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12 阿拉丁與魔法神燈

第一卷 12 阿拉丁與魔法神燈

等我回過神來,已經是在沙漠之中了。

毒辣的太陽閃閃發亮,無情的刺痛著大地。

「這又是怎么一回事啊!這里怎么會這么熱?」

滿身是汗的亮太大叫著。而五月與伽羅瓦則倒臥在一旁。

奇怪,不知不覺中,大家都換上阿拉伯風的長袍。就像是童話中的人物。

現在又是怎樣的狀況啊?我爬過去把倒在地上的另外兩個人叫醒。地上滾燙的沙子萬一把手腳燙傷了,就不太好了。

#插圖

「這里是哪里?」

伽羅瓦偶爾也會問笨問題呢!

「看也知道吧?這里怎么看也不會是高原湖泊,或是北極冰山吧?這里是沙漠。」

「我們當然知道。伽羅瓦是問——為什么我們會到這里來呢?」

五月又哭喪著臉。

「這種事,我怎么會知道呢?」

我猜想,該不會是我手上的墜子聚集的光線,反射到書中「阿拉丁神燈」畫著沙漠圖片的那頁吧?萬一這樣就糟了,我趕緊扯開話題。

「五月,阿拉伯風的衣服和你好速配喔——真可愛(心)!」

「真的嗎?亞卡莉你穿起來也很適合啊!」

「現在不是高興的時候吧!我們還沒找到恢復世界的方法,就又被帶來這里,到底該如何解決啊?」

亮太又生氣了。

「說不定亞卡莉之前說對了。鏡子的力量,好像把我們帶進童話世界里了。」

伽羅瓦一說,大家就一臉恨意的看著我。

「事到如今,責怪亞卡莉也沒用。現在最重要的,是我們該怎么離開。」

伽羅瓦真是個冷靜的人。

我抓起一把地上的沙子,真燙。手上感覺到的真實溫度,根本不可能是幻覺。

我的心情超興奮的。如果這里是童話世界,接著就要展開熱血大冒險啰?我們會遇到什么呢?神燈?還是阿里巴巴與四十大盜?如果有大盜出現的話,像我這么美麗的公主,肯定是有危險的啦!

