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2.執事與魔物與大小姐

第一卷 2.執事與魔物與大小姐

察覺到除自己以外沒有人能看那個漆黑色的什么東西,是在小學二年級的時候。

是什么契機我已經忘了,當時我和朋友一起玩的時候,說到了那種東西。

最初,大家好像只是把我的話當作開玩笑,都笑了起來。

但是,我因為太過于強調自己的主張,大家的態度都變了。

我遭受了“你騙人啊”“好惡心哦”之類的罵聲后,逃回了家。

然后,我也對父親和母親,說了有關那個東西的事。

兩人雖然既沒有說“胡說”,也沒有說“好惡心”,只是用困惑的表情說“并沒有看到那種東西”。

然后對我說“你最好不要在別人面前談到這種事”。

因此我,再也沒有對誰說過這個東西。

在那之后的生活中,我和我的朋友和好了,同時也沒有再看到雙親那困惑的表情。

但是,那種東西卻時常映入我的眼中。

在這十五年間,一直如此——

“…………”

醒過來時感覺自己夢到了很不爽的回憶。

我好似要將回憶從腦中消去一般,來回搖著腦袋。

然后,觀望著這間,朝日的陽光傾瀉而下的房間。

和一直以來我自己的房間完全不同。

大的毫無意義的,洋館中的一間豪華居室。床的正上方可以看到一副裝飾著畫框的畫,在這同時我也明白了昨天發生的事并不是幻覺。

印于身上的兩個紋章。

那是成為執事的臨時契約的證明。

然后,為兩位大小姐的魔法戰斗提供幫助。

但不知為何有些不明白。

姬乃承諾了,會在明天(就是今天)的放學后將一切一五一十地告訴我,朱音的身影卻消失在住宅的某處。而我因為完全不了解狀況,一晚上都處在,在不明的迷之住宅里度過的窘境狀態。

……算了。

反正,我已經打算在今天的放學后逃跑。

這么想著的同時,我爬起身來。

“……嗯?”

手腕感到了一種奇妙的重量感,我看向了旁邊。

朱音會長就在那里,發出嘶嘶的鼻息聲睡著。

“——唔哦哦哦哦!!”

我不由得大叫起來。

因……因為她的睡衣有三,四粒紐扣是解開的!

在這之間肌膚色的奧秘即將展現!

“嗯……嗯唔?”

扭捏著立起身的會長睜開了眼。

以剛起床時特有的,不知為何令人感到妖媚的眼神,看向了我。

“啊啦?……上錯床了嗎”

“當然是搞錯啦!”

昨天的抱枕也是,什么,難道我是擁有讓人產生錯誤認知能力的能力者嗎?

“唔嘿嘿……那么就來做些錯事又有什么不好的”

“欸?什么意思?”

“所以說——我在這里和執事君一起睡就行了。吶?”

“唔……”

好似會放出電流的眼神,浮現出笑容的會長。

我的心臟,撲通撲通地跳著,發出如同要破裂了一般的高鳴。

會長現在只穿著睡衣。并沒有受到制服拘束的胸部有著更為強大的魄力。在那里充滿了夢與希望。

歐派·OH·MY HEART!要用這雙手抓住夢與希望!

“現在還早。要不要再一起睡會兒?”

既然說出了這種話,我怎么可能還會違背呢!

我就有如被街道路燈引誘的飛蛾般撲拉撲拉地靠近了會長。

我的手腕被那柔軟的魅惑谷間給夾住了。有如奇跡的觸感包裹著我……。

“吶,和我一起睡覺——并結下本契約(テスタメント)吧”

“嗤!”

突然,我跳了起來。

我掙脫開手腕,逃跑一般地遠離了床。

面對警戒心全滿的我,會長苦笑著立起了身。

唔……經過臉頰和肩膀的紅色頭發有點雜亂的感覺……。

對于做出逃離她這種事,我還是有點后悔——不不不。

“——太可惜了。本來還想著在你睡熟的時候和你結下本契約的”

“你是惡德商人嗎!”

“啊啦,好過分的話吶。但是,這樣的話你還會這么說我嗎?”

撲沙,撲沙。

“欸?——等,等,等等!?”

會長把睡衣的紐扣給解開了。

肌膚開始大面積的露出了……。

“只要和我訂下本契約——你就可以對我做,你想做的事哦?”

