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07 一直說著朋友什么的根本就不需要的家伙其實肯定是很寂寞的吧

第一卷 07 一直說著朋友什么的根本就不需要的家伙其實肯定是很寂寞的吧

魅神她,做夢了。那是不想回想起來,但卻無法忘記的,過去的夢。

魅神的『異能』醒覺,是在小學生的時候。政府的人突然來犯,告知了魅神擁有異能者的資質。

讓指尖化為電氣的能力。當時的魅神,并不了解自身的變化會帶來多么大的影響。畢竟是個又開朗又活潑的孩子,周圍也有很多朋友。雖然有因為自己成了異能者就遠離的人,但特別是那些親近的朋友并沒有對魅神敬而遠之。

所以,魅神才會相信,在那之后也不會有任何變化。

——而就像是在嘲笑這樣的魅神似的,事件發生了。

「咦嗚!」

某天,稍微跟朋友產生了一些小摩擦的魅神,無意識地讓指尖化成了電氣。觸電的朋友,嚇得就連站也站不穩。

「沒、沒事嗎!?對不起……」

「……咦!不、不要……別過來!」

「——哎?」

看見害怕得站不起來的朋友就那樣后移著,魅神完全呆住了。

「別過來,別過來!我道歉,是我的不對!」

「不、不是的!不對的,是我……」

「咦、咦!嗚、嗚哇哇哇哇……」

那個朋友,害怕到哭出來了。

對魅神而言,她是自己最近親的友人。但是就因為這一件事的關系,她光是看見魅神就會害怕起來,再也沒跟魅神說過話了。

而且除她以外的朋友,也漸漸遠離魅神了。

——魅神的周圍,變得一個朋友也沒有了——

然而魅神她,并沒有就此放棄。

比別人努力多一倍。不管是學習,還是運動,只要比誰都要加油的話,肯定會被誰認同的。即使是體育,也不會輸給男孩子。

「太好了,太好了!是第一啊!」

在班級對抗競賽中拿到了第一名的魅神,天真無邪地喧鬧起來。這么一來肯定,就能得到大家的認同了。這么就能再次跟大家,成為朋友在一起了。

魅神這淡淡的希望,馬上就被粉碎殆盡了。

「……太狡猾了啊,異能者什么的。」

「……哎?你、你在說什么……」

「對啊。居然用了那種『異能』——」

「不、不是的!我,并沒有用!」

再說當時魅神的『異能』,并沒有那種用途。拼命的否定著的魅神,感情也隨之高昂起來,指尖化為了電氣。

「嗚哇!你看,可以做到這種事耶!太卑鄙了啊,老師!」

其中一個學生,向著不知道什么時候來到魅神后面的女老師叫道。

「老、老師,不是的!我沒有,用『異能』什么的!」

「…………」

看到化為了電氣的魅神指尖,老師有點膽怯地,像是告誡一樣說道。

「……下次,不可以再耍壞了喲?」

魅神的話,完全無法傳達給老師。

——已經,不管說什么也沒用了呃——

這么想著的魅神,將自己封在了殼中。不和任何人說話,也不接近任何人。這樣的話就不會傷害到任何人了,所以那樣就好了。

而就在那之后的某天,配餐是難得的蜜柑。對魅神自己來說,雖然是個有點像是玩笑一樣的嗜好,但她從小時候起就很喜歡蜜柑了。

一直封閉住心靈的魅神,也只在那時候坦率地高興起來。跟普通的小孩子一樣,眼前就是最喜歡的東西的話當然是會高興起來的吧。

為了吃最喜歡的蜜柑,魅神伸出了手。然而稍微——真的,只是稍微而已。魅神的心情高揚起來的同時——

「——啊。」

