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04 不管是誰都在為了確立自己的個性而拼命啊……而不斷摸索著啊!

第一卷 04 不管是誰都在為了確立自己的個性而拼命啊……而不斷摸索著啊!

在可以說是街道死角的夜間小巷中,隆良和夜侘還有沙凪三個人潛伏其內。

戴在各自的耳根的小型無線電里,傳來了亞莉亞的通信聲。

『你們值得紀念的初次目標,是二人組的無法者。一個是C級的異能者,通稱猩猩先生。是個大塊頭的男人,異能是增強自身的力量。還有一個是青蛙先生。和猩猩先生對應的是個小個子的男人,能力也是增幅自己的速度之類的。青蛙先生是D級呢。簡單易懂的組合吧。』

聽過亞莉亞的說明后,隆良總感覺有些脫力地問道。

「……那些家伙的通稱,到底是誰想出來的啊。」

『是我。又可愛又親切吧?』

「對目標產生親切感是想怎樣啊啊!至少給我把敬稱去掉啊!」

「……是那個問題嗎……?」

無視因為隆良的吐槽歪起了頭來的夜侘,亞莉亞的通信還在繼續著。

『總而言之,捕獲他們就是你們的任務了。不管用什么手段都沒關系。還有,雖然大概算苦口婆心……猩猩先生,要特別注意一下喲。』

「啊啊,C級是吧?可是嘛,知道了能力的話……」

『太小看了喲,隆良君。你們所持的能力,也不是那種單純的東西哦。嘛,實際還是體驗一下比較快呢。那么,切開通信了。祝你們好運。』

「什么?喂,不是單純的東西,是啥……喂!可惡,亞莉亞那家伙,連目標特征都沒說就切開了。只靠大個和小個來判斷……」

「那,那個……吶,隆良。」

突然夜侘她,扯了扯隆良的衣角呼喚道。

「……是那個吧?」

夜侘的手指前方,是大個的男人和小個的男人。雖然正常來說是不能就此斷定目標的,不過就是他們沒有例外了吧。

「嗚吼吼,夜色不錯吶,嗚吼。」

看見那個嗚吼嗚吼地一邊說著話一邊吃著香蕉的男人,隆良的下巴都快掉了。

「嗚……嗚吼嗚吼地說話還吃著香蕉!不會錯的,那家伙就是猩猩啊!」

而且猩猩的旁邊,通稱為青蛙的人物,正點著頭。

「咯啰、咯啰,真的呢咯啰,大哥。」

「他說咯啰咯啰!咯啰咯啰地說話的人還是第一次見!好惡心!」

隆良全身哆嗦著吐起槽來,完全忘記自己還在潛行中。

「那幫家伙算啥啊!到底要忠實自己的通稱到什么地步啊!稍微對自己的言行抱些疑問啊!不要隨隨便便就去搞這種完全拋棄人類尊嚴的屬性啊啊啊!」

「嗚呼……蒼蠅味的果汁,好難喝咯啰。」

「為了塑造屬性也太勉強了吧啊啊!那種奇怪的東西能下口才怪吧!你不是青蛙啊!是人類啊啊啊!」

「總覺得今天,有點吵啊嗚吼。」

「是咯啰呢,大哥。總覺得是什么心聲很吵鬧咯啰。」

「吵成這樣居然還沒發現!啊啊啊搞啥啊!」

雖然沒被發現應該算是幸事一樁,不過隆良倒是咬著牙踏起地來了。為了勸慰這樣的隆良,夜侘帶著有點膽怯的樣子開口了。

「不,不安靜點的話會被發現的啊。對手可是C級和D級,不好好確立作戰的話是沒法捕獲的吧……?」

