和公會的柜臺人員打好關系是基本原則。然后,看到漂亮的柜臺小姐就知道有很多待立的旗標。也就是說,今后會有許多令人訝異的隱藏發展在等著我們。比如說,那位柜臺小姐原本是很厲害的冒險者之類。」

「……這么說來,我好像也在漫畫之類的作品當中看過類似的內容呢。對不起,我會乖乖排這里的。」

因為我們舍棄其他空著的柜位,刻意跑來這里排隊,其他柜位的人都在偷瞄我們,但現在還是假裝不知道吧。

總算輪到我們了。

「您好,今天有什么事情呢?」

柜臺小姐是個看起來很溫和的美女。

帶點波浪卷的頭發和巨乳營造出成熟女性的韻味。

「呃,我想成為冒險者,只是我才剛從鄉下來到這里,什么都不懂……」

只要說是鄉下來的,或是從遙遠的外國來的,柜臺人員就會自顧自地告訴我很多事。

「這樣啊。那么,登錄需要支付登錄手續費,可以嗎?」

沒錯,這就是教學的基本。

接下來只要依照柜臺人員的指示去做……

…………登錄手續費?

「……喂,阿克婭,你身上有錢嗎?」

「在那種狀況下突然被帶到這里來,我怎么可能有帶錢啊?」

……怎么會這樣,這種時候,不是應該借我們第一筆花費,或讓我們先賒賬才對嗎?

我暫時離開柜臺,和阿克婭討論作戰計劃。

「……喂,這下怎么辦?一開始就遭逢挫折了。在電玩當中,一般來說應該可以得到最低限度的裝備,就連生活費也能夠順利弄到才對。」

「瞧你突然就變得不可靠了。不過這也沒辦法,畢竟你是個繭居族嘛。好吧,接下來輪到我表現了,你等著看吧。我讓你見識一下女神的真本事。」

應該叫做神官服吧。總之有個穿著那種不太俐落、松松垮垮的衣服的祭司,坐在那里。

阿克婭自信滿滿地接近那個男人……

「這位祭司啊,說出汝的宗派吧!我是阿克婭。沒錯,就是阿克西斯教團所祭拜的神體,阿克婭女神!若汝是我的信徒……!……能不能請汝幫個忙,借我一點錢。」

然后以這種不知道是上對下還是下對上的態度,向他討錢。

「…………我是艾莉絲教徒。」

「啊,這樣啊,真不好意思……」

雖然我搞不太懂,不過好像是不同宗派。

正當阿克婭落寞地拖著步伐準備走回來時,那個祭司叫住了她。

「啊……這位小姐,你是阿克西斯教徒吧。雖然好像是床邊故事的情節,但阿克婭女神和艾莉絲女神好像是同門師姊妹的關系,這也算是一種緣份。我剛才就一直在觀察你們,你們付不出手續費對吧?這點小錢,你拿去好了,就當作是艾莉絲女神的庇佑。不過,即使你的信仰再怎么虔誠,還是不該冒用女神的名號喔。」

「啊……好的,抱歉……非常謝謝你……」

接過了錢,阿克婭帶著一對死魚眼回來了。

「哈哈哈……他根本不相信我是女神耶……順便告訴你,艾莉絲女神算是我的師妹……我被女神師妹的信徒同情,還收了人家的錢……」

「反、反正目的順利達到就好啦。你想想,要是人家相信你是女神的話,到時候也是一種困擾嘛!」

見阿克婭回來的時候一臉像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東西般的表情,我隨口鼓勵了她一下。

「呃……我們拿登錄費來了。」

「這……這樣啊……登錄費是每位一千艾莉絲……」

阿克婭從祭司那里要來的錢有三千艾莉絲。

據阿克婭說,一艾莉絲相當于一圓,所以她要到的錢相當于三千圓。

柜臺小姐非但完全沒有介入我們引發的騷動,甚至也不太愿意和我還有阿克婭對上眼。

看來,我在起點就折斷了自己和這位小姐之間的旗標啊。

「好了。既然兩位說想當冒險者,應該有某種程度的了解才對,不過我還是重新說明一次……首先,所謂的冒險者,就是負責討伐棲息在城鎮之外的怪物……也就是討伐那些危害人民之物的人。話雖如此,其實基本上和萬事通沒什么兩樣……靠這些工作維生的人們的總稱,就是冒險者了。然后,冒險者當中,還分成各種職業。」