手指僅僅只有尖端化成了電氣,將蜜柑彈飛了。

「…………」

不只是被人,甚至像是被物品拒絕的心情——

蜜柑咕嚕咕嚕地從桌上滾開,漸漸遠去。就那樣呆呆地眺望著那邊的魅神,雙眼涌出了熱流。

她討厭,在大家面前,就為了這么點小事而哭出來。然而魅神她,卻無意識地將離去的朋友們的身姿,投影在蜜柑上。

不想哭出來。哭出來的話,才是最慘的、最無情的,肯定會從此討厭一切了。這樣的話,光是存在著,就會覺得無比的討厭了。

然而魅神的心,已經到了極限了。魅神的感情馬上就要決堤了,而就在那寸前——

「噗哇哈哈哈哈!橘子通電動了耶!噗哇哈哈哈哈!是電動橘子耶!」

在魅神鄰桌的男生,開始毫不遮掩地大笑起來。

「……啊、哎……什。」

「那算啥,搞笑嗎!因為蜜柑就興奮起來……噗哇哈哈哈哈!」

「煩……煩死了啊!別笑啊!」

「噗哇哈哈……啊哇哇哇哇哇哇!」

用電擊攻擊大笑著的男生后,魅神馬上就想到,不妙了。

又一次,這樣了——又一次,會被奇怪的目光看著——

離去的親友,膽怯的老師,他們的視線如今還能清晰地回想起來。

明明不想——再被那種目光看著的!

然而剛剛觸電的男生,卻對著噗嚕噗嚕顫抖起來的魅神,喊了起來。

「搞毛啊你這個人型發電機!你個魂淡不是讓我啊哇哇哇起來了嗎!」

「——哎?」

他毫不畏怯地,向著明明是讓他吃到了電擊的魅神抱怨起來。

「你個魂淡,不就是能使用點『異能』么,別給我太得意了啊!」

「……為、為什么?」

「啥啊有意見嗎,你個魂淡!我啊,對于那種稍微跟人有點不同,就裝成一副了不起的樣子的家伙……可是最火大了啊啊啊啊!」

「……根、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么!奇怪的家伙……」

這么說著的魅神,不由得別開了視線。他到底在說些什么的,魅神是真的搞不懂,而且還因為他毫不害怕地抱怨起來而困惑不已。

——但與此同時,想要哭出來的心情,卻不知不覺間煙消云散了——

從那以來,他就一復一日的,來找魅神的麻煩。因為這樣的他而郁悶起來,也是毋庸置疑的事實。

——可是,為什么呢?

看到他的話,明知道對方會過來找麻煩。被取了奇怪的諢名,被說了些意義不明的怪話,魅神當然是會惱怒起來的。

可是魅神——為什么還要故意置身于,他能看見的地方呢。為什么還要出現在他視野的一角,等待著他出聲招呼自己呢。

「明明就是個電動橘子少裝帥了啊!呀哇哇哇哇!」

「煩、煩死了!別叫我電動橘子啊!」

「啊哇哇哇哇哇哇!」

不管是被他用奇怪的名字稱呼——

「喂,人型發電機!別給我得意過頭了啊!」

「誰、誰是人型發電機啊!你個沒神經!」

「啊哇哇哇哇哇哇!」

還是因為些無聊的事而被糾纏不清——

「啊,雷轟。」

「啰里巴嗦的煩死了啊,笨蛋隆良!」

「不只是叫了你的名字啊哇哇哇哇哇哇!」

還是,被叫到了名字——

——其實只是,覺得很高興而已——

(譯:這段我覺得實在是美死了……由衷的祈求漫畫能重畫這段啊……)

魅神和隆良分別,進入了專為異能者所設的教育設施不就后,和一名女性相遇了。比自己大三歲,卻有著完全不像是中學生的身材,看起來帶著色氣的女性。看起來是某個政府高官的獨生女。

