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02 別以為在復雜的外語上標注了假名就形勢一片良好

第一卷 02 別以為在復雜的外語上標注了假名就形勢一片良好

周圍發生了超出隆良預想的戲劇性變化。

在發現‘異能’之后的第二天,隆良一到學校就立刻被叫到了老師辦公室。事情當然是關于在他成為超能力者之后的言行舉止。

首先,是在學校里盡量別使用‘異能’。

沒說絕對不能用的理由有兩個。一個是因為有的超能力者‘異能’是不穩定的,貌似會有本人也沒法控制的情況發生。還有一個是,對于超能力者…隆良很明顯地親身感受到被當做討好的對象了。因為在世界上也有些是因為作為學生的超能力者發威把學校破壞掉的例子。

而且不知從哪里泄露出去的,隆良是超能力者的事實不知何時在學生之間流傳開來。隆良本來就因為奇怪的性格和言行被周圍的人排斥,這樣一來,大家對他就更加被敬而遠之了。

對隆良自己來說,也沒什么關系。成為超能力者,保持一個人的孤高——實際上在成為超能力者之前就常常沉浸在這種幻想里了,這樣就可以名副其實地堂堂正正地沉浸在那種狀況之下啦。

但是有一點,要是沒有某個超級大的計算失誤就好了。

「孤高的凝膠支配者算什么啦…一下子形象就毀了,該死的…」

在眼看師生座談早會就要開始的時候,被孤立的隆良抱著頭痛苦著。

應該還沒有人知道隆良的‘異能’的詳情吧。因為除了亞莉亞她們之外就沒被別人看過了,而且超能力者的‘異能’情報是基本上秘而不宣的。只要本人不想公開‘異能’,就不會被其他人看到。

隆良本來是計劃著在發現自己的‘異能’之后就立馬展示給別人看的,因為想要沉浸在那種高人一等的優越感中。但是這個計劃現在完全逆轉,現在是絕對別讓人發現自己的‘異能’。

