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六章 四月十日(距離期限,還有兩天)

第一卷 六章 四月十日(距離期限,還有兩天)

‘哎呀,這不是這不是’

畫面里新出場的魔少女靜靜的說道。

‘連愛茵茨也被調教掉了嗎,這真是出乎我意料啊。’

下垂的眼神,胖乎乎的臉蛋,幼嫩的小臉和嬌小的身材。

‘瑟恩和菲婭看來也已經被干掉了呢’

乍一眼看上去像個中學生,但卻擁有模特一般的豐滿身材,光從外表實在是難以看出真實年齡。

‘明明大家都是一樣擁有強大力量的同胞。’

少女那被巨大外套包裹的嬌小身體緩緩地邁開腳步。

‘原來如此,看來有點實力呢,天使先生。’

說著少女臉上浮現出了可愛迷人的微笑。

‘所以,就我讓這魔裝司少女諾因來當你的對手的說。’

一副大人打扮的童顏少女報上了自己的名號。

‘話是如此,怎么辦呢……我現在非常不安呢。’

皺起可愛的眉頭,一副親昵的臉擺出不安的樣子。

‘死了的話,要怎么辦呢’

諾因停下腳步,停止了說話。

……啊,別會錯意了’

小聲說了一句,毫無準備動作地輕蹬了下地面。

‘我指的……是你呢。’

但只是如此,諾因就高高飛上了天空。

‘希望你可以多堅持一伙兒呢,天使先生。’

“噢噢,飛起來了。”

被子中的利樹透過眼鏡看著屏幕,下意識發出了感嘆聲。

畫面里飛在空中的少女脫下了外套。

兩手裝備著類似拳套的充滿厚重機械感的手甲。

兩腳裝備著類似長靴的充滿精密機器感的護足。

還有覆蓋著一部分胸部及腰部的鎧甲。

和童顏及不搭調的豐滿身體被充滿機械感的比基尼一樣的鎧甲包圍的少女輕輕飄在空中。

毫不在意幼嫩光滑的肌膚暴露,諾因靜靜地從上空襲來。

‘至少不要--’

她雙手的手甲發出淡淡的光芒。

‘--被我一擊就秒殺哦!’

雙手的金屬手甲上的像是機械構造的斜眼一樣裝配著的珠子散發出光芒——

緊接著她的手掌中出現了像是象征破壞這詞本身的光彈。

‘天使先生?’

光彈隨著俏皮的聲音發射了出來。

“唔!”

利樹在被子里,在一瞬間操作按鍵,勉強避過光彈。

諾因釋放的光彈在背后遠處像是戰略武器一樣掀起了巨大的爆炸。

‘好好,那么~’

被爆炸造成的暴風吹起頭發,少女降落到了地面上。

‘差不多開始動真格吧,還請手下留情哦~’

身著比基尼鎧甲的童顏巨乳少女面對這邊微笑道。

“噢噢……”

看著畫面中少女的微笑,情不自禁發出感嘆的利樹。

好可愛!而且好強!

諾因小姐實在是太棒了!真是讓人期待不已啊!

果然二次元最棒了……二次元的女孩實在是太棒了……

利樹在被子一邊操作游戲機,一邊深有感觸。

只有和她們在游戲中嬉戲的時候,才可以只想著快樂的事情。

只要和她們一起玩,就可以逃離討厭的事情。可以不用考慮那些煩人的事。

二次元實在是太棒了……二次元太美妙了……

躲在被窩里的利樹忘我地操作著游戲。

‘那么,接下來是’

魔裝司諾因可愛地閉著一邊眼睛露出惡作劇的笑容。

‘就來試試這副雙手把。’

同時,兩副手甲上的珠子同時釋放出更加劇烈的光芒。

‘如果你能避開這一擊的話--’

伴隨著雙手中令人恐怖的破壞光,諾因笑著。

‘--我就給你看看我的真本事吧。’

兩個駭人的光彈同時發射了出來。

‘什……’

好快!下意識操作按鍵,讓角色往右邊大幅度躲避。左邊的光彈擦身而過……

……然后眼前出現了右邊的光彈。

“!”

