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章 崇高之劍

第一卷 第七章 崇高之劍

「——被算計了」

莉畢卡看著<因果觀測儀>連接的顯示器上所顯示的,那不同尋常的魔術反應數值和異常的以太反應,驚呼道。

是大魔術,龍召喚。若是這等大魔術的話,就算不去現場,也能通過<因果觀測儀>的監測,知曉是什么魔術了。

(難道說,之前所有的魔術都是幌子嗎……但是,把龍召喚出來到底是為什么……)

莉畢卡雖然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但立即自己給出了答案。

(是實驗嗎……)

為了真正改變世界的實驗。

(如果是這樣的話,就像琴美所說的,先前把悠久騎士召集起來比較好吧……)

無論怎么說,對手可是龍。聽說前幾天,在歐洲被召喚的時候,動用了五十多名的悠久騎士才好不容易討伐成功。

(……嘛,就算現在后悔也于事無補了)

就算是后悔,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而且,還是有希望的。還有指環的力量。

(拜托了隼人……這樣下去無法取勝。只有靠你的力量了)

莉畢卡對尚無法判定是敵是友的救世主,懷抱著一絲希望。



「蛇龍尤爾姆岡特,是過去曾多次讓大量優秀的悠久騎士尸積如山的,傳說中的龍」

琴美一邊仰望著頭頂呼嘯盤旋的蛇形巨龍,一邊向隼人說明。

「皮膚有如鋼鐵般強韌,全身帶著高濃度的毒以太。因為劇毒充溢四周,所過之處盡皆荒廢,甚至被賦予大地的毒帶這樣的別稱呢」

「……有毒的怪物」

燈里嘟噥了一句。

「就在不久前,被視為是同等級的龍,緋龍薩拉曼達被召喚出來的時候,聽說包括悠久騎士支部在內的一整條街都被其燒盡了。幸好,從周圍支部聚集起來的悠久騎士們,成功地將其消滅了……」

(注:薩拉曼達文中注音為Salamander ,這一詞源自希臘語Salambe,意思是壁爐。 沙羅曼蛇(Salamander)代表火元素的精靈,形似蜥蜴,身上有五彩的斑點,散發火焰,產于高溫的火山口之中。此處直接譯為薩拉曼達。)

尤爾姆岡特,體長足有三十米,低頭看著地上的悠久騎士們,仿佛要伸展軀體般的甩動尾巴。

巨大的尾巴掃倒周圍的樹木,將森林變成一片荒地。

「要來了……!」

隨著玲奈的話音,眾人操控理擺好架勢。隼人也將指環握在手里,和龍對峙著。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尤爾姆岡特的咆哮,卷起風壓一般的強烈沖擊。

