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4.大小姐的職責

第一卷 4.大小姐的職責

在我倒下之后,姬乃和朱音的魔法對決也休戰了。

現在是第二天的放學后,我和姬乃一起走向學校的保健室。

“要見的人就在這里嗎”

我這么問道。

我所問的這個人,在這所高中教學護理教學的同時,好像還是支持這個區域的退魔師活動的魔法使。

順帶一提她(好像是女性)還是教導姬乃和朱音的成為魔法使的師傅,兩人都稱呼她為“老師”。

昨天,朱音和姬乃說“和老師通電話”,就是指的這個人。

按照她的指示說讓我躺在床上睡一晚上,就可以恢復到正常上學了。

在我倒下之后,今天的姬乃和朱音顯得老實了很多。

今天早上,一直到在學校里也是,她們并沒有對我提出亂來的要求,也沒有做出逼迫我成為她們的執事(バトラー)之類的事。

我很萬幸這兩個人還是有常識的底線。

昨天發生的事,怎么想都是魔法紋的原因。

好像是因為身體內的魔力被激烈地抽取出來,才導致了那種結果。

而那個“老師”也說為此要幫我診斷一下,要我到這里來見她。

因為昨天的事,今天的加你就連氣勢也低了很多。拜此所賜,在走臺階的時候,

“不要緊吧?要不要我扶你?”

這樣謹慎地問道。

饒了我吧。我看上去狀況有那么糟糕嗎?

還是說,難道我只剩下三個月的壽命了?

“不用了,我不要緊”

我苦笑著,正常地走下了臺階。

姬乃安心地嘆了口氣,隨后也走下臺階。

“打擾了”

邊說邊敲門之后,我和姬乃進入了保健室。

純白的保健室內滿溢著清潔感。消毒水的氣味進入了鼻腔。無論是在中學還是高中,保健室還是那相似的感覺。只是,這里的床位數稍微要多一些。還有,感覺要更寬廣一些。

話說回來,既然是教護理教學的話那就一定是大姐姐了。

美女,性感,巨乳,白衣,谷間,絲襪……這種職業特有的屬性詞匯很自然地在我的腦海中浮現。不,這是真的。我讀的中學里的保健室老師就是這樣的人。不過,在我入學一周后,這個老師因為請產假的原因,不久就辭職了。在這之后上任的是滿身肌肉的男老師……。

既然姬乃和朱音都稱呼她為師傅的話,我的期待值就變得更高了。

我拼命控制著因為心臟的高鳴而絮亂的呼吸,來回地看著保健室。

“……那個,你沒問題吧?怎么呼吸都變得絮亂了”

姬乃擔心的問話讓我產生了些許罪惡感。

抱歉,這是和魔法無關的,我的不治之癥啊!

在心里道歉之后,我繼續著搜索。

“我等了很久了”

感覺稍微有些口齒不清的說話聲,從掛著簾子的床上的陰影處傳了過來。

我立刻在腦海里想象著她的身姿。

一個溫柔的,稍微有些笨手笨腳的,天然系大姐姐就在那里嗎?

“你就是仙堂志津二君,吧”

“啊,是的。我就是。初次見面。”

“嗯,初次見面。我是這里的保健醫生,名叫鷲冢小珊”

她稱自己的名字叫小珊后,就現出了身姿。

——并不是大姐姐。

話說回來,如果稱她為大姐姐的話那她應該歲數比我們大,但感覺并不是這么回事。

完全反過來了。

現身的是一個幼女。

身高目測甚至在我的一半以下。向上看向我的是天真無邪的表情,一對有著黑色瞳孔的圓滾滾的大眼睛感覺非常的相襯。

“——這不是小孩子嘛!”

我不由得大叫起來。

不,我并不是對不是大姐姐而感到失望哦?雖然我的確有些失望。

因為這也太奇怪了吧,竟然是幼女來教護理教學。

“你說了很失禮的話呢。我已經二十四歲了”

“騙人!?”

讓人難以置信。

無論是身高還是體型怎么看都是只有十歲啊。明亮的茶色頭發梳著半長雙馬尾的發型,身上還穿著背帶褲,我也只能想到小孩子了。

話說回來,她身上雖然披著白大褂,但感覺大小完全不合適。

她還時不時地提了下衣服袖擺。

“……真的是二十四?”

