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03 昨天今天都碰見了,疑心不會是安排好的巧合吧

第一卷 03 昨天今天都碰見了,疑心不會是安排好的巧合吧

在由黑衣人駕駛的汽車后座,隆良和亞莉亞并排坐著。

「由我來開車有什么不好嘛」亞莉亞抱怨道。

亞莉亞滿腹牢騷,可隆良卻想好好感謝感謝黑衣人。不過現在,隆良想打破這個令人討厭的沉默,向亞莉亞說出自己的想法。

「吶,亞莉亞小姐」

「是亞莉亞」

「啊?」

對著突然因為說話被打斷而不知所措的隆良,亞莉亞微笑著說

「直接叫我亞莉亞就好,加上小姐在后面似乎有點生疏呀」

「可是,我們昨天才剛認識」

「碰到一天是朋友,連續兩天都碰到面的話就是死黨。這是我一直堅持的理論」

「連續三天都碰到面的話,那又是什么呢」

「呵呵,什么呀,那么在意這件事啊?真是個積極的人啊,我不討厭這樣的人呢」

「那,每天都見面的黑衣人呢?又是什么呢」

「他們個個穿著打扮都一樣,根本分辨不出嘛」

聽到這話,坐在駕駛和副駕駛位的黑衣人肩頭一松大感失望,隆良對此深表同情,但罪魁禍首亞莉亞卻對此毫無察覺,手指撫著下巴陷入了沉思。

「其實,我沒有考慮過和男性連續碰到三天以上會怎么樣事嗯這樣的話,不如就先拿你來做實驗吧,嘿嘿,會不會意外的變成穩定的關系呢。」

「啊?!別別別,怎么能這樣」

「嗯?你不明白么?我們年齡相仿,至于未來會怎樣,只要還沒有那樣的異能就無法預測。」

「嗯,話雖如此誒?!我們年齡相仿是指?」

「哼,你啊,真失禮,我十八歲,你十五歲,只有三歲的差別嘛」

「really.?」

對著用斷斷續續的英語探究的看著她的隆良,亞莉亞擺出一副認真嚴肅的表情說道「珍珠都沒這么真」并挺起胸膛,抱著胳膊,一副超自信的樣子。

被她這么強調的隆良,將她從胸到腿再到臀從頭到腳的打量了一遍,還是無法相信。

「唉,你不相信?這樣啊,是因為我這個年紀就當上了研究室室長的緣故嗎。雖然自己說不太好意思,別看我這樣,我也算是個天才,并且小有名氣呢。中學、高中、大學都是跳著級過的,還順便在德國取得了個博士學位。」

