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八 明治大正期

第一卷 八 明治大正期

1 奧山家

怪談的主角叫奧山義宜,從內容的前后判斷,他應該是三喜的父親。

奧山家位在福岡縣,是某座獨立小礦山的主人,而義宜在明治末期或是大正初期殺害了整個家族。

被害者究竟是哪些人有很多說法,不過,基本上包含了義宜的母親、妻子和數名子女、還有子女的配偶及傭人。殺害家族后,他縱火燒屋,自殺身亡。因為義宜本人自殺的關系,這個案件與其說是大量殺人,大眾反而傾向是強迫自殺。被害者包含了傭人,不過實際上還有侄子或小舅子等等,算是廣義的家族成員。

然而,這是一起無庸置疑的殺人案件。

關于動機,一般認為是家業衰退,義宜為巨額債款所苦,不過實際情況不明。因為沒有關于奧山家案件的詳細記錄,甚至連客觀的紀錄也幾乎不存在。

很遺憾的,當時的報紙并沒有報導過這件事。進入明治后,雖然有許多報紙創刊,不過當時的報紙基本上是以政治報導和社論為中心。報紙開始轉向報導社會案件,是下一個世紀的事了。報紙版面多以四面為主流,報導的案件當然也以中央、大都市為主,關于地方案件的紀錄極為缺乏。

不過,奧山家的事件成為當地的「記憶」,以口耳相傳的形式流傳了下來。

奧山家擁有的碳礦生產量逐年減少。傳統的開采方式已經到極限,可是要導入當時三池碳礦開始采用的近代開采方式,須極為龐大的資金。奧山家為籌措這筆資金,可說是處心積慮,甚至考慮將礦山賣給逐步介入碳礦經營的中央財閥。

從這個角度來看,奧山家的家業確實是黃昏產業,但義宜絕對沒有「為巨額的債款所苦」,他沒有走投無路到必須選擇死亡。因此,便出現這件事情的背后其實是因為「被詛咒的畫在作祟」的說法。

當時因為技術問題,碳礦常會發生意外,很多工人在義宜的碳礦中失去生命。從時代角度來看,這也是不可避免,但是奧山家幾乎不賠償死者家屬,而且因為是小規模事業,所以也不采取新的安全對策。在案件發生的二十年前,似乎曾經發生過大量死亡的意外事故。

奧山家很久以前就擁有發生問題的那副畫像,不過在事故后,據說因為死亡工人的怨恨,畫像的「臉孔扭曲」。

有人說畫中人「以恐怖的表情瞪人」,也有人說是「露出嘲笑一般的表情」。后者和「若是畫中人臉孔扭曲,奧山家便會發生不幸」的怪談結合;此外,若是在裝飾著這副畫的座敷睡覺,一到深夜就會聽見畫中人的呻吟或是啜泣;同時,也會看見座敷中躺滿苦悶的黑色人影,并且扭動著身體。

地方上傳言,絕對不能碰觸這個奧山家的怪異——福澤先生說:

「聽說光是聽到,就會被作祟。」

因為牽扯上作祟,所以他只記錄下這個故事,沒有寫出來。但他抱著興趣記錄時,卻接二連三碰到討厭的事情。

「不過因為我經常收集怪談,不見得一定是奧山家的原因。」

這么說完后,福澤先生又很客氣地向我道歉:

「我基本上是不進行驅邪的,若是不小心說錯了什么,還希望你多多包涵。」

我也不在意這種事。聽我這么說,福澤先生就說,那就好。

他繼續說道:

「從某個角度來看,奧山家的事情恐怕是九州北部最強大的怪談吧。因為太過強大,所以幾乎沒人知道詳細內容。因為光是口耳相傳就會被作祟,所以根本沒辦法留下書面記錄。」

本身就是怪談——我心想,接著想起了平山先生說的「存在本身就是怪異」。

奧山家的血脈因為義宜引起的案件斷絕,碳礦也沒有售出,反而關閉了。

這時的九州北部存在很多小規模碳礦的擁有者。其中很多人都留下相當美麗的建筑物,奧山家也是其一。

奧山家的豪宅占地非常廣大,包含兩棟主屋,一棟側屋,一棟模仿西洋建筑的洋館。不過在義宜事件后,建筑物被解體出售,土地也賣掉了。原來的土地被分割為二,成了兩戶大戶人家的宅第。遺憾的是,現在已經無法確定奧山家土地的正確位置,僅留下「大概就在那一帶」的模糊傳聞。

