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啊啊,沒用的女神大人

序章

第一卷 啊啊,沒用的女神大人 序章

序章

「佐藤和真先生,歡迎來到死后的世界。不久之前,您已經不幸喪生了。雖然短暫,您的人生已經結束了。」

在一個全白的房間里,突然有人對我這么說。

突如其來的事態讓我不明所以。

房間里擺了一套小型的辦公桌和椅子,而宣告我的人生已經結束的那個人就坐在那張椅子上。

如果所謂的女神確實存在的話,一定就是指我眼前的對象吧。

她的美貌完全不同于在電視上看到的偶像歌手的那種可愛,有種超越人類的美。

澄澈的水藍色長發,給人一種輕靈柔和的印象。

年紀大概和我差不多吧。

不會太過豐滿、也不會過于不足的完美身體上,罩著一件呈現淡紫色、俗稱羽衣的寬松衣物。

那位美少女眨了眨和發色一樣澄澈的水藍色眼睛,盯著搞不清楚狀況、僵在原地的我一直看。

……我回想起不久之前的記憶。



……平常不去上學,一直窩在家里的我,今天難得外出。

為了買今天開賣的某人氣網路游戲的初回限定版,我難得起了個大早去排隊。

社會上似乎稱呼我這種人為繭居族、網游廢人什么的。

順利買到游戲,再來就是回家狂玩了。原本我心情大好地這么想著,準備回家,然而就在這個時候。

有個女生一邊低頭玩著手機,走在我前面。

從制服看來,應該是和我念同一間學校的學生吧。

看見燈號變綠之后,那個女生沒有好好確認左右,就直接走上斑馬線穿越馬路。

她身旁有個巨大的黑影直逼而去。

那一定是高速沖過去的大型卡車吧。

在動腦思考之前,我已經先撞開了那個女生。

然后…………

……我帶著平靜到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的心情,輕聲問了眼前的美少女。

「……我可以問一件事嗎?」

對于我的問題,美少女點了點頭。

「請說。」

「……那個女生……我撞開的那個女生,她還活著嗎?」

這是最重要的一件事。

那是我的人生當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好好表現的機會。

要是我都拼上了自己的性命,結果卻來不及救到她的話,就太讓人不甘心了。

「還活著啊!不過傷勢頗為嚴重,腳都骨折了。」

太好了……

所以我并沒有白死。我最后總算做了一點好事啊……

見我松了一口氣,美少女歪著頭說:

「不過,如果你沒撞開她的話,她倒是可以毫發無傷就是了。」

「…………啥?」

她剛才說了什么?

「那輛牽引機原本就會在撞到那個女生之前停下來。這也是理所當然的,畢竟只是牽引機嘛,速度又沒多快。也就是說,你只顧著自己逞英雄而做出多余的舉動……噗哧哧!」

是怎樣,明明是第一次見面,這個女生是怎樣。

怎么辦,雖然很失禮,但我好想揍她啊。

……不對,慢著。我剛才好像聽見什么比這個更重要的事情。

「……你剛才說什么?牽引機?不是卡車嗎?」

「沒錯,是牽引機喔。如果是大型卡車沖向那個女生的話,再怎么說她也會察覺到,當然也會逃開吧。」

…………啥?

「咦?那現在是怎樣?我的死因是被牽引機耕過去嗎?」

「不,是休克致死。你誤以為自己被卡車輾過,因為過度驚嚇而休克。我做這份工作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但死得這么離奇的,你還是第一個喔!」

…………

「你因為差點被牽引機撞到的恐懼,在失禁的同時失去了意識之后,被送到附近的醫院去。在醫生和護士說著『這個家伙是怎樣,有夠沒用的啦————(笑)』的笑鬧聲當中,你就再也沒有清醒,然后就心臟麻痹而……」

「住口————!我不想聽我不想聽!我不想聽這么窩囊的事情!」

那個女孩走到搗住耳朵的我身邊,露出不懷好意的賊笑,故意湊到我的耳邊說:

「你的家人現在趕到醫院了,只是就連他們也在傷心難過之前,先因為你的死因而忍不住噴笑……」

「閉嘴啦閉嘴啦!吶,這不是真的吧?哪有這么窩囊的死法啊,太夸張了吧!」

俯視著抱頭蹲坐在地上的我,那個女孩掩著嘴,咯咯笑了幾聲。

「……那么,我的壓力紓解在此先告一段落。初次見面,佐藤和真先生。我的名字是阿克婭。是在日本指引年輕死者的女神……現在,因為無謂的理由而死的你在引人發噱之余,有兩個選擇。」

……這個家伙!

