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6.執事與大小姐與魔法契約

第一卷 6.執事與大小姐與魔法契約

“哇啊啊啊啊!”

“朱音!少年!”

被姬乃撞飛的我們從屋頂向下墜落著,而小珊則在下面放了什么。

接著,地面上出現了一個透明的像蹦床一樣的東西,我和朱音的身體數次彈向了空中后,最終投向了校舍前的玄關門廊。

看來,小珊放置的應該是術式符之類的東西啊。

就是用這種東西來進行緩沖的。

“咕……”

身體痛得嘎吱作響,我不由得呻吟起來。

因為魔力大量消耗的原因,感覺身體都要散架了。

但是,比起這個……。

“……姬乃!”

那家伙到底怎么了?

我勉強支撐起自己的上半身,向上望去。

但是,從這里看不到在屋頂的姬乃的身影。

小珊跑了過來。

“沒事吧?”

“我們還行……但姬乃她……!”

“——我明白了。如果我能早點察覺到就好了……”

她說著,便悔恨地咬著自己的嘴唇。

“總之……這里很危險。先去避難吧”

不知何時,這場戰斗看上去變成一個大事件了。

從外部看就能明白。校舍同時發生了洪水和火災,又因為受到了爆炸的侵襲變得破破爛爛的。完全處在崩壞前的狀態了。我想在戰爭地區的照片中,就能看到這種模樣的建筑吧。

然后,這個明原高校的用地四周,被看似警察的特殊車輛的車包圍起來了。

直到現在我才察覺到,從剛才開始到處奔走起哄的人看上去不像警察官,當然小珊除外。

“他們是,專門處理制造廣域被害事件的魔物的退魔師。嘛,畢竟他們是警察廳的附屬機關的人員,所以這種裝扮是沒問題的”

雖然不大明白,但我想還是存在這種由魔法使組成的大規模組織的。

然后,小珊將我和朱音帶上了特殊車輛的其中一輛。

睡在床上的朱音,還沒有醒來。

“沒問題的,她只是昏過去了。姬乃也手下留情了”

小珊說道。

那家伙在最后一擊手下留情了嗎……。

小珊一邊檢查著我的身體,一邊說道。

“你也是,暫且性命并無大礙,但是,這只是暫時的。你現在感覺自己的身體是不是如同即將死去一般很重?如果勉強自己行動的話,發生什么事情都有可能的”

好恐怖啊……。

但是,的確如同小珊所說的。

身體很重。感覺就好像突然來到了重力是原先兩倍的星球。

而且很疲勞。如同患了惡性感冒一般的疲勞感覆蓋于全身上下。

我察覺到發熱的同時,腦袋也開始眩暈起來。

如果可以的話,我好想就在朱音一旁,陷入沉睡之中。

但是……我還不能就這樣倒下。

“……姬乃她”我向小珊問道。“現在怎么樣了?”

“被魔物抓住了——你看那個”

說著,小珊伸出隱藏在白衣袖中的手,指向那邊。

排列著的顯示器中的其中一個。

屏幕上顯示的是,從上空拍攝的校舍的樣子。

太陽已經西下,顯得有些昏暗。

但是,因為四周有燈光照著,看上去像舞臺一樣明亮。

屋頂上的地面如同戰場一般亂七八糟的。

在那正中間,有一個巨大的黑色球體。

純粹的昏暗,純粹的黑暗。拒絕一切存在的漆黑就在那里。

小珊說道。

“能感覺到學校中的所有魔物聚集起來了。應該是姬乃和朱音的戰斗吸引過來的”

“這是怎么回事?這么說魔物同樣還擁有能被魔力召集的性質嗎?”

類似于被街燈吸引的飛蟲嗎?

“也有這種特性,但相比這個,魔物更容易被人的負面感情吸引。負面感情就如同誘餌一般,越為強烈魔物也會越大。所以那家伙,把姬乃給抓住了”

“等,等一下!這樣也太奇怪了吧”

我回憶起了。

朱音和姬乃所說的事。

——無論用任何手段我都要讓你當我的執事。

——我絕對不會把我的執事交出去。

是啊。

那家伙這么說過。

“……姬乃預測到,朱音會被她的父親強制要求來襲擊我的,從昨天開始就在思考對策。然后……”

就這樣,堂堂正正地,取得了最終的勝利。

這里面,哪里有能讓魔物產生反應的負面感情啊?