更加得意的亞莉亞,隆良再一次將她從頭到腳仔細的看了個遍,然后,仍然不認同。

「嗯想不到你還挺固執的,雖然也可以說是意志堅強」

「那個,而且剛剛在警署那種很強大的樣子,那個怎么都沒有說服力啊,莫非亞莉亞小姐你也有異能?」

「叫我亞莉亞,下次再叫錯我不會回答你的哦,不過很可惜我的力量不是異能哦,那是一種格斗術,是在先天的身體能力上不斷的鍛煉得來的。」

「那是一種怎樣的高端能力呢,我想知道。」

「呵呵,別這樣說嘛,我會不好意思的」

看著有著明顯害羞笑意的亞莉亞,有點疲憊的隆良不想再深入探討這個問題,決定轉移話題了。

「額算了,那個,亞莉亞小姐」

「」

「嗯?那個,亞莉亞小姐?」

「拒接回答,要求去掉敬語。」

「喂,亞莉亞。」

「干嘛呀,親愛的」

「親愛的應該是我叫吧!!!!一下子跳了幾級啊!」

「喂,就是因為你用那種老夫老妻式的叫法,人家現在有點心跳加速呢。」

「在你的混血特性里,還有多少偏日本的感性啊?!」

「那又怎么樣,你有意見?」

「算了吧,又不關我的事。」

對著總是按自己意愿行事的亞莉亞,感到越來越疲憊的隆良垂著頭,但是亞莉亞卻又反問到。

「那你告訴我,你為什么會被警察抓?」

「哽!」

「讓你那么緊張,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呢,那么,是為什么呢?」

被當成變態而被逮捕這種話,隆良怎么都說不出口,于是他決定想辦法糊弄過去。

「那是因為,那個啊有點情況」

「有點情況?哈哈,什么呀,難說出口呀,好吧,我自己去查吧。」

「別別別,不用了,別管我吧!」

「哎呀,別這么說嘛,根據我在調查室看到的情況來說」

「等別這樣,別調查了,亞莉亞,就算知道了也不會有什么好處」

「那,你,是想用這個異能來幫助一般人嗎?」

「哈?」

亞莉亞這番出乎意料的話,讓隆良驚訝地睜大了眼睛。

「哈哈,別裝傻了,尤其是異能剛覺醒的異能者,想要發揮自己的異能來幫助別人的案例特別多,你大概,也是那類人吧?不過,這世間討厭異能者的也大有人在,比如,那個盤問你的警官。被那樣的人舉報了對吧,不是么?」

「」

聽著亞莉亞的猜想,隆良不由得想,她真的是天才嗎。就在這種積極的想法更加深入快要滿載的時候——

「嘿嘿被看穿啦,沒辦法呀,就是亞莉亞說的那樣。」

好不容易能用這樣的誤會能混過關,隆良決定接受了。

「果然是這樣呢,這樣的熱血男兒,我最喜歡了。」

「嘿嘿,別這樣夸我,我會不好意思的。」

「害羞了?真可愛呢,啊,這么一說。」

看著開始high起來的隆良,亞莉亞好像想起什么似的補充說道

「一部里好像有個白癡對自己的異能不滿意,要去醫院什么的,這種行為真是多余的呢。」

「」

「因為異能一旦覺醒,就算異能者再怎么討厭都好,都是不能舍去的呢。恩?隆良君?你怎么了?」

「啊,沒沒什么,應該是不能舍去的呢。」

「嗯,要是可以舍去的話,魅神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嗯?你剛說魅神,是雷轟嗎?你認識她?」