“嗯——戶籍上都這么寫的”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庫庫庫,世界上的任何東西都可以通過手段來得到喲,少年”

幼女口齒不清地說出了感覺很危險的話。

那個,這到底是什么。整人節目?

我帶著困惑的想法看向姬乃。

但,姬乃卻露出認真的表情。走廊那也沒有出現舉著寫有“整人節目大成功”的牌子的朱音,這樣類似的展開。

“那個……這個孩子真的是姬乃你們的,師傅?”

“嗯。被稱為賢者(ワイズマン)的,世界前五強的天才魔法使喲”

“真的假的啊……”

我感到難以置信,看向那個幼女——小珊。

小珊露出微妙的成熟的表情,撅起一片嘴唇說道,

“庫庫,就算給我戴高帽子也不會給你什么獎勵的——薯片要吃嗎?”

說完就從辦公桌里拿出了零食袋。

明明受到贊揚就很開心嘛!而且居然還拿出零食來!

果然這家伙是個小孩子啊!

真的沒問題嗎,這個人……不這個小孩。

小珊就這樣把薯片塞給姬乃,

“那么——現在就開始診察吧,姬乃,你就一邊吃薯片一邊在教室里等著吧”

“啊,那個……”

說完姬乃就露出有些為難地樣子,

“我,不能呆在這里嗎?”

“不行”

小珊果然露出成熟的表情,冷淡地回答道。

“我需要在沒有其他人干涉的狀況下進行診斷”

“我明白了……”

姬乃不久就聽從師傅的話,抱著薯片袋走出去了。

吧嗒,門關上了。

小珊注視了一會兒門,便說道。

“……看來姬乃她,真的很重視你啊,少年”

“欸?嘛,畢竟我作為魔力供給源對她來說很有用啊……”

還有,作為保姆,兼廚師,兼雜務的作用。

我這么說道,小珊卻苦笑起來,

“好像并不是這個意思……算了”

說完她在辦公桌前的椅子上坐下。

感覺像是個表情微妙的成熟,但腳還夠不到地板的小孩。

“你也坐吧”

“啊,嗯”

說完,我便在對面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那個……說是診察,但是具體要做什么?”

我這么問道。

雖然姬乃用敬語跟她說話,但我畢竟不是她的弟子,感覺就像普通地和一個小孩對話就行了。

小珊也并沒有在意,普通的回答說。

“用不著緊張。只是做一些健康診斷之類的事”

“健康診斷……也就是說血壓測量后聽診器診斷之類的嗎?”

“——你是不是對由像我這種女性來給你做這類事情感到很開心?”

我白了她一眼。

“才不會開心啊!怎么看都完全相反吶!”

我喜歡的是御姐類的!幼女類的我完全不需要!

“相反——也就是說你喜歡小孩子之類的……”

“和那完全相反啊!”

“不是那類的……?和健康診斷相反的……不健康……受傷……痛苦……SM嗎”

“這思維也太飛躍了吧!這是你故意這么說的吧!”

“嗯……診斷結束”

“——欸?”

我完全不能理解小珊這句突如其來的話。

幼女微微一笑,隱藏在白衣的袖擺下的手咕嚕咕嚕地指著周圍。

“在這個房間里,覆蓋著我構建的用來調查魔法回路的術式。只要一分鐘,就可以將人體內的魔力狀態解析出來”

說著,她便從背帶褲的口袋里拿出細長的紙片。感覺像是御札,表面上描繪著我不知道的圖案。

“這是使用一回就要舍棄的,被稱為術式符的東西——而在墻壁,天花板和地板上就寫著這種術式”

“那么你的意思是?”

“嗯。我特意讓你大聲地說話,提高聲音的張力。所謂的魔力,也是和人類的感情深深連結在一起的東西。你大聲說話后,我就能更加詳細地知道你的魔力流動。就像是拍攝X線的時候的透視版一樣的東西”

“…………”

以正常的思維來說,這是讓人很難相信的話。

但是,小珊的態度卻沒有遲疑,有的是十足的自信。不是小孩子的那種無根據的自信,是完全建立在了解自己的能力程度上的自信——這種氛圍,就是由我眼前的幼女所發出的。

在感受到她所散發出的氛圍后,我明白了。

相比她,姬乃的魔法使的基本戰術就完全是偽物了。

話說回來……。

“那個,我有一點疑問”

“怎么了”

“既然有你在了,那為什么姬乃和朱音會長還需要呆在這所學校里?”

