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05 即使是旁若無人的蠢蛋偶爾會也有溫順得讓人不由得產生原諒他的心情了

第一卷 05 即使是旁若無人的蠢蛋偶爾會也有溫順得讓人不由得產生原諒他的心情了

回到了組織的隆良他們,馬上就開始在腦袋里煩惱起要怎么贏過魅神來了。雖然這么說但卻完全沒想到好的方案。夜侘還因為思考過度而累到去洗臉了。

「啊——啊……就算說一決勝負,可是那種作弊級的能力,到底要怎么贏過去啊。不單止手可以嗶哩嗶哩的,而且還能以那種速度移動……」

「……那、那個,稍微有空的說嗎?」

對著思考中的隆良,沙凪吞吞吐吐地說道。因為她的模樣跟剛才不同,總感覺有點奇怪的樣子,所以隆良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怎么了,小鬼。有什么好提案嗎?」

「不、不要叫我小鬼的說!……不對,那個……」

沙凪一邊扭扭捏捏地點著自己的兩個食指,一邊下定決心繼續說道。

「剛、剛才……危險的時候過來救我了,那個……謝謝的說。」

「啊?剛才是……啊啊,猩猩那個時候啊。」

是說挺身庇護沙凪的事吧。對隆良而言不過是無意識的行動而已,也不是什么非要記住不可的瑣事,不過對沙凪而言卻不一樣。

「因、因為沒好好道謝過的說……所以,就一直很在意。那個,嗚……對了,那個時候的你,有點……帥氣,的說。」

「……哈啊,說什么啊,真是的。」

我很帥是當然的吧?雖然隆良掛著一副讓人咬牙切齒的嘴臉,不過完全沒有意識到凝膠男那自我意識過剩的反應的沙凪,倒是紅著臉繼續說話。

「所以,我希望……不要再叫我,小鬼什么的說!我希望你,可以好好叫我的名字的說!」

「哈?喂,話題也太飛躍了吧。就是這種事而已嗎?」

「好、好了,叫我名字的說!快點!」

「……意義不明啊。真是的,所以才說小鬼啊……」

「!嗚、嗚嗚嗚……!」

因為被再度叫做小鬼沙凪不由得淚目起來,而隆良則是繼續說道——

「嘛,不過也不是什么太任性的話啦——沙凪。」

「!剛、剛剛……」

「呵,嘛,從今以后就是伙伴了……小鬼什么的稱呼,也有點不大像話呢。」

雖然隆良用的是一副冷淡的口吻,但因為還是第一次被人說『很帥氣』什么的,所以實際上還是頗為高興的。

不過要說到高興的話,被叫到名字的沙凪那邊倒是更加厲害。

「喵、喵呼呼,感覺不壞的說……」

「喂喂……那個,是在笑嗎?還真夠奇怪的笑法啊。」

「有、有什么不好的說!因為,很高興的說……喵呼、喵呼呼……」

「……哈,真是的,還真能在奇怪的地方上高興呢。」

看著微妙地笑起來的沙凪,隆良不由得露出苦笑。

沙凪就這樣也不遮掩住自己的喜色,大大地張開了口來。(譯:我保證原文就是這樣的啊豈可修!)

「那么,我想要白濁的說!」(譯:白濁讀作凝膠,恩)

「噗————!?」

「呀!?這不是口水的說么!好臟的說!」

「剛、剛才開始話題就飛的太離譜了吧啊啊!為啥會變成那樣啊!?」

「為啥……所以,那個啊。」

豎起食指來的沙凪,喜不自禁地說了一句話。

「凝膠什么的,總感覺很有趣的說!」

「……哈,啊?」

「那樣的,還是第一次見的說。但是剛才,沒法好好觀察的說……所以,想再觀察一下的說!觸感什么的,也很在意的說~?」

「……不覺得,很臟嗎?」

「哎?那個凝膠,是很臟的東西嗎?」

「不,一點都不臟喲!我的『異能』怎么可能很臟啊!」

「是那樣的說嗎?那就安心了的說!那么,想要快點弄出來的說!」

「哎,啊,不,那個。」

自己的『異能』一點都不臟——雖然隆良確實是這么想的,但還是躊躇著要不要老老實實噴出凝膠來。說到底夜侘和亞莉亞也是,基本上把凝膠當成了下流的東西來看待,而且這到底也是一般性的感性吧,這點隆良也沒法完全否定。