但小珊卻,平淡地把這個事實告訴了我。

“所以說——這就是她的負面感情啊”

“怎么會……”

我感到了一種世界在劇烈傾斜的眩暈感。

開玩笑的吧。

——這樣一來,你們就不能從我這里奪走任何東西了!

那家伙,姬乃這么說道。

那不是她,強大的證明嗎?

在同學的眼中扮演著完美的大小姐,就算成為分家的人而遭到蔑視也不會消沉,就算悲傷著也會選擇踏上戰場——那家伙不就是這樣的存在嗎?

“我不是說過了嗎”小珊說道。“強大的只是心靈的表面。但只要把內側的脆弱部分展現出來,瞬間就會壞掉”

“……!”

我咬緊了牙關。

雖然這些我都明白。

那家伙,其實并非如此強大的存在。

同時,她其實也不太擅長逞強。

姬乃她只是,因為自己并不強大,需要讓自己強大起來。

裝出強大的樣子罷了。

那家伙真正的樣子,是個很容易哭的女孩子罷了……。

完美大小姐的演技也是。

作為魔法使的強氣態度也是。

一邊悲鳴著一邊戰斗著,那種強大也是。

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來源于那種負面感情嗎?

“騙人的吧……”

小珊看向因為不敢相信而喃喃著的我的視線,充滿了憐憫感。

“……姬乃也,應該察覺到了自己那種強烈的負面感情。也有可能并沒察覺到。但是,只要有契機,她就很容易察覺到”

契機……。

“……嗤”

我恍然大悟。

在魔物出現并襲擊姬乃之前,發生了什么?

看到我倒下的姬乃……終于察覺到了。

魔力使用過度的話,我會變成什么樣子。

難道說,就是因為那個……?

“但是!”

我慌忙說道。就像是為了蒙混惡作劇的小孩子在借口的樣子。

“那個時候,我不是允許姬乃使用我的魔力了嗎?那個也不至于讓姬乃如此在意吧”

“和事實并沒有關系。那些,僅僅只是契機。但是……那家伙是在最糟糕的時機察覺到了一切”

“這……”

我感覺自己已經無法繼續站著,只能用手抓住床的邊緣。

我無法就這么簡單接受這個。

姬乃的行動是因為自己的負面感情這種事。

而且,她自己已經察覺到了。

——無法接受?

開什么玩笑。

我在心中罵道。

我無法理解啊。

察覺到眼眶中浮現出了眼淚。

眼淚告訴她,她自身的強大只是自己逞強裝出來的。

但是我卻……。

我卻無法接受。

沒有向她伸出手。

“看來,這果然很勉強啊……”

聽到小珊的喃喃自語,我再次看向先前看的顯示器。

校舍屋頂的映像。

把姬乃包裹住的漆黑球體。

“怎么感覺……這東西比先前更大了?”

“已經超過臨界點了。到剛才為止,姬乃的負面感情就在吸引著魔物。如果可以就這樣安定下來的話,就可以用魔法來攻擊它了。但是……”

“但是?”

“無法安定下來喲。負面感情太過強大了。周圍的魔力和聚集起來的魔物產生了共鳴,持續著沉積……魔物一直在增加著”

“這樣的話……那該怎么辦?”

“到現在為止都在持續變大,完全沒有安定下來的跡象。產生的負面感情和魔物持續著共鳴,再這樣下去就會變成沒有極限的魔物了……而它的中心到了無法承受自己的身體的時候,就會發生大爆炸。幾乎整個小鎮都會被炸飛吶”

“這……!”

“沒問題的……在這之前,退魔師部隊會強制將這魔物給消滅的”

“等一下!那這樣的話姬乃她……”

會怎么樣啊,還沒說完這句話我就閉上了嘴。

不用問,單看小珊的表情就明白了。

而且,從直到現在小珊什么都沒有做就能明白。

如果有救姬乃的辦法,小珊早就開始行動了。

也就是說。

姬乃已經……。

“……開玩笑……的吧……?”

感覺自己腳下的地面開始逐漸崩壞了。

“就不能……就不能做些什么嗎!”

我向小珊追問道。抓住那滿是皺褶的白衣,大聲喊道。

但是,身為天才的幼女魔法使,只是柔弱地搖著頭。

“——可惡!”