同時響起被直擊后出現的“啪”的音效。

然后‘GAME OVER’幾個大字占滿了整個屏幕。

“啊……”

真是的,果然到了這個程度即使是戰斗模式也不能小看呢

“嗯,算了。別在意~別在意”

自言自語轉換心情,按下了START選項回到了標題畫面。

“啊拉啊拉,這不是天使先生嗎,打算來報仇嗎?這次也請加油哦”

伴隨著諾因愉快的聲音,游戲里的時間再次回到之前的狀態。

“讀檔重來。再挑戰一次吧”

還是一副睡衣眼鏡男的樣子,利樹看著屏幕再次想到。

果然二次元好啊……二次元最棒了……

不管重來幾次都可以啊。不管發生了什么,不管經歷了多少失敗都不要緊。馬上就可以當做“沒發生過”一樣,把時間撥回去。

(校插:這實在是不符合把二次元當做另一個世界的美學……太棒了!

二次元果然好……果然,二次元最棒了……

和二次元比起來……。利樹一邊操作游戲一邊想著。

和二次元比起來,

三次元真是糟透了。

一旦失敗就再也無法挽回。

不管立下再多的旗子積累多少的好感。

只要失敗一次就全部清零。

這是什么垃圾游戲啊,太沒有平衡性了。

“啊””

腦中隨著思考浮現出了過去的記憶。

前天目擊到麻里的更衣,昨天被叫到學生會室”三次元的女孩的觸感讓腦子陷入短路”被初次體驗到的所謂的‘青少年的欲望’所誘惑,在最糟糕的場合做出了最糟糕的事情”結果。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因為回想起的記憶把頭深深埋到被子里悲鳴的利樹。

有墊子的話好想抱起來到處打滾。

手邊有墻壁的話好想全力打過去。

但現在既沒有墊子,全力打墻的話毫無疑問會被房東訓斥。不能這樣。不管怎么說都不能這樣

為了看到換衣服的事情道歉而去見面,然后當場推到……

被身體與身體的觸感所麻痹,頭腦發熱的意義、前后關系不明的告白(未遂)。

明明是去道歉的,為什么要襲胸啊。

明明為了得到原諒才去的,為什么會告白未遂啊。

所謂的‘拿出勇氣’指的不是這個事吧喂。干什么傻事啊白癡。

小珠在千鈞一發的時候阻止了自己還真是萬幸。

看來小珠是因為擔心一副發青的臉去學生會室的自己,悄悄尾隨并偷聽學生會室里面的情況。

先不說為什么要做到這個份上,總之托她的福關鍵時候得救了。

“唉……”

自己在做什么啊,是笨蛋嗎。不,不用懷疑,就是個笨蛋。

是的,干了件傻事。神代利樹表明了自己是個笨蛋。

二次元生物突然情緒高漲企圖進軍三次元,因為拉風的衣服和會話事件就得意忘形,結果摔了個狗吃屎。

是個實實在在的大笨蛋。

一而再再而三的給同班同學的麻里留下不好的回憶,然后就那樣逃走了。

今后和麻里見面會很尷尬,沒辦法像以前一樣普通地對話了吧。

好想讓這事沒發生過。好想讀檔。好想讓時間倒轉。

好想讓所有一切從前天的傍晚讀檔重來。

但是三次元既沒有存檔點也沒有讀檔選項。

潑出去的水收不回來,做過的事不能重來。

今天,真不想去學校啊。

“唉……”

從被子中鉆出臉來,看看枕邊的鬧鐘,早上8點。

今天是星期二,明顯是要上學的日子。再不開始準備的話就會遲到。

但是。

“總覺得……啊啊,真是的。”

卷著被子發出沒出息的怪叫聲。

“干勁什么的……完全沒有呢”

失敗了,選錯選項了,過了一晚還是什么都沒變。

非常失落,再起不能的狀態。

三次元的失敗就是會造成如此嚴重的副作用。

而且無法挽回。

在被子中想著,心情漸漸沉入谷底。

對麻里做了很不妙的事,不知道會不會被原諒。

傷害他人是這么痛苦的事,這還是第一次知道。

想不到自己竟然會這么失落。

曾經很有自信的認為可以順利的。

曾經認為自己也朝著‘現實的戀愛’稍稍努力了一下。

現實卻是失敗了一次就落得這副摸樣。

“唉……”