「可惡,光只是聲音就有這等威力……!」

「毒蛇炮(Melt Breath)來了!大家聚到這邊來!由我來防御!」

尤爾姆岡特將嘴大大張開,喉嚨深處產生一股莫大的以太能。

玲奈和燈里向琴美靠近。但是,隼人跑向了與琴美相反的方向。

「……隼人君!?」

因為詩愛還跌跪在那里。隼人抱起了跪在那兒,微微顫抖的詩愛。

「抱歉,稍微避一下」

「……啊……」

將詩愛像公主一樣抱起,立刻向琴美那邊趕去。就在那瞬間,尤爾姆岡特將口中積蓄起的以太能一吐而出。

毒蛇炮。吐出宛如黑霧般的有毒氣息,這是尤爾姆岡特拿手的攻擊手段。

「絕對防御泡!」

琴美立刻將連衣裙變成泡泡,包裹起所有人。

泡泡成為保護隼人他們免受毒蛇炮傷害的屏障,如雨衣一般將黑色的霧氣彈開。

黑霧避開隼人他們,向四周飛散。

「你,你這家伙——!不要讓人這么擔心啊!而且,那家伙原本是敵人吧!」

「抱歉。但是總覺得不能放著不管」

隼人將抱著的詩愛放下。

「…………」

詩愛,閉緊雙目顫抖著,眼里灑下淚來。

——砰

飛散開的毒蛇炮,發出巨大的聲響,騰起白色的煙霧,把周遭的一切轟出窟窿。

地面就像是遭受了拳頭大小的彈雨攻擊一樣,草木和巖石也都像是被巨拳擊穿一般開出窟窿,有的東西直接被干凈利落地蒸發。

「……這個,被擊中的話不是很糟嗎?」

「這是擁有溶化物體的強大毒性的以太集合物呢。纏繞著以太能的我們,我想多少還是能防御的……」

「總之,挨上那一招的話就不好了」

「……(點頭)」

不久,尤爾姆岡特再度張開嘴。

再一次想要噴吐毒蛇炮。

「我說,藍田。那個東西是由藍田召喚出來的話,不能對它下命令什么的嗎?」

「……不,不可能。它完全超出了我能役使的能力。操控它這種事情,根本就做不到」

詩愛帶著哭腔回答。

「……我們這邊也來攻擊」

燈里立刻一記土龍之咆哮轟向龍的腹部。

炮彈很漂亮的命中,并且爆炸開來,但是尤爾姆岡特毫無懼意。

「……怎么這樣」

「那樣的話!」

玲奈揚起劍,飛向空中。

以仿佛要撕裂天空一般的高速移動,向尤爾姆岡特的腹部逼近。

「從近處看起來還真是大啊!」

體型差距就像是貓和老鼠那樣。

揮舞的劍本該在龍的腹部,深深地劃出一道豎寫的一字般的傷痕。

「什!?」

蛇一樣的尤爾姆岡特的表皮,和看上去不同,十分堅硬,玲奈的劍被鏘的一聲彈開。雖然玲奈繼續揮舞著劍,第二次,第三次……但是劍鋒無法傷及尤爾姆岡特分毫。

尤爾姆岡特看著玲奈,好像只是覺得她有些礙眼。

「水精靈的吹息(Aqua Arrow)!」

琴美為了掩護玲奈,舞動起衣裙。

從衣服中飛散出來的水沫,變成超高壓的箭矢襲向巨龍。這是<自在水衣>所持有的,對遠距離對象開展攻擊的手段。

但是,水之箭矢發出啪的聲響之后,就變回原來的液體狀態,和玲奈的劍一樣,完全無法傷到它。

「……這樣的話,就只有用次數來壓制它了」

玲奈就這樣,果敢地一次次的向它斬去。

不管多么堅硬的皮膚,都是用以太能保護起來的。傷害累積起來的話,就能消除那層以太保護,劍刃就能斬到肉身。玲奈是這么想的。

而且,玲奈對自己的速度也有自信。總之將對手的攻擊全數避開,然后己方一直攻擊下去就好了,玲奈這么想。

但是,超出玲奈的預想,尤爾姆岡特的速度很快——

「什!」

拖在地面的特大尾巴向上揮舞,發出了帶著旋轉全身而產生的離心力的尾巴攻擊。

「哇!」

玲奈被宛如鞭子一般揮舞的尾巴直接抽中。

被抽飛的玲奈,撞穿了排列著的好幾棵樹后,仍保持這個趨勢撞向地面,激起一陣塵埃。

「玲奈!」

隼人不禁大叫一聲。吃了剛剛那招不可能沒事。

而且,尤爾姆岡特朝著被打到地面的玲奈。再次將嘴大張。

是毒蛇炮的準備。

「……不會讓你得逞的」

燈里再次放出炮擊。琴美也放出水之箭矢。但是,這種攻擊果然沒啥效果,尤爾姆岡特毫無畏縮之意,對著地面上的玲奈吐出了毒蛇炮。

「——切!」

玲奈立刻站了起來,放棄閃避,直接用劍抵擋毒蛇炮。

「這,這種攻擊……!」

從劍身溢出的以太能,像傘一樣防住了龍對玲奈的這一直擊。

但是,大概因為之前的戰斗,力量快要消耗殆盡了。

玲奈放出的以太能的氣勢迅速變弱,被黑霧所壓制了。

照這樣下去的話,眨眼間就會被毒蛇炮吞沒。

(……對了!)

