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3.I·CALL·YOUR·NAME

第一卷 3.I·CALL·YOUR·NAME

我的家庭,仙堂家只是一幢普通的住房。

但是現在因為只有我一個人住,顯得稍微有些寬敞。

雙親正在長期出差中。為了在歐洲開拓新的商圈而奔走著。

我的房間的正下方就是客房,那里就成了姬乃的房間。

話說,這樣還真隨便啊。

不過既然雙親都不在,這樣使用房間也沒什么困擾的。

房間那大膽的前后設計,和那個住宅的寢室相比氛圍就完全不同了。

有種普通女孩的房間的感覺(不過看上去倒沒啥印象)。那種設計應該和姬乃的愛好不大相符吧。

我依然處在極度困惑的狀態,什么話都說不出來。畢竟我也無法向不在場的,作為家主的老爸發牢騷。

真是的,盡是些不講理的話。

而我在那之后就開始做晚飯了,洗澡水燒開后,在大小姐進去洗澡的時候,幫她把包收拾好(還是什么話都沒說),順便命令我將睡前熱牛奶放在房間內。做完這一切后,筋疲力盡的我就回自己的房間睡覺去了。

欸?沒有發生洗澡時的偶然突發事件嗎?

才沒有哦,那種事情。

就算有我也不會高興。

看到那家伙小孩子般的裸體,我也完全不會興奮起來。哈……。

就這樣,到了第二天早上。

因為被姬乃命令早上要去叫她起床,到了六點半我就被鬧鐘吵醒了。

然后,當我想著今天就穿制服去學校,而打開壁櫥時,

“……這是怎么回事!”

學校的制服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五套執事服并列著掛在里面。

只能想到,這是姬乃干的好事。

那家伙到底是想干啥啊……。

我毫無辦法,只好穿上執事服,走出房間。

我露出一副想發牢騷的苦悶表情站在一樓姬乃的房間前——而這時,聽到餐廳那有聲音傳來。

怎么,已經起來了嗎?

人已經起來的話就跟我說一聲啊。

這么想著我走向了餐廳。

“喂姬乃,我的制服在哪里呀——”

“啊啦,早上好,執事君”

“——咔,會長?”

在那里的,并非是姬乃,而是我校的學生會長,鷹宮朱音。

會長上身靠在椅背上,翹著二郎腿,優雅地喝著咖啡。

“為,為什么會在這里……?”

“啊啦。你不是已經成為我的執事了嗎?所以我想我也是有和你一起生活的權利”

“哈啊……”

確實,這個人也和我結下了臨時契約——供給魔力的魔法紋的轉錄。

和姬乃的條件是一樣的。

“……等,等等。這么說來我同時成為了那家伙和會長的執事咯”

而且她先前好像說了件很不得了的事?

好像是,一起生活。

朱音會長“呼呼”的略帶妖媚地微笑著,

“做我的執事不是挺好的嗎?當然選擇是你的自由喲”

說完,便環抱著手臂。

拗……!越過單薄的襯衫,可以看到美麗的肌膚熱烈地顯露了出來!

雖然就這樣看著也不錯,但不知為何有種微妙的可惜感啊!

很自然的,我的視線被吸引向了那里。

“怎么樣,執事君?在那個貧弱的無胸女和我中,你更想和誰住在一起?”

“那個……”

我吞了口口水。

先前就說過,如果以外觀作為前提的話,就根本沒有考慮的余地。

所謂的外觀,就是指胸部啦。

如果……每天都能拜見這位美妙的胸部大人,或許當執事也是挺不錯的嗎?

除了要幫忙進行魔物退治,其他也沒什么事了……

這時。

嘎吱一聲,響起了門打開的聲音,我回過神來。

只見,姬乃從自己的房間里走了出來。今天倒是好好地穿著睡衣。

“喂,你既然起來了為什么不來叫我?害我等了好久……不對不對,并不是……很高興你來叫我起床!總之!為什么不來啊!”

那家伙為啥在那自顧自地騷動著說著不明所以的話?

還是說就這么討厭靠自己起床嗎?

反正,責任好像不在我身上。

我為了說明理由是因為朱音會長的存在,

“不,因為你的房間是在樓下所以——”

“啊啊啊啊————!!”