根據傳說,搬進奧山家原址的兩戶人家也不斷發生不幸,最后沒落收場。礦山的遺址最終成了著名的靈異地點。

「這之間的變遷雖然沒人知道,不過那上頭最后蓋了賓館。因為可以直接開車進去,所以應該稱為汽車旅館吧。正確來說,是某間汽車旅館蓋在奧山家的礦山遺址上。」

這間賓館以「會出現什么」而出名,可能正因為如此,換過很多次老板。雖然每任老板都試著改裝,繼續營業;不過最后還是停業,成了廢墟。然而就算成了廢墟,還是當地著名的靈異地點。據說里面可以聽到呻吟以及看見黑色人影,目前半崩毀的建筑物山還存在。

「曾經肖團體到那邊試膽,后來發生了傷害案件。當時發生案件的隧道也是當地十分著名的靈異地點。」

福澤先生說出了著名的隧道名字。

「因此,大致可以像這樣追溯出奧山家被詛咒的經過。」

感染擴散了,我思考著,而且殘穢的感染力非常強大。

我也是九州人,雖然出生大分縣,不過從生活圈的角度來看是屬于北九州。因為如果說要去都會,我們不會去大分市,反而會去小倉或是博多;若是要到靈異地點,我們不會去九重隧道,是去仲哀隧道。福澤先生舉出的隧道也是耳熟能詳的地點,而且和這個隧道有關的怪談,我可是從小就聽到耳朵要長繭了。

這么說來,這個隧道也是感染力很強的地方。有人在著名的靈異地點碰到怪事而不幸死亡,而他又在別處成為怪異——很多這類產生連鎖反應的靈異故事。

原來是這么一回事,因為是自己很熟悉的場所,反而浮出奇妙的安心感。接著,我發現了一件事。

——這就是怪異的本體。

這段連鎖事件從久保小姐遭遇到的怪異為發端,但如果回歸本源,都和奧山家有關。然而,從奧山家的角度來看,三喜到吉兼家,乃至于和那塊土地有關的連鎖事件都只是旁枝,九州北部才是主干。

保小姐聽完我的說明,似乎愣住了。

「所以這一切都是旁枝嗎?」

應該是,搬進奧山家原址的兩戶人家都接二連三發生不幸,沒落以終。

因為是將奧山家的土地一分為二,這兩戶人家的宅邸占地應該都很遼闊;土地在兩家沒落后再被分割轉售。時間流逝,擁有者不斷改變,同時因為時代趨勢,土地又不斷切割售出。至今,那塊土地應該同時蓋著平凡的小型住宅、公寓或大樓。恐怕土地上所有建筑物都被污染了,規模和感染力想必遠比吉兼家的旁枝更來得強大。

我暫且不理因為思考而陷入沉默的久保小姐,思索起別的事。

福澤先生說奧山家的建筑「被解體出售」,指的應該是建筑物經過遷建或是當成建材出售吧?回收材質良好的建材是很常見的事,即使是舊屋也會這么辦。

我急忙聯絡福澤先生確認這件事。

遺憾的是,他并不清楚詳情,但會試著調查。我趕緊婉拒他。不過他卻說:

「我也很有興趣——說來奇怪,其實我覺得奧山家似乎在呼喚我。」

福澤先生在收集怪談的過程中,多次碰到奧山家的怪談。

這當然也和地理環境有關,因為他采集怪談的區域正好就是「奧山怪談」的發生地。但是,他也曾經在完全無關的地點收集到怪談,經過追本溯源,卻發現這件事又和奧山家扯上關系。然而,每一則相關的故事都不容易下筆,因此他不打算深入追查,可是卻一次次碰上奧山家。

