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不死者之王

第一章 開始與結束

第一卷 不死者之王 第一章 開始與結束



在西元二一三八年的現在出現名為DMMO-RPG的新名詞。

這個名詞是「Dive Massively Multiplayer online Role Playing Game」的簡稱,人們利用網路與奈米技術設計出腦內電腦網路───這個網路和神經元奈米介面、專用控制介面連結在一起。如此一來,人們在虛擬游戲當中游玩時,就能夠像是身在真實世界一般,具有身歷其境的感受。

也就是可以讓玩家彷佛實際進入游戲世界的體感行線上游戲。

在不斷開發出來的眾多DMMO-RPG之中,有一款特別引人矚目的游戲。

YGGDRASIL。

那是在十二年前的二二六年,由日本廠商充分準備、精心開發之后上市的游戲。

「YGGDRASIL」和當時的其他DMMO-RPG相比,是「玩家自由度異常寬廣」的游戲。(樓主:一款可以課金的游戲...實際上案書中描述平衡性略糟糕,但勝在自由性)

基本的職業種類,包括基本職業和高階職業在內,輕松超過兩千種。

每種職業的最等級只到十五級,因此如果想要達到綜合等級極限的一百級,至少要練七種以上的職業。不過只要達成條件,還是有可能「多方涉獵」,只要有心,也能以相當沒有效率,每個職業都只有一級的方式練到一百級。因此在這個游戲系統哩,只要不是特意為之,就不會出現一模一樣的腳色。

關于視覺表現,也可以利用另外販售的編輯工具改變武器防具的外觀、內部資料、自己的外表,以及擁有住處等詳細設定。

等待玩家冒險的游戲世界,擁有廣闊的舞臺。共有阿斯嘉特、亞爾夫海爾、華納海爾、尼達維勒、米德嘉爾特、約噸海姆、妮芙爾海姆、赫爾海姆、穆斯貝爾海姆等九個世界。

(樓主:一堆海姆...作者泥垢了)

廣大的世界、眾多的職業,還有能夠隨意改變的外型。

這樣的設計就像是在日本人的創作意欲中注入燃油般一發不可收拾,到了后來甚至出現人稱造型風潮的現象。因為受到如此瘋狂的歡迎,所以日本只要提到DMMO-RPG,大家直接聯想到的就是這款「YGGDRASIL」。

───不過這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房間中央擺放散發黑曜石光輝的巨大圓桌,四周圍著四十一張豪華座椅。

不過幾乎都是空位。

過去曾經全部坐滿的椅子上,如今只有兩個身影。

坐在其中一張椅子的人,身披邊緣繡有紫金色裝飾,相當豪華的黑色學士袍。衣領部分看來有些過度裝飾,不過反而覺得十分相襯。

只是顯露在外的頭部,卻是沒有任何皮肉的骷髏頭。大大的空洞眼窩閃爍赤黑光芒,腦袋后面散發有如光環的黑色光芒。

坐在另一張椅子上的也不是人類,只是一團黏稠的黑色物體。有如焦油的表面不停蠕動,沒有一刻保持相同的模樣。

前者是在死者大魔法師──魔法吟唱者為了學習終極魔法而化身的不死者之中,位于最高階的死之統治者。后者則是古代漆黑黏體,在史萊姆族當中擁有最強酸蝕能力的種族。

在難度最高的迷宮當中,爾偶可以發現這兩種魔物的身影,死之統治者可以使用最高階的強大魔法,古代漆黑黏體具有劣化武器防具的能力,因此惡名昭彰。

不過他們并非游戲當中的魔物,而是玩家。

在YGGDRASIL里,玩家能選擇的種族大致分為人類、亞人類、異形類這三種。

人類的基本種族有人類、矮人、森林精靈等,外表丑陋,但是能力比人類強的亞人類有哥布林、獸人、食人魔等。最后的異形類具有怪物的能力,雖然能力值高于其他種族,但是也有各種缺點。包括這些高階種族在內,全部的種族高達七百種。

