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不死者之王

第五章 死之統治者

第一卷 不死者之王 第五章 死之統治者



草原上沒有留下先前激斗的痕跡。

血染的草原遭到夕陽余暉掩飾,血腥味也在強風的恣意吹拂下飄散。

草原上出現兩個原本不存在的身影。

斯連教國特殊情報部隊陽光圣典隊長尼根,以詫異的眼神看向兩人。

其中一人是魔力系魔法吟唱者的打扮。戴著詭異的面具掩飾面貌,手上還戴著金屬手套。身穿看起來十分昂貴的漆黑長袍,似乎代表他尊貴的身分。

另外一人則是裝備漆黑全身鎧甲。那也是相當不得了的鎧甲,絕非隨處可得的廉價品。光從外觀就可知道是一流的魔法道具。

被逼到絕路的葛杰夫和他的部下不見蹤影,反倒是出現這兩個神秘人物。這是某種傳送魔法吧,但是完全不知道是什么魔法。使用未知魔法的神秘人物,必須小心戒備。

尼根先讓天使全部撤退,維持一定的距離守護在我方的周圍。毫不松懈地觀察對方舉動,眼前的魔法吟唱者往前跨出一步:

「大家好,斯連教國的各位。我的名字是安茲.烏爾.恭。如果能親切地稱呼我安茲,那就是我的榮幸。」

雖然有點距離,但是在風的吹拂之下,聲音非常清晰。

尼根沒有回應,這時自稱安茲的神秘人物繼續說道:

「身后的這位名叫雅兒貝德。我想跟大家做個交易,不知可否耽誤一點時間?」

在腦中搜尋安茲.烏爾.恭這個人名,不過完全想不出來,很有可能是假名。看來還是且聽對方說些什么,從中搜集情報比較好。如此判斷的尼根抬起下巴要安茲說下去。

「太棒了。感謝你愿意抽空聽我說話。那么我有一件事必須先向各位說明,那就是你們是打不贏我的。」

斬釘截鐵的語氣,可以聽出絕對的自信。絕對不是虛張聲勢或是毫無根據的傻話,那是安茲這號人物,打從心底如此相信的語氣。

尼根稍微皺起眉頭。

在斯連教國里,沒有人敢對上位者說這種話。

「無知真是悲哀,你的愚蠢將會付出代價。」

「...這個嘛。事實又是如何呢。我仔細觀察這次的戰斗,所以我會來到這里就代表我有必勝的自信。你們不覺得我如果我沒有必勝的把握,應該會對那個男人見死不救嗎?」

完全沒錯。

如果是魔力系的魔法吟唱者,比較適合采用別的方法。秘術師、妖術師和魔法師,基本上只會裝備輕型鎧甲,大多會盡量避免肉搏戰,利用「飛行」魔法在遠處連續發射「火球」等魔法。但是安茲卻選擇正面迎擊,一定藏有什么招式。

不知對方是怎么面對這段沉默。安茲繼續說道:

「如果你能理解,我有個問題想要請教一下。你們帶來的天使應該是使用三級魔法召喚的天使,不知道對不對呢?」

簡直是明知故問。

不理會尼根不屑的表情,安茲繼續說下去:

「你們招喚的魔物似乎和YGGDRASIL相同,所以我有點好奇是不是連名稱也一樣。YGGDRASIL的魔物名稱很多都是來自神話……天使系和惡魔系的魔物應該都和神話有關。那些天使與惡魔最常出現在天主教的相關事物。但是在沒有天主教的個世界中,經然會有稱為大天使的天使,實在很不自然。這就表示在這個世界里,也有類似我這種人。」

完全不知道對方在說什么,感到火大的尼根反問:

「你的自言自語可以結束了,趕快招出你把葛杰夫,史托羅諾夫弄到哪里去了?」

「傳送到村莊里了。」

「...什么?」

沒想到對方會回答的尼根不解反問,接著立刻想到對方會如此回答的理由:

「蠢斃了,即使你說謊,只要搜索一下村莊馬上就────」

「───我可沒有說謊,只是有問必答……其實我會老實回答,還有一個理由。」

「……難道是想求饒嗎?如果可以讓我們節省時間,倒是可以考慮。」

「不不不……其實……我聽到你和戰士長的對話……真是有膽量啊。」

安茲的口吻與氣勢為之一變,看向面露嘲諷表情的尼根:

「你們竟敢大言不慚地說要殺掉我安茲.烏爾.恭好不容易才救回來的村民。沒有比這更讓人不悅的事。」

風激烈吹動安茲身上的長袍,這股風就這么吹過尼根一行人的身邊。

只不過是草原上的風剛好從安茲的方向吹來,但是置身冷風中的尼根趕緊甩開浮現腦中的錯覺,感覺風里充滿死亡氣息肯定是錯覺。

「...說、說什么不悅啊,魔法吟唱者。那又怎么樣?」

雖然遭到恐嚇,尼根還是不改冷嘲熱諷的態度。

身為斯連教國王牌之一的陽光圣典指揮官尼根,怎么可以聽到區區一名男子的孔后就感到害怕。絕對不行。

不過──

「剛才我有提到交易,內容是希望你們乖乖交出性命,如此一來也可以免受皮肉

之苦。相反地,如果想要抵抗,那么愚蠢的你,將會付出在絕望與痛苦之中死去的代價。」

安茲僅僅跨出一步。

雖然只有一步,安茲的身影看起來卻相當巨大。陽光圣典的所有人都因此退了

「啊啊...」

尼根周遭傳來好幾道嘶啞的聲音。

這個聲音代表恐懼。

充滿令人難以置信的強者氣勢。尼根還是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強烈的氣勢。所以可以理解部下的恐懼。

身經百戰,不知在生死邊緣游走多少次,奪走多少生命的強者尼根,也能感受安茲這名神秘魔法吟唱者。散發出令人透不過氣的強大壓力。部下們的感受應該更加強烈。

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這個魔法吟唱者的真面目,面具底下的身份到底是誰?

無視尼根的焦慮,安茲以無比冰冷的語氣放話:

「這就是我沒有說謊,老實回答的理由。因為沒有必要對即將死亡的人說謊。」

安茲慢慢張開雙手,再次向前跨出一步。看起來像是想要擁抱,不過詭異彎曲的手指,彷佛即將襲來的魔獸。

一股冷顫從尼根的腳底竄到頭頂。曾經在無數次的生死邊緣感受過的這股感覺,是死亡的預感。

「讓天使突擊!別讓對方靠近!」

尼根放開嗓門,發出有如哀號的嘶啞聲音下令。

并非想要鼓舞士氣,單純只是對進逼的安茲.烏爾.恭感到害怕。

兩個火焰大天使接受尼根的命令發動攻擊。拍動翅膀破風而來。

一直線飛到安茲面前的天使,毫不遲疑地刺出手中的赤焰劍。

身后的雅兒貝德應該會上前抵擋吧。如此預測的所有人,全都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并非發生什么驚人的事,而是剛好相反。

完全沒發生任何事。

沒錯—安茲這號人物沒有采取任何行動,只是讓天使的劍刺入自己的身體。魔法、閃避、防御,或是由隨從抵擋,什么事都沒發生。

驚訝變成嘲笑。

什么強者的氣勢,全都只是虛張聲勢。雅兒貝德也不是不想抵擋,而是來不及反應天使的高速攻擊吧。知道真相之后,其實也沒什么大不了。

部下安心吐出一口氣。先前莫名感到焦慮,如今覺得不好意思的尼根看向雅兒貝德:

「太不像樣了。竟然虛張聲勢想要嚇唬我們……」

這時突然有個疑問。

為什么安茲的尸體沒有倒下?

「...你們在在干什么?快點讓天使退下。身上刺著劍才不會倒地吧?」

「可、可是我們已經下令了。」

部下充滿疑惑的聲音讓尼根為之一驚,再次看向安茲。

天使的翅膀用力拍動 ,像是被蜘蛛網纏住的蝴蝶。

兩只天使慢慢往兩旁移動,不過動作非常奇怪,像是被人強行拉開。

接著原本被天使擋住的安茲,再次從空隙之中現身眼前。

「我不是說過了嗎?你們打不贏我的。坦率地聽從別人的忠告才對喔。」

平靜的聲音傳入尼根的耳里。

眼前的光景讓尼根感到不解。

即是胸部和腹部被漸刺穿,安茲依然若無其事地站著。

「不會吧...」

一位部下的呻吟到出尼根的心聲。從劍的刺入位置與角度來推測,那確實是致命傷。即使如此,安茲卻沒有痛苦的樣子。

令人吃驚的地方當然不僅如此。

安茲的雙手掐住兩只天使的喉嚨,掐住不斷掙扎的天使不放。

「不可能...」

不知道是誰喃喃自語。由魔法召喚的天使,軀體是由召喚者的魔力所形成,即使如此,體重也絕對不輕。不但比成年男子稍重,如果連身上的鎧甲也算進去,絕對不是可以單手輕易抓起的重量。