雖說如此,好不容易才變成超能力者,所以想要擺擺架勢倒也是事實。

「至少,至少,就算好似像通稱那樣也好啊…嘟嘟噥噥」

「討厭…下野根君,好像一個人在自言自語說什么…」

「之前也有奇怪的舉動啊,而且現在又是超能力者了…哼哼」

自言自語的隆良很明顯就是很可疑,更加深了被孤立的程度。

「呀——遲到了。對不起啊,我可愛的學生們~。好了,快回到座位上!」

早會的開始時間比平時遲很多。任課的女老師走進教室。說是老師但是看上去就跟學生一樣年輕,舉止也很讓人印象深刻。

「老師,你遲到咯~早上睡懶覺了吧?」

「好了,安靜點。沒那回事吧?呼呼呼,是有重要的事」

做少女狀眨著眼睛的女老師對著教室里所有同學拔高聲音

「實際上,從今天開始我們班會加入一位轉校生。YEAH!」

「…」

靜,教室里充滿寂靜。應該是這樣啦。大家都明白,才剛剛開學不久,在這期間就有轉校生轉來,這種事想都不要想就很異常。

「…老師,這是真的嗎?」

以一個男生的俏皮話為契機,別的學生也一個個地開始發問。

「說到這時候的轉校生,不是很奇怪嗎?是在別的學校剛上沒幾天就轉校了嗎?」

「總覺得蠻恐怖的呢…是問題學生嗎?」

「是女孩子嗎?可愛嗎?」

「…你們好吵,都給我閉嘴!」

在騷亂變強的時間,突然變化的老師一邊果斷地敲著講臺叫道。在恢復了安靜的教室里,恐怖的聲音回響著。

「我也是被突然轉校的手續搞得暈頭轉向的啊…也稍微學會看看場合啊,你們這幫小鬼們…」

「…對、對不起,切安老師…」

「…什~么啊。當真啦?吼吼吼,是開玩笑啦!但是大家老是吵吵鬧鬧的可不好喲。還有不要用姓稱呼,就放松點叫我理香老師吧」

老師假裝是愛開玩笑再次眨眼的時候,誰都沒辦法回應。對著這樣的學生,可怕地聲音再度響起。

「笑。然后叫我名字」

「…哈哈,哈哈哈!理、理香老師,真是會開玩笑啊!」

「哈哈,啊哈哈,啊哈哈哈」

「好了,閉嘴」

「…」

就像是受到統率的軍隊,笑聲戛然停止。指揮官…只有身為教師的理香看來滿足了,回復到了平時的明朗表情。

「對了,這樣就好啦。因為大家已經是高中生了,老是要這樣子被提醒了之后才會做可不行哦?恩,對了…要向下野根同學學習」

「啊…不要,下野根是…」

「恩…嘟嘟噥噥…‘最高神的粘著液’…不行,搞不清意思哎」

「是啊,不學習他也沒關系啦。只有這個是老師不對啦」

老實地道歉的理香迅速地平復心情回到原來的話題。

「那么、就開始期待已久的轉校生的介紹咯。好了,大家拍手歡迎~」

恐怕等待已久的應該是一直等在外面的轉校生吧。但學生們只能默默地老實地開始鼓掌。

「…失禮了」

打開門走進教室的是——女生。在教室里的學生們看到她的過程中,雨點般傾注的掌聲慢慢地停下來。

每個人都在想是不是童話故事里的公主殿下降臨了。釋放著如同滿月的閃耀的光輝的金色長發,發梢有些卷曲,但絲毫不影響她的美麗。讓人能聯想起上等絲綢的嫩滑的肌膚,如同透明般的白凈。

有點令人不可思議的是,雖說還在暖洋洋的春季,她的兩手到肘部都戴著黑色的長手套,細長的腿上則穿著及膝的黑色長襪。

但是這個并不會遮住她的光輝,反而提升了她高貴的形象。

乍看一眼會她會讓人覺得纖細得近乎危險,但細長而清秀的眼梢和那中心的如同黑珍珠般閃耀的瞳孔中,好像內心的強大可以慢慢滲出來。

「…我叫雷轟。首先,要跟大家聲明一下」

剛剛平靜下來的教室在面對唐突地開始自我介紹的她又騷亂起來。其中只有隆良依舊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恩~…‘追尋蹤跡的粘著物質’…不對,不行。怎么說已經,不是就好像變成跟蹤狂那樣了嗎…說來,恩?那家伙,在哪…」

然后,隆良終于開始注意到了站在講臺旁的女孩的存在。在隆良努力回想到底這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從何而來的時候,少女的威風凜凜的聲音在教室里響起來。

