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被遺棄的貓

第一卷 第四章 被遺棄的貓

第二天的放課后。

隼人正無所事事的在校園里散步。

隼人的房間里面沒有什么可以消磨時間的東西。因為才剛搬到這里不久,所以并沒準備任何娛樂設備。

本想至少游戲和電腦讓家里送過來,但是妹妹卻不同意,說是「下次直接帶過去」,所以無法讓家里郵寄過來。

盡管遲早會得到自由外出的許可,現在卻連出學校地盤都被莉畢卡禁止。

(『直到能稍稍更好控制自己的力量為止』被這么命令道,果然還是好麻煩啊)

所以說,就算回到房間也只能無聊,于是正邊想到哪里消磨時間邊隨意閑逛的時候——

「喝————————————!」

從設置在體育館側面的劍道柔道的并設道場邊路過時,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因為道場側面布置有一面玻璃,從外面也能看見里面的狀況。

隼人偷偷瞧了一眼,很快就發現了聲音的主人

寫著『風見』名字的垂簾。是玲奈。所謂垂簾,就是劍道腰部防具。

看起來現在好像正模擬比賽進行練習的樣子。

盡管隼人對劍道一點也不了解,但僅僅只看了眼場上情形,很快就明白玲奈如同傳言般強大,不用說那出色的劍法,那無比迅捷的身法,是如此華麗。

女子劍道部的人數不多,所以好像一直和男子劍道部一起練習。現在和玲奈交手的,是個比自己還要大一圈的男生。

和這樣的男生較量,玲奈不僅沒有退卻一步,在隼人的眼中甚至是一直壓制著對手。

「護腕————————————!」

在對手舉起竹刀想要擊打面部的時候,玲奈以一記巧妙的擊腕分出了勝負。

出鼻小手——般稱之為出小手,組合技的一種。

「一本!」

擔任裁判的學生,毫不猶豫舉起了彩旗。

「真是出色的殘心」

忽然從后方傳來了聲音,隼人一回頭,發現莉畢卡站在那里。

「殘心?」

「殘心,在武道之中就是在行動之后,仍然保持注意力毫不松懈地留有余韻,在劍道中,那份完美的意識,左右著是否能獲得一本。」

莉畢卡這么一說,隼人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確實,現在玲奈的動作,在打擊結束后依舊是如此出色華麗。

「……那個,為什么理事長為什么會在這里?」

隼人向不知何時出現在一旁的莉畢卡問到。

「理事長在校園內散步很不可思議么?」

「不不不,倒也不是不可思議……」

怎么看都是個穿西服的小學女生的形象,在高中校園內可是相當顯眼。話雖如此,就算被人看見,別人也只會以為是誰家的妹妹或者女兒什么的。

「嘛,就算是老身,也有想要出來呼吸新鮮空氣的時候。老是一直呆在屋里」

「工作,很辛苦么」

「理事長也好,樹術式巫女也好,都很不容易哦」

隼人想起了莉畢卡屋子里的<因果觀測儀>,那個和顯示器相連的像巨型計算機一樣的機器。

樹術式巫女的工作大概就是操縱計算機那樣的事務工作吧。

莉畢卡把視線再次轉向劍道場。

「將要有崇高之氣的劍,乃華麗之物」

「將要有?難道不是崇高的劍嗎?」

莉畢卡點點頭。

「玲奈的劍,就是那樣的劍」

隼人覺得莉畢卡說的不可思議。據說玲奈在高校劍道全國大會玉龍旗的比賽中,獲得了個人戰第三位的好成績。

對于隼人來說,玲奈的劍不是將有崇高之氣,而早已是崇高的存在了。

「就是這樣。你現在有空么?」

「誒?那個,因為很無聊所以正在閑逛著」

「既然如此,能不能稍微拜托你點事情?」



隼人受莉畢卡的所托,把理事長室儲藏柜里整理出來的大量紙板箱,搬到了校舍后面的垃圾焚燒爐旁邊。

這些好像是經常利用網購的莉畢卡,所積留下來的。

(理事長既然都出來散步了,自己拿過來不就好了……)

