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閉時曲線的碑文

第一章 封閉的世界

第一卷 閉時曲線的碑文 第一章 封閉的世界

這個時間,只有兩種生存方式。一種是認為沒有奇跡的生活方式。另一種是認為有奇跡的生活方式——阿爾伯特?愛因斯坦

“撒,岡部同學,你以我的聲音為橋,回到了遙遠的過去。咚咚~的降落下來……最后看到了柔和的光芒。”

室內,小小的間接照明[意思是光源利用墻壁天花板的反射來發出柔和的光的照明]將周圍被模糊的照亮了。

在心情可以得到很好調整的空氣清新劑的空氣中,溫柔的包裹住自己身體的沙發上,岡部倫太郎在進行著白日夢。

“能看到那光是什么顏色嗎?”

“紅色……”

倫太郎模模糊糊的回答道。

“紅色呢。原來如此。”

臨床心理師有些意外的發出了聲音。【柔和的光】對應的回答是【紅色的】這樣的人還真不多。

“在那光中,站著你重要的人。那是你的家人嗎?”

“不……”

“那么,朋友?還是戀人?”

“……戀人……”

閉著眼睛半睡眠的倫太郎的臉,一瞬間顯出了痛苦的表情。

“不,不是戀人,也不是朋友……”

“那么,是什么呢?”

“我的……紅莉棲……”[岡倫好男人!]

倫太郎的腦海里就像間歇泉一樣,不斷噴出以前的種種回憶。

第一次與牧瀨紅莉棲見面的地方,確實是廣播館沒錯。在那里召開中缽博士的時間機器記者招待會的時候。

——能跟我來一下嗎?

克里斯說著,抓住了倫太郎的手。那個瞬間,感受到了她銳利的眼神。

——剛才,想對我說什么?

——剛才是什么時候的事情?

——大概十五分鐘前,你不是想對我說什么嗎?帶著十分悲傷的表情,我之前見過你嗎?

克里斯說著不可思議的話。

這時候的克里斯——不,這條世界線的克里斯,是不知道倫太郎是時間旅行者的。有這樣的困惑也沒什么奇怪的。

然后。

她被什么人刺殺了。

(什么人?不,不對。)

(我知道犯人是誰,我知道是誰刺殺了克里斯。)

(那是——)

苦苦思考著,就好像那個時間的時間形成了環一樣,思考一直停留在原地。

確實紅莉棲應該是被刺了,看到了這一幕的倫太郎,給好友桶子發送了短信。

——牧瀨紅莉棲好像被刺了。

但是,這條短信成為了導火線,將之前安穩的生活改變了。他偶爾發明的時間機器【電話烤箱(暫定)】能夠將短信送往過去,感覺到這個發明的危險性,SERN注意上了他們。

然后……命運的那天。

“唔,咳”

回憶著過去被壓抑著的絕望,倫太郎在沙發上的身體痛苦的顫抖了起來,剛才為止還安靜的呼吸變的凌亂了,可以明顯感覺到心臟跳動的聲音。

——恐怖襲擊爆炸預告?

——啊,全部的車站都停運了,這樣麻油氏不就不能回家了嗎?

——真的呢,要給家里打個電話。

(不行!真由理!快從lab逃跑!呆在這里會被殺的!)

叫喊著,希望將聲音傳到記憶里。

不對,即使是能夠傳到,麻油喜也不會得救。

被SERN的rounder射殺的麻油喜,在那條世界線上倫太郎好幾次想去拯救。但是,那天麻油喜還是死了,一次又一次。

然后明白了,想要救青梅竹馬,就必須要犧牲最愛的女性。

——要救麻油喜,必須要將之前扭曲的事相全部取消。

——一切的元兇都是最初發給桶子的那封Dmail。

——取消了那個的話,就能回到之前的世界線,麻油喜也就能得救了。

換句話說,就要回到【牧瀨紅莉棲被刺的那條世界線】。

“沒辦法,除了這個方法我無能為力了,對不起,紅莉棲……”

面對著好像在說夢話一樣的倫太郎,臨床心理師都不知道該繼續還是該停止了,在這個時候倫太郎陷入了記憶的海洋里。

——今天的岡倫,我見不到了。

——你在這里干什么啊,快點去b世界線,真有理不會死的世界線。

——這是為了你,也是為了我。

記憶中的紅莉棲,一直對著岡倫說著溫柔的話。

——捏?岡倫,如果你去了b世界線的話,這樣與同伴們一起度過的記憶,喬田和真有理都不會記得吧。

——岡倫……你會記得我的事……嗎?

