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終章 四月十五日(期限已過,三天)

第一卷 終章 四月十五日(期限已過,三天)

‘啊拉。哎呀哎呀’

在游戲機的畫面里,諾因平靜地低語道。

‘我的弱點被發現了呢’

她不慌不忙地看向損壞的手甲,微微地嘆了口氣。

‘的確只要這個被破壞了,我就什么都干不成了……這可難辦了’

可愛的童顏皺起眉頭,浮現出猶如在困惑的表情。

‘可是,嘛’

身穿比基尼盔甲的少女卻流露出從容不迫的笑容。

‘即使失去了武器,我也不會輸的噢?’

“請選擇給予諾因的神罰”

1 用‘神圣的蜘蛛絲’拘束她,再蒙起眼,使她無法得到外界信息。讓第一個魔法少女菲婭擔當神罰代理

2 兩者一起

“嗯……”

我托了托眼鏡,定奪著選項。

不對……這個用不著考慮。這里應該選3。定下決心,做出選擇——

——選擇好的一瞬間。

——那一瞬間。

整個世界消失了。

“啊”

利樹抬起頭來。

世界消失了。具體來說,手里握著的游戲機消失了。

準確來說,有人從頭上伸出手來把游戲機搶走了。

手里拿著游戲機的小珠佇立在我面前。

“那個”

“看招”噗嘰(電源切斷的聲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扔”匡當(游戲機與地面相撞的聲音)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吵死了!”

小珠今天也是不問青紅皂白地怒吼道。

“星期天大清早的,你這家伙在那里干什么啊”

“終于打贏了諾因,正準備突入她的夢想模式”

“不用解釋!”

“可是……”

我瞥了一眼枕邊的鬧鐘。上午八點。星期天的上午八點。

……這時候闖進別人家里,未免有點太早了吧。

“都已經八點了!”

可是對小珠而言,似乎星期天的上午八點早已進入了她的活動時間。

“難得的星期天,干嗎大老早的就在那里打游戲啊。太浪費了!”

星期天……對了。 “對噢……”

我把摘下的眼睛放到一旁,一邊仰望著一如既往的天花板,一邊自言自語,從而再次確認自己的處境。

“什么啊”

小珠向著我無奈地哼了哼鼻。

“不是啦,那個”

我躺在被窩里說道。

“今天……是星期天呢”

從被窩里往上看,一如既往的時鐘。一如既往的天花板。一如既往的景色。

不曾改變的房間。在不曾改變的房間內獨居的星期天的早晨。

離那個星期四已經過了三天。

自那個“約定之日”的三天后,我仍舊住在這里。

環視著房間,我想起三天前……星期四所發生的事情。

回想起那天在‘神代利樹交現實的女友計劃’的期限所發生的事情。

那天,剛過六點時,這房間的門鈴響了,然后父親進來了。

收到“沒有交到女友。對不起”的報告,父親坦白地回答道:“是嗎。嘛,我也料到這是很有難度的事情。但是這好歹是個約定。”雖然我已經做好了搬出這里的打算。這時,遲來的母親終進屋了。

遲來的母親進門后,一看到聚集在房里的小珠、花凜和麻里就欣慰地感嘆道:“哎唷哎唷,竟然能聚集到這么多女孩子啊。”小珠報告道:“伯母,好久不見了。那個,雖然利樹君努力了一番。”母親慈愛地微笑著說道:“啊啦啦,一陣子沒見,小珠醬的各種地方就變大了。看來快要沒問題了呢,喔呼呼呼。”接著花凜問候道:“那……那個,打擾了。不好意思。一年間承蒙了利樹君的關照……”母親浮現出愉悅的笑容,說道:“哎呀哎呀,連這種女孩子也關照了一番,真有你的。”緊接著,麻里問道:“我想問一下利樹君的新聯系地址。這絕對不是出于個人的緣由,而是單純地出于作為一個學生會長的義務。”母親眉開眼笑地回答道:“啊啦啦,記得我當年十六歲的時候也是給人這種感覺的呢,喔呼呼呼呼呼。”

最后,就這么回去了。

母親揪著父親的領口,把父親拖走了。

被拖著的父親抱怨道:“孩子他媽!不是要把利樹帶回老家嗎?”母親不予理睬,只露出魔女般的微笑,一邊拽著父親離開,一邊說道:“電燈泡也是時候消失了。你們接下來也應該有各種打算,要加油噢。即使是十幾歲就私定終身,這也不失為出色的選擇之一,喔呼呼呼。”

第二天父親打了個電話過來,傳來了母親的指令‘允許繼續獨居’。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在盤算什么東西。那只有母親知道。

父親在電話里說:“嘛,畢竟這是孩子他媽的意思。”所以他接受了。

還說了“母親的第六感沒有出過錯,不用擔心”。

究竟直覺到什么了,這只有母親才懂。

……因此……。

“因此!”

小珠兩手叉腰,像哼哈二將般叉開雙腿站立著,堂堂正正地宣言道。

“‘續.神代利樹戀人尋找計劃’。從此日,此地,此時,正式開始!”

