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4 伊莎貝拉與魯西法

第一卷 4 伊莎貝拉與魯西法

其實我并不討厭下雨的黃昏。尤其像今天這種飄著細雨的日落時分,更讓人特別的想使用魔法呢!

「黃昏時分,總讓人覺得好像有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將要發生。」

我對看店的蘿拉小姐說道。每當店內掃除工作結束,沒有客人上門的空檔,蘿拉小姐大多在閱讀一些艱澀的日文書。

「黃昏的時候,也叫做逢魔之時……。意味著魔物將會蘇醒降臨喔!」

蘿拉小姐又開始說一些沒人聽得懂的話。

「瘋馬之時?什么馬?」

「與魔物相遇之際,就叫做逢魔之時。所謂的黃昏時分,不就是天色漸暗,而且迎面走來的人,臉孔也會漸漸看不清楚嗎?因此古代的日本人認為,魔物會在這種時間,到人界活動。」

「蘿拉小姐,你真是學問淵博!知道許多我聽都沒聽過的事情。」

「沒有啦,您過諾貝爾獎了。」

我聽了差點沒噴出來

「啥米?什么意思?」

「我正在學冷笑話,因為太有趣,真是笑死我家門前有小河了。」

呃,我聽了差點沒腦昏腦脹氣球飄上天!啊,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么就是了。

正當我想起身過去看看蘿拉小姐在看什么書,有人打開了店門。

我們家的接待方式是就算客人進門,也不會問東問西,讓客人可以自由參觀。這是爸爸決定的最佳接待方式。

打開大門進來的,是一個女人。她穿著黑色雨衣、戴著寬大的黑色帽子。她把雨傘收好,插入傘架,便朝收銀臺走了過來。

「我想請你們收購古董娃娃。」

黑衣女一邊說著,一邊把她帶來的茶色大皮箱放在柜臺上。

黑色帽子下有一張臉色蒼白、沒有半點笑容的女人面孔,雖然她是鼻梁高挺的美女,但長頭發幾乎遮住她的臉龐,顯得有點詭異。坦白說,她讓我覺得背脊發涼。她穿著黑色長洋裝的胸前,掛著一個閃亮的金色大墜子,邊緣設計成熊熊燃燒的火焰形狀。我一看到那個奇特的墜子,不知道為什么,頓時松了一口氣,那似乎是個充滿不可思議魔力的墜子。