來了來了,對啦就是這個。

說到冒險者就要有這個。無論職業、工作、職類,不管怎么稱呼,總之就是要選擇一個在這世界的戰斗型態。

比起戰士那些不起眼的職業,還是選擇像是魔法師這種搶眼的比較好吧。

柜臺小姐分別朝我和阿克婭面前遞出一張卡片。

那約莫駕照大小,看起來就像是身分證之類的東西。

「請看這里,是不是有個項目叫作等級?誠如兩位所知,這個世界上的各種事物,體內都藏有靈魂。無論是什么樣的存在,只要食用或是殺害了生物,也就是終止了某種生命活動的話,就可以吸收該存在的靈魂之記憶的一部分。那就是通稱為『經驗值』的東西。這些經驗值,一般來說并非肉眼能夠看見的東西。不過……」

柜臺小姐指著卡片的一處表示:

「只要持有這張卡片,冒險者所吸收的經驗值就會顯示在上面。同時,相應而生的等級也會跟著顯示出來。這是冒險者的強弱標準,討伐了多少對象也會記錄在這里。隨著經驗值的累積,各種生物都會在某天突然急遽成長。這就是所謂的跨越了等級提升的高墻……簡而言之,只要提升了等級,就可以得到各種好處,像是獲得能夠學習新技能的點數等等,因此,請務必努力提升等級喔。」

聽她這么說,我回想起阿克婭說過的事情。

她說過「你喜歡電玩對吧?」這句話。

原來如此。聽她說明到這邊,完全和電玩一樣。

「首先,就先請兩位在這份文件上填寫身高、體重、年齡、身體特征等項目。」

我在柜臺小姐遞給我的文件填上自己的特征。

身高一百六十五公分,體重五十五公斤。十六歲,發色和眼珠都是褐色……

「好,這樣就可以了。那么,請兩位碰一下這張卡片。如此一來就可以得知兩位各項能力的參數,之后再請兩位根據數值選擇想要的職業。累積經驗之后可以依照所選擇的職業學習不同的專用技能,在選擇職業時這也是依據之一。」

喔喔,這么快就來啦。

這時我就會發揮出驚人的潛能,讓整個公會為之騷動對吧。

我帶著緊張的心情,抱持著些許期待,碰了卡片。

「……好了,謝謝。您是佐藤和真先生對吧。我看看……肌力、生命力、魔力,以及靈活度、敏捷性……每一項都很普通,除了智力略高之外……咦?幸運非常高呢。不過,對冒險者來說,幸運是不太需要的數值就是了……這下可傷腦筋了,依照這樣的參數,您能夠選擇的職業只有最基本的『冒險者』而已喔!既然幸運的數值這么高,我建議您可以放棄當冒險者,當個商人之類的還比較實在……您決定怎么做呢?」

喂,我的冒險者人生劈頭就被否決了耶,現在是怎樣。

阿克婭也在一旁把嘴角吊得很高地笑著,看了就想扁她。

我這么弱對你也沒好處吧。

「那、那個,我還是,當冒險者好了……」

柜臺小姐表現出一臉擔心的表情。

「沒、沒關系,等級練上去之后,參數提升了就可以轉職!而且,冒險者這個職業,正如冒險者這個總稱所示,可以說是整合了所有的職業……沒錯,雖然說是初期職業,但這并不表示就比較差喔!畢竟,冒險者能夠學習、使用所有職業的技能!」

「相對的,學習技能時需要大量的點數,又沒有職業加成,所以就算使用同樣的技能,還是比不上正規的職業。算是所謂樣樣通、樣樣松呢。」

柜臺小姐才補上了幾句好話,隔了兩秒就被阿克婭潑了冷水。

真的很想找個地方丟掉這個家伙。

看來,我就任的職業是基本職業,或者該說是初期職業。

總之,就是最弱的職業啦。

盡管如此,這下我也是個出現在電玩世界當中的冒險者了。

正當我感慨萬千地接過寫著我的名字,以及職業「冒險者」的卡片時……

「啥?啥————!這種數值是怎么回事?除了智力低于平均值,以及幸運在最低水平以外,剩下的所有參數都大幅超越平均值耶!尤其是魔力更是高到離譜,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柜臺小姐看了阿克婭碰過的卡片,放聲驚叫。

設施內頓時一陣喧騰。

……奇怪,照理來說這應該是要發生在我身上的狀況吧?

