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1.執事與魔法與大小姐

第一卷 1.執事與魔法與大小姐

雖然有些突然,但還是把時間稍微往前倒推一下。具體是發生在兩周前,入學儀式的早晨。

“這個,是不是你的?”

在玄關前擺置的揭示板前,

當我正在查找去入學儀式前自己的所在班級時,我的身后傳來了這句話的聲音。

高貴的,優雅的,還帶有端莊氣質的聲音。

讓人認為如此和這種普通的公立高中不相符的說話聲音。一位大小姐正站立于發出那種說話聲的方向處。

一眼看上去,就讓人想到大小姐。

穿的服裝,是和周圍的女生同一款式的校服,但她發出的氛圍卻完全不同。

垂至腰間的是柔順的金色卷發,以及一對亮晶晶的有著藍色瞳孔的大眼睛。

令人吃驚的是她那嬌小的身體,以及那令人難以置信的纖細的手腕和腳。

宛如由異國的人偶師所制作的,注入了靈魂的人偶。(迷之吐槽:貧乳女主都該長這樣= =)

女孩開始傾斜著腦袋看著我,散發出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而我也察覺到自己在入迷地注視著她。

她觀察了我一會,便將右手遞了過來。

那是一本學生手冊。

封面上是我的名字和照片。

“這個掉在了校門口附近。我想,你應該是在接待處遞交通知書時,取出東西的同時掉的吧。”

說完,少女微微一笑。

那是個令人感到心動的,溫柔的笑容。

我只是匆忙收下自己的學生手冊。

遲疑了一下,又慌慌張張地說

“謝,謝謝你……”

到頭來只能說出這句話。

“不客氣”

她說著,便將視線從我這一開,看向了記錄著分班情況的揭示板。

然后,

“哎呀……”

她有些驚訝地嘀咕著,再一次將視線轉向了我。

“仙堂志津二君”

無緣無故的,說出了我的名字。

“欸,為,為什么……?”

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在我想到原因是我的學生手冊上有寫之前,少女便浮現出一臉充滿魅力的笑容。

“我們在同一個班級呢。在這一年里,請多指教”

說完,便向玄關內走去。

我著迷于少女那從身后看,如同輕快舞動般離去的身姿,只是遠遠望著她。

在少女作為新生代表上臺致詞時,我便知道了她的名字。

鷹宮姬乃。

在聽到少女自報姓名后,我感到吃驚的同時,我也理解到了。

她散發出和一般人不同的氛圍是理所當然的。

鷹宮家。

那是擁有國內外數個大型企業的同時,也在政治界有強烈影響力的名門中的名門。

像我這種,和那些世界名人完全沒有緣分的高中生,但只是知道名字就能明白其中的強悍之處。

那個名門的大小姐,當然也就是這個女孩。

“……”

我看著她在臺上,以流利的語調進行致詞的姿態。

先前在玄關前的,著迷于她的心情,反而感覺漸漸冷卻下來了。

超高等級的名門大小姐。

并非有那種,和這種少女是同一個班的同學,多少應該親密一些的感覺。

事實上,我真正抱有的感想是,現在站在臺上的少女的身姿,和我是完全不同世界的存在。

高貴,華麗,典雅……這些和我完全無緣的詞語在我腦海中浮現的同時也消失了。

取而代之浮現于我腦海中的是,為何這樣的人會在如此普通的公立高中入學呢?

