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閉時曲線的碑文

第二章 積蓄在側頭葉里記憶相關的神經信號的解析

第一卷 閉時曲線的碑文 第二章 積蓄在側頭葉里記憶相關的神經信號的解析

【所謂永遠的,只有兩種東西。一種是宇宙,一種是人類的愚蠢。而我對宇宙一無所知。】

——阿爾伯特?愛因斯坦

“阿拉,牧瀨桑,已經回來了么?”

差不多覺得要就寢的她,在臥室里伸頭看向鄰居的房子。

她所知道的日程,回到曼哈頓的這里要在后天。

但是現在,在窗簾遮擋的窗戶后面望向二樓入口,那里有晃悠晃悠的亮光。現在,差不多已經凌晨一點了。

“……?”

她暫時就那么眺望著,突然想到了一種可怕的可能性,臉色都變了。馬上拿出了手機,輸入了鄰居的手機號碼。

“難道說,小偷……?”

住在曼哈頓的事務所里面的研究生的她,像這樣好幾天不回來的時間是很多的,難道是瞄上了這個?

這里是紐約州的西切斯特,是很多日本人居住的高級住宅區,治安非常好的地區。警官的監察所也很多,保護著每一家的安全。發生這種事情真是做夢都想不到。

(不行,打不通。)

對方的宅電打不通。她掛了電話,這次,撥打了緊急通報號碼。

在呼叫了幾次之后,電話那邊有了回應,她剛剛打算尋求幫助。

但是——

下一個瞬間,鄰樓的一樓二樓都沖起了火光。

“誒誒誒!?”

就在看到了之后吞了口口水的時間,對面的火勢已經迅速擴大,把整個樓都包圍了。

“啊!不好了,著火了,著火了。”

因為慌張直接用了日語向電話求助,發現之后趕忙換成了英語。

“fire!fire!”[真帆醬你這是賣萌么……]

連喊叫都是傾盡全力了,全是單詞。

“——?”

在著火的房子的入口處,發現了幾個人影。

她想也不想,就躲了起來。如果被發現了也不知道該怎么辦——。

壓低氣息潛伏著的他,看到樓房后面的陰影處停著一輛小貨車,前燈開著。

幾個男人,其中一個用沒有聽過的語言間斷的說著什么。

火勢已經高漲的快要燒到天上去了,但是幾個人無動于衷的樣子,只是靜靜的坐在小貨車里。就這樣慢慢的開著,消失在了黑暗里。

(不是一般的強盜呢。)

她這樣想,這簡直就是特殊部隊。

為什么在這里,做這種事情?鄰居究竟做了什么事呢?

她用顫抖的聲音,向緊急通報電話里,開始訴說住宅區發生的事情。

車站前屹立著的,秋葉原新的標志之一——大樓。

在五樓的某個大廳里,從早上開始就準備著ATF的研討會。

ATF——秋葉原技術研討會。和國內外眾多研究機構聯攜,不定期舉辦特殊的研討會和宣傳會。倫太郎所在的東京電器大學也作為產學的一環參加,簡單的來說就是研究會的學生參加研討會,向指導員提交報告,以此獲得單位的賞識。

“啊,岡部君,抱歉。”

井崎準教授從倫太郎那里接來一份拷貝的資料,帶著有些抱歉的口吻說道,他也是這次參加研討會的一員。

大概是因為和倫太郎一樣在二十歲上下,是一個健康的運動員,傳言校內外也有喜歡他的女學生[?]。他比起指導員,更喜歡倫太郎這種樣子的前輩。順便一提,他也是網球顧問。

“這是,這次去聽研究會的學生的名單。”

“thank you。”

井崎從倫太郎手中接過來。

“岡部君做的呢。”笑笑說道。

“還有什么事的話找我來商量吧,我會照顧你的。”

“不好意思。”

“啊,這個列表,等會報告的時候要一一確認的,別忘記在入口check。”

“好。”

直接的說,作為一個學生,為了井崎的講義晉級的單位,或者說覺得井崎可愛的想要貢獻點數的女學生,這樣的情況也有。

事實上,和桶子和倫太郎一樣要取得學分的研究會相關,“去幫助井崎這怎么可能嘛,常考。”這么說了,因此在研究會的開始時間才匆匆忙忙的過來。而且其他的研究生也差不多。[這段真心有點看不懂,抱歉]