——“怎么會忘記!我對你……我對你……”

倫太郎的聲音,漸漸的變成了悲鳴。

終于到了可恨的記憶的核心,【那個世界線的那個時候】。

——我是從2036年來的時間旅行者。岡倫爺爺拜托了我。

在失去了紅莉棲之后意志消沉的倫太郎面前,b世界線的阿萬音玲羽來臨了。

她是為了引導過去的岡倫,救出在死亡命運下的牧瀨紅莉棲,到達命運石之門線……的。

但是——

沒有達成。

——紅莉棲,快逃!

奪走紅莉棲生命的男人的影子,倫太郎拼命的想要幫助她,但是她不為所動。

——爸爸,不要再做蠢事了。

——你懂什么……你懂什么……你……

已經有些發瘋用刀指著女兒的父親。

——你!只要沒有你!

(不行,這樣下去的話救不了紅莉棲,救不了世界!)[你只是想救妹紙吧……]

倫太郎握緊了手中的刀子,如果不殺了這個家伙,紅莉棲和世界都無法得救。

(為了改變未來,只能這么做了。)

倫太郎在這個命運的瞬間沖了出來。

(中缽——!)

倫太郎突然刺出的白刃,毫無疑問應該是將那個男人的內臟都貫穿的……才對。

但是。

下一刻,倫太郎就感覺到了自己的罪孽。

——不行!

女兒愛著父親,就算不惜自己的生命也要守護——不,應該說,這是世界的意識所決定的。

說到底世界線會收束,也就是說,這是無法逃避的命運。

突然染紅了倫太郎視線的鮮紅。那是鮮艷無比,某種意義上說,美麗的,死亡的顏色。

“啊啊啊啊啊啊啊!”

倫太郎終于發出了慘叫。

心理師連忙解除了催眠,沒想到會有這么強烈的反應。

“是我殺的!是我!是我!”

鮮紅的顏色蹂躪著倫太郎的意識。在那個顏色里倒下的,是他深愛的重要的存在。

(沒有用,做什么都是沒有用的。)

(不管做什么結果都是一樣的,我果然還是沒能救紅莉棲。)

(已經累了,一直都沒有休息,所以,已經夠了……)

——你在說什么!想放棄嗎?

色彩的底下,好像遠處的雷聲一樣的阿萬音玲羽的聲音響了起來。

——岡倫叔叔[上次居然打成爺爺了233]的肩上可是背負著數十億人的性命啊!只是一次失敗你在說什么喪氣話啊!

(夠了,住手吧。無論做什么都是一樣的。我不想再更加痛苦了。)

——振作點啊叔叔!下次一定能救出牧瀨紅莉棲的,一定有方法打開命運石之門的。

(住口!命運石之門根本就不存在!我不要回到過去了!)

倫太郎的意識拼命的回到了現實里。已經夠了,不想再回到那段回憶中去了,這簡直是拷問。

接著,倫太郎的手上傳來了溫暖的觸感。那是一只小巧的,柔軟的,有一些顫抖的手。

——岡倫不要緊?振作點。

將如同身在赤色的業火中的岡倫保護起來的,是靜謐的青色的光芒。接著看到了一雙充滿擔憂的眼睛。

——為什么把未來的事情都托付給岡倫一人呢。這么沉重,不是岡倫所期望的啊。

那雙眼睛流出了淚水。

——未來的事情讓一個人去改變,辦不到的啊。

——捏,岡倫。不努力也不要緊……麻油喜一直在你身邊,一直一直在一起。[我的紅莉棲呢?]

眼前的顏色和聲音混合,讓倫太郎分不清這究竟是夢里還是真實發生的事情了。

就這樣溶合吧,無論什么,都溶合,沉寂下去……

“岡部!”

耳邊傳來刺耳的聲音,岡倫的自我回到了現實中的帳前。

帳子就這么打開著,剛才包裹著的惡魔也漸漸遠去。

“嗯……嗯?”