那兩個人,好像是因為這所學校附近大量出現魔物所以才入學的。

但是,像小珊這么厲害的魔法使,她一個人負責這個工作不就行了嗎?

對于這個理所當然的疑問,小珊卻笑著搖了搖頭。

“不不,那是不行的。我無法做到魔物退治之類的工作”

“欸?”

“魔法使也是分為各種各樣的類型。我是煉金術師,可以說是擔任研究職位的。無法使用攻擊魔法”

“欸……是,這樣啊”

“就是如此,少年”

“但是……你是那兩個人的師傅啊”

“說是師傅,我主要是教她們魔法理論的基礎和精神。嘛,俗話說基本才是最重要的。而教她們攻擊魔法之類的戰斗技術,是她們的祖父”

“祖父……”

“現在的鷹宮家當主。而且是個年齡超過百歲的,精力旺盛過頭了的老糊涂”

雖然話說的很辛辣,但是小珊的表情卻顯得很開心。

可能關系很親近吧。

“那個老爺子喜歡理解能力好的人。和他的兒子不同,無論是本家還是分家,和他的關系都很好。就連對于作為陌生人的我,也提供了很多好處”

“嘿……”

不愧是,在各方面都具有影響力的名家,鷹宮家啊。

在各方面都很忙碌啊。

“也就是說他的兒子,就相當于是姬乃或朱音的父親咯”

我這么說道。

而小珊卻以驚訝的表情說道,

“這是當然的,他是朱音的父親。下一位當主鷹宮清十郎。但我很討厭那家伙”

小珊像個不知哪來的小孩子一樣用鼻子哼了一聲。

我不由得苦笑起來。

朱音的父親啊。難道說朱音嘲笑姬乃的胸部的行為,就跟嘲笑分家的行為一樣嗎……這怎么可能啊。

“那么鷹宮分家的人在哪里啊?果然也在這所學校里上學嗎”

我無意地問道。

當然我這么做,也并非是抱有著想要探知什么的想法。

只是,對話這么進行著就從口中說出了。

但是,小珊卻以更為驚訝的表情說道,

“你在說什么啊,少年。姬乃不就是分家的人嗎”

“…………欸?”

這是怎么回事?

這種事我可不知道啊?

好像是從我的表情中明白了什么。小珊露出感到不妙的表情說道,

“好像說了些多余的事吶。這些就請忘掉吧”

“…………”

這怎么可能忘得掉啊。

但是,小珊卻擺出一副說著“什么也不要問”的表情,我也只好停止提問了。

“——回到主題吧”

好似切斷這尷尬的氣氛,小珊嗙地敲了下手。

“你的診斷結果——我就老實說吧”

說著,她把這個事實告訴了我。

“如果像這樣下去的話,再過數月你就會死去”

“欸?…………欸?”

什么?死……?

小珊繼續說著會令我動搖的說明。

“你的魔力量相當的多。將近普通人千倍的量。就是由于量多的原因,產生了在轉寫魔法紋的時候魔力大量溢出的現狀。正常來說,作為主人的魔法使也不會做到在無意中,隨便的將魔力從魔法紋中抽出這件事。”

“…………”

我不由得想起,昨晚我昏倒前所看到的的光景。

兩人的魔法紋都在流出著魔力。那個果然不是幻覺啊。

“你的身體一直處在最佳狀態,擁有著大量的魔力并成長著。或多或少的增減是沒問題的,但現在卻因為魔力時常從魔法紋中溢出,你的身體無論何時倒下都不會奇怪。”‘昨天,有種貧血的感覺。

“所謂的魔力就是‘另一種空氣’。人離開了空氣就會死。同樣的,人失去了魔力也會死。現在的你,就相當于開了洞的宇宙船。如果不快點將洞穴給堵住,就沒法呼吸了”

“堵住洞穴……也就是說,消除魔法紋嗎?”