不過,在這里待久了,漸漸覺得熱得受不了。

這也難怪,太陽這么大,連個遮蔭的地方都沒有,腦袋都快燒壞了。

「真可惡!我們怎么會跑到沙漠來呢?真是莫名其妙!」

亮太一拳打進沙子里。

「哇!好痛!這是什么鬼東西啊?」

往下一挖,出現了一個壺嘴長長的,不知道是茶壺還是開水壺的東西。是個又舊又臟的金屬制品。

「哇哇哇!這是神燈吧!」

這么一說,這的確不是茶壺、也不是開水壺,長得像是《阿拉丁神燈》中登場的神燈。

「這里,難道真的是阿拉伯沙漠嗎?」

「沒錯,一定是這樣的啦!這是神燈,摩擦它就會有燈神出現。來吧!燈神,快現身!」

亮太摩擦著神燈。

「哈哈,怎么可能?別傻了。」

不料,果真從細長的壺口,出現一縷白煙。這陣白煙越來越大,最后從里面跑出了一個燈神!他上半身赤裸,肌肉強壯,長得很像K-1格斗賽的選手。

「阿拉丁大人,請問有何吩咐?請盡量要求,不要客氣,我都會達成你的愿望。」

「哇!我們真的進入童話世界啦!」

亮太發出怪叫,嚇得跌倒在地。五月跟伽羅瓦也退后兩、三步,只有我想都沒想,往前靠近。

「你是誰啊?」

「我是剛才傳喚我的阿拉丁主人的忠實仆人。」

燈神十分溫柔的伸手,拉起跌倒在地的亮太。

「請問您安然無恙嗎?阿拉丁主人?」

突然間,亮太竟然變成阿拉丁,不過他滿臉害怕的看著燈神。

「喂,你如果是燈神的話,應該什么都辦得到吧?那你先拿點冷飲過來!」

巨大的燈神,瞪了我一眼。

「很抱歉,我只聽從主人大人的命令。」

「主人大人?你說亮太?」

「是的!不管是誰,只要他摩擦了神燈,我就只聽從他的命令。」

「那如果是我摩擦的呢?」

我從地上撿起神燈,也擦了擦。

燈神用他的大手一把將神燈搶過去。

「我已經跑出來了,你就算現在摩擦神燈,也是白忙。」

燈神將神燈還給亮太。

「主人大人,請好好保管這個神燈。從以前就有使用妖術的壞人,覬覦這個神燈。萬一被壞魔法師拿走,我就只能聽從他的命令了。」

「如果是壞人的要求,你不聽命不就得了?」

「這不是我可以決定的。只要是摩擦神燈的人,我都必須聽他的話,這就是身為燈神的宿命啊!」

「真是沒用的燈神。」

燈神根本不理會我,對著亮太鞠躬。

「那么,你先給我們冰涼的飲料,和可以遮蔭的地方吧!」

燈神又向亮太鞠了一次躬,大大的敞開雙手,手中出現閃電般的藍白色光芒。不一會兒,竟然在沙漠中出現了遮陽傘,傘棚下有張白色桌子,桌上還擺了四個椰子。

「呀呼!」

我朝桌子飛奔而去。椰子殼中間插了一根吸管,還有紅花裝飾!我用吸管喝了一口椰子汁,透心涼的很呢!

「哇!真是又冰又好暍。」

「這能喝嗎……?」

只有我一個人喝了飲料,他們三個只敢在旁邊看。

看我喝得很愉快,大家這才放心,終于也把椰子拿在手上。

「嗯,真的很好喝呢!」

「讓人感覺又活了過來。」

我們坐在遮陽傘下,就像是在高級飯店的游泳池畔,不過放眼望去,除了一望無際的沙漠,什么都沒有。如果一直待在這里的話,那就不太妙了。

「亮太,反正機會難得,你要不要叫他變個游泳池給我們?」

「游泳池,聽起來不賴耶!」

亮太表示同意。

「你們正經一點。」

伽羅瓦急忙制止。

「對啊,這種地方出現個游泳池,也成不了什么事啊!」

「反正天氣這么熱,我們先暫時游個泳,然后教他變出像山一樣高的金子給我們,最后再變出魔法棒,我們拿魔法棒施咒回家,不就解決了?」

亮太非常贊同我。

「這主意不賴。燈神,就照這么辦。」

亮太一說完,燈神面有難色。

「遵命,主人大人。游泳池、金山、魔法棒,我都變得出來,但是將你們送回原來的世界,就不是我的力量辦得到的了。」

「咦?不行嗎?」

我們四個人異口同聲問著。

「是的,很遺憾,我的力量只能在這個世界里發揮。」

燈神似乎感到很抱歉的低下頭。

「如果是這樣,那把我們的家和學校全變來這里不就好了?連街道都一模一樣的話,不就結了?」

聽到我的話,燈神又搖搖頭。

「很抱歉,我沒辦法變出人類。如果是城鎮,要多少就有多少。」

我想像著半個人影也沒有的空蕩街道,突然背脊一陣寒意。那可不成。

「我還以為這是個好點子。」

「像你這種的,根本就是小聰明!」

亮太噘著嘴抱怨。真是的!剛才他明明還贊成我的想法!

「難道說,我們要永遠留在這里嗎?」

五月看起來很擔心,臉上籠罩著烏云。

現場一陣沉重的氣氛。

突然傳來吸哩呼嚕的聲音,原來是我的果汁喝完了。拜托,這又不是嚴重到連果汁都能忘記喝的大事。我最討厭沉重的氣氛了,我們要樂觀進取、正面思考,一定會有解決的方法啦!