痛苦的呻吟的同時,倫太郎的眼前逐漸恢復清明。

心理師有些緊張的按著倫太郎的肩膀。

“知道了嗎,我按住你的肩膀,作為你意識回來的暗號。”

“哦……哦”

倫太郎呆呆的回答了一句。

雖然他呆呆的聲音,他的兩肩也開始顫抖,就像說的那樣,意識逐漸開始覺醒[= =?]

躺在沙發上的身體站了起來,途中頭低著,看不清表情。

“讓我稍微休息一下,今天帶了毛巾。”

心理師走出了房間。

倫太郎發現自己全身是汗。這個房間開著空調,就算在夏天也不會出汗的。明顯是冷汗。

“原來是這樣,今天的,是夢啊……”

好不容易清晰過來。一直看病的醫生介紹說,讓他接受精神治療的催眠療法。

自從那件不詳的事件之后,已經過去了4個月。世間的主題差不多變成了圣誕節。但是,親手葬送了自己最愛的人的倫太郎的心卻被進一步的侵蝕,連好好睡覺都做不到。

不健康的生活習慣讓本來就不是很健康的倫太郎進一步的消瘦了,周圍的人都十分擔心。特別是麻油喜,十分的心疼。這次的受診也是麻油喜極力推薦的。

“怎么樣,岡倫。”

治療后的診察結束后回到等待室的時候,坐在凳子上的麻油喜站起來問到。

從放學之后就一直陪著他,所以還穿著校服。

“啊,嘛,沒什么大不了的。”

稍微欺騙了一下。

實際上,為了避免更多的心理創傷終止了催眠治療,使用了心理咨詢和藥物投入的方式。簡單的來說,用藥進行對癥治療,然后等自然恢復,的樣子。

關于時間機器和紅莉棲的死是不能好好做出說明的——而且說了也不會被相信——已經預想到一般的療法是不會有用的,果然是這樣。

“讓你擔心了真抱歉。”

“恩恩[這里是否定的聲音],不要在意我的事情。”

“要去吃晚飯了吧,去吃什么呢。”

“啊,那么去最近的families吧,硫華君和菲利斯醬也會來。”

“誒?是這樣嗎?”

“嗯,大家都擔心你,但是不能都來這里。”

“這樣啊,那真是不好意思。”

倫太郎說著一些抱歉的話,拿出錢包看了看里面。

“嗯,沒問題。今天我請客吧。”

“誒?但是……”

“偶爾也行的吧?一點小小的心意而已。不過要是桶子在的話就饒了我把。”

倫太郎笑了笑,麻油喜也笑了。

“那么就走吧。”

在結了帳之后,兩人離開了醫療大樓。

街上已經全是一個月后即將來臨的圣誕節的氣息了。

街上的這里那里都開始更換圣誕節的裝飾。如果細心的觀察一下,會發現那些員工也開始換上了圣誕老人的衣裝。

不知不覺中秋風已經過去,寒冷的北風吹著人們的臉頰,暖色調已經看不到了。

“呼呀~,兇真~”

進入families了以后,就看到菲利斯?喵喵就粘了上來,睜大眼睛看著他。順便一提菲利斯依然穿著女仆皇后的女仆裝。

“別,別這樣啊,別人都看著呢。”

“有什么關系喵,菲利斯和倫太郎是朋友喵。”

“不好,還有,別再叫【兇真】了。”

“為什么喵?”

“那個名字是黑歷史。”

“尼喲——[語氣詞]”

菲利斯好像有些不滿的念叨著,離開了岡倫回到了座位上。

沒錯,倫太郎將【鳳凰院兇真】這個身份封印了起來,【鳳凰院兇真】發明了時間機器這一禁斷的機器,遭來了這個世界的報應,踐踏了無數人的記憶,失去了重要的紅莉棲,自己也收到了極大的心理創傷。

“那叫什么呢喵?”

“那就岡部之類的……”

“果然還是岡倫比較可愛,不錯吧?”

這個時候,麻油喜來圓場了。菲利斯也知道岡倫在接受精神治療,也沒有打算多作糾纏了。

“那么就岡倫了喵,雖然有種違和感……”

“那個,岡部桑,治療怎么樣了?”

菲利斯旁邊的漆原琉華子醬怯生生的問。

硫華和麻油喜一樣穿的校服。大概是放了學之后就一直在這里等了吧。倫太郎對此十分感謝。

“催眠療法是第一次接觸呢,感覺很有趣的樣子。”

“這樣啊”

“在這之前我以為我一直都不會被催眠呢,真驚訝。”

“現在被催眠了嗎?”