「啊、是、是喔?是怎樣是怎樣,這表示我很厲害嗎?哎呀————到了我這個程度,會那么厲害也很正常啦。」

再怎么沒用好歹也是個女神的意思是吧。

不過,得意到害羞起來的阿克婭看起來真令人不爽。

「這、這已經不只是厲害了喔!需要高智力值的魔法師職業雖然不行……但除此之外的職業你全部都可以選喔!以最強的防御力為傲的圣騎士『十字騎士』、以最強的攻擊力為傲的劍士『劍術大師』、祭司的上級職業『大祭司』等等……一開始就可以選擇大部分的上級職業……!」

對于柜臺小姐的問題,阿克婭煩惱了一下說:

「這個嘛,沒有『女神』這個職業是有點可惜……不過以我而言應該是大祭司吧。」

「大祭司是嗎!大祭司能夠使用各種恢復魔法以及支援魔法,即使上前沖鋒陷陣也沒問題,是個超強的萬能職業!那么,就登錄為大祭司……好了。歡迎來到冒險者公會,阿克婭大人,我們公會的全體工作人員都很期待您今后的表現!」

柜臺小姐笑容可掬地這么說。

……奇怪,這是怎樣。

所以說這種狀況應該是要發生在我身上才對吧……

算了,無論如何————

就這樣,我在異世界的冒險者生活開始了。

2

「好————大家辛苦了————!今天就到此為止吧!來,這是今天的日薪。」

「謝謝。工頭也辛苦了————!」

「辛苦了————!」

在工頭宣告工作結束的聲音之下,我和阿克婭接過薪水,鞠躬問候。

「那各位,我們先走了————!」

「先走了————!」

「喔————辛苦啦!明天也拜托你們了。」

我向前輩們打招呼,阿克婭也跟著照做。

聽著前輩們的聲音,我和阿克婭離開了工地。

啊啊,今天也工作了一整天呢。

就連我都快要不敢相信自己之前還是個繭居族。

我和阿克婭握著當天的薪水,前往鎮上的大眾浴場。

大眾浴場和日本的澡堂幾乎沒什么兩樣。

以一般的平均薪資來換算的話,這里的入浴費比日本還貴,但工作結束之后就是要泡澡,即使貴了些還是戒不掉。

「啊————……又活過來了————…………」

我將肩膀以下都浸泡在熱水浴池里,悠閑地紓解工作的疲勞。

畢竟這里是個看起來像中古世紀的地方,我原本以為在異世界泡澡應該是一種奢侈,但看來這只是我單方面的成見而已。

太感恩了、太感恩了……!

離開浴池走了出去,我看見阿克婭在浴場的入口等我。

洗澡洗得比女生還久好像有點那個,不過日本人就是生性愛泡澡嘛。

「今天要吃什么?我想吃煙熏蜥蜴漢堡排。還有冰到透心涼的深紅尼祿依德!」

「我也想吃肉。那么,我們去找旅店的大叔點兩客煙熏蜥蜴漢堡排定食吧。」

「贊成!」

我和阿克婭兩個人嗑光定食,吃飽喝足之后,因為沒什么事可做,便來到馬廄。

挑了沒沾到馬糞的稻草鋪成床之后,立刻就躺平了。

阿克婭也很理所當然地睡在我身邊。

「那,晚安啰————」

「好,晚安。呼……今天也是辛勤工作的一天啊……」

于是,我帶著舒暢許多的疲憊感,一步步進入夢鄉…………

「不對,給我等一下。」

我猛然地坐了起來。

「怎么了?睡前忘記去上廁所了嗎?外面那么黑,要不要我陪你去?」

「誰要啊。等等,不是這樣。我只是突然想到,我們怎么會理所當然地過著一般勞動者的生活啊。」

沒錯。

最近這兩個禮拜以來,我和阿克婭一直在做城鎮外墻的拓寬工程。

也就是當土木工程的工人。

這和我在這個世界想追求的冒險者工作差得遠了。

不,應該說為什么阿克婭也絲毫沒有抱持著任何疑問地適應了這種生活啊。

你好歹也是個女神吧。

「那還用說嗎,不工作就沒飯吃啦?你不喜歡做工喔?真是的,繭居尼特就是這樣挑三揀四的。原則上,是還有商店街的銷售員工作可以做喔!」

「不是啊!不是這樣啦,該怎么說,我所追求的是那種對抗怪物、緊張刺激的戰斗!諸如此類的生活!再說,這個世界哪里遭到魔王侵略、陷入危機啦?根本就和平到不行嘛,連魔王的魔字都沒看到啊、喂!」