利樹縮在被子中深深嘆了口氣。

“三次元這東西、還真是……”

還真是麻煩。

光事前準備就要浪費大量時間精力,成功率卻普遍很低。

一旦失敗所有的準備和努力還可能造成反效果。

和二次元不同,三次元一旦失敗就會留下后遺癥。

說實話,完全沒料到會這么容易就放棄了。

在這種世界,在這種世界上,真能交到女朋友嗎?

為什么,非做這種事不可呢?

為什么完全拿不出干勁呢?

拿出干勁就可以一切順利了嗎?

“啊啊……真是的”

利樹在被子中蠕動著,說起來,離期限還有2天來著?

后天的下午6點父母就會來到這里,同時自由的獨立生活就會宣告結束。

怎么辦,現在開始要怎么辦?

然后又是一次次失敗,一次次惹誰生氣,灰溜溜地逃回這里來嗎?

“唉……”

好麻煩真的好麻煩三次元好麻煩。

卡嚓,枕邊的鬧鐘終于把時間指向了8點半。

一直以來都是8點上學,即使現在出發也是遲到。

“啊啊,夠了,要不然今天就干脆……”

今天干脆翹課吧。

……是嗎,原來還有翹課這種手段啊。

無意中浮現的想法,一下子占據了整個思考的主體。

沒錯了,今天就逃課吧。

占據大腦的思考,從指揮中心發出了命令。

沒錯,反正到了后天就要和這個房間說拜拜了。不如換個角度思考,在剩下的兩天全力享受一個人的幸福生活吧。

沒跑了。這個主意,說不定真的不賴啊……

在剩下的兩天全力享受,之后的事誰來管啊。

在利樹的大腦即將被充滿誘惑的想法占領的時候。

“利樹!!!!!!!!!!!!!!!!!!!!”

房間里響起了小珠的吼叫。

“快給我起床!!!在想些什么啊你!!!!!”

眼前的少女和往常無異充滿活力地闖了進來。

“哇呀呀呀呀啊啊啊啊啊啊”

反射性地從床上跳起來發出尖叫的利樹。

“不是說了好幾遍不要突然闖進來嗎!!!!!!”

啊,話說回來忘了問她到底是怎么開門了。

“別管那些無關緊要的!”

說著拿出手機把屏幕朝向利樹。

“好好看看現在都幾點了!”

顯示著上午8點32分。

“有著不好的預感趕過來看一看,結果正中目標了呢。”

一邊晃著手機,小珠叫道。

“已經遲到了哦,趕快給我起床!”

“哎——”

裹著被子,利樹發出懶散的聲音。

“今天好像狀態不太好,我請假。”

“白癡嗎!!!還不快起床!!!!!!!!!”

小珠往腰上一發力,一口氣扯掉了被子。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冷!!”

“已經四月了,冷什么冷!”

“肚子痛,我今天要請假!”

“別裝病!!!快給我準備!!!!!!!”

“咦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

“把睡衣脫了,把眼鏡摘了,快換衣服!”

“噫噫噫噫噫噫噫噫”

“別在這脫啊笨蛋!!!!!!!!”

“痛啊啊啊啊啊啊”

當然,還是遲到了。

“別在意別在意,比起翹課好多了不是嗎。”

放學以后小珠輕松地安慰道。

“遲到什么的已經是過去的事了,我說啊,利樹。”

小珠像是有什么企圖一樣逼進利樹。

“快點,小花凜也過來。”

說著拉著手腕把旁邊的花凜也拉了過來。

“今天大家一起去卡拉OK嗎?”

突然說些什么啊。

“一起去唱些guriguri的歌吧”

“卡、卡拉OK……嗎”

花凜像是感到困擾一樣重復了一遍。

“但我沒有去過那種地方……那個……”

“咦?但是之前花凜醬不是說了喜歡‘十二之魔性’嗎?”