“很漂亮的被催眠了”

“誒”

“這樣的話琉華子肯定會被一下子催眠呢。”

“怎么這樣……”

“哈哈哈,確實是呢。”

看見倫太郎開心的笑起來,琉華子卻覺得心中若有所失。

如果是以前的倫太郎,這個時候肯定會開始說教。

“琉華子啊!被催眠是心志不堅定的證據!這個樣子的話是沒有資格使用妖刀五月雨的!需要更加精進修行才行!”

琉華子的心中,現在還能很清楚的想象出那種聲音和語氣。琉華子最喜歡的他——鳳凰院兇真[琉華子你一定是哪里壞掉了……]

而且菲利斯,麻油喜也肯定是一樣的感受吧。

“嗯?大家怎么了?”

并不清楚眼前的少女們(不,有一個是男的[自帶吐槽= =])心中在想些什么。倫太郎臉色不變的看著他們問道。

“啊,嗯,岡倫, 沒什么。”

“來,兇——岡倫和麻油喜都沒有吃晚飯吧,吃點什么吧。”

“菲利斯和琉華子也一起吧,我請客哦。”

“好好點吧。”

在點單后等待料理的時候,四人也在聊著天。但是,缺少了什么以前擁有的東西。沒錯,以前的那些——從心底發出的微笑,日常的調侃,溫柔的話語,這些東西都有些不足的感覺。

而且,【鳳凰院兇真】這一絕代的瘋狂科學家已經被封印的現在,希望在將來能夠復活——麻油喜和大家都是這么期望的。[我的右手要解開封印了?]

“這么說來,岡倫桑。”

“嗯?”

“我最近去lab,都沒有見著您啊?”

“啊啊,最近在忙著大學的研究會,準備ATF的大會”

ATF,秋葉原技術研討會的簡稱。在秋葉原召集國內外的各種優秀研究者來進行各項領域的研討。

這次,倫太郎會和研究會的指導教師一起去[喂喂讓這種人去真的沒問題嗎……],幫助那里的研究生進行準備。

“還有,好像聽說有圈內活動。”

“圈內活動也有嗎?”

琉華子吃了一驚。菲利斯也看上去是第一次聽說的樣子,很有興趣的把身體湊了過來。

“什么樣的圈子?果然是UFO或者UMA嗎?”

“菲利斯,你把我想成什么了。”

倫太郎苦笑了一下,露出了有些得意的表情。

“網球圈。”[不明真相求解釋。]

這樣宣言了。

“誒誒誒?!!”

除了早就知道的麻油喜之外,店里其他的人都驚訝的喊出聲來,然后馬上把聲音壓低。

“為,為什么是網球圈喵?”

“岡部桑至今為止玩過網球嗎?”

“肯定是初學者啊。”

“那為什么?”

“說來話長……”

其實已經差不多已經說完了。

現在這性格,是經過之前的各種事件之后,才變成這樣的。

“大學研究會的準教授是網球圈的顧問,因此才變成這樣。”

“這話一點都不長啊喵。”

“嘛,別這樣說,對方是顯著一時的人物,想在圈內露下臉。”

“哦?”

“然后,說我好像也有打網球的才能,僅僅是以初學者的身份就連連擊敗了會員選手哦,怎么樣,很了不起吧。”

“……”

菲利斯現在在考慮是不是該吐槽,或者進行一些中二妄想。

(無論怎么考慮,圈內的會員數增加肯定是個陷阱喵。)

菲利斯十分希望倫太郎能夠像這樣說,然后繼續一些中二的話題。

單純的麻油喜和硫華子倒沒有多想什么,直接就說了一些贊美的話。

“岡部桑果然很厲害呢。”

“哈哈哈,這樣的話,成為職業網球選手也不是不可能呢。”

“目標是【溫博爾頓】[英國職業網球賽的一種]呢!”

“……”

“嗯?怎么了菲利斯,頭痛嗎?”

“喵喵?誒~多,沒有那回事喵。”

嘛,不管契機是什么,運動不是什么壞事情。可以糾正一下至今為止的不健康的生活,活動一下身體也會更加有精神是不會錯的。菲利斯這么想著。[果然菲利斯也是愛倫太郎的嗎?]

