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鬼哭街 上卷 紫電掌

第一章 鬼哭雨夜

第1章 鬼哭街 上卷 紫電掌 第一章 鬼哭雨夜

輕之國度自錄組錄入

圖源:衰到不行

錄入:衰到不行

校對:衰到不行

發布于:輕之國度-輕小說論壇http://www.lightnovel.cn

——————————————————————————

——轉載時請留心注意事項——

本文特別嚴禁轉載至SF輕小說頻道

啊唔

鋼鐵手指爬上了少女的胸部,少女痛苦地呻吟著。

堅硬且冰冷無情的手指蹂虐著少女的肌膚,同時,觸碰女性的觸覺裝置和手指一樣不,是比那更加敏感地貪圖著少女細嫩肌膚的柔軟和溫暖,然后傳達給樟賈寶的大腦。

樟雙臂的構造并不適合撫摸女人。那并不是在愛撫柔軟的肌膚,它會在對方的肉體還來不及感到痛苦的時候就將對方撕成碎片。那是遠遠超過法確定規格的重裝甲機械手臂。

樟在用這雙手臂撕裂摧毀了無數敵人后,才獲得了今日的地位和威名。金剛六臂樟賈寶在武林中已有一定的知名度了。

唔呼!!

少女的喘息聲已接近慘叫了。即使這樣,樟也沒有放松力量。

就算沒有掌握好力度,將這纖細的身體碾成了肉末也不算什么大事。到時候再修理就行了。

正如樟的手臂一樣,少女的身體也是人造產物。縱使她有完美的四肢比列,潔白無瑕的肌膚,嬌嫩的觸感,都不值得人們為之贊嘆。那些都只是設計好的東西。少女是玩賞人偶不是女人,甚至不能稱之為一個人,她只不過是仿造女人用樹脂和碳重組而成的軀體而已。

集電腦機械化技術的精華于一身的玩賞人偶絕不是廉價的玩具。

但一般說來,和機器妓女玩只是二流的消遣。只要不是那些專門有此怪癖的人,普通人是不會花大把銀子去泡人偶的。

就算她看起來再怎么賞心悅目,提供的快樂再怎么銷魂也并沒有什么值得高興的吧?真正讓雄性感到愉快的是,貶低她,讓她屈服,掠奪她玷污她。這種凌辱的感覺才是侵犯人類女性的樂趣。

人是有心靈,有靈魂的,正因為如此,傷害他人才會感覺到愉悅。而從空虛的人偶那里是什么也得不到的。

在拿到這個特訂品之前,樟自己也瞧不起那些人偶愛好者。

但是,只有這個名叫媽祖(注:沿海居民信奉的神祗)的人偶除外

啊呵啊

油壓電子管發出毫無生命力的呻吟聲,每當近乎兇器的手指抓緊少女柔軟的肌膚時,她都禁不住膽怯地渾身顫抖。

當然,也有一些人偶的程序中事先設定好了此類模擬感情的動作,并表演出來。但樟的人偶流露出的表情和她們有著根本性的差異。

這是一種光憑理智無法感覺到的共鳴。就像獵犬從逼到絕境的兔子身上嗅到恐怖的氣息一樣受虐者的精神本能地發出了動物一樣的恐懼。

她的手指死死地揪著床單,像是即將搦死時拼命地揮舞雙于想受抓住什么東西一樣。眼角甚至滲出了眼淚。

這種痛苦,喜悅,一切的一切都是假的一般的人偶的確是這樣的。但是在這條煙花街人人皆知樟珍藏的玩賞人偶有著不同之處。只要用眼睛看見,用手碰觸到,就會察覺到達點。

樟將珍藏的人偶出借一晚,就能得到和頭牌花魁同樣的價錢。

如果他只是路邊拉皮條的人,恐怕就會成為被嫉妒怨恨的眾欠之的吧,但樟是上海赫赫有名的青云幫中的一員而且他是憑自己的雙手爬上干部之位的,現紅已經君臨磨坊街,成為這條煙柳巷的首領。

就算身邊都是煙花街最漂亮的美女,他也一個都看不上眼。大家都感覺很奇怪那個人偶究竟是什么東西?