“還有那種方法,結下本契約成為執事(バトラー)。成為正式的執事的話,和主人之間的魔法紋就會變得更為堅固,魔力的浪費性流出也會得到控制”

“…………”

“啊,對了。姑且就記錄到這里,不過”小珊說著,從不知何處拿出百奇放到嘴里,繼續說道。

“你的魔力溢出是因為魔法紋的發動,這樣的話不知在何時又會發生這種相同的狀況。這樣的魔法量流出,身體是無法承受的。所以你還是不要怨恨姬乃和朱音喲。不如說,多虧了接受了我的診察,算是比較幸運的了”

“這樣啊……”

我點了點頭,但我實在感覺不到幸運。

“不要擺出一副沉悶的表情喲,少年。不用擔心,我也會承擔善后處理的”

“欸?”

“我會勸告姬乃和朱音,將事實告訴她們后讓她們消除魔法紋——也就是說,成為執事的臨時契約就會解除。在這之后,我會檢查你的身體,用術式將你的魔力完全調整重組。這樣的話……將近一年后,你就可以切斷和魔法使世界的關聯了”

“這么說,和姬乃她們的關聯也會切斷咯?”

“一般人和魔法使有關聯,也不是什么好事啊。當然,這些都是在你下定決心要遭受到怎樣的看待,還是成為別人的執事之后才該考慮的了”

“……怎樣的看待”

這樣的決心,我不可能有。

抱歉,我可從沒想過要做魔物退治的工作啊。

“可惜的是,在和魔物的戰爭中也出現過死者。事實上,在五年前還出現過災害級規模的魔物。那時候去世的不只魔法使還有執事……”

“…………”

果然如此啊。

這果然是很危險的工作啊,魔物退治。

這時我察覺到。

姬乃雖然將有關魔物的事告訴了我,也只是僅限于退魔師和執事之類的事,但并沒有告訴我這個工作要暴露在多大的危險之下。

前天也是,只是像驅除害蟲一般地消滅了魔物。

是忘記說了嗎?

還是……故意沒說嗎?

“還有些時間。只要在從現在開始的一個月之內,你的身體都可以進行正式的調制。在這之前你可以自己做決定該怎么做。嘛,已經隱退的我做這些也有難得啊”

“……這么想的話,只要早點用適當的理由,表示我并非是能夠當執事的體質不就行了嗎?我的話很難讓她們相信,但作為她們倆的師傅,你有足夠的信用不是嗎?”

“嗯……”

吃完百奇的小珊,又不知從哪里拿出了玉米。

從白衣的袖擺里伸出的小手,指頭抓著玉米一口一口啃著。

“話說回來既然你是執事——那么,你就是優秀的魔力供給源。不如說,我挺想把你當做研究對象啊。為什么你會誕生成為一個擁有大量魔力的個體呢……庫庫,我真的很感興趣啊”

聽上去像是在夸我但感覺又有些微妙……。

“不……就算是這樣,但只要不說就沒人知道不是嗎?據說偽裝不是魔法使的得意技巧嗎?”

“不不,少年”

小珊搖著頭。

“戰術式的欺騙和信賴的背叛,是完全不同的行為喲。前者還能夠挽回,但后者就不能挽回了”

幼女說完這句臺詞后,又連啃了三口玉米。

在這之后,小珊打手機叫姬乃過來。

看來用魔法來通信,也不是什么便利的方式啊。

我拜托小珊,將我身體不適的真正理由解釋為“因為不習慣魔力的消費所以出現了類似貧血的癥狀。過一段時間身體狀態就會安定下來,在這之前禁止使用執事的魔力”

而姬乃則不知為何以放心的樣子回答道。

“是,這樣啊……”

她是不是很擔心啊?

……作為魔法使的執事卻陷入危險而默默地自責著?