“那、那個……話是如此……”

對于容易膽怯的花凜來說,‘在別人面前唱歌’是完全未知的文化。

“那這就是值得紀念的第一次呢,來!出發吧!”

小珠單方面的宣言,然后環視了一下教室。

“啊,找到了找到了。”

視線像是捉到了誰,揮手叫道。

“喂,學生會長,會長也一起去吧。”

喂竟然去叫麻里了!。

“我、我說啊小珠……”

試圖制止小珠的邀請,小聲說著的利樹。

“老實說,我現在和麻里見面很尷尬的。”

“你在說什么啊,過了一天就是冰釋前嫌了。”

怎么可能啊!

“不要一直那么在意,不快點想開的話會越積越多的哦。”(想開和流走同字

說的像下水道的臟水一樣。

“我說,我們三人要去卡拉OK,麻里會長也一起來吧~”

啊,什么時候已經決定我會去卡拉OK了。

“珠美同學,不好意思。”

被叫名字的麻里吐了口氣。

“我今天得在學生會長室一個人處理第一進修的文件……”

“那種東西在家做就好了!就這么定了~GO~GO~向著卡拉OK廳出發!”

直接駁回了學生會長的意見,在旁邊拉著會長書包的小珠。

“珠美同學,你對同班同學怎么這么沒禮……”

“啊,喂喂?”

小珠右手抓著麻里的書包,左手取出了手機。

“喂喂,是卡拉OK店‘BIGVOICE’嗎?”

“珠美同學,別無視別人的話!”

“啊,去的是四個高中生,對對。”

“四人!為什么把我也算在里面了!喂,等等!”

“反正還有空位~嗯。好,出發吧!”

厲害……就這么定下來了……不愧是小珠。

“那么,既然飲料都已經到大家的手上了!”

在狹小的卡拉OK室里,小珠一個人站著。

“雖有不敬,就讓我這提案者先獻上開場的一曲!”

充滿活力地舉起自己裝著可樂的被子。

“那么……為了今天這充滿青春活力的一天!”

在屋子里大聲宣言。

“干杯!”

“作為夸下海口的義務,就由我先來獻丑吧”

小珠放下杯子拿起遙控器熟練地操作起來。

“我要唱Green Grune的‘虹色寶珠’,誰來duet(伴唱)?”

“due…決斗嗎?”

“那是duel!不會吐槽的哦,那種低劣的裝傻我不會吐槽的哦!”

明明就已經吐槽了吧。

“啊……我、我對這首歌不熟悉,請不要叫我。”

“真是的,花凜醬真是脫離社會呢,學生會長你呢?”

“珠美同學”

一副超不爽的表情,麻里簡短地回答。

“你似乎誤會了什么,我可不是來玩的。是為了檢查高中生和本校學生的課外活動狀況才來的”

“啊啊,真是的,那我要一個人唱了哦。嗯…1944號的第114首……”

“珠美同學”

在操作著遙控器的小珠旁,麻里仍是一副不爽的樣子。

“看來你相當熟悉這種地方呢。”

學生會長冷冰冰的看著小珠。

“作為一個女生可不應該隨便來這種容易成為密室的地方呢。這次就先暫且不追究這里有個認識的男生這件事。但如果以后還經常做出這種行為的話,學生會就會對此作出處理并全校廣播通知。”

“啰嗦!”

吼了!小珠用麥克風對著學生會長吼了!

“喂珠美!十分抱歉麻里同學,珠美這家伙從以前開始就是這樣的家伙。”

“利樹同學,如果你是珠美同學的朋友的話,更應該教教她禮儀這種東…!”

“啰嗦!”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她真的不是壞……”

“別說什么對不起,就因為你平時就一直過著懶散的生活。”

哇。矛頭完全指到這邊來了。

“就因為這樣,才會讓我遇到那種事請。”

“是,是的!”

“我可是至今為止還沒被男生想那樣推倒過……”

“對不起,對不起…那個,真的十分抱歉!”

“道歉一次就夠了!”

“對、對不起!”

暴走了,現在的麻里暴走了。

“想要做出那種行為,得等我先做好心里準備……”

“是!……那個。心理準備是指?”