「雷轟魅神醬……恩,怎么了?今天也不高興的樣子呢。發生什么了嗎?」

「……我不喜歡,被人叫做雷轟。」

「呼姆,為什么?」

「因為聽起來,一點都不可愛……」

「啊啊,meishen這個名字,比較可愛呢。那,就叫你魅神啰。」

「……嗯。」

對著稍微坦率起來點點頭的魅神,年上的她露出了像是陽光般溫暖的微笑。

「就叫我,亞莉亞好了。」

「可是,見面不才經過三天不到么……」

「呼呼,嘛別說這么死板的話嘛,魅神。」

亞莉亞微笑著彎下腰來,直勾勾地看著魅神的眼瞳說道。

「見面一天就是友人,連續兩天就是親友。這就是我的理論喲。」

「……那,三天呢?」

「家人——啊。這種場合,我就是魅神的姐姐了呢。呼呼,單方面過頭了嗎?」

「……沒、這種事……可是……」

剛剛低著頭像是要哭出來似的魅神,慢慢的,慢慢的開始嘀咕起來。

「我的家人……爸爸和媽媽……害怕我……即使不說出來,也可以明白……就算是家人,也不理解我的事……」

「我啊,并不害怕魅神喲。」

「咕……可是。」

魅神抬起了頭來,亞莉亞則是遞出了什么。

「……這個,是什么?」

「禮物的手套。是用特殊的橡膠做的。戴上吧。」

「嗯、嗯……」

畏畏縮縮地結果手套的魅神,表情有點開朗起來了。

「手……不會、啪嘁啪嘁起來了……?」

「啊啊。那么,該是前天沒法做到的事了呢……來。」

魅神困惑的,來回看著亞莉亞的臉和她伸出來的手。亞莉亞苦笑了一下,溫柔地說道。

「握手啊。初次見面的時候,不是因為靜電的關系沒法握手嗎。」

「啊……嗯、嗯……」

「呼呼,這么就沒關系了么。握住手的感覺怎樣?」

即使透過手套握住的手,對魅神而言也是非常溫暖的感覺。光是這樣,魅神就高興得不得了——不由得,鼻子發出了嘶嘶的聲音。

「謝、謝……謝謝,亞莉亞。」

「啊啊,不用客氣。」

魅神那天,自從來到教育設施后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在那之后一段時間,亞莉亞離開了異能者的教育設施。

