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11 混亂的世界

第一卷 11 混亂的世界

一天的課上完了,因為整天都在上魔法課,所以我心情很好。不過伽羅瓦、亮太和五月,就不是那么開心了。

在同一個學校,和一樣的老師、同學學習魔法,讓我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好像從我出生以來,世界就是這個樣子。

「那就待會見啰!」

到了平時道別的路口,我們說好先各自回家,晚點再到我家集合。因為我們打算把娃娃屋徹底調查清楚。

不過坦白說,我的情緒很復雜。

那是因為,世界必須恢復原狀不可,媽媽也必須變回原來的樣子。

但是,坦白說,我也非常渴望能在夢想已久的魔法世界中待久一點,不過這個心愿,我是絕對不能說出口的。

我邊走邊想著。

現在在家的,是長得和媽媽一樣的冒牌貨。會說話、會走路、會做飯……,但是她只是一個等身大的人偶,不是我的媽媽。

真正的媽媽變得像洋娃娃一樣小,現在正在我的房間里……

邊走邊想這些事情,不一會兒,我到家了。

我從大門穿過庭院,從玻璃窗外向店內張望。

店里有兩個客人,媽媽正在向他們介紹盤子。

猛一看,簡直就是媽媽本人。

是真是假,根本分辨不出來。

我從后面的玄關進入家里,稍微打開通往店里的那扇門。

「我到家了。」

話一說完,媽媽就轉身看著我。

「你到家啦,有點心可以吃喔!」

「好,我知道了。」

我乖乖應聲之后,上了二樓。

我的心臟撲通撲通的跳著,因為憑我的直覺——。

——她果然不是媽媽。

我小聲的自言自語。

也不是說哪里特別奇怪,還是哪里不同,整體威覺就是不對。我沒辦法精確的解釋,反正就好像吸進不同的空氣一般,有說不出的怪。

我只要想到這些事情,心里就很郁悶,肚子也餓了。不管我有多難過,肚子該餓的時候,還是會餓。我想這就是我的優點吧!即便心里不舒服,至少健康這件事,還是可以確保的。

我打開廚房的冰箱。

冰箱里有泡芙,這也是媽媽的拿手甜點,不過現在是冒牌媽媽做的吧?不知道會不會有毒?應該不可能啦!可以吃吧?肚子一餓,連警戒心都沒了。

我拿了一個泡芙送進嘴里。

哎呀!太美味了!這一定不會有問題啦!沒想到冒牌貨做的甜點,還挺厲害的。我吃了兩個泡芙,又喝了點檸檬茶,打開電視。

一看到電視熒幕,我從椅子上跌到地上。

伊莎貝拉竟然出現在電視里!夠教人驚訝了吧?她穿著黑色魔女服、戴著三角形的帽子,變身成為料理節目的老師。

「聽仔細了,魔法料理的基本,就是要遵照食譜上所寫的份量。過多過少,魔法都會失靈。常有人問說:我明明照著食譜做,為什么還會失敗呢?這都是因為你沒有確實遵守食譜上的配方,不確實遵守,可會造成嚴重的后果喔!像『變成美人的魔法』,只要焦黑蜥蜴粉末的份量有誤,就會變成『朝天鼻加下垂眼角的魔法』。大家要特別注意。知道了嗎?」

看著電視上的伊莎貝拉認真教學,我覺得還滿滑稽的。

我又切換電視頻道,不管轉到哪一臺,都可以看到伊莎貝拉。轉到談話節目,伊莎貝拉好像是擔任什么特別來賓,一臉神氣的坐著講評,我心想:她連這種角色也要演喔?結果轉到別的頻道,在重播的偵探劇場中,她又化身成偵探的角色。就連在卡通里,她也變成女王,指揮著軍隊。不管轉到哪一臺,她都是主角,真是夠了!

實在是太無聊了,所以我決定還是做功課好了。

吉野老師今天出的作業,是魔數的計算問題,還有咒語的抄寫。

這么有趣的作業,如果是以前,我一定早就樂翻了。不過現在學校教魔法,回家作業也是魔法,總覺得很不習慣,有點怪怪的。

我以手托腮,望著窗外。

天空很藍,飄著幾朵白云。

街道的景色也一如往昔。

盡管一切看似平靜,課本上卻全是魔法的知識,伊莎貝拉也瘋狂出現在每個電視頻道。一轉眼的工夫,強大的魔法力量,已經支配著整個世界。

叮咚!

