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2章 維克堤瑪

第一卷 第2章 維克堤瑪

弘樹開啟網頁的一瞬間,一束光柱從畫面中猛然竄出,沖撞到天花板的同時,往教室四散擴展。

教室里的桌椅、講桌,一切物體都壟罩在光芒之中。所有立體物都被壓縮到扁平,除了弘樹與手中的手機外,全都被吸入光芒中消滅了。當他的視線被一片空白填滿的同時,外頭的社團活動的聲音、區公所廣播有小孩迷路的聲音等等,所有聲音都消失無蹤。他的意識徹底成為空白。

弘樹還一頭霧水時,手機里突然浮現的小圓盤開始轉動,并且無止盡地從畫面中飛竄而出。小圓盤在教室內四處飛散,并滯留在空中。

「什么!?這是什么鬼啊!」

圓盤的轉動速度開始減弱,并且緩緩減速到能用肉眼看出其花紋的程度。

那是一種幾何學似的組合圖形。似乎是游戲中會出現的那種設計復雜的圓形圖案。

弘樹曾見過類似的物體。

「好像魔法陣……」

若從中央分割為四等分,就會像照鏡子般成為相同形狀。實際上是否如此并不重要,總之在弘樹的知識中,這是最適合稱為魔法陣的圖形。

最后圓盤開始緩緩聚集,逐漸融為一體。仿佛細菌凝聚融合般,變化為一個巨大的魔法陣。

于是,當所有魔法陣合而為一時……

「有東西……冒出來了!?」

從降落地面的大魔法陣中,逐漸浮現出某個物體。

首先浮現的是某個淡粉色的物體。看似紡織品的它,在眉毛與緊閉的雙眼浮現后,才知道原來是美麗的秀發。從一頭長發與端正的五官,能判斷出此物體是個女孩子,而持續浮現的身體,更令人如此確信。

等到腳尖整個浮現后,她輕呼了一口氣,緩緩張開眼睛。

「啊……」

她有些訝異地看著弘樹。

即使重新打量她的裝扮,全身上下依然令人感到突兀。

那件看不出是從哪里買來的衣服,簡直就像超暴露的泳裝;手上的手杖分不出是木頭還是金屬,散發出奇妙的光澤;長靴的腳踝附近鑲有不可思議的裝飾品。

穿著一襲奇妙裝扮的本人,也留著一頭假發般閃爍粉紅光芒的長發;潔凈透徹的雪白肌膚,以及尚有一絲稚氣未脫,卻英氣凜然的秀麗臉龐。

她外表的一切都與現代日本格格不入,呈現夢幻般的姿態。

沒錯,簡直就像他開玩笑所說的異世界之人,形象一拍即合。

「呃……你……」

該說些什么好呢。

世上沒有說明書能告訴自己,面對這樣的女生時,該如何反應。輕小說跟動畫只會順理成章地展開故事,完全不會幫我們構思對策。可惡。早知道就該多看一些符合邏輯的小說了。

少女完全無視一臉困惑的弘樹,逕自把手杖高舉面前。

(她、她想干嘛……?)

按照固定戲碼的話,手杖會突然發出火球或電擊,讓弘樹拼命閃躲,接受魔法的洗禮。攻擊的理由是什么都行。既然穿著暴露,那么她可以說:「你在看哪里啊!」然后展開攻擊。接著我們就吐槽說:「是你自己穿成這樣的吧。」

但弘樹很快就發現自己的妄想是錯的。

杖頭的部分宛如變身英雄的道具般,開始閃閃發光。

「蜜拉!瓦亞、亞夫雷塔、可馬、英弗拉伐斯……伊海、隆德、歐亞伊!」

她突然用跟性感裝扮不符的可愛嗓音,對著手杖說話。

那是不曾聽過的語言。弘樹就像鴨子聽雷。

但她的喜悅之情溢于言表。臉上掛著的燦爛笑容,令人看了也不禁想要微笑。

(那是手杖型的電話之類的嗎……?)