無論怎樣,這些想法一直在我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走在通往家的下坡道。

在我和姬乃之間,流淌著比昨天更為沉默的氣氛。

感覺,或許我對于姬乃來說并不意味著什么吧。

姬乃對我隱瞞著什么。

作為鷹宮家的分家。

魔法使的執事工作的危險性。

或許對于姬乃自己,這些都是她最不想說的事。

但是,通過小珊說的一些話中得到的些許信息后,我不得不對姬乃產生了不信任感。

我望著,稍微走在我前面的姬乃那搖曳著的金發。

昨天走在這里時的尷尬氣氛,因為姬乃對我道謝而完全消逝了。

但今天,如果主動打破沉默的話,一定會變得更為尷尬。

但是,就這樣放著不管也不行。

不過,我并沒有關系去知曉姬乃的有關鷹宮家的事情,更沒有權利去知曉。

而魔物退治的危險性,卻怎樣都好了。

因為,我才不想成為魔法使的執事(バトラー)。

如果再這樣下去會死的話,那就立刻解除臨時契約,然后把姬乃和朱音趕出我家就行了。

然后,就跟小珊所說的那樣,切斷和魔法世界的關聯,一次性搞定一切。

但是——我不知為何就是做出不這些事來。

我想找姬乃,把她所隱瞞的事全部問清楚。

但到底該怎么做呢?

她或許在生氣也說不定。

昨天才感覺和這大小姐的關系好像拉近了,但又感覺突然被推開了。

“吶……”

“那個……”

在我們到達家門前,我終于說話了的同時。

姬乃也稍微回過頭,開口說話了。

“怎,怎么了。有什么事嗎?”

“你才是,怎么了嗎”

“……不,沒什么,我這沒什么大事,所以你先說吧?”

“哈?是你先出聲的,所以你先說怎么樣?”

“才不是這么回事。姬乃你先說”

“你先說啊!”

啊啊,真是的,到底在搞什么。

我們在進家門的時候做啥傻事啊。

這問題先丟到一邊,姬乃和我一樣,雖然有話想說,但卻討厭自己先說。

但在走進玄關的時候,一股讓人感到意外的香味飄了過來,我們的對話也就此中斷了。

“……這是?”

“好像是肉的香味,吶……”

這股令人食欲大增的香味,從廚房那里飄了過來。

到底是誰啊?

我和姬乃面面相覷,一起走向了廚房。

“歡迎回來,執事君。回來的好遲哦”

朱音會長穿著圍裙,在作料理。

穿著裸體圍裙。

“等一下啊啊啊啊!”

慌忙阻止向這邊走來的少女,我一口氣退到了走廊上。

糟糕糟糕太糟了。這破壞力太高了。

因為那個啊,這個人穿著有白色褶邊的圍裙呀。

肩部和胸部的谷間都一覽無余,大腿也露了出來。稍微從側面看的話,就會有被圍裙輕輕蓋住的側乳在向我打招呼。

而且因為胸部很大,大小應該剛好的圍裙反而有些短,下擺處顯得更讓人糾結了。感覺稍微動一下就能看到里面的東西。是什么呢?我怎么可能會說啊!

感覺長時間直視的話各種意義上的東西都會變成石頭的,所以我移開了視線,朱音一只手拿著勺子說道。

“啊啦,怎么了執事君?好不容易為了你才穿成這幅樣子等你回來的,一定要好好地看著我喲”

“我看了啊!很合適!所以快去穿衣服啊!”

“真是的,感覺好敷衍啊。請更加地,舔舐一般地看著我喲。不如請進一步地產生想要舔我的想法吧”

開玩笑的吧!?能去舔落體圍裙巨乳最棒啦!不行理性不能輸給本能啊。

“看吧看吧,怎么樣?從后面看就是這種感覺哦”

然后朱音將背面朝向我。

后面的話看不見胸部就沒問題了……果然太大意是不可以的。

“咕哈!”

又有新的破壞力向我襲來。

背部和側面,甚至是身體的正上方,因為沒有圍裙固定帶遮掩的原因,而高度露出著。形狀優美彎曲著的背骨線條。纖細而又不失柔軟的腰部。還有那充滿彈性的臀部……強烈刺激著,破壞著我的理性。已經到崩潰邊緣了!

“給我適可而止吧你個視奸執事!”

咚,頭被敲了一下,我回過神來。

只見姬乃握著拖鞋,瞪向朱音。

“你想做什么你個奶牛癡女”

“唔呵呵,我和某個平原女不一樣,我可以向執事君表明我有會做料理的技能喲。”

“為什么要向執事表明自己會做料理啊。還有你為什么是裸體的?腦子一直處在夏天狀態嗎?”

“每天做三人份的料理也不是很辛苦。所以相比做飯掃地什么都不會做的平胸女,執事君肯定更喜歡會做好吃料理的性感女孩”

“不要叫我平胸!還有不要那么自信過剩的說自己性感呀!”