“給我閉嘴!”

“是!”

“……呼~”

麻里長長吐了口氣,讓身子深深沉入了沙發里。

“真是我十條麻里一生的失誤。”

“那、那個。麻里同學?”

“閉嘴!”

“是!”

“我竟然被你……被你這種家伙給……”

“那個、麻里同學?”

“你有在反省嗎?利樹同學。”

“是!”

保持站著的姿勢回答,然后繼續試圖搭話的利樹。

“那、那個,麻里”

“怎么了?”

“唔嗯……”

思考著該說的話。

“…那個,周日的事也在反省…”

“周日?”

“周日,那個……看到你換衣服的事,抱歉!”

終于說出口了。

加油了呢我自己。

太謝謝你了小珠。

這一切全靠你啊。

“還有…那個,昨天好像對你說了什么奇怪的事情,抱歉。”

“‘奇怪的事’?”

麻里不可思議地皺起眉頭。

“利樹同學你說了什么嗎?”

“不、沒啥…”

說起來那個危險的告白在千鈞一發的時候被小珠阻止了來著。

“……哼,算了。總之--”

麻里一副裝模作樣的口氣,吸了口氣。

“知道是事故,既然有在反省,我就不追究了。”

“嗯…”

太好了……

是嗎。

不自覺的站著思考起來。

三次元既麻煩,發生的事情也不能挽回。

“你們幾個!!!!!!!!!!!”

小珠透過麥克風的怒吼聲覆蓋了思考。、

“別人開始唱歌的時候和唱完的時候要鼓掌鼓掌,這是卡拉OK的禮儀!”

“是這樣嗎?”

花凜吧拿著的烏龍茶放到桌子上,啪啪拍起手來。

“很好很好,花凜醬真是好孩子。”

“珠美同學,不要在剛認識不久的同學名字后面加上醬字。”

“鼓掌鼓掌呢!麻里會長!”

“唔…真是的。”

被壓倒了!學生會長被氣勢壓倒了!

“那么,氣氛也稍微活躍起來了”

小珠再次登場,擺出pose充滿活力的說道。

“一號,一志珠美,獻上一首‘虹色寶珠’!”

“那,那個”

小珠即將干勁十足地開唱的時候,花凜怯生生的發出聲音。

“嗯?”

花凜把視線朝向小珠。

小珠正在隨著BGM的節奏洪流拿著麥克風閉著眼盡情的吼叫。已經完全進入了個人世界。

“什么?”

“那個…利樹同學,我…”

花凜拿著杯子怯生生地回答。

“我幾乎沒有經歷過這種……大家都在的熱鬧的情景。”

和平時一樣的,幾乎聽不見的小心翼翼的發言。

“那個,我到現在為止,幾乎都沒有和大家一起玩過。”

緊緊握著杯子。

“那、那個”

看著舞臺上得意的小珠,花凜笑了。

“……還真是讓人開心呢。”

“……嗯。”

利樹點了點頭。

“所、所以說。”

花凜吧杯子放到桌子上,像是下定了什么決心站了起來。

“那、那個,我也…”

小小的身體站著,鞏固了一下決心。

“我也,必須參加”

“咦?”

正好小珠的演唱結束了。

對著拿著麥克風意氣風發地退場的小珠,花凜宣言了。

“珠美同學!”

像是下定一生的決心一樣,宣言了。

“接、接下來”

對著小珠伸出手,紅著臉說道。

“接下來我來唱!”

哇~

“哇哦,花凜醬,當然OK哦,來,麥克風。”

小珠笑著點點頭,拿出第二個麥克風交給花凜。

“那、那個”

雙手顫抖地接下麥克風,花凜緊張的說道。

“會加油。”

“哈哈,不用那么緊張啦,輕輕松松地上場就是了嘛。”

“是、是嗎”

對小珠的話老實地點點頭。

“嗯,那么要唱哪一首?”

“這、這首‘十二的魔性’……”

“噢,果然是這首嗎!好!1599號的,嗯…好了”

小珠放下遙控器,把視線轉向麻里。

“好了,那么學生會長。”

把剩下的那個麥克風交給麻里,理所當然的說道。

“花凜醬的對唱,交給你了。Let’s duet!”