最終全部的紐扣都解開了。

身體的正中部分幾乎全都能看見了。

描繪出魅惑的陰影的胸部谷間。毫無贅肉的腹部。形狀微微凹陷的肚臍。

我的視線完全被那如同牛奶般嫩白的肌膚給吸引了。

“……怎么樣?”

朱音會長詢問道。

露出勸誘般的微笑的嘴唇。

另一方面,看上去漸漸泛紅的臉頰,更增添了些色情的氣息。

已經……怎么樣都無所謂了吧?我可以對那邊的巨乳做出各種各樣的事情了吧?

沒有任何可以煩惱的理由了吧?

我再一次如同被行星的重力牽引了的隕石一般,向朱音會長走近。

舉起兩只手腕,向胸部伸去。

還有數厘米……只要再踏出一步,就可以將魅惑的乳房握于手中了……

——新一天的,早晨來臨啦——?

“!”

突然我的手機響起了歌聲。

讓人想到夏日清晨的音樂,使我重新抱持清醒。

我又一次逃跑般地離開了床。

好危險。差點就要在不知不覺中結下契約了。

我第一次對自己在睡前必定會設定鬧鐘的這一習慣,表示由衷感謝。

可惡,這個人明顯是知道了我喜歡巨乳。

她是否知道自己的身體對我來說有著不亞于核武器的破壞力呢……原來是這樣啊可惡!

“怎么了,執事君?”

“那個,我必須要去叫姬乃起床了!”

這么叫著的同時,我逃跑般地離開了房間。

實際上就是逃跑。

再那樣下去和朱音會長呆在同一個房間的話,我可沒有自信能夠繼續抵抗住她的誘惑。怎么說呢,那種令人憧憬的巨乳在那么近的地方壓迫著自己。

同時還不能拜倒在會長的甜言蜜語下。

契約,到頭來我還是不知道它的真正意義。

但不知為何,我卻知道在結下契約后一定會伴有危險性。

而且,我對“魔法使”之類的說法和設定中,有種不好的預感。

巨乳就在伸手可及的地方。

但是,我卻不能伸出手。

怎么回事。這根本就是在吊人胃口嘛。

這樣的話,還是把她當作是遙不可及的存在算了。

“哈……”

一大早就感覺到一種難以言喻的疲勞感,我漫步走向姬乃的房間。

雖然只是用來應付會長的話,但也不完全是胡說的。昨天在睡前,姬乃說過“作為執事,就一定做到要早起。在六點半的時候起來”。

“你設個鬧鐘不就行了”我這么詢問道,“我才不需要那種野蠻的平凡人使用的道具”大小姐這么宣告道。而且還說“讓人來溫柔地叫醒才是最好的”。

真是的,所以說這就是大小姐……

算了,算了。反正也只是一日限定的執事。

咚咚,我敲著姬乃的房門。

沒有回應,于是我打開了房門。

“喂,大小姐。早上了哦——”

只見在大金床的中間,大小姐正蜷成一團睡得正香。

從窗簾的空隙間照進的陽光,照射在金色的頭發上,泛出了閃亮的光芒。

少女那身體全躲在了布團內,只有臉露在外面,發出可愛的呼吸聲的睡姿,看上去就像小貓一般。

“……唉”

我不由得盯著她看。

在現在看來,她真的非常可愛啊。

這一定是一百人中會有一百人認同的事實。

但是,這平得可憐的胸,果然和我的喜好相反啊。

說是可愛,但我認為只是小孩和小動物之類的可愛相同的感覺。

大致上,我還是知道她的本性的。做出用腳去踩別人,隨便在別人不知情的狀況下結下契約之類的事。完全感覺不到朝著戀愛方向前進的心動感。

“喂,大小姐。起來了哦”

“嗯……嗯嗯…………”

輕輕地搖著她的肩膀,姬乃睜開了眼睛。

她呆然地看著我,眨了幾眼。從布團內伸出手來,揉了揉眼睛。然后,哈……張開小嘴打了個大大的呵欠。不,你根本就是貓嘛。(迷之吐槽:求此處整段映像化,一定要忠實原畫風)

“呼啊?……執事……?”