的確,如果受過嚴格訓練,肌肉強壯的戰士或許可以做到。不過眼前的安茲應該是比起肌肉,更加專心鉆研提升智慧與魔力的魔法吟唱者。即使是以魔法強化,如果基本數值不高,根本沒什么效果。

但是為什么會有這種事。而且即使被劍刺穿,也是一副不痛不癢的樣子。

「...這其中一定有什么騙人的花招。」

「啊,一定是這樣,被劍刺穿怎么可能沒事!」

斯連教國的特殊部隊狼狽地大叫。雖然大家都是歷經各種危險,身經百戰的戰士,卻不曾看過這種情景。即使是尼根等人所召喚的天使也辦不到。

像是沒有半點痛苦的平淡聲音,傳進滿是疑問的尼根等人耳里。

「這是高階物理無效化的常駐特殊技能,可以讓資料量少的武器和低階魔物的攻擊完全無效。最多只能讓六十級的攻擊無效,也就是說超過六十級還是會受傷。算是一種不是零就是一的能力……沒想到真的發揮效用。那么……這些天使還真礙事。」

雙手各抓著一個天使,安茲以驚人的速度往地面揮拳。隨著一聲巨響,大地似乎也跟著晃動───就是如此超乎常理的力量。

天使一命嗚呼,變成無數的光球消散。當然,也連同刺在安茲身上的劍。

「如果知道天使名稱的由來,就可以掌握你們為什么可以使用YGGDRASIL的魔法...·不過這件事先暫且擱在一旁。」

緩緩起身的安茲,發言還是一樣令人不解。

不過這也讓人對他的神秘力量感到更加害怕。

尼根咕嘟吞下一口口水。

「好了,無聊的游戲到此為止,玩夠了嗎?看來你們是不愿接受我的交易,那么接下來輪到我出手了」

解決天使的安茲俖出姿勢,慢慢張開雙手。那個姿勢好像在證明手里什么也沒有。

令人毛骨悚然的寧靜中,安茲的聲音清楚傳進耳里。

「我要上了───全部殺光。」

有如冰柱刺在背上的懼意,令人感到想吐。身經百戰的屠殺者尼根感覺到不曾體驗的莫名感受。

必須撤退。在沒有必勝方法的現在,和安茲戰斗相當危險。

不過尼根努力甩掉這個直覺。已經將葛杰夫這個獵物逼到絕境,怎么可以眼睜睜地看著他逃走。

不理會內心深處響起的警告,尼根大聲下令:

「所有天使發動攻擊!動作快!」

所有火焰大天使有如子彈襲向安茲。

「真是一群貪玩的家伙……雅兒貝德,退下。」

尼根的爾里傳來即使遭到天使襲擊,依然沉著的冷靜聲音。明明是被天使團團包圍看不到任何縫隙,卻完全感覺不到一絲焦急。

看來像是會被亂劍刺穿──不過在此之前,安茲早已發動魔法。

「負向爆裂。」

空氣劇烈晃動。

像是發光的相反,黑光波動從四周一口氣往安茲的方向聚集。那是只有一瞬間的事。不過卻留下明顯的成果。

「不、不可能……」

不知是誰的疑問隨風傳來。眼前的景象就是如此令人不敢相信。

總數超過四十的天使就這么遭到黑色波動消滅。

對方并非使用對抗的魔法來解除召喚魔法。被黑色波動擊飛的天使,看起來像是受到傷害。簡單來說,就是安茲施展威力強大的魔法,將天使們一掃而盡。

尼根不禁毛骨悚然。腦里回想起王國最強戰士,葛杰夫.史托羅諾夫說過的話。

「...哼,真是愚蠢,這個村莊里……還有比我更強的人。深不可測的他,一個人就能把你們全部解決...想要殺他...保護的村民,簡直是不可能的事…」

眼前的光景印證這句話。

尼根甩掉腦中浮現的話語,拼命說服自己。

就尼根所知,最強組織的漆黑圣典成員,也可以解決這么多天使。也就是說只要將安茲當成那種對手來交戰即可。即使實力和漆黑圣典一樣堅強,人數如此眾多的我們,里當還是能夠獲勝。

不過漆黑圣典那些成員,可以只靠一招魔法就把所有天使全部解決嗎?