「該說是有緣嗎?我認為這是我應該調查的對象。」

福澤先生將他目前手邊有的所有資料都寄給我。

奧山家的建筑物拆除后,土地一分為二,分別是蓮見家和真邊家。

蓮見家是當地知名的醫生家族,真邊家則是富裕的資產家。但是,蓮見家傳了兩代便斷絕了。四個兒子接二連三自殺,最后雖然收養孩子繼承家業,但據說連養子也自殺了;至于真邊家,雖然建筑物的規模日漸縮小,不過到平成元年——一九八九年左右都還保留著,而這棟建筑物也因為是兇宅而聞名——精準一點的說法是,以兇宅聞名的真邊家,正因為蓋在奧山家的土地上,所以才有名。

畢竟當地都認為真邊家的怪事來自之前的奧山家。

福澤先生收集的真邊家怪談,確實都是很難以怪談形式下筆的故事——像是這一則:

因為有人居中牽線,某名女性和某名名人的兒子相親。她當晚回自家公寓時,并非按照平常的習慣搭電梯而是走樓梯。沒想到數次被某道黑色人影拉住腳踝,差點摔下樓梯。隔天,她告訴父母這件事,才知道這戶人家的媳婦很早就死了,這件事還傳遞各處。因此,她急忙回絕對方交往的要求。這戶人家正是真邊家。

這種作祟或詛咒的故事,如果牽扯上特定的人家就會變得很難下筆。不是只要把名字藏起來就好,「因果業報」的故事在現代社會中很難與「怪異」連結,反而會扼殺怪談的趣味。然而,刪除這個部分,只寫被黑色人影抓住腳踝,也無法當成怪談。

或者像是這個故事:

某人到朋友家過夜。當晚他輾轉難眠時,聽到不知何處傳來的呻吟。他好奇起身尋找聲音來源,發現聲音從中庭的水井傳來。水井有個老舊的金屬泵浦,出水口可以聽見聲音,簡直像有人從井底發出聲音。后來他才知道,這戶人家出過很多犯罪者或是精神病患,以前就有人說這家的水井直通地獄。

因為還在采集階段,福澤先生以「叫做真邊的朋友老家」記錄下故事。這也是一刪除因果業報的枝葉,就變成只有從中庭的泵浦聽到呻吟的故事。我雖然不排斥這種靈異現象,但難以下筆寫成一則怪談。

——但是,想到這些都是奧山怪談的一部分,我就覺得有些恐懼。

現在我知道,住植竹工業出現的「黑色人影」,其實是在奧山家的碳礦事故中死去的人們。他們幾乎都在非常惡劣的環境中工作。這份工作的風險伴隨著巖盤剝、瓦斯氣爆、火災爆炸、粉塵造成的健康傷害等等,卻無法得到和風險相應的待遇。

特別是和奧山家有關的「事故死亡的工人怨恨」怪談,可以從中想見這些人被迫從事相當嚴苛的勞動。大部分的碳礦事故都是火災爆炸事故,因此「黑色人影」應該就是喪生在火窟中的犧牲者吧;還有「訴說怨恨的聲音」,也可能是瓦斯氣爆的犧牲者。礦工很常因為石炭的粉塵而全身烏黑。

礦坑中常發生一氧化碳等有毒氣體或是甲烷從地下噴出的意外。若是吸入有毒氣體就可能會痛苦地逐漸死去,如果是吸入甲烷,狀況更是慘烈。甲烷本身雖然無害,但大量甲烷噴出會造成氧氣濃度下降,導致窒息。若還要舉出更慘烈的例子,應該就是在火災中窒息死亡的犧牲者。

如果礦坑內發生火災,因為周圍都是石炭,非常難以滅火。最有效的滅火方法是塞住礦坑坑道,斷絕氧氣的供應。

但是,要是明知其中有來不及逃出的礦工呢?誰都不能將這種行為歸咎在「時代」上,否則「訴說怨恨」的聲音,就不會不停地說著:燒光、殺光了。

2 安藤家

二〇〇八年初夏,久保小姐突然來了意外的聯絡。

她說,隔壁社區為了前住戶安藤先生被逮捕一事鬧得沸沸揚揚、這件事是岡谷公寓的邊見太太告訴她的。

安藤先生搬走后,沒人知道他的去向。他和鄰居素無往來,也未曾告訴任何人他要搬到哪里。但今年春天,住戶發現都內的案件嫌疑犯和安藤先生長得很像,而且同樣姓安藤,所以眾人不停討論會不會是同一人。