「我是超能力者。所以絕對不要和我搭上任何關系。別跟我搭訕。別靠近我。因為就算被我弄傷,也不會得到賠償」

因為這聽起來很刻薄的拒絕的話語,教室又恢復到難忍的寂靜之中。

但是寂靜沒有維持多久,隆良被她的言行喚醒了過去的記憶。

「啊啊!你,不是電動橘子嗎!為什么會在這里!」

隆良毫不猶豫地用食指指著她,讓少女很明顯地皺起了眉頭。

「不是大概是五年前的時候轉校,轉到不知其它的哪個地方去了嗎!干嘛現在又轉回來啊,是離婚之后回娘家嗎!」

「…」

「好歹說點什么嘛,你這個電動橘子!」

「…」

「喂!請不要別無視我!我的忍耐可是有限的!」

「…」

「下野根,你太吵了」

「哦,對不起,理香老師…恩?」

被理香恐嚇之后老老實實低下頭的隆良臉上浮現出怪異的表情。但是理香很快重建明朗的氛圍。

「那么,在轉校第一天就完全顯示問題學生本質的雷轟同學,就請你坐在下野根君旁邊的座位上吧。看來你們是老相識嘛!」

「等…討厭啦,理香老師!為什么要我和這個高壓電流槍…」

「別嘰嘰喳喳的啦你這個櫻桃…!」

「什么啊!就是靠理香老師喜歡你啊!…哦呀?」

「好——了,那么雷轟同學就坐到下野根同學旁邊的座位吧~」

「…呼」

小小地嘆息之后,被叫做電動橘子又被叫做高壓電流槍的少女走向隆良身邊。

「哈~啊…為什么又是這樣,和電動橘子…」

就在毫無表情的她在與說著壞話的隆良擦肩而過的瞬間——

「午休的時候,到舊校舍旁邊的空教室來」

「…哈?」

「…」

沒再說什么,在坐到位置上之后,她就撐著下巴,不說話了。

「…搞什么啊。啊!該死!」

停不下的只有繼續嘟嘟噥噥的隆良的自言自語。

隆良與電動橘子雷轟初次相遇是七年前——小學生的時候。隆良那時候就已經是憧憬‘異能’的多多少少令人頭疼的小孩子了,而魅神那時就已經是‘異能’覺醒的超能力者了。

據隆良所知,魅神的‘異能’應該是能夠用指尖變換電流。不知是不是因為她是一般會被普通人敬而遠之的「異能者」,魅神被全班孤立。她自己也不許別人近身,不管是休息時間還是放學后,一定是孤孤單單一個人的。

但是只有一個討厭的小子輕率地下結論。說那樣的魅神是仗著自己是超能力者在裝酷的非常討厭的家伙。

「電動橘子不要自己在那里裝酷啦!啊哈哈哈」

「你、你好煩人!不要叫我電動橘子!」

「啊——!」

每一天,每一天——

「喂,人形高壓電流槍!別太得意啊!」

「誰、誰是人形高壓電流槍啊!你這個神經大條的家伙!」

「啊,不要不要——!」

這個討厭孩子繼續對著魅神講廢話。

「啊,雷轟」

「啰啰嗦嗦地吵死了,白癡隆良!」

「哎呀直接叫名字的話——啊——!」

平常的話誰都會對魅神敬而遠之,唯獨這個討厭的小子兩年不變地持續糾纏著魅神。那個討厭的家伙——下野根隆良回顧到當時的事,這樣說道。

「討厭啦,雷轟魅神真是酷酷的家伙呢。稍~微多一下嘴就立馬用電擊。有點討厭的事就立馬電擊。左看。右看,一舉手就又是電擊。真是惡名昭彰的超能力者啊。但是那個,剛剛開始就一直討厭的家伙討厭的家伙地連著叫,能不能別這么稱呼啊?」