「騎士召喚!」

隼人立刻使用指環的力量,把玲奈召喚了出來。

原本應該在舉劍抵擋攻擊的玲奈,身影被綠色的光芒包裹住消失了,然后從隼人的指環中出現了。

就在那一瞬間,毒蛇炮吞沒了剛剛玲奈所在之處,摧毀了背后巨大的樹。

「好,好像得救了呢」

「但,但是……劍……」

玲奈看了一眼劍,發出微弱的聲音。

「什……」

玲奈的劍在受到龍的毒性攻擊之后被溶解了。

劍刃脫落,劍身部分全是馬蜂窩似的一個個洞。

玲奈手中握著的是<天翔霸者>的殘骸。

這時,覆蓋著這一帶的<赤氣結界>,如雪崩般被瓦解消失。

「……呀!<赤氣結界>!」

燈里立刻又展開了赤氣結界。

(結界被破壞……難道是……!?)

「還沒有……!」

玲奈突然收起<天翔霸者>,身上纏繞著的鎧甲也化作光之泡沫,變回了普通的制服姿態。然后,玲奈再一次的。

「連接,<天翔霸者>!」

一邊祈求劍變回原來的樣子,一邊召喚著。

但是,再次出現的巨劍,還是慘不忍睹的朽壞模樣。

而且,劍身的裂痕漸漸變大——

——咔嚓

「騙,騙人的吧!」

「<天翔霸者>折斷了……?」

半截劍身掉落地面,看到這一幕的四人,臉上都露出絕望的神情。

玲奈就這么注視著那被折斷的<天翔霸者>,肩膀微微地顫動著。

「玲,玲奈醬……」

「……怎么會」

琴美和燈里,發出悲痛的喊聲。

(什……什……!?)

隼人也腦海一片空白。

玲奈的理,損毀了。

也就是說,玲奈已經不是悠久騎士了。

「……不可能的。那種東西,根本打不贏啊……」

詩愛用弱弱語氣地說道。

帶著哭腔,有氣無力的聲音。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都是因為我的許愿……那種東西到外面去的話,因為我的緣故街道就會被……對不起」

詩愛開始進入一邊說著「對不起」一邊抽泣的狀態。

玲奈仍然盯著<天翔霸者>,心神恍惚。

琴美和燈里的表情,也陰沉起來。

(難道就沒有應對這種情況的方法了嗎……!)

隼人焦急起來,如果不馬上想出對策的話,這樣下去會被全滅的。

但是玲奈的劍被折斷了,燈里和琴美的攻擊也無法奏效

(要不先逃吧?不行,但是也沒有絕對能夠逃走的保證,而且那樣做的話街道就——)

必須快點想出逆轉這個危機的辦法,并告訴大家,不然的話——

(——不對,錯了。冷靜下來)