說著說著亞莉亞的巨乳挨著他的肩肘以一種托腮的姿勢微笑著,隆良忍不住頻頻側目。

「什么呀,那種別有深意的笑容」

「哈哈,哎呀,跟魅神說的太不一樣了,第一次見面時我就這么覺得了這就叫一眼看穿吧。」

「哈?那個電動橘子,說過我的事?」

「啊,那是跟我一起在訓練所的時候,說的都是隆良君你的事呢。」

「哎呀呀,什么呀,那家伙還挺可愛的嘛」

「超級大笨蛋,一點都不懂味,老說些別人聽不懂的話,沒用又啰嗦,遲鈍,老做白日夢我都替他不好意思了,不過,有的還能接受啦。」

「不好意思,我可以收回我剛才說的話吧?」

「還有哈哈,總喜歡多管閑事,麻煩的家伙。」

「哦哦,什么呀,什么時候握緊了拳頭了,我。」

「你真厲害呢,隆良君,一般來說,每天都被電擊的話,誰都會對魅神敬而遠之的,就這樣你還每天招惹她,真是不一般哪。」

「喂,你那是諷刺我嘛,你想說我不是一般等級的笨蛋?」

「那樣還不能對魅神放任不管的理由是,什么呢?」

「」

怎么能說得出口呢,因為嫉妒身為異能者的魅神,才會事事找她麻煩,這樣的話隆良說不出口。

「嗯到底是為什么呢」

不管怎樣想先糊弄過去的隆良,對亞莉亞噘起了嘴。

「唉,容易害羞的先生,算了吧,再繼續這個話題也只會讓我嫉妒。」

「嗯?什么意思?」

「沒什么,別在意,比起這個」

就在隆良還沒弄清其含義一臉驚訝的時候,亞莉亞鄭重其事地轉換了話題。

「沒跟你說清楚這件事是我的不對關于[異能],要盡量避免在別人面前展現出來,這件事魅神也說過吧。」

「啊啊,好像是說過。」

「你已經有過體驗應該明白,[異能者]不是受人歡迎的一類,剛才的那個警官他這個案子是有點特殊,不過,被那些壞的異能者所傷害的人也確實很多。」

「我明白的,那種事。[異能者]不被人們認為是好的的這種事我還是知道的。」

「嗯,知道就好,不過還是應該細心注意。也有根據事態不容議論就直接送進收容所的情況。你,雖然算是受政府管理的異能者,但權利幾乎為零。」

被這樣說的隆良一臉的不高興,一下子就想到了魅神說過的話。

「對了,雷轟那家伙,說她自己有特別行使權,那是什么意思啊?」

「呵呵,那個啊簡單來說就是政府批準可以根據自己的判斷來決定要不要用異能,就是特別異能者的意思,必須得是優秀而且品行端正的異能者才能得到認可。」

「那個沒有判斷力的人肉發電機,品行端正」

「哈哈,對隆良君來說很難想象嗎,但是魅神對誰都客客氣氣的,剛和我認識的時候也不能打開心扉呢。」

隆良無法想象客客氣氣的魅神,亞莉亞接著說。

「但是,作為特別行使權的所有者,其代價就是必須完成政府交代的任務,特別是等級為A的魅神的任務,難度更高。實際上,到現在為止,她已經好幾次深陷險境了。」

「——任務?」

任務這兩個字回響在隆良的腦海里,讓隆良羨慕不已。當然,亞莉亞對此毫不知情,繼續認真地說。

「對于魅神來說,既不會隨意的使用異能,特別行使權什么的也沒什么用組織的人手不足,現在是在咬牙硬撐的狀態呀。」

「那個特別行使權,我也有被認可的可能么?」

隆良突然說出口的話使亞莉亞驚訝的睜大了眼睛。

「不會吧,就這么幾句對話你就察覺到了嗎?推查能力很強呢,其實,今天來見你就是為了這事。」

「誒!真的?真的嗎?」

對著好像天上掉餡餅似地隆良,亞莉亞認真地點了點頭。

「啊。給你一個人的權利的意思是跟沒有是一樣的。首先,E等級的異能者對政府來說并不重要。」

「」

亞莉亞別有深意地笑著看著空歡喜一場無比失落的隆良說到

「正所謂,積少成多嘛,詳細的情況以后再說吧。」

「什么呀,說些讓人在意的話。」

「別這樣嘛,你看,剛好到達組織了。」

正如亞莉亞所言,汽車不知何時開進了隆良以前拜訪過的建筑物里。

「那個積少成多的話,等大家都到齊了再說才是最省事兒的吧。」

「大家?喂,亞莉亞,那是什么意喂!」

隆良慌慌張張地追上了對隆良的問題充耳不聞、興奮地向前走著的亞莉亞。

「誒,根本沒人嘛。」

在剛到的房間里不雅的坐在椅子上的隆良,亞莉亞毫不介意地說

「呵呵,看來那兩個人會遲到呢。」

「兩個人?有兩個人會來嗎?」

「嗯,而且,其中一個是隆良君認識的哦。」

「哈、我認識的、難道是雷轟」

「哦,她好像剛才就已經到了。」

亞莉亞確認了一下手機短信,便把視線投向了門口。跟著她看向門外的隆良,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心臟開始不安地狂跳起來。

不久,金屬質的大門伴隨著一種沉悶的聲音被打開了。

門外出現的身影是——

「額,不好意思,你們等很久了嗎?我是掌管火焰的一組——繼承了焰熾姓氏的[紅之女]」

說了一段長長的開場白之后的夜詫,將視線落到了在房間里等著的隆良身上。

「火焰哦弱啊誒?」

嘴巴一張一合不知說了些什么的夜詫,無語的看著她的隆良。凝視了一會兒之后——夜詫靜靜地準備關上門。

「——打擾了。」

「等一下,你剛說啥?」

「啊!嗚嗚嗚」

惹惱了隆良,夜詫戰戰兢兢的地半關著門,只露出半個身子。

「為為什么,凝膠妖怪會在這里啊?」

「不許叫我凝膠妖怪!話說,這是我的臺詞才對吧!為什么你會」

「是我叫她來的。」

亞莉亞厚顏無恥地舉起了手,終于進了房間的夜詫雙目含淚問到

「亞莉亞姐姐,到底怎么回事啊,為什么那個凝膠妖怪又在」

「好了好了,別這樣說他嘛小夜詫,你們再怎么說也是交過一次手的朋友了,不用像陌生人一樣吧。」

「貌似一直是我被打的說。」

對于輕輕的舉起手打斷她們的談話的隆良,夜詫打了個哆嗦勇敢的瞪了他一眼 「不不要和我說話,閉嘴」

「怎么你有意見啊」

「你哼」

對于幼稚的瞪著她的隆良,夜詫也毫不示弱的瞪了回去——這時,簡直完全不會看場合的亞莉亞說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話。