有著不得不去做的事,她是這么說的。同時,五年后必定會回來——而且還會升為異能者對策課的研究室室長,她也留下過這樣的宣言。

魅神她,一直等待著。

即使在教育設施里,魅神也幾乎只是一個人獨處。稀少的異能者本來就沒多少同年代的孩子,而從那時起等級就開始上升的魅神,也毫無疑問的被敬而遠之。

即便如此,魅神不斷地把那些細小的約定掛在口邊,彷如將其當作心底的依靠般一直等待著。隆良一定會成為異能者跟自己一局勝負,這種單方面的約定。

然而實際上,自己當時想說的其實是完全不同的事,在夢中的魅神如此坦率地想著。

那么,到底是想說什么呢。

——那天的魅神,到底是想說什么呢——

「……這里是……?」

映入魅神那模糊的視界中的,乃是純白一片的天花板。不知什么時候,雙腕和雙腳,已經分別穿上了特別的長手套和長襪了。

總感覺做了個很長、很長的夢。到底是不是還在夢中呢,如此判斷著狀況的美聲,聽到了那個已然聽慣了的聲音。

「……醒過來了嗎,魅神。」

坐在床一邊的椅上的,是帶著罕見的沉痛表情的亞莉亞。

「……亞莉亞,這里是……」

臉轉過亞莉亞那邊的魅神,回想起了剛才發生的事,上半身一下子就起來了。

「隆良……隆良呢!?」

「魅神,冷靜些。隆良君沒事。多少……不,雖然有些受傷,不過剛才已經醒過來了。『性命的話』并沒有大礙。」

雖然亞莉亞的話里帶著若干含義,但感情高昂起來的魅神并沒有察覺到。

「……這樣啊……太好了,太好了……」

亞莉亞還是以一副沉痛的表情,出聲呼喚兩手捂臉的魅神。

「……對不起啊,魅神。」

「哎?」

「就是因為我輕易說出決斗這種話,才會導致這種事……」

「等、等一下啊。要說決斗的,原本就是我……」

「即使這樣,允許的人卻是我。拜此所賜,有可能會同時失去隆良君和魅神也說不定。即使回想起來,會后怕也是沒辦法的……」

亞莉亞以稍微有些紅腫的眼睛望向魅神,并低下了頭。

「雖然現在才說也沒用了,但還是要說一句……真的,對不起。」

「……那是,身為責任者的謝罪嗎?」

「不,是身為姐姐,的。」

「……這樣啊……是嗎。」

露出了一些微笑的魅神,用雙手溫柔地抬起了亞莉亞的頭。

「沒關系了。我啊,已經從亞莉亞那里得到了無數的東西了。所以,已經不用在意了。」

「……你愿意原諒我嗎?」

「即使說原諒還是什么,本來我也有錯。再這么道歉的話,我反而會產生罪惡感。」

「……呼姆,是嗎。」

數秒前還是一臉沉痛的亞莉亞,不消片刻就恢復成平時的模樣了。

「喲西,那就不在意了。一直這樣糾纏不清,也不像我的風格呢。」

「……等、等等亞莉亞,你也恢復得太快了吧?」

「呼呼,別在意。因為我啊,已經不在意了。」

「……亞莉亞從以前開始就是這樣的呢。雖然明知道……」

吐出了小小的嘆息后,魅神坦率地想亞莉亞提出了浮上心頭的疑問。

「可是,為什么隆良會沒事?明明是在那種電擊之下……」

「……呼姆,那個啊。」

把食指抵在下巴上的亞莉亞,把單手拿著的資料遞給了魅神。

「就在剛才,隆良君的凝膠的解析結果出來了。」

「……什么,這個……『有著很強的不導電的性質』……」

「我也吃了一驚呢。還以為是滑溜溜的一無是處的下流凝膠,居然會藏著這樣的性質。」

「……就是說,托那個凝膠的福,隆良才會沒事的嗎?」

「不,不只是那個凝膠。能夠發射那種凝膠的隆良君的身體,也像那種凝膠一樣有著非導體的性質,這點也已經判明了。」

亞莉亞透過手套碰觸魅神的手,同時繼續說明。

「即使和隆良君直接接觸,也不會被靜電彈開吧?對決的時候也是這樣,說不定,嘛……在那以前跟你接觸的時候,也是一回事呢。」

「……亞莉亞,雖然只有一些不過不覺得惡心嗎?」

「錯覺啦。總而言之,就是這樣的隆良君自身的性質,和全身噴出來的帶有強力非導體性質的凝膠,這兩個要素組合在一起,讓電擊的威力大大減緩了的意思啦。不過畢竟那也不能說是完全的絕緣體,所以并不是毫發無損就是了。」

看到魅神露出了擔心的表情,亞莉亞輕輕地笑了笑。

「擔心的話,就去探望一下吧?」

「……哎?」

「隆良君的話,就在很近的病室喲。現在夜侘醬和沙凪醬應該在看望著他呢……不過與其在這里說著他的事,還不如直接去見他比較好嗎?」

「等、等一下啊,亞莉亞。我啊,那樣暴走了……」

「嗯?什么啊,魅神是那個嗎,在害怕?」

「什……不、不是那么回事啦!」

「那,過去不就好了么。來來,快點快點。」

被強行拉起來的魅神,對亞莉亞發出了抗議聲。不過被長手套所包裹著的那只手正在顫抖著的這件事——亞莉亞并沒有說出來。

魅神接下來,不得不去面對。

自身的暴走所招致的『結果』——

「噗哇哈哈哈!完·全·勝·利!的意思吧!」

在組織的病室中——全身都被繃帶纏住的隆良,正在放聲大笑著。

「隆、隆良……亞莉亞姐姐大人她,不是說過乖乖地睡覺了么……會惹她生氣的喲?」

夜侘那一臉擔心的諫言,對隆良而言卻不過是不知何處拂過的微風。

「說——什么啊。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傷,用得著睡覺么。比起那種事啊我們可是贏過A級的『雷神』大人了daze?嘿嘿嘿……」