但是,在兩人到了十歲的時候,離別突然來臨。

政府的超能力者對策科害怕魅神的‘異能’不受控制,決定半強制地將她轉到超能力者專門學校。

雖說是半強制,但聽說魅神本人也沒有反對。只是離別的時候,隆良跟魅神進行了這樣的談話。

「…白癡隆良,要是我不在的話你肯定會覺得孤單呢…」

「…」

面對著低著頭這樣說的魅神,隆良蹦出了很直接的回答。

「不是啦,才不會那樣。倒不如說是從你那兒解放了,超級痛快的!」

「…!你、隆良…隆良你個白癡!」

「到最后的最后啊——!!」

「過、過分…白癡…隆良,你個白癡…」

看著哭著坐進泛著黑色光澤的車里的魅神,剛剛遭受電擊洗禮的隆良繼續說著。

「呼!可別太得意哦!你那種小小的電擊都不放在本大爺眼里…因為我將會擁有超——級牛的‘異能’哦吼吼吼」

「…哈,哈?在說什么啊…」

「可別以為就你是特別的哦!我也是被選中的哦,絕對!喂,有在聽嗎,喂!雷轟!」

「喂,你是白癡吧?!像你這種家伙不可能會有‘異能’覺醒吧!」

「雖然覺醒還需要一段時間。但是到那時,可是能操縱風啊什么的哦!」

一點點根據都沒有,就接受這么無恥的主張——但是魅神并沒有當場否定,而是像請求什么似的,盯著隆良。

「…要、要是,你萬一,萬一真的成為超能力者的話…」

說著話的魅神卻突然停住了。就像等待接下來的劫數一樣,

隆良一味地催促魅神繼續往下說。

「好了啦,快點說啊,電動橘子」

「…稍微等一下啦,白癡隆良!就是想說要是你也成為超能力者的話,到那時就一決勝負啊」

「哈?你才是啦,在說什么呀。別說別人的臺詞啦…」

「吵,吵死了!我就是想說我要證明給你看,我可一直都比你優秀啊!」

「…哈哈哈哈?!別太天真了!我一定會有超級厲害的能力覺醒的!」

「哼,嘴巴上逞能的話當然什么都能說啦。真是這樣的話…那好,就趕快變成超能力者,再來超過我吧!」

「你不說我也會成為超能力者的!記著吧,電動橘子!只要我一成為超能力者,第一件事就是打敗你!」

「…是嗎、我會讓你復仇不成反而被我打敗!所以說,所以說…盡、盡快喚醒你的‘異能’吧,笨蛋!」

結果,到最后兩個人還在拌嘴,然后——就分開了。

「真是,干嘛一定按那丫頭說的去做啊」

隆良雖然這么說卻還是按魅神說的出門了,也許出乎意外地可能是守禮節的性格。

「但是,那個電動橘子,到底有什么事…」

一直走到指定的空教室,隆良的腦海里都浮現著討厭的想象。

不會是魅神為了實現過去的約定,把自己叫出來決斗吧——。

想起以前從魅神那兒吃的電擊的苦頭,隆良微微發抖。但是再一想,要精神抖擻,把恐懼拋開。

以前就算了,現在隆良已經是超能力者。地位是一樣的,根本不需要害怕。而且魅神的‘異能’不過就是用指尖改變電流的程度而已。

「…能贏!」

先不說自己也只是噴出凝膠這種程度的‘異能’。隆良偷笑了一下。心里確信著能夠勝利,然后果斷地推開空教室的門。

「喂!我來咯,電動橘子!」

「…」

「呼呼呼…久等了吧」

筆直地站著背對著隆良的魅神,對隆良的話一點反應也沒給。

「喂,自己把別人叫出來,怎么這種態度!你不覺得面對我這個世紀性的超能力者隆良太失禮了嗎,恩?!!」

「…還是沒變呢,白癡隆良」

終于回過頭來的魅神,完全可以說是面無表情。隆良對這可以說是澄凈也不為過的平靜反應,心情相當激憤。

「喂喂,在淡定個什么勁啊…該死的這個,別老是讓人覺得‘因為我就是酷’啊…別再裝樣子啦…」

「果然是老樣子啊。完全不明白你在說什么」