尼根搖頭甩掉疑問。不可以想這個問題。如果得到答案,那就真的束手無策。所以尼根把手伸進懷里,從收在那里的魔法道具獲得勇氣。

堅信只要有這個道具,一切都沒問題。

不過對于沒有內心支柱的部下,只好使用別的方法。

「嗚、嗚啊───!」

「這是怎么回事!」

「怪物嗎!」

發現天使派不上用場的部下一邊慘叫,一邊始接連發動自己相信的魔法。

「迷惑人類」「正義鐵錘」、「束縛」、「火焰之雨」、「綠玉石棺」、「神圣雷射」、

「沖擊波」、「石筍突擊」、「開放性創傷」、「中毒」、「恐怖」、「詛咒」、「盲目化」...

各式各樣的魔法命中安茲。

及面對魔法如狂風暴雨襲來,安茲依然神情自若。

「果然都是熟悉的魔法...是誰教你們這些魔法的?斯連教國的人嗎?還是另有他人?想打聽的資訊越來越多了。」

不僅一招殺死召喚出來的天使,連魔法也無法造成傷害。

尼根感覺自己被困在惡夢的世界里。

「囈─────!」

因為魔法毫無效果而發狂的的一名部下發出奇怪的慘叫,拿出投石器投擲鐵球。雖然尼根覺得連天使之劍都毫無作用,投擲鐵球又有什么用,還是沒有阻止部下的舉動。

能夠輕易擊碎人骨的沉重鐵球,準確地往安茲的方向飛去。

有如爆炸的聲音突然響起。

瞬間。

事情真的發生在瞬間。

既然身在戰斗之中,眼睛的視線當然不可能離開目標。但是理應待在后方的雅兒貝德突然擋在安茲面前。剛才他所站立的地面因為強烈的踢擊而隆起,這便是巨響的真相。

雅兒貝德以快到看不清楚的速度,揮動手上的長柄戰斧。畫出美麗的枯綠色殘影。

接著是投擲鐵球的部下癱軟倒地。

「……啥?」

沒人知道眼前到底發生什么事。應該是我們發動攻擊才對,然而結果卻完全相反,是攻擊的我方倒地。

跑過去的部下觀察死亡的同伴之后大叫:

「頭、頭被鐵球打碎了!」

「……什么?鐵球……該不會是投擲過去的鐵球吧! -l

為什么會被自己投擲的鐵球砸死呢?

這時一道聲音隨風傳進感到疑問的尼根耳里。

「抱歉,好像是我的部下使用導彈防盾和反擊箭這兩個特殊技能反擊回去。你們好像施加了抵抗飛行武器的防御魔法,不過只要受到超過防御力的反擊還是會被突破吧?應該不需要那樣大驚小怪。」

出聲解釋的安茲完全不理尼根等人,轉頭看向雅兒貝德:

「不過雅兒貝德,你應該知道那種飛行武器根本傷不到我。可以不需要——」

「——請等一下,安茲大人。想要和無上至尊戰斗,至少也要有一定程度的戰力。像是那種鐵球攻擊...未免太失禮了!」

「哈哈,這么說來尼根他們沒什么資格吧,是不是啊?」

「唔!哼!監視權天使!上吧!」

聽從尼根的命令,剛才只是輕微拍動的天使翅膀有了大動作。

監視權天使是穿著全身鎧甲的天使。一只手拿著巨大釘頭錘,另一只手則是拿    著圓盾。有如長裙的衣襬把雙腳全部遮住。

實力比大天使更強的天使,至今都沒出動的原因在于他的特殊能力。監視權天使正如其名,有著提升視野范圍里的我方防御力的特殊能力。這在移動之后就會失去效果,因此讓監視權天使待命才是明智之舉。

