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4章 密室的魔法研究

第一卷 第4章 密室的魔法研究

「或許是我多心了吧。」

第2節下課后,正要把下一節小薰的英文課本拿出來時,彩香嘴里突然蹦出這句話。

「什么啦。」

「嗯,沒事。我只是覺得你突然變得神采飛揚的。」

雙手靠著椅背,再把臉靠在手上的彩香,半瞇著眼瞪著弘樹。

「你之前還悶悶不樂,老是看著窗外發呆,長吁短嘆的。所以我還跟成之商量,下次要找你出去玩說。」

「真的假的。一定要找我喔。」

「吵死了。可是你恢復正常了,我已經打消念頭了。」

彩香轉變成想要探索真相的眼神。

「所以咧,發生什么事?一定有事,你才會突然變得有精神吧。你就是這一點最單純了。」

弘樹唔的一聲,說不出話來。

「發表月考成績當天,你突然外宿了吧。雖然隔天早上打電話,你馬上就回來了。但你好像從那天起就變得神采奕奕……」

女人是不是身上都有裝某種感應器啊。

彩香一針見血的連環攻擊,使弘樹感到膽顫心驚。

「別瞎猜,沒事啦。就跟你說了嘛,我那天只是遇到神奈川的朋友罷了。」

「……甚至還外宿?」

「唔……」

「我總覺得有鬼。你平常跟成之也沒有深交到這種程度。怎么可能突然遇到一個老朋友,就可以聊得那么久。」

警察先生救命啊,這里有個直覺像野生動物的刑警啊。

「喂……我不會說出去的,快從實招來。對方是女孩子吧?」

「呃……所以我就說……」

當弘樹正要思索如何圓謊的下一個瞬間。

「好了。遲到了、遲到了。開始上課吧!」

小薰匆匆忙忙拉開教室大門,進到了教室。

「啊,開始上課了。上課要專心聽講才行喔。大島彩香同學。」

弘樹猶如天助我也般,向彩香宣告偵訊時間結束。

「哼……走運的家伙。」

彩香不甘心地低聲呢喃,但還是像個優等生遵從鐘聲的指示。她心不甘情不愿地回到座位,打開課本。

「好了,翻到第24頁。先復習昨天的第3章。」

危機暫時解除,弘樹松了一口大氣。

自從發生那件事后,弘樹突然變得開朗的確是事實。蘇普拉伐斯的召喚、與維克堤瑪的戰斗,以及跟亞莉莎、蜜拉的邂逅。

從那天起,雖然還未前往討伐維克堤瑪,但他已被數次召喚到蘇普拉伐斯。而這些經驗也能充分喚醒弘樹過去對生活一度喪失的強烈興致。

「雖然不盡然是好事啦……」

回想起異世界的經驗,弘樹口中喃喃自語。



下午的課開始了。教室里只有世界史的內田老師在書寫黑板的聲音。室內寂靜無聲,聽不見學生的竊竊私語。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因為班上有一半的學生,都隨著靜靜的鼾聲進入夢鄉了。被學生昵稱為『療愈師』的內田老師,他的聲調平穩且細如飛蚊。雖然很難讓學生專心上課,但卻能對睡眠發揮最大的潛力。甚至有人半開玩笑地說如果錄音拿去賣,肯定會成為最暢銷的安眠藥。

弘樹也不例外。他幾乎把內田世界史的上課時間用來補眠。

半夢半醒的弘樹,一腳跨足夢境,一腳踩在現實上,在夢中展開獨特的故事。內田老師所說的神圣羅馬帝國的隆盛,跟世界觀奇特的幻想物語融為一體,在弘樹的腦內重新構筑。

一個身穿銀色甲胄,騎在史萊姆背上的士兵,高喊著打完土耳其打蒙古的口號。而看著這個士兵的人居然是泡在溫泉里的弘樹。就在此時……

「嗯……怎么回事?」

胸前的手機震動.把弘樹的雙腳都拉回了現實,

這是收到簡訊時的震動。弘樹睡眼惺忪地打開APP,對著來信的圖示伸手一點。

他看了簡訊后,

「唔哇!」

不禁大聲驚呼,從椅子倏地站起。

不用說,教室里的視線當然全集中在弘樹身上。

「澤村,你怎么了?突然站起來。」

內田老師維持平緩的語氣,如此問道。

「啊,沒事。老師,不好意思……」

弘樹也對自己粗心的舉動,露出狼狽的神色說道:

「我肚子有點痛,我要去保健室!」

他大聲宣布后,從教室奪門而出。

從弘樹他們的二年級教室走下樓梯,往體育館方向的走廊途中,有一個通到屋外的地方。從自動販賣機旁邊穿過去的話,正好是一個不容易被人發現的死角。

弘樹從以前就知道這個地方,但他是最近才開始頻繁拜訪這里的。理由很簡單。

「哈——哈——我就想說快被召喚……來了!」

弘樹氣喘吁吁抵達現場的同時,手機也發出炫眼的光芒,包覆他的身體。

「哇咧,為什么每次都這么突然啊!」

弘樹一邊抱怨,一邊被浮現地面的魔法陣吞沒。



被魔法陣帶來的地點是亞莉莎的房間。

這個天花板挑高的石造房間中,堆滿了無數的書本與藥品,以及用途不明的雜物與機械。

異世界似乎正值深夜,被點燃的油燈發出淡橙色的燈光,照亮室內。

按照亞莉莎的說法,這也是刻苦節約的結果。

弘樹突然從空中一躍而出。

「唔哇!」

當連結世界的傳送門魔法陣完成使命而消失的瞬間,弘樹便掉落在某種白色柔軟的物體上。

「這是什么……?」

他掉落的位置是一張床。

雖說是床,卻不是有頂蓬的豪華大床,反而是廢棄醫院常見的那種單調簡樸的鐵床。

「啊,歡迎光臨,弘樹!」

亞莉莎坐在一旁的研究用長桌,似乎正在調和藥品。她對憑空出現的弘樹燦然一笑。或許是正在做研究吧,今天的她不是平時的煽情打扮,而是穿著一件厚厚的長袍。

「好厲害。你已經準備好啦!」

「我說你啊!你是故意讓我掉在這里的吧!」

亞莉莎似乎沒聽見弘樹的回答,一邊哼著歌,一邊將床上的束縛器具固定在他的四肢。

「人家這次拿到了好東西,想要快點實驗看看嘛!」

「亞莉莎,我的確說過可以召喚我啦,但上課的時候就……」

「那么,立刻開始實驗啰!」

「聽我說話!」

起初弘樹只要不啟動APP,就無法從英弗拉伐斯轉移到蘇普拉伐斯。但這樣一來,亞莉莎就無法在需要的時候召喚他了。因此弘樹提議改為亞莉莎可以直接召喚他的方式。

「這樣一來,我就可以隨時研究了。真開心!」

看見亞莉莎欣喜雀躍的神情,弘樹內心也感染喜悅,但他很快就后悔了。

「呃……那是什么?」

弘樹的眼前是一瓶裝有詭異液體的玻璃瓶。

「這是讓物質之間緊密結合的物體。」

亞莉莎如此說明后,將自己的小手伸入瓶內。

「弘樹你看。這么黏稠喔——」

正如她所說,那個液體看起來的確相當具有黏性。

「這我知道了,重點是你想用它做什么?」

亞莉莎擺弄手中的黏稠物體,回答說:

「如我剛才所說,這個黏液具有特殊磁性,能夠將物質之間的排斥力減弱到最低,使其合為一體。」

「原來如此。」

「弘樹,你還記得上次的實驗嗎?」

弘樹點頭示意。

「呃……魔力的傳達必須透過術者與魔力持有者的緊密結合……是吧。」

「沒錯!就是這樣。」

亞莉莎握住濕黏的雙手,開心不已。

正如蜜拉在宴會上所說,嚴格來說,弘樹本身并非魔法使,而是『魔力持有者、發動者』。因此,他沒有任何作為的話,就無法活用魔力。唯有跟『魔法使用者』聯手,魔力始能化為強力的武器。

亞莉莎正試圖提升雙方聯系的效率……也就是研究如何打開兩人之間的魔力通路。

以電腦世界為例,亞莉莎能夠設計程式并安裝,而弘樹就是能執行程式的電腦。

而那個『魔法使用者』,同時也是當代首屈一指的大天才,

「好了,要開始啰!」

就是這個在廣大室內來回穿梭的小不點。

(還是令人難以想像……)