在我說完之前,姬乃就因為看到朱音而大聲叫了起來。

和前天的反應完全相同。

“為什么你會在這里啊!”

“因為我也住在了這里”

“開什么玩笑啊!你認為這里是誰的家啊”

這句話我在先前就想說了。

“沒關系的喲。我已經和執事君的雙親聯絡過,并取得許可了。”

你也這么做了啊!

我家的雙親還真是無節操啊!這次又堆了多少錢啊。

“順帶一提我的房間是這間喲”

會長指向了姬乃房間的隔壁——父親的書房。

“原本家具就全部保管在鷹宮家的住宅里,所以處理起來還是比較安心的。”

“到底是在什么時候將行李運過來的啊……?”

“昨天,在你們睡覺的時候喲”

“……”

不知為何。有種完全輸給鷹宮家的搬家業務的感覺。

“——這不可能!”

姬乃喊叫起來。

姆咕咕,感覺她一邊咬著嘴唇,一邊后悔地瞪著朱音。

“好不容易才離開了鷹宮家,為什么你要一直跟到這里來啊!我不會原諒你的!”

嗯?現在好像在進行著很奇怪的對話啊……?

但是我的意識又很快轉向了一觸即發的兩位大小姐。

朱音會長依然坐在椅子上,優雅地喝著咖啡,

“就算你不原諒我,我也不會感到困擾的喲?那么既然你不會原諒我,你到底想要怎么做呢?”

“給我滾出去!”

“我才不要”

“那么,我就只好用武力趕你出去了!”

“哇,等等等!”

我慌忙阻止將右手舉向朱音的姬乃。

你也該注意到自己是,那個能放出各種各樣東西的魔法使吧。在我家里做出刮臺風發洪水之類的就算了吧。當然火炎也是禁止的。

“什么!你不要阻止我!”

我就是要阻止喲!

“總之給我冷靜下來!現在可不是打架的時候。上學就要遲到了”

我指向墻壁上的時鐘。

時針指向了七點半。

這樣一來魔法對決的勝負……也就是說沒有足夠的余裕來進行了。

“…………我明白了呀”

姬乃不滿地放下了手。

我稍微歇了口氣。

這時,我才注意到以后將有意想不到的發展。

這種同居狀況,也就是說每天都會發生像這樣的爭執嗎?

今天上學的我,受到了比昨天更高的注目禮。

這可不是嘛。

昨天我是跟在姬乃身后的執事,今天則是和兩個大小姐一起走。

兩個人都是,有名的鷹宮的大小姐。

姬乃或許是因為剛入學時就很有名了,而朱音那一方的知名度可以說是爆表了。

鷹宮朱音。

去年九月份的學生會長選舉時,本來學生會長是由二年級生來就任的,但她是以壓倒性的得票數,作為一年級生就當選的才女。她的手腕連教師都敬佩不已,這樣一來她確實會成為學校史上首個二年連任的學生會長了。

而在這之上,那如同火炎燃燒一般的赤色長發,以及金色的雙瞳,還有那充滿彈性的巨乳!如此顯眼的外貌,不受到人們的矚目就奇怪了。

周圍的明原高校的學生們,首先注意到了朱音,然后留意到她旁邊的散發出不服輸氣勢的,有著波浪卷金發的大小姐,而最后注意到的是,被兩個大小姐夾在中間走著的,不知為何穿著執事服的男子,也就是我。

完全就是被牽連進來的。

……說起來,這兩個人一起來學校的場景,到現在為止還是第一次見到。

出現現在這種狀況也是沒辦法的嗎?

在我這么想著的時候,朱音會長說道。

“吶執事君。我在早上經常會出現貧血的感覺。所以能不能讓我支撐一下?”

“欸?……唔哇”

會長用自己的手環抱著我的手腕。

這完全不是支撐那種級別了吧!而且我感覺到了那種觸感!

當然是壓上我手腕的,那種柔軟的觸感。

而且在走動的時候它還會搖動著,有時會離開有時又會撞上來,不知為何我的手臂會體驗到這種如同蹦床一般的狀態。這是種和密著感又完全不同的美妙感覺……。

“等一下朱音!”

看到這個場景感到過意不去的姬乃,在旁邊發話了。

“我可從來都不知道你會貧血啊!而且你做的事也完全不對啊!”