玄關的電鈴響起。

「來了!」

我走下樓梯,是五月、伽羅瓦和亮太。

「你看電視了嗎?」

「看了啊!」

我挺起胸膛回答。我這可不是在虛張聲勢喔。

「那你還可以這么平靜喔?電視里面全都是伊莎貝拉耶!」

「偶爾魯西法也會出現啦。」

「那還不是一樣!」

亮太一臉訝然,不,應該說他十分生氣。

「你干嘛說話這種口氣?」

我也有點不高興了。

「你還敢講,都是你的錯,整個世界才變得亂七八糟!」

亮太氣得眼睛往上吊。

「你干嘛怪我!」

「都是因為你把那些怪娃娃從封印中解放出來,世界才會變得一團亂,不是嗎?這一點,應該不需要爭辯吧?」

我雙手交盤在胸前,陷入沉思。

「其實最高興的,就是你!這世界充滿著魔法,不就剛好趁了你的心意?」

亮太狠狠瞪著我,被他說中了。

「哪、哪有啊……。」

「好了,我們在這邊爭論這些,也起不了作用。還是先調查一下娃娃屋吧!」

我又被伽羅瓦的冷靜給救了一命。

「可是,現在我媽媽在店里耶。」

「咦!伯母恢復原狀了嗎?」

伽羅瓦吃驚的問道。

「才不是呢。你看,媽媽娃娃還在這里。是另外有個冒牌貨媽媽出現了。」

「我們剛才來的時候,店里面沒有半個人耶。」

「真的嗎?她去哪里了……?」

我們走出玄關,偷偷從店的玻璃窗往里看。

店里果真沒半個人。真是太粗心了,萬一小偷跑進來,那該怎么辦呢?

我們四個人打開門,進到店里。

店里一片安靜,突然聽到有人「咕!」吞口水的聲音,讓我們頓時很緊張。

伽羅瓦走在最前面,我們一步一步慢慢靠近娃娃屋。

娃娃屋正面的墻壁,被人左右拉開了。

一樓廚房陳列著鍋鏟,櫥柜里的藥瓶一字排開,全貼著意大利文的標簽。

位于玄關右邊的起居室里有一個壁爐,還有沙發和桌子。

二樓的圖書室像往常一樣,書架上陳列著許多書本。

左邊的寢室里,床鋪和桌椅也看不出異常。娃娃屋和平時唯一的不同之處,就是少了伊莎貝拉跟魯西法這兩個娃娃。

「沒有其他裝有太陽能量粉末的小瓶子了嗎?」

伽羅瓦凝視著娃娃屋的櫥柜好一會兒,斬釘截鐵的說:「沒有了。」

「那現在我們該怎么辦呢?」

「你問我,我怎么知道?你自己也要仔細想想解決對策。」

伽羅瓦的聲音,顯得有點冷淡。

也對,該怎么辦才好呢?對我來說,如果可以在魔界中多停留一會兒,當然最好了,不過媽媽依舊是娃娃,也讓我很困擾,雖然自己這樣講很奇怪,唉……,不過我還真是個優柔寡斷的家伙,這么重要的事情,我怎么可以拿不定主意呢?

——啊!對了!

我想到一個超級棒的辦法。

「這個瓶子借我一下。」

「咦!你想干嘛?」

他們三人不約而同瞪著我,簡直像是把我當成壞人。

「我想把粉末撒在媽媽娃娃身上,試試看會不會恢復原狀。」

我伸出手,伽羅瓦將瓶子交給我。

「的確是有一試的價值。」

我一打開瓶蓋,就看見瓶里彌漫著黃色的光芒,光用看的,就能感受到那股溫暖。

我讓媽媽坐在娃娃屋的椅子上,稍微傾斜小瓶子,想把粉末撒在她頭上。

可是——撒不出來,于是我把整個瓶子倒過來試試看。

糟糕了啦——

不小心撒過頭了。現在不只是媽媽娃娃,整個娃娃屋都被黃色光芒包圍住。

「喂!你小心一點啦!」

亮太生氣了。

「不過,看起來似乎可行耶!整個娃娃屋好像活了過來。」

「如果娃娃屋在這里變大了怎么辦?」

「哇!那不是很棒嗎?」

我又被大家瞪了一眼。有必要這么生氣嗎?

「亞卡莉,你真的凈想一些有的沒的,拜托你正常一點好嗎?」

這個聲音,好熟悉哪。

我往娃娃屋一看,媽媽變成的娃娃,竟然站了起來,還朝我走過來!

「哇!媽媽!你變回真人了,真是太棒了!」

「我根本就沒變回來,還是像娃娃一樣小啊!你快點想想辦法!」

「也對喔,不過陽光粉末已經用光了。這樣小小的也不錯啊!超可愛的。」

「哪里不錯?快點想辦法!」

媽媽生氣的表情雖然很可怕,不過因為尺寸縮小,所以一點也不嚇人。就讓媽媽暫時保持迷你版的模樣好了……

我雙手交盤在胸前,正在絞盡腦汁想辦法時,弟弟亞塔洛背著書包走進了店里,手上還抱著家里的小黑貓巧比。這么晚才回家,不知道是不是留在學校玩耍?