然而,現在這個時候——

「快點快點~的說~!」

有點白癡——不,是不諳世事的大小姐,一臉天真的想要凝膠。對于這種不諳世事的言行,隆良也不知道該怎么辦好。

所以,也就是說——要不要老老實實噴出凝膠來的心情,還是一半一半的。

「啊,啊啊啊……總、總感覺有股罪惡感啊啊啊!」(譯:是背德感才對吧)

……就是這么回事。但是沙凪的央求,似乎在凝膠出來之前都不會罷休了。

「有什么好苦惱的說?真是,是時候把凝膠弄出來的說啦!」

「咕,這、這個……就算后悔,也沒用了喲!?」

「為什么要后悔的說?我只是,想看看的說!」

「豈、豈可修……我知道啦!好好看著吧!」

「!是的說!」

沙凪的雙目燦燦生輝起來,隆良則是懷著糾葛解放了『異能』。

「要、要去了……哈、哈……」

「興奮興奮……的說。」

「出來了!出來了啊啊啊!嗚喔喔喔!」

「啊——呀——!的說——!」

被飛濺而出的凝膠直接命中的沙凪,發出了不知道是喜是悲的叫聲。

「哈、哈……呼。」

「……那、那個,隆良君,雖然有點抱歉打擾了你的賢者時間……」(譯:賢者時間,就是那回事之后的失神狀態啦……)

「不要說這種會讓人誤解的事啊亞莉亞你什么時候跑到后面去的!?」

不知什么時候從后邊接近的亞莉亞,讓隆良嚇得幾乎蹦了起來。

「不管飛車再怎么厲害,這也快過頭了吧……再說,到底是什么時候到的!」

「……『要、要去了,哈哈……出來了,出來了啊沙凪!就用那個身體接受我這積存已久的欲情吧!啊啊,出來了!』的時候開始……」

「這也改得太厲害了吧啊啊啊!才沒這么說過啊!」

「啊,抱歉,稍微有點反應不過來……我想整理下,各種各樣的事……」

「……」

雖然隆良被一口氣拉開了的距離感傷到了,不過亞莉亞倒是一副很認真的模樣。

「……我們當中,居然這么快就出現無法者了……」

「等等,給我等等啊!誤解啊!這個,并不是那么回事啊!所以說是那家伙說的啊!?說是想要看看凝膠什么的……她是這么說的啊!?」

「……夜侘醬。你啊,怎么看?」

「嘿哎?夜、夜侘?」

聽到那個名字后,微妙的像是要哭出來的隆良望向了那邊——他總算察覺到,躲在半開的門后面偷窺的夜侘了。

「怎、怎么了啊,還想著怎么還沒有回來,原來途中和亞莉亞在一起了啊。我說,別呆在那里了,快點進房吧。」

「變態。」

「……」

「……」

——啪嗒一聲,門關上了。

被一刀兩斷的隆良的悲哀,到底是何種程度也不言而喻了。

「豈可修……豈可修啊啊!冤枉啊啊啊啊!」

那悲痛的喊叫,乃是他一切的體現了吧。

順帶一說,再三要求凝膠的本人則是——

「呀——!果然,好有趣的說。黏黏糊糊的,就像軟泥一樣的說!喵呼呼……凝膠凝膠~的說~?」

耽樂于凝膠之中,一個人興高采烈的樣子。

「——哈哈哈,嘛,抱歉抱歉。剛才誤解了呢。」

亞莉亞還是一副完全不覺得自己錯了的樣子,以輕快的口調賠著不是。這樣的她身旁,解開誤會的功勞者沙凪,則是抱著腕露出了怒色。

「真是的——居然這么草率就誤會了的說。」

順帶一提,終于玩厭了凝膠之后她還去洗澡了一趟,身上也完全看不見被潑了一身的痕跡。只是,連衣裙換成了浴衣。(譯:其實原文是被O了一臉,真的……)