“唔呵呵,今天的狀態比較少見嘛”

“你這句話和先前的完全不同啊”

又開始發生口角了。

感覺就像是擁有海藻特性的經常吵架的姐妹。

如果到這里就消停了那我就謝天謝地了……。

當然,這是不可能的。

會長把我的手腕抱得更緊了。

糟了,感覺我的理性要被吹飛了。

“不甘心的話你也這樣做不就行了?”

“好,好呀!”

咕,同時姬乃也抱住了我的右側手腕。

哦哦,這個是!……那個。

“等等,白癡執事。你那是什么微妙的表情”

“不,因為……不知為何有種莫名的空洞感…………”

這就是全世界男子都憧憬的,所謂的“THE·兩手捧花!”狀態,只是有一朵相比另一朵的觸感,稍微有些殘念罷了。

不知為何,有種就像是麥當勞的漢堡和普通的漢堡夾在一起的感覺。

不過意外的是相比失望感,更高的是周圍的同學瞪向這里的同時,發出的稍微抑制的殺氣。

我突然希望自己的包里能拿出一份退學申請書就好了。不那樣才不好啊!

然后,姬乃紅著臉,吊起眼角說。

“你,你還真是敢做出這種不知廉恥的事啊……!”

“誰知道啊!還不是因為你自己隨便抱上來的!”

“唔呵呵。果然姬乃的演技還是不足啊”

喂你住口啊。

這句話又火上澆油了。

“你這……笨蛋奶牛……!”

“喂,喂。冷靜點姬乃”

但姬乃卻沒有聽進我的勸阻。

現在可不能向朱音放出魔法。

而,在這時候。

“啊,鷹宮同學”

“呼哇呀!”

聽到突然響起的呼喊聲,姬乃便做出什么事都沒發生的樣子轉向聲音的出處,一邊放開我的手腕。雖然放手是很好啦但請不要做出突然把我推開的行為吧……。

呼喊姬乃的是,同班同學的——一年級四班的女生。

雖然也是個巨乳,但還無法與朱音會長為敵吶,嗯。

“早上好,鷹宮同學”

這個女生,用和其他同班同學明顯不同的問候方式向姬乃打招呼。

姬乃稍微“啊,唔……”地支吾了一下,又在一瞬間切換了態度,

“早上好”

做出了完美的回禮。

在那邊一個個的女生向這里集中過來,不一會兒就將姬乃給包圍了。

看著她那個樣子,我明白過來。

姬乃不能和朱音一同存在于這個學校的理由。

是因為態度的不同。

朱音和我先前所見的真實的性格一樣,在教室里也是完美的大小姐。

要做到她這種程度,說實話還是挺困難的。

結果,就這樣被女生們包圍著,走向了學校。

不,正確地說,應該是被女生包圍的姬乃和,在這之后的朱音會長兩人,而被姬乃推開并遠離的我,則在這后面慢悠悠地跟著。哈啊……。

嘛,當然我也是很高興男生們傳來的殺意也因此而停止了。

不我才沒有失望啊!

今天好好地將姬乃的教科書和筆記本整理好了,沒有發生任何問題。

上課時的姬乃,就一直保持著完美大小姐的模樣。

我甚至在一瞬間認為,這才是姬乃的本性。

就這樣,我也沒有什么其他要做的事了。但是,我依然要度過這種穿著執事服,忍受著同班同學和老師的視線的學校生活……喂,其實這件執事服不穿也可以的吧?

……一直抱有著這個疑問的同時,終于到了午休時間。

我為了去買午飯,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姬乃還是一如既往地和不知哪位的女生一起去食堂了,真是久違的自由行動啊。

不知為何,有種放下肩上負擔的感覺。

隨帶一提,一定會有其他班的學生向食堂集中,為了和姬乃同席而坐。

還真是辛苦她了。

知道大小姐的本性的我對此并不感興趣……正要走出教室時,

“打擾了”

在我打開門之前,教室的門先從走廊那一側打開了。

我還在想是誰,原來是學生會長朱音。

在看到她的身姿后,教室內發出了嘈雜聲。

這是當然的。

她是學校內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學生會長,鷹宮朱音。

她盡然會特意來到沒有學生會成員的教室……也難怪大家會注視著她。

而我,也多少預料到了她會來的原因了。

“啊啦,執事君。剛好你在啊”

朱音會長在看到我后說出了這句話。果然是來找我的啊……。

“不知道能不能和我一起吃午飯啊?”