隼人深吸了一口氣,讓內心恢復了平靜。

「盡力做點什么」

然后,用大家都能聽到的聲音,宣告道。看著被折斷的劍的玲奈,低著頭的琴美和燈里,哭泣著的詩愛——都看向隼人。

「我會盡力想辦法的」

「「「「…………」」」」

聽著隼人的決然宣言,四人都呆住了。

「不過就算怎么說,現實還是很艱難的」

但是,盡管隼人一副毅然決然的樣子,琴美卻嚴厲地說。

「我的以太能也快耗盡了,已經無法長時間的使出絕對防御泡了。再說了,就算是剛才,連給它造成傷害也辦不到。毫無勝算……」

「……(點頭)」

燈里也一臉嚴峻附和著。

玲奈什么都沒有說,咬著牙看著被折斷的劍。然后——

「……就是。根本不可能,那樣的……你怎么能下斷言……?」

詩愛也否定了隼人的發言。

但是,隼人對著大家如此的反應,自信滿滿地回答道。

「雖說沒什么根據,但也不是不可能。我會那樣做證明給你們看。面對這樣的狀況我們也只有盡力想想辦法。所以不如說,我們沒有放棄的理由吧?」

「不可能的事情就是不可能的!這個世界到處都是一開始就注定了的事情。就算想改變也無法改變……所以,我討厭美麗的事物!」

詩愛一邊哭泣著一邊否定隼人的話語。不知是因為招致這種狀況的罪惡感,還是被同伴背叛了的不甘心,詩愛大叫起來。

「一旦期待就會被背叛!心會痛,痛苦不堪!所以,還是不要對無法實現的事抱有任何期待!帶著那種感情的想法是劇毒!」

「你錯了,藍田」

但是,隼人并沒有因詩愛那樣嘶喊而退讓,而是以討論的口氣說道。

「無論抱不抱希望,失敗的時候都會感到痛苦。如果做好失敗的覺悟的話,痛苦的感覺或許多少會緩和一點。但是放棄的話,后悔之感就會一直殘留在心中。」

「那,那是……」

「撤退和挫折是不同的。明明除了戰斗之外就沒有其他路可以走了,舍棄希望什么的,那樣子很衰吧。對我來說,放棄才是毒藥。」

「——誒!」

隼人并不是自暴自棄。

只是在用樂觀的思考方式來自衛罷了。只是不想滿腦子都是失敗的想法,想盡力對抗這種情況罷了。

只是作為王,向大家展現自己的戰意罷了。

隼人知道,升上夜空的美麗明月能給予人勇氣。

崇高的心,真的能將一個人變成毫無缺陷的存在。

所以,隼人必須要有成為美麗的存在的意志,給予大家勇氣。要說為什么,因為隼人是王。

「……嘛,也是呢。就算再怎么煩惱也沒辦法呢。」

「……(點頭)」

于是,看到隼人和詩愛的對答,琴美和燈里露出了找回戰意的表情。重新舉起了理。

「前輩……燈里醬……」

「嗯,那個,對不起。在這種時候失落起來。也是呢,只有去做了呢。集合大家的力量一起努力吧。」

「……剛才浪費時間了。」

然后兩人偷偷向隼人微笑。

「……嗯,盡力想想辦法吧」

隼人也向兩人回以笑容,再次朝頭頂上的尤爾姆岡特睥睨而視。

尤爾姆岡特,又為下一次的毒蛇炮開始積蓄以太能了。

「前輩,絕對防御泡還能使用多少時間呢」

「按先前毒蛇炮的威力來看的話,我想連五秒都撐不下去。因為絕對防御泡是根據防御的攻擊威力來消耗相應的以太能的……」

「也就是說防御毒蛇炮的話,消耗會很大」

琴美點點頭,表示同意。

如果是五秒的話,是不可能防住下一發攻擊的吧。老實說,這狀況連正常戰斗都做不到。

(但是,只有去做了)

「知道了。我會想辦法做些什么的。」

「隼人君?」

「……要怎么做呢?」

琴美和燈里問道。

「大家,請躲在我的背后」

隼人這樣說著,走到大家前面大概一步的地方。

兩手聚集起以太,高高舉起。

「——等,等等,難道說,隼人君。你不會以為這么做就能阻擋毒蛇炮了吧?」

「正是如此」

「……這是不可能的」

兩人都用「不可能」的表情看著隼人,但隼人本人是認真的。

剛剛雖說時間很短,不過玲奈把以太能凝聚在劍上,防住了毒蛇炮。就算是隼人,應該也能做到類似的事。

而且在眾人之中,殘余以太能最多的非隼人莫屬了。擊潰惡魔召喚的時候也是,戰斗差不多都交給玲奈來處理了,那之后也就再度召喚過玲奈。

「不試試看的話怎么會知道!」

尤爾姆岡特朝著眾人吐出了毒蛇炮。

那滿載毒性的以太黑霧,直接轟向站在前面的隼人。

隼人全力釋放出以太,抵擋黑霧。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隼人的雙手,成為防御毒蛇炮的傘。