「姐姐,你們在做什么?」

我嚇了一跳,趕緊將媽媽藏在身后。

「沒、沒什么。你快上樓去吃點心。」

我對他這么說,不過弟弟還是抱著巧比,走了過來。

「你一直玩娃娃屋,爸爸和媽媽會生氣喔。」

「你別管這么多,我們是有重要的事要調查啦!」

突然間,巧比「喵嘎」的大叫一聲。

「它好吵喔!」

「你罵我也沒用,巧比自從娃娃屋來到我們家之后,就一直怪怪的。」

「聽說,貓可以看到鬼魂耶i…。」

亮太小聲說道。

「對,好像有這么一回事,貓只要是死盯著一個地方看,那里一定有古怪。」

五月才說完,亞塔洛就露出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姐姐,你們好奇怪喔!這種連幼稚園的小孩都知道的事情,你們也太大驚小怪了吧?」

啊!對了——,亞塔洛和我們不一樣,他現在是活在魔界里的人。

「你在學校玩什么啊?」

我有點刻意的問他。

「我在學校設下魔法陣,想召喚惡魔。不過沒成功,反而引來河童跟天狗那些奇怪的妖怪。」

「那真是可惜了。」

「這個時候,我要怎么做才好呢?」

「就更專心一點,認真的召喚。除了這樣,也沒其他辦法。」

「我是很想這么做的啊。」

「問題就出在你只是『很想』,真正的認真專心,可不是『很想』就能辦到的。」

「這樣啊……。」

「好了,快上樓做功課,你作業應該很多吧?」

「好。姐姐,你教我魔數的計算好嗎?那個好難喔!」

「別撒嬌,自己做。」

「干嘛學媽媽講話啊?真討厭!」

弟弟邊走邊碎碎念,打開后門,回到了樓上。

留下來的巧比,尾巴的毛都豎了起來,好像感覺到有什么異常,或許本能告訴它,這里有不尋常的事吧?

「巧比,沒事的,你安靜一點。你看,是媽媽喔!」

我把藏在身后的媽媽放在地板上。

巧比這家伙瞬間安靜了下來,跑到媽媽身邊去撒嬌。

「快住手!巧比!你這樣舔我很痛呀,亞卡莉,快點想想辦法!」

「知——道了。」

我把媽媽抱起來,放回娃娃屋。對于小小的媽媽來說,巧比現在是龐然大怪物。

「伯母,您還好吧?」

五月關心的問。

「我一點都不好啊,快把我變回原本的樣子。」

「我們試過很多次,但是那些魔法都不管用,陽光粉末也用完了,媽媽,你先暫時忍耐一會兒吧!」

「我說你啊,如果我一直都這么小,你要媽媽怎么辦才好啊?」

「你跟我說這些,我也愛莫能助啊!魔法不管用就是不管用啊!」

我跟媽媽吵了起來,伽羅瓦過來勸架。

「大家請冷靜一點。伯母,這幢娃娃屋是囚禁惡作劇魔法師的牢籠。我想,可以再度將伊莎貝拉的魔法封印住的秘密,一定就在里面。您有沒有發現什么呢?」

「對啦!對啦!這很重要。媽媽,你有沒有發現什么?」

「你們這樣問,我也……。」

坐在娃娃屋圖書室沙發上的媽媽,轉身四處打量。

「對了……。」

「什么?」

「剛才我被黃色光芒包圍住的瞬間,好像看到很多人,出現在我面前。」

「很多人……。是誰?」

「一下子又躲起來了,所以我看得不是很清楚。不過好像有白雪公主、阿拉丁的燈神,還有……。」

「啊!」

我不加思索的大叫。

「我在幼稚園的時候就想過,童話故事里的魔女和魔法師,其實都是真的,只是有不知名的力量,把他們封印在故事里。一定是這樣子啦!」

「童話故事……?」

「對啊,很多童話故事里不是會出現魔女嗎?我說的就是他們。」

「嗯,這個說法是可以成立的。」

伽羅瓦思考了很久之后,冷靜的回答。

「真的假的?那些魔女和魔法師,真的存在嗎?」

亮太半信半疑的問道。

「沒錯。我想那些魔法師居住的魔次元,跟我們居住的現實世界,一定有像隧道般的時空相互連結,另一頭則是我們熟悉的童話世界。魔法師就是穿越童話時空,來到現實世界當中的。」

「這教人怎么相信啊!」

「你想想看,伊莎貝拉和魯西法,不就正在我們的世界里為所欲為嗎?他們是貨真價實的魔法師,這可沒錯吧?不然你說,他們是從哪里來的?」

我一說完,又被亮太狠狠瞪了一眼,我不服氣回瞪他,亮太立刻躲開我的眼神。嘿嘿!我有種獲勝的感覺,雖然我也無意要跟他一決勝負啦!