「所以說就是這種感覺啊!頭發也是染了又染!以前不就是有染成茶色的癖好嗎!這么喜歡搶眼啊!這么喜歡制造和周圍人的差距嗎啊啊!」

「…以前不是染的,現在的也不是染的。我的頭發是在‘異能’覺醒之后一點點變淡的。」

「又來了。還這么說呢。說什么自從能力覺醒身體發生變化什么的。怎么說,好像總讓人有種想吐的感覺。真是讓覺得不爽」

「怎樣都好啦,已經。快進入正題吧」

面對突然切入正題的魅神,隆良慌忙擺出架勢。但是魅神卻沒有展開攻擊,

而是嘆了口氣繼續說。

「你不就是E級超能力者嘛,下野根隆良。從今天開始,你在學校就要在我的監視之下。你沒有否決權。」

「…哈?」

「而且,只要你有不對的舉動,都可以依據我的判斷逮捕你之后,將你送到政府監視下的超能力者收容所」

「什么!你哪來的那種權利…」

「我的權限是政府公認的。還有什么疑問嗎?」

「嗚…」

說不出話的隆良和魅神對視著——

「拜托!呼呼呼,你們不是新加入的超能力者嗎?」

與還有威勢的聲音一起出現的是一位女生,再后面跟著兩個男生,依次走進教室。

「呼,我是掌管這個學校的,C級超能力者久遠郁,二年級學生哦!身后的兩位雖然不是超能力者,但是是歸順我的下屬。吼吼吼…你們也是,我也可以特許你們加入我的手下喲!」

個子小小講話卻毫不羞恥的郁。隆良一邊斜眼看她,也想起聽過這個學校有幾位超能力者的傳聞。

但是現在的隆良根本沒心情理會那個。

「你這個電動橘子,說來監視我,為什么會是你啊!」

「我也不是因為喜歡才來監視你的。是因為上面的命令沒辦法才來的。」

「吼吼…上面的命令。哼~恩,哈…什么啊那種在組織效忠的感覺。而且還是那種‘因為我在工作’那種感覺!明明就是個電動橘子!」

「…適可而止吧,搞清楚自己的立場。別再叫電動橘子了」

「喂你們兩個!別忽視小郁啊!」

但是——

「搞清立場?哈,你才是吧,別一句話就來攻擊人啊。現在的我和原來的我可不一樣啦。現在的我…已經是超能力者了」

「那又怎么樣?不管是地位還是實力,一直都是我比較強啊」

「等等你們…適可而止吧!」

郁指著在爭論的兩個人,想要強行插入他們的談話。

但是,當然——

「啊啊?什,什么比較強啊。要現在立馬試試誰強嗎?五年前的關于勝負的約定…現在就在這里試驗嗎?」

「…勝負的約定呢…」

「…呼呼呼…好啊,如果這樣把我當傻瓜的話,就隨你們好了。因為我會馬上讓你們后悔無視我的事…」

一邊憤怒地搖著兩條馬尾辮,郁向隆良他們所在的方向走去。

守在一旁的卑怯的兩個男生趕緊制止這樣的郁。

「恩,小郁…好像他們很忙啦,下次再做啦…」

「你們閉嘴!」

在郁與男生們這樣拉拉扯扯的過程中,魅神一邊默默地摘下戴在右手的長手套,對隆良放話說。

「我不記得有那種約定啊」

「啊?!是你說出來的吧?!」

「勝負什么的,是無意義的東西。而且在比試之前就可以看見結果」

「…啊,說那種話,你真的不怕嗎?也對啦。

因為你的能力,就只是用指尖改變電流那種程度的微妙~的能力嘛」

「…哈」

一邊嘆著氣,魅神揮舞著脫下長手套的右手腕。

——幾乎與此同時,郁擊向兩人。

「受死吧——‘異能’‘守護秩序的少女’!」

「——哈!」

在魅神放下右手腕的同時,隨著啪嗤一聲爆裂聲,屋里被炫目得睜不開眼的閃光包圍住。

「哦?!什、什么啊這是?」

稍微過了一會兒隆良把眼睛睜開,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悲劇地變成黑炭的桌子。旁邊站著魅神,從右手的指尖到肘部全都化作了電。