但是,我并不知道自己還抱有著什么期待。好似為了打消自己所抱有的這種想法,我再一次望向鷹宮姬乃那進行演說的身姿。

……雖說如此,不,應該直截了當地說。

就算,假如她不是大小姐之類的人,我也不會對她產生在這之上的想法。

原因就是她的外表的一部分,和我的喜好完全相反。

毫不隱晦,說清楚就是——

鷹宮姬乃沒有胸部。

與其說小,不如說沒有。

和嬌小的身體相襯的是少女那迷你的胸部,已經達到了穿著制服上衣就完全不能識別的等級了。

同時我也實話實說。

我喜歡,最喜歡巨乳了。

只要看到大大的胸部就有一種幸福感滿溢的感覺。并想大聲吶喊“歐派萬歲!”(迷之吐槽:為何男主總是會喜歡與女主相反的屬性……)

當然也是會有不同的意見。

人的價值并非是由胸部的大小所決定的。

要是交往的話相比身材肯定性格更重要。

我也不會否定這個意見。

但是,我同時也不會舍棄自己的理想。

交女朋友就要找巨乳妹子,結婚的話就要找巨乳妹子。死法也要選擇在抱著巨乳妹子睡覺時窒息而死。

是的,舉例來說,在鷹宮姬乃下臺之后站在臺上的,作為在校生代表進行致詞的學生會長就是我的理想……

但是,現在先把很好很強大的巨乳學生會長放到一邊。

回到距離入學儀式兩周后的現在。

時間是夜晚。

地點是在道路旁的自動販賣機前。

我依然處在倒伏在地面上,背被人踩著的狀態。

我想我已經知道了,對方就是鷹宮家的大小姐,不知為何和我同一個班級的大小姐——

鷹宮姬乃。

“……”

但是這也太奇怪了。

平常在學校里有著楚楚可憐又優雅的氣質的少女,現在為何又是這種態度。

從裙子底下快速伸出白色的腳,踩在我的背上完全沒有退縮的樣子。

環抱著手臂,她那俯視著我的表情是如同猛獸般猙獰的笑容。

簡直就像是發現獵物小老鼠的老鷹一般。

……難道我要被吃了?

怎么辦啊。

如果把能看見她的內褲這件事說出來,她應該會退縮吧。

但感覺有點可惜啊……

在我這么煩惱著的時候,

“如果搞錯的話我也會很困擾的,就全部確認一下吧。”

“哈?”

“你的名字是仙堂志津二,十五歲。明原高中一年級四班的學生。是吧。”

“啊,啊啊……”

那種事情,在踩之前就應該先確認啊。

“生活在一個父母和你自己的三人家庭。但是你的雙親因為公司的商談事項而去歐洲長期出差。現在你是一個人獨居中。”

“…………”

“現在,你因為吃完晚飯后喉嚨有點渴,就到自動販賣機這買飲料。然后在投入錢的時候,因為錢掉落出來了,所以正在撿是吧。”

“……是,這樣的。”

為什么為什么?

這個大小姐,會對我的事情做出如同跟蹤行為般的調查?

在我這么想著同時,這大小姐又從口中說出了更令我意外的話。

“為什么錢會掉落出來?”

“欸?”

“好像——是不是有什么黑色的奇怪東西影響著?”

“!?”

因為這句話,我的警戒心一口氣上升了許多。

確實如同她所說的那樣。

我把一個染滿漆黑色的像藻球一般奇怪的東西在眼前橫向切開之后,錢便落了下來。

但是——但是,那個是。

“那個應該是除我以外的人都看不見的啊!”

我大聲地叫了出來,在依然被大小姐踩著的狀態下。

漆黑的奇怪物體。

我從以前開始——或許在出生之后,就開始能看到那奇妙的物體了。

那個大致上,從外觀來說就像是相當于手掌大小的黑色藻球。

不知有多少次了,我看到那個東西聚集在一起,形狀如同人的手一般大小從地面生長出來。讓人感覺很不舒服啊。

不知為何一如既往的漆黑。

當然直到現在我都認為不會有除我以外的人看到那種東西。

但是——這個大小姐能看到?

大小姐依然把我踩在腳底下,微微地笑著。如猛獸一般的笑容。

“是嗎——果然能看見吶。就是你……”

她喃喃自語,之后說道,

“你,來當我的執事吧!”

“——欸?”

在我理解這句毫無條理的發言的意思之前,

大小姐她將原先環抱著的手伸向了我——手掌朝向著我。

然后。

咚!