那為什么倫太郎還從昨天開始就幫忙呢?——維克多?空多利亞大學這樣的人生目標浮現了出來。井崎也前往這所大學共同研究,人脈也廣一些。這樣的他來當紅莉棲,是不是接近這個目標的第一步呢,倫太郎這樣想。

而且這次的研究會,是夏天的維克多?空多利亞大學舉辦的研討會的后續,這也是倫太郎關心的一點。

(雖然我沒有紅莉棲那樣天才,但是我想繼續去學習紅莉棲學過的東西。)

這是,已經失去了所有的希望的倫太郎的,新的夢想。

在公共大廳的接待處,岡倫整理著參加研討會用的冊子和傳單。

在距離研究會開始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除了倫太郎這種來幫忙的學生,周圍已經看不到人影了。

【疑似科學的系譜與中缽論文】

在井崎準教授的研究會上的傳單之一。

【中缽論文】這,也就是“那個男人”偷取的紅莉棲的時間機器的論文吧,倫太郎暗暗地想。

——在學會上發表,以我的名義。

——難道爸爸要竊取?

噩夢般的光景在腦海中浮現出來。之后紅莉棲死了,那個男人逃命到了俄羅斯,并且以【中缽論文】這個虛假的名字發表了這篇論文。

“……”

倫太郎翻開傳單看了起來。

那里有很多二十世紀的疑似科學和假科學,相互交雜在一起介紹,對于小白來說不是什么有趣的內容呢。

然后呢,在那個譜系的最上方華麗的登著【中缽論文】,井崎準教授是這么總結的。

是的,簡而言之……中缽博士的時間機器理論,在真正的學會里沒有得到認可,不惜驅除自己的女兒也想得到的地位也好權勢也好名聲也好,一項都沒有得到。

根據玲羽所說,他的論文發布之前,核心的部分被俄羅斯修改了沒有公布于世。

本人對于這件事一無所知,并且被俄羅斯研究所軟禁。(本人了還錯以為是被很好的待遇歡迎了真是可笑。)假科學雜志上登載了自己的文字并且還被采讓他十分沉醉。

諷刺的是,中缽的論文實在是太直接了,并且是革命性的。

害怕流傳到別的國家去的俄羅斯,以俄羅斯對外情報廳(SVR)為中心實行了徹底的情報管制……現在在暗地里已經展開了情報戰爭了,玲羽是這么警告的。

“等下,那邊的那位——?”

正在沉思的倫太郎,突然聽到聲音嚇了一跳。抬眼看去,從電梯向這里走來一位少女。

無論是身高還是體格還是別的什么,總之整體都很小。能感覺到少許的青春期所出現的女性特有的氣色和性征,簡直就像是小學生……不過至少應該有初中生吧?倫太郎這樣想。

但是呢,難得有這么可愛的笑容——雖然這不是倫太郎要說的重點——這是個比起現在中學生稍微有些成熟的女孩子。

頭發松散的完全沒有梳理過的樣子,就那么披在背后。服裝對于岡倫來說是“再考慮一下如何?”這樣灑脫的打扮。

穿著洗滌之后就那么干燥了的,還飄乎乎的襯衣。外衣是顯得很老舊(而且明顯相對于她的身體尺寸過大!)的羽織和服。

[這一段片假名太多,看看上下文不影響意思就跳過了。]

手上拿著外面穿的外套,顏色是一點都不鮮艷的那種薄茶色。從這里也可以看出她那“我輕蔑那些追求時尚的人”這一偏激的主張。

最近受年輕偶像的影響——先不說這是好還是不好——比大人還要注重打扮的更多了,這也是讓她更加討厭的原因。

“百忙之中打擾你真是抱歉,請問員工室在哪里呢?”

“誒多,這里是ATF的研究會會場的說……?”