即使如此依然下令出動,這證明尼根已經無計可施。只要有一線生機,就算是一根稻草也要拼命抓住。

「退下,雅兒貝德。」

接受命令的天使一口氣來到安茲面前,就這么揮出閃亮的釘頭錘。安茲不耐煩地伸出戴著金屬手套的左手迎擊。

雖然是打碎手骨也不奇怪的一擊,不過安茲的手安然無恙,就這樣若無其事地承受天使接二連三的攻擊。

「哎呀哎呀……換我反擊吧。地獄之火。」

安茲伸出的右手手指發出一道輕輕搖晃,好像一吹就會熄滅的焰,附在監視權天使的身上。在閃閃發亮的天使身上,那道火焰小得有些可笑。

不過——

監視權天使的身體瞬間被黑色火焰吞沒,火勢強到連距離很遠的尼根部都可以感受到熱氣,幾乎連眼睛都無法睜開。

在氣勢沖天的黑色火焰中,天使的身體就此融化消失,絲毫沒有抵抗能力。將日標燃燒殆盡的黑色火焰也隨之消失。

現場沒有留下任何痕跡。剛才的景象───攻擊的天使和燃燒的黑色火焰,就像是不曾出現的幻影。

「怎、怎么可能。」

「只要一招……」

「噫!」

「太、太夸張了啊啊啊啊!」

在一團混亂之中,響起尼根的怒吼。

尼根不知道自己在大叫。他只是把心中想法轉換成語言口脫口而出,不覺得那是吶喊。

監視權天使是高階天使,而且攻防能力的比率是三比七。在使用高階魔法招喚的權天使之中,也是防御力最佳的一種

而且尼根與生俱來的異能,「強化召喚魔物」,可以提升尼根所召喚的魔物能力。因此很賞有人能夠打倒尼根招喚的監視權天使。

尼根這輩子還不曾遇過有人只用一招魔法就能辦到。即便是尼根所知的,幾乎達到人淚腺的漆黑圣典成員也辦不到。也就是說安茲.烏爾.恭的實力超越人類的等級。

「不可能有這種事!太夸張了!沒有人能夠只用一招魔法就消滅高階天使!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安茲.烏爾.恭!像你這種人不可能至今都默默無聞!你的真名到底是什么!」

完全看不到任何冷靜,只是不愿承認事實地吼叫。

安茲緩緩張開雙手。在夕陽的照射下,像是沾滿血的一雙手。

「...為什么覺得不可能?這只不過是你的無知吧?還是說這個世界就是如此?只有一件事我可以回答你。」

在等待回答的期間,四周鴉雀無聲。只有安茲的聲音異常暸亮地響起:

「我的名字是安茲.烏爾.恭。這個名字絕對不是假名。」

從安茲話中蘊含的自傲與喜悅,令尼根無法開口反駁從真相不明的人口中聽到意義不明的答案,就是這種情況吧。

尼根對自己的急促呼吸感到心煩。

吹拂草原的風聲也相當煩。自己體內的心跳聲聽起來特別大聲。紊亂的氣息,像是全力沖刺了很久。

腦中雖然浮現幾句可以安慰自己的話。不過剛才劍刺入對方身體的光景,還有一招魔法便消滅眾多大天使的景象,在在都是告訴尼根。

——那是超乎想像的怪物。自己絕對不是對手。

「隊、隊長,我、我們該怎么辦才好……」

「這種事自己看著辦!我可不是你媽!」

放聲怒吼的尼根看到部下的恐懼表情之后,這才回過神來。

在這種未知的怪物面前驚慌失措,可是相當不妙的事。

太陽漸漸西下,黑暗即將吞噬整個世界。感覺像是「死亡」正在張開嘴巴,準備將所有一切全部吞噬。努力壓抑這種恐懼的尼根下令:

「保護我!想活命的人就替我爭取時間!」

尼根用發抖的手從懷中取出水晶。原本身手矯捷的部下,全身都被恐怖的鎖煉束縛,動作變得相當遲鈍。被下令要求以身為盾抵擋這種魔物,即使是不怕死的部下也會猶豫不決吧。不過還是非得讓他們替自己爭取時間。