“那個……我正要去販賣部買些合適的午餐……”

“執事君好冷淡啊。不要這么說嘛,和我一起走吧?”

朱音會長抱住了我的手腕。

嗚哇,所以說這種柔軟的觸感很不妙啦!理性都要飛走了!

教室內的大家,在看到我和學生會長的日常對話的光景后,都感到十分吃驚。

本來,我就沒有拒絕這次邀請的理由。

沐浴在大家的視線下,雖然我對這種手腕被夾住的觸感感到很開心,而且她也沒有對此感到疑惑……但果然這樣還是不行的。

“請稍等,朱音同學?”

看,果然會變成這樣。

本來要和幾位女生一起去食堂的姬乃,向我們這邊走來。

臉上的笑容就好像是貼上去的一般,而眼神卻如鷹一般尖銳,閃耀著兇光。好可怕。

姬乃推開了我,面向朱音說道。

“仙堂君是我的執事。如果隨便就把他帶走的話,我會感到困擾的”

“啊啦?但是,執事君現在好像是要自己一個人出教室啊?”

“咕……現,現在就當是打招呼吧。好了,仙堂君。現在就跟我走吧”

看向我的姬乃。好像在用眼神說,buguolaidehuajiugandiaoni。

我連忙激烈地點著頭。

看到我點頭后的姬乃得意的說,

“明白了吧?朱音同學你就一個人回學生會辦公室行吧?”

哈啊……又要開始了,姐妹吵架嗎。

這次看來也不會那么簡單就了結了。

“但是,執事君好像很高興和我一起用餐啊”

“哼,但……現在還不是拒絕了嗎”

“還不是因為你突然闖進來,把他搞得心情不好了他才拒絕的嗎?”

“才不是這么回事!……的啊”

姬乃的語氣不知為何變得很奇怪了。

仔細看可以看出,她浮現出笑容的嘴角正在一顫一顫的。

看來她快不行了,再這樣下去,這個大小姐就要變成前天晚上的魔法使了。

不知道朱音會長是否清楚姬乃現在的狀態,而她的煽動行為依然沒有停止。

“嘛,無論姬乃說什么,但先提出要求的是我。對吧,執事君?”

她再一次將我的手腕抱在胸口中。

雖然觸感讓我很開心,但現在不是做這種事的時候!

“!你這笨蛋奶牛給我適可——”

“好了好了好了!”

我趕忙大聲將氣得金色卷發沖天的姬乃的聲音給掩蓋住了。

“既然這樣大家就一起去食堂吃飯吧!怎么樣!怎么樣!”

我交互的看著姬乃和朱音,為了打斷她們的爭執說道。

要是在眾人的視線中使用魔法,結果可不是開玩笑的。

我來回地揮著雙手,害怕地將視線看向姬乃。

最終,即將噴火的火山口還是平息下來了。

“……哈啊。我明白了”

小聲地以略帶不爽的聲音喃喃道。

然后,轉過身去徑直走向沒有反應的同班同學,姬乃再一次換上了完美大小姐的微笑。

“——大家,能不能讓朱音同學和我們一起去吃午餐呢?”

當然,有異議的同學是不存在的。

畢竟這是難得的機會能夠接近學校內引以為傲的兩位大小姐。

女生們開心地圍向姬乃和朱音。

然后姬乃優雅地對朱音說道,

“那么,走吧。朱音同學”

這樣完美的變身,連朱音也被稍微牽制住了。

我安心地嘆了口氣。

她這個樣子看來,應該是不會出什么問題了。

而且被這么多女生圍著,朱音也不會做出什么多余的事吧,沒問題了。

看著和一群女生一起向食堂前進的姬乃和朱音,我這么想著。

……哎呀?這么說來“大家一起”也就是說還包括我啦?好像是吧?