知道這個秘密的人包括樟在內,只有六個人而已。

明明是把所有的一切都交給機械,很馴服的,沒有任何滿足感的陳舊的人偶妓女可身經百戰的樟,卻依然毫不饜足地沉溺在這副機械肉體上。

他也玩真的女人。即使說這條街上的所有妓女都是樟的私人財產也沒有任何不妥。他也確實探索過不同人之間的愉悅感。但是



辦完事的樟沒有沉浸在余韻之中,而是立刻起身點了一支煙。

外面依然下著暴雨。暴雨灑落在這條街上,亦或是灑落在這片天空下的每個角落里,將所有有害污染物送上末路。被反復凌辱的天空,現在流著復仇的眼淚。把那些骯臟的東西又還給了大地,讓街道,讓所有人變得更加骯臟。

樟討厭雨。不僅僅是他,在這條街上沒有一個人會喜歡雨的。

濃縮在云中的所有毒素都隨著雨水傾注而下,根本不會有在這時候出門的傻瓜。平時在魔都為所欲為的人們現在也都各自藏匿起來,等待著這場詛咒之雨的結束。

樟深深地吸了一口香煙掃掉心中的憂慮和不安,看著旁邊筋疲力盡地躺在床上的人偶。

急促的呼吸,浸滿汗水的肌膚。剛剛受到了遠遠超過制作廠商動作保證的對待,奄奄一息的人偶還沒有任何回復的跡象。

和這種東西玩,已經將近一年了。無論感覺再怎么好,也是個馬上就玩膩了的玩具。在剛得到她的時候他是這么想的。但是,現在樟已經沒有放棄這個人偶的意思了。

空洞的樹脂眼睛的深處,偶爾閃過一絲與模擬情緒明顯不同的,玄妙的東西。那到底是什么就連樟也不明白。如果是制作這個人偶的男人的話,大概會說是哀傷吧,但是樟對那種語言游戲沒有興趣。可盡管如此,他對于那個眼神,還是很介意

對了,是那個女人。與一年前,自己侵犯的那個少女同樣的眼神。

樟和他的那些伙伴聚集在一起輪奸并毀了她。如果只是那樣的話也許還可以像孩子的游戲一樣結束,但那一夜不一樣。

就連侵犯過無數女人的樟,也發瘋似地墮落地沉浸在那副軀體中,甚至忘記了自我。

她不僅僅是容貌和身材好,更有大家閨秀的氣質。好似稀有品種的蘭花一樣惹人憐愛。

僅僅是教養和身份不同,女人的味道就會有這么大的區別嗎樟之前認為女人只不過是泄欲的工具而已,而那次體驗給他帶來了很大的沖擊。她的悲鳴和嗚咽,乞求寬恕的啜泣聲現在只要一回想起來,陰暗的愉悅就會涌上心頭。

雖然時間不過幾個小時而已,但恐怕再也品嘗不到那種興奮了吧。當然,對那個女人來說,人生的最后幾個小時恐怕是無限的地獄吧。

這個人偶應該,說是那個宴會的紀念品吧。是分給所有參加者的禮物。

或許玩弄這個人偶,就能讓自己品嘗到那晚的余味了。他心里想著,也算給了自己一個答復。畢竟普通的妓女他早就玩膩了。

人偶也有不少好處。至少不會背叛主人,也不會得意忘形。這種玩具不會像那些真正的女人總是引起一些麻煩事。如果她能像真正的女人一樣有情趣的話,就無可挑剔了。

最重要的是她能給自己掙錢。人偶受傷了也好.磨損了也好,都能修理成原樣。而且她和肉身不同,也沒有什么使用年限。就算是借給其他男人再怎么虐待,也完全不用吝惜。

等這場雨停了之后就讓她再接客吧。樟想著,將嘴里的煙蒂扔向窗外。

叮。

雨中,宛若呢喃細語的鈴聲響起。

叮。

聽到這熟悉的鈴聲,那張曾和鈴聲同在的笑臉又一浮現在眼前。

這世上獨一無二的,無比珍貴的,最心愛的她的笑臉。

鈴聲消失在轟隆的雨聲中,追憶的幻境也驟然消失。

沉重的雨聲從四面八方逼近,仿佛想將憂愁禁錮于此一般。氳氤的水霧中,出現兩個模糊的身影。

再沒有第三個人喜歡在雨天的上海舊城本周,所以根本沒有人注意到那兩個人。

一個是瘦瘦的高個子,身穿一件外套。他身邊是一個只到他腰際的矮個子。

高個子是個一眼看上去感覺有點像鬼魂的男人。凹陷的雙眼,陰郁的眼神,還有瘦削的雙頰。

聳起的肩膀上披著一件黑農,衣服的綻開處露出了電熱線和滿是裂痕的液晶面板,那件外套恐怕是以前遺留下來的藏有恒溫裝置的耐環境外套吧。不用說,它應該早就無法正常發揮功能了。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遮風蔽雨的效果。