“呃……”

“干嗎擺出一副不滿的表情啊!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嘛!”

啪的一聲!珠美的右手用力地拍在再次被拉了過來的白板上。

“懂嗎?我只把這個跟你說清楚。你失敗了!”

“這么直接……像用糯米紙包著一樣,我們來點委婉的”

“失敗了喲!你并沒有達成最初的目標!”

“小珠,好嚴厲……”

“明明有許多機會近在咫尺!你到底在發生么愣啊,笨蛋!”

“機會近在咫尺……有這么一回事嗎?”

“察覺一下嘛,笨蛋!”

“即使你這么說……”

“總而言之,你失敗了!”

啪的一聲!珠美再次拍響白板。

“失敗了!因此道歉了!看來你的父母原諒了你……可是就此打著被無罪釋放的念頭而放下心來是不行的!”

“嗚……”

“失敗了就道歉。被原諒了也行。這都是義務!關鍵是往后的事情!”

熱血小珠睜著熊熊燃燒的雙眼說道。

“此時,是否能馬上彌補過錯!這正是人生的分水嶺!”

“……嘛,你想要表達的事情我是懂……”

我對著游戲機無心地反駁。 “……難得今天是休日,只有今天是悠閑地渡過的話也沒問題吧”

“你傻了嗎!”

被一口否決了。

“道歉了,就馬上彌補過錯!換而言之,要盡快地交到女友!”

“誒——。還來嗎……”

“這不理所當然,你這個廢材!你這個爛到根子里的廢材!”

珠美一邊口吐毒言,一邊啪啪啪地敲響白板。

“‘續.神代利樹戀人尋找計劃’其一!”

珠美掏出油性筆,在白板寫上大大的字樣。

‘謝罪和過失的債就盡早還清吧!’

這直戳我的痛處的內容……

“對了。好機會啊。現在就把在更衣室里欠麻里的債給還了吧!”

小珠自我陶醉著蓋上油性筆的蓋子。

“因此,今天就到麻里的學生會會室打攪一下吧!”

“為什么!”

“根據情報顯示,今天,麻里應當正獨自在學生會會室里忙著處理事務!”那是什么情報網啊……

“硬闖進會室里,硬著頭皮也要幫她處理事務!”

“這樣突然闖進去,能干些什么啊?”

“去了就知道了!肯定有什么是你可以做的!”

這也太有勇無謀了吧。

“誠心誠意地做幫手,然后把當時的債給還了!利樹!”

小珠猶如把此事作為既定事項,向著我發起了命令。

“……當然,花凜醬也會被請過去的。三個人一起干的話應該能完成不少工作!完成工作后就利用空余的時間來商量夏季同人展和guriguri的演唱會的事情……啊!拜托麻里的話,說不定能在同人展會場的附近找到一間便宜的酒店!喲西,今天要向她賣下一大堆人情噢!”

呃~……小珠還意外得有心計……

“因此,現在就要開始了喔!來吧~~~要出門了利樹~~~~~~~~!”

“……怎么是現在開始……我想悠閑一點……”

“少廢話!快點準備一下!來,換衣服!” “別在這里脫,笨蛋蛋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疼啊疼啊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這樣……

始終如一的青春歲月從今以后還會繼續延續下去。

‘啊拉啊拉。天使同學’

游戲機的畫面內,被蒙上眼睛的諾因的話卻帶著不慌不忙的語氣。

‘只憑這種程度的東西,難道就以為可以使我屈服嗎?’

諾因不自由地挪動著身穿比基尼護甲的身姿,還呈現著鎮靜的神態。

此時,一名少女出現了。

‘啊拉?……這次的魔法少女是你嗎?為什么連你也?’

出現的少女——首名魔法少女菲婭不可思議地問道。

‘啊啊……原來如此’

可是緊接著,卻像是領會到什么似的點了點頭。

‘你也因為那個人的寶具……話說回來,‘諾因’在德語里是‘九’的意思’

‘?什么?菲婭同學,你說什么了嗎?’

‘不。沒什么’

菲婭向著諾因隨意的問題搖了搖頭。

‘……比起那種事,諾因小姐……這模樣……’

身穿巫女服的菲婭向著被奪去視界的諾因輕藐地說道。

‘如此露出肌膚,難道就不覺得羞恥嗎?’

‘啊拉,菲婭同學’

諾因被蒙著眼,從容不迫地叫出友人的名字。

‘那個啊,我想你也知道吧,這是我的戰斗服’

‘呵’

‘因此,并沒有什么羞恥不羞恥的’

‘是嗎’

菲婭向著諾因的回答冷酷地回敬道。

‘……現在,分明被這么多男性注視著,卻沒有感到絲毫的羞澀嗎?’

‘呃……?’

‘誒?你沒弄懂嗎,諾因小姐?’

菲婭彎下腰,把嘴靠向被拘束著的諾因的耳邊。

‘那個……諾因小姐。其實’

菲婭以暴露秘密的悄悄話般的語氣低聲私語。

‘從剛才,就有二十多個男性正在注視著你的身體’

‘什……?’