「……為什么組織里還會有浴衣啊。」

沙凪沒有理會精神缺缺地喃喃起來的隆良,就那樣繼續說道。

「再說,隆良大人才不會做那種事,稍微想想也能知道的說!真是的……信賴不足的說!」

「哈哈,也是呢——隆良,大人?」

「啊……不、不是的說,我只是……!」

從呀恩、呀恩地搖著頭的沙凪那里察覺到什么的亞莉亞,望向了隆良那邊。

「……隆良君,這是怎么回事?」

「哈啊,不,我也是第一次聽見……完全意義不明。」

「……嘿,呼恩——呵~原來如此吶?」

雖然看上去亞莉亞是在心領神會地點著頭,不過其表情明顯非常的冰冷。

「哈——啊……真沒想到會這樣呢,順便出手一點節操都沒有……不,這個場合,凝膠嗎?不如說很佩服呢。啊啊,真的好厲害好厲害。了不起的家伙呢。」

「為什么突然就不爽起來了啊!這家伙也好那家伙也好全部都意義不明啊!」

「呼恩,本人倒是毫不知情,的意思嗎。真是的……夜侘醬也是,都不快到那種程度了,這也太鈍感了吧。」(譯:沒辦法,這是男主角必點天賦……不過隆良給我的感覺是本質上就根本對這種事沒啥興趣就是了……)