謎一般的沖擊襲向了我,我的意識瞬間遠去。

白色胖次如同炫目的白光,在我的腦內灼燒著——

“!?”

我醒了過來。

昏倒這種事,我從出生以來還是第一次碰上。

那個沖擊讓人感覺還真痛啊。感覺好像那個大小姐從手掌里放出了什么就把我給打飛了。是龜派氣功還是波動拳什么的……

不知為何像白癡一般思考的我,立起身來向四周看去,

“——這是哪里啊!”

我不由得大叫起來。

不,這到底是哪?

首先我現在睡著的床就已經超出常規了。

應該可以說是豪華大金床吧。總之好大。

而且還附帶垂著花邊簾子的天蓋。

同時這個房間,也有著和這個大床相符的感覺。

華麗到裝飾過剩的衣柜和鏡臺。

白色的墻壁上也讓人感到浪費地裝飾著配有豪華畫框的名畫,另外屋里還有暖爐。

怎么看都是“上流階級的臥室”那種讓人不知所措的環境。嘎吱一聲門開了。

進入房間的人是,預料之中的大小姐——鷹宮姬乃。

蓬松的如波浪一般的金發,像人偶一般嬌小華麗的身體。

見慣了的制服,在這里卻毫無違和感。

“你醒來了啊”

少女用有著藍色瞳孔的雙眼盯著我,邊說著邊向我走來。

“這里是哪里”

“我的……住宅哦”

嘛,這個我大概也明白了。

“為什么要把我帶到這種地方”

“為了讓你當我的執事喲”

話說剛才也說了同樣的這句話啊——等!

猛然一下。

大小姐如同要捕獲獵物一般向我撲來。

豪華床被壓得嘎吱作響。

我的身體砰砰地彈動著。

然后大小姐緊貼著伏在了我的身上。

欸,怎么?怎么回事?

“等,等等……?”

“死心吧。你無處可逃哦。衣服也這么合適,當我的執事不是多好的嗎”

“欸?……啊!什么時候換的!”

我現在才察覺到自己正穿著執事服。長袖襯衫配上領帶,外套黑色西裝和長褲。怎么看都像是一個執事啊。

……意外的很合適啊,我這么想著。

這時我的妄想開始急劇發展了,這段誰都不能有怨言喲。

總之對方是優雅又華麗的大小姐。執事需要做的,就是和這樣的大小姐在同一個住宅下生活。我想,一定存在愿意花錢也想取得這種立場的家伙吧。

——早上,我前往大小姐的房間。將還在睡夢中的大小姐搖醒

“呼啊啊……還想繼續睡”

“不行的喲大小姐。老爺會責怪的哦。”

在進行著這種對話的同時還要幫大小姐更衣!當然還包括下半身的衣服!

“——不對不對不對·”

我慌忙將自己的妄想趕走。

好危險。不由得就想叫出“大小姐,我想做你的執事!”這句話了。

怎么可能會出現那種情況下的對話。冷靜下來,我自己。

“……話說回來,這件衣服。是誰給我換的?”

“當然是我呀”

當然是?

“這么說……你把我的衣服給脫了嗎”

“這是當然的吧。不脫掉的話怎么給你換衣服。那樣的事情——欸欸!?”

大小姐的臉突然變得通紅,頭上好似噗嗤一聲噴出了煙。

欸,怎么回事?現在才注意到那些問題嗎?

“你,你你你這個,變態!色情執事(志津二)!”

“是我的錯嗎!?話說后面那個是執事嗎!”

“什么啊!你不是叫志津二嗎?”(迷之注:日語里志津二和執事同音)

“雖說如此,不過,并不是那個シツジ……(迷之吐槽:同音方面的冷笑話就自己意會吧…)

欸欸,可惡。好復雜。

……我不會是卷入了“這家伙的名字既然叫志津二,那么和執事這種職業不是超合適的嗎”

這么想的大小姐的游戲中了吧。

我看著像騎馬般乘在我身上的大小姐。

“想要執事的話就去找專門的人來雇啊。為什么偏偏找上我”

誘拐似的把人帶走,然后在人昏倒的時候把別人身上的衣服換掉。

大小姐好像依然未從紅著臉的狀態中緩過來,并沒有和我對上眼。

……這么容易害羞的話,在這之前就應該注意到啊。

這個大小姐,好像意外的有些蠢啊。

“——不是你不行喲。”

不知為何,這個大小姐突然以嚴肅的語氣回答了我的話。

“……哈?”