罪行足殺人、強奸并殺害陌生女性——我無法提供更多的資訊了。

確定是同一個人嗎?我這么問,而久保小姐回答:

「我也不知道。」

她也還是半信半疑。

「我到最后還足沒兒到安藤先生——而且也沒有他的照片。畢竟他本來就是足不出戶到令人懷疑,也沒人秈他往來。大家都是拿自己瞄過他的印象來比較。」

久保小姐詢問了社區住戶,有人堅持一定是他,也有人語帶保留地說,這么一提還真的有點像是他。不過眾人都說他看起來整個人都變了。

「大家都說,那人和還在社區的安藤先生相比,臉色看起來更糟,一看就覺得很陰沉——你怎么看?」

久保小姐問我,但我無法回答。

包含久保小姐在內,沒有任何社區住戶知道安藤先生的全名。電視新聞曾經播出他在逮捕前,以居民身分接受訪問的影像,他看起來頗活潑,并不會讓人「一看就覺得很陰沉。」而且他搬走好一段時間,最多也只能說「看起來有點像」,「安藤」這個姓氏也很常見,不能否定同姓的可能性。

我在確認是否為同一人之前,無法產生什么具體的想法。至于確認的方法——我實在想不出來。如果透過出版社幫忙,或許可以知道嫌疑犯是不是搬走的安藤先生。然而就算真的是同一人又如何?

如果真的是同一人,那么接下來就不得不提出這個問題:

「他曾經住在那塊土地上,而這和他的犯罪之間有什么關系嗎?」

然而,這個問題得不到答案。

「安藤」先生尚未受審,他目前就只是嫌疑犯。雖然他在檢調階段就坦承犯行,但不可能百分之百相信「自白」,無法當下就確定他是犯人。另外,現階段也還無法確知犯罪手法和過程,就算詢問本人,也不可能得到確鑿的證據。最后,這不過就是在測試我們的世界觀。

「住過某棟公寓」和「犯罪」之間是不是存在因果——我們是否要承認有「什么」連接這件事情。

我和久保小姐商量到最后,決定放棄確認。

把這件事當成怪談吧——我們達成了一致的結論。

某人住過那棟公寓并在搬家后行蹤不明,之后,似乎以殺害女性的罪名遭逮捕——如果要更深入追查這件事的「因果」,我們就得徹底追查這個世界的深度和廣度,這遠遠超出我們的能力,而且用這個案件作為素材也太沉重了。

我回答久保小姐時,突然毛骨悚然起來。

保小姐曾經想要訪問安藤先生,她當時打算拜訪他,還好她放棄了這個念頭。萬一她獨自前去安藤家采訪——「請務必小心」的便條紙,再次掠過我的腦海。

我們可以調查的線索如今將近告罄,無法期待更多進展,事情也就到此為止。我打算這么說但尚未真正出口時,二〇〇八年夏天,福澤先生來了電話。

他遵守承諾,告訴我奧山家的建物在拆除后的去向。他找到了可以期待的資料。

「雖然還沒拿資料前不知道會發現什么事情,不過總算找到可以往前一步的基礎了。」

他接著又說,「本來是直接前往保存資料的地方拿資料是最快的,但我現在其實住院了。」

福澤先生的口吻混雜著苦笑和自嘲,但讓我大吃一驚。

怎么了?我這么一問。福澤先生說:

「我發生車禍了,搭計程車時被迫撞了。」

大卡車追撞計程車,本來是會釀成大禍的嚴重意外,但因為撞擊角度巧妙,計程車的側邊在打滑后撞上護欄停下來。因此,福澤先生和司機都只受輕傷。追撞的原因是卡車司機沒留意前方路況。

「或許只是偶然,不過還請您多多留心。」

現在的傷勢如何?