「哈?喂喂,為什么夜侘會不爽啊……吶,夜侘?」

「《先制火焰》」

「為啥突然對著鼻子啊燙燙燙燙燙!?搞啥啊夜侘你這家伙喔喔喔!」

「《再來火焰》」

「所以說好燙啊啊啊!不要對著我的鼻子啊!」

「鬼知道。笨蛋。鈍感。變態。凝膠妖怪。」

「所以說別說人壞話啊!而且我不是變態!我可是清清白白的啊!」

「……凝膠的顏色?」

「為什么這種世界現在還沒毀滅啊豈可修嗚嗚嗚!」

被夜侘的話擊墜的隆良,當場跪下雙手錘地。對于這樣的隆良,亞莉亞則是依舊一副不愉快的樣子把頭扭到一邊。

「呼恩、呼——恩。總而言之,這種事就先放一邊……現在可不是拿凝膠什么開玩笑的場合了吧。你們,得去贏過那個A級的『雷神』魅神喲?」

「……就算這么說,什么方法都想不出啊。而且剛才開始就亂糟糟的,根本就沒法討論作戰。嘛,雖然閉上嘴考慮也一樣就是了。」

亞莉亞沒有理會在地板上打著滾示弱的隆良,而是提出了意見。

「那是因為夜侘醬和沙凪醬,還有無神經鈍感不知廉恥大量撒布凝膠工口的隆良君,根本不知道魅神能力的特征不是么?」

「不覺得只有我這么過分么?而且還加入了大量奇怪的東西?」

「所以,首先是魅神被稱為『雷神』的原因,她的能力也一并說明一下吧。」

「……嗯?」

從亞莉亞的言行中嗅到一絲違和感的隆良并沒有置之不管。

「喂,亞莉亞。你啊,難道說討厭魅神嗎?」

「……?不,完全沒有,怎么了?」

「總感覺你啊,不是盡采取些對這邊有利的行動么?為什么把對那家伙不利的情報,這么一點點的告訴我們?」

「……呼姆,嘛……」

把食指抵在下巴上的亞莉亞,吞吞吐吐地說了下去。

「這邊也,有著各種各樣的事情呢。嗯。」

「……呼——恩,嘛算了。反正是些對這邊有幫助的事。而且……」

「嗯?怎么了,隆良君?」

「你也,好像稍微有點消氣了呢。」

被這么指出的亞莉亞臉頰微微紅了起來,然后再度把頭扭到一邊。

「鬼知道。才沒有消氣。不要光是對夜侘醬和沙凪醬,應該要更加取悅我才對。」

「不要突然像個小孩子一樣撒嬌啊啊啊!形象完全變了啊喂!」

「因為是年長者就不能撒嬌的規則根本不存在。而且有時所謂責任者就是會想要跟誰撒嬌的存在啊……真是的。」

「不要勉強賣萌了!現在說說的是雷轟的能力的話題吧!賣萌留到等會再說!」

「呼姆,沒辦法了呢。撒嬌就預留到之后好了。嘁。」

輕輕咂了咂舌后,亞莉亞便恢復了往常的冷靜。

「那么,回到本題吧。是說到魅神的能力吧。要說的話——」

依次指著手腕和腿之后,亞莉亞繼續說道。

「就是將手腕和腳化成電氣。各位也見過了吧,大體上那兩種就是魅神的能力了。」

對著那簡單的說明,隆良則是愁眉苦臉的。

「但是光是那兩個啊,不管是力量還是速度,都完全沒法超越啊。光是一個就夠嗆的了,犯規啊——」

「呼呼,不要擺出這么不滿的表情嘛。對呢,再稍微詳細說明一下好了。」

亞莉亞將自己的右腕伸了出來,把白衣的袖子卷起來后開始說明。

「首先,將手腕化為電氣的能力。雖然以前還是只能將手指轉化的程度,但在設施里的期間魅神已經可以控制住自己的『異能』了,現在的話直到手肘的部分都可以轉化。被電擊全力擊中的話對手大概會化為灰燼吧。魅神和我將這個能力稱為——『雷塵』(らいじん)。」

就是以前,隆良被魅神叫到空教室去的時候見到的那個吧。隆良因為回想起變成黑焦炭的桌子而顫抖了一下,而亞莉亞側視了他一眼后便轉移到下個說明。

「接著,膝蓋以下的腳部化為電氣的話,就有可能以接近音速的速度來移動的『雷迅』(らいじん)——魅神察覺到腳也可以化為電氣,是在進入教育設施之后好一段時間的事了。」

「……接近音速的速度,還真虧那家伙能沒事呢。沒有化為電氣的部分就是單純的肉體而已吧?以那種速度移動的話,雖說身體是不至于四分五裂。再說啊,那樣一來身體那邊要怎樣支撐?太荒謬了吧?」

「呼姆,就如隆良君說的那樣呢。實際上,第一次嘗試『雷迅』的時候可是很不得了呢。電氣的速度可是光速,要是腦袋空空不加制御的話,風險可是音速望塵莫及的。但是,魅神卻將這點完全克服了。」

亞莉亞將伸出來的手,小幅旋轉起來。

「化為電氣的膝蓋以下,留著腳部以作旋轉。說是車輪一樣應該很容易理解吧?這樣既能抑制速度也能減輕負擔,身體也得到了支撐呢。

「……真能干啊,喂。說起來,那樣就能支撐住身體了啊。」

「要說的話,為什么變為電氣的部分可以在之后恢復原狀呢,為什么放出去的電霧散之后手足的部分還會留著呢,再說本來為什么能變成電氣,得從那方面去考慮吧。」

「嘛,雖然是這么說啦。」

「身體之所以能得到支撐,是因為化為電氣的部分有著高密度的質量,這是目前的見解……但雖說有這種見解,但也無法判斷是否正解。嘛現在重要的是,魅神之所以被稱為『雷神』(らいじん)的兩種能力——『雷塵』和『雷迅』的存在吧?」

「啊啊,可是,除此之外還有別的吧?你看,最后見到的那個……」

雖然隆良的話相當曖昧,但亞莉亞倒是馬上就導出了答案。

「啊啊……電擊的結界嗎?那個并不是用魅神的四肢,而是以身體作為媒介完成的便利技能……不過嘛,那個的話,不需要太在意。」

「嘿?什么啊,那個不也是那家伙的技能之一嗎?」

「嗯,但是電擊的結界,不管怎么說都是防御向的技能。是為了不讓對手接近的手段,也就是說攻擊性很低,而且也無法長時間維持……現在還沒法很好的使用,對魅神來說是個尚未完成的技能喲。」

「未完啊……不,沒什么了。簡而言之,以低級的我們做對手的話除了威嚇之外就沒有別的用處,的意思嗎。嘁,還是沒變凈會瞧不起人。」(譯:未完——mikan,魅神——mikan,這里的neta看過漫畫的同學大概會注意到)

雖然隆良咬牙切齒的咂著舌,但也能感覺到他完全沒有否定實力的差距。

另外夜侘和沙凪聽到了亞莉亞的說明后,則是在別的意義上因為失落而垂下了肩。

「……『雷塵』和『雷迅』……不管那邊都只有兩個字……」

「而且,還有個未完成的技能尚未命名,徹底……糊涂了的說……」

對被打擊到的兩人多少產生了一些親切感的隆良,向亞莉亞搭話道。

「我說,沒什么弱點嗎?即使針對『雷塵』和『雷迅』絞盡腦汁,結果我們還是找不到決勝的要素啊。」

「……雖然就這么挑明有點不好意思呢,確實有哦。」

亞莉亞就像她所說的那樣面色有點難看,但馬上就摒棄私情挑明白了。

「首先一點,魅神的『雷塵』和『雷迅』,無法同時使用。姑且補充一下,電擊的結界也一樣。要將身體化為電氣需要集中力,而將化為電氣的部分恢復成身體,則需要在此之上的集中力。不過手腕和腳腕的部分,好像就算在無意識底下也會恢復的樣子。」