越講越亢奮,我們的聲音不禁大了起來,惹得周遭罵聲四起。

「喂,吵死人了!給我安靜睡覺!」

「啊,抱歉!」

剛起步的冒險者很窮。

正常來說,根本不可能每天在旅店訂房睡覺。

一般而言,都是和其他冒險者合資一起睡通鋪。

要不然就是像現在的我們一樣,借宿在旅店的馬廄,睡在稻草上。

嗯,這和我想像中的異世界生活、和我所期待的冒險者生活完全不一樣。

每天住旅店,以日本來說就像是每天睡飯店一樣。

對于收入不穩定的冒險者而言終究是不可能的。

……沒錯,我們的收入并不穩定。

這里根本沒有任何像是在電玩當中會出現的那種簡單采集藥草、在城鎮附近討伐怪物之類的「任務」。

不是隨便殺些怪物就會有錢冒出來。

住在城鎮附近的森林里面的怪物,老早就全都被驅除殆盡了。

沒了怪物之后森林也變得安全了,所以幾乎沒有人會特地出錢請人去出什么采集任務。

那當然了。

畢竟就連小孩子都可以隨便跑出去城鎮之外了。

雖然有守門的警衛,但與其一直維持滴水不漏的高度戒備,既然森林本身又不算太大,那干脆將里面會危害人類的怪物全部驅除掉就好了。

說起來這確實是理所當然的做法,但我實在不太想知道如此現實的事情。

進去森林花個半天采集只比一般人強上一點的冒險者也能夠輕易辨認出來的藥草,光是這樣就可以支付當天的住宿和三餐的費用。

現實中怎么可能會有這么好賺的工作。

仔細想想,日本在地球上已經算是富裕的國家了,但也沒看過哪個領日薪的勞動者可以每天住飯店的。

最低工資?勞動基準法?那是什么,可以吃嗎?

這里就是那樣的異世界。

「這、這種事情對我說也沒用啊。這里是距離魔王城最遠的城鎮耶!像這種位居邊陲又只有新手冒險者的城鎮,誰會大老遠跑來襲擊這里啊……換句話說,和真想從事一些比較有冒險者風格的冒險是吧?你連一點像樣的裝備都還沒湊到喔!」

阿克婭切中重點的意見讓我無從反駁。

沒錯,我和阿克婭就連最低限度的必需道具和裝備都沒有。我們一心只想著要先弄到那些東西,所以才會找了安全的土木工程勤奮地打工。

「一直做土木工程也差不多快膩了……我來異世界的目的可不是為了當勞動者啊。我來到這個沒有電腦也沒有電玩的世界,是為了冒險。你們之所以把我送到這里來,不就是為了討伐魔王嗎?」

聽我這么說,阿克婭先是一臉「你在說什么?」的表情,沉思了一陣子之后才說:

「喔喔!這么說來確實有這么回事!對喔,一心沉浸在勞動的喜悅之中害我都忘記了,和真不打倒魔王的話,我就回不去啦。」

聽了她這像是在裝傻似的回答,我回想起柜臺小姐說過,這個家伙的智力數值比一般人還低。看來果真如此。

「好啦,討伐是吧,我們就去討伐吧!放心,有我在三兩下就可以解決啦!盡管期待我的表現吧!」

「總、總覺得非常不安……不過也對,你可是女神呢。我都靠你啰!好,那么,我們就拿存到的錢湊一下最基本的武器防具,明天就開始練等去!」

「包在我身上!」

「叫你們不要吵聽不懂啊!想挨揍是不是!」

「「非常抱歉!」」

在向其他冒險者道歉的同時,我帶著一顆雀躍的心就寢。

3

在萬里無云的晴朗藍天底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阿克婭,救我啊————!」

「噗哧哧!糟糕,超好笑的!和真你啊,滿臉通紅還掛著眼淚,而且超拼命的啊!」

好,等一下把這個家伙埋了再回去。

如此下定決心的同時,我一面被巨大的蛙型怪物————巨型蟾蜍追著跑,一面求救。

這里是城鎮外面的寬廣平原。

我們在那之后立刻到公會接了任務,便來到這里……

至于最基本所需的武器,我選擇了短劍。

而阿克婭不知道在耍什么笨,居然說女神拼命地揮舞武器的畫面很不美觀,所以現在身上沒有任何裝備,悠哉地看著蟾蜍追趕我。

可不要以為它們只是蟾蜍就小看它們。

它們巨大的身體比牛還大,一進入繁殖期就會想要為了產卵而補充體力,因此出現在食糧較多的人類聚落,一口吞掉農家飼養的山羊。

既然山羊都可以一口吞了,我和阿克婭就更不用說。

事實上,每年到了這種蟾蜍的繁殖期,聚落的小孩和農家的人也經常失蹤。

縱使外觀看起來就只是個巨大的蟾蜍。

然而,它們卻是危險的怪物,城鎮附近那些遭到驅除的弱小怪物和它們根本沒得比。

順道一提,它們的肉質雖然偏硬,但味道淡薄而清爽,是一種相當受到喜愛的食材。

而那厚實的脂肪,能夠抵擋打擊類的攻擊。

它們討厭金屬,所以只要裝備夠齊全就不會遭到捕食,對于一般的冒險者而言算是可以輕松對付的對象。

因此,技術優秀的冒險者都很喜歡狩獵它們。然而……

「阿克婭————!阿克婭————!你不要一直顧著笑快來救我啊————————————————!」

「那么,首先你在叫我的時候加上小姐的敬稱。」

「阿克婭大小姐————!」

等一下再把那個家伙埋到地底,并只露出一顆頭,讓她知道被蟾蜍盯上有多恐怖。

我幾乎就要哭出來,并一邊想要回過頭看看在自己身后一蹦一跳地追著的蟾蜍。

但這才發現,蟾蜍已經跑向和逃竄的我不同的方向了。

在它的視線前方…………

「真拿你沒辦法耶————!好吧,我就救你一命好了繭居尼特!不過相對的,你從明天開始要崇拜本女神!回到鎮上之后就要加入阿克西斯教,一天對我祈禱三次!吃飯的時候,我向你要任何配菜都不得抵抗,必須乖乖讓給我!然后、嗚咕?」

原本扠腰挺胸不知道在說什么的阿克婭消失了。

我轉頭看去,發現原本在追我的蟾蜍停止了動作。

那只蟾蜍的嘴角垂著一條白色的東西。

而那個白色的東西……

「阿克婭————!你、你這個家伙怎么可以被吃掉了————————————!」

被蟾蜍吃掉的阿克婭,一條腿從蟾蜍的嘴角掉了出來,不住抽動著。

于是我拔出了短劍,沖向那只蟾蜍!

「抽噎……嗚、嗚咽————————————————————啊嗚……!」

在我身前的是抱著膝蓋蹲坐在地面上,渾身還沾滿了濕濕黏黏的蟾蜍黏液,不停啜泣著的阿克婭。

躺在她身邊的,是被我敲碎腦袋的蟾蜍。

「嗚嗚……抽噎……謝、謝謝你……和真、謝、謝謝你……!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我剛才從蟾蜍嘴里把阿克婭拖出來之后,她就哭個沒完。

看來即使是女神,也承受不了遭到捕食的打擊。

「你、你還好嗎阿克婭,振作點……那個,今天我們先回去了吧。我們接的任務,是三天驅除五只蟾蜍,不過這不是我們對付得了的對手。等我們準備了更齊全的裝備再說吧。你看我,武器只有一把短劍,還穿著一身運動服、連防具也沒有。至少等我們穿得比較像冒險者一點再來吧。」