倫太郎以為她是亂入的,回答道。

途中她的眉頭蹙了起來。

“這我知道,為什么老是說同樣的話。”

“不啊,現在這是我第一次說。”

“對我來說,這已經是第四次了。”

她哼哼著,拿出了一張卡片。

是這次參加研討會的會員卡,用日語和英語印著名字,所屬機構。

“誒?”

目光發直了,在眼前出現的,是倫太郎好幾次見過的名字。

【Viktor chondria University USA_Brain Science Institute】

“……維克多?空多利亞大學,腦科研究部?”

反復查看了好多次眼前這個少女拿出的卡片。

最后,終于“啊啊!”的接受了。

“這個是卡片是在哪里丟的么?哪里撿的——”

“這個話也是第四次聽到了。”

少女嘆了口氣似的拿出了別的卡片。

那是有照片的ID卡,維克多?空多利亞大學的腦殼研究院的身份卡。曾經在別的世界線見過紅莉棲也有一張相同的卡。

“誒?誒?”

然后,這張身份卡上印著的照片,毫無疑問就是眼前這個少女的。

“讀作【hi ya jyo ma ho】[比屋定真帆的日文平假名]”

“hi ya jyo ma ho?”

“我的名字。比屋定真帆。無論是漢字還是羅馬音都比較難念,因此我說一下。”

“……誒多……維克多?空多利亞大學的,中學生?”

“要做夢的話晚上睡覺去。大學里怎么會有中學生。”

“這也是呢,那么,是跳級了……?”

與日本不同,在美國跳級并不稀奇。紅莉棲就是只有十七歲就已經從大學畢業了。

話是這么說……但是這么小的少女就已經是大學研究員了……。倫太郎有點受打擊。

“確認一件事情可以么。”

“啊,啊啊。”

“你現在,受了一點打擊吧?【這么小的女孩子就已經是大學研究員了】之類的。”

“啊,嗯。”

“仔細看看這里。”

真帆用纖細的手指,指著身份卡的一部分。

“……二十一歲?”

“也就是說是真正的成年女性哦,不是中學生,不是小學生也不是幼兒園。”[真帆你好萌……]

然后,突然挺起了胸。

并不是很大的胸,但是她好像在宣言著“現在穿著看不出來,但是脫了也很大”的樣子[這233的感覺……]

“……”

“你那表情是怎么了。”

“啊,不……對不起,我道歉。”

雖然道了歉,但是倫太郎還是一臉不相信的表情。

如果介紹給桶子,一定會說“合法蘿莉ktkr!”這樣興奮的話吧。

“嘛,算了,無論是到世界的任何地方都是相同的遭遇。”

(嗯……是這樣呢。)

“你說了什么?”

“不,沒什么。”

和紅莉棲所屬相同的研究機構的話,也就是說眼前的這個少女可能知道紅莉棲的事情也說不定。倫太郎壓抑住自己馬上想詢問的沖動,查看了記錄研究會進程的單子。

維克多?空多利亞大學是在今日的最后,也就是說,是壓軸的位置。

夏日的研究會是紅莉棲來的,這次是她么?

剛想這么說,倫太郎卻沒有將到口的話說出來。

不對。紅莉棲沒有在夏天演講。那是α世界線的事情,在這里,還沒有開始研究會她就喪命了。

面對一瞬間沉默了的倫太郎,真帆搖了搖頭。

“要做研究會的是我們的教授,我是作為紅莉棲來的,順便也當翻譯。”

再次看了看,確實傳單上的前面記載的是Alexis Leskinen[下文譯音成萊斯利]這樣的名字。職務是維克多?空多利亞大學的腦殼研究部主任。

“主題是【人工智能的革命】啊,很容易明白呢。”

“誒誒,有時間的話一定要來聽聽。”

“會的。啊,你要找員工室對吧。”

倫太郎拿出了館內的地圖,并且和真帆一起走到電梯前。

然后告知了真帆員工室的地方,真帆道過謝之后,他也打算離開了。

——就在這個時候。

電梯的門打開了,里面出現了一個身穿制服的女性。在確認這個女性的面容的瞬間,倫太郎的全身的毛都倒立了起來。

(桐生……萌郁!)