隼人兩手用力抱住展開的紙板箱走著。雖然并不是很重,但是卻非常的大,那種對抱著行走來說非常大的尺寸。

(大概就是覺得麻煩才推給了我吧)

于是就在隼人一邊注意著不讓紙板箱掉下來,一邊走到校舍后面的時候——

「所以我說,為什么總是不懂看下氛圍啊」

「……對不起……」

只見一個似曾相識的短發少女正被兩個女生逼問著。

(……藍田詩愛?)

前幾天體育課時,隼人很在意并打過招呼的女孩。

三人好像是在一起放學回家路上,其中背著雙肩學生包的那個

「今天的家庭料理實習課,原本椎醬期待著給裕太嘗她做的餅干的。可是啊,因為你的笨手笨腳,我們班的餅干都掉到地上了?」

「嗚嗚嗚……明明每天都在練習……」

那個叫做椎的少女,正用兩手捂著臉哭泣。

「還有昨天,也是因為你,排球比賽才慘敗的。」

「……真的……對不起……」

「就算你道歉了,她把餅干給他的機會也回不來了!」

詩愛的身體微微顫抖

「啊啊啊啊啊,受不了,看到你就煩!為什么總給別人添麻煩啊!?」

說著,那些圍著詩愛的少女其中一人,揚起手想打詩愛的臉。

(——!)

隼人立刻放下手中的紙板箱,抓住了少女的手。

「……你干什么!?」

「雖然不是很明白,但是用暴力解決問題一點都不好不是嗎?」

隼人這樣說著,吃驚的少女瞪著他,一把甩開他的手。

「既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請不要插手好哇!還有,你是誰啊!?」

「那,那個初醬,難道這人是……傳說中入住女生寢室的那個……」

「啊……」

看樣子兩人對隼人的事情略有所知。那個叫做初的少女目瞪口呆。

「夠,夠了,初醬,走吧。那可是住女生寢室的男生哦?如果吵架的話,說不定會被利用權力潛規則的……」

椎害怕地說著。

「啊!真是的,被奇怪的家伙纏上了!藍田你給我記著了!」

剛才纏著詩愛的兩人丟下這句臺詞后,灰溜溜地逃走了。

(我到底被想成什么樣的人了啊……?)

看來隼人入住女生寢室的事也已經在其他班級傳開了。

而且,好像還有些微妙的誤解。

隼人失落地長嘆一口氣,看向詩愛。

「……沒事吧?」

「……謝謝……」

詩愛深深鞠躬。

「不用謝。……總之,不要吵架哦」

隼人這么對詩愛說著,把丟掉的紙板箱撿了起來。

「……在搬那個么?」

詩愛看著吃力抱著紙板箱的隼人說道。

「去焚燒爐那。被拜托扔掉這些」

「…………」

詩愛盯著紙板箱好像想說什么,但又好像顧慮著什么。

隼人感覺詩愛想要幫忙,于是——

「能幫幫忙么?」

這樣問道。于是詩愛在隼人和紙板箱之間來回地看來看去,拘謹地回答。

「……如果,你不嫌我麻煩的話……」

「怎么可能會麻煩」

隼人對詩愛那低聲下氣的回答一番苦笑,把抱著的幾個紙板箱遞了過去。

詩愛好像十分抱歉地接過紙板箱抱住。

然后兩人一起向焚化爐走去

「……為什么幫我?」

「因為,藍田看起來十分的困擾」

隼人回答道,詩愛瞪大了眼睛。因為隼人叫出了她的名字,不過隼人也很快察覺到了詩愛吃驚的原因。

「啊,對不起。之前體育課上,從一個同班同學那里聽到的,自來熟是不是很失禮?」

聽到了隼人的道歉,詩愛搖了搖頭。

「……不,不要緊哦,夕霧君」

這次輪到詩愛叫隼人的名字了。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貼紙」

果然是這樣啊,隼人臉上露出苦笑。

「夕霧君,在我們班可是名人啊」

(一點也不想知道是什么樣的有名……)