外套下的身體和長靴都布滿了累累的污痕。那身打扮看上去很像在小巷里飽受風吹雨打的流浪漢。但他雙手攜帶的東西卻完全顛覆了這一印象。

他左手握著一把刀。與隨處可見的柳時刀不同,刀身很細,而且不是很彎。同道中人稱之為倭刀。那是種行家才用的刀,硬度極佳,突刺和斬擊都不在話下。

沒有光澤的黑色刀鞘也好,樸素無華的刀柄也好,盡管看上去不像是寶刀,但它卻給人一種無盡的滄桑感,讓人不禁聯想到它經歷過多少腥風血雨那使用過度的累累傷痕正是利刃的證明。

而他右手握著一只裝飾著精致鈴鐺的銀色手鐲,盡顯精雕細琢的風雅。毫無疑問是個絕品。戴在貴人手腕上也就罷了,衣裳襤褸的男人戴著它實在有些格格不入。

叮。鈴聲再次響起。

輕輕的聲響漣漪般蔓延消散的那一剎那,男人的腦海里又浮想起那段柔情的記憶。

水滴打在他的肩上,他低著頭,男人孔濤羅凝視著濕透的手中緊握的銀色鈴環。

不知過了多久,他才往身旁瞟了一眼。他的眼神比眼神比煙雨迷蒙的天空更昏暗。

喂。

濤羅用毫無感情的聲音向身邊的另一個人影纖細的矮個子說。在這種地方,矮個子的容貌在某種意義上比濤羅更引人注目。

傾盆大雨中,矮個子少女冷得瑟瑟發抖,頭發也濕透了,但他并沒有抱怨一句。她沉默地停在原地,空洞的眼神一動也不動。旁人一眼就能看出。少女不是人類。

她只是一個模擬年幼孩童的玩賞人偶。就算這種纖細的身軀無法誘發雄性的原始欲望,至少也能引起特殊嗜好者們的垂涎。

玩賞人偶原本就是為了滿足人們被禁錮的欲望而制造的。市場上出現這種供特殊嗜好者玩樂的型號也不足為奇。

聽見濤羅的呼聲,人偶少女緩緩地抬起頭仰望著他。走路的姿勢,眼睛的動作舉手投足都十分機械生硬。很明顯,她只安裝了能夠獨立運動所需要的最低限度的程序。連處于出貨狀態的半成品人偶的動作都會比她更自然一些。