為了避免大聲的呼喊出來,倫太郎拼命的壓制著自己。

這里是β世界線,麻油喜還活著,沒有被萌郁殺死。

倫太郎宛如火一般的視線,讓萌郁望向了這里。

但是僅僅是一瞬間,就喪失了對倫太郎的興趣,走到了真帆的身邊。

“那個……”

“啊啊,誒多,是雜志社的人?”

“……按照約定來取材……”

絲毫沒有改變的,在這條世界線上,萌郁也是不愛說話的人。

“萊斯利教授還沒準備好,稍等片刻。”

“……好。”

“那么,需要我介紹下系統的概要么?”

“那么拜托了……”

萌郁和真帆消失在了員工室的方向。

一直盯著萌郁背影的倫太郎,此刻的心跳就像鬧鐘一樣。他大口的吸氣讓自己平靜下來。

(桐生萌郁——難道說,還是你嗎?)

心中的傷痕被觸碰了一樣的討厭的感覺。

秋葉原的鐵路因為恐怖襲擊預告全面停運,那個夜晚——就像陰云一樣不詳的預感包裹著倫太郎,就像那時候一樣。

(在這里,你又要——)

還是說,這些只是想多了——萌郁不是什么SERN的rounder成員,只是個雜志社記者。

(不對,就算萌郁是rounder,我們也和SERN沒有關系了,SERN也不會關注我們了。)

“呼……”

大大的深呼吸了一口氣,在附近的自動售賣機買了一瓶礦泉水。從口袋里拿出精神安定劑,混著水吃了下去。

到產生效果要十五分鐘,在這之間有點難過。

倫太郎抱緊自己,渡過了這段時間。

****************

“啊,岡倫,找到了找到了。”

桶子粗粗的聲音傳進耳朵,在很多人擠著的大廳中間,很容易就找到他那種體型的人。

這還是最近體重有些許減輕的結果,至于原因當然是從未來來的愛女一直在耳邊嘮叨。

“時間快到了哦,馬上井崎的研究會就——”

這么說著話的倫太郎突然住口了,靠近了桶子,耳語到。

“這真是讓人驚訝,我得重新看待你了。”

原因是,在桶子的背后,看到了笑嘻嘻的阿萬音由紀。

她今天穿的十分可愛,毛茸茸的粉紅披肩包裹著上身,迷你短裙的下面穿著適當的短襪和靴子,而且,頭上還戴著可愛的帽子——無論怎么說【這是桶子喜歡的,絕對領域也很完美吧?】這樣耀眼的形象。

“重新看待,是什么?”桶子也同樣耳語的反話。

“這是在約會吧?什么時候進化成這種關系了?”

“約會?不是不是。”

“阿萬音氏說要好好看看這周圍。”

“嗯?”

這么說來的話,確實由紀周圍有幾個女大學生的朋友。

那其中,有麻油理在同一cosplay圈里的槭樹醬,向這里頷首致敬。這么說起來,由紀和槭樹是同一大學的前輩后輩。

“在入口偶然相遇的。阿萬音氏的大學支持她們來這里的。”

“什么啊,原來是這么回事啊。”

“嗯,我怎么可能約會呢,我都說了很多遍了。”

“秘密交流么?”

由紀突然介入了兩人之間。

“玲羽——不,由紀小姐,在說你和桶子約會的事情。”

對于不小心脫口說出【玲羽】的自己苦笑了一下,將小冊子遞給由紀。

“誒?和我?”

“阿萬音氏好過分,說的這么不情愿似的,就算是我也會受傷的。”

“我沒有說我不愿意啊。”

“沒關系的,我在二次元很多老婆——”

“——啊啦?毛衣上是不是沾著什么吃的東西?”

“誒?啊,真的誒,剛才吃的咖喱吧,這個。”

在胸部的下方,有一塊黃色的污穢。

“脫一下吧,把你弄掉。”

“誒?不用了不用了,這點沒什么的。”

“一點也不好,這樣下去會掉下來的。[?]”