“你呀,不是‘看得見’那個嗎?”

“——!”

一瞬間,我表情抽搐的同時,也明白了。

原來是這樣啊。

我想起了昏倒之前,在自動販賣機前的對話。

我認為除我之外沒有人能看見的,漆黑的不明物體。

但是,這個大小姐好像也能夠看見。

“——你,知道那個是什么嗎?”

用話語緊咬住我不放的大小姐表情一變。又露出如同發現獵物的間隙的鷹一般的笑容。

“如果想要知道的話,就當我的執事”

一邊說著,一邊好似‘庫庫庫’地笑著的大小姐。

訂正訂正!完全沒有意外的有些蠢的感覺!

這個腹黑少女是怎么回事。和在學校里的那種完美大小姐完全不同的性格啊。

“在入學儀式那天,和你見面時我就察覺到了。好像持有大量的那種東西。果然沒錯。你是難得一見的人才哦。只要讓你當我的執事,我就不會輸給那個奶牛女了……”

大小姐這么喃喃自語著。

完全不明白什么意思。

“你說的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想知道的話就當我的執事”

“我才不要!”

順序完全顛倒了。這個大小姐完全不知道自己有說明詳情的責任。

剛才是因為妄想的鼓動才差點點頭了,這還真讓人郁悶。

以后無論是多么好的朋友拜托我,我也不會在契約書之類的東西上簽名了。

我為了將從大小姐身上搖落下來而扭動著身體。

“啊,喂,你別想逃”

“等……放開我呀!”

突然我的手被大小姐按住了。

但是,這樣的嬌小身體不可能有多大的效果。

因為我體格比較大,而且我是男生,所以并沒有被壓制住。我輕松地將她按了回去。

“不,不要抵抗啦!”

“不要蠻不講理”

大小姐想要強制把我壓在床上。

她的身體一動一動,大腿的柔軟的觸感刺激著我的腹部——不對,饒了我吧。而且這種觸感我在昏倒時的睡夢中也有所感覺,這個大小姐。果然有點蠢——

“你這!”

“哇”

大小姐的向下揮動的左手,和我的右手合在了一起。然后我們兩人就在床上,如同戀人一般將兩手握合在了一起。唔啊,好柔軟啊。

當然這是偶然的。

可以說是奇跡的偶然。

不過如果一切都是從偶然開始的話,就可以好好進行對話了的。

也就是說,如果是那樣的話。

這時,從我和大小姐握合的雙手的空隙中放射出了光芒。

如同新生的太陽一般閃耀的光芒,降臨并照向這奢華的房間的四周。

因為太過刺眼,我遮住自己的眼睛。

然后,大小姐也慌忙甩開了握合的手。

意識完全沒有余裕去注意那消失的柔軟觸感。

“這,這是怎么回事?”

光芒很快就消失了。

我戰戰兢兢地看向自己的右手——倒吸了一口氣。

手掌上,描繪出了紋章一樣的圖案。

瞬間腦海里浮現出了,魔法陣和煉成陣之類的幻想小說里的詞語。

而放出的淡金色光芒也漸漸看不見了。

“啊……”

然后,迷之紋章就有如被我的手掌吸入一般,消失不見了。

“哦,喂,這是什么啊!”