「豈可修——……雖然不想承認,不過確實是那樣……」

「……哼,還真是懦弱的說呢。」

如此說著的沙凪,像是要壓住隆良他們似的,稍微探出身來。

「果然,只有我也完全足夠了的說。C級的實力,就讓你們見識下的說!」

「喂喂,光是只能控制一只蟲子的小家子能力,到底能干什么啊?」

「哼,區區下流的凝膠男,請不要小看我的說。關鍵是,只要唯一能控制的一只蟲足夠強力的話,就完全沒問題了地說。」

浮現出自信滿滿的笑容的沙凪,一臉得意地開始說明。

「蠱毒之法——曾聽聞過嗎?讓毒蟲互相餮食,使宿在其中的毒越來越越強的方法的說。就這樣——稍微,等一下的說。」

唐突地結束說明的沙凪,從口袋中取出了筆記——然后再次開始說明。

「……就這樣最后生存下來的毒蟲,據說其毒就連堅強的武人被咬到一口也會一命嗚呼的說。是很久之前存在的陰陽師——也就像是如今所說的異能者的一族所使用的術法的說。」

「……」

「呼呼呼,看來是害怕到發不出聲來了的說。」

擺著一副得意的臉孔,沙凪把剛剛讀完的筆記本收回了口袋中。雖然隆良一開始也是翹著鼻子,但對于一知半解的術法的興趣讓他不由得興奮起來,喉嚨也發出了咕嚕的聲音。

「突然開始像投影機一樣棒讀的事暫且不說……喂喂,居然這么危險,不是很帥氣么。難道說,小鬼你……」

「別叫我小鬼的說!嘛算了的說。好好看著的說吧!」

沙凪從掛在身上的肩包中,取出了玻璃瓶。那個透明的密室之中,可以看到可怕的巨大毒蜈蚣正在蠢蠢蠕動著。

「咦……!?好,好惡心……」

看著毫不掩飾生理上的厭惡感的夜侘,沙凪反而很滿足似的露出了笑容。

「這就是,我辛苦培育出來的大百足『毒蟲之憂郁單相思』的說!平時的話很繞口,就略稱為咕嚕醬的說。」(譯:這逆天的名字我還特地去參考了一下漫畫,原來也是差不多……)

「果然很繞口啊!那只要普通地起名字就好了吧!」

「啰,啰嗦的說!我所使役之物自然要配上相應的名字,所以這是沒辦法的說!」

「那單純是天然吧喂!……不,嘛雖然對我來說也很自然~!雖然感覺的確是個又自然又帥氣的名字!」

「不要說些意義不明的話的說!想被咕嚕醬咬嗎!?讓你三天三夜都睡死的說!」

雖然沙凪威嚇著要咬隆良,不過倒是把視線移到了目標上。

「哼,首先要把前邊那兩個人捕獲住的說。和你的高下放到那之后的說。」

沙凪把玻璃瓶蓋打開來,然后手指抓住平底將其反過來輕輕搖晃著。

「咦,咦~……咕,咕嚕醬,快點出來的說……」

「你也覺得惡心啊啊!明明有著那樣的能力,是想鬧怎樣啊!」

「啰,啰嗦的說!要是手滑了碰到的話要怎么辦的說!?」

就在兩人拌嘴的時候,大蜈蚣全身都從玻璃瓶中爬出來了。

「呼……喲西,那,是時候開始了的說。」

一度深呼吸以提高集中力的沙凪,像是要傳達念力似的將雙手放平伸出。

「要去了的說……我這華麗的『異能』——『侍奉女王之工蟻的順從』!」

在沙凪合掌的同時——咕嚕醬,出發了——!