“但是這些都是事實不是嗎?吶是不是啊,執事君?”

喂!所以說不要問題丟給我啊!

“……嗯,嘛”

但我只是曖昧地點了點頭。

“但,我并不是討厭不會做家務事的……”

“我明白了!”

姬乃大聲地說,完全沒有聽我的話。

“給我等著!我也來作料理!我就和這個奶牛女比比看哪個人的料理更好吃!”

說完,姬乃就沖出廚房,跑向自己的房間。

“一定要好好地穿著裸體圍裙喲”

“如你所愿!”

不,沒有期望啊。

“那家伙,又被騙了……”

昨天的內衣對決也是完敗了。

那家伙還真是,只要以朱音為對手沸點就異常的低啊,白癡屬性全開啊。

但是姬乃已經回房間了。如果去阻止她的話,她又會以偷窺的罪名生氣地亂扔東西了。

我要不也先回房間吧。

“呵呵”

在我這么考慮的時候,傳來了朱音的笑聲。

她也從廚房里出來了,有如迫近的危險一般。我面向走廊的墻壁,以此來看不到她并說道。

“怎么了呀”

“好期待啊。姬乃的落體圍裙裝”

“哈……這怎么可能。那種幼兒體型——”

說著我就慌忙閉上自己的嘴。萬一被她本人聽到的話她一定會殺了我的。

朱音卻說道。

“啊啦啊啦,是這樣嗎?就算用這樣的方法你也完全沒有性奮,所以我還擔心你是隱藏的蘿莉控呢”

“才不是這樣的。我是——”

“喜歡胸部大的嗎?像我這樣的?”

“……唔”

在她面前怎么可能說得出口!雖然我很想說YES的!

“呵呵”

朱音并沒有等我的回應,繼續說著。

感覺就算我沒有回答,她也是知道的。

“吶。差不多也該做個正式檢討了吧?比如說成為我的正式執事之類的事”

“…………”

“先前我所說的有關待遇并不是胡說的喲。你并不用做家務,想要的報酬也會支付的。如果你希望的話,這副身體也……呼呼”

“這……!”

心臟不禁開始狂跳起來。

這還真是個魅力十足的提案啊。

不如說,就算不拿報酬,為巨乳妹子做家務我也愿意。

但是,

“這種事……并沒有說著這么簡單。就算交換條件是這樣,我也不會高興的”

“啊啦啊啦,處男吶”

“我只是實話實說罷了”

在那之前我會倒下的!這么大的一對歐派經常在我眼前出現的話我會失去理性的,當然這又是另一回事了。

“呵呵,這樣啊。好純情吶”

我已經不想說這是實話實說了。

“但是——我也不是這么簡單就說出口的喲”

“欸?”

“我想如果是你的話,就算全部交給你也可以的喲。在這之后就把后悔的事作為交換條件,畢竟我也不是愚者啊”

“…………”

從這些話中感覺得出她也是想了很多的,但是。

“……其實,就算不是認真的也沒關系”

“啊啦,這句話是什么意思?”

“我感覺如果那樣做,在結下本契約后說‘果然是騙人的’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的”

話說,我感覺這種可能性才是最高的。

我想到了昨天,我不小心碰到會長的胸部時,會長的反應。

這個人其實,并不愿意將自己的身體作為交換條件交出。

“啊啦……”

朱音發出感到意外的聲音。

“感覺還真敏銳啊,執事君。果然我很中意你吶”

“怎……不要,放手”

朱音會長不知何時悄無聲息地接近了我的背后,胸部壓在了我的肩上。我怎么可能忘記,她現在只穿了一件裸體圍裙啊。感覺到了相比以往更為強烈的彈性和體溫……!

這時,在那里。

“久等了——又來了這奶牛癡女!”

從房間出來現身的姬乃,怒目著向這里走來。

看到她的樣子后我不禁大叫起來。

“你,那身穿著!”