當然死之統治者和古代漆黑黏體都是玩家可以扮演的異形類高階種族之一。

兩人之一的死之統治者.說話時嘴巴并沒有張開。因為即使是過去最頂尖的DMMO-RPG,在技術上還是無法做到讓腳色的表情根據對話產生變化。

「真的好久不見了,黑洛黑洛桑。雖說今天是在YGGDRASIL的最后一天,但是老實說真沒想到你會出現。」

「恩,真的好久不見了,飛鼠桑。」

兩人都已成人的語氣開口,但是與前者的聲音相比,后者的聲音感覺似乎沒什么霸氣,或者該說沒什么精神。

「在現實當中換了工作后就沒上線了,所以大概有多久呢.....大約有兩年了吧?」

「恩───差不多那么久吧───哇啊───已經那么久了....真是糟糕,因為老是在加班,最近對時間概念已經變得有點奇怪。」

「這樣豈不是很不妙嗎?不要緊吧?」

「身體嗎?已經一蹋糊涂了。雖然還不到看醫生的地步,不過也差不多了,相當不妙。超想逃避的,只是想要活下去還是得要賺錢才行,所以才會像遭鞭打的奴隸般拼命工作。」

「哇啊────」

死之統治者───飛鼠做出仰頭感到受不了的動作。

「真的很慘呢。」

像是要對真心感到退縮的飛鼠火上加油,黑洛黑洛帶著難以置信的真實感陰沉開口。

兩人變本加厲地對現實生活中的工作大發牢騷。

完全不懂報告、聯絡、商量的部下,和前天完全不同的規格表,沒有達成業績遭到上司責備,每天工作忙到無法回家,生活作息不正常導致體重異常增加,越吃越多的藥。

就像即將潰堤的水壩,黑洛黑洛不停抱怨,飛鼠則是化為傾聽的一方。

很多人都相當避諱在虛擬世界里談論現實世界的事。會有這種在虛擬世界不愿繼續談論現實生活的心情,其實也很正常。

不過,這兩人卻不這么認為。

他們所屬的工會───由玩家共同建立,一起組織經營的團體───「安茲.烏爾.恭」,有兩項參與公會的成員必須遵守的規定「安茲.烏爾.恭」第一項是必須身為社會人士,另外一項則是必須以異形類種族加入。

因為有這種規定,大家談論的話題很多都圍繞在現實世界的工作上。公會的成員也都接受這樣的話題,因此兩人的對話,在工會中可以說是司空見慣的日常光景。

過了好一陣子,從黑洛黑洛潰堤而出的濁流,已經慢慢轉變為清流。

「...抱歉,讓你一直聽我發牢騷。因為在現實世界中不太能夠抱怨。」

黑洛黑洛像是頭部的地方晃動了一下,似乎是在低頭道歉,飛鼠于是回應:

「不用在意,黑洛黑洛桑。這么忙還要你上線,聽聽牢騷是應該的,不管你有多少牢騷我都會耐心傾聽。」

黑洛黑洛似乎恢復生氣,發出比剛才更有活力的笑聲回答:

「啊,真是多謝,飛鼠桑。登入之后能夠遇到久違的朋友,我也覺得很高興。」

「能聽到你這么說,我也相當開心。」

「......不過我也差不多該下線了。」

黑洛黑洛的觸手在空中移動,似乎在操作什么。沒錯,沒錯,他正在操作控制介面。

「恩,時間的確很晚了......」

「不好意思,飛鼠桑。」

飛鼠輕輕嘆了一口氣,似乎不想讓對方察覺內心的遺憾。

「這樣啊,那還真是可惜......快樂的時光總是那么短暫。」

「我也想和你憶起待到最后,不過實在是困的不得了。」

「啊────你好像真的很累了。那就早點登出,好好休息吧。」

「真的很抱歉......飛鼠桑。不過公會長你打算待到什么時候啊?」

「我打算一直待到結束營運時的強制登出為止。因為還有一些時間,或許在這段時間里有人會再回來也說不定。」

「這樣啊.....不過我真的沒想到這里會保存到現在。」

這時候飛鼠真的很感謝沒有顯示表情的功能。如果有的話,對方會馬上看見他的扭曲表情吧。即使如此,聲音還是會表現情感,所以飛鼠沒有開口。因為他要壓抑瞬間涌上的感情。

正因為是和大家一同打造的公會,所以才一直努力維持至今,但是從其中一名成員口中聽到這樣的話,內心當然會產生難以形容的復雜情緒。不過這樣的情緒也因為黑洛黑洛接下來的話而瞬間煙消云散。