像被打到措手不及般,諾因吐了口氣。

‘呃?’

諾因反射地看向周圍,可是因為眼罩的緣故什么也看不見。

‘大家正在看呢……大家,一直,目不轉睛地看著’

菲婭在不能確認周圍情況的諾因的耳旁斷言道。

‘大家都在默默地注視著諾因小姐的身體。無言地,一動不動地……凝視著’

‘阿勒……?可,可是,’

菲婭向困惑著的諾因的耳旁進一步低語道。

‘一大幫人在看。注視著諾因小姐的身軀……聚精會神地,目不轉睛地……’

‘那,那個……一大幫男人是怎么回事?那個’

‘啊……這樣動的話,胸部會搖動的……瞧,人家都在看……’ ‘菲婭同學。那是謊言吧?趁著我看不見就說謊,這是不對的。吶’

‘大家正在看……正目不轉睛地看著諾因小姐的胸部……’

‘都說了,這么一大幫人怎么可能……’

‘大家的視線在諾因小姐的這個……腋下到胸部的曲線上……看著’

‘那個’

‘胸部的形狀真美啊……都如此想著看向你’

‘那個。怎么會。我……’

‘目不轉睛地看著你……想著身穿這樣的比基尼護甲的你真是個壞女人’

‘啊,呃……那個’

‘阿勒,這次是動腳嗎……?扭扭捏捏地動著雙腿呢……為什么啊?’

‘沒,沒什么。剛剛是想換一下腳的姿勢而已,沒別的’

‘啊。意識到了……意識到男人的視線了呢……’

‘都說了,剛才的不是這么回事’

‘啊。都怪你剛才動腳了,現在大家都開始看你的腳了……’

‘怎,怎么行。可是’

‘諾因小姐的美腿被看著呢……’ ‘那,那個’

‘都怪你穿這個護甲,被看光了……繃緊的腹部,雪白的大腿,全部……’

‘都,都說了,這么多人怎么可能’

像打探周圍般,被蒙上眼的諾因悄悄地動起頭來。

‘大,大家……不在吧?二十多個男人什么的,這是謊言吧?’

‘這不是謊言。大家正在看呢……聚精會神地,默默地,目不轉睛地看著……’

‘那個,在的話就請出出聲吧。吶。大家’

‘胸部……大腿……全部都被看光了……現在,大家都在看……’

‘瞧,瞧吧。沒有人回答我呢。大家都不存在吧。這是謊言。沒錯’

‘大家目不轉睛地看著,連回復也忘記了……咽著唾液,全心全意地……’

‘沒有這回事!大家不在!’

‘呼呼……正害羞著呢。諾因小姐正覺得難為情呢……呼呼呼呼呼呼’

‘不!我只是確認一下這是真的還是假的而已!這果然是謊言!’

‘我沒騙你……因為 ……都在看嘛。大家都在……你的身體……呼呼呼’ ‘咿呀……啊……啊啊……’

‘啊……諾因,皮膚泛紅了……為什么?吶……為什么啊?’

‘咿呀……’

‘諾因的心臟在猛烈地搏動呢……為什么?……為什么啊,諾因?’

‘不,不……呼,呼……啊嗚……’

‘啊……開始喘息了。……剛剛,喘息了吧。吶,諾因……?’

‘咿,咿呀……咿呀……別,別說了!請不要再說了,那種事!’

‘都說了,瞧……如此掙扎的話,會被看光的……’

‘咿……呼,呼哈……呼,呼哈……呼哈呼哈’

‘啊。喘氣喘得這么厲害的話……這次,腹部會被注視的……’

‘呼……哈,呼哈呼哈……呼,哈’

‘腋下……腰……肚臍……全部都被看光了……’

‘呼……呼哈呼哈呼哈’

‘這模樣……被這么多人看著全身,變得這么興奮……諾因……’

‘不,不……不是這樣的……不是,怎么會’

‘變態’ ‘咿……’

‘諾因,你這個變態’

‘別,別說了……別說了……別說了,拜托……’

‘啊~~若因感覺變得惡心了感覺就像一般人說的那種變態’

‘不,不是……不是這樣的……怎么會,呼哈……’

‘諾因是個被注視就會興奮的變態,你是變態,這已經是既成事實了!’

‘咿呀……啊……咿呀咿呀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嗚呼呼呼,原來諾因是變態啊,嗯嗯嗯,原來如此啊~~’

‘啊……啊啊……呼……呼呃呃呃呃呃呃’

‘啊……啊啊……呼……呼呃呃呃呃。呼……呼呃呃呃呃……’

?啪拉~啪啦!啪啦,叮叮當當~?

※‘魔裝司.諾因’的改邪歸正完成。

‘你在干什么啊啊啊啊,干嘛繼續打游戲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個,難得攻略了諾因,就干脆把她通過什么的”

‘你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一點也沒有成長啊啊啊!”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