姬乃,在這時才終于認出了我,睡眼惺忪的模樣說著話。

“為什么……你會,在這里……?”

“為什么……你不是說要我早點起來來叫你起床嗎。自己說的話自己倒忘了。”

“…………”

姬乃依然用傻乎乎的表情看著我。

我的話貌似沒有好好傳達到她的腦內吶。腦袋好像還處在睡眠狀態中。

……當我這么想著的時候,不知為何她又發出了焦急的說話聲,

“真,真的起來了啦……”

這么說著的同時,她在布團里胡亂地手腳并用揮動著,并且還能保持身體倒不下去。

而且好像還能隱約聽到喵的叫聲。

這家伙沒問題吧?

如果她實際上還在睡,那就是在睡夢中進行對話的吶。

“真是的……我只是做了我被告知要做的事哦?”

“我明白的啦。但,但是……我已經很久沒有以這種方式起床啦……那個……”

“欸?這句話是什么意思——”

在那時,就反復問了。

姬乃又一次手腳并用,終于推開了掛在身上的布團,而那堆布團順勢落到了地板上。

但,在看到她露出那樣的姿態后,我瞬間凝固了。

不……所以說啊。現在這位大小姐,除了胖次外什么都沒穿。

純白的布料和潔白到足以炫目的肌膚,產生了有如雪原一般的一體感。

哦哦哦哦哦!我的緊張感瞬間提升了……但,在看到那一點后又瞬間下降了。

是哪里呢,不用說也知道吧。就是胸部。

就算沒有到平坦的雪原那種級別,但頂多也就是小丘那種程度的隆起。

更何況先前還直接見識了朱音會長的半裸模樣,這種感覺就更為強烈了。

所以說我不會因為這種程度就會感到興奮啦,但是……

姬乃那一方就不同了。

她抬頭仰望著我的表情凝固了,然后又一口氣染得通紅。

在下一個瞬間。

“——呀啊啊啊啊啊!”

在發出悲鳴的同時,她又抓起落到一旁的布團,將自己的身體包了起來。

“你你你,你在做什么呀,你這色情執事!”

欸欸——?這也太不講理了吧。

“為什么要朝我發怒啊。還不是因為你這身打扮睡覺的不好”

“雖,雖然是這樣……嘖。你現在,還不是很過分地看著我嗎!直盯盯地看著我!好像來回地舔一般!變態!變態執事!”

“嗯什么!?”

這可不是聽過就算了。

“我才沒有這么看呢!我也不想看”

“你你你你,你說什么?就算是借口也太難受了吧”

“才不是借口。才不會對你的下半身穿著的姿態感興趣呢。我沒記錯的話,光是昨天就有兩次看到你的胖次了”

“………………欸?”

糟了。

想也沒想就說了多余的話了。

姬乃瞪著眼睛。閃亮的瞳孔中,發出了程度遠高于小貓的猛獸般的光輝。

“……什么意思?難道說你做了偷窺我洗澡之類的事……!”

“才,才不是這樣的!那個是不可抗力……唔”

我已經放棄找借口了。

在看到姬乃瞪起的眼眶中有眼淚浮現出后,稍微感到了些罪惡感。

我老實地將,昨天目擊姬乃的胖次的詳細狀況,說明了一番。

無論怎么想我都是無辜的。

無論哪種說法下我都是被害者。

但是,在吃早飯是一直保持沉默的姬乃看上去非常不高興。

而我只能在一旁尷尬地啃著面包。

順帶一提,早飯是我在豪華的廚房里適當地作了一些后,并運到姬乃的房間里,兩個人一起吃。

為什么不是由廚師來做呢。

難道說住宿員工平常并不在,只有在夜里才會將作好的料理送過來。

然后和昨天一樣,看不到除姬乃以外的住戶和管理人員的身影。

朱音會長也不知在何時消失不見了。這個住宅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一邊思考著一邊進行著用餐,我停下手看向姬乃。

姬乃將倒入牛奶的杯子拿在手中,眼睛卻盯著地板。

“那個,怎么了?”

“——請忘掉吧”

姬乃冷冷地說道。

聲音就有如清澈的冰之刃一般冷酷而又尖銳。

“欸?”

“你什么都沒看見。昨天也是,剛才也是。這樣我就原諒你。所以說——忘掉吧。明白了嗎?”