——嘿咻嘿咻的,慢吞吞地爬行著。

「咕奴奴……啊,是小石頭的說。避過去,避過去……」

「……喂,小鬼。」

「煩人的說!會讓我分散注意力的說!」

「……」

隆良只好放棄聚精會神的沙凪,向夜侘搭話。

「……那個,蟲子的選擇不是感覺搞錯了么?」

「……而且,怎么說呢……好老套呢。」

「怎么說呢……因為能力者本人太爛了,還是說一塌糊涂的……笨蛋?」

「說,說到那種地步,也太可憐了吧……」

「唔~……唔,是誰的說!居然在那種地方扔煙頭!」

和白熱中的沙凪形成鮮明對照,隆良和夜侘倒是無所事事無聊得很。即使在旁邊一直看著,總感覺路程還相當遙遠。

但是沙凪那堅實的或許說是樸素的辛勞總算開花結果,咕嚕醬終于到達猩猩的腳邊了。撫著胸安心下來的沙凪,向咕嚕醬發出了指令。

「呼……終于到了的說。來吧,咕嚕醬,不用猶豫咬下去——」

「啊,大哥!看看那個咯啰!」

「嗯?怎么了嗚吼?」

「——啊。」

突然猩猩回過頭去,在他腳邊的咕嚕醬,就這樣被無情地踩碎了。在隆良他們之間的空氣,完全凍結住了。

「……」

「喂、喂,小鬼……」

「……明明是辛辛苦苦……培育起來的說……」

「……」

雖然想不到該跟深受打擊的沙凪說什么話,隆良還是繼續開口說道。

「……嘛、嘛,總之現在要怎樣對付目標才是最重要的。嗯。」

勉勉強強說服自己的隆良,把視線移到猩猩他們那邊。

「豈可修……接下來要怎么辦呢。」

和慢悠悠地煩惱起來的隆良相對照,弱氣的夜侘看上去顯然非常焦急。

「隆,隆良。現在我們……被發現了嗎?」

「……不,好像不是那樣子。」

為了消除夜侘的恐懼,隆良用食指指著那邊。

「嗚吼!居然在這種地方,發現了我喜歡的可愛孩子嗚吼!」

「嗚、嗚咪!?什,什么啊你們!」

「咯啰咯啰……稍微跟我們來喝杯茶冷靜一下怎樣?咯啰。」

「一下子就去搭訕了啊啊啊!等、嗯?那邊的女生,好像在哪里見過……」

被猩猩和青蛙纏上的是個雙馬尾的女孩子。隆良還在想著到底在哪里見過,女生倒是露出了勉強的笑容。

「庫、庫呼呼……你們明知道我是C級的異能者還如此放肆嗎?」

「……啊,記起來了。」

她是,以前在學校里糾纏過隆良的,二年級學生久遠郁。雖然隆良對她的印象非常稀薄,不過那個特征一樣的笑法倒是記得很清楚。

「那種事,誰管你嗚吼。再說,我也是C級嗚吼。」

「……那,那樣的話就不用說什么了。不好意思,我們要先走一步了。」

帶著跟班的男生,郁早早的準備離開了。可是猩猩并沒有放過她,那個龐大的身體擋在了郁的前進方向之前。

「哎呀,別這么冷淡呀嗚吼。別看我這樣可是很溫柔的嗚吼。要說什么不好的話……」

「喂,你這家伙,搭訕手段也太老太臭了吧!像你這樣嗚吼嗚吼說話的怪人,怎么可能配得上郁醬啊!讓到一邊去!」

郁其中一個看上去很有威勢的男生跟班,對著體格在自己之上的猩猩仍然果敢地站出來牽制住他。但是猩猩他,則是絲毫退怯的樣子也沒有。

「嗚吼,難道說……你也是異能者嗎嗚吼?」

「不是啊,猩猩混蛋。但是啊,不管對手是異能者還是什么,都沒關系!郁醬就由我——明久大人來守護!」

「真熱啊嗚吼……就這么不愿意的嗚吼,話題沒法進展呢猩猩。」

「終于說出猩猩來了!到底是要鬧哪樣啊這只猩猩!」