隼人想起了糾纏詩愛的那兩個女生的反應。

于是隼人臉上又浮現出苦笑。

「——啊!」

忽然,抱著紙板箱的詩愛好像要摔倒了。

隼人立馬抓住詩愛的手,扶住了快要摔倒的她。

詩愛抱著的紙箱嘩啦啦地掉到了地上。

「沒事吧?」

「……嗯,嗯」

詩愛開始慌亂地拾起地上散落的紙板箱。隼人也幫了一把,撣去灰塵遞了過去。

「……對不起」

「嗯?」

「我好沒用,又像這樣馬上給別人添麻煩了」

隼人終于理解了為什么前幾天體育課的時候詩愛看起來那么情緒低落。看來,詩愛有自我厭惡的壞習慣。

「……總之,那個,雖然不是同一個班,如果有什么困擾的事的話,請不要客氣。就算幫不上忙,但陪你談談心還是可以的。」

「誒……?」

詩愛目瞪口呆,停下腳步。

「不,如果你經常摔倒的話,扶你反而是別人應該做的事。我也沒覺得這樣是麻煩」

「……」

被隼人這么說,詩愛害羞地閉緊了嘴。

不知道為什么詩愛好像很害羞,所以隼人也不說話了。

隼人們保持著沉默的氣氛來到焚化爐旁,把紙箱堆到指定位置。

「那么,回去吧」

「……嗯」

堆完紙箱的兩人按原路返回。在路上——

「喵~~~」

明明是在學校里面卻遇到野貓。貓跑到隼人腿邊,用臉蹭著。一定是想要吃的吧。

「誒……這只貓……」

「……你認識?」

「兩天前,半夜散步時來討過吃的。我就把正在吃的炸雞塊給了它。」

「喵~~」

貓再次用臉頰蹭了蹭隼人的鞋子。

「對不起哦,現在我身上什么都沒帶」

隼人伸出手去摸貓的頭。于是注意到貓是戴著項圈的,上次由于是晚上所以沒有發現。

「……大概是被遺棄的貓吧」

「我想也是」

于是詩愛看著貓,望向遠方。

「這孩子,也被這個世界拋棄了呢」

「愛?」

詩愛說得不可思議,隼人不禁反問道。

「被遺棄一定就是這樣的。沒有被施與愛。」

詩愛打開學生書包,從里面拿出吃的三明治,把它撕成碎屑,灑在腳下喂給貓吃。

「喵~~~」

貓邊吃邊開心的叫著。

「真是溫柔呢」

「……才不想被你這么說」

詩愛吃驚地報以苦笑。

「……無家可歸,是非常痛苦的事呢」

詩愛蹲下,一臉悲傷地撫摸貓的臉。貓也沒有表現出任何不情愿,露出好癢好癢的神情。

「……是啊」

但是,雖說如此隼人也不能養貓。家里被禁止飼養動物,宿舍當然也不行。本來先不說規定,也會給其他家庭成員帶來麻煩。

「對了」

隼人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嘟噥道。

「藍田,能不能在這里稍等一下?」

「……?」

「我回來了」

隼人從焚燒爐那邊拿來一個之前當做垃圾扔掉的紙板箱,又從寢室拿來了膠帶、筆、裁紙刀以及一些沒用的毛巾。

「……這是,要做什么?」

「我認為做個臨時的貓舍還是可以的」

隼人用裁紙刀裁下一部分紙板,組裝到紙箱里再用膠帶黏住加固結構。經過組裝后的箱子,就算容納一只小貓后也有充足的空間,裁開的部分則作為入口。

隼人在箱子里鋪上毛巾當絨毯,在箱頂用筆寫上「我是貓。請收養我吧」

「……這個,放哪里好呢?」

「安全梯底下,不是有以樓梯為屋頂的不太起眼的空間么?那里的話估計不會被老師發現還可以避雨。貓在學校里游蕩,總會有喜歡貓的人喂它。我們帶點貓糧過來也比較方便」