「快叫他變出巧克力圣代啦!」

我對亮太說話的時候,從遠方的地平線,出現了一個小黑點。

「那是什么?」

「喔!那是摩洛哥的妖術師。因為這次是我暌違一萬年之久的現身,他們應該是察覺到了,請千萬別讓他們搶走神燈。」

燈神話一說完,又變成一縷輕煙,從壺嘴回到神燈里。

遠處的黑點,漸漸地越來越靠近。

原來是飛毯。

飛毯上的人穿著長袍,還裹著頭布,和我們身上的阿拉伯風衣服不太相同。我想那應該是摩洛哥的傳統服飾。那個人身邊還有一個小孩子。

「那家伙就是妖術師啊?」

亮太擺出空手道的戰斗姿勢。

「哼!居然敢說我們是妖術師!」

「呵、呵、呵!果然一點長進都沒有,真是什么都不懂的小鬼呢!」

這把沙啞的聲音似曾相識。在摩洛哥風的頭巾下,露出一張熟悉的臉,那不正是伊莎貝拉與魯西法嗎?他們兩個人從飛毯上走了下來。

「你、你們來這里做什么?」

「我說你真是少根筋。這里是我們魔法師的地盤呢!」

魯西法不懷好意的笑著說。

「不過,你還真有本事進來這個世界,我可要好好稱贊你一下。」

伊莎貝拉笑得一臉開心。雖然她這種充滿自信的樣子,看了真教人生氣,不過這也沒辦法,在魔法的世界里,誰教她是老前輩呢?

「可以進入這個世界的人,可說是寥寥無幾。你真是一個欲望很深的人啊!你到底有多少壞心眼的欲望呢?」

魯西法說話的樣子,看起來很老成。

「我哪有什么壞心眼的欲望?我只是想把媽媽和奇怪的世界恢復原狀而已啊!」

太了不起了!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偉大。對啊,我才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拯救世界和媽媽而戰。我可是站在正義的一方呢!

伊莎貝拉冷冷看著我,搖搖頭。

「我真是驚訝,你們這些三腳貓角色,簡直讓人無法置信!我太訝異了,你竟然是為了要消除自己施展的魔法,才會進到魔法世界來?你們人類啊,真是麻煩的東西!我教你魔法時就告訴過你:如果不是真心誠意,魔法是不會靈驗的。所謂的真心,絕對不會因為一點小事就改變心意。像你這種一下子想這樣、一下子又想那樣,動不動就三心兩意的小丫頭,真讓你學會魔法,那還得了!是你自己真心誠意希望『媽媽變成洋娃娃』的吧?你施展的咒語,已經沒辦法救了啦!」

伊莎貝拉的表情變得很猙獰,我被她的氣魄鎮住了。

「我說你啊,真是個愚蠢的人,我看你去拜托伊索,把你變成寓言人物好了!像你這樣不經大腦就亂用魔法,到底是想怎樣啊?所謂的魔法,是需要深思熟慮,才可以施展的。對了,你啊,大概不懂什么叫『深思熟慮』吧?呵、呵、呵!」

我真是不甘心!太太太太不甘心了!被他們取笑,我卻一點反擊的能力也沒有。而且就因為他們講很正確,讓我更是不甘心。

「你們聽好!從現在開始,我真心誠意的要把你們施展的魔法一一解開!」

「事到如今,已經太遲了。解開魔法需要的能力,是施展時的好幾倍,你有這個能耐嗎?」

我咬著嘴唇,緩緩看著伊莎貝拉的眼睛。

「我已經下定決心,沒有半點虛假和猶豫,我要把媽媽和世界恢復原狀!」

一陣風吹過,卷起了塵沙。

放眼望去,除了一望無際的沙漠外,空無一物,就像我現在的心境一樣孤立無援,但是我知道,我非戰不可。

「好一個魔法姑娘。好了,我沒時間跟你們閑扯淡,快快把神燈交出來!」

因為伊莎貝拉伸出手來,所以亮太就摩擦起神燈,大聲喊叫:

「燈神,你快快現身!」

燈神從神燈壺口,輕輕的飄出來。對了,燈神只為召喚者效力。

「主人大人,請問有何吩咐呢?」

「沒錯,我有事吩咐你。你替我把他們兩個給解決掉吧!」

「您指的是,把他們兩個KO掉也沒關系嗎?」

「那真是再好也不過了!」

亮太話一說完,燈神瞬間變身成巨大拳擊手,就在準備給正想逃跑的伊莎貝拉與魯西法迎頭一記痛擊之際,伽羅瓦大叫:

「住手!亮太,叫他快住手!」

伽羅瓦的聲音太有魄力了,所以亮太聽到之后,立刻大聲制止:

「等一下!還是住手好了!」

巨大的拳頭,瞬間停止在伊莎貝拉鼻子前面三公厘處。

「這真是太精準了,簡直就在職業水準之上啊!」

亮太佩服的說道。拳擊手又變回燈神的模樣。

「謝謝您的贊美。只是很遺憾的,剛剛您說:『還是住手好了。』所以我們正負相抵等于零,我與您的主從關系,就到此為止,后會有期。」

說完,燈神又化作一陣煙,回到壺口,消失無蹤了。

「為何要住手?打倒他們不是很好嗎?」

「就算擊倒他們,事情也無法解決啊!」

伽羅瓦說。

「亞卡莉,如果世界無法恢復原狀,你的媽媽也變不回來了。」

被五月一提醒,我才恍然驚覺。我真糟糕,每次都這么莽撞,真是不改不行。

「那我們現在該怎么辦才好呢?」

伽羅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走向伊莎貝拉。

「伊莎貝拉,你愿意與我們一決勝負嗎?」

「你這小子想跟本大人我一決勝負?也不照照鏡子!」

「或許我是不自量力,但是我們很想回到原本的世界里。」

「那你們憑自己的能力處理啊!」

「很遺憾,我們沒有這樣的能力。亞卡莉的魔法,根本還未成氣候。」

「我看你很清楚自己的處境嘛!真是一個聰明的少爺啊!」

「不過,伊莎貝拉,你很想要這個神燈吧?你想讓燈神成為你的助力,對吧?」

伊莎貝拉嘴角微微的顫抖了一下。

「說得也是啦,施展魔法可是十分耗費心力呢!如果多個手下,我當然是比較輕松省力。」

「如果是這樣,要是我們輸了,到死為止都當你的手下,任憑使喚,就算當奴隸也無所謂。」

伊莎貝拉眼睛一亮。

「此話當真?那我可要寫契約書喔!」

霎那間,伊莎貝拉手中多了厚重的本子。本子上寫著密密麻麻的字,只要在上面簽了字,到死都得做伊莎貝拉的奴隸不可。

「拜托,這是哪一招啊?我才不想當她的奴隸,開什么玩笑啊!」

「但是相對的,如果我們獲勝,你就得把世界恢復原狀,而你們也得回到娃娃屋中,你覺得如何?」

「隨便啊,反正我們也不可能會輸。你想比什么?」

「當然是魔法。」

伽羅瓦這句話,讓全場倒吸一口氣。伽羅瓦怎么會出這種主意呢?

「你可真是好大的口氣啊!竟想用魔法和本伊莎貝拉大人一分高下?」

「沒錯。不過這跟平時你們用慣的魔法不同。我們今天要比的,是叫作『努力』的魔法。」

「什么意思?」

「一般的魔法,我們絕對無法贏過你,但是人類在危急的時候,會爆發出不可思議的力量,我們今天要比的就是這個。」

「那要怎么比?」

「我們就在沙漠中比百米賽跑吧!」

不只是我、五月和亮太傻眼,連伊莎貝拉和魯西法也滿臉疑惑。

「我們這邊派出亮太,你們就請魯西法上陣吧!但是,不可以使用魔法棒,也不可以乘坐飛毯,或是耍其他手段。就是單純的在沙漠中奔跑,誰先拿到這個神燈,誰就獲勝。你覺得如何?」

亮太是賽跑高手,在學校可以說是打遍天下無敵手,我們贏定了。

「好,包在我身上!魯西法,你該不會嚇得不敢跟我比劃吧?」

魯西法看著伊莎貝拉,伊莎貝拉沉默了一會兒,終于點頭同意。

「好!這可是攸關拯救世界的勝負大對決,兩位大展身手吧!」

伽羅瓦整頓了一下沙地,放下神燈。

「那么,你們先乘著飛毯飛到另一頭去,一看到我揮手,就起跑吧!」

「光是這樣太無趣了。」

伊莎貝拉奪走神燈,摩擦了一下。

「你干什么?」

「這可不是耍詐喔,我是在炒熱氣氛。」

「燈神聽命,你對空鳴放一枚大炮,完事后退下即可。」

伊莎貝拉命令燈神。

「遵命。」

一晃眼,燈神又變成大炮,看到亮太和魯西法在一百公尺的起跑處就定位后,伊莎貝拉就踹大炮一腳。

轟隆轟隆!