「……隼人,我來幫你!」

琴美的水精靈的吹息,和燈里的土龍之咆哮與毒蛇炮相撞,抵消著來勢。但是,只加上兩人的魔力就想以肉身抵擋毒蛇炮實在是太魯莽了。

隼人的雙臂嗄吱嗄吱作響,纏繞著的以太能快要崩潰了。

(糟糕,這樣下去的話……)

但是,隼人并沒有放棄,就算是面對著這樣的情況仍繼續抱持著希望。欺騙自己總會有辦法的,繼續逞強著。

因為隼人堅信,正是這樣的想法,會成為改變某些事物的力量。

(……是這樣吧?玲奈)

隼人瞥了一眼看著斷劍一言不發的玲奈,將殘余的以太能全力釋放出來。



圣經中的一章,知善惡樹的故事是毫無道理的。

如果美味的果實近在咫尺的話,想要得到它的才是人類的本性。

所以,那樣的東西,真希望不要讓人看到。詩愛總是這么想。

——藍田詩愛。

雙親不和。父親幾乎都不回家。母親也對育兒毫不關心。不擅長學習。也不擅長運動。

對這樣的詩愛而言,美麗的事物如同毒藥。因為看著它們,就會想著自己不是也能變漂亮。抱有這樣的期待,然后心生嫉妒。

——所以,希望全都消失。讓美麗的事物全部都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詩愛前幾天,厭倦了父母的爭吵離家出走,偶然撿到理,然后被魔術師勸誘了。

——你擁有一個優秀的魔術喲。

月隱戲。以幫助實驗作為條件,詩愛被贈予讓月亮消失的魔術和住處。

但是,詩愛還是在內心某處一直想著。就算是自己,總有一天也會擁有美麗的事物。自己不是也會變成美麗的存在嗎。

所以,詩愛從隼人那里感受到了命運——

然后又再一次,被背叛了。

——果然,世界不眷顧于我。

所以詩愛下定決心,要將這個世界上美麗的事物全部消除掉。

——但是,沒能實現。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眼前的隼人,正面對著詩愛召喚出來的毒物。

明明毫無勝算,但還是沒有舍棄希望地繼續抗爭著。

(這不是笨蛋嗎……)

詩愛從以前開始,就不喜歡這種法則。

只要努力就能做到的這種說法,再沒有比這更不負責的了。

美麗的事物從一開始就是美麗的,污穢的自己從一開始就是污穢的。

——但是。

(被這種心情所吞噬了……)

那時,詩愛想通了。被魔術師勸誘,學會消除月亮的魔術,之后一直封閉著內心深處真實感覺。

就算將美麗的事物消去了,自己也不可能變得美麗。

面對這理所當然的事實——



「隼人君,已經……!」

「……燈里也,差不多……」

從背后掩著護隼人的琴美和燈里,都訴說著自己以太能所剩無幾了。

(還沒有……還沒……)