另外還有一點——亞莉亞豎起了食指。

「還有一個弱點就是『雷迅』的特性。確實使用『雷迅』的話能以凌駕于青蛙先生的速度移動,但魅神的『異能』只是將身體轉化為電氣,并對此進行操作而已。并沒有提高反射神經或是動態視力之類的能力,因此魅神也無法應付自身的超速度。所以在使用『雷迅』的時候,魅神雙手會交叉成十字作為沖刺的防護。而且為了判斷移動之后的狀況也需要花上一點時間。」

「呼——恩……也就是說只要在那家伙使用『雷迅』之前預測到她的前進方向,在那里放置障礙物的話,那家伙就會因為自己的能力自爆了的意思嗎。可是嘛,不怎么現實就是了。」

「嗯,正如隆良君所說。首先要預測前進方向是很困難的。即使雙手交叉十字也可能只是假動作而已。再說魅神只要覺得沒有使用『雷迅』的必要的話,也不會使出來。普通的話只要跑過來輕輕使用『雷塵』就the end了。」

「……說起來那家伙,以前就跑得很快了啊……嘁。」

回想起接連不斷地沐浴在電擊下的時候的事,隆良不由得數度咂起了舌來。而這樣的隆良旁邊,一直默然聆聽的夜侘則是發出了不安的聲音。

「結果,即使知道弱點也沒有勝算呢……使用『雷塵』的話就沒法接近,使用『雷迅』的話就沒法捉到她……」

雖然是非常弱氣的發言,但看不到活路這點隆良也是一樣的。

「至少可以預先讀出『雷迅』往哪里移動的話……這樣就不得不誘使她使出『雷迅』嗎。那家伙會使用『雷迅』的狀況……在狹道上引誘她嗎?……要是抱著玉碎的覺悟撞過來的話,這邊也會很不妙啊。」

「……剛才開始就laijinlaijin的,laijin到我搞不清哪個是哪個的說。」(譯:原文是ゲシュタルト崩壊,Gestaltzerfall,因為長時間注視而造成的漢字認知延遲,更具體的百度英文可以找到論文)

按著太陽穴的沙凪姑且不說,傷腦筋這點全體都一樣,而這時亞莉亞插嘴了。

「離對決那天還有時間,今天就到這里吧。突然說了這么多話,稍微也有點混亂了吧。頭腦累過頭的話,也想不到什么好方法呢。」

「……說起來我們,要在什么時候跟雷轟決勝負來著?」

「呼姆,我給魅神打過電話了,說是什么時候都沒關系……隆良君你們準備好了再決定就好了吧?」

「呼——恩,這樣啊……嘁,那個電動橘子,還真是游刃有余啊……」

「……吶,隆良。那個,電動橘子?是,什么?」

夜侘扯著隆良的衣袖,說出了率直的疑問。

「啊?啊啊……噗,雷、雷轟的諢名啦。」

「那,那種事我知道。不是這樣……為什么是電動橘子?」

「想聽嗎?那是啊……噗呼。」

隆良一邊忍著笑,一邊說明電動橘子這個諢名的由來。

「那家伙啊,好像超喜歡蜜柑的啊。不嘛,明明叫魅神卻喜歡蜜柑,雖說那個時點就感覺到啦……以前啊,小學的時候,有次配餐是蜜柑。」(譯:魅神和蜜柑發音都是mikan)