弘樹啞口無言地看著她,而那名少女則仿佛突然回神般,切斷了「通訊?」朝弘樹走來。

「呃……我……」

盡管弘樹稍微驚慌地后退,但她依然逐步逼近。從3公尺縮短到2公尺。距離越近,就越讓人覺得她端正的五官真的就像人偶一般。

少女硬是把臉湊過來,把弘樹逼至墻邊。

「唔喔。」

她用手夾住弘樹的雙頰,然后把自己可愛的臉龐湊近約10公分左右。

「澤村……弘樹……對吧?」

名字。

弘樹當然跟她素昧平生。但她卻知道自己的名字。

他內心正把那封簡訊跟這名少女串連在一起。

「嗯,我就是……」

弘樹點點頭。

「亞艾伊……呃……我、我是亞莉莎。我來這里,是為了召、召喚你。」

「召喚……!?所以剛才那是……哇啊啊!」

自稱是亞莉莎的少女,還沒回答弘樹的問題,就毫無預警地抱住他。

失去平衡的弘樹,就這樣連同亞莉莎的身體向后翻倒。亞莉莎毫不在意地騎上了弘樹的身體。

「啊,那個……亞莉莎……?」

「畢、里斯……托、諾恩。呃……請你別亂動。」

「呃……可是……你……」

亞莉莎全身像蛇一樣扭動,用各個部分緊貼著弘樹的身體。

她似乎在嘗試各種行為般,用雙腿、腹部,以及豐滿的胸部不停在弘樹身上磨蹭蠕動。

「嗯~這邊怎么樣呢……?摸摸看……」

「啊……啊啊啊啊……!」

弘樹只能接受亞莉莎的行為,任由她上下其手。亞莉莎確實有股無法推開她的神秘迫力,但弘樹放棄抵抗的最大理由,很單純的就是因為高中男生的生理現象與欲望。

臉頰上那股水漾豐盈的肌膚觸感,以及胸前軟綿綿的柔嫩感受。光是如此,就足以令人融化了,但亞莉莎還變本加厲,仿佛感到興奮般,偶爾吐出溫熱的氣息。每一次都讓弘樹的理性計量條大幅減少。

(不行,再這樣下去,我、我會有反應的……!)

在數次吹氣后,弘樹的手漸漸伸向亞莉莎的背后。

就在此時……

「我咬。」

亞莉莎毫無預警地輕咬住弘樹的脖子。

「呀啊!!」

弘樹發出女生般的尖叫聲,離開了亞莉莎。

他一邊緩和急促的呼吸,一邊看著眼前這個行為令人難以置信的少女,眼神猶如目睹怪物一般。

而被視為怪物的本人,則是有所領悟般地點點頭,打開筆記本說道:

「身體挺僵硬的……因為肌肉才變硬的嗎?還有你身上有擦類似香水的東西。雖然有點咸咸的,但這是因為緊張與驚恐讓你流汗了吧。」

亞莉莎宛如研究者在記錄實驗結果般,全神貫注地振筆疾書。

「干、干嘛突然咬人啊,你瘋啦!!」

弘樹的身體與聲音因驚恐而顫抖,他指著亞莉莎怒斥道。

亞莉莎聽見弘樹的聲音,驚醒般地站起身說:

「對了,現在不是做這種事的時候!」

她一把抓住弘樹的手。

「我們走吧!」

「咦……?等一下,你先解釋現在的情況吧。」

「我們得快點。因為傳送門的持續時間,還沒被實證過啊!」

亞莉莎對弘樹的話充耳不聞,硬是把他拉進了魔法陣。

「喂,我話還沒說……」

盡管弘樹發出抗議,但很遺憾的,最后的句尾卻來不及誕生在這個世界。

兩人齊步踏入魔法陣的瞬間,四周散發出萬丈光芒,并響起了把金屬音譜成音樂般的多重高音。短短一拍的時間,魔法陣便迅速收縮,憑空消失,

聲音再次回到教室。

不只聲音。原本消失的桌椅與講桌,全都如同剛才一樣復原了。二〇一三年六月十八日,二年C班教室里的所有東西都已恢復原狀,一如往昔。

走廊傳來一陣急促的跑步聲。

「咦,弘樹你還在教室啊?我以為你回家……」

按著是彩香的聲音在教室回蕩。

「我剛才好像聽見他的聲音啊……」

空蕩蕩的空間里,沒有任何回覆。

只有黑板上的時鐘,不停地移動秒針,發出細微的聲響,告訴人們時間并沒有停止。

彩香不經意地抬頭看向時鐘。

時間剛好指著16點的位置。



從弘樹居住的城鎮往南走,有一處很大的工業區。

小學時,曾因為社會科的戶外教學造訪該處。當時,最令他吃驚的是壓倒性的排煙量。

黑煙不只從煙囪排出,有些則是來自道路兩旁的溝渠,以及路上往來的貨車。四周充斥著各式各樣的黑煙,眼前的景物蒙上一層霧蒙蒙的灰色,甚至有種空氣被染色的錯覺。

弘樹回想起自己記憶所及中,完全像是走入異世界般的往日光景。

「這是怎么回事啊……」

穿過魔法陣,與亞莉莎到達的地方,是一個煙霧迷漫,前所未見的世界。

這里似乎是市區吧。雖然看見了類似建筑物的殘骸,但舉目所及盡是崩落倒塌與起火燃燒的物體。眼前的一切已經被破壞殆盡,甚至無法想像其原形。

壟罩附近的黑煙中夾帶著異臭。不須說明這是在燃燒何種物體,也能從四周交錯的哀鳴與怒號聲中,大略察覺出是人體的焦臭味。

——戰場。

新聞報導的紛爭地區,大概就像這樣吧。弘樹如此心想。

「這里是……哪里?」

他對著同樣呆立在一旁的亞莉莎如此問道。

然而……

「剛才這里還沒有被破壞的……大家怎么了……」

連帶他過來的亞莉莎也掩不住內心驚慌。

「所以說,你口中的大家到底是誰?」

亞莉莎只是擺弄著剛才的手杖,完全沒有要回答弘樹的意思。

「喂……」

弘樹語氣略為強硬地問道。

「對、對不起。我知道你有很多疑問,但我待會再統一回答你……」

她狼狽地回答后,轉頭對著弘樹說:

「總、總之,我會教你魔法的用法。請你照我說的話做。首先……」

魔、魔法的用法?

完全搞不清楚狀況就算了,還冒出魔法兩個字。

在這種一頭霧水的情況下,實在沒辦法乖乖地聽話幫忙。

「那簡單說明就好。這里是哪里?你們在做什么……」

腦中一片混亂的弘樹,語氣焦躁地說道。但話才說到一半……

「弘樹,后面!」

「咦!?」

還來不及回頭,「吼!」的一聲,一股來自后方的沖擊波便將兩人瞬間震飛。

「哇啊!」

「身體懸空了。」當弘樹如此心想的下一秒,他的身體就撞上某樣襲來的物體。在劇烈撞擊下,他失去了意識,眼前瞬間化為黑暗。

當弘樹恢復意識,睜開眼睛時,四周煙塵彌漫,能見度只有半徑兩公尺。他勉強能看見崩塌的墻壁碎片與木材,還有煙霧的對面隱約可見類似建筑物或巖石的陰影。

「唔啊,好痛……」

背上如燃燒般灼熱。不只頭部,全身上下都不住顫抖刺痛,發出悲鳴。所有關節嘎吱作響,撞傷的部位發燙不已,每次呼吸都會劇烈抽痛。或許是吸到了沙塵,他口中含著砂礫,喉嚨也干涸枯竭。