在找到主人之前就暫時住在這里吧,隼人想。

「……也是呢」

隼人和詩愛,把紙板箱和貓搬到安全梯下面,看起來貓很中意這個家。一進箱子,馬上就很舒服地打起盹來。

看見貓這副樣子,隼人滿足地點點頭,詩愛卻。

「……那個,想問個問題」

「嗯?」

「……如果有個無論如何,都無法喜歡上這個世界的女孩存在的話。連呼吸都覺得痛苦,簡直就像活著是在吸毒一樣。如果看見這樣的女孩,夕霧君會怎么做呢?」

小聲嘀咕著,帶著就好像被遺棄的貓一般脆弱的表情,向隼人問道。

隼人對于詩愛拋來的奇怪問題,雖說有些困惑,

「怎么能放著不管?我可意外的是大好人啊」

看著詩愛那副正經的樣子,認真地回答。

聽到這回答的詩愛,臉上浮現出紅暈,噗哧一笑。

然后高興地沖隼人揮了揮手。

「這話,不要忘了哦」

留下這句話,向正門的方向跑去了。

(……被遺棄的貓么)

在紙板箱做的家里,如同安心了一般酣睡著的被遺棄的貓。

不知為何,隼人眼里那只貓好像和詩愛重合了。



洗完澡,隼人返回房間走過一樓的樓道。

(呼……洗個澡感覺真好)

隼人自從住進這個宿舍,就一直在期待泡澡的時光。

浴場跟旅館的溫泉一樣大,再加上隼人是男性,完全包下全場。雖說是男女共用,在定下隼人的入浴時間后實行交換使用的制度。

于是正當隼人沉浸在入浴后的好心情,走向自己房間所在的二樓的時候——

——咚咚咚咚咚

伴隨著夸張的腳步聲,有誰從樓上下來。一節一節,就好像故意踩給誰聽得的一樣。

隼人在意地停下腳步,朝上看去。

于是聲音的主人——玲奈出現在眼前。

「怎么了?」

隼人擔心著,向下樓的玲奈招呼道。

「…………」

但是玲奈就如同沒有聽到隼人所說的話一般,就要從旁走過。

(好像很不高興啊……)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隼人打算不再管了。

「啊……等一下!」

但是,玲奈忽然回頭叫住了隼人

「嗯?」

「你,數學成績很好是么」

玲奈臉上表情,與其說是不高興不如說是嚴肅,一種拼命的感覺。

「嗯?嘛,還行」

隼人這么回答后,玲奈面露為難,開始嘀咕著什么。

「……不,可是,就這家伙」

「……咋,咋了?到底怎么了」

隼人不得要領。玲奈好像在和隼人說話一樣繼續自言自語。

「……那個,并不是不會做什么的。只是,對,今天狀態不好。所以,那個……」

「……怎么了?有做不出來的數學題么」

「所以說,不是做不出來!只是今天狀態不好而已!」

看來,的確有好好在聽隼人說話,隼人的推測也似乎猜中了。

玲奈的樣子奇怪的理由,是有數學題做不出來。

「總,總之,如果是你的話說不定能做出來。所以說,我在想要不稍微給你看一下。怎,怎么樣?」

「嗯,倒也沒什么不可以……」

也沒什么特別的理由拒絕,所以隼人答應了下來。

「那,那么,跟我來!」

玲奈說完就把隼人帶向自己的房間。

然后玲奈來到自己房門口打開門,進入屋中。

「請,請進……」

催促隼人也進去。

「……誒?」

「什,什么啊。你想說不想進我的屋子么?」

「不,不是那樣……」

(我可是男的哦?)