“怎么了呀,我只是按照奶牛女的話穿了裸體圍裙罷了”

唔,這的確是裸體圍裙沒錯。

首先,在她去換衣服的時候我就很想說她中了朱音的圈套了,但也沒法悄悄的去告訴她。

但怎么說呢,是小雞啊。

圍裙的奶油色的布料正中間,印著黃色的小雞印花。

很合身地穿在姬乃的身上。

和朱音穿著的褶邊不同,小孩子穿著小孩子的圍裙的話,裸體圍裙這種存在醞釀出的色氣,卻從根本上被消除了。

“咕……”

但如果不拘泥于這些的話,還是飄蕩著一股微妙的工口氣息。

真要說的話這種圍裙并不是這么使用的……但卻有種強烈的禁斷香氣向我襲來。

而且。也許這個圍裙,是姬乃在小時候使用的東西。如果大小不合適的話,應該就不會想著要用這件圍裙了。而具體來說,胸部的側面和大腿根部都相當暴露。

雖然姬乃的發育多少有殘念,但這刺激也太強了。

感覺能看到但又看不到的極限感,色情氣息被強烈地引發出來了。

落體圍裙還真是厲害啊!

“等等,你在看哪里啊。如果不好好的看這里的話,不就無法判斷哪個穿起來更合適了不是嗎”

“不,我更想努力控制自己不去看啊!”

“為什么啊”

“你看看自己的穿著吧!這樣你就明白了呀!”

“哈?————”

姬乃帶著驚訝的表情向下看向自己的身體。

然后她的臉就如同涂上了顏料般迅速染紅了。

“——呀啊啊啊啊啊!”

哇,笨蛋,別這么大的動作蹲下啊!

圍裙的下擺都翻卷起來了,絕對不該看見的地方都要全露出來了啊!

“笨,笨笨,笨蛋!裸體圍裙到底是啥啊你個戀物癖執事!”

“又不是我讓你穿的?!”

到底要重復多少次這種對話啊。

姬乃飛快地退離我后站起身,朝房間跑去。

但,途中腳被絆到了,呀!的一聲花哨的叫聲站著倒了下去。

純白色的背和小小的臀部全都看得到啊……。

“啊,喂,沒問題吧?”

“不要過來啊!”

姬乃大叫著,又以驚人的氣勢爬著逃向自己的房間。

“…………哈啊”

我嘆了口氣。

然后,和在廚房內嗤笑著的朱音會長說道。

“你不換衣服沒問題嗎?”

“啊啦,我并不感到害羞所以用不著吶”

“拜托你把衣服換了吧!”

我跪在地上求她,然后她終于說了句“真是沒辦法了,唔呵呵”也走向了自己的房間。

“哈啊啊啊啊……”

我再一次長嘆一口氣。

三十分鐘后。

豬肉和應該是蘿卜和洋蔥的東西,都和迷之炭化物等價交換了。

還有鍋底下形成了一個球一樣大小的洞。

“……看來你們兩個人,都不擅長料理啊”

我嘆息著說道,姬乃不太高興地移開視線說著。

“這,這又是另一回事了不是嗎?料理果然還是得由執事來做!”

“…………”

我瞇著眼,又看向朱音。

朱音卻沒有什么不愉快的表情,平淡地說,

“我連這種事都能做到,請稱我為一流的餐廳的廚師”

“立刻給我收回這句話!”

請不要去騙其他地方的人啊。

就這樣,結果這天的晚飯還是由我來做。

哈……這次要買新的鍋了……。

吃完晚飯,洗完澡后無事可做的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筋疲力盡地倒在床上。

結果,想要問姬乃的事也沒問成。

雖然也有朱音在一起的原因,但最主要的還是因為沒把握住時機啊。

小珊說過,姬乃是鷹宮家分家的人。

然后,作為下一任當主的鷹宮清十郎——朱音的父親,是個會對本家和分家差別對待的人。

想到這,我又想起了住了一晚的,那間住宅。

雖然大的荒唐,但卻到處都臟到沒法檢舉的住宅。

除了姬乃以外,看不到一個居民和傭人的住宅。

難道說,姬乃是一個人住在那里嗎?

“”…………

想象就開始這樣隨意地膨脹著。

不行。果然得早點問姬乃,把實際情況確認一下。

好的,下定決心后我從床上坐起身來。

這時。

咚咚,就像是看準了時機一般響起了敲門聲。

難道是朱音嗎!?我擺好架勢,傳來的卻是其她人的聲音。

“……是我。可以進來嗎?”