算了,發火只是拖延話題的進展,先忍耐一下好了。

「一個是重新投胎轉世為人,展開新的人生。另外一個選擇,就是待在一個類似天堂的地方,過著像老人家一樣的生活。」

那是什么懶得粉飾太平的選項啊。

「呃,那個……類似天堂的地方是怎樣?更重要的是,像老人家的生活又是什么意思?」

「所謂的天堂,并沒有你們人類所想像中的那么美好。死后不需要吃東西,既然已經死了,自然也生產不出任何東西。想制作東西也沒有材料和任何必需品。如果讓你失望了我很抱歉,但天堂里什么也沒有。既沒有電視,也沒有漫畫和電玩,里面只有已死的先人們。當然,因為已經死了,也沒辦法做色色的事情,說起來根本連身體也沒有,想怎樣也無計可施。進了天堂之后能做的,只有和先人們一起曬著太陽、言不及義地閑聊,直到永遠。」

那是怎樣,沒有電玩也沒有娛樂,與其說是天堂不如說是地獄吧。

不過,要變成小嬰兒,再次開始新的人生啊……

不,也只有這個可以選了。

見我一臉失望,女神笑容滿面地說:

「嗯、嗯,你也不想去天堂那種無聊的地方對吧?話雖如此,事到如今要你拋開所有的記憶,再從小嬰兒開始重新活過的話,因為記憶都消失了,就等于是你的存在也會跟著消失。所以呢!我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

不知怎地,我只覺得可疑到了極點。

阿克婭帶著笑容,對充滿警戒心的我說:

「你……喜歡電玩對吧?」

阿克婭自信滿滿地說明她所謂的好消息。

簡單扼要地說,大概是這么回事。

在一個有別于這里的世界,也就是異世界,有個魔王。

然后,在魔王軍的攻打之下,那個世界陷入了危機。

在那個世界里有魔法,也有怪物。

真要說的話,就是有個像知名游戲勇〇斗惡龍和最〇幻想那樣的奇幻世界。

「在那個世界死掉的人們呢,也就是被魔王軍殺掉的嘛,所以他們都很害怕,說不想再像那樣死去了。所以那些死掉的人,幾乎都拒絕在那個世界投胎轉世。說得明白一點,再這樣下去,那個世界就不會再有小寶寶誕生,將就此滅亡。所以,既然如此,把其他世界的死者送到那里去不就得了?事情就是這樣。」

這算什么移民政策。

「然后,既然要送人過去,就干脆找年紀輕輕便喪命、還充滿依戀的人,讓他們保有原本的肉體和記憶直接送過去。而且,要是送過去就立刻死掉的話也沒有意義,所以我們還會給死者一項權利,讓你們能夠帶一樣自己喜歡的東西到那個世界去。可以是強大的特殊能力,也可以是超凡的才能,更有人選擇神器級的武器……如何?雖然是在異世界,但你可以再活一次。對于異世界的人而言,又可以多一個立即成為戰力的人。怎樣?是個好消息吧?」

原來如此,聽起來確實還不賴。

正確來說,這讓我興奮了起來。

我知道自己很喜歡電玩,但沒想到,我竟可以到一個宛如自己最喜歡的電玩的世界去。

但,在那之前。

「那個,我想問個問題,那個世界的語言呢?我有辦法說異世界語嗎?」

「這方面不成問題。在我們眾神的親切支援之下,前往異世界之際將對你的腦部直接作用,讓你瞬間學會語言。當然連文字也認得喔!但是有個副作用,運氣不好的話可能會被洗得腦袋空空就是了……所以,你再來要做的就只有選擇超強的能力或是裝備而已。」

「等等,我剛聽見很重要的事情。你是不是說運氣不好的話會被洗得腦袋空空?」

「我沒說。」

「明明就說了。」

先前的緊張感已不復在,對方明明是女神,我的態度卻已經像是在對待平輩似的了。

……不過,這的確是很吸引人的提議。

可能會被洗得腦袋空空是很讓人害怕,但不是我在自夸,對于自己的運氣之好,我從小就很有自信。

這時,阿克婭在我眼前拿出一本看似型錄的東西。

「選吧。我可以授予你一樣,唯一的一樣,不會輸給任何人的力量。比方說,可以是強大的特殊能力。又比方說,可以是傳說級的武器。來,無論是什么東西都可以。你有權利帶唯一一樣東西到異世界去。」