“但是,這有些不好意思……”

“不用客氣啦。”

(嗯?什么嘛,果然這兩人……)

命運的紅線,是多么讓人難以置信的東西啊,果然世界線收束伴隨的,還有一些不曾知道的命運被編織了出來……這么有點浪漫的想著的倫太郎。

——的說。

“但是我拒絕——不對,我,那個……啊~糟糕了。我要和研究會的準教授一起出席的,不到不行,那么就再見了,阿萬音氏。”

他這么說著,就向來的時候相反的方向跑過去了。其實是沒有必要一起出席的,倫太郎被拜托的事情只有在進場的時候檢查而已。

倫太郎只是想看好友的笑話而已。

簡單的說,不習慣被三次元女性溫柔對待的桶子,不知道該怎么辦就臨陣脫逃了。這也在料想之中。

“難道說,橋田桑在逃避我么?我做了什么嗎?”

由紀的表情顯得有些寂寞。[桶子你罪該萬死啊。]

“阿諾?前輩?走了哦。”

“啊,嗯。”

聽到了槭樹的聲音,由紀和倫太郎挨個進入了會場。

倫太郎要去聽被托付的演講,這樣想著,叫來了ATF的員工。

“啊……”

廊下的方向,看到之前遇到的少女——不對,應該是真正的成年女性,正站在那里。旁邊站著一個高大的外國人,在這個對比下顯得她更加的小孩子了。

那個外國人,就是維克多?空多利亞大學的萊斯利教授了。傳單上寫的名字是【阿里克西斯?萊斯利】這樣的名字,和美國人的名字不一樣,紅莉棲與小女孩——倫太郎還沒留意她的名字——一樣,是其他國家移居到美國的后代,這樣想著。

雖然不是要故意去聽他們的談話,但是他們的對話聲還是傳了過來。

那對話自然是地道的英語,幾乎是聽不懂的。但是,好像在意著什么東西,帶著不安的語調。

(納尼……?)

倫太郎確實是在句子中,聽到了【makise[牧瀨]】這一單詞。

倫太郎用盡自己那破爛的英語,去理解更詳細的內容。

整合一下只言片語,是【紅莉棲的家著火了】【牧瀨夫人沒事】【強盜】【警察停止搜索】【為什么FBI來了?】【有一些奇怪的地方】這樣的內容。

但是,更多的內容就不了解了,就算在這里詢問他們紅莉棲的事情也無濟于事,倫太郎只能作為局外人做無用的擔心罷了。

在這個時候員工來了,把兩人引到了別的地方。

“紅莉棲的家……”

雖然克里斯有可能是別人,但是他確實聽到了【牧瀨】【紅莉棲】。要說維克多?空多利亞的牧瀨紅莉棲的話,倫太郎只能想到一個人。

***********

井崎準教授的研究會,比當初學生們預期的還要好的結束了。

這次選擇的話題非常直白,最后【中缽論文】和本人奇怪的行動吸引了聽眾極大的注意。并且整個大廳都嘲笑【中缽論文】的不科學。

“啊,真是開心呢,岡倫君。”

研究會結束后,井崎有些得意的說道。

“這樣的話,萊斯利教授的話說偏了也說不定哦。哈哈哈。”

他與萊斯利教授是舊交,因此這樣開玩笑的說道。

倫太郎不喜歡他這樣的輕薄發言,因此只用“哈,是這樣啊。”來回答。

“那么,接下來有什么預定么?”

“想要去聽維克多?空多利亞大學的研究會的說……”

“不是不是,是說今天的聚會結束之后。”

面對心情大好的井崎的詢問,倫太郎回答了沒有什么特殊的預定。

“那么,聯誼會來么。”

“聯誼會?”

“研究會關聯者的聚會。你一個人的話,也可以讓你進來,想和萊斯利先生成為朋友吧?”