「我沒事。雖然不是重傷,可是視力在車禍后直線下降,醫生不讓我出院。」

雖然進行很多次檢查,但還是找不出原因。福澤先生說:

「不過,我之前調查奧山家時也發生很多事。相比起來,這次真的不算什么。」

福澤先生反而說,比起他,我和久保小姐才要更小心。

「介意的話,去接受消災解厄的處理比較好。我是刻意不管這些事的。」

……我可以理解福澤先生刻意不管這些事的心情,我也是。我雖然在雜志上連載怪談實錄,不過根本沒接受過消災解厄的儀式,也沒配戴護身符。

我本來就不怎么相信作祟、詛咒,不過正確一點的說法是,我不想相信這種事。更何況是我主動收集怪談,不可能去依賴避開怪異的儀式。如果害怕怪異,一開始就不該接近;如果發生了什么,那也不是怪異的錯,責任在刻意靠近的自己身上。

不過我應該警告一下久保小姐,因此聯絡了她。她說她十分小心。

「對了,公司現在怎么樣了?」

這陣子,久保小姐的身邊發生了很多事。

編輯工作室的社長突然去世,高層間為了公司何去何從而起了爭執。久保小姐任職的編輯工作室主要業務以企業合約為主,這些合約都是去世的社長靠自己的信用拿到的,因此不是隨便讓誰接任社長,公司就能按照以往的模式營運。一弄不好,公司就會解散。

「看起來,可能到九月底就會解散了。」

找到下一個工作了嗎?我問她。

「我現在沒空想這些,還得把手邊的工作做完。結束后,我打算休息一個月,之后冉考慮其他事情。」

聽完后,我也只能跟她說好好注意身體了。

3 怪談之宴

二〇〇八年八月,我有個機會可以同時和福澤先生與平山先生見面。他們兩人要出席京都太秦映畫村舉辦的活動。活動前天,我和他們約好一起吃飯,前往預約好的餐廳。因為是難得的機會,我希望久保小姐也能出席,可是她卻無法前來。

「聽說她工作出現了問題,所以才不能來嗎?」

平山先生很擔心久保小姐。不過可以說是如此,也可以說不是。

久保小姐約兩星期前,突然住院了。

是突發性的聽力喪失。她有天突然耳鳴發作,一邊耳朵聽不見,同時也因為暈眩而無法行走。事情是發生在采訪一家公司的途中,同事立刻將她送到附近的大學醫院,當天就住院了。

幸好恢復得很順利,聽力三天左右就好了,耳鳴也跟著消失。雖然還留有一些宛如透過薄膜傾聽聲音的古怪感,不過出院時就幾乎消失了。突發性聽力喪失必須要分秒必爭地盡早治療,隨著康復所需時間的差異,愈后狀況也會不同。久保小姐因為發病的同時就治療,恢復得很快,愈后狀況也十分良好。

「我那時候正在采訪工作上的對象,突然就開始耳鳴。我才覺得好奇怪,馬上就覺得頭暈,周圍開始旋轉,真是嚇壞我了。」

突發性聽力喪失通常會伴隨回轉性暈眩。

我丈夫過去也罹患過突發性暈眩,它也會伴隨回轉暈眩。這種暈眩非常強烈,別說走路,就連起身都非常困難。旁人甚至可以看出患者全身都在搖晃。但也因為如此,久保小姐才能立刻去醫院,而且正巧附近就有大學醫院,接受訪問的公司也提供車輛送她去醫院,這些條件加在一起,讓她可以不必擔心任何后遺癥地痊愈。

原因大概是,這陣子持續不斷的工作壓力。

總之她雖然出院,不過暫時還需靜養。雖然她還是繼續工作,但不適合長途旅行,所以她就不來了。喜愛怪談的久保小姐當然也是平山先生和福澤先生的忠實讀者,錯過和他們見面的機會令她無比遺憾。

「一定還有機會再見面的。」平山先生說,「對了,你是不是瘦了?」

是啊,我說道,看來是這陣子的夏天暑氣太嚴重。

老實說,我這陣子的身體狀況也很糟。我本來日常作息就談不上健康,會導致這種局面說當然也是當然,我的肩膀僵硬無比,也有腰痛的問題。我之所想換新屋,也是因為過去坐在地板上的生活方式對我這種有肩膀酸痛和腰痛問題的人很不好,因此希望改成坐椅子的生活。因此,我在新家都過著坐在椅上工作以及閱讀的生活,但還是沒有任何改善的征兆。甚至可說隨著年紀增長而愈來愈惡化。