“原來如此,所以練習很忙對吧。”

“哈咦?”

“那么,到底在干什么呢?”

“聯誼之類的。”

“誒誒誒誒誒——————?”

兩人又發出了很大的聲音,然后馬上捂住了互相的嘴巴。[這里兩人應該指的是硫華和菲利斯]

那個岡部倫太郎的口中,居然出現了【聯誼】這個詞,這真是難以想象。過去的倫太郎,【聯誼】這個詞肯定是屬于被唾棄的詞匯。

“沒必要這么驚訝的吧,我只是個普通的大學生。”

“是,是這樣沒錯……”

“和菲利斯我們一起也就算了,但是和其他的女孩子歡樂的聯誼什么的,不允許喵。”

“別搞錯了啊,我并不是對女孩子……”

倫太郎有些尷尬的苦笑著。

實際上,就算倫太郎參加這些real充的活動,多半其實也是在發呆。再說了,如果是真的real充的話在這里和這些女孩子說話肯定游刃有余,而不會像現在這樣尷尬了。

——也就是說,岡倫在這里很沒腦子的選擇了聯誼,對吧?

如果桶子在這里的話,一定會這么說。

“真好呢,麻油喜也想和岡倫一起參加聯誼呢。”

“納尼!”

“因為大家會舉行有趣的派對吧。”

“嗯~應該是這樣沒錯,但是總感覺有些微妙的不對啊。”

菲利斯歪著腦袋,麻油喜則高興的繼續著話題。

“就在lab舉行吧,硫華君和菲利斯醬當然會參加,桶子君,綯醬和玲羽醬——”

說道這里麻油喜突然捂住了自己的嘴。

然后,倫太郎的臉色有些不好看。

今天,無論如何都想要全部放棄的倫太郎和,相反的,想要和一切抗爭到底的玲羽之間,產生了巨大的分歧,岡倫想要把這些都埋下去不再提起。最近這個月,只要提到玲羽這個名字就會讓岡倫產生痛苦的表情,只好閉口不談。

當然,兩方都沒有錯。沒錯,兩邊都沒有錯。明白這點的麻油喜也很痛苦。

(但是,這樣下去的話……)

絕對不好。這樣想著的她,想來想去,決定說出這個計劃。

“啊,那個,大家?”

“嗯?”

“麻油喜,和桶子一起考慮了一下,有一個作戰計劃。”

“作戰計劃?”

“然后呢?是什么作戰喵?”

“誒多捏——”

那個作戰名還沒有決定,麻油喜只是稍微考慮了一下,結果就這么直接說了一個。

“讓玲羽醬微笑吧大作戰。”

“誒?”

倫太郎看上去有些掃興。

察覺到這點的麻油喜,心里想,

(先聽一聽好么。)

用這樣的眼神看過去。

明白這是在關心自己的倫太郎,也感覺這樣非常不好。于是回答道。

“讓我聽聽吧,真由理。”

“嗯”

她醞釀了下氣勢開始說話了。

“那個,麻油喜是這么想的。雖然平時玲羽醬很可怕,但是其實會不會是一個很溫柔的人呢。在lab的時候呢,麻油喜有一次睡著了,醒來發現身上不知什么時候多了件毛巾被。雖然玲羽醬說她不知道這回事……”

“啊,我[這里的我是buku,所以這句話是硫華說的。]也有這樣的事情。上次父親讓我去買東西,但是太重了我拿不動。路過的玲羽醬二話不說就幫我拿了。”

“誒,第一次聽說呢。”倫太郎說道。

“是的,這件事情不應該對任何人說的,啊,現在說出來了……”

“這樣啊。”

確實,這條世界線上的麻油喜她們不知道。在倫太郎記憶中a世界線的玲羽,是一個開朗,一直帶著笑容,颯爽的騎著自行車的女孩。

相對的,這個世界線上的玲羽卻幾乎見不到她的笑容。

從桶子那邊聽說,以第三次世界大戰為契機,國民皆兵制度開始實行,中學開始就要接受軍事訓練。再加上,玲羽參加了反對時間機器的組織并且長期處于斗爭當中,從心底里來講都是和笑容沒什么緣分的。

“所以呢,玲羽醬本來應該也是想笑的。”

“那么,具體要做些什么呢喵?”