雖然隆良想裝出副嚴肅的樣子,但還是忍不住露出了笑嘻嘻的下品笑容。

「那家伙啊,想要吃蜜柑……那、那個時候,好像因為興奮起來的原因,手指變成了電氣,叭嘁一聲的,就把蜜、蜜柑彈飛了……噗哇哈哈哈哈哈!」

「……噗。」

一直默默側耳的夜侘和沙凪,一下子忍不住了。

「庫嗚……雷、雷神大人,居然因為蜜柑什么的,就興奮起來啊……噗呼!」

「不、不也有很可愛的地方……噗呼!的、的說么……噗呼!」

「噗哇哈哈哈哈哈!而且那時候開始就喜歡逞強,總感覺更加遜了!」

雖然其他人可以說是笑得不行,不過亞莉亞確實好像搞懂了什么似的點了點頭。

「這樣,原來如此呢……呼呼。」

「噗哇哈哈……嗯?亞莉亞,你說什么了?」

「什么也沒有,隆良君。說來,已經挺晚了呢,解散吧。就像平時一樣黑衣會送你們回去的了。今天也因為初次任務而累了吧,好好休息下。」

「啊啊,是呢……噗呼!魂淡,因為想起來就笑個不停了……」

現在還是帶著笑聲的隆良他們,今天就這么老實地解散了。

「……真是的,居然把書包忘記了啊,我。」

一個人自言自語地在走廊上跑回來的隆良,打開了剛才逗留的房間的門。不料亞莉亞就在那里面,沉耽在思考之中。

「……啊啊,什么啊,隆良君嗎。怎么了?」

「哎?啊啊,不,有點事而已。」

「難道是,來讓我撒嬌的嗎?喲西,那么我就不客氣……」

「只是忘了東西回來拿而已啊啊啊!為啥剛才開始就一直鬧著要撒嬌啊!」

「嘁,什么啊真無聊……」

雖然亞莉亞看上去就像是打從心底覺得失落一樣,可是又馬上露出了一副不知道在想著什么的微笑。

「那,能稍微說一下話么?我去泡茶了。」

「啊?嘛,雖然是沒啥關系……」

說著隆良便老老實實坐到椅子上,亞莉亞則是趁此期間泡好茶遞了過去。

「請用。呼呼,很好喝的喲。因為從了挺不錯的茶葉呢……」

「呼——恩,雖然有點搞不懂,我不客氣了。」

「說起來隆良你,喜歡魅神嗎?」

「噗——!?」

和盛大的把茶噴了出來的隆良相對,亞莉亞并沒有顯出怎么慌亂的樣子。

「喂喂,茶是用來喝的喲,就這么噴出來太浪費了吧。那個……畢竟不是凝膠呢。」

「都、都是因為你說了些奇怪的話啊……還有,為什么會扯到凝膠啊!」

「嘛嘛,再來一杯。那,怎么樣?」

和隆良面對面坐著的亞莉亞,雙目就像是好奇心旺盛的少女一樣燦燦生輝。對面的隆良則是嫌麻煩似的揮了揮手,別過頭去回答。

「不,完全沒這回事。從至今的事來看,會讓人覺得我喜歡雷轟的要素根本一點也沒有吧?質問本身根本就不成立啦。」

「唔,那,你討厭魅神嗎?」

「……要說討厭的話……不如說是火大吧。那家伙,總是在逞強——」

「唔,看到在意的女孩子就不由得多管閑事起來的男孩子的心境還真是……」

「完全沒聽我說話吧啊喂!我說的可是火大啊!」

「那,也想過沒管一下我的閑事嗎?」

「完全搞不懂話題的走向啊啊啊!這種不知名的感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誰來幫幫我啊!」

隆良抱起了頭來,而亞莉亞則是露出了有些奇怪的表情歪歪頭。

「呼姆,雖然不太清楚不過好像混亂了呢。總而言之,就是說并不討厭魅神吧?」

「……嘛也沒啥,除了火大那點的話。」

「呼呼,聽到這個我就安心了呢。」

「哼,不過那家伙大概討厭我就是了。」

「沒這種事,絕對沒有。」

一下子斷言道的亞莉亞,讓隆良不由得困惑起來。

「告訴你好了。去監視政府公認的異能者之類的工作,并不是像魅神這種A級的大人物會做的工作。再說針對E級的話,與其讓異能者負責還不如讓一般的職員負責更為妥當。」

「總感覺,微妙的受傷了啊——」

「但是讓魅神負責監視隆良君的時候,雖然魅神一副不愿意的樣子卻沒有拒絕。而且說到關于你的『異能』的時候,雖然一副興致缺缺的樣子卻聽得很仔細喲。」

「嘿?可是那家伙,不是說過,沒什么興趣聽新人的能力么。」

「不,隆良君是特別的。證據就是,同時說明的夜侘醬的能力應該沒記住。假如說就算記得,也只是些曖昧的印象而已。」

「……嗚——恩,可是啊……」

隆良馬馬虎虎接受了并煩惱起來,亞莉亞則是突然以認真的表情看著他。

「……魅神她,只是不夠坦率。那個孩子的『異能』醒覺的時候開始,就跟沒有能力的我到底還是理解不了的恐怖,一直戰斗著。而且也不被周圍的人接受,一直孤零零的一人,吶。」

