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幕間插曲

第一卷 幕間插曲

晴朗無云的盛夏日。作戰總部一大早就喧囂騷動。

因為統管第二群的賽基亞總監要到各據點視察,因此大家為了準備忙得不可開交。

準備終于告一段落,賽基亞走在從總部前往機場的走廊上。

「各區都準備妥當了吧。」

他語氣威嚴地一問,一旁輔佐的侍從便回答:

「是!全區已回報,已經做好迎接的準備。」

「嗯……」

賽基亞平時沉默寡言。只有在鼓舞士兵、向民眾演說、為高層說明等必要時刻,才會滔滔不絕口若懸河。因此,即使走在這漫長的走廊中,他也只說了剛才那兩句話。這就是日常的景象。

而今天也本應如此的……。

「喔……」

一名身著正裝的女子擋住了他的去路。同時令他難得發出了第三句話。

蜜拉·雷朵斯克。

「聽說總監正要去視察……」

「原來是蜜拉·雷朵斯克中將啊。我聽說前幾天因為救世主的活躍表現,將維克堤瑪一網打盡了。」

「很榮幸獲得總監的夸獎。可否請你給我一點時間,當作本次戰果的犒賞。」

「很遺憾,我無法答應,因為我正要前往第四界。」

賽基亞正要與侍從揚長而去時,蜜拉語調冷靜地說:

「第二界沒有任何異狀。」

賽基亞停下腳步。

「因為作戰總部強烈要求,我只好動身前往。但該區的指揮官卻是顧左右而言他,不愿回答問題。我一氣之下強行逼問,他才供出這是總監你的命令。」

蜜拉轉身回頭。賽基亞依然背對著她,沉默地佇立原地。

「明明預期到維克堤瑪的來襲,卻故意將第三群的總監調離前線。這顯然是背信行為,不是嗎?」

「第二界有異狀產生的確是事實。而且那個設施就在當地。派遣精通魔法者是理所當然的。」

賽基亞用沉靜宏亮的聲音回答道。

「你還是要堅稱背后沒有任何企圖嗎……」

「啰嗦。」

賽基亞與侍從們再次跨步向前時,

「既然如此,只好讓你吃點苦頭了。」

蜜拉從身旁抽出一柄長劍。

「你知道這是什么嗎?」

沉靜的語氣中帶著憤怒。

「你不知道,我就告訴你。這就是在上次作戰所使用,據說能貫穿維克堤瑪的表皮,一舉將核破壞殆盡,威力超群的烈陽魔法劍。」

「………………」

「既然對怪物都有如此強大的威力,總監想必知道用在人類身上會有何種結果吧。」

語畢,蜜拉的單腳緩緩后移,擺出架式。

「你、你瘋了嗎?中將。」

「快保護總監!」

賽基亞的侍從們殺氣騰騰地上前擋駕。

蜜拉仍然使出全力,逕自揮劍攻擊。

「喝啊!」

侍從們反射性地閉上眼睛,以手遮面,但賽基亞卻面不改色。

不可思議的現象發生了。跟弘樹之前的戰斗一樣,劍身停止于半空中,而且紋風不動。

最后劍身開始抖動碎裂,只留下劍柄。

「放心吧。這把劍既刺不進,也砍不了任何東西。」

賽基亞依然不發一語地怒視著蜜拉。

「但正因為如此,這把劍也可能讓你一刀斃命。對吧,總監。」

「你調查過了嗎?」

「這把劍被解除了封印魔力的界限,能夠無限地注入魔力。而且還有一個機關。那就是以一定速度揮舞后,就會靜止不動。」

賽基亞眉頭微顫。

蜜拉向前跨出一步。

「回想起來,那個作戰的前后充滿太多不尋常。神秘的出動請求、維克堤瑪神秘來襲,以及神秘的作戰。跟一切有關的人就是你,總監。」

蜜拉再次向前。

侍從想要上前阻擋,卻被蜜拉怒目一瞥,退至左右。

「因為此戰敗色濃厚,所以你才利用澤村弘樹,作為替罪羔羊嗎?」

于是,蜜拉逼近眼前。

她發出殺氣騰騰的迫力,狠狠瞪著賽基亞。

「你真以為這樣做能夠打敗它們嗎?如果你認為挑起內斗破壞組織就是通往勝利的捷徑,那么請說出你的嶄新戰略,我洗耳恭聽。」

保持沉默的賽基亞,終于以他威嚴的臉孔,露出丑陋的笑容。

「因為我不能容忍奇術師太得意忘形了。」

他毫不避諱地說出輕蔑第三群的歧視用語。

「你這個人渣!」

蜜拉的表情憤怒扭曲。

她抓住賽基亞的胸口,

「你知道耗費多大的心血,才讓那個計劃成功的嗎!就為了你爭權奪勢的無聊計劃,犧牲了多少條人命……!」

現場的氣氛一觸即發。侍從被驚人的氣迫震攝住,全身動彈不得。

然而,只有賽基亞依然面不改色,沉默不語。

于是,他撥開了蜜拉抓住自己胸前的手。

「唔……!」

「注意你的發言,雷朵斯克。想想自己現在的身分。」

賽基亞整理儀容,冷冰冰地說道。

「澤村弘樹首次戰斗時,在場目擊的士兵率先引發騷動。他們說自己以后成了廢物,毫無用武之地了。」

賽基亞完全用鄙視的眼神注視著蜜拉。

「因此我才要讓他遭遇一次重大挫敗,讓士兵們感覺世界還是需要軍隊的力量。這就是那場鬧劇的理由。」

「就算會喪失打倒維克堤瑪的必勝武器也在所不辭嗎……」

「集結討伐軍的目的是消滅維克堤瑪,戰爭結束后便予以解散……表面說法是如此,但如今人員已經擴展至此,不得不考慮組織上的運用。」

賽基亞嘴角上揚,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你也是站在上層的人,自然明白這層道理。」

「簡直是本末倒置。我絲毫無法理解那種無聊的借口。」

「哼……我想也是吧。因為不消滅維克堤瑪的根源,你就自身難保了。」

「你在愚弄我嗎……」

「我沒這個意思。我只是想給你一個忠告。盡量活用現在的身分,好好利用那個少年吧。」

「……………………」

「因為遭到信賴的人背叛,肯定會很難受吧。中將。」

賽基亞再次轉身背對蜜拉,并對侍從使眼色示意。

侍從們匆忙趕至前后護衛。

「今天的事我可以不追究,但那把劍的事你最好絕口不提。你也不想又被軍中孤立了吧。」

賽基亞重新步行在長廊上。他神色自若,絲毫不顯動搖。

蜜拉動也不動地佇立原地,直到整齊規律的腳步聲揚長而去,消失為止。在鳥鳴聲隱約能聞的靜謐空間中,突然不斷響起激烈踩踏與撞擊柱子的聲響。

撒落一地的劍身碎片粉碎四散,柱上的鮮血滴落在地板上。

「哈……哈……!」

憤怒與糾葛,交雜糾結的表情。

蜜拉手撐著柱子,呼吸凌亂。她緊咬著牙根,沉痛地說:

「如果有其他方法,誰來告訴我吧……」

聲音消逝在寂靜之中,沒有任何回應。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