大炮發出巨響,兩個人開始起跑。

因為地處沙漠,雙腳無法像平時一般盡情奔跑。我們只能在這里干焦急,一點忙也幫不上。這可是攸關全世界存亡的比賽呢!我心跳加速,十分緊張。

「亮太!加油啊、加油!」

我拼命的吶喊著。

「萬一輸了,我可不管!」

伊莎貝拉也用沙啞的聲音替魯西法打氣。

汗流浹背的兩個人,終于越來越接近終點,暫時由亮太領先。

「亮太加油!維持這個速度就贏定了!」

「加油!加油!你一定可以做到的。」

五月也奮力的叫喊打氣著。

只剩下離終點不到十公尺,突然在亮太的前方,吹起一陣強烈的怪風。

「哇!什么東西啊!」

亮太遮住眼睛,跌倒了。

「你太卑鄙了,竟然使用魔法召喚怪風!」

我們怒視伊莎貝拉,她一臉事不關己的樣子。

「唉呀呀,這可真是悲慘啊。沙漠之中有沙塵飛起,是家常便飯嘛!」

這樣一來,魯西法就趕上了。亮太立即站起來繼續往前跑,兩個人幾乎并肩而行。

「我才不會輸!」

魯西法一個滑壘,一手抓住放在終點的神燈。

「啊!可惡!」

亮太同時也向前滑去,兩人看起來幾乎是不分軒輊,同時拿到神燈。

「燈神速速現身!」

亮太與魯西法同時大聲叫道,兩人的雙手都抓住神燈不放。

「是的,我的主人,請問有何吩咐?」

現身的燈神說著。

「燈神我問你,哪一個人才是你的主人呢?」

「還需要問嗎?我才是主人!你快點變成一條大蛇,將他們四個人團團包圍住!」

魯西法下達命令。

「遵命,小的馬上辦!」

燈神立即變成一條巨蟒,露出可怕的紅色眼睛與尖銳的毒牙,向我們襲擊而來。

「我才是你的主人!快點變成籠子,把他們兩個關起來。」

亮太話一說完,巨蟒立即變成鐵籠,大嘴一關一合,將兩人吞進籠里。

「你這不是造反嗎?變成大蟒蛇!」

「別搞錯了!變成籠子!」

亮太一喊,燈神又馬上變成籠子。

因為兩人同時碰到神燈,所以兩個人的命令,燈神都得聽,形成一場激烈大戰。就這樣反復變來變去,五次、十次、二十次……,一會是蟒蛇,一會又是籠子的。

轟轟轟隆隆隆!

一聲巨響后,燈神恢復原形,滿臉憤怒:

「請兩位適可而止,即便我只是個燈神,忍耐也是有限度的。我已經到達極限了。在燈神法則中有一條規定,面對主人的任性要求,我是有權力說不的。很抱歉,我必須拒絕兩位的無理取鬧。請兩位好自為之,自行解決。后會有期!」

話一說完,他又化作了一陣煙。

不過,這一次燈神化成的煙,并沒有回到神燈當中,而是越變越大,變成了巨大的龍卷風。

「哇!快逃!」

這句警告聲說出時,已經太遲了,剛才由燈神所變出的遮陽傘、桌椅,都被龍卷風卷起,龍卷風越來越強,把我們四個人、伊莎貝拉、魯西法都給卷到了天上。

我們隨著風飛上了天,越卷越高。

強烈的風讓我們連呼吸都有困難,意識越來越模糊,身體軟弱無力。

我好像是被丟入烘干機的衣服喔……。

這是我所想到的最后一件事,然后,我就失去意識了。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