「還有一個人怎么這么慢呢,我出去看一下,你們聊聊天在這里等著。」

「在這種情況下說這種話合適嗎!!!這么明顯的緊張的氣氛下!!」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這么相似,很快就會成為好朋友的,那么,待會見了」

「姐姐?!等等一下,不行啊,我們哪里相像啦,姐?!」

不想聽到夜詫帶著哭腔的聲音,亞莉亞疾步走出了房間。

「」

在剩下的兩個人直接充斥著一種不愉快的沉默,一想到過去發生的是就覺得別扭得不得了的隆良,果斷的決定試著找夜詫說話。

「那個你」

「干嘛?」

「今天怎么沒綁繃帶呢」

「什么?!別說那個,實在是太小孩子氣了」

夜詫夸張地反應,讓隆良的的眼睛里閃著銳利的光芒。

「對了,你說你是掌管火焰的一族,是吧?」

「哽!是是啊?對你隱瞞了」

「那么,[紅之女]小姐還是只能放射出[蠟燭程度的火焰]嗎?」

「啊別說了,再說下去我會想死的就算還只活了十三年,也有想要忘記的事啊」

「噗噗要是你覺得那么羞恥,我不說也行。」

「嗯那那個啊!說起來?!」

為羞恥苦惱的夜詫的嘴型因冷笑而有些扭曲。

「那個風啊——刮起來吧!!」

「我」

「咦,隆良同學是能創造風的吧?我還不知道呢~~」

「別別這樣不帶這樣揭老底的吧」

「能不能試著讓風吹起來呢,好想看呀,風,風風」

「別,話說,你是怎么知道的」

「從亞莉亞姐姐那里聽來的,哈哈」

因為輕而易舉的轉為進攻的一方,夜詫開始得意起來,但是——這次卻引起了被她嘲笑的隆良的憤慨。

「別笑了話說,姐姐、姐姐的,你是那種取向么!」

「什么?!凝膠妖怪別把別人說得好像變態似的我只是單純的尊敬她而已啦」

「哦?尊敬,啊?」

對于夜詫的回答隆良邊不懷好意的笑著一邊好像接受了她的說法似的點著頭。

「啊原來如此。亞莉亞確實很有吸引力呢。你愛慕她的心情我完全理解特別是在看到你那種完全平板的身材之后啊。」

「什么?!齷齪野蠻話說你之前就一眨不眨的盯著我的裸體看過——變態!你的欲求不滿從你那變態的能力就體現出來了!!」

「不要用那種眼神看別人的[異能]!!話說你放心吧,你那種身材簡直不堪入目,看了也記不住,再說你不是也看到過我的嗎!」

「差勁那是我被迫看到的,還被你看到了,你要負責,現在、馬上!」

「哈?你亂說些什么」

「不管、不管!你要負責!」

在混亂中夜詫帶著哭腔大叫了起來,幼稚的隆良卻大喝一聲

「吵死了,再哭用凝膠噴你!」

「啊嗚嗚嗚」

聽到這么下流的話,夜詫嚇了一跳肩頭一震——就這么哭了出來。

「嗚嗚嗚嗚嗚」

「喂,等等,你別突然哭呀!」

對著突然大哭起來的夜詫,事到如今肇事者隆良也只好安慰她了。

「嗚嗚太過分了是在是太過分了啦」

「啊真是的!對不起手帕我沒帶啦唉」

「嗚嗚手帕在裙子的口袋里手、別突然伸進來啦白癡」

「是是,我是白癡,別哭了,快擦擦臉吧。」

「那那是我的手帕嗚嗚負責,你要負責」

「知道了,知道了。是我不好,我會負責的」

「嗚真真的嗎?你真的覺得自己做錯了嗎?」

「是我錯了,是我錯了,整理整理頭發別不開心了。」

胡亂的摸了摸頭,夜詫慢慢停止了哭泣。

「那,就原諒你一回,就一回哦,特別原諒你一回。」

「哦,那真是謝謝你了。」

「我不在的那么一點點時間里到底發生了什么」

「哇啊啊!亞莉亞?!」

在某種意義上造成了這種狀況的肇事者亞莉亞,不知何時——回來了。

「啊,亞莉亞你什么時候在我身后的事情解決了?」

「小夜詫,你怎么了?眼睛好紅啊,雖說本來就是紅色的」