“不,那個……”

對我來說,如果這樣就能將這令人難受的氣氛終止掉是不錯啦。

“但是對你來說這樣好嗎。剛才你好像哭了——”

“喵!喵然什么好不好的啦!”

“哇!”

突然站起并大聲叫起來的姬乃,看著我的眼睛睜得圓圓的。

怎么回事這突然。咬牙切齒的樣子好兇狠。

“所以說給我忘掉。明白意思了嗎你個白癡執事!全·部!忘·掉!”

好似會發出嘎嚕嚕的威嚇聲,并瞪著我的姬乃。

突然提高的聲調,再明白到她發怒了的同時,也感受到了強大的迫力。看上去就像是有著強烈警戒心的小貓。但同時也有點可愛。

她那像是狙擊獵物的鷹一般的銳利氣息,完全不知道跑哪去了。

“我,我明白了。明白了呀”

我慌慌張張的點著頭。

不這么做的話,她可能又要哭出來了。

姬乃盯著我看了好長一段時間后,才說道,

“…………看來真的明白了”

以略帶不滿的表情重新坐直了身子。

呼……。看來她多少是理解了吶。

感覺到先前為止的氣氛也消耗了更多的空氣,我喘了一口氣。

話雖如此……。

裸體也是,在意被別人看到自己哭的樣子什么的。

果然大小姐的自尊心,常人是無法理解的吶。

“那個。我沒有制服怎么辦……”

時間是七點半。

在住宅的玄關前,等待姬乃換好制服后的我問道。

沒有制服是當然的。

我是在昨天晚上,在外面的自動販賣機買飲料時,被姬乃帶到這里來的。

但是姬乃卻好似感到不可思議般,歪著頭說道。

“你在說什么啊?你穿這件執事裝不就行了。你是執事呀”

“哈!?開玩笑的吧?”

我向下看向自己身上的服裝。

黑色西裝的長褲,長袖襯衫的頸部是紅色的緞帶領帶。

怎么看都像是執事。

如果以這幅模樣去學校的話,第二天絕對會被人叫塞巴斯欽的。

“饒了我吧。我不知道到時該怎么對班上的同學說啊”

“你只要說你受雇成為了我的執事,大家就會理解了”

“但愿他們會理解吧!”

姬乃是鷹宮家的大小姐這件事,學校里的同學還是知道的。

但是,并不是這類問題。

為什么你會當她的執事呢?絕對會產生這種疑問的。

然后就必然會遭受到這些質問的強烈攻勢。

而且我還準備在過完今天后就辭職的(預定),這樣反而有點麻煩了。

“……啊!我的包也不在!我的包!不——好困擾啊。沒有帶學習用品就去學校不就什么意義都沒有了。對了,我回家去拿怎么樣?”

順便將身上的制服給換掉——

“你的包就在這喲。拿著”

“這怎么可能啊!”

“在將你運到這里來的同時,我也順便到你的家里去把包一起帶來了”

“既然這樣那就給我把制服也一并帶過來啊!”

不對,該吐槽的不是這個方面。

為什么,這個大小姐,會知道我家的住址?然后她為什么能夠做到理所當然地入侵他人的家宅?作為大小姐來說也太有侵略性了吧。話說回來這根本就是犯罪吧。

“比起這些事”

這些事被她一腳踢開了。

“領帶歪了喲”

“欸?……唔哦?!”

突然接近的臉龐使我的心猛然地跳動了一下。

因為洗過臉的原因,鼻子里可以聞到一股清爽的香皂的氣味。

而且,柔順的波浪卷金發,也散發出一股花一般的香氣。

姬乃好像并沒有在意我那躊躇不定的樣子。將我的執事服上的緞帶領帶漂亮地系好了。

“這樣就好了”

浮現出來一副好似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后滿足的笑容,隨后便看向我的臉說道,

“雖然只是臨時當我的執事,但也要將自己的外貌打理好哦。”

“…………”

“等等,你聽到了嗎?”