不知為何,有種像是在欺負小孩子的感覺,所以我放開了小珊的白衣。

事實上,現在的小珊看上去只是個沒有力量的小孩子罷了。

……我也一樣。

什么都沒法做。將姬乃從魔物那里救出,然后干掉魔物,我只能無力地望著這個顯示屏想著這些無法辦到的事。

“……能做到的喲”

聽見這個聲音,我看向床那方。

不知何時,朱音已經醒來了。

“會長……已經沒問題了嗎?”

“嗯……比起這個,姬乃她——”

“住手吧,朱音!”

朱音剛要說什么,就被小珊打斷了。

“我明白你的想法。的確,這樣的話也許能救出她。但是,風險太大了。我不是教過你們嗎。魔法使的問題——”

“‘——只能交給魔法使來解決’”

這次是朱音打斷了小珊的話。

小珊露出難受的表情瞪著朱音。

“我明白的,老師。但是……即使如此我也……”

朱音說著,看向了我。

我輕輕地點了點頭。

“告訴我吧,朱音。怎樣才能救姬乃”

“少年!”

小珊叫道。

“算了吧,少年。完全沒有能確保救出姬乃的方法。這是個最惡劣的賭博。你有沒有想過自己也可能落得和姬乃一樣的下場——”

“才不會失敗”

我搖搖頭。

“我還沒有回應那家伙的請求呢。所以——”

——成為我的執事吧。

“——所以,我才不會停步于此呢”

而且。

“到死都不會放棄,這是你教我的吧”

“少年……”

在意想不到的時候聽到自己說的話,小珊顯得有些吃驚。

我向朱音說道。

“拜托了,請告訴我吧”

“嗯。并不是什么困難的方法。就是——”

——按照朱音的說法,感覺這個方法的確很簡單。

說明要不了一分鐘,我就完全理解了。

但是,我就跟小珊說的一樣,完全沒有自信。

要賭上1%的可能性,甚至還沒有1%。

第一次嘗試,勝率甚至只有0。就像小珊說的那樣最惡劣的賭博。

但是……。

或許除了我以外,沒有人能做到了。

“……那么,我去了”

說完,我站起身來。

腳步有些蹣跚。但是,現在對我來說這不是什么大問題。

小珊說道。

“你無論如何都要去嗎?如果失敗了的話你就會死喲。你只是一般人啊。我們魔法使可不會對這種亂來的行為坐視不管的——”

小珊依然想要阻止赴死我去赴死,但我還是伸出手制止了她。

“我明白。但是,我必須要去。因為那家伙,有著和我一樣的想法。”

“……什么意思?”

“我也是——一直一個人。很久以前我就能看見魔物。周圍的人感覺我很惡心,所以都不和我說話。明明能夠看到,卻也要裝作看不到。一邊假裝魔物不存在一邊生活著。只要能和周圍的人順利地交往,這樣就行了。”

“…………”

當然,這遠遠比不上姬乃的孤獨。

我的雙親還在,也不需要什么類似“完美的大小姐”這樣的演技。

但是,即使如此。

“當我知道,姬乃能看見‘不知何物的漆黑’后,我感到有些開心。有種放下肩上負擔的感覺。然后,我察覺到了。我啊,一直在勉強自己啊。以前一直沒有發覺,雖然只是小小的勉強”

那家伙也是,一直都在勉強著自己。

雖然自己沒有察覺到。但是,卻感覺非常地疲憊。

“我感覺到,那家伙向我伸出了手。所以,這次就輪到我了”

嘛,只是那家伙的做法,并不是用手而是用腳踩。

當然我可說不出口。

好不容易這么帥氣地把話說完了,就這樣走吧。

“…………我明白了”

小珊說出放棄的話。

一邊嘆著氣,浮現出了苦笑。

“——只有一個小時。在這段時間內,我已經拜托他們終止對姬乃那邊的攻擊。但是,比這更長的時間就不行了。畢竟不能讓魔物把小鎮毀滅掉啊”

“足夠了——謝謝你,老師”

“什……么,我才不是你的師傅啊!”