魅神把好像啪啪地狂暴的電慢慢地收回,終于變回了手的形狀。魅神白絹似的右手又毫發未傷地變回原樣。

「不、不會吧,你,不是,你是…」

在變成焦炭的桌子旁邊彎下腰的郁,害怕到發抖,一邊往后退。

「是A級的‘雷神’?!為什么,在這種地方…」

那時,魅神才首次把目光轉向郁的方向。

「——咦?!」

一下子站起來的郁迅速靠近圍繞她的兩個手下。

「呼呼…今、今天的事就請您原諒我吧。下、下次碰見的話…」

「碰見的話?」

「…對、對、對不起~~~~~~~啊!咦っ!糟糕!」

圍著她的兩個人慌忙去追哭著跑出教室的郁。

「等、等等啊,小郁…那個,先告辭了!對不起!」

「小——郁!你們這些混蛋!居然惹小郁哭!給我記著!」

「…」

不知為何魅神帶著些許悲傷的眼神目送著倉惶逃走的那些人的背影。但是很快那神色就消失了,她帶著嚴肅的神情看著隆良。

「我是任職于超能力者對策科研究室,擁有特別行使權的A級超能力者雷轟魅神。雖然不是出自本意,卻被周圍的人稱為‘雷神’」

「…皮」

一直緊盯著焦黑的桌子沉默著的隆良,終于顫抖著囁嚅地開口了。

「皮卡丘的小電擊進化成勇者神龍了啊啊啊!還不單單是說恭喜你進化了的那種程度!這可不是游戲啊啊啊!」

「…在說什么啊?你有在聽別人說話嗎?喂,等等」

「你別開玩笑啦!什么啊這是,不是犯規嗎!要是挨上這么一下子我就要升天啦!南無阿彌陀佛啦啦啦」

「…哼,這樣你就會明白了吧。你和我的差距也太大了點的這個事實」

「嗚…」

看到沒法還嘴的隆良,魅神依舊面無表情的轉過身。

「所以我才說并沒有分勝負這個約定啊。總之以那種噴噴凝膠的E級異能怎么可能勝過我?」

「我就是說是你說的要一決勝負的嘛!還有,你怎么會知道我的異能啊!」

「…我說過在超能力者對策科研究室任職的吧!那種事就算不想知道也會聽說的吧。還有,把握目標人物的能力什么的小事不是理所當然的嘛」

「別說什么目標人物啊!想象被炭化的自己很驚悚的啦!」

不想去看隆良憤怒的臉,魅神轉過身打算走出教室。

「總而言之,從現在開始控制使用你下流又微妙的‘異能’咯。

因為要是惹出什么問題的話,我會很快干掉你的」

「什么下流啊,你說真的嗎?我也是努力地不去想我的‘異能’有多奇怪!」

「我不知道啦。恩,起碼就是聽我的話,老實點」

「等、喂…等、等等、等等!」

將隆良的呼喚都置之不理,魅神徑自起身離去。

「…可惡,該死的…」

隆良跪在地板上,悔恨地揮拳砸向混凝土墻面。悔恨的原因是看到了自己和魅神之間天與地的差別…其實不是。

「開什么玩笑啊‘雷神’…你,就是兩個漢字啊…那把英文日文組合起來拼命起名字的我不就是跟傻瓜一樣嘛!」

實際上就算覺得自己是傻瓜,本人也是不會說出來的。

結束了午休的隆良不想再回到教室,逃了課走向醫院。

去醫院的理由是腦子短路。就是不能接受從身體里噴出凝膠,就想要想辦法把它給處理掉。而且因為在剛剛見識到了與魅神的電擊之間的差距之后,一腦袋的沖動念頭。

因為隆良就是這種人,所以弄出什么亂子來也是理所當然的。

「我就說身體里能噴出凝膠的吧!!!你不懂啊!」