「……確實那個也很重要的說。被稱為是無敵的『雷神』,被我率領的這個隊伍打倒了什么的……喵、喵呼呼。」

隆良馬上就用食指戳了戳,怪笑起來的沙凪的額頭。

「不,根本就不是你率領的吧。再說確立作戰的也是我啊。」

夜侘則是輕輕的,拉了拉一臉呆相地說著話的隆良的衣袖。

「是、是托我的名演技的福才贏的,對吧?所、所以啊,那個……」

「嗯?怎么了啊……一副要說不說的樣子。」

「所、所以啊……獎勵。那個,摸頭……」

「啊——哦哦,是呢。干得好啊,夜侘。來。」

「細、細心點啦……呼喵。」

看著被隆良撫摸著而沉默下來的夜侘,這次又輪到沙凪鼓起了臉頰。

「等、等等啊隆良大人!我也是,那個說好的黑色蟲子雖然超討厭的但還是努力操縱的說喲!?那邊也好好地評價……」

「是是,這就行了吧。」

「呼、呼姆……嘛感覺,好舒服的說……」

「不,這就夠了嗎。你們也太好收買了……話說回來啊,庫庫庫……呀哈哈!那個電動橘子,裝成那樣了不起的樣子結果還不是輸了……噗哇哈哈哈!」

完全沒有掩藏那個笨蛋笑法的隆良——好像完全沒有察覺到,如今入到病室的兩人。那兩人中的亞莉亞擺出一副遠目的表情,把手搭載了魅神的肩上。

「來,好好看看吧,魅神……那個,在那邊像是笨蛋一樣笑著的他的身影,就是你的暴走所招致的,不得不去面對的『結果』喲……」

「……不要說了……總感覺,已經想要直接回去了……」

雖然魅神露出了一副后悔過來了的模樣,但這樣的她的身姿,卻沒有逃過隆良的眼睛。

「哦哦?嘿嘿——看看那邊啊你們。敗給我們的『雷神』大人出現了daze~?」

「咕……你個,明明就一副木乃伊男的模樣,有什么好神氣的!」

「哎呀呀?這是拜誰所賜的啊~?我記得好像的確是哪邊的哪位大人『暴走』了的緣故耶~?」

「什……!?我、我也是很在意這件事的啊……你個、你個……笨蛋隆良——!」

「呀哈哈……喂你想對傷患干嘛啊哇哇哇哇!」

沐浴在不容分說的雷擊之中的隆良,翻著跟斗倒了下去,而夜侘和沙凪則是連忙跑到他旁邊。

「隆、隆良,沒事嗎!?」

「這、這個人好過分的說!對傷患出手什么的太鬼畜了的說——!」

「哈、哈……我、我才不知道啦!哼!」

看著被夜侘和沙凪護理著的隆良,怒上心頭的魅神別過了臉去。而亞莉亞則是望著她們,「哈」的輕輕嘆了口氣。

「真是的……我可是很擔心的啊,別做這種傻事了。」

「哈啊?怎么了啊亞莉亞,在擔心啥?」

「……不,要是杞人憂天的話,就沒什么關系了。」

亞莉亞沒有回答隆良的問題,只是意味深長地自言自語著,然后搖了搖頭。

「什么啊……等、啊!」

「呀啊!」

突然大聲叫起來的隆良,讓魅神不由得嚇了一跳。

「突、突然在干什么啊,笨蛋隆良……」

「噶噶噶……雷轟你家伙啊,輸給我們的話就要加入隊伍了對吧……?」

「…………」

魅神沉默著別過了視線,隆良卻是進一步追擊。

「你啊,完全敗給我們了呢。而且還那樣暴走了。可是啊,卻連一句道歉的話也沒有嗎?」

「什……誰、誰會!」

「啊……好痛痛痛痛,咕,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斷吃到電擊的傷口痛起來了……!」

「嗚……」

雖然隆良的演技非常蹩腳,魅神還是不由得畏縮起來了。然而因為隆良的表情實在是笑嘻嘻得下流過頭,讓魅神也不禁躊躇著要不要老實地道歉。

「咕……我、我、我啊……」

「噢噢……怎么了?電動橘子。」

「……!我、我啊——」

臉頰紅成一片的魅神,氣勢洶洶地指向了隆良。

「我說會加入隊伍的啦,所以你們那邊才該好好感謝我呀!」

「……哈!?你這家伙,明明就完全輸了還說什么……」

「煩死了!隆良你個笨蛋——!」

「而且還對我的心靈跟身體窮追啊哇哇哇哇哇!」

「等……適、適可而止了呀!」

看到隆良因為再度吃下電擊而倒塌,夜侘勇敢的站了出來和魅神對峙。

「不、不是太過分了嗎!隆良明明是傷員……就算是青梅竹馬,也不是做什么都可以的吧!」

「什、什么啊……有問題嗎!?哼,你啊,不就是E級而已么!」

「喵!?為、為什么會……」

「在過來這邊的途中,就從亞莉亞那里詳細聽說過了喲。哼……連打火機那種程度的火焰都出不來,那樣的『異能』到底有什么意義啊?要是需要那種程度的火焰的話,普普通通的帶上打火機不就行了么。」(譯:魅神你會后悔的,我說真的)