隼人叉開雙腳奮力站住,因為有琴美和燈里的掩護總算支持下來。

但就算是隼人的以太能,也因為強行防御強力的毒蛇炮的緣故,在一眨眼間已近乎枯竭了。

眼看已經快命懸一線了——就在這時。

從隼人的身后飛來黑色以太能量球,撞上了毒蛇炮。是重力之萬力(Gravity Ball)。

「藍田……!?」

詩愛站了起來,面向毒蛇炮,連續發射著重力之萬力。

「……為什么,剛才要救我呢?」

「誒?」

「剛剛在我痛哭的時候,你救我的理由。我應該是你的敵人。而且還是引發這場騷動的罪魁禍首。但是,為什么沒有拋棄我呢?」

詩愛覺得很不可思議。「沒辦法放著不管」,隼人是這么說的。

然后,隼人對詩愛的這個質問——

「……剛剛也說過了吧?因為不想后悔,因為很難看。因為就像是輸給了什么似的,不甘心不是么?」

「——誒!」

聽到了隼人的話之后,詩愛提升了重力之萬力的出力。

就像是用機械炮射出一般的以太能球體,加上終于用盡以太能的琴美和燈里的力量,將黑霧壓制并反彈了回去。

「我也……來幫忙」

詩愛的雙眼,因之前哭泣變得紅腫起來。

「因為不甘心。因為不想再更加討厭自己了。所以……」

詩愛的聲音中,以前的那種弱氣的氛圍正在消失。那是中氣十足的聲音。

「藍田……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借助了詩愛的力量,隼人終于將毒蛇炮的一擊防御下來。

(好……!)

將以太一吐而空的尤爾姆岡特,似乎不甘地發出咕噢噢的低吟,再一次在嘴邊積蓄起以太來能。

但是,說到底這也只是能夠忍受攻擊。從現在開始如果再不反擊的話,就無法打倒尤爾姆岡特了,毒蛇炮也將再度來臨。

而且,隼人也因剛才的防御行動,幾乎用盡了所有的以太能。

毋庸置疑,已經無法確保第二次了。

而且,就算是想要攻擊,燈里和琴美的以太能也已經耗盡了。

就連來幫忙的詩愛,也一直連續地施展魔法和戰斗。恐怕,也和隼人差不多吧。已經是是窮途末路的狀態了。

(但是,一定還有什么辦法。什么——)

但是,隼人并沒有放棄。能夠逆轉這種狀況的方法,絕對——

「喂,隼人!我也還沒有放棄哦!」

玲奈突然高呼。隼人轉過頭,看到了手持斷劍,抬起臉來的玲奈。

「能,能夠應對這種情況的辦法,我想到了!」

而且,不知為何,玲奈的臉變得像熟透的蘋果一般。

「——誒!真的嗎?到底該怎么做——」

「就是這么做!」

玲奈說完,跑到隼人跟前,把臉湊上來。然后——

——雙唇,重疊了。

(什——!?)

隼人的嘴唇上,感受到了溫暖柔和,幾乎快要溶化自己的感覺。

這般美妙的感覺,讓隼人的心砰砰直跳,呼吸也變得困難起來。

在那瞬間,從兩人身上迸發出數值驚人的以太能,隼人的指環也開始發出強烈的光輝。

「從,從玲奈醬和隼人身上能感到強大的以太能……」

「……難道說」

「魔王的力量……!」

琴美、燈里和詩愛,看著隼人和玲奈驚呼出聲。

(……契約!?)

『加深因果之后,就要真心誓言,嘴唇交疊。這樣的話,就完成了奏魂之盟的儀式』

奏魂之盟。把王與悠久騎士,以及指環的真正力量解放出來的契約。

玲奈慌慌張張地將嘴唇分開。

「因,因為我想對象是你的話,就算是接吻也沒問題。因為我認為可以相信你!因為覺得或許能夠成功也說不定」

隼人感到,與以前無法同日而語的以太能充斥著全身。

然后——

「玲奈,你的劍!」

「誒?」

從玲奈的劍上亮起以太光芒,幻化出被折斷的刀身部分的形狀。不久,這光芒漸漸轉變成白銀之色,完完全全的恢復成了原來的樣子,<天翔霸者>的形態顯現了出來。刀身上沒有一絲傷痕。