“啊,啊啊。不好意思……謝謝你。”

我不由得做出了道歉,但同時又覺得不道謝不行。

多虧了這件執事服,上學的問題和不法侵入的問題變得可有可無了。

沒辦法了。

而且在看到那樣開心的笑臉后,感覺無論是怎樣的不滿都會在一瞬間煙消云散了。

被騙了。

話說住宅的所在地。

昨天晚上,我還以為是建在郁郁蒼蒼的森林深處,但在里面來回走了一段就接近了民家后,我才明白過來。

只要徒步走十分鐘就到了最近的公交車站。

然后我們在那里坐四十分鐘的公交車后就直達市立明原高校了。

原來這間住宅是處在如此布局下啊。

“可惡,早知道我就逃出來了……”

我俯視著如此之近的城鎮的同時也感到十分后悔,而姬乃則得意地宣告道,

“你還太嫩了。偽物能力是魔法使的基本戰術哦”

但我不是魔法使啊。

當然,我的苦難才剛剛開始。

坐在前往學校的公交車內,我多少還是感覺有些不好意思。

如果在場合內沒有認識的人還好說。

——咦,那個人好像是鷹宮同學的執事呢。

——應該是同歲的吧。難道說是我們學校的學生?

為什么會有沒完沒了的喃喃私語聲啊。

但是,最糟糕的是有認識我的乘客。

——啊,早上好仙堂……怎么回事你這身穿著!?

——欸?這……這是怎么回事?

時不時會有疑惑聲響起。

我雖然一一用“這里面有很復雜的原由”之類的“這其實是去世的祖母的遺言”之類的的編出來的借口,但直接被姬乃用優雅的微笑說出的“仙堂君從今天起就成為了我的執事了”,將我的努力一瞬間化為了灰燼了。

鷹宮家的大小姐說的話,無論是誰都會接受的。

順帶一提,我個人認為跟我關系意外地很好的同班同學工藤和喜國,卻裝作陌生人的樣子逃離了我。那群家伙絕對無法原諒。

……讓我來說有關自己的話題就比較痛苦了,還是來說姬乃的話題吧。

要說鷹宮姬乃在班上的地位,無論是從好的來講還是壞的來講都是“特別的存在”。

我在昨天和今天,都見識到了這個大小姐狂暴的一面和傻氣的一面,而在學校里卻并沒有知情的人(朱音會長倒是個例外)。

我也是直到昨天為止,也認為她是個優雅的又令人憐惜的,并且親切溫柔的完美大小姐。

事實上,鷹宮姬乃并不完美。

入學考試第一名——也就是說,不僅全科滿分,無論是體育課程還是正規的社團活動都能以不服輸的表情完全發揮自己的運動能力。

誰也沒有見過她失敗,發怒或是哭泣之類的表現出激烈感情的身姿。

生下來就是高貴的,有教養的大小姐。

……喂,難道說站在這里的,并非姬乃本人?

雖然這么想著,但姬乃并沒有做出其她的雙胞胎姐妹來替換她之類的事,和我一起走到了一年級四班的教室。

姬乃打開門的瞬間,教室內的空氣都變了。

就如同荒原變成了美麗的花園一般,滿溢著華麗的氛圍。

無論是收到誰的問候,大小姐都能優雅地回應。

“貴安,各位同學”

就連語調都好像變成了其他人。

大家都用帶有“今天也很美麗啊”“太美了”之類含義的視線望向姬乃。

全身都沐浴著視線的大小姐,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有幾個女生圍了上去,和大小姐進行著對話。

就這樣,大家也一個一個聚了上去。

但是,如果就這樣一群人圍過去會顯得太失禮,大家就排成了整齊的列隊。

這就是,這個一年級四班的日常風景。

如果從門那邊望過來的話,這光景就如同拜謁儀式一般。

到現在為止,并沒有什么感到疑問的事。

因為對方是超級名門,鷹宮家的大小姐。

所以,我想——大家都以這種態度來對待她是理所當然的。

但是,相對于同班同學來說這種態度就太異常了。

在知道了姬乃的真實性格后的我,現在才注意到這一切。

但是姬乃卻,將這一切都承受了——應該說是她自己制造了這種氣氛。

這果然是,所謂的名家的人的自尊心在作祟啊。

……當我這么想著的時候,

“啊啦,我的包……”