「……火大。」

火大,就算是夜侘會這么露骨的表現出來還是第一次,這樣的她毫不示弱地反詰道。

「啊咧?雖然我記得好像是有個被這種打火機程度的火焰吸引過去,暴露出破綻的A級(笑)的家伙呢……?是我記錯了嗎?」

「!什、什、啊……!」

「啊,不就是……我眼前的『雷神(笑)』小姐么。失禮了呢~☆」

「…………」

受到夜侘的挑釁,佇立的魅神變得面無表情起來。不安定的空氣隱隱約約的漂浮著——下個瞬間,夜侘那嬌小的雙手,和不知何時重新戴上了長手套的魅神雙手,互相交合在一起了。

「明明就連打火機程度的火焰都弄不出來,別太得意了呀……!要是沒有隆良的話,你根本就敵不過我……!」

「才不是打火機的程度~……!打火槍的程度還是能弄出來的~……!哼,自己都沒法坦率起來的說,根本就不配跟我比……!」

「不·配?完全不知道你在說什么呢……!再說你那邊才是,因為我跟隆良是青梅竹馬,所以就嫉妒了不是么~……!?」

「……!才、才沒這種事……我也跟隆良,在個人意義上交往了一點喲!(特訓)」(譯:喜聞樂見的交往梗)

「什……!?什么啊那算!你、你這個……!」

「喵嗚!?呼、喵咕嗚嗚嗚……!」

雖然因為手套的關系并不會觸電,不過魅神也實在完全沒有大人樣。默默看著兩個人的亞莉亞,也終于嘆了口氣。

「……啊啊真是的,不是為了讓你跟別人吵架才把手套給你的啊……」

嘛即便如此,光是能這樣表達出感情來,對魅神而言也算是前進了一步吧——這么想著,亞莉亞不由得輕輕苦笑起來。

然后,以這種形式吵架的兩人中間,這次輪到沙凪插了進來。

「真是的,完全看不下去了。明明從今之后就要成為同伴了,氣量完全不夠的說。」

「唔……沙、沙凪醬。」

被戳到痛處的夜侘漲紅了臉松開了手,魅神則是反過來青著臉后退了。

「嗚……你、你確實是,使役蟲子的那個孩子……是吧?」

「是的說。之前操縱那個黑色蟲子的,就是我的說。」

「……那、那個,絕對不要在這么做了喲?」

若然不是演技的話魅神就是真的討厭蟲子了。但是沙凪卻是露出了壞心眼的笑容,別過了視線。

「哎~呀,要怎么辦的說呢……」

「等、等一下,開玩笑的吧?其實我,真的不擅長蟲子……」

「啊啦?但是,實際上已經,帶過來了的說。」

這么說著沙凪便從肩包里取出了瓶子,而看到那個的魅神則是僵直起來。

「開、開玩笑的吧?難道,那個……」

「嗚呼呼……就是那——個的說!」

「不、不要!……咦,哎?」

從玻璃瓶中徐徐起舞起來的,是一只美麗的鳳蝶。

「……好漂亮……」

看來沙凪控制了那只鳳蝶,讓她在魅神的周圍咕嚕咕嚕的回旋著。那分明的黑白構成了斑駁的色彩,透明的雙翅看上去則彷如淡薄的夢幻。然而那有力的振翅,卻使得這情景更為的優美奪目。

沙凪挺著胸,滿臉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喵呼呼,嘛對于高貴的大小姐來說,才不會用那種又無聊又討厭的東西的說。像我這樣的大小姐,當然是會用這種優雅美麗、楚楚可憐的方式,來歡迎新同伴的說。」