老實說,我一個超級外行人之所以能解決掉這只蟾蜍,最主要也是因為蟾蜍在捕食了阿克婭之后,為了吞咽它的獵物而停止了動作。

如果是一只活蹦亂跳的蟾蜍攻向我,我可沒有勇氣正面迎戰。

但是,阿克婭拖著沾滿黏液、變得濕濕亮亮的身體站了起來。

「嗚嗚……我堂堂一個女神,被區區的蟾蜍害得這么凄慘,怎么可能乖乖撤退……!我已經被玷污了。要是信徒看見現在這個污穢的我,信仰心肯定跌到谷底!要是再被人家知道我面對蟾蜍還逃了回去,怎么對得起我美艷動人的阿克婭女神之名!」

別擔心啦。你平常搬運比大叔們多出好幾倍的建材、搬得汗流浹背還那么開心,最大的樂趣是泡完澡吃晚餐,在馬廄里的稻草堆上睡在我身邊都可以睡得舒服到流口水。看過你那副德性的話,現在這種滿身黏液的模樣根本不算什么。

但是,我還來不及阻止,阿克婭已經沖向在較遠處的另外一只蟾蜍了。

「啊!喂,等一下啦,阿克婭!」

阿克婭不聽我的制止,拉近了自己和蟾蜍之間的距離,順著沖出去的勁道,舉起帶著白光的拳頭打向蟾蜍的腹部。

「讓你見識一下神的力量!竟敢擋在我面前,竟敢與神為敵!我要讓你在地獄為此一面后悔一面懺悔!神光拳!」

我記得,公會的職員告訴過我們,打擊類的攻擊對巨形蟾蜍沒什么用耶。

拳頭打在蟾蜍柔軟的腹部上便陷了進去,至于挨了揍的蟾蜍,看起來一點事情也沒有……

和蟾蜍四目對望的阿克婭輕聲說了:

「……仔、仔細一看,蟾蜍其實也挺可愛的呢。」

…………于是,我打倒了第二只試圖吞咽捕食到的獵物而靜止不動的巨型蟾蜍,帶著沾滿黏液哭成一塌糊涂的女神,結束了今天的討伐。  

4

「我知道了。只有我們兩個人打不過。還是招募同伴吧!」

我們回到鎮上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沖到大眾浴場去洗掉一身臟污,然后在冒險者公會吃著酥炸蟾蜍腿肉,同時開會討論作戰計劃。

這個冒險者公會,除了是冒險者們的集合地點和聚會場所之外,同時也設置了大型酒吧,能夠收購冒險者們討伐來的怪物,而好吃的怪物料理也就成了一大賣點。

今天因為得到兩只蟾蜍的肉,我們把蟾蜍肉賣給公會,換到不少零用錢。

那么巨大的蟾蜍,我們兩個人實在搬不動。

不過,只要委托公會的人,他們就會提供搬送服務,運走我們打倒的怪物。

一只蟾蜍的收購價格,扣掉搬送服務的費用,有五千艾莉絲。

說穿了,其實賺到的錢和土木工程的打工費差不了多少。

不過,稍微有點硬的酥炸蟾蜍倒是意外的好吃,讓我嚇了一跳。

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對于要吃蜥蜴、蟾蜍之類的東西還有些抗拒,但是做好的定食端到眼前,嘗過味道之后,才發現意外美味的東西還不少。

但眼前的這個女神對于任何食物都毫不猶豫地大吃特吃就是了。

「可是……就算要找同伴,你覺得會有人想和才剛起步、就連個像樣一點的裝備都沒有的我們組隊嗎?」

吃了滿嘴蟾蜍腿肉的阿克婭,拿著手里的叉子左右搖了搖。

「有恩好也愛,想拗宏萬只西藥高物一下……」

「先吞下去啦。吞下去再說話。」

她把嘴里的食物吞下去之后,說:

「有本小姐在,想找同伴只需要招募一下,馬上就會有人來了啦。畢竟,我可是大祭司,是最上級職業耶!能夠使用各種恢復魔法、輔助魔法,治療中毒和麻痹等狀態,就連復活也難不倒我,肯定是每個小隊都非常想要的人才啊。盡管被和真害得墮入凡間,現在的力量和原本的狀態相去甚遠,但再怎么說我也是女神……咳嗯!再怎么說我可是阿克婭大小姐耶!只要稍微招募一下就會有一堆表示『拜托帶我一起出任務』的家伙冒出來啦!聽懂了的話,就再給我一塊酥炸蟾蜍!」

說完,那個自稱女神的家伙,便從我的盤子里搶走一塊酥炸蟾蜍,而我只能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