「那個,會,負責的,隆良說」

「在這種情況下不要說那些讓人誤會的話啦!!說得我好像很愧疚似的!」

亞莉亞斜視著拼命解釋的隆良,一改冷淡的語氣

「你讓這個女孩哭了呀」

「都說不是這樣了,你不要聽到那些話就亂說呀!!」

「有什么不好的,你負上應負的責任,你們兩個的關系也能變好,那是像兄妹一樣的關系呢。嘿嘿」

「你到底生什么氣啊!說到底,負責,也只不過是為了不小心看到裸體這件事爭吵起來,不小心把她弄哭了,我完全沒有繼續這件事的想法。」

「看到處女的裸體,這件事,這是很重大的責任呢,很重大。」

「本來關于看到裸體這件事,你也有責任吧」

「別老說裸體裸體的,行不」

看到滿臉通紅又快要哭出來了的夜詫,就連亞莉亞也動搖了。

「我要不要也負點責任哪?」

「會變得更加麻煩的,所以你閉嘴吧!變得不可收拾就麻煩了。」

「那個,還不能進來嗎?」

突然對面的門外傳來了小女孩的聲音。亞莉亞聽到后冷靜地道歉說

「啊,不好意思,實在對不起,我忘記你還在門外了。」

「太太過分了吧!人家一直在門外很緊張的等著呢!」

「哈哈哈其實,你也不用一直等,找個適當的時機進來不就行了嗎算了算了,你先進來吧,請進。」

「真是的咳咳」

說著故意咳了咳,慢慢推開門。

進來的是和隆良、夜詫差不多年紀的少女,一頭齊肩的秀發有點微卷是稍深的黃綠色,給人一種大小姐的感覺。

以好像要從周圍漂浮起來的濃綠色為基調的連衣裙,簡直就像是一個制作精良的人偶,但同時掛在腰間的有點像珍獸的形狀的肩包,泄露了她的年幼。

大大的圓圓的黃綠色的眼睛閃閃發光,少女鄭重地行禮。

「初次見面,我是異能者水仙花沙凪。我想大家可能都看出來了,我是大財團的小姐,呵呵呵」

「」

這種話別自己說出來啦,隆良想到。可是看到努力優雅的笑著的沙凪,隆良同情心泛濫覺得這是沒有什么好深究的事——

「這種話別自己說出來啦。」——

實際上卻沒有做到。

「你你在跟誰說話!!」

「自我意識過剩的小鬼,別勉強自己裝作一副大小姐樣,隨意一點吧。」

「勉強?你在說什么呀!這就是平時的我啊。」

「喂,亞莉亞,她真的是什么了不起的大小姐嗎?」

「嗯她確實是財閥的小姐,不過應該是中間的中間的那種吧,既不是超級財閥也不是小財閥,反正,很微妙啊」

「哪里微妙了,就算是中間的中間我也是大小姐再說了,中等是說正中間的大小姐啦。」

「什么呀,那種白癡自我規則我說,中間的中間是微妙的,微妙。understand?」

「你你真是失禮的平民,我已經抑制我的怒火了。」

「抑制不等于冷靜——」

「啊啊啊不不可饒恕!!」

亞莉亞安撫著像小孩子撒嬌似的胡亂地揮舞著手臂的沙凪

「好了好了,小沙凪,冷靜冷靜,隆良君也是,不準欺負小朋友,她才初中二年級呢,多可憐哪。」

「是初中生啊,那就和夜詫一樣啦,才十三四歲啊,果然還是個小鬼呢。」

「別把我當小孩子,你你從剛才開始就很沒禮貌!」

「但是,你本來就是小孩子呀,個子也不高,不過年齡嘛」

和小個子的夜詫相比,身高相差不大,確實矮了那么一點點,但是要說是在十三四歲這個年齡段的話,發育還真是有點太

「哈?這你個混蛋!」

隆良意識到了某些事瞬間呆住了。

沙凪的胸胸部胸圍遠遠超過了夜詫的——明明年齡和身高差不多只有那里值得一比,這個事實讓隆良有一陣戰栗,一種莫名的絕望感包圍了他,隆良鮮明的感到他的背上已經冷汗涔涔。說到這個問題有誰需要擔憂的話,當然不是沙凪而是夜詫,在發育這件事上的絕對不利性的事實就擺在眼前,夜詫的悲哀無可厚非。

