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尾聲

第一卷 尾聲

第二天。隼人,玲奈,琴美和燈里四人,在宿舍食堂里圍坐在一起吃著晚飯。

在桌子上擺放著的是,奶酪煎蛋卷,茄子和牛油果的沙拉,濃湯和法式面包組成的西洋風菜式。當然,這都是琴美做的。

「太妙了,這種朦朦朧朧的感覺。奶酪的這種溶化般的感覺太熟悉了。」

玲奈用小刀將奶酪煎蛋卷切開,笑瞇瞇地盯著溶化欲滴的奶酪。然后將其送入口中,每次都高興地發出「嗯~~~!」的一聲。

「……湯也很好喝」

燈里愉快地啜著濃湯。每當用湯匙將湯送入口中之時,臉上都浮現出無比幸福的表情。

「啊哈哈,因為總是讓大家感到高興,才有做的價值,不要剩,盡情地吃吧」

琴美看著大家吃飯的樣子,欣喜地微笑著。

大家圍坐在飯桌邊,隨意閑聊,或是發表下對料理的感想。這是宿舍晚餐常見的一道風景。

(也習慣了呢,宿舍生活)

不知不覺,隼人從開始住進這里到現在,已經差不多有一個星期了。隼人剛剛開始住在這里時懷著的不安和違和感,也已經完全消失了。

「這么說的話——」

隼人和往常一樣,提出了話題。

「最后,對藍田的處分到底怎么樣了?」

詩愛在事件之后,被通過特殊的理之術具回收了理,然后被帶去了理事長室。

但是,在那之后到底怎么樣了,隼人不知道。她也沒有來學校。

「理事長的話不是應該知道嗎?」

隼人看著莉畢卡平時吃飯時的座位。座位是空的。

「雖然有寫留言說,因為事件的善后工作有點忙所以會晚點到,但還是沒有來呢」

因為莉畢卡和平常一樣早上沒來食堂吃飯,所以隼人今天一天都沒有看到她人。也就是說,關于詩愛的事情什么都沒有聽到。

「因為畢竟是相當大規模的事件,很辛苦吧。我們昨天晚上也很辛苦呢……呼」

琴美揉了揉眼睛,有點困地伸了個懶腰。

昨晚在那之后,為了破壞用來施展龍召喚的理之欠片,并且能在這次回收起來,再一次分成了兩組在全城來回奔波。

結果,眾人躺在床上時已經是黎明了。

「嘛,像那種家伙,怎么樣都行」

「……(點頭)」

玲奈放出了冰冷的話語,燈里也對此點頭。

「你們兩個人都好冷淡啊」

「不是當然的嗎。你以為是因為誰的緣故才讓我們受這種罪」

「不,那個,雖說是那樣。但不覺得這樣對她有點太苛刻了嗎」

「……因為我,討厭魔術師」

于是燈里,冰冷冰地回答隼人。

「是這樣嗎?」

「……(點頭)」

(嘛,既然當了悠久騎士,是不會喜歡魔術師的,但……)

「玲奈醬大概,是因為看到隼人君和詩愛兩人很親熱,所以吃醋了吧」

「誒!!」

琴美搗亂插了一句,玲奈不禁驚訝地從位子上站了起來。

「才,才不是呢!為什么我要因為這種事而生氣啊!」

「你看,玲奈醬,瞧……都已經……」

琴美像是很害羞似的,向隼人望去。

「……那,那個只不過是個契約罷了!前輩,拜托了,不要再戲弄我了!」

隼人困擾地對琴美說道。

——在那之后,隼人和玲奈都相互盡力避開契約之吻的話題。不僅如此,隼人都已不再去回想了。

討厭奇怪地在意玲奈的事情而不舒服的感覺,而且隼人覺得那樣的氛圍也會讓玲奈感到困擾。

「就,就是,只不過是個契約罷了!所以說你也不要有什么奇怪的誤解!哼!」

玲奈不爽起來,重新坐下把視線從隼人移開。

「……看,前輩,玲奈這不是生氣了嗎」

「哈?隼人君,難道說你沒有注意到玲奈醬為什么會生氣嗎?」

琴美一臉茫然地問隼人。

「誒?為什么……因為前輩戲弄玲奈才會把氣氛弄成這樣……」

「……遲鈍」

燈里突然插嘴道

(誒?剛剛不是前輩不好嗎……)