雖然潛伏中的隆良就那樣叫了起來,但不可思議的他們卻完全沒有察覺到。

而,就在那個時候,猩猩像是嫌麻煩似的舉起了手腕——

「——嗚吼!」

混凝土造的墻壁,被一擊粉碎了。

看著不由得僵住的明久,猩猩的下巴歪成了下流的模樣。

「嗚吼吼。那么,這就懂了吧猩猩?懂了的話就老老實實……」

「……鬼知道啊。」

「……嗚吼?」

猩猩瞪圓了眼睛,微微低頭俯視著喃喃自語的明久。與此相對的,明久則是抬起頭來果敢地睨視著猩猩。

「男人啊,能把弱女子放在一邊,自己夾著尾巴逃跑嗎?別小看了啊!男子漢,明久!為了守護郁醬的話,哪怕要拋頭顱的覺悟我也是有的啊!」

「……昭和的代表呢,那家伙。」

躲在一邊眺望著背后仿佛燃起火焰的明久,隆良則是冷靜的嘟囔著。

——然后,下個瞬間。

「……那,那個!」

就像要打斷明久和猩猩似的,郁的另一個好像很弱氣的男生跟班走了出來。

「那個……只要我留下的話,可、可以放過兩個人嗎?」

「……嗚、嗚咪!?悠,你在說什么啊!?」

「好、好了!」

即使身體和聲音都嘎吱嘎吱地顫抖著,名叫悠的男生還是繼續說著。

「要、要是讓你們不舒服了我愿意道歉。不管要怎樣,毆打我都沒關系。但無論如何……無論如何,請放過那兩個人。」

「……嗚,就算這么說,我的話不是那邊的孩子的話就沒意義了啊嗚吼。」

「咯啰咯啰……也不是這樣啦咯啰。」

青蛙就像是舔舐著悠的臉似的打量著他,露出了卑劣的笑意。

「這邊的孩子,也是不錯的美少年咯啰。說明白的話,正中我好呢咯啰。」

「……咦、咦……!」

「呼——是嗎嗚吼?你的興趣,不太理解呢嗚吼。嘛算了嗚吼。」

悠青著臉,抬頭望向像是答應了似的猩猩。

「那,那個……這樣的話,可以放過兩人了……」

「那你就負責那家伙吧嗚吼。我的舞伴,就是那邊的孩子嗚吼。」

「……什!那,那種事,跟說好的不一樣!」

「那種事,我一開始就不記得答應過嗚吼。從最初到最后,我盯上的都是那邊的孩子喲猩猩。為什么的話……」

猩猩那凝視著郁他們的眼睛,綻放出渾濁的光芒。

「我啊……對這種腦袋不好的像是體育系的可愛男子,可是最喜歡了啊嗚吼!」

「……哈?我?」

像是要打斷呆住了的明久,青蛙飛似的跳了出來稱贊猩猩。

「咯啰!不愧是大哥,這種惡心度還真是完全忠實自己的萌點咯啰啊!」

「嗚吼吼,那個贊賞……喂,那是贊賞嗚吼嗎?喂,弟弟。」

對著像是難以釋然的猩猩,郁則是呆呆的出聲道。

「……哎,等、你們,不是跟我搭訕嗎?」

「誰管你,一開始就這么說了吧嗚吼。你的話自己回去也沒關系喲嗚吼。」

「……這、這個惡心的、猩猩魂淡……對郁醬太失禮了……」

渾身接受著猩猩那熱切的視線的明久,一邊因為嫌惡而顫抖一邊跟悠說道。

「悠、悠,帶上郁醬逃跑吧。這這這,這里就由我斷后。」

「明久才是在說什么啊!不如說,你不是惡心到顫抖了么!」

郁搶先悠一步吐槽了起來,看樣子是不打算逃跑。

「哎呀呀,不會讓你逃跑的咯啰。那邊的孩子,可是我的獵物咯啰。」

「嗚咪!?什、什么時候……」

剛才還在猩猩旁邊的青蛙,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繞到了郁他們身后了。但是悠馬上就像是要保護郁似的,站在了青蛙前面。