「……什么意思?」

「……在這之前,能讓我問個問題嗎?」

隆良問道,亞莉亞卻是反問回來。

「魅神并不是以前開始就是A級的,那么你覺得她到底是什么等級呢?」

「啊?怎么突然就問這個啊……嘛,是只能將手指變為電氣的程度吧,大概是D吧?」

「不對,是C級喲。」

「哎哎哎哎哎無法接受啊!明明那樣就是C了,為什么我卻只有E啊!」

「呼姆,說一下關于判定等級的定義吧。有用性和泛用性的高低、強制性的高低還有危險性。而且這個危險性呢,實際上并不只是指對他者而已喲?」

「……也就是說。」

「對……也包括危及到自身危險性。」

亞莉亞點了點頭,如今又以悲愴的模樣開始說明。

「舉例來說——在魅神睡著的時候能力發動了的話,你覺得會發生什么?」

「哎?睡覺的時候發動能力?」

「嘛,人是各種各樣的。睡著的時候不會發動『異能』,沒有意識的話就無法發動能力的類型是有的。但是魅神是無意識也可以發動的類型。即使在普通的時候,只要感情稍微高漲起來手指就會變成電氣呢。」

「啊——原來如此。那,即使是這樣也不就是……自己觸電之類的吧?」

「如果只是這樣就好了。直到前段時間,都一直害怕著會失去四肢。」

「……哈?」

預想之外的回答讓隆良瞪圓了眼,而亞莉亞則是帶著沉痛的表情繼續說道。

「首先,睡著的時候魅神的手腳會化為電氣。基本上這種場合什么事都沒有就會恢復原狀。手指這種程度的話,不管是醒著還是無意識也會恢復。但在此之上的話就不確定了。要是在化成電氣的狀態下醒過來,而且那個時候魅神的精神并不安定呢?要是無法想象出四肢恢復原狀的情況下呢?諸如此類的,只要沒有經歷過就無法判明。而且魅神她,即使到了現在還在跟那種恐怖戰斗著。再者——」

「什么啊,這次又是啥了啊?」

「如果不只是四肢,就連身體也變成電氣的話——轉變的時候,維持生命所必要的臟器沒有了話呢?要是就連心臟也變成電氣的話,那個時點就會即死了。雖然也有本能抑制住這種變化的可能性,卻并非確定之事。」

隆良默默地看著,亞莉亞那像是咬到了黃蓮似的臉。

「真諷刺呢。能夠轉化為電氣的部位由手指擴大到手肘,由腳底擴大到膝蓋,能力也因此強力到被認定為A級,可是同時魅神的恐懼感也隨之膨脹。要是不止手足就連身體也能變為電氣的話——」

深深地吐了口氣后,亞莉亞靠在了椅子的椅背上。

「現在為了抑制能力的暴走,魅神一陣天,除了任務和洗澡的時候都必須穿著特殊橡膠制造的長手套,和同種橡膠制造的長襪。就算在睡覺的時候,吶。只要穿著那個的話,即使在無意識中手腳也不會轉化為電氣。」

「哈啊……那個,原來是橡膠啊。看上去完全沒發現呢。」

「……呼呼,那是我特別制造的,給魅神的禮物。魅神畢竟也是女孩子,肯定是會在意外觀的吧?以前,也是戴著樣式可愛的手套喲。」

亞莉亞表情稍微有點開朗起來,卻又馬上正色繼續說道。

「就是說魅神她,一直這么辛苦著。所以隆良君,你也——」

「啊啊,對雷轟溫柔點,你是想這么說吧?不過抱歉啊,我有自己的跟那家伙接觸的方式。那可不是簡簡單單就能變的……」

「你也是,在睡覺的時候,為了以防萬一下次戴上套——」

「近藤桑到底怎么了啊啊啊!喂喂突然給我說些什么了啊喂!」(譯:近藤,發音接近condom,好孩子不要查這個詞什么意思哦)