「咳……難、難道是發生爆炸……?」

話雖如此,但他沒實際遭遇過爆炸現場,所以純粹只是想像。但從現況來看,他能如此推論。依據亞莉莎最后的喊叫,應該是后方發生爆炸,導致兩人被沖擊波吹飛了吧。

「對了,亞莉莎呢?」

他試圖尋找,但身體卻像是被某種物體束縛般,動彈不得。

「可能是被崩塌的木材壓住了吧?」他確認眼前的狀況,疑問立刻冰釋。

「嗯……嗚……」

喪失意識的亞莉莎,仰躺在弘樹的腹部上。

一頭秀麗長發,宛如潑出去的水般,灑落在土黃色的地面。她的肌膚比剛才更加沒有血色,顯然透露出異常。

「咦?喂!你沒事吧?」

他急忙扶起亞莉莎,輕拍臉頰搖晃身體。但她只是輕吐一口氣,沒有明顯的反應。

「醫院……這里應該沒有吧。」

周圍依然煙霧彌漫。如果有人播放緊急廣播,就能依照指示行動了。但很不巧的是.這里似乎沒有那種設備。

「如果視野可以清楚一點就好了……喔?」

話才剛說完,一陣風吹散了煙霧,讓完全遭到遮蔽的視線,終于豁然開朗。

這樣就能尋找救護設施了。把來龍去脈告訴亞莉莎剛才聯絡的人,順便打聽這個世界的情報。這樣一來。

這樣一來……。

「不會吧……」

開闊的視野只是新的威脅來臨的前兆。

弘樹眼前聳立著巨大的黑色物體。

「巨人」應該是最合適的形容詞吧。身長約3公尺,雙眼發出紅光。全身漆黑,宛如黑暗。體毛仿佛無數的尖刺。

因為勉強狀似人形,故稱之為巨人,但用『人』來形容眼前這個漆黑邪惡的異形,原本就不太恰當。

「這……這是什么鬼東西啊……」

仿佛在呼應弘樹的聲音般,從巨人內部發出「吼……」的聲音,振動周遭的空氣。接著,巨人的右手隨著聲音向后高舉。

「糟了!!」

即使住在和平的國度,人類依然保有察覺危機的求生本能。因此弘樹抱起亞莉莎的身體,逃離了現場。

背后傳來一陣轟天巨響。回頭一看,剛才所在的地方,已經被巨人的右手鑿出大洞,卷起了新的沙塵。

「好……險……」

弘樹沙啞地低聲道。簡直是千鈞一發。如果判斷再晚一秒,兩人就共赴黃泉了。

剛才的咆嘯聲再度響起。巨人一個翻身,繼續朝兩人逼近。

「可惡,果然追過來了!」

弘樹以公主抱的姿勢抱著亞莉莎,不斷在荒蕪的土地上東逃西竄。

在岌岌可危的狀況下,對弘樹而言有兩件幸運的事。

第一是亞莉莎的身體輕到不可思議。或許是狗急跳墻的潛力使然吧。但她的體重顯然十分輕盈。

第二是巨人追來的速度。

或許因為身形龐大,所幸對方的行動并不快速。至少不必擔心被對方輕易追上,一腳踩扁了。