我向大小姐發出了質問。

她卻又一次像騎馬一樣騎在我的身上,并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說道“這樣你就逃不掉了。”

裙子翻卷起來,又看見胖次了。

她接下來的話回響在我的耳邊的同時,也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這樣你就成為我的執事了。”

做出這句宣言的同時,她也伸出了和我完全相同的,描繪有金色紋章的左手。

十分鐘后。

我在用抹布打理住宅的走廊。

自己都想吐槽為何自己到頭來還是順從了,但這也是沒辦法的。

我不知為何慌張地逃到了住宅的外面,而在我的眼前,是廣闊的,茂密又深邃的森林和狹窄的小路。遠處能聽到的是咕咕的,貓頭鷹的叫聲。

完全不知道這是哪里。也不知道要走多遠才能到達有人住的地方。

讓人連踏出第一步的勇氣都沒了。

沮喪地垂著肩回到住宅的我,被大小姐用甜蜜的話語小聲耳語著。

“不要這么擔心嘛,明天會好好地帶你去學校的哦。然后在放學后,我會把你想要知道的全都告訴你。”

這些話將我完全說服了。

只有一天。

直到明天放學以前都要忍受這意義不明的狀況。扮演大小姐的執事。同時,在明天知道想知道的一切后就趕快逃走。不管怎么說,這些都是在到了學校后的問題。到時就無視大小姐直接回自己家就行了。

就這么決定吧。

然后我就接受命令,在表面上做出順從的樣子,用抹布進行打理。

當然并不是屈服于“或許能有更多的機會看見內褲”和“或許能有機會幫忙換衣服”之類的邪惡愿望。完全不是哦!

順帶一提,大小姐在說著“去吃晚飯嘍”之類的話就走了。

反正在那豪華的餐廳里,一定招待著我從沒見過的華麗料理。

“不過,這還真臟啊……”

我小聲嘟噥著。

一擦下去抹布就變得一團黑。

到處都被頭發呀,鞋子上的落下的泥之類的污穢物弄臟了。

角落里散落的灰塵都成塊了。

這間住宅的管理人員或使用者到底在做啥啊。

“……”

反應過來時我已經在不知不覺中進行著掃除工作了。

不過這并不是適當清理一下就能解決的啊。

雖說打掃這件工作是我被強制命令到回答“明白了”才做的,但不好好做又不行呀。

而且怎么說呢,也不想半途而廢吧。

也因此,我為了和地板的污垢做奮斗,給水桶換了將近五次水。

“——阿啦阿啦,執事居然還要做這種工作。”

正當我在進行戰斗的時候,旁邊響起了和鷹宮姬乃不同的說話聲音。

我抬起頭看是誰時,

“——嗯姆!?”

我的臉不知被什么給強壓住了。

強盜!?氯仿!?又要把我弄暈后誘拐!?

但感覺又完全不同。

很柔軟,而且還富有彈性。(迷之吐槽:我希望你在這段完成你的夙愿,雖然不可能……)

我的臉接觸到的充滿包容力的如同夢一般的觸感難道是——!

“啊啦,不好意思”

和這句話同時,美妙的柔軟觸感也馬上離開了我的臉。

“因為把你和房間里的抱枕搞錯了,所以……”

這怎么可能啊!真想回句——這誰會相信啊。

但我實際卻回以,無論怎樣的錯誤都會原諒的滿臉笑容。

不管怎么說……

以前看到她的時候,就覺得果然沒錯。

是巨乳。

是如此完美的巨乳。

制服的襯衫和外套都被其漂亮地頂起了。

說句老實話,看見這對很好很強大的果實,我就知道是誰了,但以防萬一還是確認一下對方的長相。

能讓人聯想到柿子的筆直的紅色長發。

在我看來,蘊含著強烈意志的金色的雙瞳。

有如模特一般,讓人難以相信是高中生的,The Glamorous Proportion(迷之吐槽:這是從假名翻成英文的,作者很作死,沒啥特別意思)

不會有錯,

是鷹宮朱音。

和姬乃同樣是鷹宮家的大小姐(記得應該是表姐妹)的,我們學校的名人學生會長。

“……會長”

我的思緒一直停留在剛才殘留在臉上的觸感。

“啊拉,好高興啊,你居然知道我的事。”