她好像害羞了,啪嗒啪嗒地揮舞著白衣袖子,看上去像小孩子一樣可愛。

“志津二君……”

朱音說道。

“抱歉……明明對你做出這么過分的事,卻還要厚顏無恥地拜托你……但是……我只能拜托你。把姬乃救出來吧”

“……”

“那個小孩……我不希望姬乃消失不見”

聽到這句話后。

我更加認為這兩個人是一對姐妹了。

一直以來都惡言相向,為了爭奪同一樣東西,而打起架來的兩人。

但是……雙方同時也非常理解對方。

在對方即將不見的時候,才真正認識到對方的重要性。

我甚至有些羨慕兩人的關系了。

看著朱音那金色的雙瞳,我重重地點了點頭。

然后,我一邊解開領帶扔掉后說道,

“這是當然的——畢竟我可是她的執事啊”

校舍內感覺并沒有什么奇怪。

但是,裂開的墻壁和天花板,現在都還有要崩塌的恐怖感。

我通過玄關,走上臺階。

感覺自己根本跑不動。現在依然有種得了感冒的感覺。

通過先前姬乃踢破的門,來到了屋頂。

“……唔”

我屏住了呼吸。

屋頂就好像被戰車破壞過了一樣,到處都亂七八糟的。

在那中間,漂浮著一個黑色的球體。

表面毫無規律地蠢動著,這么看上去,就能明白是無數的魔物聚集而成的。不只是手,連腳都長了出來,甚至還浮現出了像人臉一樣的東西。像嘴一樣的凹凸口和像眼一樣的空洞出現后又消失了。魔物的“臉”重復著融合,分離,咕嚕咕嚕地來回攪動著。

就好像,大量的人類被扔到鍋里煮一般……惡夢一樣的光景。

“咕……”

惡寒將把身體的熱量抽走了,我的腳開始發抖。

發出悲鳴,好想轉過身,拼盡全力從原來的地方逃走。

但是……。

我還是向前走了。

朝向魔物,向前走了一步。

姬乃就在那里。

一個人,留在黑暗之中。

那家伙已經被自己的感情所壓垮了。

“真是的……”

在學校里扮演著完美的大小姐。

在我和朱音面前也是強氣的魔法使的樣子。

沒有發現自己的柔弱,非常的笨拙——。

“盡給人添麻煩的大小姐!”

好像對我喊聲產生了反應,

“哦哇!?”

魔物開始了蠢動。

橄欖球一樣的形狀開始扭曲著,向這里靠近。

表面就跟漆黑的人體部件一樣,慢慢地爬行著。

嗚哇哇,好惡心。

但是我依然留在原地,向魔物那里叫喊著。

“姬乃!你聽得到嗎?我來接你了!”

魔物很快做出了反應。

身體搖動著出現了凹陷,在那表面出現的波紋微微震動著。

“志津……二……?”

不知從何處傳來了聲音。

雖然悶聲悶氣的聽不清,但沒錯。是姬乃的聲音。

我慌忙回答道。

“沒錯!是我,你的執事!大小姐!”

騙人,傳來了這句喃喃聲。

“才不是騙人!如果你覺得是騙人的話,就出來看看啊!”

“…………”

“嗚哇!”

魔物突然開始激烈地變形。

蠢動的表面,又快速形成了平坦的壁面,靜止不動了。

怎么回事……好像并不是要攻擊我的樣子。

“回去……”

從漆黑的壁面,傳來了姬乃的聲音。

“因為我的……我的情況,想要把執事搶到手,因此才導致了你受傷……所以……沒有資格得到你的幫助”

“笨蛋,這種事有什么資格可談的”

我向著壁面走去。

“不要過來!”

姬乃發出了悲鳴。

回應她的則是,

“!?”

從壁面內,好似滲出的雨水般,和以前看到的一樣的漆黑魔物,向這里爬來。

無數的手一邊在空中亂舞著,一邊在地面上爬過來,抓住了我。

“咕……!”

好痛!

臉部,頭部,手腕,腳部,身體——到處都游走著沖擊,能感覺到銳利的刺痛。

“住手啊!”

姬乃叫喊著。

“不要過來……不行。停不下來啊……這家伙是自我意識地動著,想要襲擊志津二你。我,我的”

姬乃的話沒有說完。

我明白的。這家伙,說不出口。魔物襲擊我的理由。以及自己被魔物吸收的理由。

那就是,姬乃一直隱藏著的柔弱的自己。

一直勉強著不去面對柔弱的自己,然后在不知何時被負擔——負面感情所壓倒,然后將這個魔物吸引了過來。

所以。

“這都是我所導致的,是我的責任!所以你不用為此做出賠償!這才是你作為魔法使的義務!”

所以你不要再說這些話了。

說什么讓自己孤獨一人之類的話。

想要不依靠任何人而活下去之類的話。

……但是。

“開什么玩笑啊!”