濤羅直到現在還不清楚應該如何跟這個奇怪的同伴打交道。

事到如今,他仍對把這個東西托付給自己的那個男人所說的話半信半疑不,應該說他幾乎沒有相信那男人的話。

但是,如果左道鉗子的承諾包含了一絲真實,他都會不惜犧牲性命去嘗試。所以,盡管這個賭注只為了那一絲真實的可能性,他仍覺得有一拼的價值。

濤羅沉默地把左手的刀遞給了人偶少女。

盡管沒有輸入聲音指令,但憑最低限度的舉止辨別,人偶明白了濤羅的意圖。她生硬地抬起手臂,接過濤羅的倭刀。

對少女纖弱的身體來說,手上的重量或許太過沉重了。剛接過刀,人偶就失去了平衡險些摔倒,她忙退了兩步,總算勉強維持住平衡。

濤羅冷冷冷冷地看著少女危險的舉止,然后抬頭仰望眼前籠罩在煙雨迷茫中打大樓。

地址沒錯。這座陳舊的大樓承受過上世紀末再開發的狂潮。古雅的裝飾藝術或許要追溯到百年前的法租界時代,而現在看起來已經與奇跡無異了。

如今這座大樓里蟄居著一群很奇怪的家伙。在最頂層的閣樓里謀生的那個人就是濤羅這次的目標,也是他要搜尋的五個人中的第一人。

大雨如瀑布般沿著外套的表面直瀉而下。雨水滲透厚厚的衣料,冰冷的溫度凍徹了男人的腳膀和后背。

全身熱血沸騰,而身體內部卻如冰柱般寒冷。此時,竟感覺冰冷的雨點打在肌膚上十分舒暢。

現在馬上去拜訪他肯定是下下之策。外頭下這么大的雨,不會有客人來煙花街找樂子的。對方肯定會產生懷疑。

先找個可以避雨的地方,把衣服晾干,看起來不那么可疑了再去吧。現在只能等雨停了。

叮。鈴聲的私語又回蕩在雨中,

之后,只剩纏綿的雨點落在無人的街道上。

樟打第一眼看到那個客人就心生厭惡。看他的打扮,應該是個一貧如洗的顧客。平時的話這種家伙就算想在大門前稍作停歇他都不會容許。

但那男人沖著大門的監視器,像變魔術一般,從懷中取出了一捆鈔票。既然人家說是能把定金全部付清,他這邊自然也就沒法找岔了。

樟還沒清閑到去招待身份不明的人,但這個稀客沒有任何危險性。當他站在門口時,樟就已經使用大量檢測器將他渾身上下都掃描了個遍。

結果證明這個人完全安全。來客既沒有帶小到牙簽之類的兇器,也沒有顯示他是人體兵器的反應。

令他吃驚的是,男人不僅手無寸鐵,而且全身上下沒有任何人工部件。別說是非法部件了,就連醫療部件,肝臟機能強化部件之類的都沒發現。現在擁有這種完整肉體的人類已經不多見了。

考慮了一小會后,樟打開了自動鎖。

好,請進。

仔細一打量,更覺得這客人不順眼。

既然要靠女人賺錢,就得培養出一眼看穿客人需求的好眼力。樟是這方面的專家,而他不管怎么看,這個男人也一點都不像是想來尋歡作樂的。

過來玩女人的男人不會像他那樣無懈可擊。他的氣質像出出鞘的刀刃一般冷清。

但他本人的態度卻一點也不強硬,行為舉止都很柔和。然而這種柔和讓人感覺更危險。就像瞄準目標的蛇一樣.完全不能粗心大意。

一眼看上去這個男人就是那種最好不要在無人之處與之獨處的家伙。不過,帶錢過來的客人畢竟是客人。更何況樟沒有任何理由害怕這個男人。

這間房子里布置的安全防犯系統是萬無一失的。從來訪者打開大門的那一刻起,房間四周裝置的微波槍就已經對準了他。現在槍口也在追蹤著他。

槍的扳機透過DirectInterface(注:簡稱DIS,直接神經接口)和樟的腦部連接在一起。如果有需要,樟連小指都不需要動一下就能將對方打得粉身碎骨。

更何況樟本身就裝植了一百二十公斤以上的非法部件。金剛六臂的名號可不是吹出來的。在他看來,手無寸鐵的肉身人類就跟還睜不開眼的小貓仔一樣。如果他敢鬧事的話,把他的人送走,只留下錢就行了。

雖然不知道你是在哪聽說的不過你這樣不請自來我很為難啊。我們有自己的接待手續,不預約的話

樟的話音未落,男人就將疊好的紙片遞到他面前。

在空中用手指靈巧地將其展開。

樟的義手尺碼很大,但如果有需要的話,甚至能進行與外科醫生相媲美的細致工作。只不過他本人沒有外科醫生的知識和細膩。

用紙漿濾成的白紙上留下落款的墨跡和朱印。沒錯,那正是青云幫的介紹書。

親筆書信看上去有點不符合時代潮流,但在數碼萬能的時代,手寫的可信度反而更高。紙是幫內的工匠親手制成的特制品。龍飛鳳舞的狂草墨跡中巧妙地摻雜著幾句黑話。外人魁不可能復制仿造的。

這個是?

無妄趨同人,同人趨大有。



持有幫內的暗號并且能解讀,這男人無疑與青運幫有所瓜葛。這樣的話,樟也不能刁難對方了。

那么?你是喜歡人偶吧?

我對普通的玩具沒有興趣。

男人若無其事地回答說沒然后飽含深意地望著樟,繼續說下去。

不過我聽說你這兒與眾不同的人偶。

喔喲。

樟毫不怯弱地從正面接住了男人的視線,但內心仍在揣測對方的真實企圖。

光是聽說就預付了五干元的定金嗎。夠爽快,還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不值這個價嗎?

