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3章 異世界

第一卷 第3章 異世界

弘樹在戰斗后,被送上了蜜拉搭乘的小型飛機。在沒有任何說明的情況下接受治療后,接著坐上了類似敞篷車的交通工具。然后又在沒有任何說明的情況下,被迫參加了慶祝游行。

人山人海夾道歡迎。

從幼稚園的小朋友到彎腰駝背的老人家,年齡層極為廣泛。自己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而且群眾都帶著稀奇的眼神。

「如果知道拯救自己的救世主,居然只是一個學生的話,自然都會想看一眼吧?」

蜜拉對感到不自在的弘樹微笑道。

弘樹對她的說明輕輕點頭回應,又重新望向街道。

外觀潔白,表層光滑的建筑物櫛比鱗次。這里似乎是一處鬧區。屋檐前端掛著類似看板的東西,上面寫著不曉得是什么文字的語言。盡管建筑物的造型五花八門,但每一棟都像塔一樣,上面逐漸變得細長,而且幾乎清一色是白色。

所有物體都是用一種散發光澤,前所未見的某種物質所做成。門窗不可思議地彎曲。在弘樹眼中,全是一些不合邏輯的形狀。

人們的服裝也很奇特。盡管服裝本身樸素,沒有花紋圖案,但袖口或衣擺都施加了不可思議的加工,產生一種不協調的感覺。

弘樹知道在現代社會中,如何形容這種世界。

「好像未來都市喔——」

形狀整齊的建筑物、看似需要高度技術的眾多零件。在弘樹的世界里,最能夠簡單說明此情此景的就是「SF」。

蜜拉聽見弘樹無意間的呢喃,淺笑著說道:

「是啊,從你們那個世界的人來看,或許是如此吧。」

然而,其中仍有些不協調感。在看似未來都市的建筑中,有部分建筑整體焦黑,而且窗戶只有邊框,屋內空無一物。有些建筑甚至雜草叢生,藤蔓蜿蜒纏繞。很顯然的,這不是一種設計風格,純粹只是荒廢的結果。

弘樹陷入重重謎團,更加如墜五里霧中。

前所未見的世界,以及前所未聞的各種語言。

「不好意思……」

弘樹把頭轉向蜜拉。

「差不多可以請你說明了吧?」

弘樹即使身處游行隊伍當中,仍舊沒有接受過任何說明。

這個顯然別有居心,名叫蜜拉的女子,不斷說著無關緊要的事,或者顧左右而言他。似乎只要自己不問,她也不想主動說明一般。

難不成她真的想保密到家吧。

弘樹一瞬間閃過一絲疑念,然而……

「是啊,時候差不多了。我就把來龍去脈告訴你吧。」

對方居然意外地輕易答應。

「啊——但是現在最好不要。」

「為什么?」

蜜拉露出苦笑,指著弘樹的身旁。

「呼~鼾~」

亞莉莎牢牢抓住弘樹的手臂,持續沉浸在夢鄉中。

那個威風凜凜詠唱咒語的印象早已蕩然無存。現在的她簡直就像個毫無防備的孩子。

「經歷一場大戰后,她總是這個樣子。應該暫時不會醒來吧。不過聽到你的聲音,或許又會張開眼睛了。」

「唉……」

「總之我們沒有要隱瞞你的意思。你先把問題整理好,待會可以一并發問。」

心思仿佛被看穿的弘樹,默默點頭示意。

「嗯……老師……人家肚子餓了……」

在旁邊睡得正香甜的亞莉莎,還傻楞楞地說著夢話。

弘樹照蜜拉所說,在腦中尋思幾個問題。而其中有些疑問就是針對倒在自己身旁呼呼大睡的少女。

游行于30分鐘后結束,一行人進入了城鎮中心的大建筑物里。

這棟建筑同樣像是未來都市里的參天巨塔,外墻布滿了類似透明玻璃的素材。

車輛進入地下室。下車后,來到一處像是高級飯店的廣闊玄關。

站上位于玄關中央,一個半徑約5公尺的圓形后,地板逐漸升起,搖身一變成為電梯,并開始向上攀升。

「哇啊,怎么回事?」

身體突然向上飄浮,令弘樹驚慌失措。他往腳下一看,居然能直接目視幾十公尺底下的地表。這幅景象對有懼高癥的人來說,肯定不好受。

蜜拉對驚慌的弘樹微笑道:

「這是減緩重力而上升的電梯。不過你們的世界沒有這種東西就是了。」

從來沒聽過這種東西……。

弘樹呆視著周圍不斷旋轉的光圈,被好萊塢電影般的體驗搞得目眩眼花。

「亞莉莎,該起床了。要跟統合政府的爺爺打聲招呼啰。」

同樣拉著弘樹的衣袖,邊走邊打盹的亞莉莎,終于抬起頭來。

「嗚……啊、是……我醒來了,醒來了……」

她用力地甩甩頭,努力睜開眼睛。

「唔哇!」

此時,她才驚覺自己一直抓著弘樹不放。

「對、對不起。我一直抓著你……我卯足全力睡著了!」

「呃……我是無所謂啦。你一個人站得起來嗎?」

「是,當然可以!我已經睡飽了!」

語畢,亞莉莎試著直挺挺地站著,下一秒卻又兩腿發軟站立不穩。

「喂!」

弘樹連忙攙扶住她。

他摟著腰的手傳來柔軟的感觸,而且柳腰纖細,似乎一折即斷。

「不過,我的身體好像還沒起床呢……」

亞莉莎難為情似地輕聲笑著。

「抓著我的手吧。」

弘樹一伸出左手,亞莉莎就立刻攀扶住。

「謝謝你,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啰!」

結果她還是抓著弘樹的手臂,而且哈欠連連。

「統合政府的爺爺到底是誰?」

蜜拉冷靜地回答道:

「他可以說是這個世界的老大,世界政府的總統。同時……」

她停頓半晌后接著說:

「他也是把你叫來這里的人。弘樹。」



5分鐘過后,電梯抵達了目標樓層。

因為沒有樓層標示,根本不曉得現在是幾樓,但抵達目標地時,

眼前便出現一扇大門,而且空中浮現兩個指向外側的箭頭。弘樹才恍然大悟。

一道富麗堂皇的門屝,在蜜拉伸手感應后,便立即朝左右開啟。最后仿佛不曾存在般,憑空消失。

室內異常廣闊。天空浮現在一扇巨大的窗戶內,美麗的水藍色一覽無遺。

但相較之下,室內光線昏暗,甚至無法察覺有無人影存在。

直到眼睛習慣后,才發現房間中央有座漆黑的巨大圓桌,而且四周有人坐著。所有人的頭上都戴著一頂斗大的高帽,仿佛古代日本貴族所戴的烏帽子;身上則覆蓋著一件奇妙的黑衣,根本無法想像是如何穿上去的。而從他們沉穩的舉止來看,似乎都相當年邁。

「討伐軍第三群,報告戰果。」

蜜拉的語氣與剛才判若兩人,嚴肅地對著在座者開始報告。

「出現在第七界第十六區的維克堤瑪屬于規模小、人形。它襲擊等級8的聚落,造成嚴重損壞,但事前的避難命令成功奏效,人員損害相對輕微。維克堤瑪總共出現六只,其中五只各個擊破。最后一只也因為召喚作戰的成功,順利消滅,首次獲得戰果。」

聽完蜜拉的報告,坐在圓桌中央的人物開口道:

「辛苦了,雷朵斯克中將、法爾斯上校。還有,那位就是我們所說的少年嗎?」

發現自己成為話題,弘樹感到緊張。

「是的。澤村弘樹。從英弗拉伐斯召喚而來,我們最后的希望。」

(…………!)

最后的……希望。

莫名其妙就被帶來這種大場面,而且突然就說這些,會不會太沉重啦……?

「呃……我……」

深處的老人對不知所措的弘樹說:

「弘樹……是嗎。很抱歉,沒有任何說明就把你帶來這里。」

盡管外表充滿威嚴,但聲音卻意外地和藹。

「你還沒對他說明吧,雷朵斯克中將。」

「非常抱歉,屬下認為應該FIVE大人說明比較妥當。」

名叫FIVE的老人對蜜拉的解釋點頭示意。

「這倒也是。翻譯機裝上了嗎?」

「是的,除了專業術語外,基本會話沒有問題。」

聽到此處,弘樹開始摸索自己身上哪里有那種東西。

他也是剛剛才驚覺為什么自己能用日文溝通,但沒想到竟已被人裝上了翻譯機。

「弘樹,請你摸摸脖子后面。」

他照著亞莉莎的話伸手一摸,果然在后頸部發現一個小突起物。

「我在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裝的。」

「第一次……啊~」

真相大白了。莫名的擁抱與頸部的攻擊。原來是那時候被裝上的。

話說回來,真是驚人的技術。居然能同步且自由地溝通。

這已經超越同步翻譯的次元了。到底是什么技術。

「弘樹,首先我先介紹這個世界吧。這里是蘇普拉伐斯。跟你所在的英弗拉伐斯是截然不同的世界。」

「蘇普拉……?」

「這是我們的語言,意指世界。簡單來說,你可以直接把它當作『異世界』的意思。」

蘇普拉伐斯——異世界。

一個老是掛在嘴邊的玩笑話,如今卻成為眼前談論的事實,而自己更身處其中。想到此處,令弘樹茫然自失。

「而我就是統治這個世界的政府——統合政府的代表,我叫FIVE。」

「那是名字嗎?」

「與其說是名字,你可以當作是一種職稱。概略來說,這個世界分成9個區塊,各區元首都會以該區的數字自稱,表示自己是其代表。」

「那么FIVE先生就是第五個區的……」

「沒錯,我是該區的元首。同時也是統合政府的代表。」

FIVE點頭回應后,凝視著弘樹的雙眼,加重語氣說道:

「我長話短說。目前我們的世界正瀕臨危機。」

窗戶突然緊閉,室內陷入一片黑暗。同時,FIVE身后出現一面巨大熒幕,上頭映照出這個世界——『蘇普拉伐斯』的模樣。

「這是……」

弘樹驚訝失聲。

眼前是一個遭受大規模災害后,荒廢蕭條的世界。不,熒幕上播放的影像是世界步入荒廢的模樣。遭到某種巨大力量粉碎的廢墟。貌似大都會的斷瓦殘垣。出現巨大裂縫的大地。永不止息的大火災。

人們無法維生的荒涼景色持續播放。接著映照出人們絕望的表情。

如何才能造成這種毀天滅地般的破壞。是類似炸彈的兵器,還是天災。總而言之,肯定是一股永無止盡的壓倒性力量。

「跟你的世界相同,我們的世界也曾經繁榮一時。人們往來于這個星球的各個角落,飛天遁地打造巨大都市。然而有一天,世界的大部分突然被破壞殆盡。而且破壞還帶來某種污染,造成可居住地區只剩下當初的十分之一。人口亦然。」

盡管沒有出現在畫面中,但從建筑物的慘狀,不難想像人們慘死的模樣。

「原因就是只為破壞人類生活而存在的魔塵——維克堤瑪。」

熒幕切換了畫面。

「唔……!」

弘樹看見畫面的一瞬間,突然感到作惡。

他的記憶還十分鮮明。

丑惡且龐大的身軀,怵目驚心的黑色體毛。毫無感情,散發紅光的雙眼。

這個襲擊弘樹與亞莉莎,對兩人窮追不舍的破壞象征。光是看到影像,就令人引起強烈的厭惡感與恐懼。

「殲滅維克堤瑪就能拯救我們的世界。而消滅維克堤瑪最有效的手段,也是唯一能打倒它的存在……」

FIVE說到一半,凝視著弘樹的臉又接著說:

「就是你。」

「咦——可、可是我……」

弘樹指著熒幕上的討伐軍士兵說道:

「有討伐軍……吧。為什么不能交給他們呢?」

「我們已經持續戰斗好幾年了。」

蜜拉從旁代為回答。

「除此之外,我們還需要你的力量。」

「不會吧……」

在戰場上看到的士兵,每個人的體格都比弘樹大上一兩倍。如果跟他們打架,肯定不到5秒就被一拳打飛了吧。

連戰斗專家都不是對手了,為什么我這種外行人……。

他無法想像出合理的理由。

「突然被帶到一個莫名其妙的世界,你肯定很混亂吧。但你是我們最后的希望,我們已經別無他法了。」

「……」

「能否請你出手相救。拯救我們,拯救這個世界。」

自稱是世界政府代表的人物親自低頭,而且還稱自己為最后希望,想必他一定有非要弘樹戰斗的理由。既然如此,弘樹也想出手相助。縱使內心有太多問號,但目睹剛才的影像后,更讓他無法見死不救。