「郁、郁醬,快點逃跑吧!」

「你、你們啊,給我適可而止了!把什么『異能』都沒有的普通人扔在一邊,讓我自己逃跑什么的可能嗎!再說要逃的,不如說是你們吧……」

「不、不可能啦……能像那樣把墻壁破壞掉的人,就算是郁醬也是贏不了的……而且還是,二人組。所以拜托你了,只有郁醬也好快逃跑吧。」

「你明明比普通人還要弱上一倍,到底在說什么啊!你才應該快逃跑!」

「沒,沒問題的。即使是我只要是為了郁醬的話,不管什么時候我都做好了獻身的覺悟了……!」

「……不所以說,被盯上的是你們吧!只有我在各種意義上都被扔在一邊了啊,拜托別這樣了!」

「……剛才開始,就很煩人啊嗚吼。」

直到現在都把郁隔在蚊帳之外的猩猩,視線突然集中到了她身上。

「總之就先從你開始出來好了嗚吼。那邊的孩子,之后再說嗚吼。」

「什……!別小看我了!我可是C級的異能者——才不會輸給你們……接招吧!我的『異能』——」

「嗚吼呶!」

「——呀!?」

想要果敢迎戰的郁的腳邊,猩猩那個巨型的拳頭陷了下去。看著陷入了恐懼的郁,猩猩露出了嗜虐性的笑意。

「哎呀呀,因為太害怕了,不知不覺拳頭就騷動起來了猩猩……嗚吼吼。」

「咦、啊……嗚、嗚咪……」

「啊啊,玩笑就到此為止了嗚吼……礙事的家伙,是時候可以退場了吧猩猩。」

這么喃喃自語著的猩猩眼中,完全看不到可以用語言溝通的余地。

「咕……郁醬,快點逃跑啊!我會爭取時間的!」

「郁醬,快點逃啊!」

明久和悠大聲催促著,但腰部使不上力的郁,卻是像是黏在了地面上一動不動。

「不、不要,這種……誰來,誰來救救我啊——!」

「……嘁!一個人逃跑不就好了么!啊啊真是的,麻煩死了!」

郁的悲鳴響起的同時,隆良已經從陰影了飛奔而出。

「喂,你們啊,給我一邊去!」

一邊奔跑著一邊伸出雙手來的隆良,向著猩猩的前進方向噴出了凝膠。

「嗚吼……嗚、嗚吼?嗚吼噫——!?」

雙足直接打滑的猩猩,這個巨大的身軀就那樣狠狠地摔了個四腳朝天。而隆良則是從其隙間穿過來到了郁他們那邊。

「嗚、嗚咪?你、你記得是,學校里……」

「喂,這里就交給我了,趕快逃跑!」

「……!是,是的!」

就像隆良所說的那樣,郁便被跟班帶著飛也似的離開了。

「謝謝……謝謝!凝膠王子大人!」

「粘著質的王族到底算啥啊啊!不是還有別的叫法么!」

朝著揮手離去的郁,隆良以像是要追上去似的氣勢大聲吐槽了起來。而青蛙則是不知道在什么時候,佇立到倒在那樣的隆良腳邊的猩猩旁邊。

「咯、咯啰……大哥,沒事咯啰嗎?」

「嗚、嗚吼……屁股痛死了猩猩啊……」

對著揉著臀部站起來的猩猩,隆良則是輕輕地咂了咂舌。

「嘁……看來摔著的地方太臭了啊,明明要是就那樣昏過去就好了。」

「才不會這么巧啦……再說,請不要突然就蹦出來了啊。」

慢了一步追上來的夜侘如此斥責著隆良。對此隆良則是一邊揮著手,一邊嫌麻煩似的回答。

「那個時候,不得不干了吧。難道要見死不救嗎?」

「嗚……也,也不是那樣啦……」

雖然夜侘還是有點不滿地嘟著嘴,不過二人的對話因為站起來的猩猩而中斷了。

「……喂,你們啊,為什么要來給我們搗亂猩猩?」

猩猩帶著威壓問道,對此隆良卻是毫不畏懼地回嘴。

「別給我嗚吼嗚吼猩猩猩猩的啊。你個混賬只要閉上嘴吃香蕉就行了。」

「什、什么嗚吼!」

就像是要將自己的郁憤一吐而光似的,隆良開始對猩猩他們兇了起來。

「你個混賬也是,別給我咯啰咯啰的啊,青蛙混蛋。再說啊,居然會去喝蒼蠅味的果汁什么的。不可能好喝的吧。到底是哪里賣的啊那玩意。自制的嗎?」

「咯、咯啰!?為什么會……」

「真是的,我說啊,帶著那種奇怪的言行會被避開也是當然的吧。稍微給我考慮下啊。你們啊,首先得開始重新正視自己。懂了嗎。」

「……」

就這樣兇完對方的隆良,才總算吁了口氣。

「呼——這樣就清爽多了daze。雖然還是有點不夠爽就是了。」

「……那,你們是什么人猩猩?」

「啊?——呼,是呢。自我介紹遲了呢。」

隆良帶著余裕的笑意,換上了一副裝帥的站姿。

「政府公認的異能者,人稱『反復無常的粘著王子』,就是本大爺了!」(譯:我說你這么快就接受王族稱號了啊……)

「……啊!同、同樣是政府公認的異能者……通稱『紅焰之少女』!」

雖然還是有點膽怯但還是報上名來的夜侘,則是不甘向隆良示弱似的在斜角擺出了pose。

兩人就這樣擺出了奇妙的pose——感覺到違和感的隆良,自言自語了一句。

「……總感覺,少了一個人耶?」

明明應該在現場,大小姐似的少女的身影完全看不到。難道逃跑了嗎——正這么想著,便發現她就處在剛才猩猩先生摔倒的地方。

「這個,是什么的說……第一次看見的說……」

沙凪正饒有興趣地觀察著,那灘像是積水似的凝膠。而且偶爾,還用手持的樹枝戳了戳。

「呀,總覺得黏黏糊糊的說!」

「……喂,小鬼?」

「好奇怪,的說……不過這個,有點好玩……」

「喂——!你忘了現在還在任務中嗎!?」

「……哈!?」

終于回過神來的沙凪,先是來回望了周圍一圈,然后「咳」了一聲站了起來。

「我、我是『清凈的綠色女王』的說!好好記住這個名字的說!」

「現在才來太遲了啊——!真是的……」

憤慨到大叫起來的隆良,調整了一下心情后再度望向猩猩他們那邊。

「嘛,總而言之……就由本『堅強的隆良和愉快的伙伴們』,來取締你們了!覺悟吧!」

「不對。我們是『楚楚可憐的夜侘和其他二名』才對。」

「說什么的說!是『美麗的沙凪和可憐的仆人』的說!」(譯:不得不說隆良你真是太有節操了……)