到頭來我還是一個人去販賣部買面包吃了。

而且因為過了好一段時間才去的,只剩下一些奇妙的商品。

嘛但是,在看到吃完飯回來的姬乃一群人后,明白在食堂里并沒有發生任何問題時,我感覺自己的努力還是有回報的。就連我吃的不知道是什么餡的,平常并不常見的面包,感覺吃起來變得還挺不錯的(至于到底是什么味道無可奉告)。

在這之后也沒有發生什么特別的問題事,就這樣迎來了放學。

現在,我和姬乃,兩人一起走在通向家的下坡道上。

朱音會長的話,好像因為學生會有工作所以不在。

又要當魔法使,還要當學生會長,這個人還真是辛苦啊。

“…………”

“…………”

我和姬乃,兩人都沒有開口說一句話。

而且,并非是就這樣沉默著什么也不做,兩人還交互著偷偷瞟向對方的臉,感覺非常的不安。

不知道為什么,感覺姬乃好像有話要對我說。

雖然想著要問她“怎么了嗎?”,但感覺好像不知不覺已經過了很長時間但我還是沒問出口?

從走出學校到現在,已經過了十五分鐘左右的時間了。

馬上就要到家了。

……難道說,這就是所謂的。并不是想要說什么,只是想要去廁所但不好意思嗎。

不知為何我開始這么想了。

“那,那個……”

終于姬乃開口了。

我不禁站直了身板。

“有,有什么事嗎……?”

感覺自己的回答聲像是從哪里漏出來一般。

到底是要說什么呢。“我喜歡你”嗎?不,這是不可能的。“我要殺了你”嗎?這個倒也不是不可能。但是身上卻感覺不到殺氣。“想要你來當魔法的實驗臺”……就是這個!這什么亂七八糟的!

但實際上,從姬乃口中說出的是,

“……謝,謝謝你”

“——欸?”

我對這句話感到非常的意外,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問題了。

姬乃竟然會對我回禮?我是不是聽錯了?

而姬乃卻低著頭,臉朝向地面。

“所,所以說!我說了,謝謝你……!中午的時候,那個……我,馬上就要在同班同學的面前……所以,……你幫助了我……”

她一口氣把話全部說完了。

雖然話說的并不完整,但我大致上還是明白了。

這是姬乃對我在午休的時候,阻止即將對朱音大打出手的她的道謝。

我只是因為,覺得她如果在當時使用魔法的話會非常不妙,所以就這么做了。

“啊啊……嗯,嘛,也不是什么大事情”

怎么回事,這種曖昧的反應。

但是……就因為這件事而特地道謝,讓我感覺姬乃一直扮演著“完美的大小姐”反而顯得沒有那種必要了。

她為何要做到這種地步?我也不明白。

會有這種疑問是理所當然的。

“我只是認為你在和會長吵架的話并不好”

我隨意地說出了這句話。

當然,只是指的是使用魔法這件事。

“不,不行!覺得不行!”

而姬乃卻對這句話感到很吃驚,激烈地否定著。

就好像,如果她不那么做的話,就會失去自己最重要的某種東西。

“為什么?確實剛開始時大家都感到很吃驚……在我看來,那樣還顯得比較自然”

“那樣的!那種事……”

“就是這么回事喲。怎么說呢,在我看來,你和會長看上去就像一對姐妹。看著好像關系并不好,但是都是用本意去對待對方。雖然好像吵架是不得已的,但像我這種沒有兄弟的人,反而還有些羨慕你們”

“姐妹……!那樣的妹妹……開什么玩笑…………”

話雖然這么說,姬乃的表情卻并不太差。

雖然怎樣都無所謂啦,但怎么想你都應該是妹妹吧……。

“而且”我繼續說道。“我認為相比在教室里,現在的姬乃多少要更好說話一些”

“欸!?”

嘭,姬乃的臉變得通紅,好像還噴出了熱氣。

嗯?怎么回事?我說了會讓人這么害羞的話嗎?

“你,你你你現在……直呼我名字姬乃了……!”

什么啊原來是這樣啊。

“啊,抱歉。不經意……。果然執事直呼大小姐的名字不太好啊”

“……”

呼呼的。

姬乃做出了令人驚訝的,激烈地左右搖頭的動作。

從后方看過去,就好像是在找UFO一般。

“你,你,如果非要這么稱呼……也,也不是不可以……”

“…………”

……那個。

怎么辦。不知為何現在在姬乃的身上,感覺到了和小孩或小動物之類的有些不同的感覺。

在夕陽的照射下閃閃發亮的,柔順的波浪卷發。

在這之下的,染上緋紅的臉頰朝向這方——。

“——我肚子餓了。今天的晚飯吃什么?”