“嗯,圣誕晚會的說。”

“圣誕晚會?”

倫太郎,硫華,菲利斯一起出聲。

“馬上就要到圣誕節了不是么?玲羽醬肯定沒參加過這種活動的。”

“是這樣嗎喵?”

“嗯,所以呢,麻油喜想要把這個當做圣誕禮物。”

麻油喜一幅這樣如何的表情。菲利斯和硫華一瞬間就同時決定了。

“那么我參加喵”

“我也參加。”

“謝謝”

麻油喜對兩人道了謝,然后看向倫太郎。

“……岡倫……也參加嗎?”

“唔?啊,那么……”

“不行,嗎?”

“我么……玲羽不是討厭我么。”

討厭岡倫也是當然的。他不會忘記在告訴玲羽自己不愿意再次回到過去時,玲羽臉上的憤怒和絕望。

——大家在這之后,一直都在戰斗!不管有多么辛苦,都拼命想要回避有戰爭的世界線,但是,岡倫叔叔卻要逃避嗎!?這樣可以嗎!?

這些話語至今還像銳利的荊棘刺一樣,一直刺痛倫太郎的心。

“玲羽討厭現在的我……”

“麻油喜不這么想哦。”

麻油喜少許碰觸著茶壺上倫太郎的手。

“玲羽醬其實很后悔對你發火的那件事,但是不能坦率的說出來。”

“是這樣嗎?”

“嗯,一定是這樣的。”

麻油喜不僅僅是對倫太郎,也是對自己這么說。

“知道了,麻油喜這么說的話,我就考慮一下吧。”

倫太郎這么說著,將剛才在藥局買到的精神安定劑放入口中。

另一方面。

真正的玲羽本人,被麻油喜贊揚說【其實是很溫柔的】她,現在已經快要忍無可忍了。

原因當然是已知的【父親大人】。

桶子一早就來lab了,然后就那么躺在沙發上睡覺。當好不容易起來以為要干點正經事的時候,又開始吃一杯又一杯的杯面了。然后就坐在電腦前面,玩游戲或者上網。

換句話說看上去就像是【邋遢的人生究極版】。

“爸爸?一直吃這些速食杯面和甜食會生病的哦?還有,稍微運動一下……”

“嗯~”

目光從畫面上離開,桶子看向玲羽,兩人的目光在空中相會。

“所以說,爸爸……”

“你說什么?”

聽了玲羽的話,桶子一下子睜大了眼睛。

今天早上,在他的my list里登錄的波卡羅P【real充滅亡P】有了新曲,在niconico動畫上公開了的樣子。

為那個PV插畫的畫家,是個人氣美女,但是實際上是嫁給了P的(戶籍意義上。),最近在@cher上被曝光了。

“唔嗯,還以為波奇是自己人的說……”

【real充滅亡P】的歌詞,就像名字一樣是排斥real充的。其實也就是些波奇的自虐的。因此也成為了粉絲們的心靈支柱。

但是那個人卻不是那個“波奇”了,居然娶了一個老婆(而且還是美女!),這讓粉絲充滿怒火也是理所當然的。[寫著憎恨real充自己卻是個real充么……]

因為這個,@cher里的相關板塊已經熱火朝天了。

“我早晚也會出手么。”

桶子模糊不清的說道。

不,實際上對桶子來說是不可能會有女兒的吧,他不太可能進入real充這個團體。但是,從未來來的和現在的他相同年齡的女孩,突然叫他“爸爸”也是事實。

簡單的說,對桶子來說,這個女兒出來的過程——和現實的老婆心跳的約會,戀人之間甜蜜的時光,[以下省略,各種擬聲詞,桶子你夠了,完全看不懂你在說什么。]最后終于變成了女兒“最喜歡爸爸了!”的real充生活,一下子都被跳過了,直接被告知“我是你未來的女兒。”就這么結束了,總感覺缺少了很重要的過程啊。

“捏,現在不檢查一下的話……”

“好好聽我說的話啊!”