「飛鼠桑以公會長的身分繼續維持公會,以便我們能夠隨時回來吧。多謝了。」

「......因為這是大家一起建立的公會,善加維持管理好讓成員能夠隨時回來,也是身為工會長的工作!」

「正因為是飛鼠桑擔任公會長,我們才能夠無此盡情享受這款游戲吧......希望下次再見時,是在YGGDRASILII的游戲。」

「雖然沒有聽說有II的消息.....不過正如同你所說的,要是這樣就好了。」

「到時候還請務必繼續指教!我已經快要抵擋不住睡魔......先下線啰。最后能夠遇到你真的很高興,晚安。」

「────────」飛鼠瞬間想要開口,不過愣了一下便說出最后一句話:

「我也非常高興能夠遇到你,晚安。」

黑洛黑洛得頭上冒出笑臉的感情圖示,在YGGDRASIL中腳色無法顯示表情,因此想要表現感情時,就會利用感情圖示。

飛鼠也操作一下控制介面,冒出同樣的感情圖示。

黑洛黑洛最后一句話是:「希望之后在哪里再見了。」

─────────上線的三名公會成員當中,最后一人的身影也就此消失。

鴉雀無聲───像是不曾有人來過的寂靜再度降臨。沒有留下任何事物。

飛鼠看向剛才黑洛黑洛所在的座位,口中呢喃說著原本想說的最后一句話:

「今天是游戲營運的最后一天,我也知道你已經累了,不過機會難得,要不要一起留到最后呢─────」

當然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因為黑洛黑洛已經返回現實世界。

「唉。」

飛鼠打從心里發出嘆息。

還是不應該說出口。

從簡短的對話還有聲音,他很了解黑洛黑洛有多累。即使這么累,他還是回應自己發送的郵件,在YGGDRASIL結束營運的最后一天上線。光是這樣就該深表感激了。如果拜托對方留下來,那么已經不只是厚臉皮,而是在找麻煩了。

飛鼠凝視剛才黑洛黑洛坐的位置,然后移動目光,看向其他三十九個座位。那是過去其他同伴做過的位子。環視一圈之后,再次回到黑洛黑洛的座位。

「希望之后在哪里再見...啊。」

希望之后在哪里再見...再見了。

過去也聽過好幾次這種話,但是幾乎不曾實現。

沒有人再次回到YGGDRASIL。

「要在何時、何處再見呢─────」

飛鼠的肩膀劇烈顫抖,過去不斷壓抑的真心話終于爆發:

「────開什么玩笑!」

飛鼠用力地拍桌怒吼。

判斷這是攻擊的YGGDRASIL系統,開始計算飛鼠的空手攻擊能力與桌子的結構防御值等復雜的數據資料。結果飛鼠用力拍打的地方冒出「0」這個數字。

「這里可是大家共同打造的納薩立克地下大墳墓!為什么你們可以這么輕易拋棄!」

在激烈的憤怒情緒爆發之后,內心涌現空虛的寂寞感。

「......不,應該不是。他們并非輕易舍棄,只是面臨該選擇現實或虛擬的抉擇。這是不得已的事,沒有任何人背叛公會。大家都面臨痛苦的抉擇吧......」

飛鼠像是在說服自己一般不停自言自語,接著站了起來。他往墻壁的地方走去,那里裝飾著一根法仗。

────模仿赫爾默斯權杖的那根法仗纏繞著七條蛇。痛苦掙扎的蛇口中,各自銜著不同顏色的寶石。握柄材質像是晶瑩剔透的水晶散發藍色光芒。

任誰都會認為這是極為高級的法仗,正是各個公會只能擁有一件的公會武器,也可以說是安茲.烏爾.恭的象徵。

原本應該是公會長持有的寶物,不知為何會被裝飾在房間里。

那是因為沒有其他可以用來代表公會的物品。

因為只要公會武器遭到破壞,就代表公會瓦解,所以公會武器通常不會拿來發揮它的強大性能,而是安置在最安全的地方。即使是最頂尖的公會安茲.烏爾.恭也不例外。

即使這根法仗是為了公會長飛鼠量身打造,飛鼠卻連一次也沒有拿過,只把它裝飾在這里也是因為這個理由。

飛鼠往法仗的方向伸手,不過伸到一半就停了下來。因為在這個瞬間─────在YGGDRASIL即將停止營運的最后瞬間,這么做等于是將大家共同編織的光輝記憶全部拋棄,對此感到猶豫不決的緣故。

為了打造公會武器,大家每天同心協力憶起冒險。

當時大家分組比賽收集材料,對于要讓武器呈現什么外觀也起了不少爭執,慢慢整合大家的意見之后,一點一滴打造而成。

那段時間也是安茲.烏爾.恭最鼎盛───最光輝的時刻。

有人辛苦工作之后還是拖著疲憊的身體上線,也有人玩到沒有照顧家庭而與妻子吵架,甚至有人笑著表示請了特休上線。

有時候光是閑聊就過了一整天。大家時而說些無聊的蠢事炒熱氣氛;時而籌備冒險的計畫:時而憶起尋寶:也曾經向敵對公會的根據地發動奇襲,攻陷對方的城堡;還曾經遭到號稱世界級敵人的最強隱藏頭目怪物襲擊,公會差點就此毀滅;也找到許多未曾發現的資源;為了抵御入侵者在根據地設置各種魔物,解決入侵的玩家。

可是如今一個人也不剩。

四十一人中有三十七人離開公會。剩下的三人雖然已公會成員的名義留下,但是已經忘記在今天以前到底有多久沒來這里了。

飛鼠開啟控制介面,連上官方資料庫,查看資料庫的公會排行。在現今不到八百個的公會里,過去曾經高達第九名,現在已經落到第二十九名。這是在營運最后一天的名次,最差的時候曾經落到第四十八名。

名次不再下滑并非飛鼠的功勞,是托過去同伴遺留下的道具───過去的遺物之福。

這個可以說是只剩下殘骸的公會,過去曾經有過輝煌的時代。

───當時的結晶。

就是這個公會武器───安茲.烏爾.恭之仗。

不想要讓這個具有光輝記憶的武器,留在這個只剩下殘骸的時代。不過相反的想法也在飛鼠的心理蠢蠢欲動。

在安茲.烏爾.恭之中,一直以來都是采用多數決定的做法。飛鼠雖然身為公會長,但是他所做的事大多是聯絡之類的雜物。

正因如此,在沒有任何成員的現在,飛鼠第一次有了試著行駛公會長權力的想法。

「這副模樣真是落魄。」

飛鼠一邊低語一邊操作控制介面。這是為了幫自己裝備和頂尖公會長相襯的武裝。

在YGGDRASIL的武裝哩,會根據資料大小來加以區分。資料越大的武器位階越高。從最低階開始依序為下級、中級、高級、最高級、遺產級、圣遺物級、傳說級等等,而飛鼠選擇的是最高階的神器級武裝。

在十跟只有骨頭的手指上,戴上九個具有不同能力的戒指。還有項煉、護手、靴子、披風、上衣、頭冠也都是神器級。如果以金錢的角度來看,全都是擁有驚人價值的極品。

護胸和護間下方的飄逸錦袍,比起剛才的那些裝備更加華麗。

赤黑色靈氣從腳底緩緩升起,看起來極為邪惡不詳。這道靈氣并非飛鼠發動特殊技能。因為長袍的資料還有多余的空間,因此這道靈氣只是因為注入「不詳靈氣」的特效資料所造成的。觸摸這道靈氣當然不會發生什么事。

