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卷 序

臺版 轉自 輕之國度

掃圖:潯箐

錄入:潯箐

修圖:純潔

初校:雪風·帕尼托捏

二校:cleverchm

住在現代的日本,絕對不會遭遇這種情況。

殘破不堪的建筑物、腐壞潰爛的花草樹木,以及彌漫四周的煙霧臭味。

大型建筑物里,一塊白色破片燃燒的聲音;一個外表焦黑,具有奇妙彈力的殘骸。張開嘴時,一種刺激舌尖的苦澀感隨風灌入。

澤村弘樹的身體所感受的情景,全是現代日本絕對不可能遭遇的體驗。視覺、嗅覺、聽覺、觸覺、味覺,身體的五感不斷地提醒自己身處異世界之中。

「簡直就像世界末日……」

面對眼前恍如夢境的光景,他道出了內心感想。

然而,弘樹卻很不可思議地適應這個世界。明明眼前的一切,全是17年來的人生中,前所未見的光怪陸離之事,但自己卻能處之泰然。如此想來,真是匪夷所思。

「弘樹。」

他轉頭朝向聲音的來處。

「準備好了。我隨時可以詠唱了。」

隨風飄逸的長發與澄澈湛藍的率直眼神。

地面上的魔法陣仿佛是幾何圖案的組合。跪在陣上的亞莉莎,仰起美麗的臉龐看著弘樹,等候指示。

臉上也同時顯現出真摯的信賴。

「我知道了……」

弘樹點頭示意,自己也走入陣中。

「我第一次組合復數魔法,心里有點緊張。」

亞莉莎如此說,但表情卻隱約透露出興奮感。

「倘若這個作戰成功,就能活用于日后的戰斗吧……」

過去只是紙上談兵的戰術,終于能夠運用于實戰了。

亞莉莎宛如一個獲得昂貴實驗道具的學者,對效果感到興味盎然,好奇不已。

「弘樹?」

弘樹凝視出神的模樣令亞莉莎感到不解,于是杏眼圓睜地看著他。

「啊,嗯。沒事。時候差不多了。」

感到難為情的弘樹,撇開視線轉移話題。

而在地表空無一物的地面上,一陣沙塵般的煙靄從地平線的彼端竄出。

「目標已逼近500公尺!」

了望臺上的士兵用望遠鏡觀測到狀況,并大聲回報后,隨即往后方避難。

在周圍待命的士兵們,也隨之將軍陣撤退至后方。

現場除了弘樹與亞莉莎之外,空無一人。

于是,一股地鳴般的巨響打破了四周的寂靜。

「來了。」

聽見弘樹如此說,亞莉莎隨即起身。

她強而有力地握住弘樹伸出的手。

一道暗淡的光芒,從弘樹身上沿著緊握的手,流向亞莉莎的身體。

她感覺到光芒流入后,便靜靜闔上雙眼,開始詠唱。

「亞——·恩特·索恩·賽帝·拉——·提·亞——……」

她以悅耳美聲念誦著壓縮語言的咒語。

復雜音律纏繞糾結的聲音集合體,仿佛圣歌隊的贊美歌。

弘樹聽不懂一字一句所代表的意義。

然而,隨著聲音逐漸地重疊,弘樹的腦內浮現出亞莉莎想像的情境,產生更具體的印象。

聽吾號令,賜英雄以神力

舞空飛鳥之翼于雙足

懲戒寒冰之力于左手

無堅不穿之劍于右手

今以怨讎之神名詠唱

鏟除滅絕眼前之魔人

詠唱一結束,兩人所站的魔法陣便綻放光芒。

橘紅色的光彩包覆了弘樹的身體。

他的左手首先產生變化。

澄澈的水色之光,從指尖一路流竄至肩窩。

接著光芒發出冷冽寒氣,連附近的草木都結霜冰凍。

然后是雙腳。無數的碧玉從腳踝覆蓋到腰部,猶如小行星般圍繞四周,緩緩轉動。

最后是右手。原本只有皮手套的裝備,在發出暗淡藍光后,逐漸轉化為銳利堅硬的短劍。

「詠唱結束。作戰開始。」

亞莉莎的眼神充滿信賴。

弘樹不發一語,點頭示意。

他朝向地鳴聲越發巨大的方向,快速奔馳。

結果不到三分鐘,他便急忙停下腳步。

「唔……好大啊……」

終于看見了那個丑惡的姿態。弘樹雖不陌生,但仍產生強烈恐懼。

高度將近五層樓高的大樓吧。一頭身軀貌似棕熊,高不見頂的生物,

悠然地朝向弘樹而來。

一雙沒有感情的赤紅眼睛,以及被黑暗丑惡且不斷蠢動的物質所包覆的身體。