我的肩膀僵硬已經半永久性了,還常無法轉頭,肩膀也抬不起來。一整天下來連腰也會痛。可能是為了讓腰不那么痛,我下意識調整了坐姿,結果連股關節也經常痛起來,導致日常生活的站或坐都很困難。

今年春天以來,從脖子到肩膀一帶甚至比以往更沉也更痛,脖子只要一使力就會痛,起床時還需用手支撐頭部。不論起身或坐下,如果挺著脖子,疼痛就會加劇,所以我大概一天中有半天以上的時間都只能躺著,幾乎無法工作。

如果像今天一樣出門,我一定得吃止痛藥。

我心想,該不會是頸椎發生了椎間盤疝脫,但醫生看了X光片后,告訴我沒有任何異常。腰部的椎間盤也是如此。然而,盡管X光片上沒有出現任何異常,卻常出現異常猛烈的疼痛。為了慣重起見,我在初夏時進行全身健檢,也沒出現任何異狀,所以我想應該不需要特別擔心。

不過,我本來就是容易中暑的體質,每到夏天體重就會減輕,這一年特別嚴重,可能因為到處都痛,濫用止痛藥的關系,胃也出了問題。

「難道真的遇到了嗎?」平山先生說,「久保小姐也是,果然還是抽中不得了的下下簽了吧。」

——這就是以前說過的「碰上麻煩事」嗎?

「阿徹也是啊。」平山先生看著福澤先生說道。

幸好福澤先生的視力已經恢復且出院了。雖然不知道原因,不過出院后沒有任何后遺癥。

「還是不應該告訴你的。」

福澤先生不斷向我道歉,但我認為他沒有必要道歉。我會全身都是老毛病是因為不正常的日常作息,沒有其他因素,只是恰巧同時一起發作。雖然我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不過就是會有這種事。正因如此,榮格才創造出「共時性」這個概念。

「你真是大膽。」平山先生笑著說,「不過如果你能這樣想的話,那應該不會有問題吧。」

他接著說:

「我從阿徹那里聽到怪談后也有點在意,所以找了一下手邊有沒有相關的怪談,結果電腦突然不能開機了。」

修好之后,發現硬碟里的資料不見了。

這對作家來說,可是比身體狀況不佳更為嚴重。

寫到一半的原稿沒事吧?我驚慌失措地問平山先生:一切還好吧?

「這是常有的事。我將原稿存在很多地方,所以沒有實質損害。我把需要的內容都列印出來了。」

平山先生說著,拿出一疊列印紙。

「這是阿徹給我的奧山怪談,果然也是莫名其妙到有點掃興的怪談。」

平山先生給我看的是,住在奧山家原址的真邊家,經常出現縱火犯的故事。這應該算是將「黑色人影」和「火災犧牲者」連結在一起的怪談變形。其中也有真邊家孩子就讀的學校教室出現小火災這類欠缺畫龍點睛元素的怪談。不過,這位兒子念的班級被稱為「被詛咒的班級」。

我讀完故事后覺得有點不可思議。雖說是「被詛咒的班級」,但原因僅是教室里出現小火災,實在略嫌虎頭蛇尾。平山先生也抱著同樣疑問。

福澤先生低聲說了句,「是啊。」接著又說:

「你們說的沒錯。我想或許還有其他導致這個班級『被詛咒』的原因,只是我沒有收集到。」

「這個,該不會是?」

平山先生問福澤先生,真邊家孩子的班級是不是福岡縣某小學的五年二班?