盡管隼人畏畏縮縮的,但玲奈本人好像并沒在意。

(嘛,她本人都不介意的話……)

隼人一邊懷著緊張的心情一邊走進屋子。玲奈的屋子,是一間六張榻榻米大小的普通西式房間。

窗簾是可愛的粉紅色,床上坐著一排布偶。一看就是這個年紀女孩子的房間。可是——

(總覺得房間有點亂啊)

地板上讀了一半的書啊、衣服啊什么的散落一地。

「你東張西望在盯著什么看啊……」

「不,不好意思,好亂啊……」

「呀!?」

隼人的話讓玲奈的臉一下變得通紅。

「垃,垃圾我可有好好的丟掉喲!因為還沒有完全整頓好正在收拾,才,才不是什么不干凈呢!別,別搞錯了!」

然后就開始拼命辯解。

「啊,不是說很臟啦,只是覺得有一些意外。印象上你很在意小節啦」

平時以優等生示人的玲奈無論什么方面都完美無缺,所以就擅自認為房間也整理得很干凈。

「平、平時沒空打掃房間啦,不過幾個月大掃除一次什么的還是有的……」

也就說,看來很懶。

隼人環視房間,視線停在掉落地上的一本書上。

「奇跡豐胸~傲人模特教你沖擊性的love豐胸術~」

(豐胸……?)

「啊啊啊啊,不是那樣的!」

注意到隼人視線的玲奈,大喊著撿起書。然后像是要藏起來地丟進床底。

「喂,那個,不是這樣的!我才不想讓胸變大,社團,對,社團的后輩拜托我教她讓胸部變大的秘訣——」

明明沒問,玲奈卻拼命解釋起來

「知,知道了,我知道了啦!那么,是哪個?那個不懂的題目」

覺得急促不安的玲奈有點可憐,隼人改變了話題。

「啊,唔,那個……這邊」

(……胸部的大小,很在意么?)

前幾天偶然觸碰到玲奈胸部的感覺忽然涌上隼人心頭。感覺彈力不錯,還有那包裹住般的柔軟和溫暖。并不需要在意,已經十分的有魅力了,隼人這么認為——。

(我在想什么啊)

「這,這個!」

玲奈坐到了桌對面的椅子上,把攤開著的習題集給隼人看。

隼人確認了下玲奈做不出來的問題。

「怎,怎么樣……?」

(我來看看……)

連身為優等生的玲奈都說難的話,一定是相當高難度的問題吧。抱著這種想法,隼人集中精神挑戰起題目。

(……誒?)

但是,因為對于隼人來說并不是很難的問題,所以刷刷刷的就做完了。

這題只要稍稍用下以前學過的公式,就能夠解出來了。

「誒,誒!?就這樣?」

「啊,就這樣……」

(雖說并不覺得是多難的問題……)

「那,那么,這個呢?有點卡殼了……」

玲奈翻了下習題集,翻到另一頁問隼人。

「我看看……這個是……」

又是一道并不多難的問題。隼人很輕易就把那道題解了出來。幾乎連費功夫思考的時間都不要。

「原,原來如此……那個我說,還有些其他的科目也想請教一下」

說完玲奈取出了英語參考書。

然后翻到某頁,給隼人看問題。

(這個是……)

隼人看到的內容,果然也并不是很難的東西。

「……那個,我能不能問個問題?」

「什,什么?」

「為什么以你的成績,卻連這樣的問題也解不出來?」

「…………」

面對隼人的發問,玲奈無言以對。

低著頭,身體開始發抖。表現得很沮喪。

(果然,我問了不該問東西……)

然后,玲奈眼里噙著淚花抬起頭來。

「腦,腦袋不好使啊!有錯么!」

生氣似的說道。

「腦袋不好使?……可是,課堂上不是表現很完美么。考試成績也相當好啊。」

「……因,因為不想被老師問到答不上來,只是做了完美的預習的。只要好好學習的話,考試總有辦法應付的。所以午休時也拼命地學習,現在也是……」

原本大喊著的玲奈的聲音,漸漸變小乃至軟弱無力。

「也就是說,為了應付上課,都開始啃習題集了么?」

玲奈緩緩點頭。

「很丟人,不是么。所以盡量學到無論什么問題都能自如應對的程度。最近又因為悠久騎士的活動很忙,所以很吃力……」

「丟人什么的……你竟然為了這種事做到這種程度……」

「才不是這種事!對我來說這很重要的!」

玲奈立刻再次大聲答道。

「無論是學習,運動,社團活動都是!我最討厭丟臉了!所以,我才朝著完美努力!」

(難道說這家伙——)