“那個……因為在入學儀式上看到你……”

“是嗎,謝謝”

會長傾斜著小腦袋微微笑著。同時,那對胸部大人如同主張自己的存在般輕輕搖晃著。

我的大腦開始劇烈地發熱。

是的,她就是我理想中的巨乳——更正,女性。

入學儀式那天,我看到在臺上進行新生歡迎的致詞的少女(的胸)之后,就被深深吸引了。然后從那天以來,我就一直在校內注意著并尋找著她的身姿。

我認為,或許這就是戀愛。

雖然從中學起就一直是朋友的同班同學說過“那是你,一直在意的巨乳吧”,但對其她的巨乳開始新的戀情又有什么不好的!

話雖如此,但作為名家大小姐的高年級生的學生會長這樣的女孩,卻明顯沒有那么簡單。

我想她肯定到最終都是個令人憧憬的存在……但是。

這個會長,現在就在我的眼前,并微微的對我笑著!

我一看到會長的胸部噗拗噗拗地搖晃著,大腦就感到有如受到沖擊一般。

這對歐派的搖動已經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腦海中!

喜歡的片段可以隨時在腦內重播了!

當我這么想著的時候,突然。

朱音會長靠近了我——并用兩手將我的手腕給輕輕抱住了!

“等,欸,怎,怎么回事?”

“嘿嘿,害羞了嗎?”

不,腦細胞因為過于混亂導致大腦短路了。

另一方面,會長就如同我行我素的小惡魔般。露出了無法讓人相信是大我一歲的女孩所有的,妖艷的笑容,并將自己的身體壓上了我的手腕。

“唔哦!?”

我的胳膊,被豐滿的果實給夾在了中間。

如同兼具柔軟和彈性的球體一般,在我的手腕兩側壓迫著。

這種觸感——絕對要在腦內永久保存!

我全身的所有零件都如同在品味這種感觸一般吼叫著!

不妙不妙,理性都要被吹走了。

會長把臉靠近我的耳邊,如同呼氣一般地小聲說道。

“來做我的執事吧”

“!?”

頓時一股熱量竄上了我的腦袋。

會長說出了和先前鷹宮姬乃說的幾乎相同的話。

而且在那之后,不知為何一直難以忘懷。

我慌張地揮動自己的手腕,從會長的身上掙脫開來。

但,遲了一步。

和先前幾乎相同的。

從我的左胳膊和會長的胸中的谷間密著處的邊緣,放射出了光芒。

炫目的光芒如同大雨般地照向了走廊的四面八方。

“難道說……!”

我把上衣脫了下來。因為長袖襯衫是純黑色的原因,所以沒有必要 。

透過薄布才得以明白。

我的胳膊上,描繪著釋放出淡紅色光芒的紋章。

和先前的紋章在形狀上并不相同。

在看到會長的胸口上也有著相同模樣的紋章,透過襯衫散發著光輝時我明白了。

并不是胸部之類的問題——雖然這句話是胡說的,但我還是相比胸部更優先地將視線看向會長的臉。

會長,露出如同女王大人一般的微笑。

這種笑容讓我想到了捕捉到獵物的獅子。

“嘿嘿”會長環抱著手腕“這樣一來你就是我的東西啦”

說出了和姬乃相同的話。

“到底……”

是怎么回事?

到底發生什么事了?

你們到底是什么人呀?

如同溫泉的源流一般持續噴涌而出的疑問令我說不出任何話來。

突然聽到走廊的門被“碰”的一聲打開了!姬乃從門內沖了出來。

“啊啊啊啊————!!”