「對。」福澤先生驚訝地連聲音都變了,「我不知道正確的班級,但的確是那間學校。」

「那么,那個故事后來的發展就是這個了。」

平山先生說著,又拿出別的列印紙和報紙影本。

據說某間小學存在「被詛咒的班級」。

一九八八年三月,某間小學南邊校舍四樓的教室發生火災。這間教室當時是五年二班的教室,火災發生當天正值春假,沒學生上課。一對同校的兄妹闖進無人的教室玩火柴,火苗竄燒到教室雜物且發生火災。兄妹兩人順利逃出,平安無事。兩名路過的中學生發現煙霧竄出,立刻報警。

整場火災只燒毀五年二班的教室。

整整一年后,一九八九年三月,同校的六年級男生被發現在校內樹上上吊。男童在放學后的社團活動結束后,穿著制服自殺。他在社團活動期間并沒有任何奇怪的言行舉止,和平常一樣充滿活力,沒人知道他為何自殺。

這名男童往前一年是五年二班的學生。

還有,一九九一年二月中,在北九州公路的隧道里發生觀光巴士追撞聯結車的事故,造成包含后面兩輛巴士與轎車在內,共計五輛車的連環追撞事故。乘坐巴士參加畢業旅行的十三名中學生及三名教師在內的二十人受傷。這群中學生是二年級生,共計兩百四十七人分別乘坐八輛巴士,而遭遇事故的是二年一班、二班、三班的巴士。這三個班級的學生幾乎都是當年五年二班的學生。

「告訴我這個故事的女孩子說,好像還有其他的故事,但是她不知道。」

真邊家的三男在這個班級里嗎?也就是說,以奧山家為主干的連鎖怪異直到最近都還「活著」。

「逐漸連結起來了。」平山先生看似愉快地說:

「這個搞不好是很夸張的東西哦,危險、危險。」

認真讀著列印資料的福澤先生說:

「告訴我這個故事的人說,這不是土地作祟,而是真邊家的日本刀在作祟。」

當時的真邊家主人——真邊干男的興趣是收集古董,而且據說是一名有著糟糕品味的收藏家。真邊家擁有的日本刀中,存在著在刑案中使用過的刀。真邊家的主人明知物品會作祟,卻還是刻意購入收藏,當成話題。

「聽說還有在江戶時代砍下示眾的人頭畫像,或是號稱河童木乃伊的可疑物品。告訴我這件事的人說,因為日本刀在作祟,所以眾人才流傳從真邊家的水井可以聽到『地獄之聲』。我想這大概就是別人聽到的『呻吟聲』。」

也就是說從中庭的泵浦可以聽到聲音嗎?

「我認識賣過真邊家日本刀的古董商。這位老爹收藏了很多有隱情的東西,我托他的福,也寫了幾個怪談。真邊家在干男這一代破產,離開福岡,老爹就在這時收下了所有帶著隱情的收藏品。」

真是位生性好奇的古董商,難道他本人沒碰過任何怪事嗎?

「據說他碰過,但只要沒有實際上的傷害,他就無所謂的樣子。如果真的碰上問題,請人袱除就好。他老家是神社,哥哥是神主。」

聽福澤先生這么說,我和平山先生也只能苦笑以對。

「輪到我了。」福澤先生說著,拿出影印的資料。他說,他知道奧山家部分建物的下落了。

「側屋果然整棟遷移了。」

他是在關于古老建筑物的研究書籍中發現的。這些存在過、如今已經消失的著名建筑物名單中,他找到了奧山邸。

上頭記錄建筑物「部分遷移」至北關東和愛知縣兩個地方。他也追查到建筑物遷移到北關東后的狀況,因為是位在觀光地的旅館,具有明確可供調查的屋號。

福澤先生調查后得知,某間旅館在改建之際利用了遷移過來的建材,但旅館在一九四六年燒毀了。火災發生在清晨,燒毀了周邊七棟建筑物后才被撲滅。后來,人們在火災后的廢墟中發現旅館老板夫妻、岳父和三名孩子的尸體。每具遺體看起來都是入睡后的狀態,后腦杓留有傷痕。警方起初研判是強迫自殺案件,之后查明是強盜犯行。

——又是這樣,我心想,縱火和殺人這種組合是奧山家怪談衍生而出的共通點。

「其他建材似乎還有別的去處,不過狀況到目前為止不明。」

另一個地方是「愛知·米溪家」。

「這個怎么念?」平山先生問。

福澤先生低聲思考著,「這個嘛。」

「可能是念成KOMETANI吧。」我插嘴,這是很特別的姓。

我曾經很好奇這個姓氏怎么念,還特別查過。印象中,我整理讀者寄來的怪談時,為了輸入這個姓而查了字典。

——難道是?