話雖如此,內心依然恐懼。想到還要經歷那種生死一瞬間的體驗,就令他兩腿發軟。

「相信你也很難當場下結論吧。先詳細詢問雷朵斯克中將后,再做判斷吧。」

語畢,FIVE向蜜拉點頭示意。

「屬下告退。」

蜜拉深深一鞠躬,領著亞莉莎與弘樹,往大門的方向走去。

跨出步伐的一瞬間,弘樹驀地停下腳步,再次望向FIVE。

「怎么了?」

「請、請問……」

弘樹一副難以啟齒的模樣,但還是接著說:

「如果我拒絕呢……這個世界會怎么樣?」

FIVE的臉色微微改變。但并非變得凝重,而是像有所領悟般,露出豁達的笑容。

「無庸置疑的。一切將會毀滅吧。」



「好了,盡情享用吧。因為這是幫你舉辦的宴會啊。」

蜜拉一邊笑,一邊催促弘樹。

「啊,是。」

但本人早已放下拿著筷子與酒杯的手。

謁見FIVE等人之后,弘樹被帶往討伐軍休息的建筑物內,并在此舉行酒宴。會場所有人恭敬地迎接弘樹到來,并簇擁他坐在上座。席間不斷有人端來料理,還有兩個20幾歲的年輕女生,將弘樹夾在中間,替他倒酒。

盡管住家跟服飾截然不同,但戰斗后享用美食佳肴的習俗似乎是相同的。雖然無法想像其中的滋味,但從蜜拉的說明來看,她痛快暢飲的大概是酒精的一種吧。

「要不要再來一杯?」

「不、不必了……」

明明滴酒未沾,但弘樹卻滿臉通紅。因為幫忙倒酒的姐姐,身上的服裝實在太火辣了。

「唉呀,你人不太舒服啊。我幫你扇風吧。」

「不,那個也不必了!」

對方搬出中國歷史戰爭劇中,那種輕飄飄的大團扇想要替他扇風,也被弘樹連忙拒絕了。

她們都是活色生香的大美女。而且跟亞莉莎及蜜拉所穿的衣服相同,從胸部到肚臍的肌膚全都一覽無遺。

不知視線該移往何處的弘樹,只好把手伸向眼前的料理。

他用筷子夾起以蔬菜跟某種肉類拌炒的料理,放入口中。

「嗯……………………」

老實說,滋味差強人意。

雖然有咸味,但完全沒有辛香料跟湯頭之類的滋味。或許是文化差異吧,習慣日本的飲食生活后,這里的食物有點令人難以下咽。

左右兩邊被美女夾擊,對眼前的料理又興致缺缺,可是又不能喝酒。

弘樹忍不住向右邊伸長脖子,隔著三個人向蜜拉說:

「呃……抱歉。蜜拉小姐。」

「怎么了?」

蜜拉縱情暢飲卻面不改色,以固定步調不停喝酒。

「我差不多可以問問題了嗎?」

謁見『大人物』后,弘樹心想現在應該是時候發問了。

「啊,對喔。我們說好的。」

蜜拉點點頭,一邊說著:「抱歉、抱歉。」一邊移動到弘樹身邊。然后嘿咻的一聲坐下,仿佛就像個中年大叔。她手里還緊握著一壺酒瓶。

「好了,你要我從哪里開始回答?」

內心的疑問堆積如山,但首先是這個問題。

「為什么我是討伐維克堤瑪的希望?」

蜜拉看著弘樹的臉,嘴角上揚微笑道:

「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先說明一下什么是『魔法亞爾斯』吧?」

蜜拉把酒杯倒滿。

雖然不曉得是什么酒,但從味道來看,顯然酒精濃度相當高。

「首先,你所認知的『魔法』是什么?」

「『魔法』……?就是有火跟風的屬性,還有咒語。有MP的話就能使用,而且越強力的魔法,消耗量就越大……大概就像這樣。」

他所說的,就是一般RPG里面對魔法的共通認識。

原以為她會以為自己在開玩笑,結果蜜拉的反應卻出乎預料。

「嗯,大致正確。」

「是、是喔!?」

「雖然有部分出入,但這個世界的魔法大致上就是這種感覺。」

蜜拉啃咬著下酒菜的肉干(類似肉干的固態食物),接著說道:

「維持這個世界最重要的能量就是魔法的根源,也就是魔素奧普斯。以你們的世界來說就像是電力。從魔素產生的力量,也就是魔力威普斯,被鋪設在世界的各個角落。就類似你們的輸電網。」

「電力?」

「嗯。自從發明有效利用魔素的方法以來,人們便利用魔力移動交通工具,或在空中飛翔,點亮燈光。總之人們活用魔力,使其成為生活不可或缺的能源。但這個常識于十幾年前被推翻了。」