“嗯。”

倫太郎想也不想就點頭了。本來的話最討厭這種聚會了,根本不會在那種地方露臉的。但是如果能直接能和維克多?空多利亞大學的萊斯利教授對話的話,就忍耐一下。

而且,剛才聽到他們的說話,紅莉棲家里好像發生了什么事,如果能打聽到更多內容就好了,這么想著。

倫太郎馬上向桶子發短信。

桶子在井崎的研究會結束之后,馬上就說了“那么,我回去了。”然后一個人出了大廳。“之后我會去lab的。”

【今天有要事就不去lab了,麻油喜來的話幫我說一聲,另外珍惜未來的老婆】

就發送了這些,然后把電源切斷了。反正桶子也不會回信的。

在幫助井崎收拾東西的時候,今天的程序也接近了尾聲。終于要到維克多?空多利亞大學的研討會了。

傍晚昏黃的陽光交錯的照射進來,將大廳切割成一個個部分。

因為是冬天所以日照十分的短,過了下午三點之后窗外的景色就顯得有些夕陽的味道了。秋葉原街上來往的顧客們,也跟夏日的感覺不同,好像失去了干勁一般的慢吞吞的走著。

一瞬間眺望了一下窗外的景色,打開了窗戶,和看到的不一樣,一股熱浪襲來。

學生為了晉級和畢業需要聽講座來積攢學分是沒錯的,但是明顯最先端科學的聽眾,喜歡研究的人,在大廳了已經坐的滿滿的了。

這個時候,維克多?空多利亞大學研究者的論文已經在迷你雜志上登載了,也有讓人容易閱讀的目的。

倫太郎徘徊著尋找空座位。

“唔……”

角落上有一個。

那確實是一個空座位,但是邊上坐著一個不愿意去想的人。

和往常一樣帶著暗色的眼睛,好像充滿神秘一般,呆若木雞的人。……不,手指在動是例外。

(桐生萌郁……)

她完全沒在意倫太郎的目光,視線一直停留在手機上,只是不停的敲打著鍵盤。

倫太郎想逃跑一樣離開了那個地方。

找找別的地方吧。

“阿諾,岡部桑?”

聽到叫自己的名字,回頭看了過去,那里是由紀和槭樹的位置。

倫太郎有少許驚訝。

“還沒回去么?”

“因為,難得有這么容易聽懂的主題,回去了太浪費了吧。”

“岡部桑,請坐這里吧,空的。”

在槭樹的誘導下,總算保證了兩人邊上的位置。

就在倫太郎彎腰坐下的同一時間,門打開了,高大的人影進入了這里,途中瞬間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但是,之后出現了一個非常矮小的身影,掌聲逐漸變成了竊竊私語。當然她好像也早就料到了,面色不變的跟在了萊斯利教授后面。

走到了前面,萊斯利教授將講臺上設置的兩個麥克風其中的一個交給了自己有能的紅莉棲。接受了麥克風的真帆——對,那沒錯肯定是比屋定真帆——來回看了一下大廳里面的人們,小小的身體卻絲毫沒有怯場。

萊斯利教授用的是英語,她在同時進行翻譯。

“大家,今日十分感謝聚集到我的研討會里面來。我是維克多?空多利亞大學腦殼研究所的阿里克西斯?萊斯利。專業是,腦信號處理系統以及人工智能理論。”

“而我——”

真帆在說自己。

“是紅莉棲的比屋定真帆,同樣是腦科研究所的,在教授的指導下研究。請多指教。”

屋內又引起了一陣騷動。和倫太郎第一次見到真帆是同一個反應。

但是真帆保持著毅然的態度,繼續著翻譯。

“那么,就馬上介紹一下我們最先端研究的一部分,主題是【人工智能的革♂命】,我想接下來的證明,應該還沒有超過各位的想象。

萊斯利教授站在準備好的電腦前面,開始操作鍵盤。

“這臺電腦用光纜和我們研究所的超級電腦連線了。——啊,放映機還沒有打開。”

員工過來幫忙把PC畫面上的東西投影了出來。

可以看到,好像什么很重要的程序正在打開中,有一個stop的按鈕。

“十分抱歉,因為還在開發中,沒有做美化工作,程序的開啟畫面很沒有美感。如果是工程師的話,被看到這么簡陋的程序畫面,比全裸給人看到還要害羞,希望能理解。”

明白萊斯利教授的窘境,聽眾都笑了起來。

“在等待啟動的時候,簡單的說明一下這個系統吧。”

演講臺的中間還有另外一臺投影儀。放出的畫面是一些概略圖。

并且,在那些的圖的正上方,為了方便日本聽眾特意做了日文翻譯。

【側頭葉積蓄的記憶相關的神經信號的解析】

“!!”