在飛鼠的視野角落,冒出好幾個代表能力值提升的圖示。

改變身上的裝備,全副武裝的飛鼠對自己身上這套與公會長身分相襯的裝備,已相當滿意的模樣點點頭。接著伸手抓起安茲.烏爾.恭之仗。

飛鼠將安茲.烏爾.恭之仗握在手上的瞬間,法仗發出搖曳的赤黑色光芒。光芒有時候會出現像是人臉的痛苦表情,然后崩落、消失。逼真的表現好像可以聽到痛苦的哀嚎。

「......這個設計未免太細了。」

制作出來之后不曾拿過的最高階法仗,終于在YGGDRASIL的營運迎向終點的此時,握在原本的主人手上。

飛鼠確認屬性急遽上升的圖示,在喜悅之余也感到落寞。

「出發吧,公會象徵。不───我的公會象徵。」



飛鼠離開名為圓桌的房間。

這里設定為止要戴著公會成員才擁有的戒指,進入游戲之后除了特定條件之外,都會自動出現在這個房間。如果有成員回來,應該會待在這個房間吧。不過飛鼠也知道翁慧的其他成員不可能再回到這里。在這個巨大的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度過最后這段時間的玩家,只剩下飛鼠一個人。

壓抑有如洶涌潮水不斷涌出的情感,飛鼠漫步在城里。

這里是看似白堊城堡,充滿莊嚴氣氛的絢爛世界。

必須抬頭仰望的天花板上,每隔一定的距離垂吊華麗的水晶燈,發出溫暖的光芒。

寬廣的道路鋪著磨亮的地板,像是大理石反射來自水晶燈的光芒,閃閃發亮的模樣有如鑲嵌星星。

如果將道路兩旁的門打開,目光應該會被里面的奢華家具深深吸引吧。

若是有第三者在場,應該會因此目瞪口呆吧。

這個惡名昭彰的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過去曾經遭到伺服器開啟以來最大規模的討伐軍進攻。共有八個公會聯軍和其他相關公會、傭兵玩家NPC等合計一千五百人意圖攻略,結果卻已全滅收場。過去曾經創造傳說的地方,現在竟然是這副景象。

過去地下六層的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在安茲.烏爾.恭統治之后,整體有了戲劇性的轉變。

目前已經變成地下十層,每層都有各自的特色。

地下一~三層───墳墓、地下四層───地底湖、地下五層───冰河、地下六層───叢林、地下七層───巖漿、地下八層───荒野。然而地下九層和地下十層是神城───也就是過去曾在YGGDRASIL的數千名公會中名列前十的安茲.烏爾.恭根據地。

在足以用神圣來形容的世界哩,響起飛鼠的腳步聲,還有隨之而來的法仗杵地聲。走在寬廣的通道上經過幾個彎角,飛鼠看到前方有名女性正朝自己的方向走來。

那是個茂密金發披肩,五官深邃的美女。

身上穿著圍裙很大,裙子很長的沉穩女仆裝。

身高約一百七十公分,體型修長,豐滿的雙峰幾乎快從女仆裝的胸口部分涌出,十分引人矚目。整體給人溫柔優雅的感覺。

兩人的距離慢慢接近,前面的女繩靠道路邊,向飛鼠深深鞠躬。

飛鼠則是稍微舉手致意。

女子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臉上和剛才一樣掛著若有似無的微笑,在YGGDRASIL中,外觀的表情不會改變。但是這名少女和表情不會出現變化的玩家腳色又有點不同。

這個女仆是Non Player Character。并非由玩家操控,而是根據設計好的AI程式行動。簡單來說就是會動的人偶。即使設計的栩栩如生,對方的鞠躬只不過是程式的動作而已。

剛才飛鼠的回禮可以說是愚蠢的舉動,因為對方只不過是人偶。然而對飛鼠來說,也有不想冷淡對待的理由。

在這個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里工作的四十一名女仆NPC,都是根據不同的插畫設計而成。

創造者是當時以插畫維生,目前在月刊雜志連載漫畫的公會成員之一。

飛鼠目不轉睛注視著女仆。除了長相之外,飛鼠也仔細觀察了女仆的服裝。

精致的設計令人驚嘆。特別是點綴圍裙的精美刺繡,已經到了嘆為觀止的地步。

正因為是發下豪語「女仆服是決戰兵器」的成魚設計的插畫,因此整體的細致設計超乎常軌。飛鼠看見女仆,想起負責制作女仆外型的成員還曾為此慘叫抱怨,不禁感到懷念。

「啊......對了。好像從那時候開始,他就認為女仆服是我的全部!(正義)......這么說來,他現在畫的漫畫女主角也是女仆。過度講究設計會惹哭助手吧?白色發飾桑。」