「十幾年前……發生了什么事?」

蜜拉的臉色微微一沉。

「維克堤瑪的突然來襲,以及原本豐沛的魔素逐漸干涸。這兩件威脅同時發生后,世界陷入一片混亂。」

面對這個突如其來的天敵,失去最大力量的人類無法采取有效的對抗手段,只能持續進行消耗戰直到現在。蜜拉如此說道。

「這十幾年來,我們與維克堤瑪持續戰斗。只有一個方法能阻止它的活動。」

蜜拉拿起酒杯,一飲而盡。

「就是用強力的魔法,破壞內部的『核』。弘樹你也看到了吧。就是表皮被業火燃燒后,所露出的紅色球體。」

原來如此……那個球體就是核啊。

弘樹理解后,點頭示意。

「然而,維克堤瑪用強韌的表皮包覆著核。如果不能突破表皮,就無法對核使用魔法。」

蜜拉搖著杯中的酒,神情凝重。或許是想起過去的失敗經驗,她收斂起適才的愉快模樣。

「而且它的表皮堅韌無比,能輕易彈開物理沖擊。討伐軍中的知名戰士們也曾試著努力突破這層表皮,但每次都只是徒增犧牲。」

「咦——可是我剛才戰斗的時候,一口氣連表皮都燒掉了啊。」

蜜拉同樣朝著酒杯,點頭道:

「沒錯。這就是能夠減少犧牲,確實破壞核的方法。我們當然也做過相關研究。但要使出那么強大的魔法,需要龐大的魔力。」

按照蜜拉所說,不是借由鍛煉就能使用魔力,還需要天分等各種重要要素。而且在蘇普拉伐斯的世界中,沒有人擁有足夠的魔力,能夠用魔法貫穿維克堤瑪的表皮。

「于是我們把眼光朝向外面的世界。經過不斷研究,我們發現另一個世界的存在。我們想方設法打開通往該世界的門,并擴大調查,結果發現一個擁有龐大魔力的人。」

咦,所以那個人就是……

蜜拉看著弘樹說:

「事情就是這樣。」

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雖然像是天方夜譚,但總算可以把戰勝維克堤瑪的事,以及FIVE所說的話連成一線了。

「那么我就是那個大魔法使啰?」

「這句話也不完全正確。我剛才有用電力作比喻吧?」

就是魔力類似電力的說法。

「弘樹你現在既無法利用壓縮語言進行詠唱,也對魔法一無所知。但你擁有龐大的魔力,而且能使用魔力。你認為在你們的世界里,這樣類似什么東西?」

把魔力換成電力思考的話,簡單來說就是……

「電池……不,應該說發電廠比較貼切。」

蜜拉微笑道:

「沒錯。實際上如何發動魔法,亞莉莎已經教過你了。你再找機會問問她吧。」

「找機會……是吧。」

弘樹轉頭向后一瞥。

房間角落里鋪著一塊小座墊。而亞莉莎就輕聲鼾睡在墊子上。結果謁見的時候,她似乎也還沒睡飽。等到酒宴一開始,她就狼吞虎咽,早早去夢周公了。

「她……亞莉莎是你的助手嗎?」

「助手?不是,她雖然是我徒弟,但身分并不低微喔。她可是超優秀的魔法使呢。對了,剛才人家還叫她上校吧?」

「啊,謁見的時候……」

當時,弘樹還心想『法爾斯上校』是何許人也,萬萬沒想到那竟是亞莉莎的姓氏。

「沒錯。不過在三群里面,階級只不過是裝飾用罷了。」

蜜拉有些自嘲地說道,然后發出愉快的笑聲。

「不過她怎么看都不像吧。雖然胸部的確很大,但整體來說,又嬌小又啰嗦,而且食量大又貪睡。」

雖然沒有點頭同意,但弘樹內心也有同感。

亞莉莎怎么看都比弘樹還要年幼好幾歲。雖然會使用魔法,但之前一上戰場就立刻昏迷,完全派不上用場。由此可知,她還是有些不大可靠。

「不過她真的非常優秀喔。她很快就學會你們的語言了。」

「咦,但不是有翻譯機嗎?」

「話是沒錯,但她說必須理解你們的語言與文化,所以才努力去學。」

弘樹想起跟亞莉莎初相遇的情景。

『澤村……弘樹……對吧?』

現在回想起來,她當時用謎樣的語言跟蜜拉通訊后,雖然不流利,但的確是用「日文」跟弘樹對話。那是裝翻譯機之前的事。

對連英文都說不好的弘樹來說,這已經是十分驚人的能力了。

「你要跟她好好相處喔。雖然這孩子有些古怪。」

蜜拉嘆了一口氣,目不轉睛地盯著弘樹。

「我可以問你一件事嗎?」

「什么事?」

「一般人身處在這種莫名其妙的狀況下,應該會更加抵抗,或者腦筋一片混亂而無法正常判斷才對。」

她拿起酒杯一飲而盡,然后呼出一口氣。

「通常會大喊:『這里是什么鬼地方,快讓我回到原來的世界!』然后大吵大鬧。或者說:『這一定是夢!』就算看到維克堤瑪也不會躲開之類的……對吧?」

原來如此。這種反應的確比較真實。

「因此我們也準備了一些對策,以因應你陷入混亂。應該說我們甚至把此視為作戰主軸。但你所采取的行動卻比我們想像中的標準。對我們來說是極為理想的發展呢……」

蜜拉把酒杯擺在桌上,看著弘樹說:

「不過,以常識來說,你的反應是相當異常的。如果身處的世界突然改變,不論是誰,言行舉止都會失常是當然的。為什么呢?」

蜜拉所言極是。

一般人應該會陷入恐慌,以為自己是在作夢還是腦子有問題。更重要的是,通常都會想回到原本的世界才對。

弘樹內心的確還有幾個不明的問題,但同時也對冷靜到不可思議的自己感到驚訝。

「嗯~我也不知道耶。」

「是喔。」

蜜拉簡短回應后,不再提及這個話題。



盡管酒宴仍未散會,但在蜜拉的善意安排下,弘樹得以提前離席。

被蜜拉搖醒的亞莉莎,盡管還處于半夢半醒的狀態,但還是領著弘樹來到建筑物的外頭。

「第五界也有四季變化,這個季節草木茂美,非常漂亮喔。」

亞莉莎興高采烈地一邊走著,一邊指著街上的各個景點。

「這附近是街上最繁榮的地方。你看,那里也有市場喔。」

她手指的前方,是遍及整條馬路的廣大市場。

話雖如此,那并非店面櫛比鱗次的商店街,而是把搭帳篷時用的防水布當作屋頂,只能勉強遮風避雨的簡陋攤位。

「沒有一般的店鋪啊。」

聽到弘樹如此說,亞莉莎苦笑地點頭回答:

「是的。以前的店鋪有些是因為維克堤瑪的攻擊,但更重要的原因是魔力不足無法營業。」

「對喔,因為以魔力取代電力……」

「是的。不僅無法點燈,店里的機械也無法運轉。請看那個。」

亞莉莎所指的前方,是浮在半空中,縱橫交錯的管道。

類似隧道,但寬度稍微寬闊一些。弘樹無法想像這個通往街道盡頭的物體究竟為何,但他看著連接部分的建筑物與看板說:

「這就像是電車……嗎?」

「是的。這以前是公共交通機關。據說它叫作魔法管,可在1小時內往來于各區。但現在如你所見,已經變成巨大的盆栽了。」

正如亞莉莎所說,這些穿梭架設于大樓之間的魔法管,如今樹枝纏繞,只剩下支撐樹木的功用了。

不只這些管路,連摩天大樓也是同樣的下場。在游行時,弘樹也感覺到了。這些建筑外型獨特設計精巧,但相反的,窗戶卻沒有玻璃,任由強風灌入。高樓層已毫無人跡,頂多只有少數人還居住在底下的樓層。

「據說在現在的蘇普拉伐斯,能使用魔力的人屈指可數。」

走在沒有鋪設走道,地表裸露的地面,亞莉莎繼續說明:

「距今十幾年前,魔素不明原因地枯竭,導致我們所使用的魔法幾乎都成了廢物。我們重新利用神殿所流傳的更古老魔法技術,將所剩無幾的魔力儲存于蓄魔器中,才勉強保留了足以實用的魔力。然而,充填魔力需要耗費龐大的時間與術者的能力,因此還無法普及開放給一般階層使用。」