而且,夜詫還沒有意識到這個事實,這讓隆良更加焦急。

「沙凪醬,其實我也是初二呢」

「別說!夜詫!不能說!」

「啊?!突然說什么呀?我只不過是想說我們同年而已啊」

「我就是叫你別說這個!之后被欺負的可是你喲!你之后意識到那個事實之后,枕頭都會被哭濕的可是你!你知不知道哇!」

「啊你說什臉靠太近了啦,你什么意思啦」

「那個你不明白就算了,總之想開點,知道嗎?」

「什什么呀真是的。」

隆良那張離得太近的臉離開之后,夜詫滿臉通紅,慌慌張張的望向別處。

焦躁的隆良急著想轉移話題,便轉向亞莉亞說。

「喂,亞莉亞,差不多該入正題了吧,趁著沒再開始別的話題之前。」

「嗯,也剛入正題了,關于隆良君和夜詫介紹我之前已經跟沙凪說過了,你們倆就不用自我介紹了。沙凪,這樣可以嗎?」

「嗯,可以,反正平民的自我介紹什么的,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說什么呢!中間的中間。」

「不準叫我中間的中間!你自己還不只是個會發射凝膠什么的莫名其妙的東西怪人。」

「你為什么連這個都告訴她了!亞莉亞!!!!」

「沒關系啦,沙凪醬是大小姐,所以有不知世事的一面,對那個不是很理解,她也沒有那么敏感的啦,說你是怪人應該是她的一種印象什么的啦,下流,骯臟之類的,她不懂的啦。」

「都說我的凝膠不是那種東西啦!!!!!話說你為什么下意識的就覺得下流哇?!!!要是你也覺得不好的話,就幫幫我啊!!!」

「不是意識上的問題,是生理上的」

「這么說只會讓我更痛苦!!就沒別的辦法了嗎!!?」

「那么,這個話題,可以到此為止了吧。」

「MD到手的答案就這么飛了這種屈辱。」

這邊深受打擊的隆良剛閉嘴,沙凪就叫住了亞莉亞。

「請等一下。」

「嗯?沙凪醬,怎么了?」

「請你收回不知世事這句話,凝膠是個什么東西我還是明白的。」

「嗯?但是,你剛才不是說它是‘莫名其妙’的東西嗎?」

「那,那是因為太突然了,其實我是知道的,哩膠是——」

沙凪豎起食指,得意的解釋著凝膠。

「對治療肩酸很有效,在太太種很有名的那個哩膠」

「沙凪醬,你不會是想說鍺吧?」

「是,就是那個,哈哈,我說對了吧,哈哈」

把亞莉亞的補充說明搶了過去的沙凪,渾身上下都顯得那么欠揍。

「哇哈哈哈哈,我一出手,哩膠什么的一下就被我看穿了!害怕了吧~~~」

「喂,隆良君。」

「干干嘛?亞莉亞。」

「沙凪她完全沒弄明白吧?而且,看她那個樣子也不知道鍺是什么吧,大概」

「啊差不多應該是沒弄明白吧」

真是個遺憾的孩子,隆良本來想這么說的,還是把這話吞到肚子里了。

咳咳,亞莉亞假裝咳了咳。

「額總之就這樣吧進入正題吧,我們已經離題很久了。」

亞莉亞變得認真起來,使得每個人表情都變得嚴肅起來。在確認了所有人的意識都已經集中起來之后,亞莉亞點點頭開始說到。

「像這樣把你們集中起來對政府來說是史無前例的,是為了讓你們參加一個很重要的實驗。」

「史無前例?重要的實驗?」

這番重要的帶有特殊性的說話讓沙凪的眼睛驟的亮了起來。

「是的,但在這之前,有必須要說明的事。」

這時,一向冷靜的亞莉亞的臉上浮現出些許不滿。

「現在世間異能者的數量雖然很多,但差不多快一半的異能者都是不從屬于政府的違法的異能者,有從檢查中逃跑的,也有檢查制度確定之前就存在的異能者、有隱瞞自己是異能者的人、還有被察覺之后拒絕歸屬政府的逃亡者,今后這種情況還有可能發生,這樣的話游散的異能者就可能會過半了。」

亞莉亞無可奈何的嘆了一口氣,又馬上恢復了嚴肅的眼神。

「但是,雖說違法要是他們老實的生活不生事端的話還是沒問題的,但那些胡亂使用[異能]滋生事端的異能者的存在也是事實。我們稱那些壞的異能者為[違法者],對于那些能力低下的單個違法者我們有對付他們的技術和戰斗力,但對那些能力高超的違法者我們也必須有具備相應的異能者才行啊。」