至于AI程式是由黑洛黑洛桑和其他五名程式設計師所設計。

也就是說,女仆同是過去在公會成員共同努力之下完成的心血結晶,不理會她似乎有點說不過去。因為和安茲.烏爾.恭之杖一樣,這名女仆也是光輝記憶的一部份。

正當飛鼠想著這些事時,抬頭的女仆像是發現什么異樣,歪頭表現出詫異的模樣。

只要身處在她的附近超過一定的時間,女仆就會擺出這個姿勢。

飛鼠在記憶中搜索,對于黑洛黑洛細微的程式設計感到佩服。其他應該還有幾個隱藏的姿勢。雖然心里想要看見所有的姿勢,可惜時間相當緊迫。

飛鼠的眼睛看向左手腕的半透明手表,確認目前的時間。

果然沒有多余的時間可以悠悠哉哉了。

「工作辛苦了。」

飛鼠說出這句充滿感傷的道別,從女仆的身旁走過。對方當然沒有回應。即使對方沒有回答,不過因為這是最后一天,飛鼠認為還是應該要這么做。

離開女仆的飛鼠繼續前進。

過不了多久,飛鼠的眼前出現讓十幾個人張開雙手憶起走都沒問題的巨大樓梯,樓梯鋪設豪華的紅色地毯。飛鼠緩緩下樓,來到最底層───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的第十層。

走下來的這個地方是個寬廣的大廳,里面有幾個人影。

最先映入眼簾的是名身穿正統管家服的老人。

頭發全白,就連嘴邊的胡須也是一片白。不過老人的背挺的很直,就像鋼鐵打造的劍。有如白人的深邃臉上有明顯皺紋,看來和藹可親,不過銳利的眼神彷佛捕捉獵物的老鷹。

在管家的背后,有六名如影隨形的女仆。不過這些女仆的裝備和鋼材的女仆大不相同。

手腳分別戴著金、銀、黑等不同顏色的金屬護手、護膝、身穿以漫畫里的女仆裝為概念所設計的鎧甲,頭上沒有戴頭盔,而是白色頭飾。而且每名女仆手上都拿著不同類型的武器,是名符其實的女仆戰士裝扮。

發型也相當多彩多姿,包括挽起來綁成發盤、馬尾、直發、麻花辮、卷發等,不過共通點是清一色美女。同時每的類型也包括妖艷、健康美、和風美人等多種風格。

雖然他們也是NPC,可是與剛才那名只是帶著玩心設計的女仆截然不同,他們的存在目的是為了抵御外敵。

在YGGDRASIL這款游戲里,公會如果擁有比城堡更高階的根據地,可以獲得幾項特別好處。

其中一項就是擁有保護根據地的NPC。

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可以獲得的NPC是不死魔物。這些自動出現的NPC最高等級可到三十級,即使遭到消滅,經過一段時間便會自動復活,公會不需要支付任何費用。

不過這些自動出現的NPC,無法讓玩家根據自己的喜好變更外型與AI程式。

因此對于抵御入侵者────其他玩家來說,其實沒什么太大的作用。

另外還有一項是可以從頭開始打造完全原創的NPC。如果占有城堡等級的根據地,占領的公會可以將至少七百級的等級隨意分配給NPC。

因為YGGDRASIL的最高等級是一百級,因此如果按照剛才的規則,就可以打造出五個一百級和四個五十級的NPC。

在自行創造NPC時,除了服裝,AI之外,還能夠在武裝方面下功夫。因此就能創造出遠比自動出現的NPC更強的警備兵,配置在重要的據點。

只是也不需要全部都為了戰斗而創造NPC。某個占領城堡的公會,貓咪大王國便是把所有的NPC全都創造成貓或其他貓科動物。

所以也可以說是讓公會營造專屬形象與氣氛的權利。

「晤嗯。」

飛鼠將手撐在下巴,注視對自己行李的管家們。一向利用傳送魔法在各個房間穿梭的飛鼠,來到這里的機會不太多,所以他對管家們的外表有些懷念。

飛鼠伸手操作控制介面,打開只有公會成員才能觀看的頁面。接著勾選其中一個選項。隨著他的動作,管家們的頭上冒出自己的名字。(樓主:女仆們以后會有不少戲份,日后再提)