封印在水晶里的魔法,可以召喚最強的天使。這個天使曾經獨自消滅一個在兩百年前將大陸鬧到天翻地覆的魔神。

可以輕松毀滅城市的最高階天使。

再次召喚這個天使的魔法,究竟需要耗費多少錢與勞力,實在無法估計,不過安茲.烏爾,恭這個神秘人物,值得召喚這個天使加以解決。更重要的是如果沒有招喚反而被奪走,那就更加糟糕了。尼根如此說服自己。

尼根掩飾內心的恐怖,害怕自己會像那些死在自己手里的人一樣,變成一團肉塊。

「我要召喚最高階天使,快點替我爭取時間!」

現實的狀況令部下的動作明顯加快。

眾人燃起希望之火這件事,對陣的安茲應該更有感覺吧。不過看不到他有任何舉動,只是自顧自地說些莫名其妙的話:

「……那個莫非是封印魔法的水晶……而且從閃亮程度來看,應該是封印著超位魔法以外的東西吧?也有這種Y G G D R As I L的道具啊……如此一來,召喚出來的天使……是熾天使級?雅兒貝德,使用特殊技能保護我。雖然不至于出現恒星天熾天使,不過

若是出現至高天熾天使,就必須全力應戰。不……說不定是這個世界特有的魔物?」

就在安茲呆立原地之時,尼根以規定的使用方式破壞手中的水晶——發出閃亮的光芒。

彷佛隱藏的太陽出現在大地,草原瞬間染成耀眼白色,還有淡淡的芳香飄進鼻腔。

傳說中的天使降臨,讓尼根興奮歡呼:

「看啊!這就是最高階天使的尊容!威光主天使!」

那是閃亮翅膀的集合體,在眾多翅膀之中雖然有拿著象徵王權的笏板的手,但是除此之外看不到頭和腳。雖然外表非常詭異,不過任何人都可以感覺到那是神圣的生命體。因為打從現身的瞬間,四周的空氣就變得相當清凈。

至高無上的善良化身,讓現場響起瘋狂的喝采。部下們個個變得熱血沸騰。

這下子一定可以殺死安茲·烏爾.恭。

這次輪到他恐懼了。

就讓他在神的力量面前,知道自己有多愚蠢吧。

面對歡欣鼓舞的激昂情緒,安茲好不容易才能擠出一句話:

「就……就是這個?這個天使……?就是用來對付我的最強殺招?」

看到安茲如此驚訝,剛才還相當不安的尼根松了一口氣,甚至感到心情愉快:

「沒錯!你會害怕也是沒辦法的,這就是最高階天使的模樣。本來將他用在這種地方有點浪費,不過我判斷你有那個價值。」

「怎么會這樣……」

安茲慢慢舉起手,放在面具上遮住臉。看在尼根眼里,只會是代表絕望的舉動。

「安茲,烏爾,恭。老實說,可以讓我招喚最高階天使的你,確實值得尊敬。你是擁有恐怖力量的魔法吟唱者,感到驕傲吧!」

尼根接著重重點頭:

「以個人而言,很想讓你成為我們的同胞。如果你時麗貞的這么高強...不過原諒我,這次的任務不允許我這么做。至少我們會記住你。記住你這個讓我決定招喚最高階天使的魔法吟唱者。」

不過回應尼根稱贊的,卻是一道非常冰冷的聲音:

「真是…無聊透頂。」

「什么?」

尼根無法理解對方在說什么。對尼根來說,面對人類絕對無法戰勝的最高階天使,現在的安茲不過是個祭品。但是他的態度也未免太過游刃有余。

「我竟然會如此戒備這種幼稚的游戲…真是抱歉啊,雅兒貝德。還讓你特意使用特殊技能。」

「千萬別這么說,安茲大人。因為不知道會招喚什么超乎想像的魔物,所以當然要盡量降低受傷的可能性。」

「是嗎……?不,你說得沒錯。只有沒想到只有這種程度,太出乎意料了。」

發現兩人滿是輕視的反應,令尼根的思考有些跟不上:

「在最高階天使的面前,你們竟然還能擺出這種態度!」

和雅兒貝德悠閑對話,完全不把最高階天使看在眼里的安茲,令尼根忍不住大吼。

那種像是占有絕對優勢的從容不迫態度,讓尼根剛涌現的喜悅之情,立刻消失得無影無蹤,再度感到不安與恐懼。

難道安茲·烏爾·恭比最高階天使還要強大?