姬乃這么說道,轉眼她又換回了原來的表情。

姬乃的臉紅好像是因為夕陽的原因,而且先前的表情也應該是我看錯了。

看來,現在是黃昏時的幻覺時刻吧。

我一邊苦笑著,一邊說出了晚飯的候補菜。

“哈啊……”

我一邊嘆著氣,一邊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就算是在晚飯的時候,姬乃和朱音也是處在一觸即發的氛圍中。

剛開始兩姐妹好像是在吵架,或者說是處在一種直來直往的氣氛中,完全不能疏忽大意。不一會兒就開始突入魔法對決之中了。在我慌慌張張地阻止之后,才重新回復到平靜之中。

一直持續著這樣的生活,我已經身心俱疲到快倒下了。必須得想辦法了。

但想不出有效的對策。

也不能把那兩人給趕走。兩個人都是在取得作為家主的父親的許可而住下的。而且如果要做出將她們趕出去的話,又會變成她們以“當我的執事吧”來脅迫我的狀況。

那么干脆就結下本契約來成為執事(バトラー)嗎?

但是……姬乃和朱音都想和我結下本契約,結果又會變成被另一個人逼迫著……“和那家伙解除契約來做我的執事!”之類的狀況。

而且……。

我又想起了昨天在空教室里看到的蠢動的魔物群。我還是不想和那種東西扯上關系。

我也不想再感受到那種在使用魔力時魔法紋帶有熱量的感覺。但我可沒有開玩笑的時間說出“咕……我的右手好疼……!”這句話。實際上就算真的疼,我也會因為心情很糟而沒法去感受了。

當我想著這樣那樣的事時,

“執事君,我能不能打擾一下”

和敲門聲同時,這句話從走廊內傳了進來。

是朱音會長的聲音。

“請進……不,等一下!”

我突然產生了不好的預感,慌忙沖到門前將把手握住。

“在你進來之前我先確認一下。有什么事嗎?”

“啊啦啊啦,警戒心還挺高的啊。當然,這樣我也不討厭就是了”

“這也不是什么警戒心很高啦。我只是怕你乘機用魔法紋來結下本契約罷了”

“嘿,你察覺到了啊”

“這是當然的”

今天早上也是,午休的時候也是。只要有其他的機會,每次見面的時候會長都會抱住我的手腕,將胸部貼上來。雖然那樣感覺很高興啦……才不是那樣的,很危險啊。再這樣下去的話就算直接進入結下本契約的步驟也很難察覺到了。

“放心吧”

朱音這樣說道。

“只是想拜托你做些執事方面的工作”

“…………我明白了”

我警戒地打開了房門。

只穿著內衣的朱音站在那里。

哇吼!這是怎樣的獎勵啊!……才不對。

“——被騙啦!!”

“不要把別人說得那么壞呀。真的是要拜托你做些執事方面的工作喲?”

哪有人會只穿著內衣來拜托人工作的!雖然我很感興趣啦!

“呼呼。那么我就打擾啦”

內衣的顏色是黑色的。而且還穿著吊帶襪。

我還真不知道除她以外還有哪個女高中生比她更適合穿黑色內衣加吊帶襪了。

太性感了。

搖動的巨乳,感覺就好像發現了特殊的引力,將我的視線吸引住了。

“其實是,我想要穿這件衣服”

朱音將拿在手中的東西伸向了我。

是睡衣。

和性感的內衣相反,是T恤衫類型的,普通睡衣。

“……這種衣服,靠自己也可以穿上啊”

“只是稍微有些緊。想讓你幫忙穿得輕松一點”

說完,朱音會長便彎著背強調自己的胸部。

……啊真是可惡的歐派啊!

“吶,可不可以幫忙啊?”

“……我明白了呀”

我感覺自己也說不出拒絕的話了。

……并不是因為,想更仔細地觀察那對被黑色內衣包裹著的歐派之類的原因哦!