「……所以啊,下次睡覺的時候也戴上套——」

「近藤桑的話題已經夠了吧啊啊啊!給我差不多了啊!完蛋吧!明明還想著好不容易可以開始話題了,一切一切都給我完蛋吧!」

「……戴上套睡覺的話才比較好啊不是嗎?」

「為什么會鍥而不舍的糾結這個啊啊啊!我到底是抱著怎樣的心情稍微給我體諒一下啊!再說那個凝膠,并不是那里……只是從那個地方出來的啊!」

「……也就是全身都要套上,嗎……還真像個猥瑣的怪人一樣啊……」

「沒事非要扯到猥瑣地方的是你才對吧!為什么話題會向著那種下流的地方去啊!?再說我睡覺的時候根本就沒出來過啊!」

「凝膠嗎?還是說……」

「凝膠啊啊啊!除此之外還有別的東西嗎!?你的意識下流過頭了啊!」

隆良說完后大口大口地喘起了氣來,亞莉亞不知為何卻是一臉清爽的表情。

「嘛這種話題,到此為止好了。對對,忘記說了……魅神不會因為自身的能力而觸電喲。」

「……噢噢,總覺得雷轟的話題已經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啊……那,為啥?」

「魅神的身體因為『異能』的影響,電氣的性質異常的強。不過就算是普通的人類,也會帶著微量電氣的。有點不同的是,那個是靜電。所以才能在身體周圍張起電擊的結界。總而言之這樣的性質要遠遠超于常人的魅神,即使稍微碰到了也會嗶哩嗶哩的吧?」

「……不,就算那家伙的手沒有化成電氣的時候碰到她,也沒有這種感覺啊。還是個小鬼的時候碰到了就等于吃到電擊了,基本上,也沒有慢慢感受的空閑。」

「那是因為你是個鈍感無神經的凝膠男。普通人的話很容易就能感覺到了。」

「太辛辣了吧!這已經不是輕度斥責了吧!?」

激昂地抗議起來的隆良,果然還是被亞莉亞輕松地略過了。

「那么,以前的話題就到這里了。讓你陪我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呢,隆良君。」

「……不,也沒什么。也不能說一點意思也沒有。那么……」

「那么,是時候讓我撒嬌了呢。」

「是回去了啊啊啊!為什么就這么想撒嬌啊!難道還想說讓我抱住嗎!」

「……哦哦,那個可以有呢。喲西……來吧!」

一下子從椅子上站起來的亞莉亞,盡可能的張開了雙手。

「……喂喂,亞莉亞,那個啊。」

「不是你說的么。要是不抱住我的話絕對不會原諒你喲。」

「不那個……啊,不,嗯……咕嚕。」

看著無防備的亞莉亞,隆良不由得吞了口口水。

「不用客氣,來吧。來吧。」

這么催促著的亞莉亞的身體搖晃起來,那發育過剩的胸部也隨之一上一下的搖晃著。雖然對于平常非常冷靜的她來說算是非常幼稚的動作,但因為那個色氣過多的肢體實在是過于的不平衡,以至于反而醞釀出某種極其煽情的氛圍。

即使是不知道為何有點微妙的禁欲主義的隆良,也難以抵擋。

「……咻嗚……」

漏出了一絲微妙的呻吟聲后,隆良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即使說隆良是個無神經的鈍感凝膠妖怪——毫無疑問也是個男孩子。

對,是男孩子。男孩子的話應該怎么做,還用得著說么。

「隆良君,還沒好嗎?要是不讓我撒嬌的話,我會哭的喲。而且已經,淚眼汪汪的了——」

「——『朝向未來的擁抱(hug·dou·za·future)』——!」

「啊!?啊……嗚、嗚恩……嗯……」

亞莉亞發出了像是苦惱似的聲音,但隆良只是默默地緊抱住她。

——只是默默地——彷如世界為了這兩個人而沉默了一般——

說起來為什么會變成抱住對方的情況,隆良也不知道清楚就是了。

「……」

不知道經過了多久,兩人才終于分開了。

亞莉亞什么也沒說,只是靜靜地低著頭。察覺到她的肩膀正在微微顫抖著的隆良,按照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