我可沒那么說。

樟對自己的商品滿懷自信地微微一笑。

記得別弄壞了。

樟打了個響指,叫出了他最引以為豪的玩賞人偶。

在衣帽間等候的媽祖來到客人面前。

她的構架是愛馬仕(注:著名時尚品牌)最新流行的模型。皮膚和頭發的質量自然不用說,可更換的零件全都換成了最高級的零件。睫毛和虹膜的處理等也都花了大價錢。

但與表面的光鮮艷麗不同,她走向主人的腳步卻格外小心翼翼,讓人有點放心不下。感覺就和不懂如何獻媚的良家婦女一樣。

玩賞人偶的行為舉止全都是由程序控制,可以進行精確無誤的動作。即使是同一個人偶也可依靠安裝不同的軟件,完美地在線出入宮廷女官般的高雅,又或是像頂級模特般的魅惑。

如果是花大把的錢期待一流女性的男人,看到眼前這一幕,一定會覺得夢想幻滅了般。但是

真是了不起的人偶啊。

喔,你能明白?

樟之之前敷衍的笑容終于加上了一絲真心。這個客人很有眼力。看來他是玩人偶的老手了。

對于說到底也不過是個機械人的玩賞人偶來說,再現自然的舉止本來就是很困難的。這和演員的演技一樣。樸素自然的演出比做作的表演要難上很多。

光靠已有的感情引擎,是調教不到這一地步的完全獨創的腳本啊。是誰寫的?

這不是寫的

得知男人的身份和嗜好都貨真價實之后,樟放松了警戒。

他也知道不應該光明正大地吹噓。但是,包括樟在內的幫內干部們擁有特制玩賞人偶的事在幫內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

無論這個男人與青云幫有何瓜葛,那張寫有暗號的白紙可以保證他的身份。這家伙絕不可能是警察的走狗。

比如說你看。

樟從容地伸出自己巨大的義手抓住人偶的頭部。眼看油壓驅動的控制器就要把陶瓷制的頭蓋骨捏碎的那一瞬間,義手驟然停下了動作。!?

媽祖她紋絲不動。沒有表現出任何自衛功能,但也不是完全沒有反應。

她是來不及反應。瞳孔張得大大的,嘴角止不住地顫抖,硬生生地咽下了慘叫聲人偶全身都僵硬了。

是吧?

樟將握住人偶頭部的手臂收回,人偶無力地癱倒在地上。好不容易放松了一點,但肩膀仍在顫抖。她伏著身子仰望著樟,眼眸里充滿了近乎悲哀的凄慘色彩。

那是恐懼。那個人偶表現出了害怕與怯畏。沒有生命的機械人偶是不可能出現這種反應的。

這家伙的感情是與生俱來的。

與生俱來的?

還要我詳細解釋嗎?

啊,原來如此

男人仍用不帶一絲感情的眼神凝望著人偶,平淡地自言自語道:

這就是傳說中的魂魄轉寫嗎?

電腦刑法中最大的禁忌。但男人提到這點時,語氣沒有流露出任何動搖。

別裝模作樣了,這也沒什么好稀奇的,你的臉上明明這么寫著。

當男人說出魂魄轉寫這四個字時,樟便能確定他是一個人偶狂了。

男人繼續談論的內容涉及到了尖端專業領域。

注入了多少才能讓她這么像人類?

大概百分之二十吧。

男人沉默了,這次他是真的震驚了吧。但臉上仍然不動聲色。

吸出這么多,母體不是一下就壞了嗎?

才不會那么浪費昵。

全部吸出來了百分之百。然后將其分成五等分。

樟這句話相當于坦白自己殺過人了。

魂魄轉寫的違法性不僅再與倫理問題,因為這一行為不但會給提供轉移源的人體帶來強烈的痛苦,同時腦部也將遭受嚴重傷害。如果反復進行的話母體就會成為廢人。

百分之百吸出為了制作這個人偶而犧牲的人類,在大腦儲存的所有信息都被吸出后,自然逃不過一死。當然,這一過程本身更是生不如死。

男人一言不發,也不知道他是已經心知肚明了,還是心滿意足了,或者兩者都不是。他蹲下身子,仔細端詳著坐在地板上的人偶的容貌。

和男人說了那么多話,但他卻絲毫沒有反應,對于男人的態度,樟開始有種無法言喻的不安。

這個男人讓身為這個房間和玩賞玩偶名副其實的主人的樟都感到危險,可見他的沉默有多么可以了,沉默之下隱藏著某種東西。

這個男人果然不是泛泛之輩。仿佛事先就已經知道樟和這個人偶的秘密了

(莫非這家伙?)

樟傲慢的態度驟然一變,擠出一臉笑容。

喂,莫非我以前曾經見過你?