我轉向會長,將接過手的睡衣展開。

“那么把手臂向上舉——”

“好的”

——搖啊搖啊搖啊搖啊果然在搖啊!

因為配合手臂的動作胸部也在搖著啊!還有我居然不知道,從腋部看過去,胸部的線條顯得更工口了。還真是看到好東西了!

不對不對!

“啊啦,我穿不上去嗎?”

朱音催了起來,我趕忙搖了搖頭。

再這樣下去我的理性就要崩潰了。

“……這樣啊,我明白了”

朱音會長嘆了口氣。是要放棄了嗎——

“果然執事君相比穿衣服,更喜歡脫衣服啊”

“為啥會得出這個結論啊!?”

雖然我確實很難否定就是了!

“如果和我結下本契約的話,就可以做幫我換內衣之類的執事的工作喲”

“原來你的目的是這個啊”

“事到如今,我才察覺到自己又陷入了會長的策略中”

以最大限度刺激著我的欲望,再以殺必死來完成進攻。

可惡,還真是在玩弄純情男人的心啊。

這么想著,我的心情開始搖擺不定了。

眼前就是被黑色的布所包裹著的魅惑的果實。

如果可以更直接地拜見它的真面目,或許成為她的執事也是挺不錯的選擇嗎……?

……不行不行不行!

動員殘留的全部理性,我移動自己的身體離開了會長。

但是會長卻爬上床,迫近了我。這是巨乳啊!巨乳啊!

我一邊盡量不去看她一邊逃跑著。

……或許,這樣做也不對吧。

腳踩進了落在一旁的布團里,我的平衡瞬間崩壞了。

“唔哇!”

如果說經典的話這也的確很經典,我也沒有想到會在現實中發生這樣的事。

我將會長一并卷入并撲倒在了床上,想也沒想就伸出了手,抓住了個觸感柔軟的東西。

雖然想著不會吧。

但果然沒錯!

歐派!巨乳!朱音會長那魅惑的雙丘的一部分,被我的手摸到了!

但……但是。

“——呀!?”

不久便響起的叫聲,嚇得我還沒來得及品味這種觸感就將手移開了她的胸部。

那個……先前的是,會長的叫聲?

只見朱音會長在我的下方床上仰躺著,臉上變得通紅。

欸,這是什么反應?感覺好意外啊。

一瞬間,我和會長之間,飄蕩著奇妙的沉默。

“——啊啦啊啦,執事君還真是下流啊。可以喲?只要你成為了我的執事,就可以做你想做的事喲,吶?”

會長很快就取回了余裕,說出了這般話。

但是,聲音卻有些僵硬。

難道說,會長其實很…………。

雖然很在意,但是現在這種狀況和這種體勢非常糟糕。

所以,

“不,不好意思,我這么做不是故意的”

說完我便爬起了身子。

但,在那里。

就好像是算好了時機一般。

“吶執事(注:朱音對男主的稱呼可以理解為志津二君,而這里貌似也可以理解為志津二,這卷就統翻為執事,這作者好像挺喜歡拿男主名字玩文字游戲……),我有事要拜托你。我想讓你幫忙有關這次體育課的舞蹈的練習。并不是什么大事。只要你牽著我的手踏步子,就這么簡單的工作——”

你也來啊!

這個陷阱也太露骨了吧!完全就是沖著來結本契約的啊!

但是,沖進房間內的姬乃,在看到我們的現狀后凍結在了原地。

很快就睜大雙眼大聲吼道。

“——你,你們到底在做什么啊!你個發情執事!我只是稍微沒管你,你就在自己房間里勾引女生了嗎!”

“是會長自己硬要進來的啊!”

“啊啦,不是執事君你打開房門招待我進來的嗎?”

“這是因為我沒注意到你只穿了內衣啊!”

“而且還這么大膽地將我推倒……”

“這個是事故啊!”

姬乃用好似會發出哐哐哐哐哐的效果音的氣勢瞪著我。

“……大致上我是明白了。執事負責脫吧?而朱音則負責被脫?”

“是我自己脫的喲”

很意外的朱音會長承認了自己的行為。

她將背部朝向我,正面轉向姬乃。柔軟的臀部映入了我的視線,我慌忙移開了臉。就算對方是巨乳,這種程度的自制心我還是有的。

姬乃對朱音說道。

“你給我適可而止吧你個奶牛女。你能不能離遠點啊?你是癡女嗎?”