「我們異能者,無論是被認證的還是違法的,在一般人看來都是驚人的存在呢,哈哈哈哈哈」

對著自信滿滿的高聲怪笑著的沙凪,亞莉亞卻誠實地點了點頭。

「嗯,而且也有能力低下卻組織在一起搞破壞的異能者,不過這是少數派。而且,一般來說,大部分的異能者犯罪都是由政府承認的異能者來處理的,就這方面來說,一般都是單獨行動的」

「像雷轟那樣的嗎?」

「就是那樣的,隆良君。」

「雷轟?誰啊?」

看到夜詫驚訝的表情,亞莉亞回答道。

「隆良君的青梅竹馬,女孩子喲」

「啊——」

「什么呀,那什么曖昧眼神啊」

「沒什么」

看到一臉不高興的別過頭去的夜詫,這回輪到隆良驚訝了,特別不懂味的亞莉亞完全沒有注意到兩人繼續說到。

「但是,違法者每年都在增加,雖說異能者的人數也每年都在增加但和違法者相比就是小巫見大巫了,不過異能者本來就很稀少,而且那些能力強大的異能者也有為了一己之私走向違法者的傾向,不得不承認我們人手不足哇。」

大概是狀況越來越不好的緣故吧,亞莉亞的臉上一直陰云密布。

「對付違法者的任務,從危險性和完成率來考慮的話,只有能力高的異能者才能勝任老實說,大部分能力低下的異能者都是沒什么用只能等死的狀況」

「等一下,亞莉亞。」

隆良舉著手,插話道。

「那個,能力低下的異能者,是比如我和夜詫嗎?」

「嗯如果你介意的話,我道歉。」

「不是,我不介意,不過,沒什么用只等死是說我們對政府沒什么用,也就是說不起作用的意思吧?但是,你說過希望我們參加一個很重要的實驗的,對吧?那,你把我們叫到一起來到底是難道」

「呵呵你的推查能力真的很強呢,隆良君。」

摸著下巴的亞莉亞露出了久違的笑容繼續說到。

「被政府承認的異能者,都有各自的性格和價值觀,因他們把對方看成競爭對手還起過幾次沖突,到現在為止都沒有滿意的選出過統領,因為能力越高自尊心也越強。但是,那個所以才要這樣。有必要在人才不足的時候猛的出一記顛倒價值觀的奇招。」

亞莉亞猛的擊出一拳,看著隆良他們的臉,會心的笑了。

「組織——異能者隊——!這個實驗要是能成功的話,一直停滯不前的大部分被承認的能力低下的異能者也能開始活躍起來了,怎么都比單獨行動要好,這樣的話也能給現在這樣的狀態劃下休止符了。為了能實現就必須先拿出成績來,要拿出能讓上級接受承認的成績,不論是成功率還是安全性,都會比單獨行動效率好的成績,要讓他們看看!」