姬乃發出吵鬧的聲音,如同做出威嚇行為的貓一般,眼角上吊,一步一步走了過來。

我知道——現在并不是做這種事的場合——但我還是不禁把朱音會長和姬乃做起比較來。

和如同降臨于地面的巨乳天使一樣的學生會長相比,姬乃她……那個……

說老實話,她還是挺可愛的。

但不管她有多可愛。

是多么優美的令人憐惜的完美大小姐也好。

但她終究是個沒有巨乳的人。

并不是作為戀愛對象或令人興奮激動的對象的合適人選。(迷之吐槽:我真想把興奮翻成性奮……)

……不,先前看到她的胖次而感到高興,僅僅是因為平常很少看到,感到很稀奇罷了。

看到這種如同小孩子一般的體型的家伙穿著的胖次怎么可能會感到高興呢!

這個看上去像小孩子的大小姐站在朱音的面前,用手指著她,

“等一下,朱音!為什么你這家伙會在這里呀!”

“啊啦,這里是鷹宮家的領地喲?作為鷹宮家子女的我在這里,有什么奇怪的嗎?”

“咕……”

……喂。剛才還來勢洶洶地走過來,不一會兒就在言語對決上敗北了嗎。

當然會長的話也沒錯啦……但為何在她的言語中有種奇妙的違和感呢……?

我的疑問被姬乃的怒聲給瞬間吹散了。

“就算如此,那現在的光芒是怎么回事?朱音,難道你……”

“是的。我和他結下了臨時契約了喲。”

“為……為什么要做出這種事呀!”

“啊啦。你還沒進行本契約(デスタメント)不是嗎?而我和他就沒有權利結下契約嗎?”

“這個家伙是我發現的呀!”

“我才不知道這種事呢。畢竟我也在關注著他”

“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把他運到這來的呀!”

“為我做出這些事來還真是辛苦你了”

“嗚嗚嗚……”

雖然不知道這兩個人在說什么,但好像是在為爭奪我而吵鬧著。

然后在話語的對決上,姬乃完全輸了。

相比同為表姐妹,這時看上去更像普通的姐妹。當然姬乃應該是妹妹。

無法進行反駁的姬乃從鼻子里發出“嗚嗚”聲,而朱音會長則抓住了我的手腕。

“你也不可能一直待在這種地方,就和我一起走吧。成為我的執事的話,跟我住在一起并且不用做打掃走廊之類的事喔。我跟你約定好了你會受到最高級的待遇。而且——在那一副貧相的平原女和我之間,你更喜歡誰?”

“那個……”

“迷茫什么啊你個笨蛋執事!那個奶牛女哪點好了!”

不,并不是迷茫之類的問題。如果只針對外表來進行選擇的話,我會做出10:0的選擇而選朱音會長。

但是,在完全沒有搞清狀況的前提下,我自然會躊躇于自己接下來的行為。

當然,這種想法我是不會說出口的。

但是,我連空閑的余地都沒有。

“你這紅色的奶牛!放開那個家伙!”

姬乃大叫著的同時,將手掌朝向了這里——我和朱音會長的方向。

從手掌那里,

“!?”

哐!吹出了風來。

而且不是簡單的風。

就有如,將空氣壓縮成球狀一般,然后將它射出形成沖擊。

我想這和先前在自動販賣機前的應該是同一個招數。

姬乃當時不會是用這種沖擊波一樣的東西攻擊我的吧?

但這回的,怎么看大小都要大上很多吧……

“哇”

朱音突然把我撞飛。

如同沖擊波一般的風,從我和朱音之間穿過。

“嗤……還是一如既往的,在威力上如此氣派啊”

“感到氣憤的話你也來試試看呀”

兩人的優勢第一次對調了。

浮現出得意的笑容的姬乃以及,露出痛苦的表情咂嘴的朱音。

……但,會長卻馬上取回了余裕。

她將視線朝向我并說道。

“雖然有些突然,但作為我的執事,你馬上就有工作了呢”

“欸?”

“沒關系。你什么都不用做”

說出了有些矛盾的話之后,朱音會長將手掌朝向姬乃的方向。

“啊咕!?”