「原來這就是他們的名字啊。」

飛鼠輕輕一笑。這是因為忘記對方名字的苦笑,也是感到懷念的微笑。這些記憶落再度浮現的名字,在當初命名時也和同伴發生不少的爭執。

塞巴斯的設計是包括嘉市一首統括的管家。

身旁的六名女仆是直屬于塞巴斯的戰斗女仆。隊伍名稱是「昂宿星團」。除了這些女仆之外塞巴斯還有指揮男傭與管家助手。

文字欄里應該有更加詳細的設定,不過現在沒有心情細看。時所剩不多,在營運結束之時,他想去一個地方坐一下。

題外話,包含女仆在內的所有NPC都有這么詳盡的設定,是因為公會的成員全都是喜歡詳細設定的人。成員大多是插畫家和程式設計師,而且又有這種重視外型的游戲環境可以任意打造,更是助長這個趨勢。

原本是將塞巴斯和女仆們當作抵御外敵的最后一道防線。不過敵方玩家如果能夠侵入到這里,他們根本不是對方的敵手,所以只不過是用來爭取時間的棄卒。只是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玩家能夠入侵至此,因此他們一直是在這里等待出場的機會。

沒有收到任何命令的他們,只是一直在這里等待出場的機會。

飛鼠用力握緊拿在手里的法杖。

替NPC感到可憐,這種想法實在太蠢了。NPC只不過是電磁資料,如果覺得他們具有情感,只是因為設計AI的人很優秀。

不過────

「身為工會長應該要只是NPC工作吧。」

對于這句裝模作樣的發言,飛鼠在內心稍微吐槽一下,接著下令:

「跟我來。」

塞巴斯和女仆們恭敬鞠躬,做出接受命令的動作。

讓他們離開這里,和當初公會同伴設想的目的并不同。安茲.烏爾.恭是個尊重多數決的公會。不準一個人擅自指揮這些由中人憶起創造的NPC。

然而今天是一切都將落幕的日子。在這樣的日子,大家應該都會允許吧。

飛鼠一邊想著這件事,一邊帶領跟在后面的眾多腳步聲前進。

眾人來到的地方,是半球體造型的巨蛋大廳。天花板上的四色水晶閃耀白色光芒。墻上有七十二個洞,里面大多擺放著雕像。

每個雕像都是模仿惡魔的外觀,總數是六十七個。

這個房間名叫所羅門之鑰。取自著名的魔法書書名。

擺在洞里的雕像是根據魔法書中記載的所羅門七十二柱惡魔為概念,以超稀有的魔法金屬制作的哥雷姆。原本應該有七十二個的哥雷姆卻只有六十七個,是因為制作者還魔有做完就感到厭倦了。