“什、”

原本擺著一副臭臉的麻里一下子跳了起來。

“……能唱的吧,給。”

“……你說什么?珠美同學?”

對著笑容滿面的小珠,麻里皺起了眉頭。

“剛才就說了,我可不是到這來玩的!”

“誒——”

“作為學生會長,來檢查存在危險的娛樂設施……”

“明明能穿緊身胸衣,卡拉OK卻會害羞啊~”

“……什?”

聽到‘緊身胸衣’這個詞,麻里一下子僵硬了。

“什……”

豎起眉頭,用可怕的眼神看向利樹。

“利樹同學!”

“在、在!”

“你不會是吧‘那件事情’告訴大家了吧!”

“不不不不不沒有的事!”

感到生命危險,利樹拚命地搖頭否認。

“沒說!會長的秘密,絕對沒告訴小珠!”

小珠和花凜知道的,只到‘麻里當時也在謝禮祭的會場’這種程度。

Cosplay本應該絕對不知道的。…本應該。

“利樹同學,‘那件事’是指?”

“不不花凜,那是秘密…”

看吧,花凜不知道。那么,小珠為什么會知道呢?

“你在說什么啊。”

小珠好像沒事人一樣發話了。

“就算摘下了眼鏡,臉型還不是一樣的嗎?麻里會長。”

“……!”

麻里的臉瞬間失去血色。

“雖然沒有當場認出來,但周一再看到會長時馬上就明白了。”

“…………!”

鐵青著臉的麻里石化了。

“然后嘛,利樹一副很消沉的樣子被叫去學生會室。我就猜之前在我不知道的地方一定發生了什么。然后就想到了。那天我和利樹分開行動的只有cosplay時在更衣室的時候。之后我換衣服的時候更衣室的窗簾一副雜亂的樣子,我就能想到里面大概發生了些什么。”

“…………”

小珠的話就像是某種咒語一樣,麻里漸漸變成一尊石像。

“諸如以上。”

小珠笑瞇瞇地對著變為雕像的麻里。

“你會唱的吧,會長?”

噢噢……小珠現在在威脅會長!……

“既然有一個人去那種地方的膽量,動畫的主題曲什么的不在話下的吧。”

……在威脅十條家的大小姐……

“快快,花凜也一起,所以沒什么好害羞的。”

“咕…唔……珠美同學,我…!”

“我在想會長也差不多可以拿下你的假面了。”

“假面是什么意思!我作為學生會長……”

“緊身內衣還真是可愛啊……”

“珠美同學,你這家伙,緊緊抓著別人的把柄……”

“不是把柄哦,因為我也cosplay了嘛~”

“知……知道了。”

麻里帶著怨氣站了起來。

“我唱就是了吧!”

“唱就行了哦~很期待你的表現哦會長,來來,麥克風麥克風~”

哇……小珠你還真像是個壞蛋啊……

從小珠手中搶過麥克風的麻里,踩著重重地腳步走到前面。

“花凜同學!”

對著拿著麥克風露出緊張表情的花凜。

“在、在!”

“聽好了,這首可是值得紀念的初次動畫化時用的最棒的主題歌。”

啊,知道的好詳細。果然麻里也在看動畫嗎!在家里一個人偷偷地看動畫嗎!還是說在學生會室里用手機偷偷的看嗎!不管怎么說,還真是寂寞啊。

“拖我后退的話可不會輕易放過你哦!”

“但、但是……我唱歌…不是很拿手的說……”

“這不是拿不拿手的問題!”

麻里看著花凜。

“你在這方面是比我戰了更久的專家不是嗎!拿出自信來!雖然作為學生會長說這些話不太合適,我就趁這個機會挑明了吧。你現在缺少的就是自信!給我振作一點,四季花凜!”

“是、是…!”

“還有,瑟恩的部分由我一個人包了,不許你出手!”

打開了哦麻里同學!你打開奇怪的封印了哦麻里同學!