「相信眼前發生的事實,就是科學正確的態度。就算被抓進牢籠里囚禁,也要為看到的事實辯護。」

「我們會被抓進牢籠?」

「他說的那個人,是科學家伽利略吧?」

五月回答我,我完全有聽沒有懂。

「伽羅瓦指的是當初倡導地動說,結果被抓進監獄的人啦!在古代,所有的人都認為地面是不會移動的,大家相信會移動的是太陽、月亮以及星辰,所以無法接受那么嶄新的學說。」

「沒錯,正是這樣。伽利略還說過:『就算囚禁了我,地球還是會自轉。』」

我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感動,這個人太帥了!就算被關起來,也要貫徹自己的信念,真是了不起的人。

「這個故事好熱血,真了不起!我要向他看齊!不管別人怎么說,我都相信魔法世界的存在!」

「亞卡莉,我說你啊,真是單純到家。就是這樣,世界才被搞得亂七八糟的。」

亮太用輕視的眼神看著我。哼,雖然他講得也沒錯啦!

「不過,該怎么做,才能讓伊莎貝拉與魯西法回到他們的世界呢?」

五月歪著頭發問。

「我想,在書架上一定有相關的童話故事。我們找一找吧!」

我從娃娃屋的書架上,拿了好幾本袖珍書翻閱,當然,書上寫什么我又看不懂,我要找的是有圖片的書。

「你這樣亂丟,怎么是好?等一下整理很辛苦耶!」

我又被媽媽罵了,不過現在也顧不得整理了。

「我找到了,是繪本!里面有《阿拉丁神燈》,還有《糖果屋》的故事呢!」

雖然開本很迷你,但是圖片繪制得很精美,而且是全彩的。

「這是手繪的精裝高級書,小心不要弄壞了。」

媽媽竟然還有心情管這個。

「可是我看不懂耶,伽羅瓦,講給我聽吧!」

「呃,可以是可以,不過那只是一般的故事書,并沒有提到封印魔女的方法。」

伽羅瓦露出為難的表情。

我在娃娃屋中四處亂翻找線索,或許關鍵就藏在某個地方也說不定。看起來有點可疑的罐子、伊莎貝拉的長襪子、廚房壁爐的點火器、廚房里的打蛋器、暖爐上的珠寶盒……,秘密一定藏在其中一處。

我拼命找,就是找不出所以然。娃娃屋里應該藏有秘密才對啊!

「奇怪……?」

我不經意轉頭,看到娃娃屋側邊掛有一條項鏈。昨天之前明明沒有的。

「哇!你們看!」

我把項鏈取了下來。

這正是把伊莎貝拉和魯西法賣給爸爸的女人戴的太陽墜子。墜子四周熊熊燃燒的火焰,看起來像是充滿了能量一般。

「搞不好跟這個墜子有關連。」

我把墜子拿給大家看。墜子設計成太陽的模樣,正中間是一面小鏡子。

「鏡子自古以來,就是施展咒語不可欠缺的工具,說不定真的有秘密存在。」

伽羅瓦同意的說。

「是這樣嗎?我倒是覺得這本童話故事書,比較可疑……。」

五月翻著一本精美的袖珍書。

我把墜子拿到窗邊。

「你們看,不是有魔鏡這種東西嗎?乍看只是普通鏡子,但是透過陽光反射在墻上,就會浮現秘密地圖或咒語,或許這個墜子,其實是魔鏡也說不定喔……。」

我一邊說,一邊試著讓墜子反射陽光。

「咦!怎么這樣?」

墜子吸收炫目的陽光后,反射出令人驚訝的光芒。

「怎么了?」

五月轉過身面對我,我拿墜子給她看。

「你看,很強烈的光線吧?」

「真的,好刺眼。」

五月用手遮住眼睛,不過她的手上還握著剛才翻閱的袖珍圖畫書,而且正好翻到「阿拉丁神燈」那一頁。

墜子發射出陽光般的強烈光芒,金黃色的光線恰好映在書本頁面上。

就在這時,像洪水般的萬丈光線從墜子與書本里傾瀉而出,仿佛要將世界整個融化似的,一旁的我們眼看也要幸免無難了。

「快逃!」

伽羅瓦大叫,不過太遲了,由金黃光線變成的洪水,已經一口將我們吞噬。

「五月!伽羅瓦!亮太!」

我想拼命大叫,卻叫不出聲。被光線變成的滾滾洪水吞噬的我,完全失去反抗能力,被帶往遙遠的彼岸。在虛無飄渺之中,身體與心靈,似乎就這樣被帶向未知的另一個世界了。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