位于天花板上的四色水晶是種魔物,只要敵人入侵,他們就會召喚地水風火等高階元素精靈,同時展開廣范圍攻擊的爆擊魔法。

如果這些水晶同時發動攻擊,強大的威力可以輕易打倒兩支一百級的玩家小隊,大約十二人左右。

這個房間可以說是保護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核心的最后防線。

飛鼠帶領跟在后方的仆人們穿過魔法陣,面對眼前的巨門。

高達五公尺以上的雄偉雙開大門點綴著精雕細琢的雕像,右門是女神,左門則是惡魔雕像。設計的相當逼真,遠遠地就可以感覺到他們向是要從門里襲來。

雖然看起來很生動,但是就飛鼠所知,這兩個雕像不曾動過。

────既然能夠攻到這里,我們就盛大歡迎那些勇者吧。雖然多人背地里說我們壞話,不過我們還是應盡一下地主之誼,在里面正大光明地迎接他們才對。

某人提出的提議根據少數服從多數的決定獲得通過。

「烏爾貝特桑.....」

烏爾貝特.亞連.歐德爾,可以說是公會成員當中對「惡」這個字最執著的人。

「因為是除二病的緣故嗎......」

飛鼠環視大廳,深深這么覺得。

「......那么這兩個雕像不會發動攻擊吧?」

充滿不安的發言并沒有錯。

即使是飛鼠,也無法完全徹底掌握這個迷宮的所有機關。某個隱退的成員留下一些稀奇古怪的禮物也不奇怪。而設計這扇門的人就是那種類型。

因為他曾經說過設計出很強的哥雷姆,不過在啟動之后卻發現戰斗AI有錯,突然遭到他

們的攻擊。飛鼠至今依然懷疑那個錯誤是故意的。

「路西★法桑,要是它們在今天發動攻擊,我可是真的會生氣喔。」

戰戰兢兢地伸手摸門的飛鼠只是杞人憂天,那道門彷佛自動門一般——不過是以符合重量的緩慢速度開啟。

空氣為之一變。

雖然之前的氣氛也是有如神殿靜謐莊嚴,不過如今眼前的光景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氣氛轉變形成襲擊全身的壓力,設計得十分精巧。

這里是個寬廣的挑高房間——

就算來了幾百個人也不會覺得擁擠。抬頭仰望的天花板相當高,墻壁以白色為基調,里面點綴金色為主的各種裝飾。

數盞吊在天花板上的華麗水晶燈是由七彩的寶石打造,散發如夢似幻的炫麗光芒。

墻上插著繪有不同花紋的巨大旗幟,從天花板到地板共有四十一面旗幟隨風飄揚。

大量使用金銀色調的房間里,有個十幾階的樓梯,最上方是以巨大水晶切割而成,椅背高可參天的巨大王座。背后的墻上掛著會有工會標志的紅色巨大旗幟。

這里就是位于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最深處,也是最重要的地方───王座之廳。

「喔......」

即使是飛鼠,也不禁對這個房間的氣勢感到贊嘆。他認為如此精巧的設計,在Y GGRRSAIL當中也可以說是數一數二。

只有這里才是最適合用來迎接最終時刻的場所。

飛鼠踏入彷佛可以吸收腳步聲的寬廣房間,目光看向站在王座旁邊的女性N P C。

那是一名身穿純白禮服的美麗女性,面露淺淺微笑的臉龐有如女神。與禮服相反的一頭

黑發充滿光澤,長及腰際。

雖然散發金色光芒的虹膜與直立的橢圓瞳孔有些異常,不過除此之外可說是無可挑剔的絕世美女。只是在她的頭側長出兩根有如山羊的卷曲犄角。不僅如此,在她的腰際還可以看到黑色的天使翅膀。

可能是因為犄角的陰影,女神一般的微笑看起來也像隱藏內心的面具。

脖子戴著一條發出金色光芒,有如蜘蛛網的項煉,一直從肩膀覆蓋到胸口。

纖細的手上套著發出絲綢光澤的手套,手拿像是短杖的奇怪武器。在長約四十五公分的短杖前端,有個黑色圓球在沒有任何支撐的情況下,輕飄飄地浮在空中。

飛鼠還不至于忘記她的名字。

因為她正是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的樓層守護者總管,雅兒貝德。負責管理總計共七名樓

層守護者的N P C。也就是說,她是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里位居所有N P C之上的角色。

因為如此,她才能夠待在最深處的王座之廳待命吧。

不過飛鼠以有些銳利的眼神看向雅兒貝德:

「我知道這里有世界級道具,不過同時有兩個是怎么回事?」

在Y G G D R A S I L當中,總數只有兩百個的終極道具,就是世界級道具。

世界級道具擁有獨一無二的能力,有些破壞平衡的道具甚至能夠要求官方更改游戲系統。當然并非所有世界級道具都有這種瘋狂的能力。

即使如此,只要玩家擁有一個世界級道具,在Y G G D R A S I L的知名度便會竄升到最高的地步。

安茲.烏爾.恭擁有十一個這樣的道具,也是所有公會里擁有數量最多的。而且與其他公會有著不同位數的差距。因為第二名的公會只擁有三個。

在公會成員的許可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