你可能也知道吧,我出于某種原因,辨認不出人的容貌。

實際上,樟曾經在進行神經中樞改造時,因為庸醫的手術失誤而患上了容貌識別障礙癥。他的腦后遭受過外部創傷,產生了視覺障礙,無法分辨他人的長相。在非法人體機械手術盛行的時代,這種事故并不罕見。

但是,過去暫且不提,如今這種識別障礙癥已經很少會給人帶來嚴重的障礙了。這也是人體機械化改造普及帶來的恩惠。比如說,樟的聽覺神經已經機械化了,所以他可以對照已經記錄的聲波來識別說話人。

男人的聲音并不耳熟。所以樟一直以為他是初次見面的人。但是見過他的可能性也并非完全為零。由機械處理的記憶在這種微妙的方面往往不能做到十全十美。

也有可能是過去的老朋友,但數據已經刪除了吧。如果是這樣的話,希望你不要介意

沒關系。

男人的聲音比之前更平靜了。甚至聽得出一絲溫柔。

我不會介意的。

是,是嗎。

果然不是錯覺,男人的氣質完全改變了。他輕撫著人偶的臉頰,就像在撫摸易碎品一樣,露出了明顯的笑容。但這種突變并沒能讓樟安心,反而加重了他的不安。

我能明白的。外貌和聲音再怎么改變也不是問題。真正重要的人僅通過一點點的氣息就能認出來的。

他的聲音極為溫柔,和剛剛判若兩人。這個男人的笑容比剛才如同戴上面具般的毫無表情更加令人不安。

他仿佛在和哪兒的什么人。或是幽靈之類的東西在說話對了,這個男人,從剛開始就沒有看過樟一眼。

你也忘了我嗎?

啊?

男人的眼中依然沒有樟的存在,他目不轉睛地望著人偶。已經毋庸置疑了。男人在和人偶說話。

我還記得,絕不會忘記。

曾這樣給你梳過頭你的頭發又細又軟我總是稱贊你來著,還記得嗎?

(這家伙到底在說什么?)

這里面。

男人憐愛地托起玩賞人偶的下巴。

現在的你只剩下兩成了。所以你不認識我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

突然,房間的燈光熄滅了。!?

停電嗎即使是停電,也應該立刻切換成備用電源,但燈光熄滅后,完全沒有重新點亮的跡象。

樟的心底涌起不祥的預感,他忙通過腦內的接口呼出房間的安全系統。但是沒有任何反應。

所有的電子機器都停止了反應。應該不是故障或是程序被凍結了。是所有的及其都停止了物理運動。

怎怎么回事!?

自動鎖失去了動力動力也無法運行,玄關的滑動門現在只不過是一堆木板而已,一個小小的人影將門拉開,出現在樟眼前。

可愛的少女看上去并沒有危險,但她手里恭敬地捧著一把倭刀,很明顯來者不善,不請自來的入侵者用生硬的動作跨過門檻.但警報和迎擊裝置都無法工作,少女毫無阻礙地闖進屋內。

樟開始有點恐慌了.

投入巨資安裝的安全護衛裝置起不了任何作用。不可能發生這種事的。一臺兩臺機器發生故障還有可能。但所有機器同時失靈

你到底是

是這家伙嗎?是這個男人造成的嗎?但是果真是如此,他又是如何做到的呢?連碰都沒碰一下,到底是什么時候做了手腳呢?

我的聲音沒有留在你的數據中是因為你以為再也聽不到這個聲音了吧?樟賈寶。

什么

只有一個可能電磁波。通過閃電等高能量現象產生的電磁波能使所有的電子裝置導體產生電磁感應,數毫秒內就能將其破壞。

裝在身體上的機械化服裝,能夠抵御某種程度的EMP(注:即電磁波)。所以樟和他的玩賞人偶才能平安無事。但是,如果近距離發射電磁波的話就不同了。

樟知道如今的確還存在這種武術。內家拳法的奧義之一通過特殊練氣,在掌內形成電磁波,在接觸的同時發射出來。隨著科學技術的不斷進步,武術也相應地逐漸改變,祖先的武術大系衍生了這種新功。

對機械專用氣功術電磁發勁。光憑赤手空拳就能打敗機械改造人的殺戮絕技。

你是

樟知道一個人的名字。只有那個男人在經歷了難以想象的修煉之后,學會了這門功夫。

江湖人稱紫電掌的孔濤羅。一個他認為絕對不會再想起的男人。

你應該已經死了!