背后終于響起了雷聲。

“he?”[擬聲詞,沒有對應中文,發音和英文的he一樣。]

感覺脖子后面被一個冰冷堅硬的東西抵住了。

這個女兒是從第三次世界大戰,被戰亂和混亂支配的未來來的,一到必要的時候就會把槍拔出來,隨時都會開槍的樣子。[拿槍指老爸,這是人干的事情嗎……]

“玲……玲羽,這么做爸爸會生氣的哦。”

“讓我生氣的就是爸爸。”

“是,對不起。”

“一直都說的,會好好生活下去。”

“但……但是……”

桶子奪口說道。

“我的秘密工作你知道的吧,那很忙的,像我這樣的駭客才能接手的……海外的客戶跟我們這里有時差的,所以我需要晝夜逆轉……”

“如果未來的爸爸這么說的話,一定會被媽媽罵的。”

“…………”

“啊,就算退一百步說,睡眠周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繼續吃這些有損健康的速食食品也是允許范圍之外的。立刻停止,知道了嗎。”

說著,看向了PC桌子上零散的那些零食殘留物。

“但是啊……工作是這樣沒錯,但是時間機器的研究是很困難的。希望被治愈啊,我。”

桶子在倫太郎放棄了之后,繼續著時間機器的開發。

但是,就算參考了玲羽坐來的時間機器,先不說計算機和電器系統,核心的時間跳躍重力制御系統相關的東西,根本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應該怎么弄。

“所以說,你只是去看未來的時間機器,再怎么研究也是造不出時間機器的。”

“這種事情我知道啊,但是有時候,我會喪失信心啊,我真的能做出來時間機器?”

“當然,振作點。”

“是……”

玲羽將抵著桶子腦袋的東西放了下來,那根本不是槍,只是個發膠噴劑的小圓桶。以前倫太郎在這里過夜的時候用的。

“什么啊,嚇了我一跳啊。”

“下次就用真家伙。”

“那還是饒了我把。”

(話說,在漫畫說著游戲里,不應該是爸爸指責女兒,然后女兒萌萌的說,“啊,不要這樣啊爸爸”之類的么。)

“你說什么?”[從這里可以看出括號是輕聲自言自語?]

“啊,沒什么。”

看到沒有可以萌的地方,桶子變小了[?]。

“哈……”

玲羽長長的嘆了口氣,躺在了沙發上。

就這么把頭放在了桶子的背上,臉朝上閉著眼睛。

“怎么了?”

“不,沒什么。”

“隱藏起來也是沒用的哦,玲羽的【沒什么】就是【請聽聽我說話吧】的意思哦?”

“誒?”

“看吧,說來聽聽也可以哦。”

桶子用非常的欺負人的語氣說著,玲羽睜開了眼睛。[前方高能預警,桶子HENTAI屬性覺醒]

但是,玲羽的目光突然變得尖銳起來。

“那個臺詞……是之前玩過的【Galgame】里面的吧。”

“唔!”

“那個意思就是FLAG已經立起了?”

玲羽在這里已經待了3個月了,對于2010年秋葉原的文化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爸爸一定認為,我毫無疑問已經被攻略了吧。”

“沒有!怎么會對女兒做這種事情。”

“真的嗎,未來的爸爸有點奇怪哦。”

“誒?”

“說不定是到了思春期呢,還引誘我一起洗澡。”

“什么啊那是,好可怕啊。”

玲羽罕見的露出了笑容,繼續說道。

“我是軍屬人員,爸爸又是負責開發時間機器的,很少有時間在一起……總之被分開了,感覺很陰沉呢。”

再一次閉上眼睛,用有些懶洋洋的聲音說著。

“這里是最低最糟糕的世界線。但是,我的出生是最好的一件事,[你]一直這么說著。”

“……”

“我不想讓未來的爸爸失望,所以,一定要說服岡倫叔叔……”

“沒關系,不會失望的,絕對。”

“是這樣嗎。”

“嗯”

“但是呢,叔叔無論如何都不肯聽我的話”

“……”

“這么下去的話,叔叔不會回到過去。不會救出牧瀨紅莉棲,也不會到達命運石之門”

閉著眼睛的玲羽的身體,漸漸的下沉,更加陷入沙發了。說話的聲音也越來越小,幾乎要聽不見了。

她除了說服倫太郎好像還有什么別的任務,一大早就出去了,像今天這樣早早的疲倦的回來的情況也很多。

“結果,第三次世界大戰會被世界線收束……有很多人會被殺……為了改變這個我才來的……命運就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反抗嗎……”

“玲羽……”

桶子從凳子上站了起來,走向了冷藏庫。因為倫太郎不怎么來了,還留下了很多Dr.pepper。桶子拿出了兩瓶。

然后,突然用瓶子去貼玲羽的臉。

“hyaaaaaaaaaaaaaaaa!”

