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終章

第一卷 終章

經過和亞禮的戰斗之后,克克露又失去了意識。

平安脫離危機的陛下等人,我請他們先回去了。而我們回到了我的故鄉,并留宿在孤兒院里。自從和亞禮他們——東方圣骸的戰斗結束后,已經過了兩天,但克克露完全沒有要醒來的感覺。

我待在床邊,一邊看著克克露的睡臉,一邊思考著。

(這樣好嗎?)

此刻,我心中的迷惘就和克克露第一次昏倒時相同。應該不能再讓克克露駕駛圣骸了吧。

為什么昏倒的不是我?如果可以取而代之的話,我很愿意代替克克露受罪。然而,這卻是辦不到的事,讓人只能干著急。

我咬緊牙根,忍受著這段令人備感煎熬的時間。而這時,就見那個躺在床上的身影稍微動了一下。

「克克露!」

我忍不住大聲喊著,但馬上就開始反省。總之先冷靜下來。

「……身體還好嗎?」

「嗯,沒有大礙。」

克克露撐起了身子,而我則低頭道歉。

「對不起,我又勉強你了。」

「沒有那回事。馬基特才是一直為了我努力著。以前我想不起來的事情,現在也慢慢能想起來了……我真的很感謝你。」

「但是——」

我還是覺得自己很可恥。每經過一次戰斗,我就會讓克克露陷入這種狀況,我這個人真的很沒用。

當我欲以顫抖的聲音說出這些想法時,克克露就突然靠了過來。

「你、你突然干嘛?」

克克露的頭靠在我的肩上,我感覺到她的體溫/生命傳遞了過來,霎時語無倫次了起來。

當我們因為圣骸而結為一體時,我并沒有特別的感覺,但像現在這樣再次發覺到她就依偎在我身旁時,總覺得非常難為情。

克克露就維持著這樣的姿勢,以一如既往的淡淡口吻說了。

「〈原初之法〉能反映出持有者的本質。雖然,我并不清楚到底是〈法〉形成了人,還是人造出了〈法〉。」

「是、是這樣嗎?」

換作是陛下,應該會對這番言論感興趣,但她現在突然提這個做什么?

「如果馬基特也擁有這股力量的話……那一定就是『理解』。」

在我弄懂克克露如此拐彎抹角的說法前,只是一聲不吭地等著下文。

「為其他人著想,擁有愿意替人分擔身負之物的心靈,就是馬基特的本質。要是和這樣的人在一起的話……我愿意共赴戰場。這和我當初醒來時,覺得自己必須戰斗的想法不同。現在的我,并非因為自己是謠巫女才要戰斗,而是想成為馬基特的伙伴。」

理解……嗎?

老實說,我并不覺得自己是那樣的性格。不管怎么說,我之前就是因為理解不足,才會在大家面前露出那樣的丑態。

盡管如此,既然我的伙伴都這樣說了,我就拿出自己的誠意,如實回應吧。

「……嗯,如果你愿意這么想的話,我也很希望能成為你的伙伴。」

我撫摸著克克露的頭,像是用手指輕梳她的發絲一樣。而克克露像貓咪般瞇起了雙眼,就這樣靠在我肩上低聲說了。

「馬基特,繼續。」

「嗯?」

「你說回來后會做的,我想要繼續下去。」

「——啊。」

的確有這一回事。不過,因為當時沉浸在氣氛中,所以就忘記了——

「嗯,說得也是。克克露,稍微把頭抬起來。」

「嗯。」

克克露聽話地抬起了頭。

只見她的表情并不像平常一樣淡漠,而像是心懷期待般透著紅暈。

這和到了緊要關頭才必須進行的『孕育孩子』不同。當我意識到這件事時,雙頰不禁滾燙了起來。

重新察覺到這種事情,果然很令人害臊。但即使如此,我也不會停下來。我想將心中的喜愛之情傳達給克克露。

我如此想著,慢慢地縮近我們之間的距離,眼看彼此的唇瓣就要重疊之時……

「馬基特,我要進來啰。」

這時,一向不會看氣氛的媽媽就出現了。

我像被彈開一樣,立刻就和克克露分了開來。但是,我這個舉動沒能瞞過媽媽,就見她一派輕松地開口問道:

「啊,抱歉,你們在忙嗎?」

「怎、怎么了啊你找我干嘛!?」

差點被自己的母親目擊到那一瞬間,我因此感到很難為情,但同時也因為被打擾而滿肚子火。我像是要打醒昏沉沉的腦袋般提高了嗓音,而媽媽則沉著以對。

「沒什么,我只是在想,你們現在再不回王都的話,是不是就趕不上入學典禮了啊?這樣沒問題嗎?」



快速地整裝行李后,我們就跳上了前往王都的馬車。

有夜行馬車真是太好了。但因為走夜路很容易被盜賊盯上,所以若情況允許的話,我也不是很想搭夜行馬車,不過,現在也不能說這種話了。其實,要是有圣骸的話,我們也可以駕駛祂回到王都,但圣骸已經和亞禮他們一起被帶回去了。

無論如何,馬車總算趕在開學典禮當天的早晨抵達王都,我們一下車就朝教導院沖去。幸好當初是穿著制服上戰場,不然我們還得回宿舍換衣服。

也許是為了迎接新生吧,教導院門口裝飾得極其華麗。招牌上用著豪邁大器的字體寫著『第二十三回 裴力克里茲王國教導院入學典禮』——

我在招牌前面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此刻正挺直地站在那里,絲毫不掩飾臉上那焦躁的表情。

「蕾蒂西雅?」

我不禁喊出她的名字,同時也停下了腳步,而蕾蒂西雅看到我之后,便揚高了嗓子說道:

「你們終于出現了!」

「不對,你站在這里做什么?」

「當然是在等你們呀,畢竟我可是監督者。」

蕾蒂西雅挺起胸瞠,一副盛氣凌人的樣子。不過,我知道她一直惦記著我們,所以才會在這里等我們出現,我也因此感到很開心。

「謝啦。」

「你在謝什么?走吧,我們得趕快進去。」

她并不需要我們道謝,便瀟灑地邁開步伐。而我們也跟在她那頭金色卷發后面出發了。

教導院非常廣闊,作為入學典禮會場的禮堂也很遠,再加上樓梯不知道為什么多得要命,迫使我們這趟路程不斷跑上跑下的。這時,想當然的,我便擔心起克克露的身體狀況。

「克克露!身體還好吧?」

「現在還沒問題。」

「那就好……」

我望向教導院的時鐘塔。以現在的行進速度來看,應該可以及時趕上。

「吶,馬基特,雖然我們正在趕路,但你可以聽我說一下嗎?」

「怎么了?」

雖然為了配合克克露,所以我們并沒有跑得很快,但即便如此,還是得佩服蕾蒂西雅不愧是軍人家族的女兒,不僅氣息沒有一絲紊亂,還一臉若無其事地繼續說道:

「在你離開的時候,我有收集了一下關于圣骸的情報。」

「欸!所以你得知了什么事情嗎?」

「令人遺憾的是,沒有調查到你想知道的事情。」

「這樣啊。」

要說我沒失望,那是騙人的。但是,既然蕾蒂西雅也打算解開圣骸之謎,我便重振了信心,更別說感到很高興了。

「然而……不管是過去的文獻記載,或是從陛下及克克露身上得來的情報,都顯示出謠巫女和詠士并非特殊的存在。這也就是說,任何人都有可能孕育出圣骸。」

「看起來是這樣。」

關于這件事,我和克克露在初次謁見陛下的時候就聽過了。現在成為國徽的赤龍圣骸在當初降臨于世時,身為駕駛的謠巫女并不是克克露,而是另有其人。

「所以,你又想取代我坐上圣骸的駕駛座嗎?」

「不,我想取而代之的并非馬基特,而是克克露你的位子。」

「我?」

聽到這令人意外的提議,克克露不禁愣住了。不過,既然蕾蒂西雅這樣說了,便也意味著——

「吶,馬基特?如果,謠巫女的座位并不限定于克克露的話……」

蕾蒂西雅忽然止住腳步,回頭朝我看了過來。

只見那張白皙的臉蛋上浮現一抹羞紅。蕾蒂西雅的眼眸中蘊含著水光,這或許是我的心理作用使然吧。但緊接著,她便看似豁出去地竭盡全力喊道:

「那、那個,可以和我一起……孕、『孕育孩子』嗎?」

顯而易見地,這個提議揭開了另一個風波的序幕。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