“那、那么,我就要了菲婭的部分……”

“當然可以,那么就開始吧。”

“……呼——”

‘十二的魔性’的樂曲聲,和重疊的花凜和麻里的歌聲。

小珠聽著的同時把身子埋到了沙發里。

“那么,稍微休息一下…”

腰身放的更低,一口氣喝完杯中的可樂。

把視線轉向臺上花凜和麻里的小珠。

然后,就這樣說話了。

“吶,利樹”

“什、什么啊”

被坐在旁邊的青梅竹馬突然搭話,不知為何緊張起來。

“那個…啥”

仍是背對著利樹,視線看著花凜和麻里。只有聲音傳了過來。

“利樹一開始說過‘不了解現實中的戀愛’吧”

“嗯……”

“還說了不知道要喜歡誰,不知道要和誰搞好關系呢。”

“…是…是嗎…嗯。”

“那之后,我們就做了各種各樣的事情呢。”

“嗯……”

“現在呢?”

“咦……”

唐突的問題讓利樹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現在是,什么想法呢。”

小珠終于正面盯著利樹。

“……”

“這、這個……”

本應該已經無比熟悉的青梅竹馬的眼中透露出一點緊張。

“我……”

緊張地開口。

“那個……”

試圖確認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

“……我說啊,小珠,這個”

……到底怎么樣。

現在的我到底是怎么想的。

“已經掌握交到‘戀人’的方法了嗎?

……‘喜歡’是什么呢?三次元的戀愛又是什么呢?

…………

心中突然涌現出一股未知但令人懷念的感覺。

遙遠的過去和小珠一起玩時曾經涌現的,那種感覺。

一邊在腦中意識到這股感覺,一邊排列著語言。

周圍是激烈的樂曲和麻里與花凜的歌聲,但心中卻不可思議地平靜。

不自覺的……想起過去的事。

小學時,因為一點點小事和朋友吵架。

雖然想不起來是因為什么,但被大家給孤立了。

因為一點大不了的理由一個人鬧變扭,擴大了事態。

沒錯……正好就像今天早上一樣。

當時,小珠是班級的中心。一手掌管著班級的關系網,即使有被孤立的家伙,也能馬上讓其融入班級。

……。

“小珠……”

“怎么了?”

“那個……”

當時真的是好高興。

然后,四年后的現在,小珠還是一點沒變。

身為眾人的中心,不由分說的吧別人拉進自己的步調。

……沒錯,我從前開始,就對小珠…

我喜歡的是…我從四年前開始就喜歡的是……

“嗯,算了”

小珠的話像是算準了時機一樣打斷了利樹的思考。

“當我沒說吧,可不是為了討論這么沉悶的話題才來卡拉OK的。”

“喂!!!!!小珠你啊!!!!!!!”

不自覺的發出責備的聲音。

“什么啊”

“你為什么要打擾我啊!!在我好像想到了什么關鍵事情的時刻!!!!”

“關鍵的事情……是什么啊?”

“咦……?”

確實是想到很關鍵的事情了……到底是什么來著?想不起來…

……到底是什么事呢?

“嘛,算了。”

“算了是什么意思啊,真是的。”

人家明明偶爾才會這么認真思考的。

“看吧,比起那些有的沒的。”

小珠看著花凜和麻里站著的前面。

“她們差不多要唱完了哦,快鼓掌鼓掌~”

“喂,小珠!”

“鼓掌!”

“……真是的!”

“那么……”

從回來的二人手里接回麥克風,小珠站了起來。

“趁著現在氣氛到了最高潮,開始今天的主要目標!”

打開麥克風開關,在臺上大叫的小珠。

“現在馬上發表‘尋找神代利樹現實中的戀人計劃四’!”

“咦?”

“‘尋找神代利樹現實中的戀人計劃四’!”

小珠無視花凜的聲音,拿著麥克風大叫。

“不要放棄!”

指著利樹發出了宣言般的話語。

“現實世界確實充滿了失敗。也會有諸多不順!”

小珠用著和平時無異的充滿活力地聲音宣言了。

“但并不是多余的東西。因為你看!現在是這么的快樂!”

放學途中,小小的房間內,青梅竹馬這么宣言了。

“因為利樹的……我們的青春--現在才剛剛開始啊!”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