話雖如此,現況仍然不容松懈。

窮追不舍的巨人,確實跟兩人維持數公尺的距離。

只要稍微停下腳步,轉眼就會遭到巨大的手腕或腳攻擊,宣告結束吧。

「至少可以知道逃到哪里就好了……」

弘樹是運動社團出身,對體力還頗有自信,但像只無頭蒼蠅亂跑,遲早還是會一命嗚呼的。

如果有什么提示的話…

「嗯……?」

跟亞莉莎一起抱在手中的手杖,其中心部閃爍紅光。

他心想這好像是手機的來電顯示,但因為騰不出手,只好用下巴去按。

『喔,接通了接通了。很好很好。你繼續抱著亞莉莎跑。』

手杖內部傳來低沉的回音,似乎正在與某處通話。

雖然面臨生死關頭,但聽到對方老神在在的聲音,仍讓人感到脫力。

「呃……請問你是誰啊!?」

弘樹一邊跑,一邊大聲詢問。

『你還有空問啊?總之快點跑吧,弘樹。』

「為什么你知道我的名字啊!」

弘樹不禁停下腳步反問,后方立刻傳來一陣巨響。

他戰戰兢兢地回頭一看,只見巨人把身后兩公尺的地面,挖出一個大洞。

當他面如槁灰地看著眼前的景象時,手杖又出聲了。

『別問那么多了,快跑就對了。我會給你指示的。』

「什么?」

『我說要幫你指路啦。好了,快逃吧。』

弘樹急忙腳底抹油,而巨人也重整態勢,開始急起直追。

巨人繼續朝兩人追來。

它偶爾揮拳攻擊,都跟弘樹的背后擦身而過。

老實說,弘樹好幾次都以為死定了,但手杖的指示非常準確,例如『往右轉』『稍微往左走』『原地跳起來』。自己只是照著指示行動,卻總能在千鈞一發之際閃過攻擊。

拼命逃竄的同時,弘樹也在思索目前的狀況。

現在是怎樣?下載莫名奇妙的APP后再開啟。一回神,自己已經跑來這種紛爭地區,徘徊在生死邊緣。

或許跟昨晚一樣,這只是一場夢。如果被那個巨人踩扁,或許就會轉移到在床上被彩香踩著臉的場景,然后被她罵說不可以賴床就沒事了。

然而現在氣喘吁吁,抱著一個女生奔跑的感覺,怎么想都不像是在作夢。

總之不快點逃的話,就會被那只巨無霸殺死了。

就是這股危機感,讓弘樹一心一意聽著手杖的指示,頭也不回地狂奔。

可是,這場追逐戲也即將落幕了。

弘樹從只有斷瓦殘垣的地方,跑到了還勉強保有建筑物原形的地區。接著又被聲音引導,逃向了狹窄的巷弄里。

「喂,逃進這里真的沒問題嗎?」

在無處可逃的狀況下,他急忙向手杖詢問。

『放心啦,待在那里就好。你先把亞莉莎放下,自己也喘口氣吧。』

弘樹依照指示,把亞莉莎放下,當場坐下休息。

蓬!