倫太郎下意識的吞了下口水。

【側頭葉積蓄的記憶相關的神經信號的解析】——他十分了解。不,應該說想忘也忘不了。

曾經是十七歲的天才少女寫的,登載在【科學】上的論文。

解析了所有運載記憶的神經信號的她,將這項技術運用后,成功的將人類的記憶數據化。并且在倫太郎的面前完成了時間跳躍機。

“這個是我們所在的研究團隊的一個天才日本研究者提出之后完成的東西。在【科學】上登載過論文,想必大家也知道吧。”

就在這時候真帆的翻譯停止了,誰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人類的記憶是在大腦皮質的側頭葉處記錄的。也就是像RAM一樣的東西。然后,將這個記憶書寫,讀出來的【海馬傍回】部位,大家可能就不知道了。”

萊斯利教授指著畫面中的大腦與海馬體的圖像。

“大腦是通過神經元之間的電信號來工作的。所謂的記憶,其實也只是電信號傳播的一種東西而已……這也是海馬傍回的功能。”

“也就是說,電信號進出海馬傍回就是制作記憶的過程。”

“然后呢,牧瀨紅莉棲,誒多,是寫了這篇論文的日本研究者,阿諾,紅莉棲考慮了一下,誒多,海馬傍回通過的電信號,電信號的模型,大腦皮質的……”

紅莉棲的名字出現后,真帆的翻譯變得有些凌亂了起來。

萊斯利教授也察覺到了這點,暫時停止了說話。

“抱歉,誒多——牧瀨研究員傾力研究出入海馬傍回的電信號模型,將那模型與大腦皮質的記憶對應進行解析,獲得了完全的數據。”

“這樣一來,將【記憶】這一曖昧的模擬的東西,變換成【電信號的模型組合】這一數據化的東西的理論就被確立了。這就是她在【科學】上登載的論文。”

這里,真帆大口的換了一下氣。

“現在,我們以這個理論為根本,開發出了取得人類數據化記憶的系統。”

大廳里已經變得議論紛紛了。

“也就是說,這是可以使人類的記憶被電腦保存,并且活用的系統了。”

議論變得此起彼伏了。

倫太郎和周圍的人關心的不一樣——或許應該說感慨吧,聽到的話如預想的那般。

也許是注定的事情也說不定,紅莉棲的研究在她死后依然被繼承了下去。倫太郎身上就有時間跳躍的證據。那個時候,毫無疑問他的記憶被數據化,輸入進了電腦里。現在說的話,就好像是之前的核心技術一樣。

“現在,我們進行的課題有兩樣,一項是醫療領域的應用。”

放映機的畫面切替了。

“與精神生理學研究所一起進行的研究,是將保存在計算機里的記憶數據重新寫入大腦內。”

“Incredible……!”[注:英文意思為難以置信的,[不科學的?]]

最前排坐著的一個大學院生沒忍住,發出了一生無禮的感嘆。

萊斯利教授并沒有對他的無禮表示不快,反而柔和的回答著。同時,真帆翻譯。

“不相信吧,這種心情也可以理解。如果我站在和大家一樣的立場的話,也會說一樣的話吧。但是,這項研究是我們一手發明的。如果這個能得到實用化的話,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啊。”

“比如說,老年癡呆癥的記憶障礙就可以有對癥療法了。將患者的記憶自動備份的話,就算記憶喪失了,只要和PC連接,就可以在腦內再次設置一樣的記憶。這樣就不會忘記了,我們是這么想的。”

“而且,就算書寫記憶的大腦萎縮或者受了損傷,只要將海馬傍回和PC連接在一起就可以有記憶的功能了。就好像外部存儲器一樣。”

大廳里被一種異樣的氣氛包圍了。這是不是不得了的技術發表會啊——這樣驚訝著,這種技術只是理論上的,實用化是不可能的吧,這樣懷疑著。而且,隨意擺弄人類的大腦也讓人有種厭惡感。

夾雜著混亂與興奮的情緒,在人與人之間傳播著。

看來需要舉手回答問題了。

“看來,在說第二個課題之前,有必要解答一下疑問呢。研討會的時間有限,我會盡可能的回答的,有問題的話請。”