「不好意思,鑒定收購商品的負責人,現在剛好不在店里。」

「請問他幾時會回來呢?」

「我想應該快回來了。」

「這樣啊……。」

女客人點點頭,巡視了店里一番。突然,她的目光停駐在「魔女館」上面,便雙眼發亮的朝著娃娃屋走去。

她站在娃娃屋前面,一動也不動。

我與蘿拉四目相對,女客人的背影看來很緊張,讓人覺得氣氛好可怕喔!感覺從她身上,散發出某種不知名的能量,好像要人家別靠近她,讓人想離她遠遠的。

今天是平日,又是下雨天、時間也接近黃昏,店里沒有其他客人。天色漸漸暗下來,蘿拉正準備打開電燈的開關。

「Non accendere la luce!」

女人大聲尖叫,雖然聽不懂她要表達的意思,但是我還是被嚇到了。

蘿拉的表情比我更驚訝。

「她說的是意大利話!」

「她說什么?」

「她要我別開燈……。奇怪了,她明明背對我們,怎么知道我正要開燈?」

我嚇得全身肌肉僵硬,但是好奇心也油然而生。

我悄悄的繞到女人旁邊,看到她的手上緊握住掛在胸前的太陽墜子,口中念念有詞,似乎是在禱告。這樣的狀態持續了一段時間。

「你們可以把電燈打開了。」

那個女人轉過頭來對我們說。這一次,她說的是日文。

「您沒事吧?」

「不好意思,因為這幢娃娃屋太漂亮了,才會忍不住看得入神。」

看起來根本不是這么一回事嘛!她明明就陷入了深層的思考。而且我有種感覺,她一定早就看過這幢娃娃屋。

她在店里隨意閑逛,一下拿起土耳其制的彩繪玻璃,一下又凝視著西班牙的瓷盤子,不過從她身上,已經感覺不到剛剛那種緊張的氣氛。

「你們怎么啦?連電燈也不開?」

是爸爸的聲音。店里的電燈,一口氣全都亮了。爸爸從后門走進來。

「那位客人說,想把娃娃賣給我們。」

蘿拉才剛說完,女人就轉過身來,一邊脫下帽子,一邊朝我們走來。臉色依舊不太好,顯得有點可怕。

「就是這兩個娃娃,你們不覺得跟那個娃娃屋很配嗎?」

女人打開大皮箱,里面躺著兩個約二十公分高的洋娃娃。

「不知意下如何?」

我被娃娃的眼睛給吸引住了,湊過去看。這對洋娃娃做得十分精致,一個是身穿深綠色天鵝絨短褲的男娃娃,有著湛藍色眼睛、配上金色頭發。另一個娃娃是老婆婆,穿著黑色長袍,白發上戴著三角形的帽子,鼻子有點像是女巫的鷹鉤鼻。

「真漂亮!眼睛是藍寶石做的呢!」

爸爸忍不住贊嘆。

我們店里也有販售古董娃娃,所以我自然也看過不少,但是從沒見過這么栩栩如生的娃娃。鑒定娃娃的時候,最重要的就是臉蛋了,只要娃娃的臉部做工精致,服裝和手腳的部分,也一定制作得很好。這是爸爸教我的。

「哎呀!」

驚呼的是蘿拉小姐。

「這個洋娃娃跟魔女館娃娃屋,有著一樣的黑貓與新月標志耶!」

聽她一說,我也注意到了。仔細一看,老婆婆手持的拐杖頭,和小男孩身上穿的白色蕾絲襯衫胸前,都有新月與黑貓的圖案。

這個圖案和「魔女館」中隨處可見的黑貓與新月標志一模一樣。

「真的耶!說不定這兩個娃娃和魔女館,原本就是成套的東西。」

「連大小比例都看起來剛好呢!」

「別客氣,請放進娃娃屋看看!」

女人這樣說道。我看著爸爸,他點頭表示同意。

我把男娃娃拿出來,在那一瞬間,我覺得娃娃的藍眼睛好像眨了一下。不過這一定是我想太多了。

我拿著娃娃,走到娃娃屋旁邊。

二樓的圖書室好像不錯——。

「咦!」

我仿佛聽到不知道從哪里傳來的聲音。手上拿著老婆婆娃娃的蘿拉小姐,表情也顯得很吃驚。

「我知道了,老婆婆,你想去廚房攪拌鍋子是吧?」

「怎么了?」

「我好像感覺老婆婆娃娃這樣要求我呢!」

被放置在廚房中的鷹鉤鼻老婆婆娃娃,怎么看都像是一個真正的巫婆。她站在廚房里,似乎很開心。蘿拉把木湯匙放在她手上,看起來就更逼真了。

我也把小男孩娃娃放在圖書室的書桌旁,讓他坐下,娃娃像是回到自己家中似的,顯得很自在,臉上仿佛充滿了喜悅。

放好娃娃后,我細細欣賞「魔女館」,感覺它簡直就是為了這對娃娃而存在。

「太好了。之前少了娃娃,這屋子顯得很冷清,這樣一來就功德圓滿了。」

爸爸似乎也很滿意。

「那就請把娃娃賣給我吧!」

接著,爸爸開始交涉起價格。

「眼睛是藍寶石做的,所以我愿意出這個價錢。」

爸爸在計算機上面按了按,拿給女人參考。

「這個價格我接受,請你們好好愛惜這對娃娃。」

女人接受了爸爸開的價格。

「我會的,我并不打算把他們賣掉,會一直放在店里展示,有空時請過來看看他們。不過,我可否請教一下,這對娃娃是在哪里找到的呢?這么精美的娃娃……。」

不顧爸爸的問題,女人徑自轉過身,走出了門外。外面,還在淅瀝淅瀝的下著雨呢。

從那個下著雨的黃昏過后,老婆婆與小男孩娃娃,就來到了我們店里。有洋娃娃入住的「魔女館」,看起來比之前更氣派了,客人似乎也被他們吸引了過來,爸爸因為店里生意變好,非常高興。

我也覺得這對娃娃可以住進魔女館,真是好事。感覺有娃娃的加入,魔女館就變成名副其實的「魔女館」了。

五月最近也常常到店里玩,幫忙打掃魔女館。

只不過我家養的黑貓巧比,最近每到店里,總會豎起尾巴跟全身的毛,呈現警戒狀態,讓我感到有點不安。不過,這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啦!