『唔!』

巨大的沖擊聲,讓弘樹慌忙爬起,壓低身子警戒。

那是從后追趕的巨人,在巷弄入口撞到建筑物的聲音。

幸好它過于龐大,才無法進入巷弄。但從陣陣傳來的撞擊聲來看,被撞進來也只是遲早的事。

「真是太亂來了……」

巨人吃了秤砣鐵了心,無論如何都要沖進來。兩側的建筑物被擠得劈啪作響,眼看就要倒塌了。

事到如今,只能聽從手杖指示了。弘樹豎起耳朵專心聆聽。

『好,事不宜遲。』

手杖里的聲音又開始說話了。

『把手伸進亞莉莎的胸部里。』

手杖冷不防地說出驚人之語。

「咦?」

『啊,周遭太吵聽不見嗎?把手伸進,亞莉莎的,胸部里。』

這根手杖在胡說八道什么啊。應該說手杖對面的那個人。

「呃……你知道現在的狀況嗎?我們就要被那個巨無霸殺死了耶!」

『當然知道啊。少啰嗦,動作快。雖然對處男來說太刺激了啦。』

「喂!」

『唉呀,難道不對嗎?我們的情報明明是這么寫的啊。』

「……不,你說的對。」

『我就知道。好了,再不快點,你們就死定了。』

「死」這個字重新把弘樹拉回現實。他不知所措地觀察亞莉莎的身體。

亞莉莎依然不醒人事。她的胸部隨著呼吸上下浮動。

話說回來,現在仔細一看,這身暴露的服裝簡直就是犯罪嘛。

胸部正中央的肌膚完全裸露,而且通過肚臍整個鏤空到下腹部。

連俗稱下乳的部位也一覽無遺,叫人不曉得該把眼睛擺在那里。

護胸的部分也只是從外側貼上貼紙一般,簡直是毫無防備。

『胸部下面有個縫隙,你把雙手伸進去。』

手杖用冷靜的語氣,說出駭人聽聞的指示。

「抱歉!」弘樹一邊說,一邊把手伸進亞莉莎的胸部。

理所當然的,這是他第一次把手伸進女生的胸部里。里面發燙得叫人吃驚,同時也柔軟得令人恐懼。

亞莉莎的胸部極為豐滿,堪稱巨乳。柔軟的觸感,仿佛雙手沉入胸部之中。

『碰到了?』

「碰到了啦!」

『很軟嗎?』

「很……很軟啦!」

『那就是女生的胸部。怎樣,很贊吧。』

…………。

弘樹沉默不語,但手杖的對面卻傳來哈哈大笑。

他真心對聲音的主人萌生殺意。

「這種時候,你少跟我開玩笑了!!」

『抱歉抱歉,不過你剛剛一摸,她就醒來了吧?』

「咦?」

正如聲音所說。

「呼哈~有人摸我嗎……?」

亞莉莎發出與現場氣氛不符的嬌懶聲,緩緩起身。

「不、不是的,我只是照做而已。不是有意要摸你的。」

「亞莉莎,太好了。是弘樹揉你的胸部,把你叫醒的。」

「喂!!」

亞莉莎慢慢靠近對著手杖怒吼的弘樹。

「真的嗎?」

「對、對不起,我沒有惡意。」

弘樹已經做好了挨巴掌的覺悟……

「謝謝你!多虧你把我叫醒!」

「咦——啊。不、不客氣……?」

出人意料的,亞莉莎不但沒生氣,還向弘樹道謝。

「話說回來,真是傷腦筋。我們走投無路了呢。」

亞莉莎仰望著把建筑物外墻擠碎的巨人說道:

「老師,怎么辦?雖然是臨陣磨槍,但可以試試看嗎?」

她對著手杖,語氣認真地詢問。

「當然。所以才要召喚他來吧?你放手去做吧。」

「是……!」

亞莉莎點點頭,然后高舉手杖,對著弘樹站起。

弘樹也隨之起身站立。

「弘樹,請救救我們。」

跟那封簡訊的內容一樣。

「可是……我不曉得該怎么做?」

弘樹當然想救她。盡管還無法掌握現況,但如今自己跟這個叫亞莉莎的女生,單獨被逼至絕境。唯一能拯救她的人,就只有自己了吧。

「你放心。只要照我的話做就可以了。」

語畢,亞莉莎倒轉手杖,開始前后左右移動手杖前端,似乎在對著地面畫圖。

「你到底在做什么……?」

手杖所描繪的軌跡回答了弘樹的問題。

光芒猶如滲透般,開始注滿憑空畫過的軌跡,最后組合成一個圖案,浮現在眼前的地面。

「好厲害……」

跟剛才出現在教室的魔法陣十分相似。

「弘樹,把手給我。」

弘樹默默伸出右手,握住亞莉莎的手。

冰涼的觸感包覆了弘樹的手。亞莉莎的小手把弘樹緩緩拉近自己身邊說:

「我要開始詠唱咒語了。弘樹你保持安靜,沉淀心靈,閉上眼睛。請不要多想,單純接受眼前發生的事。」

亞莉莎宛如麥克風般把手杖湊近嘴邊,深吸一口氣說:

「索恩·亞——·帝亞。」

詠唱開始了。

擁有獨特回響的天籟美聲。明明是從同一個喉嚨發出的聲音,聽起來卻像無數聲音層層相疊。不是個人獨唱,而是群體合唱。

仿佛是年底時電視播放的贊頌歌。重疊相連的美妙音律,讓弘樹聽得如癡如醉。

「拉——·堤——·亞——。」

建筑物被擠碎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那家伙如果沖進來,必死無疑。

「亞——·畢亞。」

最后一句。

詠唱結束的同時,兩人緊握的手也起了變化。

「這、這是什么……!」

弘樹忍不住張開眼睛。

強光從手中散發涌現,轉瞬間充斥四周,把周圍染成一片雪白。

弘樹感覺身體深處有種滾燙的能量。

「不行,別分心!」

「太強人所難了吧!」

突然置身于這種情況,還能如她所說繼續集中精神才奇怪吧。

話說回來,弘樹甚至連她是誰都不曉得。他的確有心想救她脫困,也想解決眼前的巨人。但老實說,他也很想知道現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啊!弘樹,你聽我說』

手杖仿佛看透他的心思般,開口說話。

『我了解你的不安。也知道你還不完全信任我們。但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這樣下去你們會死喔。』

一聲巨響轟然響起后,建筑物便在眼前逐漸崩塌。顯而易見的,巨人即將要破壞剩下的兩人,為這場追逐戲畫下句點。

「可、可是我的身體怪怪的耶?」

『就當作是剛才摸了人家胸部的代價嘛。』

「這代價也太大了吧!」

『少啰嗦了。你看一下身旁那個女孩子的表情。』

「咦……?」

弘樹從手杖栘開視線,看著亞莉莎。

「唔……」

她的眼神認真嚴肅。眼中不帶一絲懷疑,信心堅定地凝視著自己。

『或許你不相信我,但你不覺得眼前的她值得信賴嗎?』

手杖不斷說服他,而弘樹也在思考同一件事。

(雖然一頭霧水,但她的眼神不像在說謊。回應她認真的心情,才是男子漢!)

他吞咽了一口口水。

「這是一次的份喔?」

「是是是。」

弘樹先對手杖聲明,再重新看著亞莉莎,點頭示意。亞莉莎的表情一瞬間燦爛綻放。

他再次閉上眼睛,集中精神。從逐漸增強的沖擊聲,可得知巨人漸漸縮短距離。盡管內心焦急,但弘樹繼續把意識集中在右手。

「唔!這、這次又怎么了……?」

一瞬間,某種東西從右手傾瀉而入。仿佛兩人的雙手中有條巨大管路,而血液大量涌入其中一般。最后這股『血液』弘樹體內形成明確的「形狀」。

「詠唱結束。作戰開始。」

嚴肅地說完后,亞莉莎的聲音變得欣喜雀躍。

「太、太好了!弘樹你好厲害!」

弘樹張開眼睛。

「天……天啊……!!」

弘樹的眼前出現一道劇烈燃燒的紅蓮之火。直徑甚至能包覆整個巨人,不論任何對手都會膽戰心驚。一道能夠焚毀一切的火焰就此誕生。

『干得好,弘樹。釋放火焰,攻擊那家伙!』

手杖的聲音似乎也振奮不已。

「嗯、好!接著該怎么做?」

亞莉莎指著巨人的方向說道:

「請你張開慣用手,用渾身的力量向前揮動。這樣一來,火球就會飛向對手。」

「我知道了……!」

弘樹側著身,整只右手臂向后拉,接著調勻呼吸。

下一秒。

「喝啊!!」

他一聲大喝,右手向前方猛然揮出。

一瞬間,火球發出巨響轟然彈出,轉眼便到達巨人的頭部,覆蓋其表皮。

吼吼吼吼……。

巨人痛苦般地雙手抱頭,發出動物般的哀鳴,不斷掙扎。

「唔……!」

眼前的巨大火勢,令弘樹忍不住皺眉輕呼。雖然對方是不是生物不得而知,但這么近距離看著會動的物體起火燃燒,還是生平頭一遭。

巨人的體毛瞬間焦黑,表皮蒸發,最后從內部露出一顆極不自然的球體。

「就是現在。請握住手,用力緊握!!」

亞莉莎的表情變了。弘樹按照她的指示,緩緩內縮朝向巨人的手,而且用力緊握。

吼吼吼吼!!!