許多手舉了起來,從年輕人到年長的——幾代人都對這個問題抱有強烈的關心。萊斯利教授回答了幾個人的問題。

“【科學】上登載的論文已經讀過了。阿諾,我認為這是劃時代的,記憶是相當模擬的一個東西呢。在記錄數據化信號的時候,我想應該是sampling的時候,會不會有遺失的情況呢?”[注:參考進階物理的波,電磁波部分。]

看來,萊斯利教授是能聽得懂日語的。沒有經過翻譯就聽懂了提問,并且馬上開始了回答。一旁的真帆幫忙進行翻譯。

“這是個好問題。換句話說,就像是要保存弦樂隊演奏的樂曲一樣吧?樂曲的一切都被記錄下來是不可能的。”

提問者點點頭。

“確實,這也是我現在持有的問題,也是研究的最難題。”

“腦內的網絡結構是由神經元和神經元直接的傳導物質的on和off來決定的……也就是說,用二進制的數據來表現的話就是非常簡單的事情了。”

“但是實際上,傳導物質在腦內的變化很難把握。也就是說,腦內的網絡系統是非常模擬的東西。”[注,這里的模擬是相對于數據而言。和模擬信號數據信號的區別一個道理,不知道的自行百度。]

“我對于這個問題,還沒有能夠更好取樣的方法。如果是音樂的話,44.1KHZ-48KHZ,48KHZ-96KHZ來取樣——有具體的方法。這樣就能取得和模擬信號相近的情報。”

聽眾之間延伸出了一種失望的情緒。果然這還只是紙上談兵,要實用化是不可能的?這樣想的人很多。

接下來,還有幾個人提問。

但是,無論大小,都是否定萊斯利教授的說法。

對此萊斯利教授溫和的,確認了問題點之后紳士的回答著。

連續翻譯問題的真帆,精神上也十分疲憊了。

當然,真帆的翻譯是很優秀的。她自身也是非常天才的,雖然和紅莉棲比起來好像就沒有那么明顯了。

但是,她擁有超乎凡人的頭腦這一事實是不會改變的。

但是,就算是這樣的她,也超過了連續同步翻譯的極限二十分鐘了,從各種意義上對她的重要的研究進行否定的話語,也讓她快要失去冷靜了。

(不準對紅莉棲遺留下來的研究指手畫腳!)

她自身也許還沒有察覺到也說不定——直白的說,大概就是這么回事。這樣因為自身的情緒而擾亂心神作為研究者是失格的,她還很年輕不夠成熟,并且,還爭強好勝。

雖然萊斯利教授的回答是柔和的,但是真帆的翻譯卻變得有些微妙的帶刺,這樣使得批判的人增加了。

“說到底,這在醫學上太不科學了,將數據化信息讀寫大腦絕對不可能,荒謬至極。”

哪邊的大學研究員,或者說醫學部腦科學的精英似的一個消瘦男子,用相當無禮的口氣斷言道。

真帆終于變得血氣上涌,聲音都有些沙啞了。

“……異議あり!!!!”[這句話突然覺得很燃。]

突然,從聽眾席傳來了尖銳的叫聲。

“誒?!”

真帆一驚,朝下面望去。聽眾也一起回頭。

最后方的一個青年,看著疑問者站了起來。

他的旁邊,有幾個朋友似的少女。

“一開始認為是不可能的技術,在這世界上要多少有多少。但是,正因為有攻克他們的研究者,這些技術才會誕生不是嗎?只是批判是產生不了任何東西的。”

(那是……)

真帆見過那個青年。

確實,應該是在接待處見到的人。

萊斯利教授很感興趣的望著青年,可以看到露出的白色的牙齒。然后,突然開始拍手。[想打感♂興♂趣的我是不是哪里被玩壞了……]

“Awesome!he's really something!”

“誒?”

突然被拍手的倫太郎——青年毫無疑問是岡部倫太郎,呆呆的站在那里,然后突然坐了下來。

(糟,糟糕!我又干了……)

這是別的世界線上的事情了,先前在這個地方也同樣的說了【異議あり】然后慘遭圍觀。

但是,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