「不!不可能!絕對沒有這種事!不可能會有人比最高階天使還要強!這可是連魔神都能打敗的存在!面對人類無法勝過的對手——虛張聲勢!一定是虛張聲勢!」

看來尼根已經無法壓抑自己的情緒。

絕對不承認有這種事。可以戰勝最高階天使的人,不僅是斯連教國的敵人,而且正站在自己的面前。

「發動『極度圣擊』!」

人類絕對無法到達的魔法領域,就是第七位階以上的魔法。即使在斯連教國舉行大規模儀式也無法施展,不過最高階天使威光主天使可以單獨使出,所以才會稱為最高階天使。

而尼根發號施令的魔法是第七位階的「極度圣擊」,就是這種終極魔法。

「知道了知道了。趕快出招吧,我什么都不會做。這樣你滿意了吧?」

可是安茲的態度看起來就像讓路的行人一樣輕松自在。

游刃有余的態度令尼根感到恐懼。

最高階天使曾經打倒傳說中的魔神,擁有究極的力量,可說是整個大陸最強的存在,不可能會被打倒。

如果有人可以打倒。

如果眼前這個身分不明的魔法吟唱者可以打倒。就表示這個神秘人物的實力遠遠超越魔神。

不可能有這種超越者。

回應召喚者期望的最大攻擊,威光主天使手中的笏板就此粉碎。笏板碎片在威光主天使的身邊慢慢旋轉。

「原來如此,每次召喚就會利用只能使用一次的特殊能力增加魔法威力啊。主天使的能 力好像和Y G G D R A SI L里一樣……」

——「極度圣擊」。

魔法發動,只看得到光柱接連落下。

隨著咻咻的聲音,藍白色的神圣閃光不斷落下,將輕輕舉起一只手向在撐傘的安茲身體加以包圍。

第七位階——人類絕對無法到達的極限級領域。

邪惡的存在絕對會被這個神圣的力量消滅,即使是善良的存在也一樣。差別只在于完全遭到消滅,或是剩下部分殘渣。超越人類領域的魔法就是如此驚人。 不,如果不是這樣才奇怪。

可是——依然健在。

安茲.鳥爾.恭這個怪物,不但沒有灰飛煙滅、癱軟倒地或是粉身碎骨,依然若無其事地站著,還發出嘲諷的笑聲:

「——哈哈哈哈哈。不愧是對邪惡屬性可以發揮更大效果的魔法……這就是受傷的感覺……痛嗎?原來如此、原來如此!不過即使感到疼痛,思緒依然清晰,完全不影響行 動。」

光柱消失。沒有發揮任何效果。

「太棒了,又結束一項實驗。」

「聽起來好像若無其事,不,感覺比較像是心滿意足的聲音。

如此心想的尼根一行人,臉上只能浮現僵硬的笑容。

只有一個人非常生氣。

「你、你們這些低等生物!」

雅兒貝德發出劃破空氣的吶喊:

「你們這些低等生物!竟、竟敢對我們最敬愛的君主安茲大人做這種事!讓我最喜歡、打從心里深愛的大人感到疼痛,太不知天高地厚了!我絕對不會輕饒,定要讓你們嘗盡這世界最大的痛苦到發狂為止!用強酸腐蝕四肢、切下性器官做成肉醬讓你自己吃!然后再用治愈魔法治好!啊啊啊啊啊啊啊!可惡!可惡可惡可惡,我的心快爆炸了-」

黑色鎧甲下的手動個不停。

感覺以此為中心的整個世界為之扭曲,一股令人聞風喪膽、天旋地轉的邪惡氣息有如暴風襲來。

黑色的全身鎧甲下有什么東西正在蠢動,像是有巨大物體即將撐破鎧甲現身。雖然知道這件事,尼根卻完全無法可施,只能傻傻站在原地,看著即將破繭而出,侵蝕世界的怪物。

能夠制止雅兒貝德的人,在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人。安茲輕輕舉手低聲說道

「夠了,雅兒貝德。」

只是這句話,雅兒貝德立刻停止動作。

「……可、可是安茲大人,低等生物……」

「——算了,雅兒貝德……除了天使的脆弱,一切都在我的預料之中,那么還有什么好生氣的?」

聞言的雅兒貝德單手舉到胸前,低頭致意:

「……真不愧是安茲大人,深謀遠慮正是最適合形容您的話。太令人敬佩了。」

「不不不,雅兒貝德如此替我擔心、生氣,我感到很高興喔。不過……還是燦爛笑容的你更有魅力。」

「咕呼——!魅、魅力!——咳,謝謝您,安茲大人。」

「好了,讓你們久等了,抱歉。」

在敵人面前還如此從容的兩人讓尼根看儍了眼,這時終于回神大叫:

「我知道……你們的真正身分了!——魔神!你們是魔神吧。」

足以和最高階天使匹敵的智慧體,在尼根的認知中只有屈指可數的幾種。

包含尼根所信仰的種在內的六大神。

最強種族的龍族之王——龍王。

一個人就能消滅整個國家的傳說級怪物——滅國

還有——魔神。

曾經聽說被十三英雄打倒的魔神已經遭到封印。從剛才的邪惡波動來看,那應該就是即將解除封印的魔神吧。

同時尼根也抱著微薄的希望,如果是魔神,那么最高階天使或許有打贏的機會。

「再一次!發動『極度圣擊』!」

剛才安茲有說感到疼痛,那么或許他已經受傷了,或許連站著都很勉強。

無數的「或許」占據尼根的腦海,如果不這么想,肯定會發狂。

不過安茲不允許對方第二次的攻擊。

「……這次該輪到我了吧……感受絕望吧『黑洞』」

威光主天使的閃亮軀體浮現一個小點。然后慢慢成為巨大的空洞。

空洞將所有一切吸進去。

簡單到令人瞠目結舌,甚至覺得可笑,眼前已經看不到任何東西。

閃亮的威光主天使消失之后,周圍瞬間失去光彩。

只有風吹過草原,響起陣陣的憲率聲。一道嘶啞的吶喊劃破寂靜。

「你到底是什么人……」

尼根再次向這個不可能存在的人物發問..

「我不曾聽過安茲.烏爾.恭這個魔法吟唱者的名字……不,不可能會有一招就能消滅最高階天使的人。不應該有這樣的存在……」

尼根無力搖頭:

「我只知道你們已經遠遠超越魔神……這實在太離譜了……你們到底是……」

「……就說是安茲.烏爾.恭了。過去這個名字,可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呢。閑話就說到這里吧,繼續說下去也只是浪費時間。還有為了不要讓你們白費工夫,先告訴你們一聲,我的四周具有阻礙傳送魔法的效果。而且附近還有部下埋伏,所以你們無路可逃了。」

夕陽完全落下,周圍慢慢被黑暗吞沒。

尼根感覺一切都結束了,而且這是無庸置疑的事實。就在部下個個感到垂頭喪氣時,無人的空間突然開了一個大洞,彷佛像個陶壺。不過這個異象瞬間消失,恢復原來的光景。

當尼根感到困惑時,安茲開口回答:

「哎呀哎呀…:,你們可要戚謝我。好像有人想用某種情報系魔法監視你們,不過因為我也在效果范圍內,所以抵抗情報系魔法的攻性防壁發揮作用,才沒有受到監視……唉唉,早知道有這種事,就應該事先準備高階魔法連鎖發動。」

這句話令尼根恍然大悟。

斯連教國肯定定期監視自己吧。

「加以強化,可以影響廣大范圍的『爆裂』或許無法讓偷窺者學乖...既然如此,游戲到此結束吧。」

聽懂話中含意的尼根,背上串過一陣冷顫。

一向身為加害者的自己,如今也要變成受害者。

他感到無比害怕。害怕過去曾經奪走無數生命的自己,如今也要被人奪走生命。部下看著自己的恐懼眼神,更是令人心煩意亂。

已經快流下眼淚。

想要跪下大聲求饒,但是安茲看起來不像是個仁慈的人。因此尼根忍住淚水,努力尋找一線生機。但是不管如何思考,還是想不到任何外援。這么一來,唯一的希望就只能寄托眼前的安茲的慈悲心。

「等、等一下!安茲.烏爾.恭閣下……不,大人!請等一下,我們……不,我想要和您交易!保證絕對不會讓您受到損失!只要能饒我一命,我會準備您想要的金額!」

在視野的一角,可以稍微瞄到露出驚訝表情的部下,但是他們已經和自己無關。現在最重要的是自己的性命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