「不是,所以…那是生理現象啊…」

「所以我不是在說那個啦啊啊!」

面對著怎么都不得要領的接待處的護士,隆良的焦躁化身為郁悶。

「所以說啊…怎么說啊這個,白色的黏糊糊的液體會噴出來啦!而且是黏黏的大量的!我就是想讓它別再噴出來嘛!」

「那就一直榨取到噴不出來為止啊…這、這是性騷擾啦?!你啊,已經是高中生了吧?!已經是充分地知道這么說是犯罪的年紀了吧!」

「我沒說什么榨取之類的吧啊啊啊!適可而止啦說真的!不行的話就在這里射出來讓你看看怎么樣?!」

「等…不要啊啊啊!誰去報警啊!變態啊!」

「誰是變態啊!還有說要報警是怎么回事啊!你聽說過特殊能力覺醒的主人公被當做變態嫌疑犯被警察逮捕的嗎啊啊!」

「喂、喂…搞錯了吧。警察叔叔…我身體里真的可以噴出凝膠啦…」

「恩恩,知道啦,知道啦。但是呢,大聲地把這種事告訴別人可不太好啊。我也不是不理解你的心情啦。」

隆良在警局的調查室接受一位態度溫和的中年警官的調查。

「就算是警察也有可能不明白的吧…但是,不對啦…真的可以噴出來的…」

「沒關系,我相信你。叔叔相信你哦!那么在隆良君射出那種凝膠的早上,有沒有試著好好地問過媽媽或者爸爸那是什么呢?」

「就是有不能問不能說的理由啊!讓他們知道那種事會嚇壞吧!身體里能噴出凝膠的兒子會被別人瞧不起吧!只不過凝膠是白色的而已!」

「沒關系沒關系的啊隆良君!因為爸爸媽媽都知道你的凝膠是什么東西的啊!因為是第一次才會害羞的!回家之后就試著拿出勇氣問問吧!」

「所以說了不是你說的那種東西啦!說了是有別的意思才糟糕的!」

「恩…確實是啊,到高中生才有這個可能真是有點遲了啊。我能了解你的害羞的以及不安的心情啦!呼呼…說到我呢,第一次的時候也是很疑惑的呢。走到在做早餐的媽媽面前問,這是什么?怎么說呢…到現在還是覺得好害羞呢。哈哈」

「不想聽你的長篇大論啦,那種話題!說來,有在好好聽我說話嘛!」

「OK,會奉陪啦。如果是為了青少年光明的未來,叔叔不管到何時都會奉陪的。在這個騷亂的年代,要微笑地商量啊」

「別用那種暖暖的眼光看著我啦!別裝慈祥啦!哈啊,哈啊…」

對著快要斷氣的隆良,警官再投一句致命的語言。

「還有一句就是,好像你在醫院說自己是主人公什么的,這種事也是思春期的孩子比較常見的呢。不用擔心啦。」

「別再把事情拿出來說啦!這么說來很快就流傳開了嘛!再被別人說我會想死啦!就算是年輕人也會有想要忘記的過去啊啊啊!」

「沒關系的,全部都收集起來,因為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變成好的回憶嘛」

「變個什么啊!全部都是礙事的記憶啦!啊啊,該死的!叔叔,好啦,你看看嘛」

隆良看著空無一物的地板,伸出食指。

「這是我的‘異能’…那個…總之是能噴出凝膠的能力啦!」

「…‘異能’,啊,你,現在…」

就像是為了蓋過警察的話,隆良發射出毫不掩飾下流的聲音的凝膠。因為是集中念力的,所以就是從食指出來的。

「呼…大叔,怎么樣?我所說的話沒有錯吧?