意見分為了三方,隆良他們也隨之開始在同伴之間睨視著彼此了。

「喂,少開玩笑了!把身為首領的我放到一邊,是想怎樣……」

「Leader是我。火焰使才是最妥當的,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吧?」

「所以說,leader是等級最高的我的說!」

「「「咕、咕呶呶~~~!」」」

看著隆良他們的丑陋姿態,猩猩深深地嘆了口氣。

「……這家伙也是那家伙也是,全部都沒聽說過啊嗚吼。新出道的藝人嗎嗚吼?」

「至少說是新人啊!我們可是根本沒有搞笑的意思啊喂!」

「怎樣都好了嗚吼。重點就是你們是政府公認的異能者。就是我們的敵人呢嗚吼。」

拳頭嘎吱嘎吱地響了起來,同時猩猩邁出了步。大概是被剛才他所展示出來的力量嚇到了吧,夜侘顫抖著躲到了隆良的身后。

「隆、隆良,你有想過作戰方案的對吧?所以才會這樣沖到敵人面前。」

「……哼,那種事,不是肯定的么。」

浮現出無畏笑容的隆良,堂堂地用拇指指著天空并使著眼神。

「……No plan!」

「……喵!?笨、笨蛋!要怎么辦啊!?」

「哎,沒有作戰的說嗎!?真的到底要怎么辦的說啊!……啊!」

在稍微遠離隆良他們的地方驚慌失措著的沙凪,視界的一角捕捉到了某個存在。

「那,那是……哎哎!」

像是慌不擇路似的沙凪,操縱了一只大蒼蠅。被操縱的蒼蠅巧妙地回旋著,在猩猩的臉旁邊飛來飛去。

「……嗚吼?這玩意,是啥嗚吼?好煩啊……呼、呼哼!」

蒼蠅鉆進了猩猩的大鼻孔里面,而無法視認蒼蠅的沙凪也隨之失去了其控制權。猩猩挖著一邊鼻孔,拼命地想要把異物掏出來。

「呼哼呼哼……哼、哼!」

「大、大哥……沒事嗎咯啰?」

「呼哼……呼、呼咻——!」

「——」

頭頂被猩猩的噴嚏命中的青蛙,一動不動的完全僵住了。對此相對的猩猩則是一邊噓噓地吸著鼻水,一邊睨視著沙凪。

「剛才操縱蟲子的,是小姑娘你吧嗚吼?惡作劇有點太過分了啊猩猩。」

「——咦!」

被高出自己幾倍的大塊頭俯視著,沙凪的身體不由得因為恐懼而顫抖起來。

「說起來,你說過自己是這里面最高級的呢猩猩。雖然不好意思,就從小姑娘你開始吧嗚吼。」

即使猩猩在她眼前舉起了粗壯的手臂,沙凪卻是動彈不得。

「不、不要……好、好可怕的說……」

「喂,小鬼!可惡,別給我一抖一抖的啊!」

「呀、呀!?」

猩猩的手腕揮下來了,而那個瞬間——間不容發,隆良飛奔過來救下沙凪。

「——嗚哦!?」

隨后,剛才沙凪所在的地方響起了破碎聲的同時,地面也微微晃動起來。

「好險……要是那就樣站著不動的話,真不知道會怎樣……!」

背脊淌過冷汗的隆良,可以鮮明地感覺到——在他懷中的沙凪,正瞪圓眼睛哆嗦著。

「哈、哈哇哇……那、那個,謝……」

「嘁!這里就暫且撤退一下先吧!」

「哈嗚。」

雖然感覺沙凪好像還想說些什么,但隆良還是先跟夜侘出聲招呼。

「喂,夜侘!趁那個猩猩混蛋體勢不穩的時候,先撤退——」

「隆良……危險!」

「——哈?」

隨著夜侘那充滿了焦躁的聲音,隆良看到了難以置信的光景。

「你說誰,體勢不穩了猩猩?」

猩猩屹然佇立著,體勢完全看不見任何不穩,直接捕捉住隆良了。

「難、難道說,這個猩猩混蛋……!」

亞莉亞所說的『不要輕視』的意思,隆良現在終于理解了。(譯:這部分我覺得漫畫的改動實在是很莫名其妙,因為原作這里明明是隆良那個洞察力的一個體現點啊……)

——想要保持體勢,力量是很關鍵的——

猩猩那能夠增幅力量的『異能』,并不是用在攻擊某個對象上的。不管是伸展肌肉,還是使用肉體,都需要力量。有著增強力量的『異能』的猩猩,在作出必須使用力量的動作時自然要比常人快上很多。