弘樹看著眼前的大魔法使,心中如此暗想。但既然比較像正牌魔法使的蜜拉都這么說了,應該錯不了。但亞莉莎的外表跟內在也未免太不搭了吧。

弘樹閉上眼睛,回想當初亞莉莎召喚自己的模樣。

那時的她的確很有大魔法使的架式。

但眼前這個少女,不論左看右看都跟一般女生沒啥兩樣。

「你想干嘛,喂!」

察覺到胸前的異樣,弘樹連忙張開眼睛抗議。

「咦,怎么了嗎?」

亞莉莎一臉不解地反問。

她的手正要解開弘樹的制服鈕扣。

「呃……你干嘛脫我的制服啊。」

「不然沒辦法做實驗啊……?」

「做實驗還要脫衣服喔!」

「啊,不可以。請別亂動。計量器會記錄到異常數值的。」

弘樹慌慌張張地想跳下床時,才想到自己已經被五花大綁了。

「唔……那你到底想做什么?」

「是的,我現在開始說明喔!」

亞莉莎拿起來剛才那瓶裝著液體的玻璃瓶。

「上次的實驗,我全身赤裸地從背后抱住你吧。」

她雖然若無其事地說出驚人之語,但上次的確做了這種實驗。

「我以為這樣已經很緊密了,但可能是因為你不肯正面面向我,而且堅持不脫衣服,才會導致魔力通路的展開不夠順利。」

「廢話!」

實際上,光是避免看到亞莉莎的裸體就夠他受了。

背上與胸部緊密貼合的肉體觸感,以及雙頰紅潤的亞莉莎所散發的甘甜香氛,在在都讓他差點失去理性。若是再脫掉衣服,說不定會發生慘不忍睹的事態。

「所以我今天想嘗試更直接的手段。」

「最好是啦……啊、喂!」

亞莉莎重新把手伸向弘樹的襯衫,一一解開鈕扣。她掀開底下的內衣,讓弘樹露出整個胸部到腹部的肌膚。

「那么我要開始啰。」

亞莉莎用雙手取出剛才的黏稠物質。

「呀啊!!」

開始涂抹在弘樹的胸口與腹部。

「啊,請你別亂動。這樣我沒辦法好好涂。」

「怎、怎么可能忍住不動啊……!」

亞莉莎的小手把那個類似潤滑油的物體往胸口附近涂抹。手當然也伸向弘樹胸前的突起,并在上面不停轉動。

「啊……啊……」

極力忍耐的弘樹依然不慎漏出喘息聲。

這、這個潤滑油游戲(是這么說沒錯吧)到底是什么懲罰游戲啊!?

亞莉莎下手毫不留情。涂完時,弘樹已經滿臉通紅呼吸急促。

「呼~暫時告一段落了!」

亞莉莎臉上掛著大功告成般爽快無比的笑容。相對的,弘樹漲紅的臉卻痛苦萬分。

「咦,弘樹你沒事吧?好像很痛苦似的?」

「你、你是明知故問嗎!」

亞莉莎把視線移向弘樹的束縛器具上所裝設的儀器。

「嗯——除了脈搏以外全部正常耶……為什么陷入興奮狀態啊?」

「你還問!我說你啊……」

亞莉莎舔了一下弘樹火紅的臉頰。

「不過請你放心!實驗就要漸入佳境了。」

「那真是太好……咦——還沒完啊!?」

弘樹驚訝大叫,亞莉莎則是歪著頭說:

「哪有這么快的,剛剛只是事前準備,接下來才是重頭戲喔。」

語畢,亞莉莎發出「嘿咻」的一聲,坐上了床。

「那么,接下來要進行這次的主要階段,請你別亂動喔。」

亞莉莎褪下長袍,露出平時穿的那件胸前大開衩的衣服。

「啊……難、難道說……」

弘樹的預測雖不中亦不遠矣。

「嗯……」

「咿、咿咿!」

亞莉莎的身體直接貼上弘樹濕滑的胸口。

「唔、唔喔~」

透過濕滑的液體,直接感覺到亞莉莎裸露的肌膚。她細致柔嫩,溫熱適中的肌膚,觸感無比的舒服。

而且跟身體比例不搭的澎湃上圍,更是一再刺激弘樹的理智。

「啊……嗚……」

喘息聲斷斷續續從口中漏出。不但被柔軟豐滿的胸部壓在身上,而且對方的臉還緊貼著自己。在這種狀況下,身體卻被固定住動彈不得,對弘樹來說這無疑是種拷問。

「嗯——數值不太理想耶。我稍微動一下好了。」

「唔!你要動!?」

弘樹發出難以置信的驚呼聲,但話還沒說完,亞莉莎的身體便開始前后擺動。

無須贅言的,他們緊密貼合的部分當然開始摩擦。

弘樹的表情仿佛已經超然頓悟,把亞莉莎的行動當作事不關己一般。

「啊……啊……啊啊啊……」

胸口有股超舒服的快感。但身體遭到束縛,無法行動令人不滿。這種快感與不滿交雜的感覺,讓弘樹的大腦仿佛被煮沸般逐漸溶化。

「嗯……呼……啊……嗯……啊……」

然而,讓弘樹飽受煎熬的亞莉莎本人,卻無視于他,持續進行那火辣撩人的挑逗,并朝著他裸露的胸前吹氣如蘭。同時仿佛存心作弄般,用認真的表情凝視著測量儀器。

亞莉莎終于察覺到弘樹發出怪聲,誤以為他感到痛苦,于是訕訕地說:「抱歉,你辛苦了!」這才結束了實驗;絕對不是因為領悟到這個實驗從前提就大錯特錯。



「終……終于……結束了。」

弘樹兩腿發軟搖搖晃晃地走出亞莉莎的房間。因為亞莉莎后來還補了一句:「請在我的床上睡一覺吧。」適才的煎熬加上她不懂男兒心的發言,讓弘樹的精神疲憊不堪,黯然離去。

盡管兩人在肉體上做了相當濃密的接觸,但亞莉莎的心情卻極為平淡。因為她從實驗結束的那一刻起,就完全把弘樹拋在腦后,專心記錄資料。這跟無法宣泄內心滯悶的弘樹形成強烈對比。

「夠……夠了。回去……我要回去了。」

回到原來的世界需要亞莉莎的力量。弘樹站在亞莉莎畫在地上的魔法陣前,按下手機的HOME鍵。他正要起動APP時,突然露出驚醒的表情。

「不,等一下。」

這個能夠穿梭兩個世界的魔法,以亞莉莎的說法就叫作『傳送門魔法』。它就類似某RPG里的咒語——『魯●』一樣,能夠連結英弗拉伐斯的某個地點,直接返回。

弘樹看著登錄一覽表,上面記載著各地點的名稱。

「要考慮有半天的時差……」

蘇普拉伐斯的現在時刻是上午8點。兩個世界之間似乎存在著時差。現在回去的話,原來的世界是晚上8點。

看著手機上顯示的『我的房間』的連結地點,弘樹一時陷入沉思。

「現在這個時間……搞不好會被她撞見。」

他想起了那個擁有家中鑰匙的大小姐(彩香),腦中浮現出她一邊碎碎念,一邊打掃房間的光景。就在此時,突然有個男生(弘樹)從天而降,讓女生(彩香)大驚失色。

「這種發展肯定會是悲劇收場吧!」

考慮到之后可能被咄咄逼問的可能性,一定要從彩香不在的地方回去。于是他選擇了為此時所登錄的連結地點,也就是家里的后門。

「這里很隱密,肯定沒問題。」

「盡管身心俱疲,卻仍然做出最佳判斷!」如此自夸后,弘樹叫出了魔法陣,縱身一躍。

「哇啊!」

「呀啊!」

返回的瞬間,弘樹又從空中冒出,跌落地面。如果光是這樣還好,不幸的是……

「咦?弘樹!?你從哪里冒出來的啊!」

「唔哇,彩香!」

彎腰蹲下的彩香就位于弘樹掉落的前方。

早知道剛才就不要多想了。應該先考慮到會發生這種老套的戲碼。

「你、你為什么在這里啊!」

「你還問!我在幫你倒垃圾啦!你又堆了兩大袋垃圾在廚房吧!」

「啊!」

「啊你個頭啦。還有今天的事!小內上課上到一半,你突然跑出去,結果一去不回,保健室也沒人。到底怎么回事!?」

「咦……我,那個……說來話長……」

面對驚慌失措的弘樹,彩香露出兇惡的笑容說道:

「沒關系,我慢慢洗耳恭聽。反正多的是時間!」

彩香一把抓住他的手臂,直接拖進了家中。

「救、救命啊。你聽我解釋啦,喂!」

彩香的偵訊長達2小時。然而弘樹硬擠出借口說:『我身體的某個部位很痛,本來想到保健室去,結果問題很嚴重,于是就直接到醫院了』『因為是難以啟齒的部位生病了,所以不能告訴你去哪家醫院』。結果彩香聽了,滿臉通紅地說:「笨蛋,去死吧!」然后砰的一聲甩上門,頭也不回地走了。

盡管勉強安全過關,但弘樹的疲勞已到達頂點,就這樣深深地進入夢鄉。



亞莉莎老師的秘密研究在那之后繼續變本加厲。

一下被命令趴下,被她用臉頰磨蹭自己光溜溜的屁股;一下又被瘋狂地舔著耳朵。每次都是這種別出心裁,令人身心煎熬,點到為止的殘酷游戲。但最不可思議的是都已經做到這種地步了,卻偏偏對他的下腹部沒有半點興趣。

基本上,研究是以『緊密結合』為主旨,因此亞莉莎用盡所有手段,想要跟弘樹緊密結合。但相對于純粹以研究目的為主的亞莉莎,純粹懷抱高中男生欲望的弘樹,自然對兩者的落差感到痛苦萬分。而且這種人間煉獄般的生活天天不斷上演。



「噗哈哈哈哈。」

桌子對面的蜜拉,把類似裝著茶水的杯子擺在桌上,捧腹大笑。

「我不是在說笑!」

怫然不悅的弘樹也拿著杯子坐在對面。

點到為止的人間煉獄游戲持續變本加厲。弘樹來找蜜拉,想要阻止天然呆的亞莉莎繼續這種實驗。但他似乎找錯了商量對象,因為對方一直沒氣質地瘋狂大笑。

「上次我還在上課,她就毫無預警地召喚。有一次在家悠閑地跟狗玩的時候,也被她叫來耶。」

蜜拉擦拭著笑到流出來的淚水說道:

「哈哈哈。不,抱歉抱歉。我笑得太過火了,對不起。」

「哈呼——」蜜拉發出怪聲大吐一口氣,才好不容易忍住笑意。

「我雖然能夠理解你的心情,但你能不能盡量配合她?」

「我當然也是這么想啦……」

弘樹原本就想極力協助她。

不過身為男生,持續承受那種煎熬,自然免不了會抱怨幾句。他也知道亞莉莎是認真在進行實驗,自己不該產生邪念。但正因為如此,他才感到不知所措。

「那孩子也很拼命呢。」

蜜拉拿起茶杯,凝視著杯中搖曳的液體說:

「她曾向你提起自己的過去嗎?」

「不……沒有。」

「是喔。不過她也不是會自己主動開口的人。」

緩緩喝了一口飲料,蜜拉用沉靜的口氣說道:

「她就是所謂的孤兒。跟你一樣沒有父母。」

弘樹的內心突然一陣悸動。不是因為蜜拉知道自己是孤兒,而是突然想起平時已經忘卻的『那件事』。

「她從3歲起就開始接受英才教育了。日復一日學習魔法。說她與魔法一同成長也不為過。」

自從維克堤瑪來襲,導致魔素枯竭后,魔法成為了少數人能使用的技術。因此立刻成立了以恢復魔素為目的的研究機關與教育機關。

根據蜜拉所說,原本就熟知古代魔法的亞莉莎,為了轉用其技術,從小就被帶到魔法學校里,并以菁英的身分倍受期待。

「總之她的記憶力出類拔萃。龐大的記憶量連我也自嘆弗如。」

「連蜜拉小姐也……?」

「沒錯,換言之,她是蘇普拉伐斯中,最博學多聞的人。」

亞莉莎是魔法領域的天才。現代因為魔素的枯竭,導致所有機器形同廢鐵。因此人們十分需要她龐大的記憶量與搜尋能力,更重要的是她以自由發想所發揮出的應用力。

「例如很多有用的兵器都是她發明的。討伐軍的主力武裝很多也是來自她的研究。」

雖然不懂這些發明有多么重要,但是從蜜拉的口吻,不難理解這是一件豐功偉業。

因此,亞莉莎年紀輕輕就成為軍中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大魔法使,而且獲得地位,持續順利成長。