晚上我洗完澡,穿上最喜歡的熊寶寶圖案睡衣,喝了一杯牛奶。其實我想喝瓶裝牛奶,但是家里只有紙盒牛奶,所以只好倒進杯子里,我如果直接拿紙盒對口喝,媽媽可是會像惡魔一樣生氣呢!

我一手插腰,一口氣將杯子里的牛奶一飲而盡,氣氛真是——爽快!洗完澡后來杯牛奶,果然很享受呢!

只是在廚房喝完牛奶后,我突然愣住了。

「明天不是有考試嗎?」

我小聲的喃喃自語。

「怎么啦?」

「沒、沒什么事!」

媽媽冷不防問了我一下。

「你不是剛剛想起明天有什么事嗎?該不會是考試吧?」

媽媽這種生物,第六感怎么這么靈驗啊?

「沒什么啦!晚安!」

我急急忙忙沖回房間,萬一被她知道,那就糟了。媽媽鐵定又會說:

——「我們人啊,只要有GUTS和意志力,沒有什么事情是辦不到的!」

萬一真的被她知道明天有考試的話:

——「給我熬夜挑燈夜戰!」

她肯定會這樣說的。

我們班的級任導師吉野老師,最近因為班上同學太懶散,所以很生氣,她有說考試題目不是平時彩色印刷的試題本,而是她自己另外出的題目。

依吉野老師生氣的程度,考不好的學生,應該會在放學后被留下來吧?雖然說這種事最好不要發生在我身上,但是現在已經晚上九點多了,差不多該是睡覺的時間,而且下午我和五月、伽羅瓦、亮太一起騎腳踏車逛來逛去,筋疲力盡,現在早就昏昏欲睡,就算勉強打起精神念書,考試成績也不會變好。

況且,我剛剛難得看了一個超有趣的節目,想趁心情很好的時候,直接就寢,這樣明天考試時,才可以測試出真正的實力嘛!我決定去跟魔女館的娃娃道聲晚安,然后就要睡覺了。

打烊之后的店里,只有微弱的燈光。

魔女館里的老婆婆,正在廚房調配魔法藥。

小男孩正在用放大鏡觀察魔法石。

和今天早上我幫他們配置的姿勢一樣。

入夜了,所以我要把他們送回各自的寢室。把兩個娃娃放到床上后,我摸摸自己的頭:

「其實我也想像伽羅瓦一樣,考個一百分來瞧瞧,不過我們的腦袋構造不同啊!」

我自言自語一說完,我覺得小男孩娃娃那雙清澈的藍眼睛,似乎正看著我——。不!這不是錯覺,他真的在看我。

「辦得到喔!」

「對,做得到的啦!」

附和的是魔女婆婆。

我嚇得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她好像被我們嚇到了耶。」

「是啊,婆婆。她接下來應該會說:『真的假的!』或者是:『不會吧!』之類的話。」

「真的假的!」

我小小聲的說著。原來真正被嚇到的時候,是無法大叫出聲的啊!

「婆婆!這女孩該不會快嚇暈了吧?」

「不要叫我婆婆,跟你說過多少次了,真是個笨孩子。」

「對不起,婆婆。」

「我是伊莎貝拉大人,不好好的稱呼我,可不行呢!」

「好啦好啦!不過,婆婆,這小女生應該快斷氣了吧?」

魔女婆婆一直盯著我看,她的眼睛就像是深海一般的湛藍,我的魂魄好像要被她吸進去了。

「你放心,沒那么容易就斷氣。你仔細看這個孩子的眼睛,因為強烈的好奇心,正閃閃發亮著呢!」

這是理所當然的吧?看到兩個娃娃跟真人一樣動著嘴巴講話,不感到驚訝的入,才奇怪吧?