半睡半醒的玲羽突然跳了起來,經過訓練的身體條件發射的繞到桶子背后并且鎖住了桶子的手。

“啊痛痛痛痛痛痛痛”

“你,你干什么啊爸爸!”

“只,只是想回報一下剛才你嚇我的事情……”

“在發呆的時候這樣搞,我還以為我要被殺了呢。”

“誒誒誒?”

“因為受的訓練就是這樣的,不是開玩笑的。”

“知,知道了啦,放開我把,很痛的誒。”

“真是的。”

女兒將鎖住的爸爸的身體放開。

“啊好痛!”

桶子伸手將掉在床上的飲料撿起來,遞給玲羽。玲羽打開蓋子喝了起來,桶子也一樣。

“話說,要放棄還太早了一點,在努力一把吧。”

“……”

“大概岡倫也是累的睡著了,如果用這個冷的Dr.pepper去貼他的臉的話,也說不定會跳起來?”

“……”

“不管這么說,是那個岡倫嘛。”

“……嗯。”

玲羽坦率的接受了,又喝了一口Dr.pepper.

這個時候,外面響起了一串足音,在lab里聽到了調子有些奇怪的鼻音哼著的歌。

“啊!”

室內的兩個人對望了一眼,仔細聽著。

“哼哼哼~”

鼻音上了臺階越來越靠近lab了,不會錯了。

“躲起來,玲羽。”

“okidoki!”

就像隱秘作戰一樣,玲羽嗖的一下就動了。

足音停了下來,然后向lab的里面——桶子他們稱為研究室的地方走來。

在那個地方里面,放置了許多桶子岡倫他們開發的【未來道具】,還有其他的一些東西,就像是沒有整理的倉庫一樣。現在玲羽躲在那個桌子下面。

這個時候,足音越來越近了。

“你好~阿列?或許是晚上好呢?”

有些歡快的聲音,跟玲羽很像。

咚咚的敲著門。

“橋田桑?麻油喜醬?”

“啊,來了來了,現在就來。”

桶子有些緊張的打開了門。

但是,那個緊張不像是戀愛的那種甜蜜悸動,反而更像是擔心妻子輕浮的男人的緊張。

“啊,你好,阿萬音氏。”

從姓氏來看,肯定是阿萬音由紀沒錯了。

從阿萬音這個姓氏上就知道了,就是現在躲在LAB里的玲羽的【未來的母親】。也就是說,如果按照正常的發展下去,由紀就應該嫁給桶子。

相比威風凜凜一臉正色的女兒,由紀的目光更加柔和,鼻子和嘴唇構成的面部曲線也讓人感覺到溫柔的氣氛。

今天戴著齊肩的假發,不濃的淡妝。穿著昭和五十年代的衣服,和當時流行的超短裙,有種很耀眼的感覺。

“突然來拜訪真是不好意思呢?給你添麻煩了么?”

“不不,沒什么。”

“咦,今天麻油喜醬不在?”

由紀到了lab里面四處望了望,沒有看到麻油喜顯得有些失望。

看樣子這身打扮是為了讓麻油喜看的。

由紀在CM之后,跟麻油喜十分合得來,所以有時也會來這里玩。

特別是像今天穿了可愛的衣服之后,就想給麻油喜看,麻油喜一直都會很高興的傾盡贊美之詞。

“對不起哦,麻油喜今天看樣子是不來了。”

“啊,沒關系,能見到橋田桑也蠻好了。”

“誒是這樣嗎。”

“能稍微打擾一下嗎?”

“啊?嗯……”

有點在意藏在研究室里的玲羽,桶子把由紀引進了lab里面。

由紀和往常一樣笑嘻嘻的進來。

“怎么樣?這個。”

好像時尚秀一樣,由紀走到了lab的中央轉了一圈。

迷你裙飄了起來,可以看到大腿上健康的皮膚。桶子拼命忍住自己的念頭……如果在這里做出了什么hentai的事情說不定會被討厭,可能會對未來造成巨大的影響,自制一點。

“嗯~很好,非常好哦。”

“真的嗎?”

“唔哇!天使ktkr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