「因為要用來做討伐維克堤瑪的武器……是嗎?」

「沒錯沒錯。你所在的英弗拉伐斯,過去也曾熔解寺院的銅鐘作為炮彈不是嗎?簡單來說,如果打不贏戰爭,一切都會消失,所以才把討伐擺在第一順位。」

亞莉莎走進了市場。

「你好!今天有什么好東西嗎?」

似乎是熟面孔的店長,對亞莉莎微笑著說:

「唉呀,你好啊。亞莉莎,有你一定會喜歡的可愛盒子餅干喔。」

「真的嗎?我想看。」

亞莉莎拿著店長從竹籠里取出的餅干,和樂融融地談笑風生。

弘樹也環顧整個市場。

市場內的氣氛意外熱絡。里面擠滿了男女老少,各式各樣年齡層的人,生意買賣也很活絡。

小孩在大人腳邊追逐嬉戲,他們跌跌撞撞地跑向了看似游戲區的廣場。

在市場買了小包水果,當場品嘗的年輕人,以及判斷食材好壞的婦女。這些全是弘樹所認識的日常光景。

「雖然這么說有些失禮。」

弘樹觀望著眼前的景像說:

「大家都……好有精神喔。我本來以為被那種怪物襲擊,應該會更意志消沉的說。」

亞莉莎點點頭。

「是啊。雖然大家已經習慣了也是原因之一啦,但他們一定也在內心鼓舞自己,就算一直郁郁寡歡也不是辦法吧!」

「是喔,他們真堅強。」

擺放在店門口的樸素展示柜中,排列著色彩繽紛的各種食材,這跟弘樹所在的世界并沒有太大差異。

雖然有些灰塵,但空氣清澈,沒有黑煙跟室外機的熱風。果真是與空間狹小的都市截然不同的異世界。

而更重要的,是這里的人們跟弘樹的世界一樣,擁有自己的生活。這個『必須守護的異世界』原本對自己來說非常遙遠,如今卻突然感覺十分親近,讓弘樹的內心起了變化。

弘樹在亞莉莎的帶領下,把整條街道繞過了一遍。最后兩人離開鬧區,來到了一座小山丘上。

一陣清風拂面而過,對著眼前心曠神怡的光景,弘樹深呼吸后說:

「我愿意幫你們討伐維克堤瑪。」

走在前方的亞莉莎,神色有些訝異地回過頭來。

「咦——那個……我還沒跟你說明,正式拜托你呢……」

「嗯,不過老實說,我不懂的事的確還堆積如山呢。」

剛才在市場、在街上,看見人們的笑容后,這些小事都已不重要了。弘樹心想如果自己能夠為了保護大家貢獻心力的話,就算接受這個請求也無妨。

「日后再聽你說明就好,我想先表達自己的意愿……唔哇!」

弘樹話還沒說完,亞莉莎又再次撲上前抱住他。

「喂,亞莉莎,等一下。」

「好開心,我真的好開心!!」

弘樹警戒脖子再次遇襲,但亞莉莎環抱自己的手上雖然有幾分力氣,卻沒有可疑的舉動。

知道她是純粹感到開心后,松了一口氣的弘樹輕拍亞莉莎的肩膀。

「但是我對這個蘇普拉伐斯以及維克堤瑪還是一無所知。所以,你待會告訴我好嗎?」

亞莉莎奮力點頭。力道之大,讓人擔心會不會點到頭斷掉了。

「當然好!我會把自己知道的一切告訴你的!」

亞莉莎眼睛閃爍光芒地回答。

「我也想摸你、舔你、感覺你,更了解你!」

「咦?」

「請你多多指教!」

「喔……嗯。」

雖然中途好像夾雜了一些奇怪的話,但弘樹被她的氣勢壓倒,點頭同意。

不過話說回來,她究竟是單純、天真無邪,還是像只可愛的小動物呢。

如果她后面有條尾巴,一定會全力地左右擺動吧。弘樹聯想到家中的愛犬利克,露出一抹微笑。

「利克……?」

自己好像忘了一件重要的事。

「你怎么了……?」

弘樹突然一臉驚疑,亞莉莎擔心地抬頭看著他。

亞莉莎話一說完……

叮鈴叮鈴叮鈴叮鈴叮鈴叮鈴叮鈴

弘樹胸前的口袋響起一陣可愛的音樂聲。

「我說……」

「是……」

「這里不是收不到訊號嗎……?」

「呃……那個叫智慧型手機嗎?我改變能量的充填方式,并打開傳送門后,就能自由使用了。這樣不好嗎?」

「不,沒事。這樣就好。」

弘樹連忙取出手機。

手機上的來電顯示果然是如同預期的人物,弘樹深呼吸一口氣后,按下通話鍵。

「喂……」

「弘樹你死去哪里了!為什么不在家。如果不回家吃晚飯就要早點說啊,我……」

弘樹才喂了一聲,彩香的連珠炮攻擊就從通話孔中炸裂。仿佛使用了手機的喇叭功能般,兒時玩伴的狂暴怒吼,回蕩在清風涼爽的山丘上。

「是你的……朋友嗎?」

亞莉莎一臉茫然地問。

「呃……就像是我的家人吧。」

弘樹小聲回答,然后把嘴湊近通話孔。

「抱歉,對不起。我出門辦點事。我會馬上回去。也會去上學。」

聽到弘樹的聲音,話筒對面傳來安心般的吐氣聲。

「真是的……所以咧,到底是什么事?」

「呃……這個嘛……」

總不能跟她說自己去了異世界打倒魔物吧。她不是啞口無言,就是大發雷霆。視情況還可能完全無視自己說的話。

話說回來,如果從上次發生的事來看,她頂多只會以為自己是在沉迷社群游戲吧。

「我遇到老朋友了。就是以前神奈川的……」

「欸~真難得。你明明說跟那些朋友沒什么往來啊。」

「我們在品川偶遇的。那我先掛電話啰。」

「啊,等一……」

弘樹掛斷彩香窮追猛打的電話后,看著亞莉莎。

亞莉莎則是不可思議地仰望自己。看著她稚子般天真的臉龐,弘樹苦笑問道:

「那個……雖然現在才問這個問題有點怪。」

「什么事?」

「我……我可以回到原來的世界,也就是英弗拉伐斯嗎?」

「嗯,當然可以!」

看著別人描繪魔法陣的模樣,也是一種千載難逢的體驗。

小學時,弘樹的朋友——吉田很沉迷這種游戲,他總是在操場畫出精巧無比的魔法陣,然后被老師罵;而亞莉莎在眼前所畫的,比當時還要更像幾何圖形,而且完全不懂其意義。

「嗯……好了。畫好了。」

亞莉莎從陣中輕巧地跳了出來。

以光線描繪在地面的魔法陣。只要在上面進行某種儀式,弘樹就能回到原來的世界了。

要重回這個世界的話,只要再啟動那個APP,跳進浮現地面的魔法陣就可以了。但要回去英弗拉伐斯,就必須借助亞莉莎的力量。

「第一次把我召喚到這里的時候,你也是像這樣畫出魔法陣嗎?」

「是的。只不過那時的做法更正式一點。」

決定把弘樹召喚到蘇普拉伐斯的是FIVE,但做為實行部隊,執行計劃的是亞莉莎。

「如果你沒有回應我的請求,一切就絕望了。」

亞莉莎領著弘樹移動到魔法陣中央。

「謝謝你回應我,還愿意成為我們的希望。真的很謝謝你。」

亞莉莎深深地一鞠躬。

「現在才剛開始吧,來日方長呢。」

亞莉莎對弘樹的回應微笑點頭。

「不好意思,我還有一個請求……」

「請求?什么請求?」

「呃……今后要使用你的魔法,必須進行各種實驗。這需要弘樹你的協助。」

亞莉莎觀察弘樹的反應后,接著說:

「所以除了維克堤瑪出現以外,也可以……召喚你嗎?」

亞莉莎嬌羞地看著弘樹,羞答答地說:

「人家也想……多跟弘樹你見面。」

「咦——啊、我……」

突如其來的真情流露,令弘樹面紅耳赤。

「當然好啊,盡管召喚我吧。」

「謝謝你!」

盡管弘樹故作鎮靜地回答,但內心顯然忐忑不安。

「那么……我要開始啰。」

亞莉莎開始詠唱,弘樹的周圍也逐漸聚集光芒。

魔法陣沿著邊線,開始朝向天空釋放光芒。而這道光繼續增幅,穿越云層直沖陵霄。

當所有光芒抵達天際的瞬間,弘樹的身體再次重回自己居住的世界。

16:00的召嗅魔法【用語集】

蘇普拉伐斯/英弗拉伐斯

亞莉莎與弘樹等人所生活的世界。這兩處都是具有海洋、陸地與大氣的球形天體,并且有人類居住。而這兩個雙子世界就存在于人稱「雙天宇宙(Similetewdeene·Mundy)」的概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