「喂,你們怎么會說話啊?」

「我們怎么會說話?那我倒要問問,你怎么會說話呢?」

小男孩的表情顯得有點臭屁。

「那是因為我是人類啊!我會說話是天經地義的事啊!」

「我們是魔法師,會說話也是天經地義的事啊!婆婆,你說對吧?」

「你不好好稱呼我為伊莎貝拉大人,我是不會回答你的!」

「知道了啦!現在開始我會改口,你不要生氣了——婆婆。」

「你們是魔法師?」

「不然我們看起來像什么?難道你覺得我像天使?」

男孩笑著回答我的問題,他的瞳孔透出令人不寒而栗的綠光,凝視著我。

「但是,你們是洋娃娃啊!」

「有什么關系?當洋娃娃還比較自在。如果我們現在這個樣子,變成真人般大小走在街上,你覺得會發生什么事情?」

婆婆對我說。

「你說得對,婆婆,如果做這種打扮在街上散步,應該很引人注目吧?」

我話才說完,婆婆就怒視著我。

「你!要叫我伊莎貝拉大人!」

「是……。」

「哎呀,被罵了。」

小男孩在一旁幸災樂禍,讓我有點生氣。

「你要尊稱本大爺為魯西法大人,你如果這樣稱呼我,我就讓你的愿望實現。現在我們才剛認識,沒道理什么愿望都答應你,不過考一百分這種小事,馬上就可以讓你實現。」

我不加思索,將小男孩娃娃一把抱了起來。

「喂!魯西法,你是說真的嗎?真的嗎?」

「欸!很痛耶!」

「啊!對不起。」

「你不規規矩矩稱呼我為魯西法大人,我可不教你魔法喔!」

「魯西法大人、伊莎貝拉大人,小的知道了!請務必教我考一百分的魔法!」

「很好,就教你!可以教她吧,婆婆?」

魔女婆婆閉上眼睛,并沒有回答。

「有什么關系?別管婆婆了,就請魯西法大人教我魔法吧!」

我拜托魯西法。

「嗯!就教你啰!」

魯西法說是這樣說,但是卻安靜下來。我把魯西法抱到我眼睛左右的高度,凝視著他,他的眼神躲開了。

「呵呵呵!小女孩,魯西法并沒有辦法隨心所欲的使用魔法喔!我們家是代代相傳的魔女體系,男生如果不努力修行,可是不會有法力的。」

「啊、這種觀念不太好耶!學校教過我們,不可以因為『你是男生』,還是『你是女生』,就有差別待遇。」

「想不到你還說了一番有道理的話呢!你叫什么名字呢?」

小男孩問我。

「我是亞卡莉、天河亞卡莉。」

「原來如此,你叫亞卡莉啊。想不到你這個家伙,人還滿好的。」

「大家都這樣說耶!不過這無所謂啦,重要的是,先教我魔法啦!可以考一百分的魔法。」

「婆婆,你就教她吧!」

魔女婆婆故意在一旁裝睡。

「伊莎貝拉大人,求求你!求求你傳授她魔法吧!」

魯西法誠心誠意的向婆婆懇求著,但是婆婆依舊裝睡。

「伊莎貝拉大人,您是世界第一的魔女。請您無論如何,教教這個可憐的少女魔法吧!這個可憐的少女,從不知道考試滿分的滋味,請您幫幫忙,讓我考一百分吧!」

我雙手合十,發自內心真心誠意的說。

「這樣啊?你有事想拜托我伊莎貝拉大人,是吧?你都這么對我祈求了,身為一個魔女,如果再不答應你,似乎就說不過去了。」

魔女婆婆伊莎貝拉睜開眼睛,開心的笑著。這個魔女似乎比我想像的還單純啊!我在心里暗想。

「對啊,伊莎貝拉大人,你是魔女中的魔女,世界第一,不!應該說您是宇宙第一偉大的魔女!」

我邊說邊想:我也真強,這種話也能源源不斷脫口而出,自己也滿驚訝的。

「好,我就教你魔法。如果你真想明天考一百分,就先到娃娃屋的廚房拿胡椒粉,明天早餐加在美式蛋卷里面吃。煎蛋前先將蛋汁均勻攪拌九十九下,一邊煎蛋,要一邊念咒語:『太陽變月亮、大海變高山、天使變成惡魔,讓我考試考一百分。』」

我反復將這段咒語念了三遍。

「我已經牢牢記住了!真是有趣的咒語。胡椒粉是指這一瓶嗎?」

我看看娃娃屋的迷你廚房,抓出一個小小的瓶子。

「不是、不是!那是吃了會變美女的蘿勒。」

「那么,是這個?」

「那是會將人變成蟑螂的迷迭香!真是拿你沒辦法,我拿給你好了。不過,你得先在我身上施咒。」

「你說在你身上施咒?是別的咒語嗎?」

「對,就是別的咒語,你可要好好記住喔!」

伊莎貝拉一邊說著,眼睛亮了起來。原來如此!他們兩個的眼睛跟嘴巴雖然可以活動,卻沒辦法走路。如果念了咒語,就能讓他們走動,那真是太厲害了,我搞不好會嚇昏過去!