說著,姬乃便四處張望著。

看來好像是其中一個女生問她有關作業的問題。

姬乃的成績比較好的同時也擅長教別人,而這種事也是常有發生的。

順帶一提,我將姬乃的包和我自己的包一并拿著的。

而我到現在都還沒有走進教室。

果然我還是對這身穿著感到害羞啊。

但是姬乃在發現了我之后,便無情地說道。

“啊啦仙堂君,怎么站在那里呢。快點來這邊,請把我的包交給我”

她保持著笑容邊說著“真沒辦法吶”,銳利的眼光好像在威脅道“你在做什么笨蛋執事趕快把包拿過來”

好恐怖。還有為啥是“請把包交給我”呀。

當然大家也全都注意到我了。

大家的視線如針一樣刺向了我。

在這里又不能逃跑。而且反而會顯得更顯眼。

我只好放棄了走進了教室。

同班同學們開始熙熙嚷嚷地說著“為什么穿成這幅模樣?”,“喂喂一個人的學院祭嗎?”之類的話。嗚嗚……所以說我討厭穿成這樣來學校啊。

我把姬乃的包拿給姬乃后,坐在了附近的自己的座位。

大家的疑問被姬乃的一句“仙堂君從今天起就是我的執事了”,這樣一句無法令人忽略的話給瞬間打消了,剩下的只有從剛才起就沒變過的充滿好奇和興趣的視線注視著我。

我趴在了桌子上,閉上了眼睛讓視線陷入一片黑暗——但是,一切都從未順意過。

“啊啦?”

打開包后的姬乃發出了說話聲。

“吶,仙堂君”

“怎么了”

“數學的教科書和筆記本好像并沒有放進包里吶。這是怎么回事?”

“啊……”

糟了。

和六點半就要起來的命令一并強加給我的,還有準備學習用品這個命令。但因為覺得很麻煩所以就一邊“好的好的”回應著一邊敷衍了事,這就是我的錯了。

“……忘了”

“欸,不是吧。那么就連現代文和世界史的書也沒有咯?”

“是的。抱歉。就借用我的書吧”

因為我一直把書放在柜子里,這樣就不會有沒帶書的困擾的。

但,姬乃卻以怒氣難以平息的樣子,

“才不是這個問題笨——”

話還沒說完,她就閉上了嘴。

然后她姆妞姆妞地動著嘴,發出咳嗽的聲音。

“——忘記了的話還真是沒辦法吶。那我能不能借用一下仙堂君你的筆記本呢?”

她又重新變回大小姐的口吻,說出了這句話。

這還真是完美的變身啊。從各種意義上來說都能讓人起雞皮疙瘩。

誰都沒有注意到姬乃先前稍微顯露出來的本性。

如果我也不知道她的本性的話,就會同樣只能看到她大小姐的姿態。

姬乃在接受了我的筆記本后,

“那么,我現在就來解答一下吧”

說著,就開始進行題目解答的說明了。

喂這開玩笑的吧。我可是花了一小時才把它全部搞定完了啊。為什么她就這么簡單地解答完了?

在早晨班會開始的時候,姬乃就用比我更簡便的計算方式解答了題目,并將筆記本上整個頁面填滿了。

在這之后,姬乃的“大小姐”狀態就一直沒有崩壞過。

當然,這里面也有我作為執事的努力工作的結果。

她說橡皮擦用完了,我就跑到販賣部去買了,她說喉嚨渴了,我就跑到自動販賣機那去買了。

她打掃值日的時候就由我來代替她清理垃圾。

怎么樣我這獻身的樣子,我是個真正的執事。

難道我很適合這個工作嗎。不過我不怎么愿意啊。

不知不覺,轉眼就到了放學時間。

因為約定好了的,要把有關那漆黑色的物體的一切告訴我,我和姬乃一起走在走廊里。

我并不知道她要把我帶到哪里去。

“真是的,吩咐好了的事情卻完全沒做好,你這無能執事”

教室里一句怨言也沒說的姬乃,現在開始盡情的責備我了。

喂,這個有著雙重人格的大小姐是誰啊。

順帶一提,現在不僅放學了,回家前的班會也已經結束好一段時間了。

值日的學生也已經回家了,進行社團活動的學生也已經向操場或體育館移動了。

不只普通教室,包括教室的周圍,也能感到幽靜空間特有的凄清感。

然后,姬乃就把自己的“完美的大小姐”的假面卸下丟了。

“我為今天是第一次讓你做這些事請感到抱歉。我一直忍耐著不叫你笨蛋執事,到頭來感覺還真是辛苦啊”

“你還是考慮一下怎樣糾正我的接待方式吧……”

除了教科書忘了帶,其它的事我還是做得挺有執事的樣子啊。

我要向主人的毒舌行為提出申訴。

算了……反正過不了多久我就要辭職了。

最終到達的地方,是走廊最里面的一個空教室前。

“……到這里來做什么?”