「……謝、謝謝你,沙凪醬……咦、不要!」

「——嘿?」

雖然魅神慌慌張張地離開了,飛近到她臉前的鳳蝶,但仍然遲了一瞬。啪哩的,這么個干巴巴的聲音響起的同時,蝴蝶也隨之無力地飄落到地面上。

「華……『華麗的我的分身』(Doppelgänger of mine)醬——!」

「……Do、Doppel……?哎,啊,那、那個。」

沙凪不由得叫出了那個恐怕是蝴蝶名字的短語,并慌慌張張地跑到了蝴蝶那邊。旁邊的魅神則是半伸著手,驚慌失措起來。

「對、對不起……我那個,是帶電體質,要是靠近肌膚了的話……」

「……沒、沒問題的說!一乍一乍的還能動,總感覺safe了的樣子的說!」

「真、真的嗎!?太好了……」

魅神撫了撫胸,而她腳邊的沙凪則是將一乍一乍地痙攣著的蝴蝶回收到了瓶中。把裝好了蝴蝶的瓶子放回了肩包后,沙凪才慢慢地站了起來。

「雖、雖然有點手忙腳亂……重新說一次,多多指教的說。」

「多、多多指教了,沙凪醬。」

「……噗、喵呼呼。總感覺,好奇怪的說。」

「……啊哈,是呢。」

雖然魅神和沙凪相視而笑,不過夜侘則是一臉呆住的模樣搖著頭。

「……呼,真是看不下去了呢。」

「!夜、夜侘醬!?」

雖然魅神因為這個程咬金而吃了一驚,夜侘卻依舊沒有停下。

「居然會這么手忙腳亂,氣量完全不夠呢。呀咧呀咧。」

「喵!?等下夜侘,那又不是我的錯的說!?會手忙腳亂,都是因為那個『雷神』的關系的說!」

「什……!所、所以啊,不是道過歉了么!夜侘醬也是,不要說多余的話啊!不是讓事情復雜起來了么!」

「「「咕、咕呶呶~~~!」」」

三人各自地,互相瞪視起來,終于開始了動真格的爭吵。而因為吃到了魅神的電擊而滾了下床的隆良,只能呆呆地看著她們。

「哈~……前途還真是多災多難啊,那幫家伙。」

在稍微遠離她們一些的地方站起來的隆良——突然,望向了床邊的桌上的花瓶。

「…………」

然后若有所思的,將手握成槍形,對準花瓶——

「砰。」

說出了開槍似的聲音——但,什么都沒發生。

「……我也沒資格說別人呢。嘖。」

「隆良君。」

「嗯?哦哦,亞莉亞啊,怎么了?」

「……你的『異能』,怎么了。」

「……察覺到了嗎。不,怎么可能瞞過專家的眼睛啦。這是當然的吧。」

隆良苦笑著,望向自己的指尖。

「醒過來的時候,總感覺稍微有種違和感,本來還覺得奇怪呢。雖然最初還因為是傷的關系……看來不僅僅是那樣子呢。」

隆良從什么也發射不出來的指尖那別過了視線,微微低下了頭。

「我的『異能』……看來,是消失了的樣子呢。」

隆良苦悶地低語著——繼而,望向了亞莉亞那邊。

「那,你的見解呢……我的『異能』會恢復嗎,這之后又會怎樣,異能者對策課的研究室室長大人,能請教一下你么。」

「……抱歉,我也不知道,到底會怎樣。這樣的情況,并沒有先例。」

亞莉亞一邊道歉,一邊毫不隱瞞地陳述道。

「你是否還能,使用原來的『異能』……就算能使用,可是到底,是到什么時候呢或許明天,就能像什么事也沒有一樣繼續使用也說不定。或許是十年后也說不定。也或許是,一生——都沒法使用了。再者,原因到底是魅神的電擊的后遺癥,還是你自己的異能使用過度……原因,也完全不知道。」

「……簡單來說就是從一到十,全部都不知道,的意思嗎。」

「……真的,很抱歉。」

亞莉亞再度道歉,但隆良并沒有對此責備她。

「沒什么關系啦。再說那只是個不管怎么看都很微妙的能力……嘛,不過從異能者打回原形,果然還是有點沮喪呢。」

「是嗎……明明得知了非導體的性質,或許能從E級升格為D級呢……嘛,既然隆良君都這么說了,那就不去在意了。」

「…………」

因為聽到了現在并不想聽到的事,低著頭的隆良的心境有點微妙起來,而亞莉亞則是向這樣的他提出了疑問。

「吶,隆良君,要是不介意的話,可以問一件事嗎?」

「……嗯?怎么了,突然這樣子。」

「你為什么,會想要成為異能者呢?」

「……理由,嗎……」

亞莉亞直勾勾地盯著這邊拋出了問題,相對的隆良則是有點停頓了一下,簡潔地回答道。

「因為很帥氣啊。」

「……什么?」

「因為很帥氣啊,我說。別讓我重復啊,很害羞的。」

「呼、呼姆?」

「……以前啊。」

亞莉亞像是在揣測其真意似的歪著頭,而隆良則是翻了翻身繼續說道。

「電視的新聞上,播出了異能者的事。那個人啊,有著超厲害的『異能』,不管是災害,還是事件,還是像現在的無法者一樣的家伙引起的犯罪……把那種事,全部解決掉了喲。那才是,像風一樣出現,又像風一樣離去,的家伙吧?」