平山先生不理會正在思索的我地說:

「對了,關于那個問題很大的真邊家,聽說他們家的建筑物還留著哦。」

在哪里?福澤先生和我異口同聲地問。

「據說變成廢屋,而且果然成為靈異地點。我大概知道在哪里,打算有空的時候去一趟。兩位要一起嗎?」

當然,我們立刻回答。

那就這樣吧,平山先生開朗地笑了:

「等我決定日期再通知你們。如果那時候久保小姐身體狀況沒問題,也邀她一起來吧。」

回到家后,我重新回顧整理好的怪談資料。

我幾年前在雜志上寫過這位讀者寄給我的故事。對,我記得是關于「地獄」的故事。事情發生在曾經是富農的祖父家中,據說只要透過家中的透籠板看佛堂就會見到地獄。我在雜志上以英文字母表現登場人物的名字,不過資料中清楚記載著對方的真名和住址。

我找了一下,發現「米溪新」這個名字。原始資料上清楚寫著事情發生在愛知縣某處的祖父家,連地址都有。

如果現在寫信到這個住址,信件真的可以送到米溪先生手上嗎?信封上的郵戳是一九九二年,他當時似乎是上班族,很可能獨自在外租屋生活。若是如此,那很可能現在不住在這里了。不過我仔細看了一下住址,發現沒有房間號碼,或許是獨門獨棟的房屋。他當時可能住在老家也說不定。

我抱著賭一把的心情寫了封信,牛個月后收到回信,這個住址果然是他的老家。米溪先生現在因為轉職而離開老家,不過收到信的家人將信轉給他。他下個月恰巧要來大阪出差,屆時可以和我見面。

信中提到的透籠板(注28)在米溪家的本家。

相傳祖父的祖父——對米溪先生來說是高祖父的人物,在福岡「碳礦王」的豪宅拆除之際,收下包含透籠板在內的建材。家中沒人知道這名「碳礦王」的名字;至于出問題的透籠板,它由一整片天然木材雕刻而成,并且分別從木材兩側鏤空且雕刻上不同圖案,雕工極為精細,是兩片一組的組合。米溪先生事后將透籠板的照片寄給我。一邊是飛龍,一邊是云霧繚繞的山中峽谷,相當出色。

米溪先生說:

「我們家只知道原來的主人是碳礦王,其他就不曉得了。」

他在信中寫到米溪家過去是富裕的農家,之后逐漸沒落,所以我問了他這件事。

「好像是。我祖父的家是高祖父興建的,聽說他經營各種生意,后來失敗了。為了還清債務,很多財產都被拿走,最后剩下用來蓋房子的土地和一小塊田地。現在是很普通的兼職農家。」

聽說透過這片透籠板窺看佛堂就會見到地獄。可是——「會見到地獄」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誰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聽說看了會不好,大家也不會刻意去看。而且不只是要不要看的問題,那其實也不是什么簡單就能看到的位置。」

米溪先生曾經在佛堂隔壁的房間聽到宛如從地下吹來的風聲。

「對,像是地下鐵的風聲。其中還混雜著呻吟的聲音,讓人很不舒服。我只聽過這些聲音而已。那聲音真的是聽過一次就夠了,所以就算去祖父家,我也不會睡在座敷里。」

我問他,有沒有聽過米溪家在得到這組透籠板后,家族中發生了不幸的事?

「我沒聽說過,雖然是有幾個人早死,不過應該沒什么特別的。」

「發生過火災嗎?」

我這么一問,米溪先生露出驚訝的表情。

「對,好像有過。我聽說屋子落成后,發生過好幾次奇怪的小火災。」

果然如此,我心想,那組透籠板果然來自奧山家。

——也就是說,不光是土地或人,恐怕連器物都會傳播怪異。米溪家經由透籠板感染上奧山家的殘穢。

米溪先生說,除了小火災,本家沒發生過其他怪事,家族和家業也都沒有異狀。

「不過我堂哥在大學時代租的房子好像有過什么。」

「堂哥——是本家的兒子嗎?」

「對,我有位大我四歲的堂哥,他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