我望著并沒有什么特別之處的門,問道。

“就在這里”姬乃說道。“從剛才開始學生的數量就越來越少了,而這里是堆置器材的地方……換句話說這里同樣也是堆置廢品的地方。可惜的是這里保管的廢棄道具已經不能再用了。可以感覺得出這里積存著各種各樣的東西,所以應該也會在這種地方‘出現’吧”

“出現?”

“這種高校的周圍附近,就特別‘容易出現’。建筑物的構造方向,臨近的設施,地形,人……存在著各種各樣的條件,進行調查的話,還要考慮到過去所發生的殺人事件殘留的影響。人類的惡意,是那些家伙最喜歡的東西”

“那個,你到底在說什么啊?”

“イヴル(這個詞我是真心查不出了,望科普)……就是魔物喲”

“魔物?”

我不由得像鸚鵡一樣把她的話復述了一遍。

姬乃卻露出感到不可思議的表情,說道

“這并不是什么令你感到吃驚的東西吧。你不是一直到現在都有看到過那種東西的嗎?那種東西就是魔物啦”

姬乃指向了附近漂浮著的漆黑的像藻球一樣的物體。

“……”

確實能夠看見。

沒有看不見的時候。

我一直都生活在,能夠看見這種東西的世界。

現在,就有幾個這種東西在走廊里來回地飛舞著。這是我的日常風景。

但是,我所看得到的風景。

——不只我一個能看到。

“——你也能,看到吶”

“嗯。因為我是魔法使呀”

姬乃將這種事實平淡地說了出來。

“魔物是由這個世界上滿溢出來的魔力所沉淀而成東西。說白了就是從人類的負面感情中誕生出來的”

姬乃指著空間中漂浮著的黑色藻球說道。

“這種程度的并沒有什么害處。但是,如果這種東西變得越來越大的話,它的存在就足以使人的感情思想產生絮亂。這樣就會發生很多的悲劇事件。被稱為‘神秘的光照’或‘原因不明’的事件大多是和魔物有關的”

“而且巨大的魔物,不僅能傷人,還能殺人。甚至能引發災害。而普通人類,并沒有對抗魔物的防御手段。”

然后,

“鷹宮家就是對這種稱為魔物的東西進行退治的魔法使——退魔師的家族”

“魔物退治……”

我瞬間理解過來這些話的含義了。

“這么說……難道說你在這種學校入學的原因就是……”

“是的。這個地區很容易出現魔物喲”

說完,姬乃便打開了空教室的門。

在看到這個教室里的光景后,

“呀啊!”

我不由得悲鳴起來。

在這里面擠滿了黑色的家伙——魔物。

但是,走廊里卻并沒有看到藻球之類的東西。

擁有異樣的細長的手腕和手指,像手一樣的東西從隔板縫隙和紙板箱的開口,以及古舊的箱子的孔中伸了出來,蠢蠢欲動著。

有如呼喊著救命——亦或者尋求著餌食的——地獄里的亡者的手,看似柔弱,但只是因為食欲而行動著,無論哪個都是漆黑一片的東西。

有如影子一般,誕生于黑暗中的黑。

我感覺的非常不舒服,向后退了一步。

這種,像手一樣的家伙以前還是遇到過幾次。

但是,一次性見到這么多的“手”大量出現,還是頭一次。

若無其事地站在我的旁邊的姬乃,一直都是冷靜的表情。

“哼。還真不少呢。但是,這種程度還是能輕松搞定呢”

“要,要怎么做?”

“我說過了吧。我是退治魔物的魔法使,退魔師(プリースト)喲”

不知為何自豪地說道,姬乃將手舉向前方。這是和昨天,與朱音會長戰斗時相同的動作。

與此同時,我的右手上帶有了和昨天相同的熱量感。我看向右手,果然浮現了像紋章一樣的圖案,發出金色的光輝。

冷靜下來,感覺熱量并沒有那次那么強烈了。

但是,還是同樣有著自己的生命能源在流失的感覺。

“那,那個。這個到底是什么!?”