話說到一半,樟改了口。

你已經死了你在很久以前就已經死了!!

是的,樟。我和死了沒有什么分別.T

男人的聲音如堅冰般寒冷。聽上去已經不像是人類的聲音了。仿佛是從黃泉地下吹出來的凄風一般。

我曾與你們共吃一鍋飯,與你們交杯盟誓結為義兄弟然而,我們早已恩斷義絕,今日的你我只有刀刃相向這一條路了!

樟陷入難以抑制的恐懼之中,少女默默地伸出了刀。

孔濤羅在澳門已經死了。如今在這兒握劍的只是一只鬼復仇之鬼!!

隨著一身殺意凜凜的出鞘聲,男人拔出了刀。

與亡魂的交鋒。樟早已被恐懼吞沒,但仍不忘接二連三地出拳,不愧是曾經馳名天下的勇士。

機械化的右臂不斷地發出丹鳳朝陽。那是出自名門正系少林拳的一招。一只手臂就達到二十二三公斤重,最快拳速是秒速二百六十米破壞力甚至可以與坦克相提并論的鋼拳向濤羅襲來。

光是沐浴在拳風之下就會產生腦震蕩。如果被拳頭直接擊中的話,尸體將會不成人形。極具殺傷力的鋼拳隨便哪拳打中就能將濤羅的身體組織全部解體

樟對此深信不疑,所以當他的拳頭落空時,他一時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是剎那間閃過的劍鋒將樟的拳頭彈開了嗎?

那么就將他的劍擊得粉碎吧,樟的左拳使了一招左穿花手。那種倭刀的纖細刀身肯定會像木頭一樣被擊碎

他充滿信心的一招又沒打中。在觸碰到濤羅的刀的那一剎,他便感覺到打空了。

嗚喔!!

伴隨著一聲怒吼,蟑接二連三地揮拳。第一式闖少林的三七手間不容發地從左右同時改變軌道連續襲來。

濤羅紋絲不動。只有刀鋒劃出的銀光如飛沫般濺散在空中。每次樟的攻擊都被其引到錯誤的方向而落空。

引以為豪的拳頭完全不聽使喚。刀光如弦.描出一道道絢爛的軌跡。

并不是濤羅的刀彈回了樟的攻擊。而是刀身像是纏住鋼拳一般,引誘它靠近自己。他像是親自在為敵人的攻擊火上澆油一樣。

于是,樟的出拳速度更快了。這種節奏只要稍稍打亂一下方向,就會偏離目標。

這種閃躲重型武器的輕松招式,毫無疑問正是藏天流劍法的波濤任棹以輕制重,以慢翩快。這正是中國武術深奧的內家拳的精髓。

對樟這種只依靠身體能力的外家來說,是完全無法想象的境界。

可惡

樟解除了神經系統極限控制裝置。同時卸下了肩上厚重的裝甲。

該死的家伙!!

只見他雙手同時使出掛拳、蓋拳、劈拳、拋拳、橫拳六段式的必殺技阿修羅憤怒彈。就連一般機械化肉體的體的出拳速度和威力也都能打到江湖高手的水平,更何況樟的功力早已登峰造極。