四個人正說著,連接著食堂和走廊的門開了。

「大家都到齊了吧」

一身西服的莉畢卡走進了食堂,掃視了下四人。

然后,轉向走廊的方向。

「實際上,有件事要通知你們……進來吧」

于是,便這么招呼道。

然后一名熟悉的短發少女走進食堂。

「誒?」

「……咦?」

玲奈和燈里,看到了進來的少女——詩愛之后,立刻繃緊了臉。

「……打,打擾了」

詩愛看上去一副很緊張的樣子,急急忙忙向大家鞠了一躬。

玲奈擺出一副明顯很不高興的表情說道。

「理,理事長,為什么這家伙會在這里!」

「是新的住宿生喲。悠久騎士的新成員」

「「「「誒誒!?」」」」

大家一齊發出驚訝的聲音。

「什,什……?你到底在想什么啊理事長!這家伙是魔術師啊!創世的執行者的爪牙啊!」

「不使用魔術的話,悠久騎士也好魔術師也罷都一樣吧。而且她也聲明不再與創世的執行者聯系了」

「聲明……如果是謊話怎么辦呢!」

莉畢卡安撫著激動的玲奈。

「冷靜點玲奈。你也知道悠久騎士正在鬧嚴重的人才荒吧?」

「那,那個倒是知道!但是原本是魔術師的人……」

「……燈里也無法認同」

「……我并沒有打算說請原諒我吧這種自私的話。只不過,我也想貢獻自己的力量……」

詩愛面對玲奈和燈里的非難,十分抱歉地低下頭,肩頭微微地顫動著。

「……請讓我幫忙吧,拜托了……」

然后囁嚅著,小聲地說道。

看到了詩愛的這副樣子,玲奈和燈里的臉上露出了過意不去的表情。

「在學校區域內的結界,現在還沒讓它把詩愛視為同伴呢。我也多少有些質疑」

莉畢卡這么說著,朝隼人和琴美看去。

看起來好像是在窺探兩人的反應。

「不是很好嗎?我不反對哦!詩愛醬看上去也是個好孩子呢。……是吧,隼人君?」

「誒?我從一開始就不認為藍田不是個壞人來著……」

隼人更認為,這是個讓詩愛棄惡從善的好機會,倒不如說是十分贊成的。就算不這么做,隼人本身也有勸導她的意思。

聽了隼人和琴美的回答,莉畢卡滿意地點點頭。

「那就這么定了。現在這個狀況,多數表決是三對二呢」

「誒?等,等等,理事長!不要這么隨意的決定!」

「怎么了玲奈。還有什么不滿嗎?」

玲奈被這么一說,有些不甘地瞟了眼詩愛

「……知,知道了啦。這樣還反對的話,我不是成了惡人嗎」

玲奈像是放棄一般說道。

「…………」

燈里也像是有點不滿地撅起了嘴。

這對平常不怎么表露出感情的燈里來說,有點少見。

「就是這么回事了,隼人。和詩愛締結契約」

「誒?啊。好的」

隼人回憶著契約的事情,站了起來。

「接續,<律因之環>」

然后,把指環召喚了出來。

「那么藍田,請親一下這個指環——」

這么說著,在隼人正要向詩愛伸出那只戴著指環的手的瞬間,

在那之前詩愛,把自己的臉湊近隼人的臉——

——啾。

(誒?)

隼人的意識中,棉花糖一般嘴唇的觸感,和詩愛的體溫擴散開來。

詩愛不是對<律因之環>,而是對隼人的嘴唇親了一口。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玲奈,發出了充滿怒氣的大喊。

接著,從隼人和詩愛的全身,開始溢出龐大的以太能。

(那,這個是……難道說……?)

隼人感覺到體內以太正不斷高漲。是昨天和玲奈結下的奏魂之盟。

「哦……這是,突然間……」

「那,那個,突然這樣」

「…………」

莉畢卡發出感嘆,琴美有些害羞地驚慌失措,燈里則面無表情地盯著。

然后——

「你為什么親那里啊!」

玲奈再度從位子上站了起來。因為站起來的勢頭過猛,飯桌嘎吱地搖晃了起來。

「……?契約不就是KISS嗎?」

詩愛不可思議地說道。看來詩愛好像對于締結雙心之盟的方法不是很清楚。

「親,親吻是沒錯,事先說明一般是親戒指啊,一般親嘴唇是不可能的……為,為為,為什么隼人還能結下契約啊!」

「哎呀……為什么,就算是問我也……」

(不,不如說我才想問這個呢!)

隼人看向詩愛。詩愛和隼人視線一觸,就很害羞似的低下頭去。隼人也害羞起來,將視線上揚。

然后,玲奈看到這一幕,眼睛微微有些濕潤了。

「沒,沒錯呢。只不過是個契約呢。和誰都做得出來呢。雖然我明白,雖然我明白,因為這就有點得意洋洋的我,真是像個笨蛋呢……!」

玲奈離開自己的座位,來到隼人的座位上,

「接續,<天翔霸者>」

舉起了<天翔霸者>。

「稍,稍等一下。現在,我沒有對玲奈你做任何事情吧?但是,為什么——」

「不,不知道也是一種罪啊!」

玲奈哭喊著。高高舉起的劍,又顫抖起來。

「……馬上要熱鬧起來了呢」

「那個……理事長,怎么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呢」

「……遲鈍」

對兩人的樣子,莉畢卡興致勃勃地看著,琴美抱以苦笑,燈里默默呆立。

「不,稍,稍等一下,冷靜下來。看,看吧,藍田也在很危險呢——咦,不見了!」

原本應該在隼人身旁的詩愛,不知什么時候拉開了距離。

「……那,那個,打擾你們好像有點不好……」

詩愛害羞地回答道。

「誒誒誒,等等!看到現在這種氣氛了嗎!是危機吧!玲,玲奈你也,再冷靜一點吧!」

「初吻是特別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隼人作為王的苦難,才剛剛開始。

<FIN>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