「不過,她有個最大的缺點。」

「缺點……是嗎?」

「嗯。與其說是缺點,不如說是資質。她完全沒有使用魔力的能力。」

啊……原來如此。

魔力持有者,以及魔法使用者——

弘樹終于理解亞莉莎的行為,以及如此拼命研究的理由。

「原本這個世界的人,多少都擁有微量的魔力。只要理解魔法的原理,透過學習就能自己生火,甚至能在空中寫字。但如今魔素枯竭,使用魔力變得難上加難。」

「可是亞莉莎她……」

「沒錯,她完全沒有魔力。在某種意義上,可以說是一種天分了。因此,她雖然擁有出色的能力,但也同時被人暗中譏諷。因為她其他方面的能力實在過于卓越了。」

蜜拉的指尖沿著杯緣滑動。

「她一心想要為世界貢獻心力,努力研究。但相對的,遭遇失敗時挫折感就更大。她還曾說自己不想再研究魔法而引發軒然大波呢。」

「這么嚴重啊?」

「只因為一種無能為力的理由,導致自己永遠無法突破極限。你不覺得這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嗎?」

這句話仿佛狠狠刺中自己的心。

弘樹自己也曾因為擁有天分,而熱衷投入于一件事情。然而,最后卻擅自以失去熱情為由放棄了。不論哪個世界,一定有很多人因為更痛苦的理由,而不得不放棄某件事吧。以弘樹來說,可能就是技術退步,或經濟上的理由。而亞莉莎正是因為這種無可奈何的理由,而差點失去可以發光發熱的舞臺。

「所以當她知道你的存在時,心中的喜悅簡直無以復加。她說跟你在一起的話,自己或許也能貢獻心力了。」

「…………………」

「對她來說,你就是希望的化身。」

語畢,蜜拉凝視著弘樹。

弘樹的心中已經整理好思緒。

「謝謝招待……」

他離開座位,收拾行囊,準備回家。

弘樹離開之前又問了一句:

「不過那種異常的肌膚接觸可以節制一點嗎……」

蜜拉苦笑說道:

「沒辦法,因為那是她的做法。說什么要用五感之類的,她也跟你解釋過了吧?」

「是……」

亞莉莎的研究原則,最重視的就是透過視覺、聽覺、嗅覺、觸覺、味覺等五感面對研究對象。雖然她的研究精神令人敬佩,但對實際成為研究對象的弘樹來說,卻是有點惱人的困擾。

「你可別對亞莉莎亂說話,利用這點做出下流的行為喔,弘樹。」

「你、你在胡說什么啊!!」

「如果你說『我的下腹部附近怪怪的,幫我調查一下』,她大概會二話不說就伸手去摸喔。」

「我要回去了……」

「好好好,路上小心。」

轉身背對那個揮手道別,粗魯大笑的大魔法使,弘樹面紅耳赤地離開了她家。

夜深人靜的討伐軍作戰總部。在巨大建筑物的東側有座別棟,中間連接的走廊平常人跡罕見。

然而,這一天卻難得有腳步聲于走廊上回蕩。

軍人特有的規律步伐,整齊劃一地走向別棟。除了平時訓練有素外,別棟內的人物的嚴格要求,也是原因之一。

腳步聲嘎然停止。士兵調整呼吸,朝著厚重的大門敲了兩次。

「進來。」

下一秒,里面傳來極具威嚴的聲音。

以黑色為基調的沉靜室內,沒有無謂的裝飾與日常用品,只有一張寬闊大桌。房間的主人沉坐在桌前,正在閱讀報告資料。

他魁梧的身軀正適合這張橫寬約三步的大桌,以及威武嚴肅的軍服。

理察·賽基亞。

隸屬討伐軍中力量最強大的『第二群』,并擔任其總監的男人。

士兵站在賽基亞面前,神色緊張地關上門,然后大動作地敬禮。

「報告總監。屬下奉命探查了目標的動向。」

「好,說吧。」

賽基亞依然凝視著報告,向士兵如此說。

士兵拿出資料,開始報告。

「那個救世主的影響果然不小。民眾又重新涌起對現行體制的不滿,以及對討伐軍的疑慮。」

「這下麻煩了,跟當初的顧慮一樣啊。」

賽基亞總算抬起頭來。

他臉上掛著無幾條深刻的皺紋,以及無法抹滅的疤痕。神情暗藏幾分慍色。

「我早聽說三群那些人行跡不軌,不料竟做到如此地步。」

他雙手緊握靠在桌上,眼神對空怒視。

「只要乖乖做武器就好了,真是……」

賽基亞的聲音并非針對眼前的任何人。

是針對自己,還是世人,亦或是軍隊呢?至少不是針對面前的士兵。

「或許只是暫時性的,但目前的士氣似乎有些低落……」

也許是察覺賽基亞心中不悅,士兵的音量也逐漸萎縮。

「然而,依照現場士兵的報告,魔法似乎是在法爾斯上校的指導下發動的。想不到那種無能之輩居然是救世主。」

賽基亞仿佛要踢倒椅子般,奮力站起。突來的巨響令士兵一陣驚愕。

「屬、屬下該死。我不該多嘴……」

「不,我不是針對你。你剛才所言屬實嗎?」

「關、關于魔法的發動是嗎?」

「沒錯。」

士兵咽了一口口水,調勻呼吸說道:

「千真萬確。我當面聽現場士兵報告的。他對魔法依然一知半解,在現場的判斷也全交由法爾斯上校……」

賽基亞始終嚴肅的表情,稍微變得和緩。

但在他人眼中,依然不是和顏悅色的表情。

「是嗎……真是耐人尋味。」

他拿起身旁的報告書,從細分的資料中,抽出一張紙。確認內容后,賽基亞露出竊笑。

「請第三群的雷朵斯克中將出動。盡速做好下令的準備。」

「是!」

士兵敬禮后,立即走出房門。

房門關閉,腳步聲急速遠離后,賽基亞的大手捏爛了士兵帶來的報告書,獨自一人縱聲大笑。

「呵呵……話說回來,還真像啊。」



位于街道的中心部,討伐軍作戰總部旁的不遠處,就是亞莉莎居住的研究設施。她把食衣住所有必需物品都堆放于此,就這樣住在類似休息室的房間。

據說她當初也被配給一間豪華宿舍,但因為熱衷研究,持續過著夜不歸營的生活。結果,她的自宅就成了沒用的空屋。于是現在這間設施便是她的棲身之處。

弘樹拿出亞莉莎給他的透明棒,讓站在入口附近的衛兵確認。衛兵用燈光照射那根類似飯店鑰匙或螢光棒的物體進行確認,點頭后交還給弘樹。

厚重的大門開啟后,弘樹沿著中央的階梯向上走。來到從3樓通往4樓的階梯附近時,

從走廊滿出的書本與機械廢鐵開始增加。來到亞莉莎位于5樓的房間時,擺放在兩側墻壁的書本已經堆成了一座小山。

(我看還沒被維克堤瑪殺死,恐怕就先被這些書壓死了。)

一想到這棟建筑受到沖擊時,這堆積如山的書會變成什么樣子,就令人感到意識模糊。

弘樹拿起刻有野狼圖案,極為原始的門環輕敲出聲,房里便傳來可愛的應門聲,以及匆促走來的腳步聲。

「啊,歡迎你回來,弘樹!」

一打開門,迎面就是一副毫不掩飾心中喜悅的燦爛笑容。

「我、我回來了。」

眼前這張天真無邪,猶如孩童般毫無防備的表情,令弘樹不禁愣了一下。

亞莉莎真的是非常可愛的女孩子。弘樹每次見到她,都重新如此體認。甚至只要一句單純的「可愛」就足以形容她了。

「這是你要我買的。」

弘樹將手中的袋子交給亞莉莎。

「謝謝你!不好意思,還托你買東西。」

「沒什么啦,一點小事不必在意……」

然而,當他隨后想起亞莉莎反覆進行那個點到為止的魔法實驗時,也同樣重新體認到她令人遺憾萬分的性格。

「好了,請快進來吧!」

亞莉莎拉著弘樹的手,急著將他帶進房內。

「好是好,干嘛那么著急啊?」

亞莉莎把眼睛瞇成一線,笑著回答:

「人家又想到一個新的實驗了!!」

弘樹的表情當場凍結。不用問也能輕易猜測到實驗內容。

「以前我們只有露出接觸部分的肌膚。但我想說不只如此,連其他部分也要盡量裸露比較好!」

內心充滿無力感的弘樹,腦中鮮明地浮現出一個景象。那就是毫不害臊,機械式脫去衣服的亞莉莎,以及眼神不知道該看往何處,同時感覺下半身產生變化的自己。

『她大概會二話不說就伸手去摸喔』

蜜拉的話從腦海一閃而過。

(不行不行不行。)

弘樹甩開腦中的妄想與邪念。

「聽我說,亞莉莎。」

「是,什么事!」

面對回答得精神抖擻的亞莉莎,弘樹盡量保持沉穩的口吻說,.

「研究魔力固然重要,但我們差不多,呃……該進行戰斗的研究吧?」

「戰斗的研究……?」

弘樹對一臉納悶的亞莉莎點頭答道:

「沒錯,我必須學習魔法吧?」

跟維克堤瑪戰斗時,全部都是亞莉莎在主導,自己幾乎什么也沒做,戰斗就不知不覺結束了。但弘樹希望下次戰斗時,可以在理解魔法的狀況下,自由采取行動。

不是當單純的發電廠,而是要成為『武器』。弘樹下定決心幫助亞莉莎時,心中便如此打算。

「那真是太棒了!」

聽完弘樹的話,亞莉莎的表情瞬間綻放喜悅。

「如果你學會魔法就真的天下無敵了!維克堤瑪根本不是你的對手!」

「是、是喔。那你一定得教我喔。」

「是的。我會把一切傾囊相授的!因為這間研究所里面的書,全都裝在這里!」

亞莉莎指著自己的腦袋,若無其事地說出驚人之語。

看來蜜拉所言不虛。這個女孩子是貨真價實的天才。如此心想的弘樹,以些微無奈又十分尊敬的眼神,注視著在自己面前興奮旋轉的少女。

「我心想總有一天,維克堤瑪消失后,世界恢復和平,就可以用魔法的力量,讓生活變得更快樂了。」

亞莉莎遙望彼方,流露出有些哀傷的表情。

「我以前都在后方從事研究,無法到前線作戰。但從現在起,我也可以挺身戰斗了。」

她的表情一瞬間充滿希望。

「我立刻準備喔!」

前幾天還熱衷研究「緊密結合」,也就是魔力通路的亞莉莎,如今則是眼神中閃爍光芒,將所有關于魔法的文獻堆在桌上。

(亞莉莎真的只是想拯救這個世界呢。)

亞莉莎的所有努力,只是一心想拯救這個世界吧。因此她想打倒維克堤瑪,學習魔法,貢獻一己之力。

「真佩服她……」

弘樹用亞莉莎聽不見的聲音,輕聲呢喃。

雖然因為那些詭異的研究,稍微迷失了方向,但亞莉莎的動機十分單純,完全沒有一絲雜念。

只不過她的方法有些偏離常軌而已。只要撇開成見就不難發現,她的行動只是純粹追求達到目的的手段罷了。

雖然她的要求很多都是令人為難的內容,但弘樹已經決定今后要盡量配合她。

「我說亞莉——」

弘樹開口叫喚她的名字到一半……

嗡——嗡——!

震動空氣的巨大警報聲,響徹整個房間。

「這、這是什么聲音?」

還沒回答弘樹的問題,亞莉莎早已沖到房間入口,拿起平時隨身攜帶的手杖。

上次跟蜜拉通話時發出紅光的寶石,現在則是閃爍黃光。它發出不尋常的光量與聲音,顯然在通知異常狀況。

「發生了……什么事?」

弘樹發出稍微緊張的聲音詢問。亞莉莎用手蓋住寶石,口中念念有詞。于是光芒與聲音驟然停止,恢復正常。

亞莉莎面色凝重地看著弘樹。

「這是緊急召集。我們要立刻跟本軍會合,召開作戰會議。」

弘樹的呼吸聲在寧靜的室內回響。亞莉莎緊握手杖,以沉靜的語調說:

「是維克堤瑪——」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