「我知道了,教我那個咒語吧!」

「你可要聽仔細啰!」

伊莎貝拉緩慢的動著小小的嘴唇,慎重的說出咒語。

「阿不拉卡達不拉、伊莎貝拉是世界上最偉大的魔女。我將從千年的束縛當中解放你,恢復自由之身,盡情的活動吧——你重復說三次這個咒語,再將你鼻頭上的油光,抹在我的鼻頭上,就可以了。」

「可是我鼻子上面沒有油耶。」

「隨便啦!就是用指頭沾一下鼻子,意思意思。」

「阿不拉卡達不拉、伊莎貝拉是世界上最偉大的魔女。我將從千年的束縛當中……,束縛是什么東西?」

「束縛就是被捆綁住的意思!你這家伙在學校的成績,應該很差吧!」

「唉唷!這你就別管了啦!」

「你再從頭開始試試看。」

這次,我屏氣凝神,絲毫不出錯的念出咒語,反復念了三次,再用手指點一下自己的鼻頭,又點了一下婆婆娃娃的鼻頭,世界瞬間天搖地動……我自己覺得的啦!

魔女伊莎貝拉婆婆從床上坐起來,大大的伸了伸懶腰。

「唉呀呀!當了一千年的洋娃娃,真是累死我了!」

說完之后,她就下床轉動脖子,開始做起體操來。

她真的動了……。洋娃娃活生生的動了。

反而動不了的是我,我因為過度驚嚇,全身僵硬,手腳一動也不能動。

「好好喔,也幫我解除束縛啦!」

「你先等一等。」

魔女伊莎貝拉走下魔女館的樓梯,到廚房拿了一個瓶子,遞給了我。

「看,就是這一瓶,你給我振作一點!」

現在的我,簡直就是頻死狀態。

「婆……婆婆,你……你是洋娃娃,竟……竟然可以走動?」

「要叫我伊莎貝拉大人吧?」

「伊莎貝拉大人,您可以走路?」

「我有腳,當然可以走路。我可是個魔女,只要給我掃把,我還能飛呢!」

伊莎貝拉婆婆騎上放在廚房角落的掃把,「咻」的飛了起來,在店里的天花板上盤旋一圈。雖然飛得不是很順暢,不過我想,這大概是她沉睡一千年的緣故吧?

「我不敢相信!」

伊莎貝拉騎著掃把,飛到我面前,伸手指著我說:「那么,你就別相信吧!相對的,魔法也將會失效喔。」

「魔法失效,那我就頭痛了!」

「哼,我都飛到了你的面前,這樣你還不相信,你這種人,才教人頭痛!我本來打算,如果你的資質不錯,可以教你各種魔法的說……。」

「真的嗎?你要教我各種魔法嗎?」

「如果你有潛力的話,我是有這個打算。不過像你這種逃避現實的個性,我看是沒有成為魔女的特質啦!身為一個魔女,就是必須很實際……。」

我把伊莎貝拉婆婆一把抓起來。

「喂!你在做什么?這樣很不舒服耶!」

「婆婆!求求你,求求求求你!我一定、一定、一定、一定要成為一個魔女。不管吃多少苦,我都愿意忍耐,求求你收我為徒。拜托你了,拜托、拜托!」

「就跟你說這樣抓著很不舒服啦!不管怎樣,你先把手放開!」

因為伊莎貝拉要求,我只好把她放回床上。

這個時候,我聽見了腳步聲。

「亞卡莉,你還在干嘛?!」

完蛋了!是媽媽。

「沒、沒啦,我沒在干嘛。」

「你究竟在做什么啊?只穿一件睡衣,會感冒著涼吧?快點去睡覺!」

「我知道了。再一下下就好,拜托。」

「再一下下?你到底還要做什么呢?馬上去睡覺!」

媽媽話一說完,就把店里的電燈全關了,我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走回房間。回頭一望,皎潔的月光從窗口映射進來,照亮了娃娃屋。

在黑暗中,傳來小小的聲音。

「婆婆,那個小女生,應該是可以為我們所用呢!」

「噓!她會聽到的。」

為我們所用——?這是怎么回事?

我很想盤問他們,不過我不能再讓媽媽生氣了。

算了!我緊緊握住裝著魔法胡椒的小瓶子,也牢牢記住那些咒語,有了這些,我就感到心滿意足了。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