熊熊燃燒的火舌聲與哀鳴聲混雜交錯,仿佛來自地獄的聲音。

球體在火焰中原本還維持著漆黑光芒,但最后也開始收縮,然后……

「成功了……!」

歡欣無比的聲音。亞莉莎的一句話宣告結束,劇烈燃燒的火焰猶如幻象般逐漸淡化消失。

原本激烈掙扎的巨人,也隨著火焰消失而靜止不動。弘樹繼續舉著右手,短暫僵立當場。

時間仿佛停止了。

實際上,那或許也只是頃刻間的事。失去頭顱的巨大身軀,膝蓋首先跪倒,但依然支撐不住,于是身體前傾雙手著地。只有一陣不知從何處傳來,令人毛骨悚然的哀鳴聲如游絲般發出。

弘樹不發一語地凝視著巨人痛苦掙扎的最后一刻。

「打倒……了嗎?」

那個巨大無比,宛如死神的怪物,轉眼間就……

即便看著眼前逐漸崩潰的巨人,弘樹仍無法相信這片光景就是事實。

最后,巨人的慘叫聲完全消失,龐大的身軀也緩緩癱倒。

忽然間,四周開始飄散與此景格格不入的花香。

「什么味道……?」

弘樹感到疑惑,但卻無法鎖定原因。

他后來才得知,這是魔塵——維克堤瑪所散發的尸臭。于是往后只要聞到這個味道便極為不悅。

仿佛在等待弘樹等人打倒巨人一般,身穿盔甲的士兵們從建筑物的縫隙中分頭涌入。所有人對弘樹他們視若無睹,全神貫注地調查巨人的尸體,

「弘樹!!」

亞莉莎笑容滿面地說道:

「好厲害!好厲害!你果然是我們的救世主!」

「喂!別抱我啦!」

亞莉莎再次飛撲擁抱。弘樹雖然試著阻止她,但結果還是只能任由她緊貼著自己的身體。

話說回來——。

為什么亞莉莎要對弘樹如此熱切地答謝呢?詠唱咒語,指示弘樹把火球砸向巨人的都是她啊。弘樹只不過是奉命行事罷了。

難道說那股從體內深處涌現的熱量,跟這個魔法有關嗎?盡管如此懷疑,但沒有亞莉莎的解釋,真相依然不明。

「我跟蜜拉老師報告作戰成功啰。」

亞莉莎立刻拿起手杖,似乎要進行某種操作。

「亞莉莎。」

不是弘樹的聲音。

剛才從手杖里發出的聲音,這次卻從頭上傳來。

「啊,老師!」

亞莉莎揮舞手臂,對著頭上的聲音回答。

一架類似小型飛機的交通工具,悄然無聲地降落地面。

此人對著敬禮的駕駛兵瀟灑地舉手回禮,然后甩動著斗篷朝兩人走來。

「一來就立下大功啊,救世主。」

此人的服裝與亞莉莎同樣暴露。光澤明亮,極富高級感的長斗篷;紫絹般的美麗秀發;成熟端正的容貌;再加上高挑的身材,在散發出高貴的氣質。

「你是剛才手杖里的……」

那名女子聽見弘樹的話,嘴角上揚地微笑道:

「我是蜜拉·雷朵斯克。以后會相處很長的時間吧。請多指教。」

她簡單地自我介紹,向弘樹伸出手。

想要握手回禮的弘樹,卻突然雙腿無力,癱倒在地。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