突然。

我的胳膊上有一股熱量在游走。

仔細一看,先前的赤色紋章又再一次放出了光芒。

然后,朱音會長的胸口上的紋章也,釋放出了和先前相比有兩倍以上的強度的光輝。

“唔呼呼……好厲害。太美妙了。你,是最好的執事喲”

并沒有抑制那高漲的情緒,朱音放聲大笑著。

然后,下一個瞬間。

我甚至有些懷疑自己的眼睛。

從朱音會長的手掌那,放射出了火炎,和會長那頭漂亮的紅發相比更紅的火炎,勢頭如同火炎放射器一般,襲向了姬乃。

“這!”

姬乃貼到墻邊躲開了這一擊。

“啊啦啊啦太可惜了。差點就能得到一只肉質不足的燒雞了”

相比重新取回余裕的朱音,姬乃則是,

“那么你就沉溺在那個沉重的力量中吧”

再一次將手掌朝向了朱音。

然后,

“唔……!”

這次我的右手的手掌開始有熱量在游走。隨后紋章再次放出了光芒。這次的是金色的光輝。

而姬乃的左手手掌上,紋章也放出了相同的光輝。

然后,從她的手中,噴出了大量的,如同水壩潰堤一般水。

水襲向了朱音,強大的壓力如同壁障一般包圍著她——剛這么想著,朱音也釋放出壁狀的火炎來防御大水。

然后再一次用火炎進行攻擊。

隨后姬乃再次用風進行反擊,并乘著水流像沖浪一般在天花板附近移動,襲向朱音的上方……

“這……這到底是什么啊……”

我只能發出呻吟聲。

只能給自己找借口了。

比如這一切都是錯覺或戲法什么的,但這些可能性在一瞬間就消除了。

現在在我的眼前,有兩個大小姐在用魔法一樣的東西進行戰斗。

并且,兩人在釋放出火炎呀水呀風呀之類的東西的同時,我的右手的手掌和左胳膊的紋章就發出強烈的光芒,然后有種什么被抽出的感覺。

就好像,生命的能量被吸出了一樣。

“…………咕”

不知為何,有種強烈的疲勞感向我襲來,我不由得跪在了地板上。

然后,就如同發出信號一般,兩位大小姐的非現實的戰斗也停止了。

“……呼”

“……哈”

相對立著的兩人都喘著氣。

但身上服裝卻毫無雜亂,和走廊的慘狀形成對比。

浸滿了水的地板。

被燒成焦炭的墻壁。

好像被鐮鼬切過了一樣開裂的天花板。

還真是殘酷啊。把我先前努力打掃的成果還回來。

但是兩位大小姐,就好像沒有注意到這些狀況一樣,開口說道。

“還是老樣子啊,你的魔法還是依然的弱小吶”姬乃說道。

“老實說吧。你才是,像個笨蛋一樣除了華麗的魔法以外就不會其他的了”朱音說道。

在那之后,兩人好像是一邊互瞪著一邊進行爭吵,

“——算了。這樣也證明了他是一個優秀的執事。今天就到此為止,饒了你吧”

“這是我的臺詞吧!”

進行著這類對話。

朱音離開了走廊。

就好像,現在發生的事就跟日常生活一樣的平淡。

在看不到朱音的身影后,

“啊—那個令人火大的奶牛女!把人家的東西當成目標的同時還要沖出來掠奪!你也是!不要老老實實就和別人訂了臨時契約啊你個蟾蜍類執事!”

姬乃一邊跺著腳干著急,一邊說出如同暴露本性一般的話。

但是我別說是做出困惑的反應了,連認真思考都做不到了。

只是,想著姬乃現在看上去就像‘因為姐姐把自己的冰激凌吃掉了而發怒的妹妹’,之類的和現狀完全無關的事。

總之,現在要開口,問出最低限度的疑問。

“你們……到底是什么人?”

面對這樣的問題,姬乃她將自己那凌亂的金發稍微整理了一下后,露出了不愉快的表情回答道。

“……我是魔法使。你成為了魔法使的執事(バトラー)喲。”

大致上,我是明白了,這句話中的執事,和一般意義上的執事不同。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