訴說著那個異能者的隆良的表情,有點兒害羞,然而又像是非常自豪一樣——簡直就像是為自己的寶物而驕傲的孩子似的。

「異能者啊,從那個時候起就是被世間討厭的存在了。那個人光是使用『異能』,就會招致無緣無故的蹙眉。可是啊,那個人即使在那種無形的批判之下,也沒有回頭。從不回頭,就像是懷著強大的信念一樣,不斷地幫助別人……結果不知道什么時候,就變成所有人都憧憬的hero了。」

「……呼姆,是那樣的異能者的話,或許我也知道呢。」

「嘿嘿,我覺得啊,你肯定也聽說過daze。不過我那時還是個小鬼,不管是名字還是模樣都記不起來了。可是啊,即使不記得……不管怎樣的困難都不會折服,不管多么無理的誹謗都不會理會,最后不管怎樣的事件都會解決掉,那種『帥氣』……我很憧憬。那就是,我想要成為異能者的『理由』……就是這樣。」

「是嗎……不朽的靈魂跨越過困難,成為拯救人們的hero……為了這個崇高的理想,你才會以異能者為目標啊。」

「不,有點美化過頭啦……不過嘛,也沒什么所謂了。」

隆良向亞莉亞那積極過頭的解釋妥協了,然后自嘲地笑了笑。

「嘛不過就算這么說,也已經不是異能者了呢……結果我啊,根本就沒法像那么憧憬的hero那樣,去拯救誰就是了呢。」

「唔?喂喂,隆良君,你好像搞錯什么了喲?」

「……嘿?是什么意思,搞錯了。難道拯救了誰了嗎?」

「啊啊,這次的事呢……魅神她確實,被你拯救了喲。」

「哈?雷轟……什么意思啊。好好說明下啊。」

隆良帶著訝異的表情問道,亞莉亞則是輕輕一笑繼續說道。

「魅神至今為止,因為自身的『異能』的關系一直害怕會失去四肢,這件事你知道吧?但是實際上,不管感情高昂到什么地步,感情起伏過去了的話化為電氣的部分似乎還是會自動恢復原狀的。像對決的時候那樣昏過去意識完全喪失的情況也是,會恢復原狀。這些事,透過這次的事總算清楚了。」

「……什么啊,原來都是杞人憂天啊。」

「啊啊,而且杞人憂天的事并不只有那些。即使可以讓四肢化為電氣,但讓身體也變化是無法辦到的。那個與其說是本能性的,不如說不管暴走到什么程度都是絕對不可能的。能夠弄清楚這些,毫無疑問都是隆良君的功勞喲?」

「嚯~那真是太好了呢。嘛怎么說呢……有那種成果的話,就算我的『異能』消失了,也不算是毫無意義了呢。」

「……唔。」

隆良的話,讓亞莉亞的表情籠上了陰云。

「真的,很抱歉。我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

「怎、怎么了啊。我又不是那種意思……不要一臉深刻的啦。」

「你居然會,無法再讓凝膠出來什么的……!」

亞莉亞緊緊地、緊緊地握住拳頭——遺憾地說道。

「那樣的話你那不斷不斷積存起來的情欲……要怎樣發泄才好啊!」

「所以說給我等等啊啊啊!我的凝膠才不是那么回事,我說過多少次了啊!不雖然已經是過去式了!靠,自己說著說著也悲哀起來了!」

「隆良君,不能放棄啊!為了你自己自身……更為了想要看到孫子的你的雙親啊!」

「所以說消失的就只是『異能』啊,跟那邊有個毛關系啊!?」

「……嗯?那邊,沒有異常嗎?」

「……哎?不,我也是剛剛醒過來的,還不是很清楚……」

「…………」

雖然亞莉亞暫且沉默了一會兒——但馬上的,其眼中便燃起了熊熊火焰。

「……果然啊!事態有可能會發展成比想象中還要深刻的情況啊……這可不能太樂觀了呀!」

「嗚哇啊啊啊說了多余的話啊啊啊我這個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