我大喊著,動著腳開始向前進。

用手推開襲來的魔物。

但全部推開還是做不到的。幾個魔物擊中了我的身體,疼痛使我產生了退縮。

但是,僅僅這樣是無法阻止我的。

“你啊!”我喊叫道。“到現在為止都是一個人生活著,為成為優秀的魔法使而努力著,現在又要自己一個人承擔責任,這樣只是在逞強啊!開什么玩笑!你可不是一個人啊!”

“是一個人呀!”

姬乃的叫喊聲,從黑暗中向我傳來。

“我一直都是一個人!所以我必須要靠自己!全部,自己來……如果,不這么做,是不行的!”

“!”

從未見過的巨大魔物飛了出來。

好似由雨水所融化的泥人偶張開了它頭部那,異常巨大的口。

口中排列不齊的牙齒,啃向了我的側腹部。

“咕,啊啊啊啊啊!”

強烈的痛楚擴散開來。

感覺肉好似被撕咬掉了一般的痛楚。

我不管怎樣先抖動身體,把那東西搖落下來。

出血了嗎,內臟都飛出來了嗎,我并不知道。我沒有去看也沒有去摸。

如果知道了自己的慘狀,肯定會停止前進的腳步。我只希望魔物的攻擊并不會帶來物理傷害。

“志津二!住手吧!不要過來啊!”

“不要!”

我喊叫著。

一邊以喊叫為起爆劑,跑了起來。

已經沒有體力了。

只要倒下一切就完了。

“你不是說了嗎!要讓我!當你的執事!自己很需要執事!那個時候你不是說了,不想再一個人了嗎!”

“!”

魔物開始成群襲來。

好似要吞噬我一般,無數的魔物粘了上來。

我拼命地甩脫它們,終于來到了壁面前,并用拳頭捶打著壁面。

“我就是來回應當時你的請求,姬乃!”

漆黑的壁面突然變得軟綿綿的,把我的拳頭包裹了起來。

我用手抓住壁面,使勁撬開它。

“我就說盡管來和我定契約吧!我要成為你的執事!”

魔物群從中間擠了出來,我朝著內部前進著。

在哪里。

你在哪里啊,姬乃。

快出來啊!

“你已經不是一個人了!和我一起戰斗吧,我要和你一起生活,能夠接受你一切任性的執事就在這里啊!所以——”

回來吧!

姬乃!

“不要再逞強了!柔弱的你又有什么不好的!想要哭的話就隨便你怎么哭吧!” (吐槽:這堆話真心有種結局感= =)

“志津……二……”

找到了。

魔物群的最深處。

漆黑之暗的最前方。

一個人蹲在封閉的卵殼內。

那是,我的大小姐。

“姬乃……”

“志津二……”

“咕……”

“志津二!”

如此接近的兩人再一次被分離了。

魔物就如同海嘯一般,沖入了我和姬乃之間。

可惡。

已經到這里了,怎么能放棄啊。

“姬乃!”

我一邊叫著少女的名字,一邊伸出了右手。

“志津二……!”

姬乃稍微露出了迷茫的表情。

然后也伸出了自己的左手。

相碰的手掌。

手指與手指華麗地交合在一起。

令人吃驚的柔軟觸感。

我想起了最初和姬乃握手時的情景。

那時候是偶然發生的。如同奇跡一般的偶然。

但現在,既不是偶然,也不是奇跡。

這是兩人的選擇下產生的必然結果。

我與姬乃的契約之證相觸合之后,放出了切裂黑暗的光。

金色的光芒,從重合的魔法紋中放射出,吹飛了周圍的魔物。

我和姬乃的周圍吹著風,下著雨。

魔力的沉淀。

洗去了心與心的隔閡。

“唔……”

姬乃看向我的表情,漸漸地扭曲著。

把臉埋進了我的胸膛后,

“唔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聲地哭了起來。

像小孩子一樣。

從五年前開始積蓄的眼淚,在現在終于如同要流盡一般哭了起來。

我抱緊姬乃。

“抱歉……我來晚了……

對于我的道歉,姬乃慌忙地搖著頭。

“謝……謝你……來了……!”

說完這句話后,她又哭了起來。

從兩人交握的手中。

我能感覺到一種熱量。

和一直以來感受到的伴有痛楚的熱量不同。

好似直接碰觸姬乃的內心般,溫暖的熱量。

我理解了。

這就是結下契約。

我終于正式成為,姬乃的執事了。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