虛榮心很強。

玲奈并不是什么天才。只是依靠著努力扮演著天才的角色——追求虛榮罷了。

「可,可是……我明明拼命努力著,可每次的總成績,總有個家伙像纏著我一樣高我一名。而且那家伙還總是一副從容不迫的樣子。」

「啊,是啊。如果有那種家伙是要跟他拼命啊」

「只不過,那個混蛋的名字叫夕霧隼人!」

「就為這我被討厭了么!」

「就是這樣!」

隼人終于弄明白了長久以來一直困惑著自己的問題,為什么玲奈會那么討厭自己。

(這不純屬無端反遭忌恨嗎……)

「啊,真是的,為什么你不學習,成績卻總那么好。」

「沒啊,學習還是有的。只不過沒有像你那樣就是了……」

雖然和玲奈相比恐怕遠遠不及,但隼人也和普通人一樣學習著。

但是,就算這樣也無法對隼人的成績釋懷。玲奈顯出煩躁的表情,盯著隼人的臉。

「受不了,反正全部露餡了!那么,我有個提議!」

「什,什么?」

玲奈那氣勢洶洶的樣子把隼人嚇壞了。

「摸胸的事和看見我換衣服的事,還有一直在考試成績公布上纏著我的事全都一筆勾銷。但是作為交換——」

玲奈拿起攤開的習題集,塞到隼人的面前。

「教我學習!」

「……誒?」

聽到玲奈讓人意外的提案,隼人發出呆滯的聲音。



當天深夜。

繁華街市背面的小巷,有個匆匆繪制著魔術式的少女。身著長袍似的衣服,裝束相當奇異。

少女描繪完魔術式,把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巨大理之欠片刺進中央,魔術式完成了。

「這樣就可以了……」

可是,少女雖然完成了魔術式,卻沒有釋放魔術。不僅如此——

「反重力飛行」

(注:反重力飛行片假名注音レビテーション(levitation),意為漂浮)

少女的身軀輕飄飄離開地面浮向空中。然后,就這樣高速飛行,放著魔術式不管不知要去哪里。

就像這樣少女飛在空中,長袍內側的手機傳來鈴聲。

少女取出手機接通電話。

「……喂?」

「怎么樣了?」

聽筒那邊傳來略帶沙啞的女聲。

「……是的,很順利。現在正在向下一個目的地前進中」

「那太好了,就照這個勢頭拜托了。」

「……」

「怎么了?這次作戰不是你所期望的嗎?」

「……雖說是這樣……」

「放心吧。這個魔術成功的時候,你的愿望就能實現了。你所不希望見到的都會消失哦。絕對的」

電話的那頭好像是要說服少女那樣。

「又或者說,心里還有什么留戀么」

少女不知如何回答。沒有什么留戀,只是心存疑惑。

(也許不做這些事,也能——)

但是,少女很快又重新考慮了一下。不能有所期待。抱有期待的話,只會被背叛。

「……沒有」

「是嘛,那樣就好。你只要做好你該做的就行了。把世界變成你所期望的正確的樣子就行了。這才是吾等魔術師的目的,是理賜予我們的使命。」

少女心里很清楚,這個魔術師絕不是什么好人。

但是,對于少女來說正義也好,邪惡也好,都無所謂了。索性正義反倒是像毒一樣的東西。

「魔王的真面目也已經確定,后面就是按計劃行事了。我等尼德霍格——」

「——為了創造新世界」

少女這么回答著,仰望著頭頂的月亮。

今天的月亮,也很自然地散發著美麗的光輝。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