…喂,大叔,有在聽嗎?」

「…閉嘴啦,臭小鬼」

到剛才為止一直很淡定的警官,變身似的用魔鬼一樣的形象,鄙夷地看著隆良。

「哎,等…大、大叔?」

「你不會是超能力者吧…說是變態也可以明白了。雖說你是小鬼,但是我可不會放過你」

「那個,對一般人都很溫和的警察?為什么氣氛…槍!」

想要廢話的隆良的嘴巴里,塞進了一支手槍的槍管。

「槍槍,槍啵?!槍啵啵啵!」

「好了,說吧!總歸是有其他的同伙的吧!目的何在,有什么企圖!不說出來的話,別想四肢健全地回家!」

「你弄錯了啊!沒有的事!你誤會——」

「這樣啊…不管怎樣都不會說的是吧。那么就…」

「…ッ!對不起了ッ!」

「什、什么?!」

在警官的眼光變得銳利的瞬間,隆良從嘴巴里噴出了凝膠,流進了槍口。

「該,該死的…槍不是變得不能用了嗎!」

「哈,哈…撲,從嘴巴里噴出凝膠是…很大意義上就是好討厭的感覺啊…」

隆良想要盡快地漱口把嘴巴弄干凈,而警官卻更加鄙視他。

「你這個臭小鬼…這可不是在開玩笑!」

「咳…想吐所以就吐了唄!說起來,嘴巴里那樣塞著東西根本不可能說得了話嘛!干嘛這么憤怒啊,稍微鎮定一點啊…」

「為什么?開什么玩笑…!超能力者對我的女兒做的事…我絕對不會忘記的…!那個混蛋…那個混蛋…」

「!不會是,你的女兒有什么…哇,等等啦!就算這樣,也不可能是我干的吧!就算你這樣做…你的女兒也絕不會開心的!」

就算隆良想要勸解警官。但是咀嚼著憤怒和悲傷的警官卻停不了口。

「和我的女兒相戀,又結了婚!!!」

「那不完全是你有私心嗎?!祝福他們啊,別勉強他們啊!」

「該死的…!我絕對忘不了那家伙那天在我家檐下一直低著頭淋雨的樣子…!我老婆卻用溫暖的眼神守護著他!」

「不就是個普通的好人嗎!不就是只有你在空忙活嗎!」

「該死的,該死…一直都是很疼外孫的,聽說今年夏天還要再生第二個孩子…」

「不是最最幸福的嘛啊啊!都到這種程度了你就認可他們啊啊啊!」

「吵死了!就算是這樣也一定是超能力者搶走了我的女兒!因為你也是超能力者…是那家伙的同伴吧?!」

「不是啦,那種理論很奇怪啦。…對了,大叔?等…等,等等?」

面對著把手槍反過來拿,把槍把擺在面前的警官,隆良明顯地動搖了。畢竟雖說自己能使用「異能」,但說起戰斗隆良還是外行人。

「總之,在這個積累已久的憂憤散盡之前,要給予他痛擊…」

「這不就是遷怒嘛!!停下,大叔停下!變成原來那個溫柔的大叔!這種暴力的大叔,偶不想看見啊!」

「吵死了!身為超能力者唧唧歪歪地胡說什么呢?」

「哇、哇啊!你太不講道理了吧!誰、誰來救救我吧!」

「夠了,到此為止!」

就在警官準備襲擊過來的瞬間,隆良聽得耳熟的某個聲音出現了。身材高挑的美女單手就輕而易舉地制住了警官舉著槍的右手腕。

「你、你是什么人啊!什么時候…從哪進來的啊!」

「政府公認的超能力者對策科研究室室長,亞莉亞.來武.艾莉諾亞.瓦露塔。要名片嗎?就是剛剛進來的。從那邊的門。」

「…呼。看什么玩笑啊!」

甩開被抓住的右手腕,警官跟亞莉亞拉開距離。相對的,亞莉亞是一如既往的冷靜。

「長話短說。那邊的下野根隆良在我的管轄之下。我是來帶他走的。以上話已經說完了。就是如此,告辭。」

「等等!你這么說就是覺得哪怕讓超能力者輕易地逃掉也沒關系了嗎!要是礙事的話,連你也干掉啊!」

「恩,說來你也是對工作熱心呢…但是呢」

警官持著手槍準備襲擊過來。亞莉亞在瞬間單腳踢進他懷里,又一掌拍中他的下腹部。警官都沒看清招數,就一聲不發地砰然倒地了。

「也太有勇無謀、而且私怨太深了吶。如果要打架,要先了解對方的實力。然后…如果真是為女兒著想的話,就應該好好跟女婿相處啊」

「…!是我、我錯了嘛…?!呼、呼呼」

「…呼,擔心女兒也是自然的,但是坦率點也很重要的啊,大叔啊!」

亞莉亞不知為何帶著燦爛笑容陳述著想好的臺詞——將一系列的事情看在眼里的隆良什么都說不出來,一直呆呆地站著。

「…」

「那么,回去吧…恩,怎么啦,隆良君?別呆著啦,快走啦」

「啊,哈…已經沒事了么…真的活下來了…」

像被囚禁被救出的公主大人一樣的隆良,被騎士般威風凜凜的亞莉亞催促著,帶著難以言明的心情將調查室甩在了身后。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