“唔呼呼。把對方具有的自己所沒有的東西卻稱為對方的缺點就有點難看了哦平原女”

“咕……那個啊!以前我就有些在意了,你能不能不要用那種說話方式啊!而且我也沒那么平啊”

“啊啦,是這樣嗎?從上衣看除了空地皮就沒有其它了喲?吶執事君,是不是啊?”

“欸!?不,那個……”

我還希望你們不要問題甩給我啊。那個,我還是得控制自己不能說實話。

“你這呆毛執事!”

喂,這和呆毛沒關系吧。

“呼呼,感到后悔的話就擁有和我相同的身材不就行了?”

“嗤!……哈啊?這個沒法做到吧,這么不要臉的——”

“這么說來,將這種大平原展現出來也很害羞呢。這樣也不太好呢。那么作為道歉我就把豐胸手術的打折券當禮物送給你吧”

“我才不要那種東西啊!好呀,既然這樣我就讓你們看看——”

“哇,住手住手!”

正常人會在這種情況下脫衣服嗎?果然這家伙是笨蛋嗎?

姬乃不一會兒就將自己身上穿著的襯衫和褲子給脫了甩到一邊。

“——看吧,怎么樣!”

姬乃穿著內衣挺起胸。

就算你說,怎么樣……

怎么看都是,沒有任何變化的殘念分量。

和巨乳女神朱音并排站著的話,這種差距就更明顯了。

“唔呵呵。那么,怎么樣執事君。這個平胸女和我,哪個更有魅力?”

“所以說不要把問題扔給我啊!”

可惡。這個人的目的,從一開始就是為了做這種比較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還真是大成功啊。

由于都只穿了內衣,感覺更能鮮明地看出對比來。

雖然我并沒有犯下,回答會長問題的愚蠢錯誤。但是,

“~~~~~~~~你這個笨蛋執事!”

姬乃瞪著我說道。

看來我還是做出了感到殘念的表情。

真奇怪,我明明一直擺著撲克臉的。

我開始拼命地找著理由。

“等,等一下姬乃。你那樣也不算糟糕啦。這樣纖細的手腳和白嫩的肌膚,不就和人偶一樣可愛嘛!我想一只手剛好能握住的大小還是有必要的,嗎……?”

后半段開始我就沒有自信再說下去了。

真的存在認為小一點比較好的男人嗎?這不是捏他吧?

總之我拼命地把想表達的都一五一十地傳達給了姬乃。

但她卻擺出一副難以忍受的表情,

“不知為何感覺好惡心……”

這家伙……別人好不容易才注重遣詞說出了這番話的!

“……話說回來,我為什么要這幅樣子站在這個笨蛋執事面前!?意義不明啊!”

不,這是你先前自己把衣服脫了的。

朱音得意地說道。

“看來執事君是做出選擇了吶”

“咕……你這家伙,難道說最初就是沖著這個目的……”

不對不對,不要隨便把我定位為喜歡看別人內衣的執事好嗎……真的喲?

“啊,我受不了了!”

姬乃叫了起來。

“給我滾出去!你這家伙根本就沒有住在這里的理由吧!?”

“才不要。畢竟我有在這里住的許可”

“那么我就用實力趕你走了!我要把你打飛到窗外去!”

姬乃伸出手腕,將手掌朝向朱音。爆出要使用魔法的樣子。

“啊啦啊啦,說不過別人就要使用暴力,看來你不僅身體很小,就連頭腦也跟身體一樣小嗎?”

“你是不是想讓我連同你那狂妄的口氣和不知羞恥的身體一并敲到外面去啊?”

“這是在開玩笑嗎。你才要小心我要把你這最小尺寸的布塊燃燒成渣”

說完朱音也舉起了手。

“等一下你們兩個!”

我慌忙阻止二人。

想起當初兩人戰斗的結果。燒焦的墻壁。被水浸透的地板。切裂了的天花板。要是我的房間也變成那副樣子我會很困擾的。還有拜托你們把衣服穿著。

但是,在我阻止之前兩人都已經開始發動魔法了。

我的右手掌和左手臂上的魔法紋都帶著熱量放出了光輝。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