左右揮出的拳頭速度已經超過了動態視力的極限,無數殘影同時向濤羅襲來。這正是樟被成為金剛六臂的原因。

只是樟在拳風的呼嘯聲中,確實聽到了拳手和刀刃交鋒的對面,傳來了帶有侮蔑的冷笑聲。

面對怒濤般的猛擊,濤羅的刀更輕更快更柔韌在黑暗中翩然起舞的刀輕松自如地操縱著以最大速度連續出拳的拳頭。

怎么可能

一個連擊接著一個連擊,然而恐懼感卻一點點吞噬著樟的思維。

樟揮動著雙臂不停地進行猛烈攻擊.但濤羅依然憑著右手的一把刀便接住了他所有的攻勢。而空出的左手緩緩地張開五指伸向天空。

那只手對樟來說和大炮毫無二兩樣。濤羅肯定會使出那一招的,那只左手當觸碰到掌心的時候,樟的性命也就走到盡頭了。

不能碰觸到。絕對不能碰觸到那手掌。

刀只不過是吸引敵人的幌子.再怎么鋒利的刀。一擊兩擊也不會對自己的身體有什么影響。我的身體已不是血肉之軀,而是用鋼鐵打造的。但是,只有那家伙的手掌

與樟的焦慮相反。兩人的距離如噩夢般越來越越近,有幾毫米了。很快就將置身于他的掌風之下了。

一定要躲過去。

漳在心中狠狠地告誠自己.但那已近乎祈禱了。

對手是血肉之軀的人類。一定會有極限的。從肺部吸入氧氣才可活動肌肉這種低效的器官不可能贏得了機械驅動的義手。他以這一速度持續揮刀的話。不久肯定會氣喘吁吁的。

但是濤羅的劍沒有出現一絲遲鈍的跡象.雖然怎么想都覺得不可能,但這樣下去的話在濤羅用盡力氣之前.自己的手臂反倒會因為過熱而停止運行吧?

不可能不可能!,

焦燥不安的樟已經忘了所謂內宗的含義。

內宗高手手持武器時,考的不僅僅是武器本身。他們靠的是從丹田發出的真氣,即使普通的布條也能變成剃刀,木片也可變為鐵錘。

同樣,鋼刀將

改變鋼刀的結果只能是因果規律的斷裂。它能將所有有形之物割裂,造成絕對不可回避的破壞。

樟聽到的只是一剎那的風聲。極其鋒利迅速,只留下了氣流的響音。那絕不是鋼鐵和鋼鐵相撞的聲音。

然而樟的右臂脫離的肩膀,飛出了視野。仿佛是手臂已經對無路可走的主人死心,主動拋棄了樟的身體一般。

不該小瞧他的刀術。當內家功夫練到極致的境界時.就沒有什么能阻止那把刀了。濤羅已經爭取到了運氣的時間。在這場戰斗開始延長的時候,就已經注定了樟的敗北。

在驚愕與絕望中,樟忘記了收回剩下的左臂。

早已失去了目標的左臂。一口氣沖向地板撕裂了地毯,甚至沖破了鋼筋水泥砌成的地面,深深地扎了進去。

幾乎與此同時.砍飛的右臂以最后揮出時如炮彈般的氣勢穿過房間.破壞了對面的墻壁.

樟放下心來.眺望著墻壁上砸出的大洞。被砸得粉碎的墻壁塵骸高高揚起。從中可以隱約看到的鐵屑是自己曾經堅硬有力,天下無敵的手臂。

憑借那拳頭樟自信不會輸給任何人。他深信自己永遠不會再次屈膝,然而

一只腳踩在了刺穿地板的左臂手肘上。是濤羅。正當樟被自己百倍的事實奪取所有心思的時候,濤羅如蜻蜓點水般地繞到他的身后。

他的左掌貼在樟的延髓上。冰冷的觸感,完全不像是人類肌膚的溫度。感覺與鋼刀一樣無情。

樟平靜地深吸了一口氣。樟瞬時明白了。那是用內力放出電磁波的秘傳邪法功夫。當縈繞在丹田的真氣從掌中放出時神經系統已經被機械化的人類將難逃一死。

已經無法拔出埋在地板下的左拳了。恐怕只要一看到樟有不對勁的舉動,紫電之炎就會將他的腦袋燒毀吧。

我跟他們不一樣。

身處死亡深淵的邊緣時,人總會變得多話起來。樟還沒到那個程度,但也想說出幾句像樣的話來。

的確我對你妹妹所做的事,應該道歉,我,我道歉!!但是我,我沒有殺死她!把你妹妹害成這樣的是

是啊。不只你一個人。我很清楚。

濤羅的聲音如低吟般輕淺。感覺不到任何殺氣或許應該說,他完全沒把要殺的人當作人來來看。

他們會一個不剩地隨你而去的。首先是你。樟賈寶,去地獄為大家占好座位吧。

隨后,灼熱的無形火焰注入了樟的頸椎。

手掌中發出的電磁波以狂嵐之勢穿過防護盾,在布滿鋼線的中樞神經引起了電磁感應。

哇啊啊!!!

劇痛以光速傳遍了樟的體內,宣告著他植入全身神經的電子零件已經完全被燒毀。

打個比方的話,他現在所承受的痛苦相當于將全身皮膚的痛點裸露出來并將其置于硫酸之中。

嗚哇哇哇哇!!!!

血肉之軀永遠嘗不到的,不屬于這個世界的劇痛這就是機械化殺手紫電掌。

啊,啊嗚,啊啊

但是,這一人間地獄并沒有持續很長時間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