維克堤瑪——。

令這個世界的居民恐懼憎恨,破壞人們生活的怪物。

「吼……」

不曉得是風聲,還是什么聲音。

這股聲音從維克堤瑪的體內發出的同時,它的赤眼也捕捉到了弘樹。

「來了!」

他瞬間飛往上空。而0.1秒前所在的位置,已經被維克堤瑪徒手鑿空,土石如爆炸般飛散四射。

「好險……」

弘樹停滯在空中十幾公尺處,注視著眼前的景像。

覆蓋雙腳的碧玉,更加高速地盤旋環繞。

如果貿然飛進去攻擊,肯定會一腳踏進棺材吧。

他俯瞰著正下方的維克堤瑪,再繼續往上空移動10公尺左右。

弘樹深呼吸一口氣。

正當他屏住呼吸的同時,維克堤瑪的手臂動作瞬間停止了。

(機會來了!)

弘樹倒轉身體,頭下腳上。

將右手短劍舉向前端。

弘樹以高空跳水的姿勢,一股作氣俯沖而下。

(千萬別失手啊……!)

維克堤瑪有個唯一的共通弱點。

位于頭部中心,猶如寶石般的圓形物體——『核』。

這是打倒這頭怪物唯一的手段。

(這時候,亞莉莎會向神祈禱嗎?)

臉上承受風壓的弘樹如此心想。

弘樹跟大多數的日本人一樣沒有宗教信仰。在這種情況下也找不到神明可以祈禱。

而且還來不及祈禱,他高速落下的身軀,已瞬間到達對方表皮。

「好,沖啊——!!」

弘樹的身體化為一道光束,粉碎維克堤瑪冰凍硬化的表皮,鑿開內壁,直達深處的核。

一口氣貫穿。

「吼吼吼吼吼吼吼!!」

分不清是嘯聲或風聲的爆音,從維克堤瑪的體內向四周炸裂。

弘樹貫穿它的身軀后,翻落地面。

「唔……咳!」

盡管下墜力道已經減弱,但受到重擊的身體仍然老實地發出悲鳴。

「成功了嗎!?」

他立即轉身,擺出迎敵架勢。

然而,發現沒有這個必要后,弘樹放下了手臂。

維克堤瑪仿佛影像暫停般靜止不動。剛才還猶如波浪般蠢動的表皮,也維持原樣瞬間凝固。

于是,它的表皮如瘡痂般逐漸剝落。然后右手與左手接連斷裂。最后殘留的身體也啪啦啪啦地散落一地。

它龐大的身軀就如同被炸彈爆破的高樓大廈,從腳下漸漸瓦解。

「呼……」

弘樹目睹敵人的死狀,終于松了一口氣。

「唔……」

但下一秒,他的神情變得凝重。

周圍如入芳香之室,香氣撲鼻。

相當諷刺的,冷酷無情只為破壞而生的維克堤瑪,在瓦解之際,竟會散發出象征生命的芳香。

弘樹對這股味道并不陌生,但至今仍無法習慣。

倘若對方鮮血四濺而倒下,他還能夠理解。但壟罩在這種諷刺的香味中,反而超出自己的理解范圍,令人感到惡心不悅。

(趕快離開這鬼地方吧。)

他走進維克堤瑪崩裂后,干燥粗糙的身體,找尋被貫穿的核。

那是一顆壘球大小,散發紅黑光芒的球體。

這是打倒維克堤瑪后,必定殘留的物體。包含核的回收在內,才是完整的『討伐』。

弘樹一撿起,耳邊就傳來欣喜雀躍的聲音。

「弘樹——!!」

興奮揮手的亞莉莎,以及歡聲雷動的士兵們前來迎接自己。喜悅之情溢于言表。成功鏟除威脅,令眾人放下心中大石。

總之,這次也成功達成任務了。下一只維克堤瑪出現之前,可以跟亞莉莎共度短暫的和平生活了。

弘樹也張開雙手,想給亞莉莎一個擁抱。

「喔,亞莉莎。作戰如同預期,順利成……噗噢!?」

他想抱住亞莉莎的念頭,卻不如作戰般順利。

亞莉莎來勢過猛,反而把弘樹撞了個四腳朝天。而且她整個人壓住弘樹的身體,完全支配了他的行動。

「喂,你別這樣,放開……」

弘樹伸出雙手,試圖推開亞莉莎。就在下一瞬間……

「咿!!」

弘樹的喉嚨發出哀鳴。那是與維克堤瑪戰斗中,也從未發出的大音量。

原因是弘樹臉頰上的異樣感觸。

「舔……嗯,啾……」

仿佛在撫摸剛才那只維克堤瑪的表皮般,一種濕黏的明顯異樣,以及煽情的擬音。

弘樹很快就察覺物體的真相。

「你、你又舔我了,亞莉莎!!」

弘樹按著臉頰,出聲斥責。

受到抗議的當事人,立即挺身道:

「嗯~。因為微微冒汗,所以有點咸咸的呢。我可以理解這是因為活動而流汗。但其中卻又有種奇妙的甜味。這說不定是線索喔。」

亞莉莎從身旁的小袋子取出筆記本振筆疾書,接著陷入沉思。

「亞莉莎……」

弘樹半瞇著眼,低聲喚著眼前的少女的名字。

「從魔精變化為魔質的影響?不,應該發生了類似維克堤瑪的體內反應的變化。這樣想比較自然吧。如此一來,味道會隨壓縮語言的組成而改變。嗯,這個下次也一定……」

盡管亞莉莎頻頻點頭,但這個反應是針對自己腦中的謎團的驗證與推測。顯然把弘樹的聲音當作耳邊風。

然而,把弘樹的叫喚置若罔聞的亞莉莎,其實整個人正坐在他的身上。

弘樹深深嘆了一口氣,然后用力一吸……

「喂!!」

「哇啊。」

亞莉莎大吃一驚,如夢初醒般地看著弘樹。

「你發什么神經啊,弘樹。突然叫那么大聲,你想嚇死我啊!」

亞莉莎杏眼圓睜,語帶斥責地說道。

弘樹則是搔搔頭說:

「我是為了讓你回神,才故意大叫的啦!我說你啊……」

他用訓斥小孩的語氣接著說:

「我說過不準在外面做這種事吧!!」

「這種事是什么事啊?」

亞莉莎露出無辜的眼神。

「還、還用說嗎,就是……」

除了他們之外,士兵們默默地進行作業。

畢竟是在眾人面前難以啟齒的事,弘樹變得吞吞吐吐。

「啊!」

此時,亞莉莎雙手一拍說道:

「就是舔你的身體,聞你的味道吧!我想起來了!」

聲音無比宏亮。

周圍的士兵不約而同地看著兩人。

眼神中參雜著訝異、訕笑跟好奇的感情。

「不,不是的。大家誤會了。這是那個……」

弘樹連忙揮動雙手,試圖解開眾人的誤會。

但現在被女生騎在身體上的他,可以說沒有半點說服力。

「咦——可是要調查使用魔法后的身體變化,必須立刻確認才行啊。不然內容會改變的。」

「就算如此,也不必對人又舔又聞的吧。」

「這是要這樣才行啦!!」

亞莉莎用力搖頭,仿佛說著這是唯一的方法。

亞莉莎年紀輕輕,便被認為是魔法領域中,世界第一的佼佼者。

龐大的知識量使她獲得精確的壓縮語言詠唱技術。卓越的戰略策劃能力與冷靜的判斷力;聰穎的天資與無窮的探究心。如此列舉她的長處,不難理解她現在的身分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然而,繼續追根究柢的話,她令人敬佩的探究心很接近所謂的「邪惡科學家」,而且是以相當「異常」的方式展現。

亞莉莎曰:

「要充分運用五感調查,才稱得上是研究!只會紙上談兵空煩惱,是不可能查明任何真相的!」

沒錯。對于研究對象,光是「聽」與「看」仍無法滿足她。還要「摸」、「聞」、「舔(吃)」,活用五感,徹底品嘗。如此異常的探究心令人不寒而栗。

「唉……算了,我知道了。」

弘樹放棄說教了。

為顧及他人觀感,至少別在光天化日下做出這種舉動。僅管弘樹如此勸說,但看到她這副模樣,便領悟到自己只是白費唇舌。

「真是的,我光想著怎么樣才能讓你明白,就開始頭痛了。」

「咦——頭痛是嗎!?」

亞莉莎興味盎然地向前探身,臉頰因興奮變得紅潤。

弘樹暗想:「糟了……」。

對身體變化十分敏感的亞莉莎,這句話顯然是自找苦吃。但為時已晚。

「這是新的現象呢。一定是視神經跟大腦連系的部分產生了某種變化!」

「不,我開玩笑的。我的頭一點也不痛。我很健康。唔哇……!!」

弘樹被輕易推倒,還被敞開上衣露出胸口。

「住、住手……」

「請不要亂動!這是很重要的事喔……!」

亞莉莎的櫻桃小口襲向了弘樹露出的脖子。

「我咬。」

「啊!」

魔法是她的畢生事業,更是她的人生。因此,弘樹這個實行裝置,正好是她的最佳實驗對象,也是興趣最濃厚的對手。

適才與維克堤瑪勇敢戰斗的救世主,在不到一小時之內,就成了發出可悲的哀嚎聲,被少女為所欲為的禁臠。

隱藏龐大魔力的少年——弘樹,以及不具魔力的魔法使——亞莉莎。

自從弘樹被召喚之后,原本平行的兩個世界獲得了使命,開始產生巨大變革——。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