“那個是魔法紋。主要是為了將你的體內的魔力,作為媒介供給于擁有相同模樣的魔法紋的我”

“魔力……”

我想了起來。

姬乃的左手手掌上,也描繪著相同模樣的紋章。

“是的。然后,我將供給的魔力在自己的體內調和成魔法后——釋放出去!”

一聲裂帛聲。

不久。

哐!響起這樣的聲音同時,從姬乃的手掌中吹出了強烈的風。

“!”

我睜大了眼睛。

昨天還不知道這究竟是什么,但現在我終于明白了。

姬乃釋放出的“魔法”在空教室內狂亂地席卷著。

空氣震動著,產生了流動,卷起了漩渦,然后——魔物被瞬間吹散了。

“好厲害……”

沒有聲音也沒有實體的漆黑之物。

被卷入了風中,崩壞了,破碎了,失去了形態。

“——呼。差不多就這樣吧”

姬乃喘了口氣。

我的右手掌上的熱量也平息了下去。

然后,空教室內的風勢也漸漸變弱了。

漩渦消失了,空氣的流動安定了下來,震動也停止了。

那群魔物——在那蠢蠢欲動的魔物也完全失去了蹤影。

被退治了。

“我掌握的系統是風與水。現在使用的是風的攻擊魔法。”

但她的解說完全沒有進入我的腦海內。

魔物(イヴル)。

然后是將這種魔物進行退治的魔法使,退魔師。

我很難相信,難道這種如此非現實的回答,就是為我的疑問所準備的。

腦袋里充滿了困惑,盡管如此我還是將自己想問的話說出了口。

“……你說了,我的魔力供給于你是吧。是通過這個魔法紋嗎?”

“嗯”

“我擁有著魔力嗎?還是說,這就是我能看見魔物的原因?”

“是呀”

姬乃點了點頭。

“所謂的魔力就是,類似充滿于這個世界的‘另一種空氣’一樣的東西。這種東西無處不在,每個人的體內也擁有魔力。無論是誰在經過訓練后也能夠察覺到它。而魔力更多的是沉淀于魔物之中。你擁有異常之多的魔力。所以,你能夠不通過訓練就能看到魔物”

“擁有大量的魔力……”

“不用太在意。雖說這樣的人類是極個別的。嘛,不過,我從沒有見過擁有比你更多的魔力的人。”

所以,姬乃說道。

“所以我想讓你做我的執事”

“執事……魔法使的執事,嗎”

姬乃在昨天,也這么說過。

“是的。所謂的魔法使,說白了就是‘會使用魔法的人’。就算體內保有的魔力的量并不算多,但只要掌握使用魔力的技術也同樣是魔法使。或者可以說,幾乎所有的魔法使都只是擁有著普通量的魔法”

“所以,就需要供給嗎”

“是啊。你的直覺挺不錯的呀”

多虧了做了各種各樣的預習啊。

姬乃繼續說道,

“特別是,使用攻擊魔法與魔物戰斗的退魔師,需要消耗大量的魔力。而這供給源就是,與擁有大量魔力的人結下契約成為搭檔——即為執事”

“契約……說的就是這個魔法紋嗎?”

我看向現在右手掌上正在消失的魔法紋。

“魔法紋的轉錄還是臨時契約喲。在這之后只要構建起魔法之門,交換認證彼此之間關系的言語,就能結下本契約(テスタメント)了,你就能正式成為我的執事了。”

“…………”

我在自己的腦海中將姬乃的說明進行整理。

大小姐,其實是在作退治魔物工作的魔法使。

而在戰斗中,魔力是必要的。

為此就需要我作為執事來供給魔力……

“那么,我就是……單純的魔力供給源咯”

“大致上來說就是這樣,差不多有一半是說對了”

對于我呻吟著說出的話,姬乃卻表示了否定。

“一半?”

“你不僅是我的魔力供給源,還要兼當我的保姆,兼廚師,兼雜務。既然成為了我的執事,這種程度的工作是必須要做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