「啊,等等,那個,等一下!」

一直靜靜聽著亞莉亞的想法的隆良,腦海里掠過一絲否定的想法。

「說來,大前提是,我們組成隊伍并能很好的發揮作用,怎么組啊?說到底我們離關系很好還差好大一截呢。」

「就是啊,特別是這個無禮又無品的哩膠男,我是絕對不會認同他的!」

看著大聲捍衛自己的沙凪,亞莉亞嘴角含笑的說道。

「嘿嘿,是嗎?我怎么看著你們很合拍呀。」

「哪,哪有啊!」

不管沙凪的大叫,亞莉亞對夜詫說

「夜詫醬,你呢?不愿意和隆良君組隊嗎?」

「誒?我我嗎?」

「嗯你也不愿意和下流的凝膠男組隊嗎?」

「不準說我是下流的凝膠男!!」

亞莉亞完全無視憤慨的隆良,催促夜詫快點回答。

「我我」

夜詫摸了摸頭想了一會兒,回答說。

「要是,非組隊不可的話,我沒意見。」

「別說了,為什么我成了最差的那個!!」

「啊那個不是我說的,是亞莉亞姐姐,亞莉亞姐姐說的!」

「完全無視我的意見啊啊啊!!」

「那,無論如何拜托你了。」

「完全被無視了啊啊啊!!」

「話說,也聽聽我的意見啊!」

沙凪突然插進來,亞莉亞卻沒有無視她回答說。

「可是沙凪醬,你以前就說過的吧,你很想接受任務,嗯?」

「話雖如此」

「你們還是完全無視我啊啊啊!!」

「以你的[異能]來說,單獨進行任務太危險了,但是要是組隊的話就不一樣了呢,你明白嗎?」

「嗯嗯但是」

沙凪還是一副很為難的樣子,這時隆良插嘴道。

「什么呀,小鬼,你的能力也很低呀」

「什么!哼,我可不希望和哩膠相提并論!我是C級的異能者,和E級的可有著本質的區別!」

「什什么!?」

事情太突然,隆良難掩驚訝,沙凪雙手叉腰神氣的說

「哈哈自己得知道自己的能耐啊。」

「切喂,亞莉亞,她說的是真的嗎?」

「嗯,沒錯,沙凪醬確實是C級的異能者。」

「這樣啊,那,是什么樣的異能呢?」

「誒?」

不知為何,聽到這個問題的沙凪吃驚的睜大了雙眼。

「額那個,那么厲害的異能請一定要讓我知道。而且,我們可能會組隊,到時候我們當然會知道隊員的異能吧?還是,因為不是體面的異能不好意思說出口?」

「因為不想跟平民寒磣的能力一起相提并論啦!」

「那,你說一下嘛,說啊,快點。」

「我不要!」

其實,隆良在某種程度上確定了,沙凪的能力恐怕有點尷尬。

有兩種根據,首先,一向以自我為中心堅持自己主張的沙凪卻沒有把她是C級異能者這個能吸引人注意的一點第一時間拿出來炫耀,還有一點是,剛剛亞莉亞不小心說過,沙凪的異能是不能單獨赴站的程度,而且本來就是因為他們的能力沒什么大用才把他們聚到一起的,隆良覺得沙凪不會有什么大本事,但這時,吞吞吐吐的沙凪又開始傲慢起來了。

「我的異能是能自由的操縱任何蟲子,怎么樣,無禮的哩膠平民!這樣你也要說我的異能很微妙嗎!」

「什么!能自由的!操縱任何蟲子?!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這回你害怕了吧!」

看到驕傲的快翻跟頭了的沙凪,亞莉亞補充道。

「正確的說,是節肢動物的昆蟲類,比如蚯蚓之類的環形動物,能操縱這類動物中的任何蟲類。即使能操縱恒溫動物的異能著,也不能操縱蟲類呢,還能進入蟲子的眼睛里,反正就是能操縱蟲子的家伙。」

「這樣也算很厲害!?這樣也是C級的話,那比這還厲害的就是」

「哈哈,我的實力,你們多少理解了吧?」

「切,嗯算是吧,比如操縱大量蜜蜂什么的,戰斗的時候暫時也能抵擋一陣!」

「」

剛剛還趾高氣昂的沙凪突然無語的背過臉去。

「喂,那你操縱過多大陣仗的蟲類啊?喂,小鬼?你怎么了?」

「不準叫我小鬼,再說,我們也沒差幾歲啊!」

「我們是沒差幾歲,好了快回答我,多大陣仗?」

「只?」

「嗯?聽不到,你大點聲」

「一 只 啦,那又怎么樣!」

「雖然我早猜到不會很多,可是怎么都沒想到只有一只啊,果然很尷尬,這樣也能算是C級啊!」

「閉嘴,和哩膠什么的比起來厲害多了!」

「好了好了,你們倆都冷靜點。」

代替激動的話都說不出了的沙凪,亞莉亞繼續說到。

「雖說沙凪醬的[異能]是一次只能操縱一只蟲,但真的是什么蟲都能操縱的啊,有很高的通用性和強制力。而且還能進入被操縱的蟲子的眼睛看到它看到的東西。至少能進行半永久行的操縱呢。」

「那我的凝膠,還能從身體的各個地方噴射出來呢,量也」

「很可惜,那也只能被判定為E級。」

「可惡,我接受不了!」

亞莉亞和沙凪斜眼看著蹲在地上捶著地板的隆良。

「總之,沙凪醬,要想參加對抗違法者的任務,就只有組隊這一條路,要是怎么都不想和他們組隊的話,就只好叫其他的異能者了。」

「啊雖然不是我的本意,不過也沒辦法,我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