“姬乃嗎……嗯,進來吧”

我放心地回答。

但是……在看到進來的姬乃后,預想之外的,心臟的激烈跳動向我襲來。

為,為什么?

并非是,像昨天的朱音那樣只穿著內衣(而且,就算是看到姬乃的內衣姿態我也不會有多大的興奮)。

她現在穿著睡衣。紐扣也全部好好地扣著。

但是為什么,我卻這么緊張呢?

“……等等,你為什么在發呆啊,白癡相執事”

“哇!沒,沒什么事啦”

不知何時她的臉出現在如此近的距離,我慌忙拉開了距離。

然后就這樣從床上滑到了地板,撞到了頭。

“好疼……”

“你在做什么啊?”

姬乃呆然地向下看著我

這也是沒辦法的吧。

她的臉靠近的一瞬間,洗完澡后所散發的熱氣和升騰的水氣,以及撲鼻的香皂氣味向我襲來。

這家伙,不僅羞恥心和警戒心相比普通人要低,而且伴隨著防御力也很低。

希望她能在思考過之后再行動吧。

“沒,沒做什么”

我露出一副表示“我想坐在地板上”的表情,就盤著腿坐在原地。

姬乃驚訝地坐在床上。

“那么?有什么事嗎?”

“嗯……那個,有些事情想說”

姬乃說完這句話,就沒有再繼續說下去了。

“…………”

尷尬的沉默降臨于房間中。

為什么我面對姬乃會強烈地意識到她的存在啊。

在這之前,我面對她都是感覺到小孩和小動物的感覺啊。

“……那個啊”

“哦,哦!”

我不自然地提高了聲音。

可惡,要控制住這種距離感啊。

“…………”

然后姬乃又閉上了嘴。喂,你饒了我吧!

“啊啊啊!到底是怎樣啊!有話要說就快點說啊”

“怎,怎么了呀。那樣就生氣了……”

姬乃發出“嗚嗚”的聲音情緒低落地看向我。

這種讓人情緒低落的感覺,散發出能引起人的保護欲的氛圍。

……好奇怪。

姬乃是這種女孩嗎?

“……哪個,因為有很多要說的,但不知道先說哪個,所以很迷茫……”

“……”

從這句話中,我多少明白了。

雖然不明白原因,但姬乃現在要對我說的,就是到現在為止對我隱瞞的事。

“……難道說,是有關分家的事,嗎?”

“!為,為什么你會知道,這個……?”

“我從小珊那里聽說了”

“啊啊……這樣啊”

“嗯,小珊以為我已經知道這些事,就不小心說漏嘴了。并不是我特意要問她的”

姑且還是先這么說了。

要是因為我的原因導致師徒關系變得微妙了的話就不好了。

姬乃“呼”地笑了一聲。

“也是吶……以為我說了也是當然的。抱歉了我一直以來都沉默著什么也不說”

她有如自嘲一般地說出這番話。

“……還有其他的嗎?老師還說了些什么?”

“那個……魔物退治是很危險的工作。聽說五年前還真的死了人”

我把先前詢問到事大致上說了一下。

雖然感覺有點狡猾,但我還是不想停下說這些話。

姬乃一邊搖晃著腳一邊喃喃著“是嗎……”。

“聽到這里感覺,說的還真是不少啊”

她感嘆著說道。

對于姬乃也是,一直希望能有機會和她好好談一下。

出浴的大小姐一邊看向我,把“那個”這句話作為開端對我說道。

“那個,在五年前和魔物戰斗而死的人,是我的雙親”

聽到這句話后。

我感到毛骨悚然。

就好像,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一般,胸口漫延著痛苦感。

姬乃只是以平穩的聲音和表情,繼續說著。

“好像是一種很少見的巨大魔物。一般來說,是要在被它發現之前就把它打倒的,但是那個魔物在還沒被打倒之前就急劇成長了”

“……那個,就是在這個城市嗎?”

“是的。只是,在表面上就處理為‘臺風把古舊建筑破壞了’”

話說回來,我記得好像是看到過這則新聞。

“我的雙親作為指揮,和不知何人的魔法使一起討伐魔物。魔物本身是很容易擊倒的。大家都是很優秀的魔法使,而我的父母可以說是當時最強的退魔師。只是……”

“?”

“那個,魔物所在的大樓倒塌的時候,有一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