然而隆良察覺到這點的時候,已經太遲了。自身體勢本來就因為逃跑而崩掉,如今光是把懷間的沙凪推開就已經是竭盡全力了。

「呀!干、干什么的說……!?」

回應沙凪發出的抗議聲的余裕,現在的隆良根本就沒有。對著如今襲過來的猩猩,隆良甚至得用依然崩壞的體勢去迎擊。

「這么難得的好男人實在是太可惜了嗚吼……但不會對敵人手下留情的猩猩!」

對著猩猩揮起的拳頭,隆良只能以雙腕來防御。

——對著足以破壞混凝土的拳頭,光憑空手?

「……豈可修!要來就來!」

收起腹部的隆良,緊緊地咬住了牙。

作好吃下緊接而來的沖擊的覺悟,隆良閉上了眼的瞬間——

「——呀啊!?」

發出悲鳴的并不是隆良——而是猩猩那邊。

「……怎、怎么?剛才,總覺得有個奇怪的聲音……」

除了猩猩發出的悲鳴,闖入隆良耳間的,還有個叭嘁一聲的,短促的炸裂聲。

隆良戰戰兢兢地睜開了眼來——站在那里的正是右手充滿了雷電的魅神。長手套已然脫掉,迷你裙之下的裸足上,既看不見長襪也看不見鞋子。

「啊……你、你家伙是,雷轟!?」

「……」

瞥了一眼隆良的臉后,讓右上的雷電停止下來的魅神,開始跟戴在耳邊的通信器說話。

「C級無法者『Strength』確保。亞莉亞,護送的準備就拜托了。」

「喂,電動橘子!你家伙,別無視我……」

「等、等一下的說!」

靠了過來打斷隆良的沙凪,指著魅神。

「難道你是……A級的『雷神』的說嗎!?為什么,會在這種地方……」

「……」

魅神沒有回答沙凪的問題,而是將集中力放在了青蛙那邊。

「咯、咯啰……為,為什么『雷神』會對我們……」

「乖乖就擒的話,就不用受傷了啊。」

「咯、咯啰!?別、別說傻話咯啰!」

明明還站著的青蛙,突然四肢伏在地上開始蓄力。

「本大爺的……速度……!」

短短一瞬之間,隆良他們就無法捕捉到青蛙的身影。

「跟得上!嗎!咯啰!」

青蛙的一字一頓都從不同的地方傳來,讓隆良也不由得困惑了。但是即使目擊到這種超出常識的速度,魅神還是一如平常的冷靜。

「大哥的仇……咯啰——!」

「……」

「喂、喂,雷轟!發什么呆……哎,啊咧?」

明明發出了威勢十足的叫聲,但不管經過多久青蛙還是沒有襲過來。就在隆良還在警戒的時候,夜侘則是指著某個方向叫了起來。

「隆、隆良……!在那邊!」

「哎?……啊,那家伙,難道說!」

察覺到青蛙逃跑了的時候,已經只能遠遠望著他的背影了。

「說什么大哥的仇啊,那個混蛋青蛙……!居然干那種——」

隆良的話尚未說完,旁邊的便化為一陣疾風飛奔了出去。

「咯咯咯!逃掉就是勝利咯啰!那種怪物,怎么可能她當對手——」

瞬間——視認到不知為何比自己還要更前的『雷神』后,青蛙啞然了。魅神膝蓋以下的部分,正迸發著電氣。

「雖然是很厲害的速度——」

化為電氣的雙腳恢復原狀后,魅神隨之讓手腕到手指的部分化為了電氣。

「但是,也沒到音速的程度呢。」

「咯……咯啰!?」

和魅神擦肩而過的青蛙,就這樣因為電擊而觸電了。

「……」

確認青蛙已經失神之后,魅神再度使用通信機聯絡。

「D級無法者『Agility』確保。這邊的護送,也拜托迅速處理了。」

冷冷地說完后魅神切斷了通信,穿上了不知道哪里拿出來的鞋子。

「電氣好可怕……電氣好可怕嗚吼……」

「嗚嗚……居然被『雷神』盯上什么的,太倒霉了咯啰……」

在武裝好的警護人員的引導下,猩猩和青蛙乘上了護送車。

魅神抱著雙腕望著那邊,這時候隆良則是多管閑事地蹦了出來。

「是是,電動橘子小姐喲。為什么你會在這種地方啊,喂?」

「從亞莉亞那收到請求所以過來監視的。說是要我根據情況出手。」

「嘁……亞莉亞那家伙,專做多余的事。」

「那可難說呢。」

「……啥?」

對著胡搞蠻纏的隆良,魅神只是一如以往的面無表情,淡淡地繼續說道。

「你們的行動,還真是不堪入目呢。首先,明明在潛伏中還鬧出那樣的騷動,沒被發現簡直就是奇跡。而且毫無計劃就跳了出去,而且還無意義的挑釁對方的感情,由頭到尾盡是些破綻一點像話的樣子都沒有——」