聽阿克婭說完,我接過那本型錄,開始翻閱。

……上面寫著「怪力」、「超魔力」、「圣劍阿隆戴特」、「魔劍村雨」……以及其他各式各樣的名稱。

原來如此,要從這里面選擇想帶去的能力或裝備是吧。

真傷腦筋,有這么多會讓我猶豫不決啊。

應該說,根據玩家直覺判斷,我覺得這些全都是犯規級的能力和裝備。

好煩惱啊好煩惱啊……既然要去有魔法的異世界,我實在很想用魔法。

如此一來,現在還是應該選擇以使用魔法為前提的能力……

「吶————快點啦————反正選什么都一樣嘛。我對又是繭居族又是電玩宅的家伙一點也不抱期待,能不能隨便選一選趕快啟程啊。選什么都可以啦,趕快選————趕快選————」

「我、我才不是宅男……!而且我是出去外面才死掉的,所以也不是繭居族……!」

我以顫抖的聲音輕聲回嘴,但阿克婭只是把玩著自己的發梢的分岔,對我毫無興趣似地說了:

「是不是都無所謂啦,趕快選就對了————后面還有很多死者在等著我指引他們耶!」

一邊說著,阿克婭就坐到椅子上,看也不看我,便開始嚼起零食來了……

……這個家伙,明明是第一次見面卻毫不客氣地嘲笑別人的死因,不過是長得可愛了點就一直那么囂張。

阿克婭那種嫌麻煩又敷衍了事的態度,就連我也開始火大了。

要我趕快決定是吧。

那我就做出決定啰。

要選可以帶去異世界的「東西」對吧?

「…………那,就你吧。」

我指著阿克婭說。

阿克婭看著我,愣了一下,依然嚼著零食。

「嗯。那么,請勿離開這個魔法陣的中央…………」

說到這里,阿克婭的動作突然停住了。

「……你剛才說什么?」

就在這個時候。

「我知道了。那么,阿克婭大人今后的工作就由我來接手。」

隨著一陣閃耀的白光,一個長著羽翼的女子從空無一物的地方突然現身。

……一言以蔽之,就是個看似天使的女子。

「……咦?」

茫然驚叫的阿克婭腳邊,還有我的腳下,都冒出閃著藍光的魔法陣。

喔喔,這是什么?

真的要就這樣到異世界去了?

「等等、咦、這是怎樣?咦、咦、這不是真的吧?不不不不,等一下,那個、太奇怪了!帶女神去是犯規吧!無效吧?這應該無效才對吧!等一下!等一下啦!」

阿克婭淚眼汪汪地張皇失措,慌亂得一塌糊涂。

面對這樣的阿克婭。

「一路順風,阿克婭大人。剩下的事情請交給我吧。等到順利打倒魔王的那一刻,我們將派遣使者去迎接您回來。在那一刻來臨之前,您的工作就交接給我負責了。」

「等一下!等一下啦!身為女神,我擁有治愈的力量,但是沒有戰斗的力量啊!要我討伐魔王根本不可能!」

突然出現的那個天使不顧哭著扒住她的阿克婭,對我露出輕柔的笑。

「佐藤和真先生。您接下來即將前往異世界,成為討伐魔王的儲備勇者之一。在你打倒魔王的那一刻,將可以得到來自眾神的贈禮。」

「……贈禮?」

我重復了她的話尾反問。

那個天使對我柔和地微笑。

「沒錯,是一份和拯救世界相稱的贈禮……你可以實現一個愿望,無論是任何愿望都可以。」

「喔喔!」

也就是說,如果對那個所謂的異世界感到厭煩的話,我也可以許愿回日本去啰。

比方說,厭倦了異世界的生活,就回到日本、變成大富翁,然后在美少女環繞之下過著整天打電動的人生!這種頹廢的愿望也可以吧!

「等一下啦!那種帥氣的宣告應該是我的工作才對!」

被突然現身的天使搶走了工作,阿克婭哭著扒住了她。

光是能夠看見這樣的阿克婭,我就已經很滿足了。

就這樣,我指著阿克婭說:

「必須跟著自己一直瞧不起的男人一起走,你感覺如何啊?喂,你已經被指定為我要帶去的『東西』了,既然是女神,就好好發揮你的神力,盡可能讓我輕松冒險!」

「不要啊————!居然得和這種男人一起去異世界,我不要啦————!」

「勇者啊!愿你能在眾多儲備勇者當中脫穎而出,成為打倒魔王的那一位……好了,啟程吧!」

「哇啊啊啊啊啊啊————!那是我的臺詞————!」

隨著天使莊嚴的宣告。

一陣明亮的光芒,籠罩住我和哭喊的阿克婭……!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