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后記

第一卷 后記

我是“我家的女仆不定形”(以下簡稱“不定形”)的作者,叫靜川龍宗。購入本作是因為迷上了封面呢還是聽到了宇宙性的恐怖耳語呢,如果是因為喜歡正文內容的話那我就太幸福了。

森瀨繚是我的同事,也是原案擔當。“不定形”的角色案、情節和主要的故事脈絡都是由他起草,最后才由我來擔當寫作,此后兩人一同“這個不行,那個不行”,一起修改完成了這部小說。

有些不同尋常(我想)的女主角,追求平凡自稱“普通”的男主角。他的日常崩壞后緊隨而來的是非日常的日子。

就算讓他自己來說也不能說是普通吧——。

感謝我的同事兼原案擔當森瀨繚和被他找來幫助完成本作的人們,感謝文倉十桑讓我得以在視覺上領略到各人物的“可愛”,也不能漏掉創造了克蘇魯神話的H?P?洛夫克拉夫特,再就是購入此書的你,謹此致以感謝之情。

希望手邊有只小不點提可莉的 靜川龍宗

后記(原案)

就來談談兩年前遇到的不定形的女仆小姐吧。

我被蜷川區出身的插畫家死乞白賴纏上要幫他搞一個企劃展出,卻以此為契機結識了蜷川區立美術館的各位館員。我因此有幸參與稱作“阿卡姆的哈德遜河畫派(某w:Hudson River School,居然真的有啊)”的小規模展覽企劃。哈德遜河畫派是十九世紀中葉發生在美國東海岸的美術運動,其特征是兼具寫實的筆觸與理想的寄托,是一個描繪獨特鄉土風景的流派。自那位描繪這一地區的美麗海景的菲茨?休?萊恩(某w:Fitz Hugh Lane)之后,也孕育出了許多著名畫家。

馬薩諸塞州的阿卡姆市和蜷川區有著姊妹都市的關系。我登陸當地的密斯卡托尼克溪谷藝術協會網站,了解到這一流派的幾位鄉土畫家的信息并就此跟親睦會的館員M氏聊了幾句。雖說時機漸漸成熟,協會的H?尼爾氏卻是個相當不好說話的人,通過郵件和電話沒有取得什么進展。所以,我乘飛機去了當地。

交涉順利,因為難得來一次,所以到新英格蘭各地取材,比原先計劃花了更長的時間,一共逗留了兩周。

期間正值盛夏。阿卡姆的皮博迪街上開著夜市,夜市上有各種各樣新鮮的食材,簡直像祭典一樣。那天,我也是獨自一人在阿卡姆的夜市上晃來繞去。

黃昏時分,新英格蘭高遠澄澈的天空染上了紫色。我和“她”便是在這樣的時間段相遇的。我遭遇了外表奇特、單手提著購物籃的女仆小姐。

怎么看都不可能是人類。說白了就是——人類女性形狀的綠色膠凍團塊。她把頭發(?)當成手一樣來用,挑選著水果和蔬菜,和看上去相熟的店員以筆談溝通,手法甚是熟練。我和她進行了短短的交談。她的名字是“萊姆”。不知道這是指酸橙色(某w:lime)還是取“史萊姆”的“萊姆”二字。她說自己在阿卡姆北邊的一座大宅子里當女仆,她露出無邪的表情,費力地與我筆談,與人類無異,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住在蜷川區的舊友告訴我提可莉的事情的時候,我著實吃了一驚。同為不定形女仆,她卻能夠擬態到與真正的人類相差無幾還能用日本語進行流暢的會話。如果她們真的是同一種族的話,提可莉多半是遠比萊姆高等的進化個體吧。

如果她們果真就是本書所述的“那個存在”,或許就能成為解明“生命”之謎的鑰匙,說是可以到達究極之門的銀匙也不為過。不行,我現在就得去找到她,然后——哦呀?有人敲門。

從此下落不明的 森瀨繚

?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