「無、無禮的說!只是有點出名就……」

「閉嘴。你們啊,可以稍微理解一下嗎?」

魅神當即壓住沙凪的反駁,帶著嚴厲的視線說道。

「要是我沒有插手的話,你們……現在,還能毫發無損的站在這里嗎?」

「……嗚。」

不知是否回想起了剛才一觸即發的危機,沙凪的身體輕輕的顫抖了起來。然而明明是處于最危險的狀況的隆良,卻是依舊一副反抗的模樣。

「所以說那算啥啊——再說,我那時候根本就不怎么危險來著。怎么說呢?鼎鼎大名的『雷神』大人啊,只是橫刀搶了功勞而已吧——?」

「……果然完全沒成長呢。接受了幫助,就連說聲道謝也不會。」

「嘖,還真會賣人情啊。再說,誰也沒拜托過你吧。那種猩猩跟青蛙,一下子,就能解決掉了……」

「……猩猩和青蛙,是什么?」

「裝什么傻啊。就是被你橫刀干掉的,我們的目標啊。」

「……『Strength』和『Agility』?那種奇怪的名字,難道是……」

「亞莉亞啊啊啊!為什么要做那種奇怪的改動啊啊啊!」

「果然是亞莉亞呢,真是的……」

魅神像是呆住了似的嘆了口氣,然后凝視著不知道何時來到了隆良身后的夜侘。

「……隆良。這個人就是說過的……青梅竹馬?」

「啊?什么啊,夜侘。那種啊,只不過是孽緣而已啦。」

「……呼,這樣嗎……」

望著一來一往兩人的魅神,眉間稍微皺了起來。

「……什么?你,和這個笨蛋隆良都是直接互相稱呼名字的嗎?」

「……是這樣沒錯,有什么問題嗎?『雷神』小姐。」

「喂,我說你們,不要擅自把人夾到你們的爭論里面啊。」

雖然隆良抱怨了一句,不過不管是魅神還是夜侘都完全沒聽進去。

「夜侘醬,這樣稱呼可以嗎。雖然不知道都是哪里的誰,但是會跟笨蛋互相稱呼名字的話,也就只有差不多的人哦。停下比較好吧?」

「什么啊那是?雖然意義不明……啊,難不成是,羨慕了嗎?」

「什么?羨慕?你那邊才是,完全意義不明吧?」

「喂,不要把我當話題然后又把我扔到一邊啊。那算啥?難道我被無視是默認事項嗎?」

雖然隆良越來越不滿了,不過兩人都完全沒有聽他說話的意思。

「哼……被稱為『雷神』什么的就一副得意的樣子,真是滑稽呢。就連我……『灼熱之女王』都不知道,真是井底之蛙呢。」

「完全沒聽說過。我是很忙的,可沒有記住一個個新人的空閑。但是,是呢。到底是誰沒見識過大海,就讓前輩來教導一下你如何?」

「我說你們啊,要吵架的話隨你們的便,總之能不能離開我再說?那之后隨你們喜歡。為啥你們吵架我得處在受害最嚴重的位置啊。」

畢竟是一觸即發的狀況但即使隆良想要逃到一邊,但卻被實際上正在虛張聲勢的夜侘從背后抱住,幾乎完全動彈不得。

就在魅神的眼神銳利起來的一瞬間,隆良都已經做好被雷電攻擊的覺悟了。但是制止住魅神的聲音,卻從意料不到的地方傳了過來。

「到此為止吧,魅神。」

「……亞莉亞?」

因為突然的來訪而吃驚的魅神,視線移到了走向夜侘和隆良那邊的亞莉亞那里去。

「為什么會在這里?會來現場什么的,還真是少見呢。」

「沒什么,只是想著來慰問一下可愛的部下們而已。當然,魅神也是喲。」

「多余的關照呢。而且說起來這次的事,你到底是怎么想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