「大概,是因為奏魂之盟而增強的玲奈醬的以太能,將理恢復原狀了」

「……玲奈的理還沒有死掉」

琴美和燈里,看到奏魂之盟的力量,顯得十分興奮地說。

「……這就是,指環的力量……」

詩愛也感到十分驚訝。

「有這等力量的話……」

玲奈從巨劍狀態下的<天翔霸者>分離出鎧甲,并穿上。

接著,從玲奈的背后,生出光之翼。

「那么,去打倒它吧!」

「嗯,拜托了!」

「交給我吧!」

就像是確信理所當然會勝利一般地舉著劍,朝尤爾姆岡特飛過去。

「玲奈啊,不要看她那樣,她可是個努力型的人呢。抓不住要領,那家伙」

隼人一邊抬頭看著正在空中與尤爾姆岡特戰斗的玲奈,一邊對身邊的詩愛說道。

「雖然在學校里擺出一副酷酷的樣子。動不動生氣,虛張聲勢,很快就緊張起來」

「……還真是不能一說就懂呢……」

玲奈一邊在尤爾姆岡特的周邊回旋著,一邊以比結成契約前迅猛數倍的飛行姿態突入空隙,揮劍刺向尤爾姆岡特。

和剛剛不同,這次能準確地給它造成傷害。

「在學校,最憧憬『完美無缺的優等生』的,不是別人,正是她自己。」

「…………」

但是就算這樣,玲奈的攻擊還是欠缺決定性的一擊。如果變成持久戰的話,很有可能玲奈的以太能會先耗盡。

「那家伙好像也討厭月亮呢」

「……誒?」

「所以說,她好像想要超越那輪月亮呢」

隼人朝著在空中飛舞的玲奈,舉起指環。

這是為了使用剛剛解放出來的指環的力量。

「聚集在指環中的因果之力啊。把我的騎士從制約中解放吧,賜予其超越命運的榮譽高貴之劍吧」

指環之樹的浮雕,變化成具有成長意味的符文貝爾加納。指環因施展力量,發出神圣的光輝。

「騎士覺醒!」

騎士覺醒。是王通過將自身以太能托付于指環,將悠久騎士的潛能引發出來的指環能力。

深藏理中的神髓。玲奈等人平常無法使用出的至高領域——悠久神化,讓力量升華。

「玲奈,接住哦哦哦哦哦」

從隼人的指環中飛出來的以太能集合體,像是激光一般向玲奈的方向延伸過去。

「這是……!」

玲奈接下從隼人釋放出的以太,感覺體內充滿了力量。不只是翅膀,從玲奈的全身上下都開始散發出以太粒子,全身散發出淡淡的綠色光芒。

「好,好厲害,從身體深處不斷地涌出力量。但是,如果這樣的話——」

玲奈握緊了劍,開始在尤爾姆岡特的周圍高速回旋。

玲奈在來回飛了幾次之后,帶有質量的以太描繪出殘影。

「——行得通!」

被這殘影愚弄,尤爾姆岡特多次探頭,不停地甩動尾巴。但是,尤爾姆岡特的頭和尾巴,只是斬過空氣罷了。

不久,玲奈瞅準尤爾姆岡特的破綻,高高飛上天空。然后,俯視著腳下的龍。

「……我呢,我時常會感謝自己的不得要領呢。」

玲奈在空中將鎧甲分離,匯聚到劍上。

集合了鎧甲部件的劍變成巨劍的形狀,劍身開始凝聚以太能。

玲奈將持有的全部以太能向大劍聚集,滿溢而出的以太,構造出就算是尤爾姆岡特也能夠斬斷的,超巨大的光之劍身。

「——因為飛向高處之時,心情會變得很愉快呢!」

失去了鎧甲推進力的玲奈,一邊下落,一邊氣勢十足地高高舉起光之劍——

「霸者之牙!」

玲奈那巨大的光之劍,筆直地朝尤爾姆岡特揮斬而下。

尤爾姆岡特發現了玲奈所在的位置,吐出了毒蛇炮。

但是,光之刃連同龍的吐息,將其巨大身軀從頭部開始縱向一分為二了——

既沒有膽怯的間隙,也沒能叫出聲來,就變成兩半了的毒之化身,化為無數光點。溢出來的以太能泡沫,在沒有月亮的暗夜,發出綠色如月華般的光輝。

玲奈的崇高之劍,將蛇龍尤爾姆岡特化為了虛無。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